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打包族横行打包找吃 敦马开斋节餐会如照妖镜

tun ma long

(张良评述)配合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近万政商高官显要以及国人,蜂拥到前首相敦马哈迪伉俪住家贺节。马哈迪在其位于绿野仙踪的私邸举行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人潮汹涌,非常热闹,出席者包括三大民族,甚至印尼女佣、外劳也不落人后,争相向这名前首相道贺开斋节。

马哈迪的儿子即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也在现场招呼宾客,他更打趣地表示,每年其父亲的开放门户活动都吸引了很多民众参与,导致食物一直都供应不足。

为何不够吃呢?马哈迪节俭省钱还是孤寒?非也!看看下图,一名贪婪的华裔拿着塑胶袋,大大方方打包自由餐的炸鸡,数以万人份量的佳肴,当然也不至于被他一人打包完,而害苦其他来宾吃白饭,但这名被其他来宾摄入镜头,并上载网络部落格的打包族族长,却令华社蒙羞,这张照片在马来社会广泛流传,其贪婪与无礼的行为被尖酸刻薄讽刺不在话下。

为数不少的打包族,已经是所有各类型开放型自由餐的常客,这些专业打包族,每天翻开报纸就是查看哪里有Open House,哪里有商店开张鸡尾酒招待会,一一记录在其日程表后,然后连同打包友集体出发,不但又吃又打包,还带了最少三五个大型 Tupper Ware 去“扫货”,满载而归后,一家大小两天内不必煮饭,真是“拖衰家”。
DRM-1对于马来同胞来说,这种嚣张的打包族真是令人大开眼界。但华社早已经司空见惯,有经验的商家及社团,即使在任何典礼上有准备自由餐,也绝对不敢在报章公开,以免引来“打包族”,准备再多的食物也不够吃。

华社对敦马的印象如何?大家心里有数,华社在近两届大选宁可把票投个伊斯兰党,也不会支持巫统,但举凡巫统领袖在大城市举办类似大吃会时,华社总是不落人后,出席“找吃”的华裔数量一点也不比华裔人口比例低。这当然不是表示对巫统领袖的支持,而是对炸鸡,咖哩鸡的大力支持而已。

敦马的开斋节开放日举行当日,一名出席了餐会,署名“Decimus Chan”的推特用户,在推特的留言似乎对敦马在冷气房内舒适用餐,而对外头的混乱深感不满,进而写道“Fork you & salam eid”,被截图后同样上载到部落格传播,引起众多马来网民的抨击,而较后该推特账户已经关闭。
DRM-3部分网民针对上述两起事件的回应如下:
DRM-5

 

享受国阵陷阱合理化需要 老卡从政原则因党选崩堤


(菂荟翻译)
时事评论人邱继平在其博客网中批评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利用马哈迪时代的恶法产物来解释该党已经决定不会再重选的行为。

“我不认为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或代表拥有挑战党选成绩的企图。无论如何,卡巴星已经重申,行动党将不会重新举办党选,来更正之前党选成绩的失误,并表示这是一个最后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并不能被法律挑战。”

这名槟州牛汝莪(Bukit Gelugor)区国会议员表示,那些不断要求行动党举行重选的人应该认真考虑《1966年社团法令》的第18(c)条文,当中提及政党拥有作出此事最后决定的权力。这项条文的大意指出,任何政党可以在符合其党章的情况下作出有关党事宜的最后决定,并且不能在法庭上被质疑。

“讽刺的是,这个条文是由当年差点在巫统党选落败的马哈迪所增加的,行动党一直以来都积极批评马哈迪干预司法独立的做法,因为这个法令的修改给予了政党几乎专制的权力。”

邱继平表示,他对于卡巴星利用《1966年社团法令》第18(c)条文来对付那些希望重选的反对声音没有意见,但是这显示了他为了党的需求,不惜利用一个由霸权领袖所制造出来的恶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在赢取联邦政权之前所作出的承诺吗?行动党似乎很享受利用这些由国阵制造出来的陷阱来合理化自己没有政治意愿去作出改变。槟州山边发展以及举行地方选举的承诺都是很好的例子。”

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会在没有援引赔偿的情况下停止莱纳斯稀土厂吗?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将会废除所有恶法,包括《1966年社团法令》第18(c)条文吗?我们可以相信行动党将会公平、透明、专业以及有竞争力地治理这个国家,并谦虚的引领我们吗?”邱继平质疑道。

“我希望卡巴星能够拨出一点时间来冲省他的言论。”

敦马直捣安华老巢峇东埔 六千人出席威胁民联底气

陈英凡评述)一月十九日,前首相敦马哈迪前往安华的国会选区峇东埔访问,居然得到6000 人出席聆听他的演讲。6000人的数目是根据当地警察的估计。这么多人出席敦马的大会,显然使得安华忧心。事后训令公正党的核心人员进行调查和分析。

安华的老巢是在槟城的峇东埔,自从1998年,安华被免除副首相职务之后,峇东埔这个国会选区,几乎成为安华的家族所在地,不是他老婆就是他出任这个区的国会议员。谁也不可能打进这个区的。

敦马哈迪这次前往峇登埔是出席当地举行的关于大马经济转型和槟城马来人经济地位的演讲会。敦马成功吸引那么多峇东埔马来居民的捧场,显然出乎安华意料之外。 因为这很清楚说明了,当地人民,至少是一部分人民的立场和观点已经改变。不会再盲目支持安华了。安华的震惊和忧心是可以理解的。在他的堡垒区如此,更何况在别的选区?

敦马的演讲认为国阵会在13 届大选中胜出,但是,多数票是个关键问题。他认为民联不是一个政治联盟,他们是为了竞选巴结(pakat,plot)起来的组织。他嘲笑民主行动党,从他们成立到今天,马来西亚已经换了六个首相,但是民主行动党还是那个人在领导。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领袖均已老迈。

当年东姑告诉回教长老,我们要治理国家不是念经祈祷

敦马哈迪也揭露当年伊斯兰党成立的内幕,那是马来亚将近独立的时候,有一批回教长老和传教士前往会见东姑阿都拉曼,他们要求东姑分配10 个立法议会的席位给他们,但是,东姑一口拒绝。东姑说,我们的立法议会是要管理国家管理马来人民,不是来念经祈祷的。这些回教长老碰了一鼻子灰,不必说是气得脸色发青。他们于是向英国人申请注册泛马回教党(PMIP),英国人立刻批准,目的是明显的要分裂马来人的力量。

这个故事,说明了东姑是开明的政治领袖,他知道宗教师,宗教长老不适合主持国家大事。可是东姑万想不到,今天有大批华人,包括华人知识分子,一窝蜂支持伊斯兰党,以及他们的长老和传教士。到底是当年东姑是老糊涂,还是我们今天的华人知识分子糊涂了?我们今天支持伊党的华人是否比东姑更加了解回教长老的崇高品质?

敦马也提到安华参加巫统的事情,他说,安华当年是个积极的回教运动者。(注:安华那时是大马回教青年阵线的主席,是狂热的回教运动者)为何他不参加伊斯兰党而参加巫统,是因为在巫统才有机会做首相,敦马说,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给安华骗过了。

1998年, 当安华被免除副首相职务之后,峇东埔人对他的支持是狂热的。可是十多年过去了,安华在这期间做了什么对国家人民有利益的事情?相反的,他的丑闻一个接一个,说别人陷害他,总不能一直使用毫无根据的老招吧?鸡奸案,通奸案,到嫖妓案,空穴来风,岂能无因?拿督T是被控上法庭,散布色情光碟被判有罪的,安华怎么不起诉他们诽谤?可以要求上亿元的赔偿?现在又还有一个通奸案在等着审讯。安华散播什么916 变天,潜艇案之类,全部子虚乌有。

所以,峇东埔人民对他的信心已经动摇是必然的。由此看别的地区人民,也是一样。民联寄望安华带领重演308 已经不可能。

伊斯兰世俗国VS神权国 1434年前法律再回魂


(郑杰评述)
前首相马哈迪曾发表“未来大选,华社是造王者”的言论,马华赶紧跳出来,反驳这番言论,避免华社“自我感觉良好”,真地认为自己可以左右未来天下谁属的本事。

事实上,“华社是造王者”的说法不完全错误。在未来大选中,很多华裔选民都认为那是一场“贪污VS廉洁”,“民主自由VS 霸权独裁”,“种族极端VS种族色盲”的选择。

然而,华社在“不满情绪和缺乏长远思考”下,忘了一个更为重要的“对决”,那便是“伊斯兰世俗国VS伊斯兰神权国”。

不少华裔选民一直以“前首相马哈迪早已宣布马来西亚是伊斯兰国”,作为为民联或伊斯兰党护航开脱的堂皇理由,却选择看不到这个国家是遵从“英式制度”的民主国家,而非如伊斯兰党倡导的“宗教师权利高于司法制度”。

华社也一厢情愿地认为,若民联在未来5年当政出问题的话,人民再重新选择国阵执政。在这种思维下,可喜可贺地是人民终于知道如何运用手中的选票,但这种思维建立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抉择上。

5年政权来去自如,不会影响国家的未来发展的话,这未免太小看这5年的岁月。倘若民联执政,谁可担保伊斯兰党和公正党不会寻求在国会通过修改宪法,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就算无法通过修改宪法,种种的伊斯兰法将会在各个州属落 实。目前于吉打和吉兰丹执政的伊斯兰党,在该州落实的伊斯兰条例,影响非穆斯林同胞,就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佐证,如禁卖彩票和禁异性理发等等。

还记得吉兰丹禁赌的时候,民联的华裔支持者为伊斯兰党护航,说赌博本来就是陋习或禁赌是好事等等。然而,当吉兰丹州禁止异性理发,影响很多从事理发工作的华裔同胞时,民联的华裔支持者噤若寒蝉,不发一语。

华裔同胞应认清一个事实,盲目地支持,为伊斯兰法辩护,只会传达“支持伊斯兰法”的讯息于伊斯兰党。也许不仅是伊斯兰党,其中还包括巫统。

在面对国家与社会生活面貌转变的节骨眼上,华社绝对可能成为“伊斯兰世俗国VS伊斯兰神权国”的造王者,只要华社不反对,这个美丽的国家,将会走入如“伊朗或埃及”般的伊斯兰神权国,运用1434年前的法律,来管治我们的国家和下一代。

反伊刑事法 : 评比行动党巫统就见底

 

(林文彪评述)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到底行动党还是巫统真正不懈一贯地捍卫非穆斯林权益呢?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砸石头刑法是原始人的做法。行动党领袖,不管是德高望重的林吉祥或英明神武的林冠英,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1993年4月20日,向媒体公开发表说“若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国家将陷入动乱”。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首相纳吉的说法,为了要依赖伊斯兰党拉票站台,打死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前首相敦马哈迪也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伊斯兰刑事法难以落实,因为难以找到不邪恶的证人。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马哈迪的观点,但害怕得罪伊斯兰党,宁可沉默,捍卫非穆斯林权益的工作外包给巫统去做。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向媒体表示“我确保所有国阵执政的州属不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尽管行动党槟州、雪州政府领袖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却没有任何领袖有勇气像马哈迪那样,讲到做到,可悲的是行动党连讲也不敢讲。

相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8月14日公开指出:“如果吉兰丹政府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中央政府)将会采取行动。”为了入主布城当副首相,林吉祥并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执意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会采取什么行动。

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4月30日公开指出:“不是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才可以成为穆斯林,许多伊斯兰国家并没有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是穆斯林”。自诩与伊斯兰党平起平坐的行动党,却不敢劝告伊斯兰党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最终目的。

行动党举民联施政纲领《橙皮书》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但却不敢公开向伊斯兰党表达坚决的立场,也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及公正党坚决把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彻底“伊斯兰化”,该党将怎么做。言论上是侏儒,行动上也是侏儒,"巨人"陆兆福则彻底自我“伊党化”,与伊党同床同梦。

误导支持伊党天​下太平 行动党陷害带华社

 

(姚秋言评述)前首相马哈迪说,马华最近主打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目的是为了“恐吓”华社以打击行动党后,行动党人在偷笑,一些领袖更在推特中大作文章,因为这毕竟是老马第一次和行动党站在一起。

那麽,在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马华到底是不是在“恐吓”华社呢?

行 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行动党领袖一直告诉华社,伊斯兰刑事法只是针对穆斯林,行动党的领袖从来没有躲躲闪闪,公开承认与伊斯兰党在伊斯兰国与伊斯兰刑事 法上意见相左,但他却不敢公开表态,若民联入主布城后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将退出民联,相比马华就已经宣布,若巫统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就退出国阵,马华比行动党有种。

行动党只是一再指出,不用担心伊斯兰刑事法的问题,因为民联即使执政中央,也不能获得三分二多数票通过修宪,但伊斯兰党领导层已经清楚说明,民联一旦执政中 央,伊斯兰党肯定会在国会提呈修宪的议案,届时,在宗教因素下,巫统和公正党巫裔议员不能反对,国会要通过修宪并非不可能。

说白了,今天的行动党为了取得中央政权已经失去理智。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伊斯兰党绝不会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目标,但偏偏行动党领袖却视若无睹,反而还告诉华社“不偷不抢不用怕伊斯兰刑事法”,根本就是模煳焦点。

是不是就像行动党领袖所说的,伊斯兰刑事法只是针对穆斯林呢?在伊斯兰国家,任何人犯罪都会受到同样的惩罚,像偷窃者若被定罪就被判斩手惩罚,不会因为他是非穆斯林就可以网开一面,否则必会引起宗教矛盾和冲突。

这种自欺欺人且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误导华社,因为万一华社相信行动党所说,而民联在执政中央后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届时后悔已经来不及。相反的,马华现在告诉华社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后果,如果华社还是支持民联,有朝一日身陷苦海,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