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势转变 正确地“向东学习”

2

日前,首相纳吉在官访韩国时披露, 大马正探讨通过第二波的“向东学习”政策来扩大两国合作关系,并同时探讨科学工艺、文化教育和国防的合作性。其实,这个“向东学习2.0”,是首相去年在日本就已经提出的政策,并列出了6大领域。如今这个政策也将韩国纳入学习国家,符合了当年这个政策向日韩取经的原型。 read more

巫统代表宽以恕己严以责人 执政后转个头要惩治非土著

umno change face long

(林育琪评述)尽管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强调将会成为全民首相,但从巫统代表在大会辩论环节时,频频向非土著开刀,甚至还有代表呼吁纳吉以“一个马来族”取代“一个马来西亚”,另外还质疑很多考获一等文凭的非土著是否凭真本事取得这样好的成绩,让许多人质疑巫统要改革的决心。 read more

巫统党选纳吉老马暗中较劲 副主席六人争夺战决定颜面

tunm vs najib long2
(林育琪评述)一如所料,纳吉和慕尤丁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成功连任巫统主席和署理主席,但他属意的人马是否会在10月的巫统党选中捍卫原职,或是诸如慕克力等其他候选人脱颖而出,以及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马哈迪的影响力到底还有多大,是这次巫统党选的最大看点。 read more

右翼份子顺势抬头清算纳吉 责讨好华社到头来下场凄痛

najib 1malaysia long
(李世民评述)马来右翼份子随着505大选之时势发展,炮轰纳吉奉行中庸政策忽略马来族群,却无法藉此讨好华裔取得更好大选成绩,施压纳吉放弃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一连串压逼犹如勒紧首相纳吉的颈项,让纳吉难以喘息。

马来西亚前锋报炮打隆市政局,指耗资1200万来提升武吉免登区阿罗街设施吸引游客乃是为了讨好该区从来不支持国阵政府的华裔选民。虽然字面上受抨击市长阿末莎菲和市政局,实际上却是指责纳吉所奉行的开明施政与改革转型。 read more

国阵不彻底变革势必式微 阿都拉之败成为纳吉警钟

bn must change lonh

(章力琴评述)国内槍击案日益猖獗,包括警方在内的许多人,将之归咎于废除紧急法令。他们认为前紧急法令扣留犯恢复自由后,有相当大部分的人重回旧路。

他们责怪首相纳吉當初为了兌现改革的承诺而废除紧急法令的做法,並补充,更糟的是,人民还觉得纳吉的改革不夠徹底,而严重罪案率在紧急法令废除后则相应增加,可说两面不讨好。

纳吉目前的处境,就像前首相阿都拉在任时期一样,就是巫统和国阵存在拒绝改变的思维。

根据策略资讯研究中心(SIRD)新出版的评论集《觉醒:马来西亚的阿都拉年代》,阿都拉接受长期观察大马政治发展的美国籍学者碧莉洁和莫纳斯大学政治科学教授詹运豪的访问时说:“不幸的,巫统和国阵中还是有人拒绝接受,我们在2008年表现不好,是因为没有达到人民的改革期望所致。

“他们认为,我们干的不好,是因为我们对人民和在野党开放和允许他们发言。这些就是循着老方式做事的人。这,我相信,是纳吉最大的挑战。”

2004年大选,国阵取得辉煌成就,而这主要是选民对首次领軍的阿都拉充满期待,希望他能真正落实改革议程。

可是,阿都拉很快就碰钉子。虽然他挾着强大民意,但体制內却有很多人拒绝和他配合,加上他本身又没有坚决的态度和立场,造成他的改革议程无疾而终,並为国阵在308 大选惨败埋下导火綫。

阿都拉任期内最引人诟病的是没有依据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建议,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来监督警察滥权,反而只是成立没有实权的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

由于没有独委会监督警察滥权,乃至扣留犯在扣留所死亡的事件目前依然发生。这是选民在大选中不支持国阵的其中一个原因。

阿都拉承认政府在推动独委会时面对很大的问题,因为警方的情绪高涨,而政府在面受到警方威胁时选择放弃。

时至今日,独委会还是原步不动,甚至还有人认为,独委会是违反宪法的。这些人也许是故意忽略一个事实,即建议成立独委会的皇委会主席是前联邦法院大法官赛汀,而其中一个成员是前全国总警长韩聶夫。

納吉现在也面对警方的压力。虽然他认同取代紧急法令的新法令,不应有未審先判的条文,但警方却以没有防范性法律难以打击严重罪䅁为由,坚持应有类似条文。新法令内容是否包括未審先判的条文,就能显示纳吉是否会步阿都拉后麈,在压力下屈服的指标。

如果纳吉无法坚持其改革议程,在公民意识日益提升的情况下,国阵尤其是巫統在下屆大选将会面对生死存亡的考验。不改变,只有一條死路。改变侭管充满変數,但已是不可逆流的趨势。

 

伊党勿述补选战略上错误 纳吉可藉此胜利稳固地位

besut byelect long

(姚新言评述)一如所料,国阵成功保住瓜拉勿述区州议席。国阵候选人东姑再韩以2592张多数票,击败伊斯兰党候选人阿兹兰尤索夫,不但为国阵守土继续保住登嘉楼州政权,也避免了悬峙州议会的情况。

虽然这场补选的投票率(79.78%)比505大选的87%低,但东姑再韩的多数票,却比505大选的增加了158张或1.1%,若考虑到伊斯兰党支持者一般上都会出来投票的因素,国阵在这场补选可以说是胜得漂亮。

补选成绩显示,乡区依然是国阵的堡垒区。虽然伊斯兰党来势汹汹,但最终还是无法扭转乾坤,再次饮恨瓜拉勿述。这也反映,如果民联想要在下届大选推翻国阵,就必须削弱国阵在乡区的影响力,否则单靠城市选民,还是会失败。

伊斯兰党这次败选,也说明他们打出的16:16战略彻底失败。这一招不但无法吸引瓜拉勿述选民,反而还让国阵借力打力,向选民强调“稳定”的重要性,加上发展牌奏效,轻松胜出这场补选。

伊斯兰党一开始是喊出变天口号,呼吁瓜拉勿述这个小渔村的选民要创造历史,让登州议会出现悬峙局面,但在竞选期间进入半途时发现不受落后,改以哀兵上阵的姿态,告诉选民即使伊斯兰党胜了补选,国阵还是继续执政,“打仗”最忌就是临时换阵,伊斯兰党的竞选口号,从变天改为维持现状,怎不让选民困惑,又怎会把选票投给立场捉摸不定的伊斯兰党呢?

伊斯兰党在505大选时,在9个投票站(包括军人提前投票)中赢得其中两个,但这次却全输,可以说是一败涂地。这值得伊斯兰党领导层探讨,为什么在短短3个月内,支持伊斯兰党的选民不增反减呢?

对首相纳吉来说,补选胜利不仅是给他的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也让他更有信心面对年杪的党选。巫青团长凯里在竞选期间曾警告,若国在补选中输掉,纳吉在巫统的地位或会受到威胁。如今东姑再韩以亮丽的成绩当选,犹如是为寻求连任巫统主席的纳吉注入了强心剂,也有效吓阻一些原本考虑挑战纳吉的巫统领袖。

至于巫统勿述区部主席兼第二教育部长依德里斯也是这场补选的另一名赢家。虽然国阵候选人的多数票,没有如他所预测的有4000那么多,但表现还是比505大选好。同时,这也说明勿述还是依德里斯的天下。这也有助他在党选中连任最高理事的机会。

相比下,登州大臣阿末赛益虽然避过了被逼宫的命运,但他未来的日子并不好过,目前他可以说是内忧外患,幸好他还继续获得登州王室的支持,否则乌纱帽早就没有了。

补选成绩预料也会冲击伊斯兰党。负责统领伊斯兰党竞选机关的副主席胡桑慕沙和其他开明派领袖,势必会在党选时面对保守派的反扑,至于能否再次过关,目前还难以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