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种魏家祥揭变种绩效​制 为党选比反对党更反对​党

wee ka xiong mutation

(郑怡恩评述)2012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出席325华教大集会时说,他出席华教大集会主要是显示政府欲解决问题的诚意,并聆听人民的声音和意见。魏家祥当时代表政府“显示欲解决问题的诚意”及“聆听人民的声音和意见”。这些官腔听爽就好,要相信就等于自甘受骗。

政府如果有诚意,统考为何大选后还没被政府承认?华小师资问题怎么二三十年没解决?华裔大学生录取率在10年内,怎会从35%急降至19%,比固打制更固打?

魏家祥最近紧密炮轰国阵政府及教育部,犹如在野党为民请民,鞭挞执政党施政偏差,大快人心。然而,坊间舆论却认为魏家祥的表现显示,他更应做反对党。马来西亚广联会总会长拿督陈展鹏也认为,今天的马华变得不像执政党又不像反对党,大选落幕两个多月,还提不出像样的改革方针,找不到前进的方向,做不出实际的成绩。

魏家祥昨天高调揭露国阵弊端,指国立大学的大学学额分配单位(UPU)并非根据绩效制来录取大学生,而是以“比固打制更加固打制的变种绩效制”的“变种绩效制”来录取大学生,以致华裔大学生录取率在10年内,从35%急降至19%。他强调,虽然政府在2002年宣布废除固打制,改以绩效制取代,但经过这些年来的推行,问题却反而加剧,比固打制更固打。

马华公会仍是国阵成员党,不是在野的反对党,揭露自家的疮疤,是自打嘴巴,民众欢迎国阵成员党内部监督与制衡,但任何出自国阵的弊端与施政偏差,国阵成员党必须集体负责,这不就是国阵精神吗?马华国会议员兼前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如果还把自己当“政府”,在向媒体揭露“比固打制更固打”前,魏家祥应该去见教育部长,跟他理论,向教育部施压纠正这些施政偏差。然后再把“争取”的成果公诸于世,这才像执政党,这才是执政党该做的事。

魏家祥发现“比固打制更加固打制的变种绩效制”弊端后,第一件事就是向华社三鞠躬道歉,先承认马华在政府中睡觉,有名无实,当家不当权。第二件事是仍是道歉,为马华无法捍卫华社权益,无力实现维护华社权益的承诺而道歉。第三件事就是为自己身为在朝的国会议员,不知道政府已经实施的变种固打制10年而道歉。

魏家祥做政府不像政府,为了党选逞英雄造势搞宣传,拿国阵政府来开刀,既然魏家祥认为国阵政府高变种绩效制来欺骗华社,何不干脆叫华社唾弃国阵,自已也加盟在野党,然后名正言顺以反对党的姿态鞭挞国阵政策?

魏家祥要更上一层楼当部长,要竞选马华署理总会长,应先正名正身,否则身份错乱,角色混乱,成了变种魏家祥,万一成了变种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变种部长,就要把马华带上变种之路,把马华改革成“变种马华”了。

冬眠党员林源瑞挺魏打蔡 彭茂燊为翁诗杰剿击魏胖

wee ka xiong

(姚新言评述)马华党选尚未开始,除了准备竞选高职者开始积极部署之外,一些平时置身度外的冬眠党员,此时热衷卷入马华党选,让人不禁怀疑这些人背后的动机。

马六甲董联会顾问林源瑞最近批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对华教课题噤若寒蝉,只有魏家祥为华教课题发言的言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林源瑞要吹捧魏家祥,是他个人的权利和选择,但他何必把蔡细历拖下水呢?更何况,他对蔡细历作出的指控,根本是无的放矢。

从林良实时代开始,马华向来都是以集体领导的方式处理华教课题,过去在内阁的马华部长,也会反映马华乃至华社的立场,并和马华领导层,以及马华的教育部副部长,通过内外的管道,以实际行动解决华教的课题。

例如最近闹得热烘烘的优秀生被拒政府大学门外的事件,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魏家祥一个人在发言,但蔡细历其实也一直关注事态的演变,并且还亲自向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反映马华的立场和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作为一名华教元老,林源瑞选择性失忆,只看到魏家祥发言,却对蔡细历和其他马华领袖为华教付出的努力视若无睹,明显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如果林源瑞真正关心华教,他应该出面调解董总和教总之间的关系,因为董教总这个黄金组合的关系,如今已经到了同床异梦的严重地步。自己家里发生事情他不理会,反而要干涉政党的事务,是什么逻辑。

董总最近只关心关丹中华中学是不是变种独中,其他华教课题,包括优秀生没有被政府大学录取的事件,不见董总第一时间发文告,反而只会和关中董事部与教总在报章上互相指责。林源瑞为何不批评董总领导层与华社渐行渐远,反而挑拨离间,让人为他感到难过。

另外,魏家祥也不要因为有林源瑞为他护航而沾沾自喜,因为他的死对头彭茂燊在党选前,还会继续对他死缠烂打。让人怀疑,他是挟着旧恨如今添新仇,因为彭茂燊曾经是翁诗杰中坚支持者,由於2010年的党讧,魏家祥背叛老翁导致他倒台,因此,代友报复的意味浓重。

声称本身不是政治人物,也不是马华党员的彭茂燊,最近就针对魏家祥评论郑修强受委为柔佛州行政议员,认为他不尊重柔佛州王室一事向警方报案。

愈接近马华党选,像林源瑞和彭茂燊这类的局外人,相信还会陆续涌现。但不论他们如何辩解本身是以华教斗士,还是和人民站在一起的身分发言,他们的代表性首先就要先打折扣,这本来就是马华的内部事务,干卿何事,他们何必要多管闲事? 因为最终决定马华领导层的不是他们,而是马华的中央代表。

卖主求荣成马华党争文化 魏家祥争夺权位全面出击

wks syok long

(严正凯评述)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在505大选马华再度惨败后窝里反,动作频频,幕后策动打击蔡细历派系行动,以布署年底的党选与廖中莱搭档掌控党权。最近甚至制造似是而非的舆论,围剿郑修强违反不入阁决议,虽然郑修强遭受冻结三年党籍的严惩,但魏家祥极力主张开除。

魏家祥一路来摆出书生样,有时会抛出类似翁诗杰引述古书的名言,以表现个人的道德情操。但最近彻底变脸,令人不禁要追溯他的从政底细。

魏家祥是在国阵最风光的时代(2004年)崛起,当时仍是政治新丁的魏家祥获得马华中央祝福空降安全区亚依淡国会选区,毫无意外地荣登YB行列。

首战柔州国席告捷后,魏家祥政途从此一帆风顺。魏家祥之所以能在柔州立足,全赖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当年的提携,说服士都兰州议员兼新山区会主席龙莆天栽培魏家祥接班,让魏胖在2008年党选中以无对手姿态当选区会主席。当年,据传龙莆天并不喜欢魏家祥,嫌他嘴多,但受到蔡细历不断举荐,龙莆天不得不给面子。

可是,龙莆天与蔡细历的关系却因拉拔魏家祥之后而渐行渐远,魏胖从中挑拨以讨好龙莆天。龙莆天与蔡细历原是好拍档,两人自1986年双双中选吉达美拉区与帆加兰区州议员,并在较后出任州行政议员。即便蔡细历于2004年弃州攻国,两人的联系仍是紧密,直至魏家祥出现在他们之间,挑拨离间导致二人反目。

举凡马华出现任何得势的人,魏家祥将不惜一切讨好主公。早在马华AB队纷争爆发时,魏家祥便展现了立场反复的个性。当时B队来势汹汹,魏家祥选择反林良实讨好陈广才,加入B队。虽然陈广才在折衷方案下只担任署理总会长,但仍受委交通部长,魏家祥的赌注没有错押。

但是,党内知情者回顾,魏胖在AB队中不曾成为夹心饼,主要是他白天A,晚上B,周旋在两个阵营当中,两面讨好。看到那一队强就成为随风草。这已成为魏家祥见高就拜见低就踩的从政性格。

原是B队出身的魏家祥在A队嫡系黄家定出任总会长期间,魏家祥想办法讨好黄家定。由于他对教育课题较为熟络,经常对黄家定面授机宜,此举也导致时任副教育部长韩春锦沦为傀儡副部长,令韩春锦厌倦权争,淡出政治。

第十二届大选,马华痛失半壁江山,黄家定在种种压力下不寻求蝉联。魏家祥看准翁诗杰上台,转而靠拢翁阵营,为翁诗杰出谋献策,包括支持以性光碟之名“砍蔡”。

当马华党争引爆,翁诗杰于双十特大中被投以不信任票,从强势转为弱势之际,魏家祥竟翻脸不认人,策动逼宫,率领13委联署要求翁尊重特大结果,要翁兑现“输一票就走”的承诺。

Dong-Zong-Rally-Protest-Wee-Ka-Siong-3无奈叛变失败,翁诗杰一怒之下将魏家祥与周美芬双双扫出会长理事会,被开除理事会成员职务的魏家祥,竟在记者会中哭诉民主死亡。当时记者会中预备好的一盒纸巾,令魏家祥预谋上演哭包戏码穿帮,至今仍沦为笑柄。wee ka siong crying

2010年的328重选,黄家定回锅竞选总会长,魏家祥虽然口头上挺黄,可在出席黄派饭局时总是迟到早退,敷衍了事。不幸的,蔡细历在重选中胜出,出任总会长,他又转而向蔡细历PLP,凡蔡细历面对教育上的问题,魏胖总表现出超人的口头才华,向蔡细历邀宠。魏家祥口技一流办事下三流,是董总对他恨之入骨的原因。

505过后,蔡细历宣布不寻求蝉联,魏家祥的嘴脸即时变样,为干掉郑修强无所不用其极,以斩蔡为快,野心尽露。

马华内部消息指出,魏家祥欲与廖中莱以廖魏配搭档竞选,欲将廖中莱当成傀儡,仿效清末慈禧太后垂帘听政。

盛传魏家祥也可能另打算盘,打算自己角逐总会长,主要是性格软弱的廖中莱对竞选总会长一职,因缺乏基层支持而举棋不定,魏家祥仗着有马青的垫底,而试图一圆他欲当最年轻总会长的心愿。

为彰显领导才华,魏家祥领导廖中莱等人挞伐马登控股事件,实施一系列抹黑、打击蔡派行动,就是他要攀升的其中之一手段。

回顾多年恩情,蔡细历可算是对魏家祥恩宠有加,无奈魏胖权势遮眼,忘却一切恩义,不惜施出重手。魏家祥如今已将蔡细历当作假想敌,誓要斩断其左膀右臂,以清除他往上爬的障碍。

为了上位,魏家祥过去AB队两面靠,翁诗杰栽跟斗时落井下石,以及不断迎奉权贵以保障本身的仕途,魏家祥求位心切的心机缜密,因而勾勒出马华党内的探讨,政治上不少卖主求荣的故事。

郑修强假传王令真相大白 魏家祥施压嫁罪如何收科?

wks set long

(严正凯评述)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指控马华前组织秘书长郑修强“假传王令”风波,使马华遭民众痛批为入阁当官不择手段,搞得郑修强里外不是人。

魏家祥自称曾觐见苏丹求证,力证苏丹并未钦点郑修强出任州行政议员,因此无法苟同郑修强“王命难违”论。

经魏家祥抹黑,致使当初向媒体透露本身接获柔州王室秘书电话指苏丹谕令委任郑修强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被质疑为包庇爱将当官,公然撒谎欺骗马华同僚与民众。

党魁被指袒护包庇自家派系人马,令马华丧失公信力,致使马华声誉再度受挫,一众党员抬不起头面对民众。

纵然蔡细历受到不公指责,可是仍尝试息事宁人,不愿再为郑修强事件与党领袖爆发媒体战隔空喊话,叮嘱各造把重心放在改革马华。可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却以魏家祥指控为依归,判定郑修强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蓄意当官,施压马华应把冻结3年党籍的惩戒即时改为开除,要郑修强的命。

郑修强洗脱沉冤,可当初纠众狙击郑修强的领袖,却未有为自己在搞不清楚状况下胡乱发言伤害党同僚、羞辱党尊严作出任何反应,没有丝毫歉意。廖中莱选择采信魏家祥说辞,不明就里地施压党开除郑修强党籍,使他永远无法翻身。倘若,当时马华听取廖、魏胡言,开除郑修强,如今真是恨错难返。

郑修强因苏丹谕令不能抗旨而接受委任,却因无法证明本身是接获谕令而受委,令他换来冻结党籍3年的重刑。魏家祥等人,尚欠马华上下一句真诚的道歉。

真相大白,纪律委员会应考量苏丹谕令因素,重新斟酌量刑。与此同时,魏家祥发表不实指控导致马华声誉受损,也理当一并接受纪委会调查,以符合当初魏家祥坚持的凡违反纪律者必须严惩,以免党纪荡然无存之说。

魏家祥质疑王令事件闹大 柔王室再声明莫搞是搞非

wks song long

(董佳燕评述)在柔州苏丹依布拉欣殿下通过王室秘书惹巴发表措辞强烈的文告后,柔佛王室理事会也发表声明敦促各造别借机质疑柔州苏丹委任马华前组织秘书长郑修强为州行政议员的权限。

王室理事会主席东姑奥斯曼直指一些人针对委任事项发表的文告不但混淆人民,当中甚至有人为了特定目的而大肆渲染。明显地,王室理事会声明中不点名斥责的“特定议程者”,指的是马青总团长魏家祥。

魏家祥在马华宣布冻结郑修强党籍3年隔日召开记者招待会,表示基于有人对苏丹不敬,自己有责任挺身还原真相。魏家祥宣称自己早在524日觐见柔州苏丹三个半小时并向苏丹求证郑修强被委任的始末,指苏丹并未指明要郑修强出任州行政议员,仅是表明州行政议会中要有华裔代表,暗指郑修强假传谕令。

魏家祥当时是以“由始至终,殿下要有一位华人代表,而柔州目前有3个华裔州议员。我只讲到这里,剩下的大家明白”作为总结,指称郑修强其实有选择权,而非如郑氏所言般“王命难违”。

魏家祥将郑修强描绘成一个贪图官位的马华领袖,认为郑修强大可拒绝接受委,让民政党柏玛尼斯州议员刘清分出任该职以避开和马华不入阁议决造成冲突。

不过,有报道指出,魏家祥并没有觐见苏丹,反之只是在某场合中碰见苏丹而已。因此,魏家祥说法存有疑点。

柔州苏丹机要秘书惹巴在文告中,声明委任郑修强是殿下的旨意,各造包括马华各级领袖必须尊重苏丹决定,并警戒各造勿质疑苏丹统治权力。文告中强调,殿下既不需要听从任何方面建议,也不需向任何人解释选择郑修强的原因。

用词之强烈,足显柔州王室对于委任郑修强为州行政议员在马华所引起的内部争议显得不胜其烦。王室向来超越政治,如今显然是有感王室威严受到冒犯,才会打破沉默展示严正态度。

马华党内不满蔡派者兴风作浪渲染郑修强受委官职一事,纵然郑修强被冻结党籍,仍想赶尽杀绝施压马华领导层开除郑修强,以致劳动柔王室发表声明,确认郑修强是由殿下亲自选定,“还原真相”。

王室对郑修强受委风波的关注,相信是源自于马来非政府组织就魏家祥质疑郑修强受委言论报案并获得马来媒体报道,致使真相迟至现在才得以还原。

马华埔来区会主席刘德贤曾呼吁各区马华领袖,尤其是曾批评“郑修强接受官职”的旺沙马朱区会主席姚长禄和中委蔡宝镪,如果还想批评郑修强受委事件,应在马来报章或英文报章上刊登文告,确保苏丹可看到他们的言论以明白他们的立场。

大家一直很想知道到底柔州苏丹是否真有点名郑修强出任议员,却不敢在马来与英文报章发表相关文告,可见这些马华领袖仅为了派系利益追杀郑修强,追求真相对他们来说其实并不重要。

真相经已还原,事实显示魏家祥才是对苏丹大不敬者。魏家祥在苏丹龙颜大怒后高呼自己从未有质疑苏丹委任权。为了捞取政治利益不惜妖言惑众冒犯苏丹,魏家祥所作所为,已令马华声誉在马来社会中蒙尘。

柔佛苏丹证实钦点郑修强 魏家祥爆料如今玩火自焚

sultan johor wks tsk long

(姚新言评述)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的机要秘书札巴说,殿下确实钦点郑修强出任行政议员,因此各方,包括马华领袖,需要尊重殿下的决定。

他在文告中指出,根据柔州政府1895年宪法第四章第二部份,殿下有权委任行政议员,各方不应质疑苏丹的权力。在此前提下,殿下不需要听从任何一方的建议,也不需要多加解释。

他说,郑修强所属政党对他采取行动,这是有关政党领袖的权力,殿下不会插手政治,也不希望有任何政党干预殿下的谕令。

文告阐明,殿下之所以委任郑修强,是希望主要族群在柔州行政议会都有代表。

“即使郑修强所属的政党存在问题,但这不影响他出任行政议员;虽然郑修强受到其所属的政党攻击,但他仍然是殿下委任的行政议员。”

在这之前,郑修强已经解释,他是因“王命难违”而接受出任柔州行政议员。虽然他已经因为违反马华不入阁的决议而被冻结党籍3年,但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和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依然不放过他,认为他应该被开除。

魏家祥还指责郑修强假传王令,并声称他曾经觐见柔州苏丹,并了解到苏丹只是要柔州行政议会有华裔代表,没有所谓郑修强“被迫担任柔州行政议员,拒绝任命会被对付”的说法。

魏家祥的说法可信吗?之前,《新海峡时报》引述消息报道,魏家祥其实没有觐见柔州苏丹,而只是在一个公开场合遇到苏丹。如今,苏丹的私人秘书也清楚说明了,郑修强确实是由殿下钦点的。

到底谁在说谎,已经不言而喻。魏家祥是否应该对他不实的指责向郑修强和马华领袖和党员道歉?

魏家祥此前也说不应把苏丹牵扯在政治议题上,并指过去数周有人将苏丹卷入政治事件,说出对苏丹不敬的话,但现在看起来,他好像讲的是他自己,因为从郑修强受委为柔州行政议员,到他遭冻结党籍,魏家祥就一直紧咬住郑修强,正好展现了马华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传统精神。

既然郑修强已经因为接受出任柔州行政议员而遭冻结党籍,不明白为何魏家祥誓要看到他被开除才满意。也许原因只有一个,郑修强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人。显然,他们的目标不是郑修强,他们只不过是藉这个课题让蔡细历难堪,并为即将展开的党选铺路。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玩出火,连柔州苏丹也要开腔了。现在,就看魏家祥等人还敢质疑苏丹钦点郑修强出任柔州行政议员吗?

魏家祥疑假传王令或惹祸 比郑修强王命难违更严重

wks meet sultan long

(姚新言评述)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到底有没有觐见柔佛州苏丹,讨论柔州行政议会华人代表一事?

家祥不久前言之凿凿,指他于5月24日觐见柔州苏丹3个半小时,确认了苏丹只是要柔州行政议会内华裔代表,因此指郑修强是“被迫担任柔州行政议员,拒绝任命会被对付”,以及“王命难违”的说法是对苏丹不公平。

可是,根据英文《新海峡时报》的报道,魏家祥并没有如他所说的曾经觐见柔州苏丹。

报道引述消息说,魏家祥只是在迪沙鲁Sebana Cove渡假村的一个场合和柔州苏丹见面。

《新海峡时报》记者曾经尝试联系魏家祥,但因为他的手机打不进,无法确认上述消息的说法是否正确。

在这之前,柔佛马来非政府组织报警,要求魏家祥向柔州苏丹道歉,因为他们认为“郑修强违背党议决应被开除”的言论,已经侮辱柔州苏丹。

魏家祥过后回应,这些团体并不了解事情全貌,因此道歉的问题不存在。他一并把所谓的“真相”说出,指郑修强“王命难违”的说词是假传王令,并认为不应把柔州苏丹卷入政治事件,说出对苏丹不敬的话。

但是,若如《新海峡时报》所报道的,魏家祥从未觐见柔州苏丹,魏家祥岂不是有欺君之罪?而且他才是“假传王令”,把自己的话套在苏丹中口。

郑修强受委为柔州行政议员,肯定不是由马华推荐。柔州州务大臣莫哈末卡立已经透露,是他推荐郑修强出任行政议员。魏家祥故意忽视这个事实,反而指责郑修强想当官。他的行动才是陷马华于不忠,也是陷苏丹于不义。

魏家祥有必要公开说清楚,他究竟有没有觐见过柔州苏丹,还是刚好在场合上碰头?若没有足够的证据佐证他的说法,他就是犯了欺君的罪名,比郑修强受委为行政议员的情况更为严重。他也必须为本身的失误,向苏丹和民众道歉。

505大选,马华变成7-11后,遵守不入阁的议决,但包括魏家祥在内的7名国会议员另有盘算。他们当中的一些人马上要求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谢罪离职,也出现了要求检讨不入阁决议的声音。当他们看到郑修强答应出任柔州行政议员后,就借题发挥,甚至要开除他的党籍才罢休,尤其是魏家祥更是穷追不舍,似乎要把郑修强开除,才能发泄他心头恨。只是,他这次可能偷鸡不着蚀把米,须为本身的言行付出惨重代价。

辩论霾害动议谁先提呈​? 魏家祥张念群争功劳舌​战

wks vs neoh long

(张新采评述)烟霾问题严重,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和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不约而同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这个课题。

两人都认为下议院议长应该批准他们的紧急动议,以便让议员可以一起辩论烟霾课题,因为霾害影响全民健康,现在是需要大家一起共患难,以解决这个危机的时间。

两人以全民健康着想提出紧急动议,原本应该受到肯定,可是,令人不解的是,魏家祥和张念群却针对谁先向国会秘书处提呈有关紧急动议,互相说自己先提呈。

魏家祥先在推特上说,国会秘书处证实是他最先捷呈紧急动议,过后才是张念群;张念群心有不甘,发表声明说她获告知自己提呈的紧急动议才是国会秘书处收到的第一个紧急动议,而她过后才知道魏家祥也提呈同样的紧急动议。

烟霾是全民都关注的健康问题,朝野议员能抛开彼此间不同的政治立场,一起要求辩论这个课题,不论是否获得下议院议长批准,朝野能够在涉及全民利益的课题上达成共识,就已经是一个突破,魏家祥和张念群有需要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抢功劳吗?相反的,这只会让人觉得好笑,因为他们竟然会为了这等芝麻小事而争论。他们难道觉得,第一个提呈紧急动议,就是在扮演国会议员的角色了?与其争论谁先提呈,倒不如专注于如何集思广益寻求对策,合力抗霾害,不是更重要吗?

从魏家祥和张念群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争论不休,以及朝野议员在遴选下议院议员人选时掀起骂战,可以预见的是,周三正式开始的下议院会议,将是充满火药味。而民联议员相信会为了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故意制造一些议题。

就如议长人选,国会秘书以记名方式进行表决,其实并无不妥,但民联议员却故意找碴,认为应该以不记名方式投票,不少民联议员还说,若秘密投票,民联推荐的前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卡迪苏莱曼,有可能会击败由国阵推荐的班迪卡阿敏。记名或不记名,其实不是关键,民联议员难道觉得,若不是书面投票方式表决,他们推荐的议长人选就稳胜吗?朝野议员就为了投票方式舌战了近20分钟,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因为表决的方式最终还是不变。

如果是关系到全民的课题,或是重要的法案,朝野议员彼此能够在参与辩论时,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期间即便是至出现唇枪舌剑的情况,就是有效扮演了人民代议士的角色和履行他们的职责。相反的,若国会议员浪费时间在琐碎的争论,等于是辜负了选民的委托,毕竟,国会是一个庄严的平台,而不是耍猴子戏的马戏团。

廖魏配阵营人选浮出水​面 黄家泉被贬可能靠拢老​蔡

liow group vs csl

(魏金良评述)真相网探悉:廖中莱已布署竞逐马华总会长,魏家祥靠拢为署理并成为选战军师;声明不竞选高职的黄家泉在这个阵营中受委为总秘书,而黄日升将竞选副总会长。

廖中莱近期以不入阁频频向蔡细历叫战,据说党内有神仙指路,提点他自我形塑为硬汉,以扫除他从政以来的懦夫形象。而最近爆料,指郑修强并非柔佛苏丹钦点的行政议员人选的魏家祥,也开始夹击蔡细历的人马,极力主张开除郑修强,在在显示廖、魏已提前掀开战幔。

黄家泉虽被承诺稳坐总秘书一职,但以他的党龄和资历竞在廖、魏之下,黄家定的派系认为他即使愿意屈就,也应成为署总。因为纳吉的内阁可能腾出两个部长职位,他可以顺理成章与廖中莱平分天下。但期望当部长的魏家祥一旦成为署总,就断了他的前路。

蔡细历虽然声明不再竞选,但政治上诡异多变,他可能来个回马枪与廖魏决一高低。而他极有可能拉拢黄家泉拍档,在敉平廖中莱的势力之后择个良辰吉日退位,由黄家泉顶上。

黄家泉和黄家定对魏家祥存有芥蒂,因为家泉与蔡细历一度竞选署理总会长时,据说从中抽后腿,令黄派势力日渐式微。如果蔡细历倾力伙同家泉攻占,黄派将有机会东山再起。

回顾党权之争的历史,廖中莱和魏家祥都曾获得黄家定掌权时期的恩惠,但羽翼丰硕之后,廖、魏如今已另起炉灶独树一帜,不把旧主放在眼里,诸如只给黄家泉总秘书职位就是把他看低一线。

蔡细历若成全黄家泉回归官路和执掌党权,极有可能把黄派势力结合以抗衡廖、魏迈向中央党权的野心。廖、魏对蔡细历不动声色,与各地基层打交道,派系中人认为蔡细历在最后关头可能卷土重来。最近,不断以不入阁的课题打击蔡细历,被视为党选先下手为强的策略,但党选要在年底才产生领导层,目前相煎太急的手段能否破坏蔡细历的计划,言之过早,但却提振了蔡派的凝聚力伺机反击。

魏家祥自揭觐见苏丹内幕 掩盖真相还是还原真相?

wks hoot tsk long

(严正凯评述)上月,马华前组织秘书长郑修强以“王命难违”,奉柔州苏丹谕令受委为州行政议员,马上引得党内各派讨伐,迫使他在压力下辞去在马华担任的7个职位,仅保留永久党员身份。

在郑修强被送交该党纪律委员会调查,直至遭冻结党籍3年的结果出炉前,廖派与黄派人马等均有代表促请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开除郑修强,让他永世不准再踏入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也在中委会探讨决定前发表应严惩违反不入阁议决的郑修强,意愿倾向明显。

郑修强这才遭会长理事会宣布冻结党籍3年,正计划着是否提出上诉,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就来个大爆料,揭露自己早在524日便已觐见柔州苏丹寻根问底,确定苏丹只是说州内阁必须有华裔代表,却未有指定要郑修强。

魏家祥说明柔州立法议会共有3名国阵华裔议员,当中两人来自马华,另一位来自民政党,后来即表明“点到即止”,剩下的大家明白。

魏家祥要表达的,不外乎柔州尚有一名民政党州议员,华裔行政议员职位却偏偏由已通过党内不入阁议决的马华议员出任,影射郑修强自圆其说,自己争取当官或不推掉未有指名道姓的谕令,蓄意违反党议决。

无论如何,“苏丹亲口向我确认”只是魏家祥单方面的说辞,早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指称王宫秘书与州务大臣向其透露苏丹希望郑修强出任州行政议员时,并没有任何当事人出面驳斥。因此,魏家祥言论真实性有待商榷。

到底,是有人蓄意假传谕令,还是有人在传话过程中会错意?

惟鉴于王室超越政治,普遍认为柔苏丹不会为了这些争辩挺身替任何一方厘清真相。到最后,郑修强很可能只会哑巴吃黄连,真相在双方各执一词下难以越辩越明。

令人好奇,为何魏家祥这位爆料英雄不在纪律委员会召开听证会之前揭发郑修强,好让郑修强丑陋面目无所遁形,无从抵赖,以达到一口气开除郑修强的目的?

施压开除郑修强党籍政治谋杀不成,只好从外围进行人格谋杀,这才是魏家祥先掩盖真相,过后才揭露真相的政治目的吧?

要比谁最丑恶,魏家祥恐怕亦是自惭形秽。说到最后,终归还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