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应先去纠正马哈迪的 一个种族一种语言思维框架

(真相网 / 林敬祥)走后门当官的火箭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认为,华裔应该跳脱“华语、华文”是属华人的观点,并指一个人是可同时掌握多种语言,包括方言。他强调,我国应该跳脱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掌握多种语言也并非难事,这将凸显我国的多元特色。刘镇东这番言论,立即被网民嘲讽“有谁华裔认为华语只属于华人? 有谁华裔阻止其他族群学华语?”
 
刘镇东在华社发表伟论,却不敢去纠正马哈迪及马智礼的“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政权在手中,希盟不见任何消除“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的意愿,马哈迪甚至要再推行宏愿学校计划, 然而,刘镇东敢反对吗?刘镇东敢叫土团党放弃马来人为优先,土著独大的一个种族一种语言思维框架吗?
 
其实华人什么时候認定為华文只屬于华人的?他没有看到华小有許多其他种族的学生学習华文嗎?华社有為此埋怨过嗎?相反的,华社一直都很欢迎各族的人学習华文!所以請“刘后門”不要這樣胡扯來博取土团主子的欢心,誣賴华社自私不讓他族学習和用华文!做了政府就腦殘,華裔何時說“華語是屬華人”?
 
日前,首相在与曼谷求学及工作的大马人会面时坦承,母语学校(华小、淡小)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该交流活动当时也获得Astro Awani电视台现场直播。令人遗憾的是,获得最多华人支持的行动党领袖依然“静静”,令人大失所望。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获得95%华人支持,拥有42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领袖,勇敢地告诉马哈迪“首相你错了,母语教育并不会妨碍国民团结。我们接受母语教育不代表我们不爱国”。依赖马哈迪的庇荫而得以走后门当官的刘镇东,还有这个勇气纠正马哈迪吗?否则,请别当“戏子”,讲一套,做一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同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互动作用,坚持各种文化和语言的平等,并且鼓励各国在教育中采取以母语为基础的双语或多语教学方法。魏家祥强调“身为希望联盟政府的最高领导人,马哈迪应该把多源流教育视为大马的优势,而不是冥顽不灵地认为妨碍国民团结。”
 
根据教育部统计,华小的非华裔学生比率已接近15%,也很可能会逐步提升,这说明友族同胞也认同多源流教育制度不是问题。为何刘镇东有“华语、华文”是属华人观点的说法,刘后门是否要陷害华裔,为华教及华小的发展添麻烦,为了讨好主子而不惜陷华社于不义?

敦马对前朝经济表现予以肯定 自暴国家破产论一派胡言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领袖在大选前,不是言之凿凿说马来西亚在纳吉的领导之下已经破产的吗?为何希盟上台后,马哈迪及阿兹敏阿里竟然公开对2016和17年的经济表现,予以肯定?这不是自打嘴巴,自爆希盟所谓的“国家破产论”,纯粹的为了捞取选票,愚弄人民的一派胡言?现老马自己都承认那两年经济表现良好啊!哪来的即将破产呢?

以下是首相马哈迪日前亲自对第11马来西亚计划中期检讨所发表的结论,这份报告是老马和阿兹敏亲笔签名,公开对前朝政府2016和17年的经济表现予以肯定。”The conclusion of the Mid Term Review of the 11th Malaysia Plan: The MTR of the Eleventh Plan reports the key progress, targets and challenges in 2016-2017 as well as introduces new priorities and emphases for 2018-2020 to ensure development targets will be accomplished. During the review period, the economy performed well despite facing a volatile global environment.”

著名时评人唐南发撰文质问:“说好的国家破产呢?2016和17年难道是希盟执政吗?509之前什么都糟糕,509之后什么都变好了,连自来水都干净到可以直接喝了。”他也不忘幽默调侃一群选前跟着老马撒谎的人,“现在不会脸红吗?那些人把之前准备票投非希盟或非国阵政党,不投票或投废票的人当过街老鼠来骂,现在老马不对劲了,一个华丽转身又假假很客观中立来点评。不会脸红的咩?”

今年正月,马哈迪声称目前国家的短期及长期债务高达约9000美元,一旦政府无力还债,马来西亚将步希腊后尘,成为破产国家。

事实上,马来西亚并没有“巨额”的债务,大马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50.7%,这个比率相起全球其他92个国家,如新加坡、德国、美国、英国和其他先进国家还要低。

国际信贷评级机构把希腊的评级排名,列在马来西亚之后11位。穆迪把马来西亚的评级定在A3,而希腊的评级则是Caaa3。Caa3的定位是“质素低和风险好高”,而A3则是“质素中上和风险低”。马来西亚也没有拖欠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分文,可见马哈迪的“国家破产论”根本就没有任何根据。然而,马哈迪却不惜妖言惑众,不顾一切地通过谎言来煽动人民情绪。

去年11月间,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就已经驳斥希盟制造的“国家破产论”。他指出,提了近十年,我国直到今天还是情况良好,反映了数字从不说谎。他说,希望联盟政党向来对摆在眼前的这些数字视而不见,国家经济的良好表现虽然都充份反映在这些数字上,但反对党却硬要说成国家会破产,我国单在2017年上半年,经济增长率就达到5.7%。在出口方面,他说,我国在2016年是全球第24强的国家,出口总额达到1894亿美金;进口方面,我国在2016年的进口总额是1684亿美金,贸易顺差是210亿美金。

魏家祥指出,我国在2016年的招资表现非常亮眼,单是制造业就引来585亿令吉的投资,其中274亿令吉是外来直接投资,涉及总数多达733项投资项目;这有助于推动我国经济增长,且创造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和技术转移。

自希盟執政和马哈迪再度拜相之後,外國資金大量撤出,是因為政府充滿不確定性,沒有大方向,和朝令夕改的財政和經濟政策,以及種族主義和保護主的抬頭。除了肯定前朝的经济表现,希盟根本就一筹莫展,前途茫茫。

制度化拨款华教独中泡汤 希盟食言独中被边缘化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董总和教总重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希盟大选宣言中的承诺,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不应该失信违诺。因此,董总与教总促请希盟政府尽快实现大选承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方符合有诚信和负责任政府之所为。但是,教育部长却忽悠华社,声称此事不能仓促做出决定,需要征询各造意见,需要成立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探讨承认统考。
 
董总在2017年3月14日国阵执政时期,曾发表严正的表明,指出,政府在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上的作为,一言以蔽之,就是没有秉持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不以学术的角度,反而更多的以政治语言及手法来对待统考承认的课题,因此才会出现各种荒腔走板,以及反反复复的言论,企图炮制种种不承认统考的理由,并且不断增加附加条件,这除了让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认为政府根本没有诚意要承认统考,完全在敷衍及消遣华社,一再地令华社对此深感失望。
 
如今换了政府,上述严正声明依然管用,希盟政府竟然也企图炮制种种不承认统考的理由,根本没有诚意要承认统考,完全在敷衍及消遣华社,一再地令华社对此深感失望。所以今年8月,董总发表严正的声明,指希盟政府执政后,却没有看到有关方面积极处理承认统考事宜,反而一再拖延,并导致承认统考课题被政治化和种族化,让广大的华社深感失望。
 
除了承认统考的承诺,希盟也扬言制度化拨款给独中,然而,希盟执政至今,未见全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以柔佛州希盟政府宣布拨款各五万令吉给州内九所独中为例,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宽柔中学至达城新分校建校,前朝柔佛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就拨款了100万令吉,2010年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拨款90万令吉给“8+1”所独中,各校获 10 万令吉。2011年再拨款100万令吉给麻坡中化中学兴建校舍大楼,分为两年各拨50万令吉。
 
根据董总调查,全国60所华文独中的2015年度经常开销约3亿4000万令吉,经济负担沉重,因此政府理应提供经济援助给华文独中。根据波德申中华独中校长公布的信息,这一所小小的独中,学生只有800人,每年不敷经费就高达80万令吉,必须每年向公众筹款应付。
 
土团党青年团教育局主任莫哈默阿斯劳夫公开指出,希盟宣言没有承诺拨款华人独中,因此反对 教育部长马智礼独中可以获得“发展拨款”,他甚至呼吁教育部重新检讨希盟承认统考一事,因为此事违反国家教育政策。这些言论正是慕尤丁的立场,土团党的教育政策根本就是慕尤丁的歧视华教及独中政策,但是行动党却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驳斥这些种族极端言论,只会默默忍受华教及独中继续被边缘化。
 
去年10月,董总曾提呈备忘录给马华“促请政府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以每名学生1000令吉的学校津贴方式,拨出至少8500万令吉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可是政府在刚公布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依然不拨款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令人失望。”
 
如今,令人充满期待的希盟政府,是否将会从善如流,在来临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拨出至少8500万令吉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还是一贯地搬出“国债”来推搪责任并食言?

研究再研究统考忽悠华社 火箭部长做官没有话语权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曾扬言入主布城即刻承认统考,还说有白纸黑字,并且是四个成员党的共识! 如今一朝上位就变质,竞选宣言变成一纸马哈迪所形容的“只供参考”的谎言。
 
希盟成员党华裔领袖在509大选前,言之凿凿向华社承诺毫不犹豫走完最后一里路承认统考,骗到华裔的选票,过桥抽板说承认统考的事要再加以研究。这也证明了,希盟所谓的承认统考“共识”,只不过是忽悠选民混混的信口雌黄。
 
根据媒体报道,教育部长马智礼被询及是否在下届大选前承认统考时不置可否,只是脸带微笑地说,“在他看来,和谐更为重要”。难怪早前行动党的副教育部长也不敢保证今年底政府会承认统考,现在按照马智礼的立场来看,希盟根本不可能再五年任期内兑现承诺,即承认统考文凭的条件只需马来文获得优等。马智礼在访谈中不断强调“共识”。
 
但令人纳闷的是,草拟希盟宣言时,不是声明四党已取得共识吗,为何还需要研究?火箭领袖已经没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内阁及教长即刻承认统考,还是为了做官只好当哑巴?刘镇东不是大赞马智礼开明的吗?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承认统考是希盟大选宣言的其中一个重要承诺,在行动党主打宣传下传遍大街小巷,执政后不但没有马上执行,反而开出了数项条件如不破坏国民团结和不影响国语的官方地位,指称要再探讨研究。
 
希盟政府除了打太极,是否要研究施加更多严苛的条件,才考虑承认统考?希盟宣言列出的承认统考条件,只需SPM 马来文优等。不过,希盟竞选宣言委员会主席莱士胡先曾公开表示,承认统考的先决条件是SPM马来文、历史、数学及科学必须及格。另一方面,历史科自2013年已列为SPM 必须及格的科目。希盟是否打算把历史科及格列为承认统考的附加条件之一?
 
教育部主张成立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探讨承认统考事宜,魏家祥认为是让事情回到了原点,特委会也毫无新意,人民无法看出承认统考事件有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其实“特别委员会”根本就是多此一举,行动党领袖不是有一万个理由要求前朝即刻承认统考吗?何须浪费资源及时间成立什么“特别委员会”?这些正义凛然兼热爱华教的领袖,现在全都躲在马哈迪的纱笼底下,不敢出声了。
 
土团党老臣子莱士雅丁出席“第14届大选后新马来西亚:伊斯兰马来人受威胁”集会时,也公开反对承认统考。他说“我们不能拥有超过一个考试制度。看看新加坡、印尼、印度……全部都只有一套制度,(所以)为何要有两套制度?”
 
张念群现在还敢再提“最后一里路”这几个字吗?“承认统考”已经成为火箭议员的禁忌,不敢谈,不敢提,不敢碰。希盟政府是否承认统考,已经不是行动党有权力主宰的事,“独中统考特委员”名单主要成员连张念群都没有份,根本就是当家不当权。

国际美食展变禁猪肉極端展  火箭自我矮化让华人失望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执政不见落实开明政策,反之却比回教党更加极端。日前,甲国际贸易中心“国际美食展”的7个摊位,因为售卖猪肉食品,被汉都亚再也市议会指示关闭,被令关闭的摊位包括肉乾摊、泰国烧烤摊、猪肉汉堡摊等。令受影响业者大感不满。然而,以前英明神武的行动党领袖却消失无踪,让华人失望。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马六甲州政府针对国际美食展摊位因售卖猪肉食品,被下令关闭的事件作出道歉。甲国际贸易中心总执行长阿都华合道歉,主办单位协议赔偿,但在甲州拥有最多议席的行动党不必问责? 州政府不必承担责任?展覽会禁售猪肉产品的原则性的东西賠偿了事?行动党企图以“小拿破仑”,说“这些小官很多都是前朝政府留下来的”来撇开责任,划清关系,但是,市议员主席是希盟州政府委任的官员,市议员是希盟政府委任的,不是民选的,为何做了缩头乌龟,不敢担当负责?
希盟上台后,竟然继承了回教党那种窄狭的思维,大会是否放错名称了,什么是国际美食,没有猪肉食品还配叫国际吗?一个由偏激、零包容和排外的思想主义,所掌控的国家,永远成不了一流的国家,也成不了受他人尊重的国家。
欧美中澳日韩,有那个“国际”先进国家的人不猪肉的?这叫多元种族文化吗?还国际美食?华人国州会议员去了那里?难道要比有马华和民政时更让华人失望吗?顾客群90%是华人的国际美食展变不能卖猪肉,是否應該改名稱,称为“馬六甲國際極端宗教美食展 !”
来自麻波的参展的业主指出,今年已经第二次参展,之前曾在一些地方参与美食展,都不曾发生这种事,这次是第一次;每次参与美食展都会放“非清真食品”的告示牌,这次也不例外。我们也只是找三餐吃,做么要这样对我们,没开摊让我们损失很多,我们又要找谁负责。放了“非清真食品”的告示牌仍然被封档口,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前朝时代,火箭领袖会如此沉默吗?
希盟执政后,行动党行政议员的有绝对的权力来行驶政策,开除所谓的小拿破仑,否则就是包庇纵容宗教极端政策,这跟前不前朝没关系。马六甲是重点旅游州竟然发生如此遗憾的事情,行动党领袖为了封拿督,再也不敢出来面对?

马哈迪要证明大马人才是笨蛋 舍近求远弃聘本地人才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批评希盟政府,在国库控股董事委任一事上自打嘴巴,另反问政府为何舍近求远,放弃聘请本地人才协助管理。魏家祥强调“事实上,我国有许多经济人才遍布世界各地。政府为何舍近求远,宁愿聘用外国人,也不考虑身在国外工作,例如新加坡的大马经济人才?”

非常讽刺的是,2014年12月,敦马哈迪曾经高调批评我国聘用外国人担任马航的执行人员是,证明马来西亚的人是笨蛋。当时,马哈迪揶揄,因为马来西亚人愚蠢(bodoh),无法妥善管治航空公司(马航)而导致亏损,正符合了“愚人自愚”的意思,因为他本身在任首相期间,马航也已开始亏损,他却做不了什么来协助马航。

魏家祥在脸书贴文表示,内阁曾于7月11日议决,国州议员不能担任国库控股的董事。他指出,根据国会答覆,内阁在今年7月11日议决,国州议员不能担任国库控股董事。“奇怪的是,首相(敦马哈迪)最终自委主席,并委任(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出任董事。”魏家祥指出,最该管理国库控股的财政部长林冠英最终却不受委,进而造成财长沦为只管如何省钱,不管如何用钱的局面。

众所周知,印尼已经的将成为东南亚的首选投资国,因为印尼的新总统推行了中庸政策而容纳了各族人才,华裔也能出任雅加达市长高职。但是,在马哈迪眼中,只有马哈迪、土著及其亲信才是人才,行动党的财政部长只能负责在财政做会计,负责省钱,没有权力用钱。

马哈迪一再强调政府现在非常缺钱,因为大量公帑用于偿还贷款。他说一旦政府口袋有钱,大马将保送更多学生出国留学,并召在海外的大马专才回流。口口声声说政府口袋没钱,国库控股却有钱要聘请外国专才,而不是聘请在海外的大马专才回国服务?马哈迪这是要证明大马人才是笨蛋,希盟政府也是苯蛋吗?

马哈迪早前放话要让国库控股重回原本的路向,专司扶持土著。国库的净资产成功从2008年的337亿令吉,在去年底增加至1156亿令吉。国库控股就如大马主权财富基金,角色如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一直定期为政府提供红利,也是我国各行各业的重要战略性投资公司。为何马哈迪上台后就把国库控股的角色改变为“专司扶持土著”?

魏家祥表示,希盟政府有意重新定位国库控股的角色,恐使国家的私有化和朋党主义复辟。国库控股不是全民的?专司扶持土著,民主行动党也沉默接受,证明行动党已经变质,成为内阁的哈巴狗。

敦马要以宏願學校同化华裔 行动党竟然沉默及妥协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受到教育团体及华社的强烈反对,但首相马哈迪非常坚持宏愿学校的概念。不管是1.0的他在1995年,还是2.0的他在2018年,都一意孤行要推行宏愿学校概念。华社的反对声浪最大,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教育部的政策缺乏信心,这是综合过去几十年教育部处理华教课题的经验总结。

哈迪再提宏願學校政策,並認為只有讓學生在同屋簷下學習,才能達到種族團結目標。他說,宏願學校能夠讓各源流學校學生,在同一個環境下活動,有助培養種族間的團結與和諧。然而,不同种族,食堂卖的是单一食物,学习语言教材却是某族群的母语,这对团结有什么帮助? 不承认统考,还要同化华裔,如此的种族主义,行动党领袖竟然可以沉默及妥协,这不是辱族求荣吗?

网民质疑,宏願还是洗脑?集会大伙陪念经? Puasa 关cantin?小学生饭盒改放牛餐肉?禁止叉烧?有谁愿意和禁忌多多的邻居往来?十多年前老马提出宏愿学校计划,当时反对的是火箭。十多年后老马再次提出宏愿学校计划,火箭不再反对,而反对的人即使不是马华,也一律却被冠上 “马华狗” 的称呼。这些自称是爱护华教的人士,不妨扪心自问,到底自己在捍卫着什么?是希盟政府的政权,还是华教的权益?若当年支持宏愿学校计划的,都是卖华,那今时支持宏愿学校计划,也一样是卖华。

华教发展至今,让我们能用中文完整的表达自己的观点,然这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靠多代人的坚持和不让步。华小一旦变质了,华教也会逐渐的消失在这国土上,所以这一代的坚持就靠我们每一位受过华文教育的同胞。

华社坚决拒绝宏愿学校计划,是因为对这项计划的最终目标存有疑虑,包括它的行政与教学、考试、周会、课外活动的媒介语及不同源流校共用食堂等;这完全无关华社不让他们的孩子和马来人有所接触。不同源流学校的学生在同一个地段受教育未必能够达致团结的目标,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会引发适得其反的效果。

敦马倡行设立的宏愿学校的最终目的是改变各源流小学的媒介语,使华小失去华校的特征。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22年里,非但没有协助大马的华教发展,反而处处为难华教。

统一语言不是国民团结的有效途径。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实施单一语言教育政策,但国民之间依然分裂。以巫统和回教党为例,2党支持者绝大部份都接受同一种语言的教育系统,但两者的政治理念却南辕北辙。

宏愿学校计划始终马哈迪放不下的“心头结”,他在雅加达出席大马驻印尼大使馆举办的“与马来西亚子民对话会”上指出,由于国内有不同源流的学校,这导致各族的团结面对阻碍。按照马哈迪的思维,不同源流的学校,就是阻碍各族团结的祸首,行动党领袖过去一直批判马哈迪的谬论,根本就是破坏民族团结和谐的罪魁祸首。但该党部长今天为了做官,就乖乖躲在纱笼底下如族丧权。

保护国产车导致国人只能买贵车  人民将再为马哈迪的失败买单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哈迪上台后,宣佈检讨多项前朝政策,包括叫停「新马高铁」,重启中资项目谈判,令外界忧虑会否影响中马关係以及「一带一路」计划。针对马哈迪宣布取消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反问马哈迪,难道第三国产车计划更加重要吗?

就当行动党执政后不敢过问马哈迪一意孤行的政策之际,已经提名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的拉菲兹突然发表反对国产车3.0计划,却让人眼前一亮,没有当官的还会讲真话,做了官的怕丢官,宁可违背原则,也要为马哈迪背书,火箭乌巴变成政府后,马上不一样,变成官官相护的马哈迪的朋党,面目可憎的政客。

马来西亚林氏总商会总会长拿督斯里林家仪指出,无论是私人界还是政府欲创造新国产车品牌,政府都不该再用国内税来保护国产车,应该开放国际市场竞争。他强调“首相敦马哈迪早前表示考虑创造新国产车,但我认为这不是明智之举,因为国产车在大马是行不通的,这不应该被纳在政府的议程中。”然而,做官后盲目的行动党领袖林建民等却为“不是明智之举”背书,大力支持国产车3.0计划。

希盟认为营建东铁只需三百三十亿令吉,并质疑额外两百二十亿令吉的去向与用途,要求与中国重新谈判东铁项目。魏家祥指出,政府必须透明,公开协议包括取消条款,并认为若是取消上述计划的赔偿费太高,继续落实这些计划会否对国家更好?

马哈迪在竞选期间就已经多次表示不满外国,尤其是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以及在发展半岛铁路方面与马国所签的合约。5月27日,据《路透社》报导,马哈迪有意与中国重新谈判总额550亿令吉(约人民币883亿元)的东海岸铁路项目。但如今马哈迪访华后,却未达到其目标, “要求与中国重新谈判东铁项目” 不得要领,无功而返。

魏家祥指出,根据自己对首相访华新闻报道的观察,他认为此行是不顺利的。“他(马哈迪)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其中,除掉东铁及天然气管道计划是因为中国政府坚持,原则是那是公正的价钱。”评东铁价值不仅看乘客流量,魏家祥重申,不能单从乘客流量来计算东铁这个公共交通基建计划对国家及政府带来的价值,东铁也能制造工作及经济机会、工业发展、地价升值,这也会同时带来税收。

公众普遍上认为,我国不应该为了保护国产车,禁止其他汽车厂进入我国(设立车厂),如果当时没有这些国家汽车政策,我国可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国。行动党在野时也曾经呼吁政府把国内税逐年减低,好让民众能以与国际市场价格相近的价位购买汽车。然而,行动党现在却选择性健忘,成为马哈迪的国产车保护计划的捍卫者,不再以民为本。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先强调 “历史告诉我们,由马哈迪一手创立的宝腾(前称普腾)连年蒙受亏损,为了扶持宝腾,人民被逼买贵车,政府也为抢救宝腾而花费了150亿令吉,如果重蹈前辙令国家再面临亏损的话,只会让国家经济更困难,人民都要再次为马哈迪的失败买单。” 他也质疑,究竟这项计划是首相马哈迪的个人决定,还是内阁集体的决定呢?

在社交网站上,大部分的网民也是持反对票,认为我国真的没有必要再推出一个新的国产车品牌了。网民强调,宝腾就是彻底失败的最好例子,每年都在烧人民的钱。为了保护国产车品牌,而征收高昂的汽车进口税,导致国人只能买贵车。

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亲自踢爆 槟州政府承认统考是大骗局

(真相网 / 林敬祥)行动党过去几年自诩槟州政府已经承认统考,并且举证该州有聘请独中生威公务员,因此引以为荣,但最近却被槟州政府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亲自踢爆,槟州政府承认统考是大骗局。

马华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揭露,2015年起,林冠英就称槟城政府承认统考文凭,2016年2月27日,行动党官网上的林冠英文告“白纸黑字”说,统考文凭持有者在槟城可成为公务员,还形容做华社历史新一页,而张念群2017年与我争论时也这么说。事隔近两年半,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觉悟”,亲手戳破假象,坦言上至槟州政府、州法定机构,下至地方政府的公务员一律没统考生,有的只是子公司聘请或合约聘雇。

张念群在野时曾发文告说,雪州和槟州希盟政府都已经承认统考文凭。但是她忘了,在2015年9月,他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经说过,槟州政府已接受统考,惟碍于公务员制属于联邦政府管辖,州政府无法吸纳统考生为州政府公务员。

如今希盟政府和领袖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事一直反反复复、转来转去,如今答案终于揭晓,原来以往的“槟州政府承认统考”不过是言过其实。行动党槟州政府从来就没有承认过统考文凭,更没有聘请过任何独中生以统考文凭当正式的公务员,难怪说好的希盟“白纸黑字”承认统考,从林冠英的“执政30天承认”豪言、张念群一上任副教长说的“年内完成”,会变成现在的不断U转。

魏家祥强调,政府内以合约聘雇的人士以及在州政府子公司内担任要职者,并非正式公务员也未纳入公共体系,没享有“退休金”(人们俗称的PENCEN),不是大家口中打不破的“铁饭碗”,这就像众多在开斋节前遭新政府解雇的政府人员。如果“合约聘雇”等同公务员,马华岂不比行动党更早做到了?魏家祥也列举马华的林万锋于2014年出任马六甲州行政议员时,就已聘雇独中生为新闻秘书。但马华没在过去以此自我吹嘘,因为马华向来不爱“打肿脸充胖子”。

2015年,砂州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这意味着砂州独中生在往后可被录取为砂州政府公务员,附带条件为必须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马来文考优等(Credit)成绩;获录取为公务员的独中生也会自动性的被纳入公积金制度。换了政府,希盟却说要花五年时间来研究是否承认统考,原来这就是希盟领袖强调的“我们不一样”。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6月30日发表文告,促请联邦政府应该研究承认及接纳独中生为联邦公务员的可行性。可见,马六甲州首长阿德里宣布甲州政府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也是一场骗局。

希盟要花5年来研究承认统考 最后一里路变500里路

(真相网 / 林敬祥)教育部长马智礼披露,尽管希望联盟将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列为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选宣言内,但此事不能仓促做出决定。他在志期7月31日的国会书面回复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的提问时表示,承认统考文凭并不在希盟的“百日新政”内,因此政府决定在未来5年内,详细研拟承认独中统考事宜。
 
希盟要花五年时间研究承认统考的决策,引来华社一片骂声。行动党领袖过去经年累月嘲笑国阵承认统考的一里路永远走不完,岂料自称“我们不一样”的行动党希盟政府,竟然要花5年来研究是否承认统考,何止一里路,果然选前说一套,选后说一套,确实跟当反对党时“不一样”。
 
马智礼说,教育部相信,必须全面看待此事,不能仓促做决定。 他说,教育部将会全面研拟,并征询相关人士的意见并达成共识,同时确保马来文以及种族和谐受到重视。“教育部会确保统考事宜不会损害马来文的地位和重要性,同时确保它不会破坏我们所热爱的种族团结与和谐。”马智礼这些言论,不就是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的论调吗?
 
马智礼也重申,由于独中不属于国家教育体系的一部分,因此教育部不会为独中提供行政拨款。 “任何发展拨款,可向联邦机构申请。”林冠英过去经常呼吁联邦政府要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制度化拨款,不让人才外流。若希盟真能实践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何必向联邦机构申请发展拨款?
 
今年三月,林冠英說,現在國陣沒有了敦馬及慕尤丁這兩大絆腳石後,不是更可以立即宣布承認統考,為何至今仍沒承認?现在的政府连国阵也没了,所有绊脚石都没有了,不是更可以立即宣布承認統考,為何希盟要花5年来研究承认统考?
 
林冠英当时揶揄,馬華與民政在朝當官61年,卻一直不敢要求國陣政府承認統考文憑,永遠都剩“最後一里路”。现在的行动党,为何一样一直不敢要求希盟政府即刻承認統考文憑,却让原本剩下的“最後一里路”,延长到花5年来研究承认统考的500里路?
 
马哈迪在今年3月接受媒体专访时说,希盟将会在财政预算案中,列明独中的拨款数额,做到制度化拨款。而林冠英在2009年的槟州独中董事和校长闭门会议前记者会上也说,州政府给槟州独中的拨款,是作为独中行政开销和提升师资与硬体设备的发展。为何希盟执政后却马上违反承诺?
 
马哈迪说过的“希盟将会在财政预算案中,列明独中的拨款数额,做到制度化拨款。”为何现在又做不到?
 
行动党领袖在朝当官,不是更可以立即宣布承認統考,為何至今仍沒承認?行动党领袖在朝当官,为何一样一直不敢要求希盟政府做到制度化拨款给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