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 希盟也需要反假新闻法保护政府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候任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强调,大马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而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他因此批评前朝《反假新闻法》,非以人民利益作考量。林吉祥因此宣布他他支持反假新闻相关的法令,但他强调此前国阵政府所推行的《反假新闻法令》,明显並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
 
如果反假新闻法令是林吉祥认同的法令,只要它“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林吉祥就可以接受,那么其他种种恶法,只要“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那就有必要保留了来“保护政府”了。林吉祥的论调与马哈迪是一样的。马哈迪上台后,就宣布将检讨反假新闻法令,而不是落实竞选承诺废除这项希盟领袖口中的恶法。
 
林吉祥指出「这个在国会通过的法令(反假新闻法令)並不是为了要消灭假新闻,反而是为了要保护政府,让(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其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既然希盟领袖在野时大力批判反假新闻法,为何一上台执政就马上U转,宣称大马仍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相关法令?这种换衣不换脑袋的思维,不是一样“为了要保护政府”吗?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的立场被批判后,引来媒体和公民团体的隐忧,林吉祥见势不妙,马上否認本身對反假新聞法令的立場U轉,转口说有關他建議在原有反假新聞法令廢除後,由媒體共擬新反假新聞法令的言論,純粹是他個人看法,至於內閣接受與否需要詢問首相敦馬哈迪。
 
内阁是否接受,为何不是由内阁自主决定,而是询问马哈迪?林吉祥是否在告诉我们马哈迪等于内阁,内阁等于马哈迪,内阁没有自主权?一切由马哈迪做主?
 
同样的恶法,在前朝“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换了政府就变成“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如果希盟政府真能实践三权分立的原则,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恶法根本没有存在的空间,更遑论有机会“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即使大马真的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则应该由媒体与社会的自律来实现,无需政府多一把手假借“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理由操控媒体,及企图钳制社会的言论自由。
 
林吉祥在大选前说“反假新闻法生效极度蔑视新闻自由”,为何如今林吉祥又促请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不妨一起探討,包括獻議政府制定新的反假新闻法令?
 
林吉祥及马哈迪都想要保留反假新闻法,以保护各自宝贝儿子见不得光的既得利益,被社会强烈批判后,竟然可笑地把球踢给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但是,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从来就不支持“反假新闻法令”。 预料希盟政府即使废除前朝的“反假新闻法令”,随后也会制定另一项类似的“反假新闻法令”来保护政府见不得光的丑闻,尤其是林冠英的风水屋案件及马哈迪的一千亿马币炒外汇丑闻。

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

民联曾举白礁岛事件攻击巫统软弱 马哈迪如今跟巫统一样软弱

(真相网/林敬祥)希盟政府突然取消隆新高铁计划,但也突然宣布终止向海牙国际法庭提出的“白礁主权争论”的复核申请。为何国会无权决定是否终止白礁主权复核申请?希盟政府还需要国会吗?

马哈迪上台后,一切都是他自作主张,独行独断,开除总检察长,撤换反贪会主席,国会完全无权过问,希盟承诺这些政府高官必须向国会问责,现在却变成向马哈迪问责。马哈迪是否要把马来西亚变成朝鲜,仿效金正恩的独裁统治?其他希盟成员党领袖为何对马哈迪绕开国会的决策不闻不问?

去年2月间,大马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复核2008年白礁岛主权的裁决。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表示,从英国最近解密的文件,发现3份与白礁岛主权有关的“关键性证据”,并已于2日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申请,要求修订判决。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 (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 ) 研究员穆斯塔法•伊兹丁 (Mustafa Izzuddin) 告诉亚洲新闻台网,据他的观察:“在马来西亚2013年大选期间,反对党提出了白礁岛事件,以证明巫统政府的软弱。”

2017年2月2日,我國前朝政府基於從英國的解密檔案中,發現3份文件與白礁島主權有關的關鍵性證據,因此向海牙國際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審核在2008年白礁島主權歸新加坡的裁決。這3份文件分別是:新加坡總督於1958年致英國殖民地國務卿的內部通信、英國海軍軍官於1958年提交的事件報告,以及60年代的海軍行動註釋地圖。

馬華巴西古當區會主席拿督陳書北指出“這些都是前朝政府過去為了證明我國擁有白礁島主權,所作出的努力,當初我國是基於有理有據的基礎,要求國際法庭覆核白礁島主權的裁決。”他說,如今換政府後,希盟政府在倉促之下就決定撤銷白礁島主權的裁決申請,令人深感失望和痛心。

“希盟政府必須明白,白礁島主權課題涉及了我國主權和尊嚴,不是隨意就能放棄的。明明我國已獲得關鍵證據證明白礁島的主權,為何希盟政府突然宣布放棄?”他指出,根據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新加坡擁有白礁島不超過12海里的領海和專屬經濟區。他說,如果大馬放棄了白礁島的主權,等同於放棄了一個在軍事和經濟上極為重要的戰略地位。

此外,馬華署理總會長兼亞依淡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魏家祥說,根據新加坡外交部,我國已終止要求重新覆核白礁主權裁決的案件,因此促請新政府給也予交代。政府到底基于什麽理由,大馬放棄要求重新覆核白礁主權裁決的案件?

他說,2017年總檢察署指找到3份“具有決定性因素的新證據”,國際法院的官方網站也曾貼出文告,提及我國提呈的新證據,是3份在英國國家檔案館內發現的歷史文件。“這些證據,為何突然棄之不用?新政府在這課題上,從未有任何說明。縱然至今未委任外交部長,但領土主權是國家大事,重中之重,柔佛更是最直接受影響的州屬,新政府不能忽悠人民,沒有交代。”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也在去年全力支持大马针对“白礁岛主权纷争案”的裁决,提出司法检讨的申请。对新加坡而言,控制白礁不仅得以保障该国 的经济命脉——海港业,确保来自南中国海与马六甲海峡的船只进出安全新加坡,也同时扩大其领土范围,强化它在东南亚的军事及战略地位。

林冠英于2008年5月23日,针对海牙国际法庭将白礁岛的主权判给新加坡,发表声明谴责拿督莱士雅丁和政府不应将这次的败诉当成胜利,而应该承认此时此刻全体马来西亚人那种失望、失落的感受,承认联邦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捍卫我国的领土。

正当手握3项新证据的大马有望在与新加坡的争夺战中“翻盘”,重夺白礁岛的主权时, 为何马哈迪擅自宣布放弃 白礁岛 主权?林冠英竟然也装聋作哑,不再有那种失望、失落的感受?马哈迪如今也跟巫统一样软弱? 希盟政府是否也该承认联邦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捍卫我国的领土?

敦达因指废大道收费不易 百日承诺原来只是“具有意义”的数字

(真相网/林敬祥)槟城大桥过桥费何时取消,备受槟城人关注。但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被追问几时废除槟城大桥收费站时,他回答说,当务之急是兑现希盟政府的“百日新政”,过后再处理其他事项。

若“百日新政”是当务之急,为何废大道收费不是 当务之急? “”真能在百日落实?槟州首长曹观友却不相信希盟政府能在百日落实所谓的新政,他发表令人震惊的言论打脸林冠英。

针对何时取消槟州一桥及二桥收费的疑问,他说道:“在适当时候取消槟城大桥过桥费的承诺将实现;只是实现宣言承诺的时限为一届,即5年时间,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曹观友也强调“虽然希联的竞选宣言在100天内实现承诺,但100天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

为何林冠英口中的“百日新政乃当务之急”,在槟州竟变成只是一个“具有意义”的数字,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

原来希盟的“百日新政”承诺原来只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而已,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的文字游戏或数字游戏?

5.09大选竞选期间,看守槟州首长林冠英表示,希盟承诺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是因为特许公司早已收回投资的资本,却仍要不公平地收费至2038年。

既然如此,为何“废槟城第一大桥收费”不是槟州政府的当务之急?仍要继续让第一大桥一天又一天不公平地收费?

倘若槟城大桥真的如林冠英形容般已经是“盲赚”,为何就不能马上废除过路费呢?

希盟政府的元老理事会成员敦达因说,要是马上废除大道收费,政府将会损失超过550亿令吉,因此他召见利益相关者来会商,寻求最佳解决方案落实希盟竞选政策。会商后却不见公布任何对策,看来废除大道收费,废除大桥收费,已经快成为希盟政府的空头承诺,纯粹是一组“具有意义”的数字,只有捞取选票的意义,成为希盟政府最大的讽刺。

林冠英发表文告时说,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承诺,分阶段废除大道收费站。他强调,届时会率先废除槟州第一大桥收费站和双溪育(Sungai Nyiur)收费站。大选前承诺“率先废除”,大选后就变成不需在100天内“遵守”及实现承诺,更加不是“当务之急”。

林冠英现在改口说废除大道过路费只会在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才会落实。谁来定义何时“大马的财务状况有所改善”?希盟政府看来已经准备以“大马的财务状况未见改善”来拖延落实其竞选承诺,推搪废除大道收费站,拖延落实增加奖学金及贷学金,兴建1百万所可负担房屋等等承诺。

稳定油价等于调涨19仙 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真相网 / 林敬祥)本週最新油價出爐,RON95及柴油維持原價,即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及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但RON97則每公升上漲19仙。选民喊“被騙了!被騙了!選前天天喊今天執政中央明天油價下降,現在不降反升,希盟是一個真正的強盜政府!”现在才警觉被骗?太迟了吧!

民主行动党槟州州委孙意志在不久前指国际油价持续上扬,但国阵联邦政府压制大马油价,这势必会引起火山效应,在大选后国内油价大幅上扬,人民被迫用贵油。他抨击到“国阵联邦政府为了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包括控制油价来讨好选民。然而这种糖果恐怕只是暂时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纳吉欺骗选票的阴谋。

为何如今95还RM 2.18 ?出产油国还比人贵?这不是希盟当反对党时所讲的吗?97调涨19仙,是希盟讨好选民,回馈选民支持的惠民政策?为何希盟执政后,在大选后,国内油价仍然更大幅上扬?赢了大选就不择手段?

森州行动党副主席张聒翔去年说森州行动党将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如今张聒翔是否也要言行如一,照旧“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

希盟狂热支持者,爱党心切的愚民纷纷挺身为政府辩护,言论荒谬至极,令人喷饭。有者说“这很明显是个利民政策,因为绝大部分车主是打95的”、“国阵时也是起多价少,早就習惯了“(国阵时吃草已经吃习惯了,继续吃也无所谓了!)、“只能怪前朝政府挖了这个無底洞,現在唯有想辦法補救。”,“要吃山珍海味还嫌贵,打不起97就打95,再不不打,打grab咯”、“要是国阵继续掌权95已经2.8O了”、“全部车都可以打95,除非你驾的都是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有者庆幸自己没有用新车,幸灾乐祸说新车要打贵油了。为了救国,全民不要买新车,不要用大车,不要买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大车用户快点去换小车,新车用户快点去换大车,高性能车快点去换低性能车,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啊!

按照这些思维,打97油的车子类型,应该也可以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大大地调高入口税及国产税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打95油的车子呀!按照这些思维,国阵做过的,早就习惯了,希盟政府照样做下去,愚民一样大力支持,这就是所谓的“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傀儡财长林冠英在2007年说过:“石油是属于人民的财产,国人有权享受国家的天然资源收益。行动党议决展开全国性抗议行动,以迫使政府承认人民的痛苦,并采取行动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以及承认人民有权分享国油的利益与成功。”

做了傀儡财长的林冠英还记得要“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吗?傀儡财长也说过“国油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赚取了5千亿的盈利,以我国的2500万人口来计算,这项巨大的盈利每人可分得2万令吉,一家如有6口,便可分得12万令吉,但人民有从中受益吗?”

如果傀儡财长有心要让“人民从中受益”,为何还调涨汽油价格?是否为了救国,为了国家长远(60年)的未来,人民必须以大局为重,继续吃草,别奢想从中受益?

不利国家进程和形象

马哈迪担任首相的时候,曾经担任过他副手的慕沙希淡,嘉化峇峇和安华都无法顺利上位,可见他的疑心是多麽的重,即使让他稍微放心的阿都拉在担任首相之後,也难逃被他严厉批评的命运。

read more

马哈迪远远称不上是变革的推动者 希盟无法提出替代治国方案

(真相网/陈伟国)《日经亚洲周刊》(Nikkei Asian Review)刊登驻东京记者兼作家皮赛克(William Pesek)观察大马政局,撰写评论《马来西亚为政治角斗付出巨大代价》,直批马哈迪远远称不上是变革的推动者“难以把封闭及惯于规避风险的大马企业引入日趋变动的全球经济。”皮赛克指出,令人不安的是大马的选举竟无法对于控制通货膨胀、增加工资、提高华印裔少数群体的机会及处理人口老化问题,提出具体的想法。

read more

马哈迪与7暗招

马哈迪说,政府在下届大选可能靠7暗招胜选,包括掌控选委会、通过选区划分移动选民、公开贿选、骚扰反对党、投票站採用公务员等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