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愿学校要把华小变质 张念群为了做官大赞是好概念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马哈迪日前重提“宏愿学校”,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竟然大力支持,说“宏愿学校”概念是好,但需确保华小不变质、不失去自主权,并且需以“增建”方式落实。马哈迪当年提出“宏愿学校”时,被行动党际董教总批判到一文不值,也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对,认为这项计划企图以促进团结的名义使华小变质。结果,在华社强烈反对下,“综合学校计划”改为“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无论如何,当局并没有积极加以落实,结果实行了一些日子后就不了了之。

现在要依赖马哈迪的庇佑当官的张念群,竟然大U转,说“宏愿学校”是“好概念”,为了狡辩,胡扯“不失去自主权”及“增建”论忽悠华社。马哈迪主义回归,宏愿学校也跟着回归,当年反对宏愿学校的行动党非但已经归顺马哈迪,还企图以促进团结的名义,执政不到一百天就成了民族罪人,联手马哈迪把华小变质。

教总对首相敦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计划,并指多源流小学造成种族极化或分裂,表达失望及无法接受。教总主席拿督王超群强调,各源流小学不是造成种族极化或分裂的根源;因此,教总不认同首相敦马哈迪声称不同源流的学校是造成人民难以团结的主因,并建议落实宏愿学校的言论。教总的立场几十年没有变,坚守捍卫华教的立场,但是张念群最终露出真面目,行动党也变了。

教总指出,敦马现在又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令人遗憾,“这让人感觉到新政府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没有差别,都是要朝向落实单一源流教育制度,边缘化华小和淡小,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以前张念群也不能接受宏愿学校,但是现在,张念群为了做官, 也变得“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没有差别”了。

王超群指出,“多源流学校妨碍国民团结”是前朝政府为了打压各族群母语教育发展,而一贯使用的伎俩。但张念群却吹捧这前朝政府为了打压各族群母语教育发展,而一贯使用的伎俩为“好概念”,张念群在大选前高喊“我们不一样”的口号捞取选票,一朝上台当官,就变成“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全都一样”了。

雪州政府出版的《雪州时报》曾刊登报道指出“华淡两校家协大吐苦水,宏愿学校惨状有如弃婴”。报道指出,梳邦再也全国首所宏愿学校,虽然作为政府首推的“各源流学校结合同一校园内”的交融团结计划试金石,然而,近10年来却没受政府良好照顾,建设纰漏无人理会,电脑全坏没替换,要求建有盖走道也不受理,华淡两校家协大诉苦,指宏愿学校地位如弃婴般凄惨!

即使雪州希盟政府官方喉舌报也证实“宏愿学校惨状有如弃婴”,张念群竟然说“宏愿学校”是好概念。张念群一旦成为希盟政府的副教育部长,就有机会大显身手,在全国兴建更多“宏愿学校”取代华小及印小,促进国民团结,同时把华小变质了 。

教总强调,宏愿学校概念于1995和2000年被提出时,其背后真正的目标就是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对,董教总当时更是巡回全国大力反对,最终这项计划才没有全面推行,草草了事。这个“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的宏愿学校计划,张念群竟然说是“好概念”,马哈迪“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的宏愿 ,预料很快就会在行动党的护驾之下,达到目标。

希盟开倒车以马来人为优先 以扶贫为借口歧视其他族群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说,政府将会继续推行扶弱政策来帮助国家的大多数马来民族,避免他们和“更富有”的族群如华人产生冲突。其实,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在野时一直批判马哈迪及国阵滥用新经济政策利惠巫统的朋党,美其名为“扶弱”,却监守自盗,利益输送,中饱私囊,搞裙带关系制造少数的马来亿万富翁,以致扶贫政策扶了几十年仍然失败,希盟政府竟然仍然要借扶助族群的借口来养肥朋党。

族群冲突导因往往是马哈迪本身种下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政策,马来民族的教育竞争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如今已非弱势族群。前朝纳吉政府已经把一些带歧视性的种族固打制废除,例如大学录取新生改用绩效制取代固打制。纳吉也开放了另6个在策略性改革倡议(SRI)下的6个次领域,即法律服务、医药专科服务、牙科服务、国际学校、私立大学和通讯(网络设施供应商和网络服务业者)。马哈迪却要续推行拐杖政策以马来人为优先,行动党及公正党敢反对吗?

弱势的“人民”,各族都会有,尤其是印裔及原住民,为何唯独以扶助马来人为优先?马哈迪日前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专访时说,大马还需要扶弱措施,来缩小贫穷悬殊和避免贫富间的冲突。他说,政府已经减少马来人和华人的贫富差距,但是有一些地方还需要给马来人一些推动力。

为何自诩“我们不一样”的希盟政府,仍然跟巫统一样?推动力为何局限于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原住民为何不能与马来人一样,获得政府公平及部分肤色的“扶助”及“推动力”?

今年大选希盟入主布城后,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大声表示,当局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废除在我国行之有年、对巫裔的扶助政策,并建议以不区分种族的全新扶贫政策取代。

安华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贫穷的马来民众,其实将会从透明及绩效(merit-based)为基础的政策中,获益更多。他认为,原为解决马来人不满华人掌控经济而发生流血冲突的新经济政策,已变质成为让精英人士变得更富裕的制度。“如我过去所说的,新经济政策应被废除,但是有关(废除)行动必须是有效率的。我相信,那些贫穷、无法从政策受惠的马来人,将在透明、有效率的取代政策中获得更多益处,因为新经济政策早已被骑劫,成为裙带朋党致富的工具。”

然而,马哈迪如今却与安华唱反调,扬言继续推行其旧巫统的歧视非土著,区分种族的扶贫政策,安华又奈何?

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在希盟中没有实权,副首相旺阿兹莎也只是个花瓶,林吉祥则躲在马哈迪纱笼之下,土团党变成另一个巫统,马哈迪主义逐渐回归,希盟承诺的“政治改革”已经泡汤,变成恢复马哈迪时代的旧巫统,落实慕尤丁坚持的“以马来人为优先”政策。

伊党议员在国会讽刺已故卡巴星 魏家祥斥火箭议会外发声掩饰无能

(真相网/程义)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355法案私人动议,行动党不敢在议会厅裡抗争,甚至被伊党议员出言讽刺林吉祥父子和已故卡巴星,火箭议员鸦雀无声,却在议会厅外上网直播。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痛斥行动党为了掩盖本身是始作俑者和无力阻挡伊党的事实。 read more

猪毛刷课题乱象见真情 魏家祥贊巫统部长务实解决

(真相网/陈家豪)全世界都在不景气的压力拼经济,但国内一些政府官员尤其是宗教局在拼宗教化,贸消部执法组也跟着“闻猪起舞”,大肆取缔和充公猪毛製成的用品,演变成种与宗教课题。不过,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已下令停止所有的取缔行动,并表态要确保国内经济发达,就不应该与商家“过不去”。 read more

玻州法案许福光未辩先走 马华传召解释不容模棱两可

(真相网/程义)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表态,国阵执政的玻璃市伊斯兰行政法案修正第117(b)条文,已和国阵中央政府修正的婚姻法出现冲突,因此,这项修正案根本不应被提呈上州议会。马华玻州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在州议会上本应提出这一个论点,才能离席抗议,但他“未辩先走”,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中委会议传召许福光做出解释。 read more

刘镇东违心之论反驳魏家祥 句句都在自打嘴巴

(真相网/程义)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形容12月4日是“大马政治重组日”,伊党与巫统的合作已经成型,因此,伊党与马华已是“间接盟友”。不过,刘镇东并忘了伊党和行动党在雪州是共组州政府的“直接盟友”,而且,马华不曾和伊党同台演出,但行动党先后拥抱了伊党、诚信党和土团党。

read more

魏家祥逐点驳斥张念群 马华建华小行动党专搞破坏

(真相网/陈家豪)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针对华小课题发表误导性言论,污蔑抹杀马华过去的努力耕耘,向来温和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忍无可忍,发表长达3千字的声明胪列数据严正反驳对方,并直斥张念群连自己的选区建了新华小都不知道,反而泼妇骂街,对华教则毫无建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