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要参加统考,可以吗?

关丹中华中学要求参加独中统考,被董总署理主席以批文不符华文独中条件,一口拒绝了!

邹寿汉的言论让我回想起在8月5日读完批文时,我的直觉反应不幸应验,当时我对丹斯里方天兴说,董总有可能会拒绝关丹中华学生参加独中统一考试。

上世纪70年代,我参与第一次统考的工作,了解统考是在极为艰难的情况之下办起来的。

董总根据我在国大第三年时已经考到了普通学位(马来文及经济),要求我处理统考的马来文试卷。

我在1980年代得知独中统考不再接受私人考生报考了。打听之下,了解当年种族主义情绪高涨, 时任教育部长马哈迪意欲禁止统考,董总主席以统考乃属60间独中内部考试为理由解救了统考被扼杀的命运。因此后来在教育法令下,出现了“60间独中华文独 中特归一类,其考试由董总的考试局主办”的条文,只有华文独中学生参加独中统考。

批文分两方面诠释

这是1970年代末期的情况,随着全球化及中国的经济力量壮大,华文的经济价值提高,友族也开 始接受华文独中了。虽然1996年教育政策依然存在,政府已不定期给予独中相当大数额的经济援助。批准开办关丹中华中学的条文虽是不能尽如人意,或很令人 满意,但是这种批文可以分支持与反对两方面来诠释:1.反对方面:关丹中华不是一间独立华文中学,批文是一个陷阱,让华人社会跳进去,现有的华文独中可能 被令改变办学方针,一如关丹中华,变质成为私人中学。支持方面:关丹中华是可以兼具华文独中办学方针(以吉隆坡中华独中为蓝本)的私立中学,得来不易。它 不是一般的私立中学,六天制、每天上课时间比国民中学长,可以用来教导华文及中华文化。批文说明这是特为关丹中华而设的批准信,与其他无关,它是三三制 (六年)类似独中的私立中学。

2.反对方面:当年林晃升以统考乃60间独中内部考试为理由抵挡了马哈迪要置统考于死地的霸权 手段,统考得以持续存在乃先辈不惧强权的奋斗,如果让关丹中华中学学生参加统考,恐将触犯法令,惹来统考被禁止的厄运。支持方面:赞扬华教先辈的智慧和勇 气之余,让60间独中之外的关丹中华学生参加统考,正说明华教运动得到突破,董总有权决定哪些学校可以参加统考,哪些不能。鼓励更多私立中学采纳华文独中 方针办学,让统考朝着公共考试的道路向前进,让马来西亚各族社会加入支持及发扬华教的行列。当政府让统考成为公共考试之后,全面承认统考文凭的道路也开始 进入另一个里程碑了!

董总必征求华社意见

总的来说,针对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是不是可以参加统考的课题,相信董总必然会进行深入讨论,而独中工委会尤其是考试局和课程局的委员们也会积极参与。

董总一再强调“一方有难,八方来救”的相互扶持精神,所以关丹中华中学学生能不能参加统考,董总必然会征求华人社会的意见。

关丹中华尚未开始招生,董总常委及中央委员会也没有开会讨论,声言不让关丹中华参加统考似乎言之过早了!

•蔡维衍 (原载南洋商报言论版 26.9.12)

 

【快刀斩】董总获财援倒魏反国阵?

叶新田和邹寿汉是否动用董总的钱,抑或获得反国阵财团的支援,有待证实。然而,他们大手大脚乱洒金钱,被指获得幕后黑手的经济支援的传言,在坊间甚嚣尘上。

董总劳师动众举办“926华教救亡抗议行动”为幌子, 表面上是要向首相反映华教面对的问题;实际上还是起源于增北华小董事部课题,以“倒魏家祥” 为重点,发泄叶新田私人利益恩怨,公报私仇。

叶新田和邹寿汉碍于压力,改口宣称没有施压要魏家祥辞职,却依然透过网络与签名运动继续进行“倒魏”。

他们还沾沾自喜,宣称网络和签名运动各得5千,共一万个签名支持。在喜上眉梢的时候,更深怕出席示威抗议活动者寥寥无几,进而动用大笔董总的基金在各大华文报章刊登全版广告呼吁华教支持者参与有关活动。

如果光以星洲日报923日第12版的全版黑白广告来计算的话,就已经要花费马币30,307(3万3百零7元),其他的则不得而知了。动辄动用整整10万元计的款项来推动相关活动实在不寻常!

若然,叶新田又怎么会将《国家教育发展大蓝图》搁置一旁,忙于到国外参加“会议”,也不愿意把握时机出席大蓝图的教育论坛和发表观点,仅仅让全国校长职工会和其他团体来研究和发表建议,实在与董总肩负的华教责任不相符合,有愧华社。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2012/09/blog-post_24.html

作者:陈治平

 

教总反董总 ‧ 不跟叶新田玩926 /梁敬义

过去跟董总犹如连体、共同进退的教总将不出席926华教救亡抗议大会,显示独立思考的教总主席王超群无意跟叶新田同流合污。

沉默多时的王超群认为,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并非完全没有作为,只是政策上的事做不到。但每个担任副部长者都是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政治上的问题。

教总认为目前更为重要的是,必须关注教育大蓝图,因华教将面对危机。教总已针对教育大蓝图成立一个小组,并将会尽快把对教育大蓝图的课程纲要报告提岀看法,召集国内华团一起讨论研究,然后共同拟定一份意见书。

教总虽不出怨言,但明显突出叶新田最近借故到外国参加会议,而缺席教育大蓝图会议。把攸关华教兴衰的大蓝图等闲视之。

教总与董总的关系渐行渐远,反映在董总吹毛求疵,退出教育部主催的解决华小师资圆桌会议时,教总则选择留下来继续商讨如何落实解决方案。叶新田个人意气用事,其实是典当华教的前途,然而,他凡事对抗的态度却被盲目者视为"华教斗士"。

教总并不阻止属下成员出席926集会。然而,王超群亮出教总的立场,已经严重打击董总出师无名、搞是搞非的活动。王超群这项决定,也说明了926并不能为华教斗争取得任何实际成果,反之,在国会大厦的各族群国会议员面前,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无理取闹"绝杀"华人副部长的功夫,堪称一流。

【快刀斩】叶新田受指示不准攻击正副首相

在华教课题上,董总不必问神都知道,首相纳吉和副揆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权力主宰兴衰。但是,董总叶新田和邹寿汉"痴痴缠",对马华特别是副教长魏家祥穷追猛打,既找错对象无法解决问题,同时又何居心光找配角而放过主角?

如今,有了粗略、有待分解的答案,原来,叶邹双怪早已受到指示甚至是唆摆,不能就华教问题攻击正副首相,矛头只准对着马华和魏家祥干到底。

这就是许多评论人一直怀疑叶与邹欺善怕恶的背后原因,如今这怪影已呼之欲出。

马青教育局主任张盛闻指控:“有人告知我们,其实叶邹两人已经受到某人的指示,绝对不能够攻击首相及副首相,只能够针对马华,只能够针对魏家祥。”

“这是我们收到的消息,如果叶邹两人认为没有这样的东西,我欢迎他们否认。但是,从最近种种过程,再看他今天所写的东西,我相信这个消息来源不是空穴来风。”

既然张盛闻点名狠狠揭露底细,叶新田和邹寿汉即使否认也说不清楚本身是否被"收买",而最能展现他们为华教斗争而视死如归的精神,莫过於冤有头债有主,枪口瞄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