黄洁冰无厘头视制水小儿科 数百万人缺水站一旁政治化

wjb water long
(
章力琴评述雪州水供公司在雪兰莪河受到柴油污染,导致雪河4个滤水站停止运作,即刻启动红色警报,提醒雪隆用户谨慎用水,竟然被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形容为“制造公众恐慌”。

若依照黄洁冰的逻辑和思维,是否表示雪州水供公司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这是危机处理的方式? read more

黄洁冰对森林敏感受羞辱 民联借此题捍卫妇女尊严


(董佳燕评述)
巫统峇冬加里州议员莫哈末依沙因在掌管雪州民联政府旅游、消费人事务及环境的州行政议员黄洁冰进行总结时,叮嘱她“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此言论遭到民联议员围剿。

由于民联议员将莫哈末依沙言论定义成对妇女发出性羞辱字眼,莫哈末依沙被州议会施以扣处1千令吉津贴作为惩戒,惹得雪州在野党不满而集体离席。

莫哈末依沙较后亦一再强调本身是指黄洁冰看顾自己选区内的武吉兰樟森林保留区,用意仅是促她照顾仍居住在白沙罗柏兰岭原住民,为自己谈话被冠上性意味喊冤。森林环境的保护属黄洁冰的职责范围,叫她看好自己的部门事宜(自己的森林)确实说得通。

亲民联网媒《当今大马》在报道中提及2007年轰动一时的“月漏论”,试图让读者将“月漏论”与“森林论”作同等联想。

事实上,这起“森林论”与当初莫哈末赛益和邦莫达对行动党华都牙也就国会大厦6处流水辩论中争执所发表的“冯宝君每个月都在漏” 无法相提并论,前者是明显的人身攻击字眼,后者则是连贯性词句。

若细看莫哈末依沙在议会内的对话内容,而非单凭“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一句话作评议,莫哈末依沙的言论并不构成性嘲讽。

当时,黄洁冰指《星报》于11月20日引述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对邓普勒森林区树木遭砍伐以建洋房与大道一事表示担忧的报道具误导性。黄洁冰坚称报道所刊出照片不在森林保护区范围,同时强调上述森林保护区在雪州管理下并未遭到破坏,因此认定《星报》报道已造成公众对雪州民联政府存有错误印象。

莫哈末依沙即时提出,要求黄洁冰就指控《星报》歪曲雪州民联政府开发森林保留区的“错误引述”新闻提告,以还雪政府清白。

由于依沙的发言没有提问主题,因而只能在议长频频打断间断断续续发言,说自己对黄洁冰表示州政府有照顾森林保留区感到高兴、希望相关单位持续采取行动制止森林保护区受破坏以及别忘记看好自己的森林。

若将莫哈末依沙的谈话连接起来,普遍不觉得有任何不妥。这也是为何当时议会内并未即时发出声讨声,主持会议的副议长哈妮查达哈未就该言论作出抨击和要求莫哈末依沙撤回不当言论。真正的敏感,是在离开议会厅后,黄洁冰痛批上述议员耍流氓,将不文及性别歧视定位为国阵议员惯有态度后开始。

民联议员搬动妇女组织到州议会大厦举大字报声讨发表“性别歧视”言论的议员,断章取义地以一句话定了莫哈末依沙的罪。

2009年2月,黄洁冰在熟睡时遭前男友偷拍的裸照广泛流传,使黄洁冰受尽困扰,朝野顿时满城风雨。此事更因民联一口咬定当中存在政治阴谋,而非如陈冠希性爱照片泄露般纯属疏忽或偷拍者爱炫,暗指裸照门事件是国阵所为。由于说者语气肯定,导致国阵霎时之间百词莫辩。

所谓讲者无心,然而经过裸照门事件的黄洁冰却是听者有意。

民联如今故技重施,将国阵定位成歧视女性且屡屡诋毁女性尊严的政党,图掀起女士们的怒火。民联巧妙地将“森林论”转移成性羞辱,可见民联来届试图以“维护妇女尊严”作筹码来捍卫雪州政权。

阿兹敏种族主义 阻挠土地批给华人文化中心

(菂荟摘译)大马著名博客拉惹柏特拉在其部落格中揭露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及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最近的权力斗争。他表示,这次阿兹敏阿里和卡立依布拉欣之间的斗争已经升级,如今阿兹敏的派系正在流传有关卡立批准一片政府地予黄洁冰的消息,并且抨击这是滥权的做法。

“阿兹敏自从私密照风波被爆出的时候就想把黄洁冰踢出局,并且要求安华放弃她。然而卡立却捍卫黄洁冰,为了不要与卡立闹不快,安华让步了。阿兹敏并没有因此而放弃铲除黄洁冰的想法,最近他就揭露卡立和黄洁冰之间的土地交易时不合法的。”

2011年3月,黄洁冰与雪兰莪基金会(Yayasan Selangor)见面,要求雪兰莪基金会把一片面积达18.51英亩、位于巴生市中心的土地转移给她,作为建立华人文化中心的用途。雪兰莪基金会表示已经与Persada Istemewa公司签约将该地发展成商业住宅区,而黄洁冰则表示已经跟该公司讨论过此事,该公司已答应与她合作。

拉惹柏特拉表示,雪兰莪基金会为此感到不快,并且质疑为何处于市中心的一大片土地必须让给一个文化中心。文化中心并不需要这么大片的土地,而且也未必要建立在市中心。

“雪兰莪基金会的反应惹怒了黄洁冰,她警告雪兰莪基金会如果没有把土地转交给她的话,她将会利用行政议员的职权要求州务大臣,也就是基金会的主席插手此事。几天之后,于2011年3月21日,黄洁冰写了一封信给州务大臣要求他批准将那一片土地作为建立文化中心之用。”

四天之后,于2011年3月25日,卡立写了一封信给雪兰莪基金会。在信中,卡立表示董事会已经讨论此事,认为基金会应该把土地交给黄洁冰。信中这样写道:”依汉先生,(这件事)已经在董事会讨论了,请处理。”(Sdr. Ilham, sudah dibincang di lembaga, sila uruskan.)

接着,于2011年4月11日,Persada Istemewa有限公司写了一封信给州务大臣,表示将根据协议,把这片土地发展成商业住宅区,这封信也寄给了刘天球。针对这封信,州务大臣于2011年5月4日致函给雪兰莪基金会,希望基金会对该公司的计划提供看法。雪兰莪基金会于2011年5月23日回复了长达四页的报告。

雪兰莪基金会于2011年6月14日致函州务大臣,对于转交土地给黄洁冰建立华人文化中心一事提出上诉。2011年6月17日,巴生市议会致函雪兰莪基金会告知该土地已经被批准作为文化中心用途。

2011年7月12日,雪兰莪基金会回复巴生市议会,不赞同该地被征用为文化中心。

“阿兹敏阿里的派系表示黄洁冰滥用职权以及卡立的影响力,并且要以此来把卡立踢出局。他们提出的问题是,为什么一片拥有发展用途、保留给土著的政府土地要交给华人呢?而当阿兹敏正在揭露卡立的不是时,另一边厢的巫统则正在努力结合力量,欲从民联手中夺回雪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