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赛芝"私通外敌" 蔡细历藉势整治 /梁敬义

(梁敬义内幕报导)蔡细历剑指马华一名副部长搞金钱政治,游说成员党的支持以便藉此势头要成为务边候选人。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用语是She马华唯一的女性副部长王赛芝,於此无所遁形。《真相网》明查暗访,确认蔡细历狠批的就是王赛芝。

王赛芝否认这件事与她有关,以蔡总在说"笑话"来调侃,试图解困。蔡总以务边金钱政治"整肃"王赛芝,其实还有其他累积的因素令他发火。

马华会长理事会过去年余,潜藏着会议内容很快外泄的忧虑。其中最明显的是,魏家祥的谈话内容於次日早晨,便会在迦玛主持的网络电台榴莲台被影射批判,魏家祥等人展开调查,虽不中亦不远,怀疑由王赛芝向迦玛泄露。

此外,翁诗杰对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动态也略知一二,据说是王赛芝给他的"报告"。对马华高层而言,王赛芝被怀疑的这些作为,就是"私通外敌"。

迦玛在两年前的马华党争,利用988电台主持人之便支持翁诗杰。翁倒台后,他把仇恨带入榴莲台,在其清谈节目中,常常离题拿蔡细历、魏家祥开刀,即使马华各阶层领袖上榴莲台,也常受到迦玛的言论半路杀出非议马华。迦玛正因为凡事批评马华,而被民联,特别是行动党视为自已人。

对王赛芝的怀疑并非捕风抓影,榴莲台最近脱售一半股权给亲纳吉的财团,据知,这位老板是由王赛芝居中介绍在先,凭此关系而完成日后的交易。迦玛从过去骂国阵亲民联的"形象",突然变脸倒戈,如今在马华和行动党之间两方面不讨好。

在过去,榴莲台揶揄马华领袖无数,迦玛从不触及王赛芝受人非议的课题。马华中人综合各种因素研究,会长理事会的谈话内容由王赛芝外泄有迹可寻。

马华老总蔡细历曾多次感慨,理事会会议根本没有秘密可言,因为与会成员不分轻重利害对外泄露,以致即使是一项党的策略或将要推行的计划,很快流传,使策略不再是策略。

蔡细历为了冲淡三年前党争留下的印记,对曾经支持翁诗杰的王赛芝不究既往,反而处处收编各个派系以营造团结气势。由於王赛芝所属的一个霹雳州区会是巫统的传统选区,她其实是没有参加大选的地盘,必须以天兵的姿态由党中央给她布署落脚的地方。

一年前,她受暗示前往班丹国会选区以取代翁诗杰,但她以人脉不熟络而推拒。较后,由於她是吉打州人也是潮州人,便被安排到巴东色海活动。

马华为了加强胜算,着令正副部长领养选区以便塑造亲民形象。最近闹得红火的务边选区,是王赛芝领养的三个选区的其中一个。但是,正副部长"领养",并不是让他们看到甜头就占为己有,王赛芝想要染指务边,就是"吃着这碗看着另一碗",令务边区会认为她鸠占雀巢。

王赛芝的野心遭到举报,事出有因。据部落客陈治平发表贴文说,他"联系务边国会选区国阵主席兼马华公会务边区会主席曾振銓,对相关报导作出澄清的时候,他透露了3宗事件,并认为王赛芝在处理党务和政治人事方面,欠缺政治成熟度与智慧。

陈治平提到:王赛芝确实有绕过国阵主席与务边国阵友党联系。她也在没有通知务边马华区会主席的情况下,在农历新年期间与务边马华区会执委进餐,并向在场出席的马华执委分发马币500令吉的新年红包。

王赛芝分别在巴东色海和务边铺路,但越界的过江龙不及地头蛇,遭到当地马华领袖的排斥。经过蔡细历未点名批判,未来形势难以估计。

独中是变种还是绝种?(上)/林怀龙

我于8月22日在本版发表拙作“独中目前会变种吗?”。当天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在关丹开办中华独中的批文在报上曝光,我看了吓了一跳,怎么教学媒介语是国文,这还能算是华文独中吗?

我发表那篇文稿时的想法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任何部长或教育官员能使华文独中的本质改变。

华文独中存在但不增加

感谢我的学生陈强勤硕士,将网络上黄集初硕士所搜集有关我国教育政策的资料转发给我。

我阅读之后才发现到所谓华文独立中学(SEKOLAH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早已绝种(不能再增加),而只是保持原状。我现在抄录黄集初硕士所搜集的以下资料以供参考:-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Sesuatu institusipendidikan yang menawarkanprogram pendidikan peringkatmenengah yang menggunakanbahasa Mandarin sebagai bahasapengantar untuk menjalankanprogram pendidikan yangdikawalselia oleh MalaysianIndependent Chinese SecondarySchool(MICSS)ExaminationBoard.这就是说华文独立中学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而其教育计划则是受华文独 中考试局监管。接下去的条文规定全马60所独种即不可减少,也不能再增加:

“Bilangan SMPC yang sediaada sebanyak60buah dikekalkan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

以上条文可能是在1996年,教育法案修正以后的产物。我相信教育部副部长或是在任的独中人士,尤其是华教界最高权威机构董总不应该不知道这些条文的确实存在,或者是某些教育官员所杜撰。

1996年修改1961年的教育法案时,华社及华教人士只注重在废除教育法案第21条B项,“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时将国民型学校改为国民学校”的条文,而没有注意到对华文独中的阐释。

私立教育机构与华文独中

或者,当时华社可能认为华文独立中学只要不被减少就行;又或者因为华教问题太多,董总和华社为此疲于奔命,而不能关注到所有的问题,结果忽略了这项阻碍设立新华文独立中学的条文。

教育部提供给申请者申请开办“私立教育机构”的表格中并没有申请开办“华文独立中学”

的表格。因此,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相信是用教育部申请开办“私立中小学校”的BPS-1表格申请。

课程是根据国家课程,批文中第8项注明教育部有被告知,该校将教导国家课程以外的其他科目。

批准人可能了解华社意愿而开拓法律条文以外的伸缩性范围。

根据上述的条文,除非条文中…“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这个句子被删除,再增设华文独立中学的申请表格,否则我们华文独立中学已经不可能再增加。但修改法案是 国会的权限,部长或教育官员无能为力。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状,我们华社特别是董总,应该强施压力,促请执政党修改法案或法案所附带的上述条文;或者 促情民联公布他们执政后对这些教育问题的处理办法,是否修改法案以解除对发展华文教育的限制。

目前国阵已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对华文独立中学的增办或是对整个华教的政策只是保证存在,而没有提升的计划。

我们希望民联能有明显的表态。如果政策法案没改变,即使民联执政,教育部长或教育部官员也必须依照现有法案条文办事。华社特别是华教的守护神董总,应该明了这个事实。

马华无力应战 黄燕燕槟城车大炮 /陈治平

黄燕燕大言不惭的说,国阵能够在来届全国大选重夺槟城州政权。她说,基于国阵的支持率已经日益攀升,她有信心国阵将能够从民联手中夺回槟州政权。

“马华不会在来届大选放过槟州,马华将和国阵成员党团结一致对抗民联。我相信国阵会胜出!”

 而,黄燕燕没有说,国阵支持率的攀升来自那一个地区、一个族群、那一个政党和谁的估算。新闻部、特别任务部、军方和警方政治部等等国阵政府情治单位,也在 上一届全国大选,以政治“情势一片大好”蒙蔽时任首相的阿都拉巴达威,让这位前首相对各单位的情报信以为真,使国阵溃不成军,一举促成二分天下。

当黄燕燕发表相关言论时,博主恰好在槟州与行动党及马华的行动室进行交流。行动党认为,只要他们获得30%马来选票和70%的华裔选票为基本票,他们就能够在一个混合选区胜出;而巫统则认为在华裔和巫裔的混合选区获得70%和30%的华裔选票为基本票,国阵就能够在该区胜出。

问题是,宣称代表马来西亚华裔的马华公会能否为国阵在华裔选民群中得到至30%的支持?如果连3成华人的支持票都不能够获得,又如何能够协助和确保国阵获胜?

国阵巫统所谓的7成马来选票已经非常保守。他们的估算并非凭空捏造,他们以巫统党员作为依据,并采取人盯人的策略,以家访和约谈确定巫统党员的投票趋向,然后删减掉那些离世、搬迁和非该选区选民作为数据。

他们可以随时应需求,将相关选民的住址和联络方式,一一呈列,效率之高令人乍舌!博主在资料栏里头看到,仅有马华公会的各区党员人数分布栏是空白的,让人产生错觉,马华似乎已经放弃竞选有关议席。

当槟州民政党的战车在邓章耀被纳吉委任为槟城州国阵主席,全面启动后,马华还是沉醉在过去身为执政联盟的梦境里头。年长甚至年迈70的前败选议员,还想重作冯妇,再战江湖。安的是什么心,只有他们才知道!

(原载《将心比心》部落格 19/9/2012)

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蔡细历:王赛芝搞金钱政治!

马华拥有官职及中央党职的领袖已为未来大选寻找和筹策在"风水宝地"上阵,唯一的女副部长王赛芝被指搞金钱政治,谋求在务边出战,而她游说国阵成员党让她当候选人的布局,激怒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强烈谴责这种行为。

虽然蔡细历没有点名批判,但政治是非圈没有秘密可言。然而,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也藉着蔡总没抖出是那一个人,顺水堆舟开脱表明不知情况,自保颜面。

在竞选议席划地自重的另一位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也暗示受到马华士拉央的领袖的举荐和祝福,频频在这国会议席里活动,并以其官职拨款收买人心,令蔡总认为他身为雪州主席只顾本身的政途而忽略整个格局,搞个人功利主义。

一年前,当翁诗杰表明要在班丹重披战袍时,马华中央计划由王赛芝取而代之。这是因为王与翁关系甚笃,如果翁最终以独立人士或商借公正党名义出战,即使要攻讦王赛芝也有口难言。

不过,随着政局不断更变,有传言王赛芝将被委派到吉打巴东色海竞选。王赛芝并没有政治地盘,被暗喻为政治游牧民族,哪里有的靠拢就在那里落脚。但她认为务边是安全区。

她被指搞金钱政治,乃因她花费不少心机向国阵成员党寻求支持。通常,这都需要许多实惠和承诺才能"买下"成员党的美言。但一些成员党也佯装觊觎务边以便左右逢源,实际上,马华霹雳州务边区会主席曾振荃据说已被圈定为候选人,因此,王赛芝想越界而战肯定有阻力。

务边国席历来是马华的风水宝地,许多马华高层领袖如陈群川和陈祖排都一出即胜。上届大选,林良实的公子林熙隆拿了这上上签却在308政治海啸中惨遭没顶,替马华写下败绩。

保送赴台技职学生腰斩 · 何国忠留台联总使黑手

(真相网独家报道)由马华保送华裔学生到台湾技职专班的300个名额,已被台湾教育部腰斩。实行两年的保送计划紧急煞车,据说有黑手操弄,阻截华裔子弟的教育出路。这方兴未艾的教育嘎然而止,令华社惊愕。

台湾教育部内幕消息,随着大马留台联总选出的新领导层於不久前拜会新上任的教育部高官"说是道非"之后,台湾方面也同时基於联袂访问的高等教育部副部长何国忠,表述马华内部对保送计划意见不统一,从而加强台湾"吊销"的决心。

马华过去两年,以2万令吉免息贷款保送华裔学生到各个领域的技职专班就读,以便让华裔学生谋求更宽广的创业和就职空间。不过,留台联总过去五十年从台湾侨务委员会获得保送的"优惠权",独占执掌地位,因而界定马华介入这个领域抢地盘是"吞噬教育资源",极力排斥马华,以维持既有的领导地位不受威胁。

虽然留台联总从侨委会接到约略1400报考生个名额,但报读学生因各种因素临时放弃,最终动身赴台就读的学生平均约800之数。留台联总本身无法"填满"全数名额,却不准其他党团另开门路惠泽华校生,曾遭到舆论狠批"损人不利己",活生生扼杀华裔子弟的求学机会。

据知,马华深感吃暗亏,因为党内副高教部长何国忠与留台联总关系密切,认同他们否决马华的保送计划。消息说,由於何国忠有官职,说话份量相应提高,导致台湾教育部误判为马华对保送学生意见分裂,意向不强烈,从而应就留台联总处心积虑的阻截要求,干了这场"好事"。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冯镇安和颜炳寿等人於年前赴台,向教育部取经,以便台湾卓越的技职教育能够在拉曼学院开班授课,让缺乏深造文凭或家庭经济能力有问题的学生更上一层楼。

当时的教育部长吴清基释出善意,以其权力提供300个学费全免名额,让马华通过汲取初步实践经验,布署日后在拉曼学院的技职班长远计划。但是,马华起步时便遭到留台联总的反对。在首批126名的学生中,4顽皮学生因为在当地喝酒闹事、破坏公物与校监发生语言冲突,一度被亲留台联总的留台生借题发难,恶意质疑马华所保送学生的"素质"。

面对里应外合,拦截了保送计划,马华至今哑子吃黄莲。据悉,马华原本要在吉隆坡拉曼总校扩充校舍为技职斑自立门户,奈何周遭约40亩校地被非法木屋侵占,要强力驱赶面对阻力。因此,该党正商议另觅校地,应付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