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否决地方选举掴火箭一巴掌 希盟开倒车拒绝还政于民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证实希望联盟政府不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执政纯粹为了做官的行动党领袖唯唯诺诺,不敢坚持修改宪法实践地方选举 ,林氏父子不管如何打太极,都无法令人心服口服。

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缓颊表示,恢复地选确实不在希盟宣言内,而希盟竞选承诺才是必须优先处理的。“这个不是在希望联盟宣言内,这是行动党一直推动的事情,并获得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的认同。”希望联盟会按部就班实现希盟宣言的承诺,之后再谈没有纳入在宣言内的事项。不过,行动党的立场是坚定的,即推动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一直推动的事情”已经被马哈迪否决掉,成为火箭领袖纯粹用 “口水推动的事情”。

更可悲的林吉祥竟然说马哈迪不了解这该党“一直推动的事情”。既然不了解,为何火箭的部长在内阁无法无法说服马哈迪?林吉祥本身为何不去说服马哈迪?马哈迪是否已经绕过内阁,一手遮天治国,把内阁部长当作傀儡 ?

在这之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将在3年内落实地方议会选举。不过,马哈迪随后即刻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否定这项提议。为何以前大力推崇地方选举的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现在变成哑巴?以前不是说没有执政联邦无法修宪落实地方选举的吗?现在把选票骗到手后,转脸就背弃信义,为了乌纱帽而出卖选民己纳税人的利益?

2013年,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指出,槟州政府别无选择,只好把联邦政府及选委举带到联邦法院,以迫使他们恢复民主第三票,并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林冠英说希盟政府必须专注履行竞选承诺,之后再来谈实行地方政府选举等非竞选承诺。在野时的火箭说要“迫使他们(国阵)恢复民主第三票”,执政后就变脸,变成当家不当权的二等政党,权力在内阁部长手中,却不敢“迫使他们(老马及土团党)恢复民主第三票”,非但信用破产,也成为人民的走狗。

林冠英当时在槟州发展机构发表声明指出,槟州政府自2008年大选,便把恢复民主第三票视为基本诉求及立志实现它。他说,州政府的立场是,地方议会选举是州事务,如联邦政府第九个目录所阐明,而在联邦宪法第9目录及第113(4)条文下,州立法机构也有权举行地方议会选举。林冠英说,州政府已经通知选委会有关修正法案将在2013年1月31日正式生效,但是州政府至今都还没有获得选委会任何答复,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林冠英说,州政府已经通知选委会有关修正法案将在2013年1月31日正式生效,但是州政府至今都还没有获得选委会任何答复,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如今希盟政府不是已经掌控了选举委员会吗?为何不见希盟的选委会“按条例为槟岛市议会及威省市议会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倪可敏去年大声指出,行动党的立场就是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而要落实还政于民的宏愿,唯有改朝换代执政中央才有能力去实现。他说,为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梹城希盟政府不惜代价入禀法庭要求还政于民,可惜却遭法庭发出庭令阻止,因此唯有改朝换代才能理想成真。

如今不是已经改朝换代了吗?为何理想变成空想?火箭说她“不惜代价入禀法庭要求还政于民”,现在却不惜代价保住乌纱帽,拒绝还政于民。今天的倪可敏躲在哪里?

老马否决地方选举掴火箭一巴掌 希盟开倒车拒绝还政于民

部门拨款推动第三国產车 林冠英还敢说不动用公款吗?

(真相网 / 林敬祥)儘管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及财政部长林冠英一再保证不会动用人民的钱来发展第三国產车计划,但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却指出,该部可向各部门的拨款中获取资金,开始第三国產车计划。他指出,企业发展部並没有任何资金,但昨晚在国家发展理事会的会议中,该部已从各个相关部门拨款中,从中获得10亿令吉,以发展年轻企业家计划。
 
今年8月中,财政部长林冠英保证,第三国产车计划不会使用公共资金,也不会使用政府的钱来投放发展。当时,由首相敦马哈迪倡议的第三国产车计划,备受外界诸多质疑,民间反弹声音大。据《马新社》报道,林冠英向人民抛定心丸,指称若第三国产车计划落实,发展资金将来自私人投资,绝不会动用政府的资金。
 
林冠英必须向人民解释,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说的部门拨款推动第三国產车,这“部门”的资金难道是来自私人投资,不是政府的资金?
 
敦马的第三国产车计划想法,遭到朝野领袖皆批评,包括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公开表明反对立场,强调这违反减轻人民负担的愿景。此外,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也批评敦马非要把“逐梦的快乐”,建立在人民的痛苦上。
 
1983年时任首相即现任首相敦马提出国产车计划,并以“工业先进国”为目标,以朝向2020年先进国愿景前进,于1985年出产史上第一辆国产车“普腾赛佳(Proton Saga)”。
 
为了配合国产车发展,马哈迪当时推行保护国产车政策,这包括向征收超过100%的外国车进口税、提高车辆及零件进口税、汽车进口准证(AP)等。在过去30多年来,备受争议的是,政府已资助宝腾总值达155亿令吉。
 
首相敦马哈迪驳斥外界对国库控股(Khazanah)子公司Silterra及综合工艺研究大马私人有限公司(CTRM),成为第三国產车计划合作伙伴的疑虑,並称Silterra拥有经商自由,可以自由进行投资。然而,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就指出,政府保证第三国產车计划不会动用公款,但Silterra却是国库控股子公司,也是国库控股第二大亏损来源,截至2011年,其10年亏损额已达73亿令吉。
 
魏家祥揭露,CTRM则是多元重工业集团(DBR-Hicom Group)旗下的公司,宝腾也在多元重工旗下;政府就曾在近期拨出27亿令吉,做为辅助宝腾的软贷款和补助金。魏家祥质疑,政府或会提供软贷款予这两家公司,或推行其他可能损害消费者利益的监管措施。
 
希盟政府一直以来强调国债高筑,但如今却咬著第三国產车不放,此时此刻,有这个需要吗?政府一边说国家面对財政困难,无法兑现大选承诺,但另一厢却大张旗鼓要设立第三国產车,实在令人费解,而且还把大马目前的经济状况全归咎于国阵前朝政府,这怎能让人民信服?
 

搁置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权力 老马把选民当作愚民看待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早前曾指政府正全面研究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不过首相马哈迪随后马上表示,会暂时搁置这项计划。他指出,这项决定是基于政府必须修改宪法,且需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使希盟的政治改革承诺,希盟入主布城后却以种种借口违背其政治承诺。马哈迪若不是把人民当作完全不懂立法程式的傻瓜,就是把选民当作愚民看待。

众所周知,任何政府政策的落实,都要克服重重难关,除非这个国家零反对党。为何当年在野的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疾呼朝野携手修宪,在宪法12(4)条文中加入一段解释,指“家长”(parent)字眼意即“父亲与母亲”?卡巴星难道不知道修宪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任何执政集团要落实必须修宪的政策,必须极力游说反对党支持,政府也要确保议案不会在上议院被拦截下来。人民扭开电视,看看奥巴马花多少时间游说共和党议员,让医保法案在美国两院通过,再看看马哈迪轻描淡写说做不了,就懂了。为何当年老马为了修宪限制苏丹的宪赋权力,他全国巡回展开运动争取民意,利用媒体放大苏丹滥权事件,拼尽一切力量来达到目的?

显然马哈迪根本不想要改革,希盟的政治改革已经被马哈迪丢进马桶冲走了。君不见老马他一谈第三国产车,政府的策划就一日千里吗?君不见再向东学习一提,93岁的老人家就千里迢迢去了日本三次吗?马哈迪最近说,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一定会去做。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是剥夺老马的霸权,对老马来说,当然是不对的,因此根本不会全国巡回展开运动争取民意,更不会游说反对党支持,最可悲的是,行动党再也不敢坚持“政治改革”。

卡巴星在2013年卡巴星促请国阵中央政府提呈修宪案,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司法争议。他说,如果政府拒绝提呈修宪案,那么他将会提呈一项私人法案,以寻求修宪。 行动党有没有任何国会议员向卡巴星学习,提呈一项私人法案,以寻求修宪区分总检察长与检控官的权力?否则,行动党不是已经变质,被马哈迪同化了吗?

今年6月,行动党依斯干达布蒂里区候任国会议员林吉祥建议,在7月14日召开的国会,通过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为民主缔造历史。他说,实施体制改革或有各种涉及修宪的建议,但若不能获得所需的国会三分二大多数票确保通过,那么就让2018年宪法修正案草案仅涉及一个独立条款,以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难道林吉祥不晓得修改宪法,需获得国会三分二的同意通过?

今年8月,马哈迪透露,一些必须涉及修宪的改革,比如限制首相任期不得超过两届,或赋予国会权利,可能必须搁置。“这些改革可能要搁置,直到我们获得足够的支持为止。”限制首相任期不超过两届及赋权国会都是希盟竞选宣言的承诺。目前希盟掌控下议院不足2/3议席,若要推动改革,必须获得国阵或伊党部分议员支持方能通过。

希盟拒绝为修宪落实政治改革而游说反对党支持,却假设“国阵或伊党部分议员”会投修宪反对票。为何林吉祥却建议修改宪法,将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就是政治改革必须坚持既寻求突破的道路吗?

希盟获得选民的委托,却一再推搪责任,以“国会三分二多数席”为借口,行动党为何选择性遗忘,该党在历届大选的主打竞选主题,竟然就是“破除国阵三份二多数席的垄断”?为何希盟现在也要求选民给予她“三份二多数席的垄断”?

林吉祥典当行动党理念 卖掉非土著基本权益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马华人社会大概从来不曾想过,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会在这么的一天,以513种族暴乱事件合理化希盟政府不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公然支持歧视国内非土著的理由。
行动党的斗争理念是超越种族的。问题是,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理念与事实是两回事。行动党党员及支持者的种族结构,却是毫不含糊地以华裔为主。但是,行动党执政后,却自我边缘化,放弃捍卫华裔的权益。
马华副总会长郑联科指出,林吉祥隐晦的告诉人民,政府不签ICERD,其实是为了非土著好,尤其是华裔,因为他不想513种族事件的发生。林吉祥为政府拒绝签署ICERD辩护的言论,一举出卖了3个东西,即卖掉自己,卖掉行动党理念及卖掉非土著。
林吉祥过去批评马来极端领袖借513事件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指这些领袖试图以513恐吓其他族群,没想到今天的林吉祥却重复这些他口中的极端领袖的言论,这是林吉祥出卖以前的自己。火箭典当政治筹码换取官职,堕落到如今的地步,已经成为华裔的政治死胡同。
尤其令人震惊的是林吉祥和行动党过去提倡取消土著和非土著之分,如今却以避免种族暴乱事件作为借口,作为恐吓,非土著不可提出获得公平待遇的诉求,否则将引发种族暴乱,同时也告知国际社会,大马不签署公约的理由很充足。
行动党半个世纪以来在反对派中表面上中立并争取一个公平,公正和世俗的社会。现在,行动党显露了它的真实面目,并牺牲了它的基本原则,选择保持沉默,以便在政府中拥有多个部长职位。它公开选择成为联盟中的“应声人”。行动党中所有勇敢的声音和英雄现在在哪里?
凭马哈迪现在的民意声望,真有诚意承认统考,需要“五年内”的时间?前朝不承认统考,因为巫统在国阵里一党独大;新朝对承认统考出尔反尔,因为土团公正诚信党的马来保守势力远远超过行动党的民族良知。
马来西亚国族之所以无法建立,也得拜种族主义的恩赐,三大民族团结的陈腔老调唱了那么久,为何非土著的社会地位依然在下,为何忘本的行动党竟然为了乌纱帽而无视非土著的苦衷与不平等?
林吉祥的司马昭之心,当然有很多人看透,所以会有人质问他,毕竟老马掌权期间对华人的打压、剥夺,华人“没齿难忘”,林吉祥却和他结盟岂非等于表示接受老马对华人所施的种种“德政”
林吉祥曾公开表示:“倘若民联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功入主布城,我们不但将会重新开档彻查国家银行在1992年发生的外汇丑闻事件,也会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马哈迪任内22年,无数导致国家损失1000亿令吉的金融丑闻案。” 林吉祥入主布城后,已经被马哈迪阉割,非但不敢重提彻查马哈迪任内22年,无数导致国家损失1000亿令吉的金融丑闻案,还成为马哈迪歧视非土著的帮凶。

马哈迪從來不相信種族平等  利用巫统伊党土权制衡火箭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哈迪從來不相信種族平等,而政治上他也必須繼續操弄馬來人不安的情緒來給非馬來人,尤其是火箭的临时父子之流,迫使他们为了保住老马恩赐的部长职位而安份守己,否則難以駕馭。君不见林吉祥跳出来捍卫内阁否決ICERD后,立即跳出出来帮马哈迪擦鞋,捍卫老马的立场,甚至威胁华社封口,以513论来恐吓华社吗?
全球共有14个国家还未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我国是其中之一。许多比大马落后的国家早已经签署,其他倘未签署的国家,预计有瓦努阿图、朝鲜、缅甸、南苏丹、库克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马绍尔群岛、基里巴斯、萨摩亚、纽埃、图瓦卢和汶莱等。
网民嘲讽道“马来西亚也只不过是和缅甸朝鲜同样一个STANDARD罢了。还谈什么先进国?”,“连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印尼都签了,我们竟然和那些不知名的国家还没签,还说先进国?”
扬言改革大马,带领大马变成新马来西亚的林吉祥,却跟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同样论调,用513来威胁要求终止种族歧视的选民,不再捍卫种族平等,自己把火箭“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冲进马桶,成为带领行动党变质,被判选民及其支持者的千古罪人。
评论人唐南发指出,說到底,騙了非馬來人選票再恐嚇非馬來人是老馬幾十年慣用的技倆。不簽ICERD也就算了,居然還有學者評論人表示“理解”,阿Q地自我安慰說“至少打開了討論空間”,或“回歸民間對話”,雖然這些人一開始也瞧不起民間,認為沒有老馬就無法動員群眾反巫統。又彷彿過去我們未曾在敏感議題上嘗試踩底線。當年納吉濫權下,伊斯蘭教國和阿拉等字眼的爭議我們都安然度過啦!難道一個“大不同”的希盟連這點都做不到?換作是當初納吉公開否決ICERD,這些人會如此寬容嗎?
拉曼创校以来,第一次不获政府资助,而林冠英就是第一位不拨款给拉曼的财政部长。然而,希盟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里除了通过乡村发展部给MARA (人民信托局) 约37亿令吉的拨款以外,也通过教育部拨出了24.64亿令吉给玛拉工艺大学 (UiTM),加起来约61.1亿令吉。显然就是公然的歧视,
最近,在反对签署ICERD消除种族歧视公约的一片叫嚣中,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在一项于清真寺举行的集会上说了一句话:政府一旦签署,就等同所有种族平等!为何再也没有行动党领袖敢站出来批判这马哈迪的马仔?
依布拉欣阿里一开始就出任土权主席,土权的顾问就是老马。土权打着要为权益被非马来人挑战的马来人争取和捍卫之旗帜,以责骂、攻讦和在敏感地带挑衅为能事。依它顾问敦马的说法:“由于现今人们开始质疑独立前的社会契约,甚至主张忘了社会契约,因此让土权有了发挥空间。”
青蛙阿里与他的土权在敦马领导希盟之后,变得有所收歛。但最近為了ICERD的課題延燒,依布拉欣阿里与他的土权又跳了出來,联同巫统与伊斯兰党反对簽署ICERD,为马哈迪护航,加紧制造恐慌煽动种族的言论。
最终,林吉祥也变成小丑,跟青蛙依布拉性阿里,土著权威组织,伊斯兰党际巫统,一起维护马哈迪式的“歧视”,尤其是针对肺土著的歧视。台湾民进党执政不到三年就在九合一选举中惨败,民进党是火箭的师父,仿效民进党的民粹竞选模式,以抹黑对手,打压异见造势,不思改革,大马火箭执政不到半年已经堕落到跟土著权威组织一样的水准,成为马哈迪歧视非土著的马前卒,必遭华社唾弃。

拉曼约95%华裔学生0拨款 火箭不再坚持“零种族歧视"

拉曼约95%华裔学生0拨款 火箭不再坚持“零种族歧视"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选前,希盟制作了一篇令人震撼的《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广受华裔选民的认同,为希盟捞足选票,如今希盟执政后,预料将出现新版的《希盟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因为希盟在文中强调的种族歧视政策,在希盟执政后非但没有改善,甚至变本加厉。

《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强调“2003年初MARA给10%配额给非土著,但只有7%被填补。在此之前MARA 100%为马来人。” 但是在14届全国大选中,95%的马来西亚华人都把票投给希盟,拉曼约95%学生是华裔子弟,但却获得0行政拨款。

为何只有区区几巴仙华裔就读的玛拉工艺大学,却获得61.1亿令吉拨款?希盟政府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里除了通过乡村发展部给MARA (人民信托局) 约37亿令吉的拨款以外,也通过教育部拨出了24.64亿令吉给玛拉工艺大学 (UiTM),加起来约61.1亿令吉。这就是行动党给予华社的回馈?

《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也揭露“政府95%的合同给马来人”,其实槟州政府的合约何止95%给马来人,林冠英担任首长时,他本身就引以为荣地宣布州内97%工程颁发给土著。

《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也谴责道“自20世纪60年代,零种族歧视(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并没有被马来西亚政府实行。”如今换了政府,连林吉祥也用513来威胁华社,说什么“不能因為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而令513種族暴亂事件重演。”火箭不就是换衣跟着换脑,不再坚持“零种族歧视"吗?

《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指出“政府设立的人民银行(Bank Rakyat)在发出贷款时竟存有“土著”及“非土著”两种利息;同样向银行借贷,非土著却被追缴付更高昂的费用。”希盟政府为何一样不敢废除“土著语非土著的区分”?

《国阵对待非土著的110大事件》记录簿还指出“Felda 的基金9成以上是帮助土著农民,Risda 的基金8成以上是帮助土著农民,农业部发出来的种植地,近100%为土著保留地!菜农总商会主席陈苏潮指出:农业部规定农药指南不能有中文字,虽然我国菜农有90%是华裔。希盟执政至今,有没有更多Felda的基金用来协助非土著农民?有没有更多Risda的基金用来协助非土著农民?

希盟拨37亿壮大玛拉扶土著 火箭倒米断华裔子弟升学路

希盟拨37亿壮大玛拉扶土著 火箭倒米断华裔子弟升学路

(真相网 / 林敬祥)隨著財政部长林冠英表明只要拉曼大学学院还是属于马华,就不会再拨款给拉曼后,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狠批希盟进行政治报復,只因为拉曼大学学院是马华创办的而「惩罚」拉曼,进而让学生的利益受损。

林冠英的谬论,引发华裔网民的围剿,纷纷促请行动党也为华社建设一间同样素质的大学让那些没得进入政府大学的华裔学生就读吧!质问林冠英,为何玛拉不需切割,是否马耒至上只在财长眼底?

魏家祥指出,財政部长林冠英刚刚不可一世的態度让人非常失望,將事实顛倒, 因当初是行动党讲3000万令吉拨款不够,一定要6000万令吉拨款,但今日当政府后却连行政拨款也分文不给。「行政拨款能够直接减低学生的学费, 他如今的做法已没有將当初投票给他的人放在眼里。」他指出,此举將让约20万名拉曼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的学生受到影响。

行动党壮大后,态度傲慢,火箭被马哈迪边缘化,土团党称霸,一切以马来人为优先,行动党领袖完全不敢为华社争取应有的权利,火箭的华裔部长在内阁对马哈迪唯命是从,不敢自认是华人,简直就是败家子,辱族丧权。

行动党执政后,林冠英甚至做了财政部长,却完全没有实权,无力为独中及为华社创办的拉曼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争取最大的权益,只会转移视线,一直拿马华的党产说事, 分明就是政治报复,即时牺牲华裔子弟的权益,也要保住乌纱帽为优先。

众所周知拉曼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是马华领导下创办的,然而却不是马华的党校,这点相信林冠英比谁都清楚。魏家祥强调,虽然马华拥有拉曼的股权,但不能出售,因为这是当初通过群眾筹款运动所筹得的款项来收购的。「这笔钱我们点滴归公,收到的每一分钱都已放入拉曼发展基金里。」他说,如果拉曼是以盈利为主导的话,一早已分红,但这几十年来的收入都放入发展基金里作为应急之用。

今天火箭执政了不给予拨款,选择性失忆,忘记去年你们这班火箭人怎么说,说政府没协助,你们大作文章,一个一个轮流炮轰马华议员,原来都只是做戏不怀好意,最终目的也是以马来人为优先,助纣为虐,一心想搞垮拉曼大学和拉曼大学学院,断华裔子弟的升学路。

副教长张念群张着眼睛说谎话,说什么要和国家度过难关,马华应该用自己的党产先之类的废话,然而希盟你们拨了多少个亿给玛拉?为何人家不必“和国家度过难关”,偏偏只有被剥夺进入国立大学升学的华裔子弟,必须“和国家度过难关”?

林冠英要干掉拉曼学院,行。但请提出替代政策,也证明自己可以做得比马华更好。行动党要做得比马华更好,就是延续当年前辈们的未竟之业,开办一间独大出来。证明行动党有办法让铁树开花,财长林冠英绝对比财长陈修信强。行动党敢吗?行吗?

细数希盟竞选承诺变谎言  保障人民福祉变保障“土著”福祉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执政半年,就快踏入两百天,蜜月期已过,选民开始醒觉。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指出,希望联盟政府执政满百日后,各族群普遍对希盟政府的满意度逐渐下滑,这也是人民在提醒政府“蜜月期”已过,接下来必须好好执政交出成绩单。然而,希盟政府的成绩单却令人大失所望,承诺油价下跌,承诺废除收费站,承诺一上台就走完最后一里路承认独中统考,承诺废除恶法,一律没有实现,反之却开倒车,要落实宏愿学校,另立名目增税,建马新湾桥等等。
选举前,希盟努骂国阵政府边缘化槟州,没有给应有的拨款;如今希盟掌控布城,槟州政府却告诉槟城选民,勿指望中央政府大拨款,反而要拓跨领域合作。选举前,希盟领袖告诉槟城人,因为以民为本,所以州政府豁免中廉价屋所得税;如今前槟州首长做了财政部长,却告诉槟城人,明年槟州中廉价屋不再豁免门牌税,中廉价屋门牌税只能享有50%门牌税折扣。当年槟州是以槟州政府连续7年转亏为盈为理由,在2016年开始全面豁免廉价屋和中廉价屋的门牌税,如今希盟入主步城,不再转亏为盈?
财长林冠英解释,牺牲一词并非意味中央政府要“紧缩财务”(Austerity)。反之,是政府准备牺牲税收,来保障人民福祉。然而事实上被牺牲的却是行动党支持者的利益,保障人民福祉,变成保障“土著”的福祉。
拉曼大学院往年所获得的行政拨款介于3000万至6000万令吉,火箭大骂马华不争气,须交代。但希盟却只拨款55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然而,专为土著而设的玛拉工艺大学,则获得最多行政拨款的大学,该大学共获得17亿1155万7000令吉行政拨款。华社 的福祉,被火箭的财政部长变成保障“土著”的福祉。
选举前,希盟槟州政府及雪州政府以推出各援助金计划为荣,到处宣扬这就是希盟以民为本的惠民政策;选举后,希盟告诉槟城人,要重新研究各援助金计划,过桥抽板,恩将仇报,惩罚对希盟愚忠的选民。
在509大选前,希盟领袖信誓旦旦向全民发出承诺,说一样会发出与国阵承诺的一马援助金数额;但现在希盟政府违反承诺却面不改色,但给B40群体援助金却少了200至450令吉。却有钱去捐助日本水灾50万令吉,捐助印尼地震50万令吉。
选举前,即使面对质疑,希盟所有领袖仍然言之凿凿告诉民众会逐步废除大道收费;选举后希盟狡辩说政府欠债1兆,所以无法这么做,马哈迪更耍赖说竞选宣言只是指南,不是“圣经”。
选举前,希盟领袖一听到巫统发表种族及不利华社言论就正义凛然跳出来发表文告加以谴责,如今希盟那些伪正义的领袖听到土团党领袖接二连三发表,政府不能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时,却成了哑巴。保障人民权益,也变成保障“土著”的权益,非土著继续被希盟歧视。

希盟马哈迪主义歧视非马来人  拒绝消除种族歧视政策

(真相网 / 张达昌)总检察署人权、国际机构和事务组主任沙拉胡丁博士日前公开指出,我们仍有许多国内法律不符合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的要求,目前而言我国仍未准备好签署该公约;他的言论受到在场人权活跃分子和人权律师炮轰,指许多国家都是先签约才修改国内法律,为何大马却相反?
全球175个国家已签署联合国反歧视公约,大马是仅15个少数未签约国家之一,竟与朝鲜、缅甸和安哥拉等国家齐名,马华全国妇女组副主席兼马华柔佛妇女组主席黄友凤表示,没有看到任何希盟政府改革的决心感到失望,并认为希盟誓言打造出一个对种族主义零容忍、完善制度和经济蓬勃的大马只是在欺骗人民。
沙拉胡丁狡辩称,若大马要承认联合国上述消除种族歧视公约,就必须修改联邦宪法第153条文,此款文涉及马来人的特殊地位,还有许多国内法律要修改。
著名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则驳斥沙拉胡丁的言论,指政府一直政治化种族和宗教课题,并藉口指大马社会由多元种族和宗教组成,仍未准备好加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公约。事实上,许多国家都是先有政治意愿,承认该公约后才着手修改国内法律,以符合公约要求,但大马却倒转,需要先修改国内法律后才签约。
隆雪华堂前任会长陈友信曾促请政府废除国家干训局,避免公务员思想继续遭荼毒。同时呼吁政府,立即签署联合国的《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1969),以向国际社会展现我国欲打击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之诚意,并采取积极措施,通过教育民众促进族群之间的理解。
从希盟上任以来所推行的政策来看,维护土著权益的议程不断,从经济事务部门主催的土著经济大会、拖延承认统考课题及第11大马中期检讨计划报告等,都是强调强化土著经济地位的措施。
医生作家林韦地就此撰文批判“自馬哈迪和希盟政府上任以來,以人權成績表現慘不忍睹,繼續在政策上歧視華人和印度人等少數族群,(所以無法簽署聯合國反歧視公約),公開壓迫LGBT社群,檳城土崩造成外籍勞工人命傷亡,至今無人負責。馬來西亞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打著偽民主光環,實質行各種壓迫,剝削和歧視的政權,值得所有人民反思。而有不了解其中細節,不了解馬來西亞歷史的國際媒體,將這種新巫統新甲必丹新國陣的"政黨輪替",視為馬來西亞的"民主成就",更是令人覺得可悲。

刘镇东应先去纠正马哈迪的 一个种族一种语言思维框架

(真相网 / 林敬祥)走后门当官的火箭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认为,华裔应该跳脱“华语、华文”是属华人的观点,并指一个人是可同时掌握多种语言,包括方言。他强调,我国应该跳脱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掌握多种语言也并非难事,这将凸显我国的多元特色。刘镇东这番言论,立即被网民嘲讽“有谁华裔认为华语只属于华人? 有谁华裔阻止其他族群学华语?”
 
刘镇东在华社发表伟论,却不敢去纠正马哈迪及马智礼的“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政权在手中,希盟不见任何消除“一个种族、一种语言的思维框架”的意愿,马哈迪甚至要再推行宏愿学校计划, 然而,刘镇东敢反对吗?刘镇东敢叫土团党放弃马来人为优先,土著独大的一个种族一种语言思维框架吗?
 
其实华人什么时候認定為华文只屬于华人的?他没有看到华小有許多其他种族的学生学習华文嗎?华社有為此埋怨过嗎?相反的,华社一直都很欢迎各族的人学習华文!所以請“刘后門”不要這樣胡扯來博取土团主子的欢心,誣賴华社自私不讓他族学習和用华文!做了政府就腦殘,華裔何時說“華語是屬華人”?
 
日前,首相在与曼谷求学及工作的大马人会面时坦承,母语学校(华小、淡小)是国民团结的绊脚石。该交流活动当时也获得Astro Awani电视台现场直播。令人遗憾的是,获得最多华人支持的行动党领袖依然“静静”,令人大失所望。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获得95%华人支持,拥有42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领袖,勇敢地告诉马哈迪“首相你错了,母语教育并不会妨碍国民团结。我们接受母语教育不代表我们不爱国”。依赖马哈迪的庇荫而得以走后门当官的刘镇东,还有这个勇气纠正马哈迪吗?否则,请别当“戏子”,讲一套,做一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同语言和文化多样性的互动作用,坚持各种文化和语言的平等,并且鼓励各国在教育中采取以母语为基础的双语或多语教学方法。魏家祥强调“身为希望联盟政府的最高领导人,马哈迪应该把多源流教育视为大马的优势,而不是冥顽不灵地认为妨碍国民团结。”
 
根据教育部统计,华小的非华裔学生比率已接近15%,也很可能会逐步提升,这说明友族同胞也认同多源流教育制度不是问题。为何刘镇东有“华语、华文”是属华人观点的说法,刘后门是否要陷害华裔,为华教及华小的发展添麻烦,为了讨好主子而不惜陷华社于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