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逼关丹独中吃死猫·申请书曝光还原真相

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於2012年6月15日,由董事长童玉锦致函教育部长慕尤丁(见以下截图),代表关丹中华独中申办新学堂。教育部於7月26日批准办校。


通过申请书和批文的内容参照,并非一如董总生安白造的变种独中或马来文独中,因为批文是按照申请书的要求而定。这就是为什么隆中华独中校长方成说的,必须把申请书和批文共同比较解读,才不失偏颇。

兹将主要的内容解释:

(1)当初说,关丹独中乃隆中华独中分校并不确实。申请者在表格中的 Sekolah Menengah划勾,而不是 Cawangan。因此,它是独立的新学校。(见以下截图)

(2)在表格中要求3个校名选项,申请只填两个校名, 分别是1,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AN CHONG HWA KUANTAN  2, SEKOLAH MENENGAH CHONG HWA KUANTAN(见以下截图)。 换句话说, 校名符合申办单位的其中之一的选项。

(3)在课程纲要中,申办者手写填入UEC(统考)划勾及在KBSM划勾(见以下截图), 意即是双轨教学。然而,由於教育法令未承认统考,教育部在批文中表明知道有关中学也参与其他课程的考试。留下这个灰色地带让关丹中华独中拥有自由发挥的空间,让批文不至于受到教育法令的掣肘而失效。


(4)由於批文中的灰色地带被被董总拖尸般鞭打,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董事长童玉锦於8月14日致函"通知"教育部,报备关丹中华独中参与统考,藉此立据为凭。

(5)董总对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讨伐,其实是找错对象,任何争议应迳自向教育部长慕尤丁寻求厘清,因为申请书致予慕尤丁而不是魏家祥。这是否专挑软柿子,欺善怕恶,还是董总故布疑云,先痛揍一顿再说?看完申请书和批文的全局,自有公道在人心。

快刀斩乱麻:筹款100万

魏家祥今日呼吁马青团员“用建设来对付破坏”,他同时也号召马青为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

好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许多人只会讲,但做不到。对比董总发动全国华教支持者前往国会施压魏家祥辞职的举动,一招“用建设来对付破坏”就把董总给比下去。

董总不停地把关丹独中当作变种、变质独中,马来文独中,还鼓动华社排斥这所新独中。不过,无论修正批文的事宜最后发展如何,关丹中华也不会因此而搁置等候取得“完美批文”才来建校。

筹款建校工作在董总的极力破坏之下,难免受到影响。马青要给关丹中华中学筹募100万令吉的建校基金,虽然杯水车薪,但却具有“用建设来对付破坏”,抛砖引玉的重大意义。

支持关丹独中的各路人马,不妨加紧脚步把新独中建起来,尽早开学,用华语授课,让学生报考统一考试,用事实来证明她不是变种独中,也不是马来独中,此即“用建设来对付破坏”。

计划前往国会抗议的热心人士,车马费也该省下来,悉数捐给关丹中华,才是真正的热爱华教,关心独中。

魏家祥:教育大蓝图11日出炉‧盼各造提意见关心教育

(森美兰‧芙蓉5日讯)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呼吁各造把更多精力投放在教育的未来发展,这才能对全民及国家带来更大的好处。

他今日为芙蓉新城高苑东华小学主持开幕礼时表示,将于9月11日出炉的教育大蓝图收集了涵盖国内1万1千807人意见的备忘录、对话及圆桌会议内容,他希望各造能在大蓝图出炉后再提供意见,这是大家眼前要做及未来可做的工作。

另外,他在过后针对一些州属华教人士酝酿“反926抗议行动"问题作出回应时说,整个事情不会影响他继续工作的决心,因为在民主社会,正反声音是很正常的,不然也不会有辩论比赛。

至于东华小学董家协透露学校明年及后年的新生已爆满,并希望在2014年扩建校舍时希望获得他协助的问题,魏家祥回应说,他无法预测两年后的事情,但只要眼前能做的,他都会尽力去做。

“我不知道2年后会在哪裡?亦不知道是否会成为候选人或会受到人民委託,董家协的计划是两年后开始筹建校舍,但我只能看眼前的问题,我不能信口开河。"   出席者包括该校董事长胡天成、筹委会主席兼副董事长叶理国、校长赵志光、家协主席罗翠丽、森州教育局局长拿督阿都哈林及芙蓉县教育署官员莫哈末萨等。

蔡细历: 今日成果非一蹴而成 全民携手延续繁荣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国庆献词]:今年国庆日主题为“独立55周年,一诺千金”,适时的提醒我们,马来西亚在这55年里已经成功实现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任务。

我国今日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成,而是必须经历和面对年复一年的各种挑战与考验。

大家时刻提醒自己团结对国家的重要性,这种团结应该跨越种族、文化和宗教。

种族融合很脆弱,因而我们必须为这些年来国民能够融合相处而感到庆幸。

但是近年以来,却出现一连串企图试探我们这些年来享有的社会和平的行为。

这些举动往往被伪装成看起来像是一种政治改革的运动,并企图建立人气来达成具破坏性的目的。

当具有这类企图的人在数目上不断增加,取而代之的将是骚动。

虽然国家允许持不同政见者拥有足够发表意见的空间,但是我们必须对某些滥用权利的不良分子,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我们的国家持续面对国内种种不稳定因素的困扰,政府和全体国民的一切努力将会毁于一旦。因此我们必须向这些足以吓坏国外投资者的破坏分子说不。

政府的一系列的措施已经产生成果。我们不只是讲而已,我们也付诸行动。政府以绩效制推动这些利民措施,也以绩效来证明我们的努力成果。

人民在不久后将做出抉择,即要选择延续目前的稳定和繁荣,或是冒险选择一个没有执政经验的政府。

国庆日再次提醒我们,如果没有先贤们的牺牲,没有各族之间的谅解,没有包容精神的保障,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的先贤在超过半个世纪以前播下的种子,如今已经开花结果。我们应该让这些果实茁壮成长,引领大马继续成长和进步。

我们耕种的田地如今已肥沃繁盛,因此我们必须拒绝破坏份子试图摧毁这一切成果。

今年的国庆主题“一诺千金”再次提醒我们,政府虽然不完美,可是也一一实现了它所许下的承诺。

我们成功和进步并非一夜达成,而是几十年来辛勤工作与仔细规划,同时凭着希望与决心,而好不容易取得的。

因此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与任何破坏性元素保持距离,它们对国家的未来毫无助益可言。

让我们在家里、办公室里、任何建筑物里,甚至在车里挥舞辉煌条纹,为我国过去所取得的所有成就而自豪。

让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是一个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对过去繁荣充满感恩的国家。

让我们携手并肩一起努力,许大家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国庆日快乐!

诚意为教育付出 施比受更有福

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4年多以来,对于愿意为教育伸出援手者,我都无任欢迎,教育部也乐于给予配合,然而,有关援助的前提必须是无私的奉献,而不具有任何动机与企图,需知:“施比受更有福”。

对于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近日炒作的议题,指教育部或我为难槟州政府派发100令吉给予槟州各源流小学生,对此,我要郑重地作出回应。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禁止或阻止,任何人给予学校或学生的援助,我也欢迎任何人士的援助,毕竟,最终受惠的是教育体制与学子。早在6月份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我便已告知来自行动党的国会议员章瑛,我欢迎槟城州政府给予州内小学生100令吉,但前提是有关发放是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同时,槟州教育局高官也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多次的联系和协调,就是希望可以透过最简易的方法,让全体学生受惠。

其次,中央政府在今年新学年时,便已给各中小学生100令吉援助金,当时,也是针对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发出,而有关发放也是交由校方处理,无须劳师动众要登记家长的资料。州教育局拥有所有学校的学生人数统计,槟州政府可以透过州教育局的配合,发出有关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身为公务员,有关款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我们也应对校长们的诚信有信心。

第三,发放的机制有很多种,小学生在领取100令吉后,我相信,他们最后会交至父母亲手中,毕竟,之前中央政府发出有关援助金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学校也可以透过派发成绩单时,家长前往学校与班导师见时,再直接发出相关100令吉给予家长,这些机制都应获参考。

换言之,只要槟城州政府有诚意发出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而不具任何目的或政治动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槟州政府执意要获得所有家长的资料,包括住址、联络电话等,这却显得槟州政府不够大方,而且是多此一举,并增加学校教职员的工作,即要为州政府作类似问卷调查的登记工作。

况且,若为获得100令吉,而必须毫无保留地公开家长的资料给予州政府,这对家长而言是否公平?毕竟,学校拥有家长的资料是便于联系与处理问题,然而,州政府借机要获取家长的资料,难免会让人觉得别有用意。同时,若此先例一开,往后有其他团体机构也仿效,那试问我们是否也要允许,家长还哪有隐私可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槟州政府执意索取家长资料,方愿意发出100令吉,而以诸多的藉口排除其他可行机制与方案,他们何以如此渴望相关资料?教育部不认同有关做法,并提供中央政府之前派发100令吉的方案,槟州政府不但不能接受,还发表各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试图引起民间对教育部的憎恨,当中的动机已昭然若揭。

教育不是政治,不要把政治的争斗带入教育领域;教育拥有伟大的使命,我们要为下一代负责任,也要为国家未来负责任。只要有诚意给予奉献,我绝对无任欢迎,也愿意给予协助;至于那些别有用心,或奉献过程中带有条件的,我是不会认同与妥协的。

转载自:《魏家祥部落格》发表日期:12/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