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思想保守才是最大障礙 张念群耍花招把责任推委给官员

(真相网 / 林敬祥)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无力落实承认统考文凭的竞选承努 ,却把责任推给“官员”。她耍花招,要官员当替死鬼,她说,教育部在承認統考面臨的最大障礙,是官員在相關課題所抱持的保守思想。

然而,实际上官员是执行任务的公务员,执行来自国会、内阁及部长的决策,上樑不正下樑歪 ,要怪也只能怪希盟的内阁以暧昧的态度处理承认统考的课题,以模棱两可的方式处理华教的诉求,拒绝从根源上修正带有歧视性的教育政策及法令。

張念群说“部長和希盟對教育的理解是希望看到更百花齊放,但這樣的思維不見得所有官員都能清晰接納。我不否認體制內可能有思維較保守的人,畢竟他們在國陣文化下淫浸60年,我們必須告訴他們(承認統考)這是內閣決定,是希盟的政策。”

无实权副部长张念群应该正视的问题症结,不是官员,而是马哈迪,慕尤丁,马智礼这些不见得对“這樣的思維一样能清晰接納”的实权领袖。

张念群应该去告诉马智礼“这是希盟的政策”,张念群应该确保希盟政府的内阁会议一纸令下,就承认统考。教育部在承認統考面臨的最大障礙,来自内阁,绝对不是官员或小拿破仑的错,马智礼及慕尤丁等内阁高官,既然在相關課題抱持的保守思想,而行动党的六名部长也在内阁中默许这些种族主义份子抱持的保守思想,蛇鼠一窝,执行政府决策的教育部官员,如何能违令,擅自开明?

張念群希望在今年內承認統考文憑,並強調這是她個人希望及目標,但她無法給予承諾,因她非決策者,此事還須經內閣商討決定。“

承认统考”竟然变成了“她個人希望及目標”?不是希盟政府的集体目标?不是内阁的共识?不再是希盟所以成员党的目标了?行动党做了政府,仍然以“非決策者”自居?

那六名行动党的部长是不是决策者?为何不像陈国伟说强调的那样,只需内阁一致通令,即可承认统考?莫非六名行动党的部长,也是不是决策者?

張念群说官員對於統考依然不夠了解,因此需要一點時間向官員灌輸概念。真正的问题,是连内阁及教育部长的观念及决策都模糊不清,需要被张念群灌输概念的人是“不夠了解”统考的马哈迪、慕尤丁基马智礼,而不是官员。

张念群认为“承認獨中統考是否違背國家教育政策,這有討論的空間和有不同解讀。”张念群这种言论是令人震惊的,张念群当官后,竟然不再明确坚持 “獨中統考没有違背國家教育政策”的原则,而是U转认为“這有討論的空間和有不同解讀。”

难道希盟还需要考量巫统及伊斯兰党的解读?张念群无需再玩文字游戏,张念群应该告诉华社的是希盟政府,希盟内阁,行动党如何解读 “承認獨中統考是否違背國家教育政策“ ?

如果承認獨中統考,正如慕尤丁说过的“違背國家教育政策”,那么希盟为何不敢检讨、修正教育政策及相关教育法令,以确保承認獨中統考不会違背國家教育政策?

行动党果然当家不当权 林吉祥无法说服教长即刻承认统考

(真相网 / 林敬祥)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才刚说要争取6个月内兑现承诺,却被土团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打脸,马智礼敢敢说不会仓促承认统考。不会仓促的意思是没有期限的考虑再考虑吗?

不要到处找藉口了,华社及董教总要求承认统考的诉求是明确的,张念群无需浪费时间会见董总商谈承认统考事宜,拒绝承认统考的障碍来自种族主义的土团党,来自希盟政府内部,找借口拒绝承认统考的是种族主义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张念群应该去说服马智礼,无需跑龙套做戏,配合马智礼忽悠华社的诉求,为希盟违背竞选承诺转移视线。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暨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曾于2018年3月27日发表文告,针对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声称该党已向国阵要求把“承认统考”列入国阵竞选宣言一事,陈国伟指出,承认统考并不需要修宪或修法,只需要内阁一纸令下,就能够把这最后一里路走完。 “每个星期三内阁都会召开例常会议,我要求身为首相署部长的魏家祥,勇敢地在内阁会议上要求阁员们议决承认统考,让各个部门立刻展开协调工作,承认统考。”

教育部長馬智禮強調,教育部需全面研究承認統考文憑課題,包括確保馬來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不會被典當,以及影響國民和諧與團結。陈国伟如今为何不勇敢站出来指出,承认统考并不需要考量馬來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不會被典當,以及影響國民和諧與團結的问题,只需要内阁一纸令下,就能够把这最后一里路走完?

行动党的内阁部长们,为何没有在内阁中发挥影响力,以一纸令下,把这最后一里路走完?

5月18日,随着首相敦马哈迪宣布由土团党候任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马智礼出任教育部长,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说,他将联络马智礼商讨承认统考事宜。他说“我将会联络马智礼,一起商讨希盟竞选宣言中所承诺的承认统考事宜。”

商讨后的结果,竟然是全面要研究承認統考文憑課題,包括確保馬來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不會被典當,以及影響國民和諧與團結,而不是把这最后一里路走完?

如果连林吉祥也无法说服马智礼即刻宣布承认统考,行动党显然已经当家不当权。土团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也可以忽悠林吉祥,更不用说马哈迪及慕尤丁这些种族主义份子了。

陈国伟在大选前只会发文告,促魏家祥勇敢地在内阁会议上要求阁员们议决承认统考,让各个部门立刻展开协调工作,承认统考。大选后,行动党在内阁中有财长,交通部长,原产业部长、通讯及多媒体部长等等,却不见任何火箭部长勇敢地在内阁会议上要求阁员们议决承认统考,让各个部门立刻展开协调工作,承认统考。

这一再证明行动党是讲一套,做一套的投机主义政党。

怕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 希盟推搪承认统考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选前,行动党言之凿凿向华社承诺希盟一旦入主布城将会毫不犹豫承认统考,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考生必须获得教育文凭的国语优等,这项条件获得普遍认同,华社因此大力支持希盟。如今希盟执政已经两个月,非但未见宣布承认统考,却以荒唐的理由推搪承认统考。

日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表明,希盟政府放眼在今年结束前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承诺。教育部长马智礼竟然大唱反调,以担心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为理由,说承认统考的事要研究了再说。这不是在推搪责任,打太极企图违反“承认统考”的竞选承诺吗?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教育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之前,必须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他还说,承认统考文凭是希盟的其中一项大选承诺,不过,希盟政府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必须考量各个单位的意见及看法。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指出,不仅马智礼抬出确保国语地位与国民团结的理由,而巫青团和伊党竟附和教长的说法,显然朝野已把选前的共识从‘承认统考’变成‘不承认统考’,这是公然违背承诺的不道德行径。他也提醒希盟政府,不要企图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华裔在华文教育上要求公平对待的期望。

马智礼所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正是前朝巫统教育部长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的理由,作为希盟政府的所谓“开明”部长,马智礼的脑袋却满载巫统的思维,以种族及马来人至上为出发点。

行动党以往懂得力证承认统考绝对不会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如今马智礼仍然以巫统的态度来应对统考,行动党过去一直批判国阵华基政党软弱无能,火箭今天居然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纠正马智礼的谬论,可见火箭一旦做官就变成真正的软弱无能,当官后就典当华教,不再捍卫独中及华教。

在野时最落力发表文告捍卫华教的张念群,如今贵为教育部副部长,一样不敢纠正马智礼的巫统思维及推搪马上承认统考的荒谬理由。张念群为巫统思维的教育部长暖颊说,许多不同意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单位主要是担心国语的地位及国民团结受到影响,所以教育部做决定之前,必须考量这两个事项。为何行动党及希盟承诺承认统考时,没有“考量这两个事项”?现在寄人篱下,才来考量。

希盟现在大权在握,理应马上宣布承认统考了,却食古不化,重复考量这巫统的马哈迪及慕尤丁已经考量了几十年的老问题。如果希盟是开明及进步政府,如果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当家又当权,如果张念群这个副教育部长有实权,何必多此一举考量这两个前朝巫统领袖担心的事项”?考量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数?承认统考又要附加什么条件?

马哈迪一意孤行保留恶法 火箭公正党领袖大权旁落

(真相网 / 林敬祥)《金融时报》于5月28日发表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专访,报导打出标题“马哈迪拒绝承认他在位22年时的独裁领导”(Dr M unapologetic over claims of authoritarian 22-year rule. )

敦马拒绝为他过去担任22年首相期间,被指建立专制政权致歉。他不认为自己建立了一个有缺陷的体制,进而衍生拿督斯里纳吉时期的滥权;换句话说,他不认为自己在体系的因果效应中扮演其角色。他对509大选前作出「公开道歉」后竟然指出,道歉和承认错误是两回事,道歉并不等于承认人们指控他的所有错误。現在另一番说词;终归一句话,就是坚持自己过去掌权时,并不专政。

敦马表示理解,当时被指控曾做「错事」,过去是个专制、独裁的领导者,如此贴他标籤是为了让民众去相信及把重返政坛的他拒绝。他还大言不惭,语带挑衅地说道:「现在,如果他们还说什么,我已经是首相了,他们所能做的最多就是把我给甩掉。」

现在马哈迪大权在握,谁能把他给甩掉?马哈迪即使不退位,安华也无可奈何。马哈迪辩称过去屡用恶法镇压异议,非他本意,宪法专家阿都阿兹驳斥此说法,并劝马哈迪应从道德观点承认错误,否则时机一到,马哈迪终将自食其果。阿都阿兹在这次的大选代表行动党竞选,中选为德宾丁宜州议员后,再也不敢劝马哈迪应从道德观点承认错误,预料时机一到,阿都阿兹将陪同马哈迪自食其果。

马哈迪在掌政时也被形容为独裁者,与世界多名的独裁领袖齐名。当他加入希望联盟后,许多人都要求他针对过去的错误道歉,包括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去年12月,马哈迪开腔对本身从政多年来所犯的错误公开道歉,并向他伤害过的人恳请原谅。当时,马哈迪在土团党大会上承诺,重新赋予人民和媒体言论自由;三权分立,確保各自不会被第三方插手。

如果马哈迪在位的22年不专政,人民和媒体不就早已拥有言论自由吗?如果“人民和媒体言论自由”不是因为马哈迪的专政而被剥夺,今天何必“重新赋予人民和媒体言论自由”?如果马哈迪在位的22年不专政,当时大马已经实现三权分立,而且没有“被第三方插手”。如今何须多此一举,確保各自不会被第三方插手?

第14届大选开打后,希盟总裁马哈迪发布一支视频,以悲伤哽咽语气表示,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纠正自己过去的错误,重建国家。马哈迪现在却坚持他没有“错误”,既然没有错误,还有什么需要被纠正?

马哈迪曾经强调,只要不滥用,内安法令不是恶法。既然如此,任何被行动党及公正党指为恶法的法令,只要不被滥用,就不是恶法了。希盟为了兑现其竞选宣言,预料将废除她承诺要废除的某些“恶法”,但预料马哈迪将制定更为专制的恶法来取代被废除的“恶法”,以便恢复他以前“没有错”的打压在野党及异议分子专政手段,包括对付威胁其首相地位的任何盟友。

如今,林冠英非但没有能力确保他向选民承诺,即委任倪可敏及张健仁做部长,也不敢反对马哈迪独断独行扬言保留国安法令,保留国家干训局。林冠英等人,为了保留住自己的官位,一切承诺、原则及立场全都不必保留了。

宏愿学校要把华小变质 张念群为了做官大赞是好概念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马哈迪日前重提“宏愿学校”,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竟然大力支持,说“宏愿学校”概念是好,但需确保华小不变质、不失去自主权,并且需以“增建”方式落实。马哈迪当年提出“宏愿学校”时,被行动党际董教总批判到一文不值,也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对,认为这项计划企图以促进团结的名义使华小变质。结果,在华社强烈反对下,“综合学校计划”改为“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无论如何,当局并没有积极加以落实,结果实行了一些日子后就不了了之。

现在要依赖马哈迪的庇佑当官的张念群,竟然大U转,说“宏愿学校”是“好概念”,为了狡辩,胡扯“不失去自主权”及“增建”论忽悠华社。马哈迪主义回归,宏愿学校也跟着回归,当年反对宏愿学校的行动党非但已经归顺马哈迪,还企图以促进团结的名义,执政不到一百天就成了民族罪人,联手马哈迪把华小变质。

教总对首相敦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计划,并指多源流小学造成种族极化或分裂,表达失望及无法接受。教总主席拿督王超群强调,各源流小学不是造成种族极化或分裂的根源;因此,教总不认同首相敦马哈迪声称不同源流的学校是造成人民难以团结的主因,并建议落实宏愿学校的言论。教总的立场几十年没有变,坚守捍卫华教的立场,但是张念群最终露出真面目,行动党也变了。

教总指出,敦马现在又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令人遗憾,“这让人感觉到新政府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没有差别,都是要朝向落实单一源流教育制度,边缘化华小和淡小,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以前张念群也不能接受宏愿学校,但是现在,张念群为了做官, 也变得“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没有差别”了。

王超群指出,“多源流学校妨碍国民团结”是前朝政府为了打压各族群母语教育发展,而一贯使用的伎俩。但张念群却吹捧这前朝政府为了打压各族群母语教育发展,而一贯使用的伎俩为“好概念”,张念群在大选前高喊“我们不一样”的口号捞取选票,一朝上台当官,就变成“和前朝政府的教育政策全都一样”了。

雪州政府出版的《雪州时报》曾刊登报道指出“华淡两校家协大吐苦水,宏愿学校惨状有如弃婴”。报道指出,梳邦再也全国首所宏愿学校,虽然作为政府首推的“各源流学校结合同一校园内”的交融团结计划试金石,然而,近10年来却没受政府良好照顾,建设纰漏无人理会,电脑全坏没替换,要求建有盖走道也不受理,华淡两校家协大诉苦,指宏愿学校地位如弃婴般凄惨!

即使雪州希盟政府官方喉舌报也证实“宏愿学校惨状有如弃婴”,张念群竟然说“宏愿学校”是好概念。张念群一旦成为希盟政府的副教育部长,就有机会大显身手,在全国兴建更多“宏愿学校”取代华小及印小,促进国民团结,同时把华小变质了 。

教总强调,宏愿学校概念于1995和2000年被提出时,其背后真正的目标就是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引起华社的强烈反对,董教总当时更是巡回全国大力反对,最终这项计划才没有全面推行,草草了事。这个“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的宏愿学校计划,张念群竟然说是“好概念”,马哈迪“要落实以马来文为各源流学校统一的教学媒介语”的宏愿 ,预料很快就会在行动党的护驾之下,达到目标。

希盟开倒车以马来人为优先 以扶贫为借口歧视其他族群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说,政府将会继续推行扶弱政策来帮助国家的大多数马来民族,避免他们和“更富有”的族群如华人产生冲突。其实,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在野时一直批判马哈迪及国阵滥用新经济政策利惠巫统的朋党,美其名为“扶弱”,却监守自盗,利益输送,中饱私囊,搞裙带关系制造少数的马来亿万富翁,以致扶贫政策扶了几十年仍然失败,希盟政府竟然仍然要借扶助族群的借口来养肥朋党。

族群冲突导因往往是马哈迪本身种下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政策,马来民族的教育竞争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如今已非弱势族群。前朝纳吉政府已经把一些带歧视性的种族固打制废除,例如大学录取新生改用绩效制取代固打制。纳吉也开放了另6个在策略性改革倡议(SRI)下的6个次领域,即法律服务、医药专科服务、牙科服务、国际学校、私立大学和通讯(网络设施供应商和网络服务业者)。马哈迪却要续推行拐杖政策以马来人为优先,行动党及公正党敢反对吗?

弱势的“人民”,各族都会有,尤其是印裔及原住民,为何唯独以扶助马来人为优先?马哈迪日前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专访时说,大马还需要扶弱措施,来缩小贫穷悬殊和避免贫富间的冲突。他说,政府已经减少马来人和华人的贫富差距,但是有一些地方还需要给马来人一些推动力。

为何自诩“我们不一样”的希盟政府,仍然跟巫统一样?推动力为何局限于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原住民为何不能与马来人一样,获得政府公平及部分肤色的“扶助”及“推动力”?

今年大选希盟入主布城后,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大声表示,当局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废除在我国行之有年、对巫裔的扶助政策,并建议以不区分种族的全新扶贫政策取代。

安华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贫穷的马来民众,其实将会从透明及绩效(merit-based)为基础的政策中,获益更多。他认为,原为解决马来人不满华人掌控经济而发生流血冲突的新经济政策,已变质成为让精英人士变得更富裕的制度。“如我过去所说的,新经济政策应被废除,但是有关(废除)行动必须是有效率的。我相信,那些贫穷、无法从政策受惠的马来人,将在透明、有效率的取代政策中获得更多益处,因为新经济政策早已被骑劫,成为裙带朋党致富的工具。”

然而,马哈迪如今却与安华唱反调,扬言继续推行其旧巫统的歧视非土著,区分种族的扶贫政策,安华又奈何?

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在希盟中没有实权,副首相旺阿兹莎也只是个花瓶,林吉祥则躲在马哈迪纱笼之下,土团党变成另一个巫统,马哈迪主义逐渐回归,希盟承诺的“政治改革”已经泡汤,变成恢复马哈迪时代的旧巫统,落实慕尤丁坚持的“以马来人为优先”政策。

伊党议员在国会讽刺已故卡巴星 魏家祥斥火箭议会外发声掩饰无能

(真相网/程义)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355法案私人动议,行动党不敢在议会厅裡抗争,甚至被伊党议员出言讽刺林吉祥父子和已故卡巴星,火箭议员鸦雀无声,却在议会厅外上网直播。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痛斥行动党为了掩盖本身是始作俑者和无力阻挡伊党的事实。 read more

猪毛刷课题乱象见真情 魏家祥贊巫统部长务实解决

(真相网/陈家豪)全世界都在不景气的压力拼经济,但国内一些政府官员尤其是宗教局在拼宗教化,贸消部执法组也跟着“闻猪起舞”,大肆取缔和充公猪毛製成的用品,演变成种与宗教课题。不过,贸消部长韩沙再努丁已下令停止所有的取缔行动,并表态要确保国内经济发达,就不应该与商家“过不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