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郑修强党籍三年不够 魏家祥林祥才强烈要开除

who kill zheng xiu qiang

(梁敬义评述)郑修强面对冻结党籍三年的处置,以对违抗马华不入阁命令尝下苦果,但马华因党选互相倾轧,能斩除敌对人就少一份忧患,党内要斩掉蔡细历左膀右臂的领袖在会长理事会中主张把郑修强开除的,露出不念同志情的面目,他们是:廖中莱、魏家祥、林祥才和尤绰韬。

真相网探悉:其中以魏家祥和林祥才要除掉郑修强的意愿最为强烈。他们所持的理由是马青已通过违反党纪者面对开除的下场。不过,一位成员举例,王乃志最近重新接受纳吉委任为政治秘书,也应该列入这个处置范畴,何以魏家祥持有双重标准,令他一时答不上话来。

副总会长林祥才与蔡细历不妥多时,也极力主张干掉郑修强,名堂是维护党的尊严。不过,他最近与蔡细历各走各的路线,其实是指控蔡细历当年倡议不入阁是个人的意见,后遗症引致党没有官做,说的明白一点就是要入阁。

廖中莱还是说了等於没有说的那一套,假装做好人,表明有必要在柔佛再深入调查,以了解郑修强君命难违不得不接受行政议员的难处。问题是,纪委会已经调查及审决,即使查了又能做什么?

以曾永森为首的纪委会判决冻结郑修强三年党籍,其实已废掉他在党内扶助蔡细历的影响力。与党断层三年加上新领导层人事翻新,郑修强面对三年的政治瘫痪,今后能否卷土重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马华会长理事会出现上述多人杀郑的呼声,但最终还是以纪委会的判决为主,但杀郑心切之下,多数捍卫不入阁尊严的领袖,其实都主张入阁当官。

马青限龄40岁竞选党职 魏家祥只是年轻化领导层

youth refurbish 40 long2
(严正凯评述)
马青党员及职位竞选年龄限制在40岁以下,在马青中委会通过后获得马华中委会接纳,对本届欲参选的4045岁以下领袖来说成为既定的残酷现实。

原本在20101231日尚未超过45岁并缴足年捐的党员,都能够参与即将来临的马青各级选举。可是,在魏家祥带头通过40岁限制议决,并决定只有在20121231日缴足年捐,年龄40岁以下者才有资格竞选马青职位。马青中委会的议决,除了令超过三分之二的原任马青中委失去资格,也令近四成马青党员无缘参选。

魏家祥早在2008年竞选马青总团长时便推出竞选宣言,声言要在5年内年轻化马青,落实“U-40”。可是5年来魏家祥并未在马青代表大会中寻求通过议决,咨询所有总团代表的意见,反而在党选即将来临之际在马青中委会上通过年龄限制议决,取巧达到目的。

马青中委会由魏家祥牢牢控制,是不争事实。20103月党争中,与魏家祥立场相对的署理总团长马汉顺坚持依照马华中委会指示于36日召开马青第46届代表大会。在得不到魏家祥允许下,最终以87名出席代表不及法定200人代表人数流会,出席签到中委只有7人,上座者仅5人。由此可见,魏家祥在中委会内地位稳如泰山。

若寻求1742名马青代表支持参选年龄限制,魏家祥的议程随时阴沟里翻船。这除了涉及马青代表自身利益冲突,马青代表若通过议决案将使马青面临更大的断层。

在马青青黄不接越加严重的现时,马青更应着重的是如何从根本上促进年轻化,而非在体制上求取。

马青再次要求马华支会、区会、中央、中委会保留代表名额给马青,遭到马华中委会以2010年马华中央代表大会已否决提案为由驳回,表明了马青不可能靠固打走入母体。马青的领袖每届大多以你让我先上,下届轮到我保你的方式安排竞选,好让马青在避免激烈竞争下完成交接。

这当然并非一个健康的轮替,可如今魏家祥一举将原本筹划竞逐马青职位,未有在马华母体耕耘走动的马青仔踢去马华母体跟马华原领导层厮杀,无疑是间接灭绝对手的手段。同时,算是羽翼丰满能够展翅飞翔的也只有那三分之一的马青领导层,让他们去跟经验尚浅甚至毫无准备的新生代过招,根本就是一场可预见结果的仗。

马青近年来除了谈及将女青年并入马青之外,并未积极地招收年轻党员,以致无法真正地年轻化马青。魏家祥的做法顶多只是年轻化马青领导层,却无能力年轻化马青。

魏家祥团队径自将大批马青基层逼上梁山,来届各级党选必然得经历无数场腥风血雨。
can2-1

关丹独中身份敲定 董总忧郁症持续

(魏金良评析)董总总务傅振荃替邹寿汉遮羞,先行证实关丹独中可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能报考独中统考。不过,到底有没有朝令夕改,就要看叶新田最后放话。

傅振荃坚持凡事必斗必争的思路,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该校能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都能报考独中统考,但所谓口说无凭,批文阐明才是最实际。

但是,他忘记,教育部长慕尤丁在国会也证实关丹中华独中的性质,而他的谈话都有记录在国会档案中,具备法律责任。

他也忘记,两周前,叶新田以1975年的剪报,证明马哈迪掌政时刁难统考,而由教育部官员界定统考是校内考试。就凭这一点,董总邹寿汉判定关丹中华独中非纯种独中,决定不释放统考给这所"马来独中"。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总务傅振荃否决了叶、邹的决定,到底可信度有多高,也可解作所谓的口说无凭。所以,董总必须开具文件重新给关丹独中的身份正式定位,才算朝着可靠和积极的方向与华教并肩齐走。

至於董总鲁莽误判关丹独中的血统,招致她受到百般贬损,董总是否会拿出风度道歉,这就要看叶、邹在华文教育的薰陶下,是否会鞠躬认错,以免辜负圣贤的教诲。

傅振荃说,教育部应发岀全新批文,清楚说明关丹中华中学是一所与现有60所独中一样,董事会拥有主权的华文独中。董总如果对国家首号、次号领导人说的话疑神疑鬼,不妨以华教保姆的地位办这件事,直接去理论到底。反正信也好,不信也好,实事求是的复办独中诸多华团都信了,而且义无反顾把独中办到底,董总既然内斗再没有出路,不妨忧郁下去。

廖中莱:非延续《拉萨报告书》大蓝图没国小化华小  

马华署理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今天强调,《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并非1956年《拉萨报告书》延续版,政府没有企图将华小“国小化”。

他指出,大蓝图并没有单一教育政策内容,而是注入不同重点及如何通过蓝图协助华小解决拨款、师资和增建等问题,显示大蓝图是支持多元教育。

“首相也在内阁中曾强调,即使国小水平提升,但华小没有提升的话,政府也必须负责任。”

他说,马华举办的“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获得董教总的关注和参与令人欣慰,这意味着大家在透视华教的未来,目标非常一致。

230名关心教育的各界人士,出席马华3机构教育局举办的《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研讨会,并在研讨会上提出多项意见,希望让大蓝图更臻完善。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及教总主席王超群均出席这次研讨会,是今次研讨会焦点人物。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与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都安排在研究会开始先发表演词,其它他出席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尤绰韬、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拉曼大学副校长尤芳达及华总总秘书蔡维衍等。

教总主席王超群强调,教总坚决反对政府统一各源流小学的国文课程,因为这形同把华小“国小化”;而政府不公平对待华小及淡小,犹如只给这两个源流学校一个“躯体”,但“五脏六腑”皆有缺陷,若问题不及时处理,最后可能连“灵魂”也失去。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认为,尽管马华举办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搜集华社及民间团体的建议与反馈,但他却不乐观,指大会对这份蓝图所提出的建议不会带来改变。

校长职工会总会长彭忠良则表示,有国小老师不赞成华小四年级生采国小国文课程,因其词汇及运用与华小有很大落差。

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也达致数共识:保留中学预备班、反对统一各源流小学国文科课程及考试、反对增小学国语节数。

今早教育总监阿都嘉化在《教育发展大蓝图》北马汇报及开放日的提问环节上,回应一名20年经验的卓越教师反映意见时说,该局正在改善教师行政工作太繁多的问题,包括设立更全面的网站,让教师不需重複上传资料到不同部门。

这名教师说,教师是使大蓝图成功重要的一环,但繁重的行政工作使教师喘不过气。

 

叶新田不敢赴马华之约

董总主席叶新田避开尴尬的场面,以另有他事缺席马华中央教育局举办的《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的研讨会。

这项研讨会将收集公众和家长意见,集思广益,使到该大蓝图更臻完善,为我国未来的教育体系带来正面发展。

受邀出席的有董总、教总、华总、校长职工会、国民型中学理事会等等相关团体。

过去数月不断抨击马华并要魏家祥引咎辞职的叶新田,如今要再与他所仇视的政党领袖见面,颇有无地自容的窘境。即使双方和颜悦色装作无事,但如此虚伪矫柔造作,肯定令人偷笑。

如今,董总改由邹寿汉率领代表出席,邹寿汉也得强颜欢笑。邹一度声色俱历痛骂马华典当华教,如今却要与典当者共策共力谋求华教的发展,对邹寿汉而言是极大的讽刺。

不过,马华内部将以主人家的身份,不究既往。但这事件反映出一个道理,董总有风使尽,不知人情留一线,他日好相见。因此,叶新田此时不得不提早借"尿遁"闪开这次重大的华教研讨会。

但是,叶新田例必在会后又以文告抒发异议,以显示"博士"的非凡卓见。要不然,他就不是叶新田了。

改变华小特征 魏家祥如何自圆其说?

(梁敬义评述)将实施到2025年的《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的草案,隐藏着侵蚀华小特征的危机。由於把国小的国文课程纲要塞进华小运行,使到原有6节(180分钟)遽增至9节(270分钟), 倘若要在课外每天增加60分钟的国文课, 按每周300分钟计算, 总时间达到570分钟。

教总主席王超群认为,如果教学偏重於国、英语,将不利华小大方向的发展。在现有的课程纲要,华小生在大马教育文凭(SPM)的国、英水平不亚於国小生。

如果硬把国小课程推向华小,这就犹如把大量椰桨饭给华小生吃,剥夺他们吃中餐的习惯。这就是教总担心华小因此走向变质。

教总点破大蓝图对华小的入侵,应该受到正视与致敬。反观董总主席叶新田却'借故缺席《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与他口口声声的"华教救亡"的哀号,完全不搭调,言不由衷。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责无旁贷,必须对教总挑出的毛病对症下药。虽然他说大蓝图还未定案,但人们不禁要问,何以草拟这份攸关华小前途的大蓝图,为何他置身度外。为何华教的问题必须先让它发生虫害时,他才扮演喷射杀虫剂的角色?

马华中央教育局将於10月6日,举办《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研讨会,邀请董总、教总、华总、教育专家等团体共同探讨该教育大蓝图对华小和华裔中学生的冲击。

魏家祥有必要解释, 他在《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中扮演过怎样的角色? 为什么他没有亲力亲为过滤, 一早就扫除有关障碍?

【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纳兹里成华教救星 董总被摸摸头华教得救!

(林文彪报道)董总号召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集会,顺顺利利举行,董总主席叶新田报大数说有200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热爱华教人士出席。连同网络签名运动的参与者,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获得四万人支持。

集会当天,众人游行至国会大厦后,叶新田等5名董总代表把8项有关华教课题的备忘录呈交给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双方随着会谈35分,报载整个过程气氛良好。

平时得理不饶人,辩才无碍、据说精通三语的叶新田,不晓得可有在35分钟的面对面会谈中,据理力争华教诉求,痛斥巫统行单元化教育,像骂魏家祥那样,把这个被首相派来当替死鬼的部长骂到狗头淋血。不知道在场的董总代表五张口,可有同声谴责巫统死不放弃其消灭华教的最终目标,导致华教如今面临灭亡的困境。

半小时的会谈,谈些什么没人知道。董总至今仍未向华社交代叶新田、署理主席邹寿汉、副主席许海明、黄循积及秘书长傅振荃共5名领袖,如何英明神武地与纳兹里唇枪舌战,激烈辩论,把对方骂到垂头丧气,跪地求饶。

遗憾无法抽生在926当天前往国会见证华教大翻身的广大群众,仍在引颈长待叶新田据实汇报会谈细节,华社也很想知道成功挤进会议室的其他4名代表,是否有为华教仗义执言,还是当哑巴,典当华教。

叶新田及邹寿汉与纳兹里密谈半句钟后,至今保持沉默,不晓得葫芦里面卖什么药。会谈如果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何董总不主动透明化向华社交代?是否纳兹里给董总5人代表团下达封口令?

既然9.26无法顺利见到首相,董总可有向纳兹里表明要直接跟首相谈?坚持要约见首相?亲自要求首相处理8大华教诉求?

纳兹里在9.26扮演的角色,虽然是首相的高级大邮差,但他毕竟还是当前巫统资深内阁部长。当董总有机会做点事给华社看,为华社争回一口气的时候,叶新田怎么还面对华教“敌人”时,仍嬉皮笑脸,阿谀逢迎,一点也不像毫不妥协,肩负重任的华教斗士?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关中要参加统考,可以吗?

关丹中华中学要求参加独中统考,被董总署理主席以批文不符华文独中条件,一口拒绝了!

邹寿汉的言论让我回想起在8月5日读完批文时,我的直觉反应不幸应验,当时我对丹斯里方天兴说,董总有可能会拒绝关丹中华学生参加独中统一考试。

上世纪70年代,我参与第一次统考的工作,了解统考是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之下办起来的。

董总根据我在国大第三年时已经考到了普通学位(马来文及经济),要求我处理统考的马来文试卷。

我在1980年代得知独中统考不再接受私人考生报考了。打听之下,了解当年种族主义情绪高涨, 时任教育部长马哈迪意欲禁止统考,董总主席以统考乃属60间独中内部考试为理由解救了统考被扼杀的命运。因此后来在教育法令下,出现了“60间独中华文独 中特归一类,其考试由董总的考试局主办”的条文,只有华文独中学生参加独中统考。

批文分两方面诠释

这是1970年代末期的情况,随着全球化及中国的经济力量壮大,华文的经济价值提高,友族也开 始接受华文独中了。虽然1996年教育政策依然存在,政府已不定期给予独中相当大数额的经济援助。批准开办关丹中华中学的条文虽是不能尽如人意,或很令人 满意,但是这种批文可以分支持与反对两方面来诠释:1.反对方面:关丹中华不是一间独立华文中学,批文是一个陷阱,让华人社会跳进去,现有的华文独中可能 被令改变办学方针,一如关丹中华,变质成为私人中学。支持方面:关丹中华是可以兼具华文独中办学方针(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蓝本)的私立中学,得来不易。它 不是一般的私立中学,六天制、每天上课时间比国民中学长,可以用来教导华文及中华文化。批文说明这是特为关丹中华而设的批准信,与其他无关,它是三三制 (六年)类似独中的私立中学。

2.反对方面:当年林晃升以统考乃60间独中内部考试为理由抵挡了马哈迪要置统考于死地的霸权 手段,统考得以持续存在乃先辈不惧强权的奋斗,如果让关丹中华中学学生参加统考,恐将触犯法令,惹来统考被禁止的厄运。支持方面:赞扬华教先辈的智慧和勇 气之余,让60间独中之外的关丹中华学生参加统考,正说明华教运动得到突破,董总有权决定哪些学校可以参加统考,哪些不能。鼓励更多私立中学采纳华文独中 方针办学,让统考朝着公共考试的道路向前进,让马来西亚各族社会加入支持及发扬华教的行列。当政府让统考成为公共考试之后,全面承认统考文凭的道路也开始 进入另一个里程碑了!

董总必征求华社意见

总的来说,针对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是不是可以参加统考的课题,相信董总必然会进行深入讨论,而独中工委会尤其是考试局和课程局的委员们也会积极参与。

董总一再强调“一方有难,八方来救”的相互扶持精神,所以关丹中华中学学生能不能参加统考,董总必然会征求华人社会的意见。

关丹中华尚未开始招生,董总常委及中央委员会也没有开会讨论,声言不让关丹中华参加统考似乎言之过早了!

•蔡维衍 (原载南洋商报言论版 26.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