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霾害动议谁先提呈​? 魏家祥张念群争功劳舌​战

wks vs neoh long

(张新采评述)烟霾问题严重,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和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不约而同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这个课题。

两人都认为下议院议长应该批准他们的紧急动议,以便让议员可以一起辩论烟霾课题,因为霾害影响全民健康,现在是需要大家一起共患难,以解决这个危机的时间。

两人以全民健康着想提出紧急动议,原本应该受到肯定,可是,令人不解的是,魏家祥和张念群却针对谁先向国会秘书处提呈有关紧急动议,互相说自己先提呈。

魏家祥先在推特上说,国会秘书处证实是他最先捷呈紧急动议,过后才是张念群;张念群心有不甘,发表声明说她获告知自己提呈的紧急动议才是国会秘书处收到的第一个紧急动议,而她过后才知道魏家祥也提呈同样的紧急动议。

烟霾是全民都关注的健康问题,朝野议员能抛开彼此间不同的政治立场,一起要求辩论这个课题,不论是否获得下议院议长批准,朝野能够在涉及全民利益的课题上达成共识,就已经是一个突破,魏家祥和张念群有需要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抢功劳吗?相反的,这只会让人觉得好笑,因为他们竟然会为了这等芝麻小事而争论。他们难道觉得,第一个提呈紧急动议,就是在扮演国会议员的角色了?与其争论谁先提呈,倒不如专注于如何集思广益寻求对策,合力抗霾害,不是更重要吗?

从魏家祥和张念群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争论不休,以及朝野议员在遴选下议院议员人选时掀起骂战,可以预见的是,周三正式开始的下议院会议,将是充满火药味。而民联议员相信会为了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故意制造一些议题。

就如议长人选,国会秘书以记名方式进行表决,其实并无不妥,但民联议员却故意找碴,认为应该以不记名方式投票,不少民联议员还说,若秘密投票,民联推荐的前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卡迪苏莱曼,有可能会击败由国阵推荐的班迪卡阿敏。记名或不记名,其实不是关键,民联议员难道觉得,若不是书面投票方式表决,他们推荐的议长人选就稳胜吗?朝野议员就为了投票方式舌战了近20分钟,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因为表决的方式最终还是不变。

如果是关系到全民的课题,或是重要的法案,朝野议员彼此能够在参与辩论时,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期间即便是至出现唇枪舌剑的情况,就是有效扮演了人民代议士的角色和履行他们的职责。相反的,若国会议员浪费时间在琐碎的争论,等于是辜负了选民的委托,毕竟,国会是一个庄严的平台,而不是耍猴子戏的马戏团。

廖魏配阵营人选浮出水​面 黄家泉被贬可能靠拢老​蔡

liow group vs csl

(魏金良评述)真相网探悉:廖中莱已布署竞逐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靠拢为署理并成为选战军师;声明不竞选高职的黄家泉在这个阵营中受委为总秘书,而黄日升将竞选副总会长。

廖中莱近期以不入阁频频向蔡细历叫战,据说党内有神仙指路,提点他自我形塑为硬汉,以扫除他从政以来的懦夫形象。而最近爆料,指郑修强并非柔佛苏丹钦点的行政议员人选的魏家祥,也开始夹击蔡细历的人马,极力主张开除郑修强,在在显示廖、魏已提前掀开战幔。

黄家泉虽被承诺稳坐总秘书一职,但以他的党龄和资历竞在廖、魏之下,黄家定的派系认为他即使愿意屈就,也应成为署总。因为纳吉的内阁可能腾出两个部长职位,他可以顺理成章与廖中莱平分天下。但期望当部长的魏家祥一旦成为署总,就断了他的前路。

蔡细历虽然声明不再竞选,但政治上诡异多变,他可能来个回马枪与廖魏决一高低。而他极有可能拉拢黄家泉拍档,在敉平廖中莱的势力之后择个良辰吉日退位,由黄家泉顶上。

黄家泉和黄家定对魏家祥存有芥蒂,因为家泉与蔡细历一度竞选署理总会长时,据说从中抽后腿,令黄派势力日渐式微。如果蔡细历倾力伙同家泉攻占,黄派将有机会东山再起。

回顾党权之争的历史,廖中莱和魏家祥都曾获得黄家定掌权时期的恩惠,但羽翼丰硕之后,廖、魏如今已另起炉灶独树一帜,不把旧主放在眼里,诸如只给黄家泉总秘书职位就是把他看低一线。

蔡细历若成全黄家泉回归官路和执掌党权,极有可能把黄派势力结合以抗衡廖、魏迈向中央党权的野心。廖、魏对蔡细历不动声色,与各地基层打交道,派系中人认为蔡细历在最后关头可能卷土重来。最近,不断以不入阁的课题打击蔡细历,被视为党选先下手为强的策略,但党选要在年底才产生领导层,目前相煎太急的手段能否破坏蔡细历的计划,言之过早,但却提振了蔡派的凝聚力伺机反击。

魏家祥自揭觐见苏丹内幕 掩盖真相还是还原真相?

wks hoot tsk long

(严正凯评述)上月,马华前组织秘书长郑修强以“王命难违”,奉柔州苏丹谕令受委为州行政议员,马上引得党内各派讨伐,迫使他在压力下辞去在马华担任的7个职位,仅保留永久党员身份。

在郑修强被送交该党纪律委员会调查,直至遭冻结党籍3年的结果出炉前,廖派与黄派人马等均有代表促请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开除郑修强,让他永世不准再踏入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也在中委会探讨决定前发表应严惩违反不入阁议决的郑修强,意愿倾向明显。

郑修强这才遭会长理事会宣布冻结党籍3年,正计划着是否提出上诉,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就来个大爆料,揭露自己早在524日便已觐见柔州苏丹寻根问底,确定苏丹只是说州内阁必须有华裔代表,却未有指定要郑修强。

魏家祥说明柔州立法议会共有3名国阵华裔议员,当中两人来自马华,另一位来自民政党,后来即表明“点到即止”,剩下的大家明白。

魏家祥要表达的,不外乎柔州尚有一名民政党州议员,华裔行政议员职位却偏偏由已通过党内不入阁议决的马华议员出任,影射郑修强自圆其说,自己争取当官或不推掉未有指名道姓的谕令,蓄意违反党议决。

无论如何,“苏丹亲口向我确认”只是魏家祥单方面的说辞,早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指称王宫秘书与州务大臣向其透露苏丹希望郑修强出任州行政议员时,并没有任何当事人出面驳斥。因此,魏家祥言论真实性有待商榷。

到底,是有人蓄意假传谕令,还是有人在传话过程中会错意?

惟鉴于王室超越政治,普遍认为柔苏丹不会为了这些争辩挺身替任何一方厘清真相。到最后,郑修强很可能只会哑巴吃黄连,真相在双方各执一词下难以越辩越明。

令人好奇,为何魏家祥这位爆料英雄不在纪律委员会召开听证会之前揭发郑修强,好让郑修强丑陋面目无所遁形,无从抵赖,以达到一口气开除郑修强的目的?

施压开除郑修强党籍政治谋杀不成,只好从外围进行人格谋杀,这才是魏家祥先掩盖真相,过后才揭露真相的政治目的吧?

要比谁最丑恶,魏家祥恐怕亦是自惭形秽。说到最后,终归还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冻结郑修强党籍三年不够 魏家祥林祥才强烈要开除

who kill zheng xiu qiang

(梁敬义评述)郑修强面对冻结党籍三年的处置,以对违抗马华不入阁命令尝下苦果,但马华因党选互相倾轧,能斩除敌对人就少一份忧患,党内要斩掉蔡细历左膀右臂的领袖在会长理事会中主张把郑修强开除的,露出不念同志情的面目,他们是:廖中莱、魏家祥、林祥才和尤绰韬。

真相网探悉:其中以魏家祥和林祥才要除掉郑修强的意愿最为强烈。他们所持的理由是马青已通过违反党纪者面对开除的下场。不过,一位成员举例,王乃志最近重新接受纳吉委任为政治秘书,也应该列入这个处置范畴,何以魏家祥持有双重标准,令他一时答不上话来。

副总会长林祥才与蔡细历不妥多时,也极力主张干掉郑修强,名堂是维护党的尊严。不过,他最近与蔡细历各走各的路线,其实是指控蔡细历当年倡议不入阁是个人的意见,后遗症引致党没有官做,说的明白一点就是要入阁。

廖中莱还是说了等於没有说的那一套,假装做好人,表明有必要在柔佛再深入调查,以了解郑修强君命难违不得不接受行政议员的难处。问题是,纪委会已经调查及审决,即使查了又能做什么?

以曾永森为首的纪委会判决冻结郑修强三年党籍,其实已废掉他在党内扶助蔡细历的影响力。与党断层三年加上新领导层人事翻新,郑修强面对三年的政治瘫痪,今后能否卷土重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马华会长理事会出现上述多人杀郑的呼声,但最终还是以纪委会的判决为主,但杀郑心切之下,多数捍卫不入阁尊严的领袖,其实都主张入阁当官。

马青限龄40岁竞选党职 魏家祥只是年轻化领导层

youth refurbish 40 long2
(严正凯评述)
马青党员及职位竞选年龄限制在40岁以下,在马青中委会通过后获得马华中委会接纳,对本届欲参选的4045岁以下领袖来说成为既定的残酷现实。

原本在20101231日尚未超过45岁并缴足年捐的党员,都能够参与即将来临的马青各级选举。可是,在魏家祥带头通过40岁限制议决,并决定只有在20121231日缴足年捐,年龄40岁以下者才有资格竞选马青职位。马青中委会的议决,除了令超过三分之二的原任马青中委失去资格,也令近四成马青党员无缘参选。

魏家祥早在2008年竞选马青总团长时便推出竞选宣言,声言要在5年内年轻化马青,落实“U-40”。可是5年来魏家祥并未在马青代表大会中寻求通过议决,咨询所有总团代表的意见,反而在党选即将来临之际在马青中委会上通过年龄限制议决,取巧达到目的。

马青中委会由魏家祥牢牢控制,是不争事实。20103月党争中,与魏家祥立场相对的署理总团长马汉顺坚持依照马华中委会指示于36日召开马青第46届代表大会。在得不到魏家祥允许下,最终以87名出席代表不及法定200人代表人数流会,出席签到中委只有7人,上座者仅5人。由此可见,魏家祥在中委会内地位稳如泰山。

若寻求1742名马青代表支持参选年龄限制,魏家祥的议程随时阴沟里翻船。这除了涉及马青代表自身利益冲突,马青代表若通过议决案将使马青面临更大的断层。

在马青青黄不接越加严重的现时,马青更应着重的是如何从根本上促进年轻化,而非在体制上求取。

马青再次要求马华支会、区会、中央、中委会保留代表名额给马青,遭到马华中委会以2010年马华中央代表大会已否决提案为由驳回,表明了马青不可能靠固打走入母体。马青的领袖每届大多以你让我先上,下届轮到我保你的方式安排竞选,好让马青在避免激烈竞争下完成交接。

这当然并非一个健康的轮替,可如今魏家祥一举将原本筹划竞逐马青职位,未有在马华母体耕耘走动的马青仔踢去马华母体跟马华原领导层厮杀,无疑是间接灭绝对手的手段。同时,算是羽翼丰满能够展翅飞翔的也只有那三分之一的马青领导层,让他们去跟经验尚浅甚至毫无准备的新生代过招,根本就是一场可预见结果的仗。

马青近年来除了谈及将女青年并入马青之外,并未积极地招收年轻党员,以致无法真正地年轻化马青。魏家祥的做法顶多只是年轻化马青领导层,却无能力年轻化马青。

魏家祥团队径自将大批马青基层逼上梁山,来届各级党选必然得经历无数场腥风血雨。
can2-1

关丹独中身份敲定 董总忧郁症持续

(魏金良评析)董总总务傅振荃替邹寿汉遮羞,先行证实关丹独中可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能报考独中统考。不过,到底有没有朝令夕改,就要看叶新田最后放话。

傅振荃坚持凡事必斗必争的思路,认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该校能采用双轨制方式办校,所有学生都能报考独中统考,但所谓口说无凭,批文阐明才是最实际。

但是,他忘记,教育部长慕尤丁在国会也证实关丹中华独中的性质,而他的谈话都有记录在国会档案中,具备法律责任。

他也忘记,两周前,叶新田以1975年的剪报,证明马哈迪掌政时刁难统考,而由教育部官员界定统考是校内考试。就凭这一点,董总邹寿汉判定关丹中华独中非纯种独中,决定不释放统考给这所"马来独中"。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总务傅振荃否决了叶、邹的决定,到底可信度有多高,也可解作所谓的口说无凭。所以,董总必须开具文件重新给关丹独中的身份正式定位,才算朝着可靠和积极的方向与华教并肩齐走。

至於董总鲁莽误判关丹独中的血统,招致她受到百般贬损,董总是否会拿出风度道歉,这就要看叶、邹在华文教育的薰陶下,是否会鞠躬认错,以免辜负圣贤的教诲。

傅振荃说,教育部应发岀全新批文,清楚说明关丹中华中学是一所与现有60所独中一样,董事会拥有主权的华文独中。董总如果对国家首号、次号领导人说的话疑神疑鬼,不妨以华教保姆的地位办这件事,直接去理论到底。反正信也好,不信也好,实事求是的复办独中诸多华团都信了,而且义无反顾把独中办到底,董总既然内斗再没有出路,不妨忧郁下去。

廖中莱:非延续《拉萨报告书》大蓝图没国小化华小  

马华署理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今天强调,《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并非1956年《拉萨报告书》延续版,政府没有企图将华小“国小化”。

他指出,大蓝图并没有单一教育政策内容,而是注入不同重点及如何通过蓝图协助华小解决拨款、师资和增建等问题,显示大蓝图是支持多元教育。

“首相也在内阁中曾强调,即使国小水平提升,但华小没有提升的话,政府也必须负责任。”

他说,马华举办的“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获得董教总的关注和参与令人欣慰,这意味着大家在透视华教的未来,目标非常一致。

230名关心教育的各界人士,出席马华3机构教育局举办的《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研讨会,并在研讨会上提出多项意见,希望让大蓝图更臻完善。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及教总主席王超群均出席这次研讨会,是今次研讨会焦点人物。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与马青总团长拿督魏家祥,都安排在研究会开始先发表演词,其它他出席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尤绰韬、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拉曼大学副校长尤芳达及华总总秘书蔡维衍等。

教总主席王超群强调,教总坚决反对政府统一各源流小学的国文课程,因为这形同把华小“国小化”;而政府不公平对待华小及淡小,犹如只给这两个源流学校一个“躯体”,但“五脏六腑”皆有缺陷,若问题不及时处理,最后可能连“灵魂”也失去。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认为,尽管马华举办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搜集华社及民间团体的建议与反馈,但他却不乐观,指大会对这份蓝图所提出的建议不会带来改变。

校长职工会总会长彭忠良则表示,有国小老师不赞成华小四年级生采国小国文课程,因其词汇及运用与华小有很大落差。

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也达致数共识:保留中学预备班、反对统一各源流小学国文科课程及考试、反对增小学国语节数。

今早教育总监阿都嘉化在《教育发展大蓝图》北马汇报及开放日的提问环节上,回应一名20年经验的卓越教师反映意见时说,该局正在改善教师行政工作太繁多的问题,包括设立更全面的网站,让教师不需重複上传资料到不同部门。

这名教师说,教师是使大蓝图成功重要的一环,但繁重的行政工作使教师喘不过气。

 

叶新田不敢赴马华之约

董总主席叶新田避开尴尬的场面,以另有他事缺席马华中央教育局举办的《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的研讨会。

这项研讨会将收集公众和家长意见,集思广益,使到该大蓝图更臻完善,为我国未来的教育体系带来正面发展。

受邀出席的有董总、教总、华总、校长职工会、国民型中学理事会等等相关团体。

过去数月不断抨击马华并要魏家祥引咎辞职的叶新田,如今要再与他所仇视的政党领袖见面,颇有无地自容的窘境。即使双方和颜悦色装作无事,但如此虚伪矫柔造作,肯定令人偷笑。

如今,董总改由邹寿汉率领代表出席,邹寿汉也得强颜欢笑。邹一度声色俱历痛骂马华典当华教,如今却要与典当者共策共力谋求华教的发展,对邹寿汉而言是极大的讽刺。

不过,马华内部将以主人家的身份,不究既往。但这事件反映出一个道理,董总有风使尽,不知人情留一线,他日好相见。因此,叶新田此时不得不提早借"尿遁"闪开这次重大的华教研讨会。

但是,叶新田例必在会后又以文告抒发异议,以显示"博士"的非凡卓见。要不然,他就不是叶新田了。

改变华小特征 魏家祥如何自圆其说?

(梁敬义评述)将实施到2025年的《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的草案,隐藏着侵蚀华小特征的危机。由於把国小的国文课程纲要塞进华小运行,使到原有6节(180分钟)遽增至9节(270分钟), 倘若要在课外每天增加60分钟的国文课, 按每周300分钟计算, 总时间达到570分钟。

教总主席王超群认为,如果教学偏重於国、英语,将不利华小大方向的发展。在现有的课程纲要,华小生在大马教育文凭(SPM)的国、英水平不亚於国小生。

如果硬把国小课程推向华小,这就犹如把大量椰桨饭给华小生吃,剥夺他们吃中餐的习惯。这就是教总担心华小因此走向变质。

教总点破大蓝图对华小的入侵,应该受到正视与致敬。反观董总主席叶新田却'借故缺席《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研讨会,与他口口声声的"华教救亡"的哀号,完全不搭调,言不由衷。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责无旁贷,必须对教总挑出的毛病对症下药。虽然他说大蓝图还未定案,但人们不禁要问,何以草拟这份攸关华小前途的大蓝图,为何他置身度外。为何华教的问题必须先让它发生虫害时,他才扮演喷射杀虫剂的角色?

马华中央教育局将於10月6日,举办《2013-2025年马来西亚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研讨会,邀请董总、教总、华总、教育专家等团体共同探讨该教育大蓝图对华小和华裔中学生的冲击。

魏家祥有必要解释, 他在《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中扮演过怎样的角色? 为什么他没有亲力亲为过滤, 一早就扫除有关障碍?

【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