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民联单独提前州选举 卡立耍心理战术娱人自愚


(张新采评述)
民联曾经表明,若大选在2012年举行,民联执政的州属,包括雪兰莪,可能不会和国会选举同步举行,因为民联说他们还要很多计划未做好。

但是,雪州大臣卡立如今却宣布,若国阵在元宵节后还未解散国会,不排除雪州会提前举行州选举的可能性。

从现在开始的一个半月,首相纳吉随时都会宣布解散国会,因为森美兰州议会将在3月27日自动解散,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元宵节后。大选近在眉睫,卡立的态度为什么出现360度的大转变呢?雪州议会是在4月22日才自动解散,而国会任期则是在4月28日届满,相差只有6天,雪州根本就没有理由不与国会同步举行选举。

来届大选,雪州将是一个选情最激烈的战场。国阵在308大选首次失去雪州的江山后,这次矢志雪洗前耻。至于民联,当然也不会轻易把这个州属拱手让给国阵。为了赢得雪州政权,国阵和民联都会卯尽全力对打,包括大打心理战术。

显然,卡立的言论,是出于政治策略。卡立现在可以根据本身的盘算,决定要同步、提前或之后举行州选举,让国阵感受到压力。

不过,一般相信雪州议会和国会最终还是会同步举行选举,因为分开举行,对民联来说未必是好事。如果说国会在去年解散,雪州没有跟进,拖到今年才举行,选民还可以理解和接受。但现在国会最迟在4月28日就会解散,雪州议会若不同步解散,会让选民感觉很儿戏,认为民联是在玩政治。而且,在这样短的时间分开举行国州选举,不仅加重选举委员会的负担,既连民联本身也会疲于奔命,选民也会厌烦,一旦酝酿不满的情绪,只会让民联失分。

更重要的是,民联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继续保住雪州政权,提前举行州选举若输了,对雄心勃勃要赢得中央政权的民联来说,将是沉重的打击。若在国会选举之后才举行州选举,除非民联成功入主布城,否则形势也是对民联不利。

所以,不要对卡立的声明过于在意。更何况,他在来届大选是否还会继续在依约州议席寻求连任,还是一个未知数。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之前只是宣布卡立会在敦拉萨国会选区重做冯妇,却没有说明他是否也会继续在雪州上阵。雪州是否提前举行州选举,卡立虽然是大臣,却不能做主,因为他还是要听安华和公正党的指示。

小振忠丢失全国寻寻觅​觅 人性善恶在紧急中见分​明


(董佳燕评述)
1月16日,位于雪州梳邦再也布特拉高原(Putra Height)OnKing 电器店附近泊车位,发生一起小孩失踪事件。丢失的那一名小孩,便是年仅6岁,身高70公分的饶振忠。

一对糊涂父母要到电器店物色洗衣机,担心3个小孩哭闹而将年龄仅7岁、6岁及1岁的子女留在车内。20分钟过去了,乌龙父母还在将车子驾驶到大路上才发觉次子不见了。

小振忠当时是因为妹妹不断哭闹才会下车找爸妈,结果却失去踪影,疑被拐带。

饶国刚夫妇,接获过百来电,有者提供线索、有的慰问、更有人纯粹谩骂泄愤。

人们都很愤怒,质问身为父母为何那么粗心,将孩子留在车内,以致不幸事件发生。只是,小振忠走失,哪个人的心痛会比得上养育他的父母?

我国执法单位也晓得“找人要紧”的道理,暂不援引2001年儿童法令第31(1)条文“疏忽照顾罪”提空小振忠父母,义愤难平的公众该将斥责的力气化为寻人的动力,提供实质协助才是。否则光说不干,与废材有何分别?

无良人士提出以裸照交换情报、给予假消息勒索喝茶钱,甚至开口向小孩父母勒索数万奖金。这些恶作剧以及诈欺行为,已严重混淆警方调查方向,理应遭到强烈谴责并且受到法律制裁。

如今小振忠的寻人海报与消息,已在各地贴上及于网上发布,马华、国际组织、各大媒体报章、亲友以及网友等都加入寻人行列。

曾传小振忠呢在新山士姑来出现,较后经警方与家属确定摄像并非本人。有爆料者声称看见疑似小振忠的孩子被孟加拉籍男子、华裔妇女甚至印尼籍男女带着四处走动,小振忠出现地点亦是众说纷纭,吉兰丹、芙蓉拉杭、雪州The Curve购物商场、巴生卫星市、泗岩沫达南路等,至今仍没有确切范围。

由于发现疑似小振忠踪迹的人们都并未在第一时间致电警方给予投报,让这些重要信息都成了隔夜消息,以致警方无法采取迅速行动作出确认。

警方加强搜索力度,启动“国家紧急通报系统”(NUR Alert),同时在马泰和新加坡边界张贴启事,避免小振忠遭运送出国。

“国家紧急通报系统”用于跟踪与通报12岁以下失踪儿童的消息,连接地方政府、私人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过去3年内9名在此系统下发动寻找的9名儿童有7人在24小时至7天内被寻获。在马华发动百万党员助寻人、副揆电视上做出公开呼吁后,小振忠会是在此系统下受惠的第8位儿童。

根据最新消息,警方判断小振忠目前仍身在失踪地点布特拉高原区域,并分配5路人马在该区各住宅区展开寻人行动,沿户派发海报并设立路障。

即便如此,举国民众仍得对身边周遭路过的小孩提高警惕,以便不错过任何一个能找到小振忠的机会。

如果,你看见貌似小振忠,左边额头后有疤痕的孩子,请马上致电联络警方,切勿让宝贵的消息因时限失效,错失寻人黄金时间。

“全民寻振忠”,让他可以和你我一样,与家人团圆,开心过年!

查案官吴来棠 012-2197133
梳邦再也警区总部性侵犯、家庭暴力、虐待儿童特别调查小组03-56319800
父亲:饶国刚016-9691616
母亲:吴莹莹016-9691166

菲移民选票安华是受惠者 沙巴变天因果在雪州报应


(林文彪评述)
内阁在去年2月8日同意成立一个皇委会,调查缠绕沙巴人民数十年的非法移民问题。证人轮流供证,爆出不少令人惊讶的内幕。调查沙巴非法移民皇家委员会(RCI)指控选举委员会(SPR)涉及分发蓝色身份证予非法移民。证人招认轻易取得蓝色身份证,并且多次投票,最终证实沙巴非法移民变选民的传说真有其事。

国民登记局前官员在供证时指马哈迪当时的左右手曾涉及发出身份证给沙巴移民。马哈迪也承认在任期间曾发出身份证给沙巴州移民,惟他强调这都是合法的,並否认是为了沙巴州政权而这么做。

马哈迪为了合理化自己的做法,他主动提及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甚至曾发出公民权给100万名不符合条件者,却並未因而遭到批评。他说东姑阿都拉曼比他更糟糕,东姑发出公民权给100万名不符合条件甚至並未接受公民测试者。

马哈迪把获得东姑发出公民权的华裔及印裔当作“不符合条件者”。此说并未引起华社反弹,或许华社早已经懒得理睬这个语无伦次的老人吧!

回顾90年代沙巴人口离奇大增,对1994年的政坛带来聚变。安华和杨德利被指在当年策划沙巴变天的黑手,以“引诱青蛙”的方式夺权后,就启动Project M计划,有系统的从菲律宾南部引入一百万穆斯林,然后让他们成为土著,以公民权来换取选票。这占沙巴选民三分之一的选民(非官方数字)稳定了国阵的政权。

安华领导巫统时期,1991年当财政部长,1993年在巫统党选中击败嘉华巴巴而升任副首相,直到 1998年九月被革职为止,安华也是当年发出身份证给沙巴移民的M计划主要受惠者。安华是当时巫统体制与操控沙巴选举的第二号政府领袖,安华能免责吗?安华当时完全不知道马哈迪制造幽灵选民的计划吗?

今天,安华企图以局外人的身份来评论当年分发蓝色身份证予非法移民事件。他日前表示,皇委会在调查中揭露,证明选委会确实涉及其中,并让人怀疑同样的事情将再次发生在雪兰莪州。

安华认为现在充满争议的是,这些派发蓝色身份证的活动没依据正确的程序、贪污课题及更让人吃惊的是选委会在这项欺骗人民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安华本身在1994年种下操控沙巴选举,巩固国阵的祸根,今天他担心在雪兰莪州历史重演。安华现在怀疑那些沙巴州被登记的不符合资格的外来移民,很可能不只是在沙巴投票,还有雪兰莪、吉隆坡或柔佛。

沙巴百万幽灵选民感恩巫统给予蓝登记而一届又一届投票给国阵,沙巴自此以后不再变天,沙巴选票被指为国阵定存,安华居功至伟。

如今安华要沙巴变天,又不能邀功,不能把当年的功劳带着走,有苦自知,安华指雪州政府研究约40万名新选民的身份后,发现近13万8000名新选民不知去向,因而怀疑是否与证人在听证会中所揭露的事件属于同类计划。

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时隔19年,业报随身之说似乎真有其事,竟然飘扬过海来到雪兰莪州。

雪州水荒成为政治拉锯​战 民联5年束手无策惹民​怨


(张新采评述)
由于旺沙马朱和蕉赖旧街场水泵屋运作失灵,蕉赖和安邦再也一带约11万用户最近面临断水,当地人为了水而怨声载道之际,雪州民联政府和雪州水供公司依然互不妥协,没有第一时间寻求方案解决问题,反而还在互相指责,无辜的民众成了雪州政府和雪州水供公司相斗的牺牲品。

看到住在断水地区的民众,尤其是高楼住户每天必须为水辛苦为水忙,作为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原本就应该寻求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让民众不必再为这个基本需求而烦恼。可是,民联州政府宁愿选择和雪州水供公司对着干,却拒绝和中央政府一起坐下来协商。

因为州政府是民联,而国阵控制中央,导致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因政策的差异各说其是,最终受苦的就是普通老百姓。雪州水供危机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现在只是水泵屋运作失灵干扰了这么多人的日常生活,若专家的评估是正确,很难想像若冷岳河2滤水厂无法如期动工和完成,巴生河流域在2014年发生水供危机时所带来箊影响有多大。

水供问题在来届大选,将是雪州国阵和民联主打的其中一个课题。民联若继续政治化和炒这个课题,料会自食其果。虽然雪州水供公司也须对目前的问题负起责任,但雪州政府难道就没有错吗?

中央政府已经多次警告,若雪州政府不批准冷岳河2滤水厂计划,以目前的需求量,巴生河流域将在2014年出现水荒,而布城、吉隆坡、八打灵再也和巴生将首当其冲,成为水供危机最严重的地区。

水供问题不仅影响普通人,也将影响工业界、投资活动和旅游业等,牵涉的范围相当广泛,偏偏雪州民联政府却故意视而不见,非常不负责任。

尽管雪州民联政府自夸执政5年来交出了一张亮丽的成绩单,但如果连一个简单的水供问题都无法处理好,还值得选民再给民联一次机会吗?除了水供问题,民联也无法兑现308大选时的许多承诺,许多人也因为州政府食言而把州政府告上庭。

民联在雪州的执政经验已经清楚显示,民联根本就没有能力为民众提供良好的服务,也没有应对危机的能力,水供问题拖了5年还 未解决,就是最好的例子。

阿拉用词哈迪做戏火箭爽 伊党长老会哈仑丁反到底


(林文彪评述)
尽管民联三党领袖发表联合声明,认同非回教徒可以使用“阿拉”字眼。但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兼丹州大臣拿督聂阿兹却有所保留,他暗示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仍未开会针对此事作出决定,聂阿兹揭露长老会于本月12日召开会议后的结果跟他的立场相左的话,他会接受。

伊斯兰党高层是否正如民联昨天的联合声明达到共识呢?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副主席副主席哈仑丁不以为然,他昨天措辞强硬,强调他绝对不会允许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给昨天发表所谓共识的安华、林吉祥及哈迪阿旺当头泼冷水。

将在本周六举行的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预料将掀起“阿拉”字眼课题的激烈争辩,据闻该长老会对该党部分领袖在没有征询长老会的意见前,即擅自发表针对上述课题的意见极为不满。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掀起“促国阵政府允许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争议后,槟州穆斯林联盟阵线(Penang Muslim Network)及伊斯兰党党员,即刻直捣光大州政府大楼,对林冠英的言论提出抗议。可笑的是据说林冠英跑后门遁逃,不敢出来面对示威者,民联支持者甚至诬蔑伊党示威者非党员,搞到该党员必须出示党员证验证身份。自此以后,林冠英留下一堆屎给行动党去收烂摊子,自己逃之夭夭,做缩头乌龟。

民联发表声明认同非回教徒可以使用“阿拉”字眼,但不回应起争议的“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事件,是在玩文字游戏,顾左右而言他。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则为了满足行动党的要求,为林冠英解围,也以大局为重,做戏一场戏。被媒体追问其观点是否针对“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时,哈迪却叫媒体去问政府。

解铃还需系铃人,行动党秘书长如果坚持“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原则,何必临阵退缩?

行动党应该名正言顺把这项维护宗教自由原则写进《橙皮书》,说服伊党全盘接纳有关建议,而不是转移视线,说什么『非回教徒可以使用“阿拉”字眼』是民联的共识。

众所周知,在还没有民联之前,国家独立前后,马来西亚非回教徒向来都可以使用“阿拉”字眼。行动党竟视之为向伊斯兰党乞求得来的非穆斯林“特权”般,高调向华社邀功,令人啼笑皆非。

堂堂行动党秘书长的圣诞节献辞竟搞到满身屎后,与伊斯兰党关系密切的陆兆福也不敢站出来挺自己的秘书长。行动党一天不敢为“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言论负责(更别说坚持),阿拉疑云永远纠缠行动党。

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日前也对林冠英要求政府让马来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声明,感到震惊和遗憾。雪州宗教理事会发表公告指出,殿下强调,`阿拉’的字眼是神圣的,专给穆斯林使用,任何非穆斯林不可在雪州使用这字眼,一如2010年2月18日宪报上所颁佈的。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尝试灭火,他表示,法律条文中阐明,若非穆斯林没有错误诠释、诋毁与利用“阿拉”字眼传教,州政府不会采取对付行动!但丹斯里卡立同样在逃避回应槟州首席部长提出的“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课题。

与其隔空喊话回应雪州苏丹,丹斯里卡立及林冠英应要求觐见苏丹,为“国内马来文圣经使用阿拉字眼”的争议释疑,及早平息争议。

邓章钦怒斥迦玛冒用名​誉 榴莲台盗录当预录快倒​台


(林文彪评述)
迦玛的榴莲台2013元旦第一炮就自作贱,制造假直播节目,摆雪州议长拿督邓章钦上台拉客,在元旦前夕大打广告,宣传“1月1日周二课题:马来西亚国会揭秘”的节目。

榴莲台在其面书宣传称“国会到底讨论些什么,这些事情与市井小民有何相干,我们该如何审视这些代议士的工作效率,这个元旦请守住榴莲台!”

结果被邓章钦踢爆造假,邓章钦昨天在其面子书澄清道:“我没有在2013年元旦上榴莲台受访,也没有在事先受到有关的邀请。榴莲台如果有播放我的声音的讲话,相信是录制我跟镇东及维兴2012年11月间在隆雪中华大会堂的演讲。我对榴莲台撒谎误导听众的广告感到非常的气愤及遗憾,那是不诚实的宣传手段,必须受到谴责。榴莲台必须向我及听众道歉,我同时保留我在法律上追索的权利。”

榴莲台的造假剽窃节目甚至还言之凿凿的列出三名嘉宾及主持人,以及设计宣传横幅如下:

嘉宾1:邓章钦(雪州议长)
嘉宾2:刘镇东(升旗山国会议员)
嘉宾3:王维兴(公正党政策研究室主任)
主持人:迦玛/小青/Mic

榴莲台元旦所谓的“马来西亚国会揭秘”节目预告,让人一看就以为是直播节目,不少关注政治时事课题的“榴莲台”粉丝及以上嘉宾的粉丝纷纷于元旦留守“榴莲台”等候洗耳恭听榴莲台在元旦早晨直播的论政节目。

岂料当天直播的节目竟然被发现是录制自2012年12月3日在隆雪华堂举行的“民主失灵?解构乱象,改造国会”讲座录音。

榴莲台剽窃他人主办的节目,却包装成榴莲台主办的重头节目,把人家的讲座主题改名为“马来西亚国会揭秘”。欺骗听众及其支持者,纷纷让当天的听众大吐苦水,妈妈声,一些不明就里的听众甚至把矛头指向邓章钦,以为邓章钦放飞机,没有“应约”上榴莲台论政,以致榴莲台被逼炒冷饭播放旧录音节目。

988电台前主持人迦玛搞的《榴莲台》于2011年高调推介,当时迦玛邀请朝野领袖包括邓章钦、郭素沁等主持推介。迦玛强调该台的口号是“榴莲当头,自由高照”,标榜不过滤、不审查言论。

然而,迦玛只会唱高调,人品却没格调。被踢爆造假,邓章钦要求榴莲台道歉后,迦玛如缩头乌龟,至今不敢挺身厘清真相。榴莲台在其面书以“小编”名誉发表澄清,说1/1/13 是公共假期,节目是预录的,除了承认该节目是一个在隆雪华堂的讲座的录音。还强调“讲座非常有教育性,告诉你’国会~你不知道的事’ ^_^ 请参考榴莲台照片facebook相簿当天现场人潮挤挤爆满的状况。”

成功的一场讲座会,现场人潮挤挤爆满,所有媒体已经在好几个星期前就详细报道了。况且,这也不是榴莲台的功劳,无需榴莲台沾光。而所谓的“预录”,其实是“盗录”才对。

榴莲自从亲巫统商人被收购后,已经被邓章钦唾弃,榴莲台已经无力邀请名人刷招牌,近期上榴莲台者仅为民联三线四线甚至没线,而要争取曝光当候选人的小领袖。

迦玛自知理亏,没有公开认错的勇气,已经在业界丧失公信力。曾经红极一时的迦玛已经名誉扫地,被网民批判到体无完肤,网民在邓章钦面书留言道:

“这不是误导,简直就是窃取。”

“榴莲帮主是变色虫;背叛朋友,没有正气!”

“这种台我们早已不听了!;什么〈东方〉还把台主当〈名人〉?不解!”

预录讲话造假为当天直播 迦玛误导听众惹怒邓章钦 


(姚新言评述)
创立一年多的榴莲台,也许收听率低得惨不忍睹,竟然以不诚实的宣传手段来争取听众,结果终于碰到钉子。

雪兰莪州议长邓章钦在自己的面子书上发表郑重声明,强调他没有在2013年元旦上榴莲台受访,也没有在事先受到有关的邀请。

他说,榴莲台如果有播放他的声音的讲话,相信是录制他跟镇东及维兴201211月间在隆雪中华大会堂的演讲。他对榴莲台撒谎误导听众的广告感到非常的气愤及遗憾,那是不诚实的宣传手段,必须受到谴责。

他说,榴莲台必须向他及听众道歉,他同时保留他在法律上追索的权利。

对邓章钦的声明,榴莲台小编澄清,节目是预录的,直播室的照片公开地显示只有3个主持人主持上午89时的节目。榴莲台的上午910时节目是一个在隆雪华堂的讲座的录音,讲座演讲嘉宾是YB邓章钦,YB刘镇东和王维兴。

讲座的题目是:民主失灵, 解构乱象,改造国会。讲座非常有教育性,告诉你国会~你不知道的事。

可是,上载在在榴莲台网页的宣传是:11日周二课题:马来西亚国会揭秘。除了提醒大家这个元旦请守住榴莲台之外,还提及有3个嘉宾,分别是邓章钦、刘镇东(升旗山国会议员)和王维兴(公正党政策研究室主任),另外主持人是迦玛/小青/Mic

若没有邓章钦的声明,相信大多数人看了榴莲台网页的宣传后,都会认为邓章钦等3人上榴莲台受访,但榴莲台竟然死不认错,明明就是宣传花招还硬拗,最好笑的是硬扯是预录节目。这样的解释,即使普通人也知道是胡扯,更何况熟悉法律的邓议长。若他不道歉,相信就准备吃官司了。

想当年,自称拥有百万粉丝的迦玛风光时,何必用这种低劣的花招来吸引听众。他离开988后创设榴莲台后,收听率单日最高都不超过700人次,证明连民联支持者也不买他的账。尤其是他之前把一半股权出让给首相的亲信拥有的媒体机构后,榴莲台的收听率更是每况愈下。这次他出此下策,只能证明这位自命不凡的才子已经江郎才尽。

其实,迦玛主持节目,由始至终都是胡言乱语,只不过在过去只因为敢言,就被捧上天,似乎他就是言论自由的代言人,但这一路走来,大多数人都已经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如果连他称兄道弟的丘超人现在对他都避之则吉,不但没有挺他,反而还在自己的面子书转贴邓章钦的声明,显示现在的他只是孤身寡人。迦玛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无人要和他扯在一起的人。

雪赌博网咖增至3000家 刘天球临别捞最后一桶金


(张良评述)
雪州非法赌博中心的数目多到什么地步?根据去年2月雪州政府的《雪州时报》报道,当时根据雪隆网咖业者公会的资料,雪州合法网咖有650间,但非法网咖是合法网咖的三倍,接近2000间。昨天,雪州网吧业者工会主席蔡易径揭露目前非法赌博网咖数目已经高达3000家。非法赌博网咖一年增加1000间,刘天球功德无量!

网咖是15年前兴起的行业及名词,当时私人拥有互联网账户者少,也没有3G或4G等流动上网服务,为了应付商务人员接收电邮的需求而出现,不久后成为少年电玩场所,成为家中没有上网设备的学生逃学的场所。

但今天的网咖已非网咖,再也没有卖咖啡,而是买包装饮料的网络赌博中心及网络电玩中心。营业形势已非餐饮业,网咖应正名为网络电玩中心才对。

真正的网络电玩中心由于架设高速宽频,打机时流畅无比,环境舒适而深受欢迎,经营得当,是一门好生意,客户群也不再是手头紧缩的少年学生,而是消费力高,有经济能力在网络游戏砸钱的就业青年为主。

但思维逗留在90年代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在制定所谓的“网咖条例”时,仍锁定在如何控制青少年流连忘返,未成年网民流连网咖的问题。其实,当前真正衍生的问题不局限在原有的电玩中心挂羊头卖狗肉经营网络赌博,更严重的是比7-11及万字票投注站更多的没挂招牌网络非法赌博中心。

雪州总警长顿希山去年出示证据,指警方已经共开了7809项突击行动,充公了2万6655部含有赌博性质的电脑,逮捕2045人。期间,警方还188次致函,要求地方政府配合,封锁有关单位,禁止任何人进入,但却没有获得任何回应,不闻不问的态度,让警方非常失望和遗憾。

雪州政府尽管被指着为全国最多网络赌博机的州属,但掌管地方政府部门的行动党行政议员刘天球,仍积极重新开放网咖执照申请,非得把雪州“网络赌博机”数目列入大马纪录大全不可。

报载非法赌博电玩中心利润惊人,根据马华蒲种区会主席黄福安本身调查,不法集团可以用三倍的租金吸引业主把他们的店屋租给他们。

刘天球列出开放申请“网咖”执照的条件包括业主必须购买价值两千令吉的大马卡扫描设备。被业者指为强制安装涉嫌垄断。刘天球表面功夫做得好,实际上是在刁难合法网咖业者,美其名加强管制,实际上是增加其营运成本,削弱其竞争力,暗助非法赌博网咖把生意做大。

尽管雪州总警长顿希山指刘天球掌管的的地方政府不闻不问的态度,让警方非常失望和遗憾。非法赌博网咖数目却在民联政府的发展下,一年增加1000间。

大选将近,被选民唾弃的刘天球唯有把非法赌博网咖当作救命稻草,刘天球一倒,非法赌博网咖业者就得吃草!

水灾抖出前朝也痛骂民联 行动党无能无才光会放屁


(郑杰评述)
马来西亚每年的11月或12月都会遭遇豪雨来袭,尤其是东海岸各州,甚至会发生严重的水灾。近几年,水灾不仅出现在东海岸,繁荣地区如雪州和柔州,都会发生水灾,导致老百姓有家归不得。

一场水灾,又是朝野政党奋力拉票的时候。有人说国阵救灾的能耐,远比民联来得有经验,而且速度极快 ,急灾民所急。就算是执政超过20年的吉兰丹伊斯兰党州政府也必须在国阵中央政府协助下,才有足够的能力和人力去展开救灾工作。

水灾的发生,朝野领袖的嘴脸无所遁形。国阵领袖二话不说,全力投入救灾工作。然而,行动党领袖却趁机抨击敌对政党,甚至推卸责任,足以证明民联议员“口水多过茶”。

雪州沙登发生水灾,该区州议员兼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被该区前州议员廖润强和前国会议员叶炳汉抨击后,反驳两位马华领袖说,沙登水灾问题是数十年的老问题,他们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再来,便是彭亨关丹发生大水灾课题,彭亨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李政贤说国阵州政府无法解决水灾的问题,又如何有能力管理莱纳斯稀土厂呢?话说这一场关丹大水灾是65年来最严重的水灾,以前不曾淹水的路段,都发生水灾了。李政贤的无能治水又从何说起 呢?

吉兰丹州是路人皆知,每逢年末之时,都会面对水灾的威胁,这才是真正的老问题。若说欧阳捍华反驳前任国阵议员的言论成立,彭亨州社青团团长李政贤抨击国阵州政府的做法也正确的话,那套他们的话,来抨击吉兰丹州伊斯兰政府不是更贴切吗?

数十年的老问题,都无法解决,根本无法合理化吉兰丹州伊斯兰党政府的无能。若连治水的能力都没有的话,要如何让人民把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命运,交到民联或伊斯兰党的手上呢?

朝野政党的骂功虽了得,但是一旦把所有的事件连接在一起的话,就会发现政客说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守得了自己的地盘,却丢了同僚的面子。李政贤和欧阳捍华骂来骂去,不也是在说自己吉兰丹的同僚们无能力治水,才会让水灾年年发生。

槟治水有功雪州推卸责任 政府没执政能力应即下野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政府最荒谬的推卸责任手段,就是与前朝政府对比看谁在位比较久,谁就应该为悬而为决的民生问题负责。以雪州沙登水灾的问题为例,雪州民联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抨击沙登马华领袖叶炳汉和廖润强在沙登水灾问题上,忘记了水灾问题是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的问题,他们唯有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按照欧阳捍华的逻辑,如果国阵在沙登执政50年仍无法解决水灾问题,即使民联接手政权后49年364天内,沙登仍然发生水灾,当了49年364天反对党的国阵,也不能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因为国阵比民联执政期多一天。

沙登选民就是因为国阵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水灾问题,才把手中的国州议席选票投给行动党的张念群、叶南进及欧阳捍华。但是行动党执政快满五年,仍无法解决沙登水灾问题,沙登选民应该质问欧阳捍华是否要求选民给予民联多45年政权,一天也不能少,对民联才公平,民联政府才有足够时间解决水灾问题?

非常讽刺的是,同样是民联政府,但槟州民联却宣布该州治水有功,不再发生大水灾。槟州掌管治水工程事务的公正党刘子健行政议员指出,根据槟州社会福利局的数据,2010年至今,除了西南县,槟威两地不再有灾民因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说明槟州政府治水有功。自从民联执政槟州后,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的灾民渐减少,尤其是2009年起,州内至少3至4个县署已达“零”搬迁灾民。

刘子健透露,槟州治水基金拨款下的还有耗资3000万令吉进行中或等候进行的治水工程,一旦这些工程逐步落实,槟州未来一年至年半內的水灾状况料将受全面控制。

雪州的行动党到底在州政府中争取到多少拨款为沙登治水?2008年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宣布政府花费130万零吉委任咨询公司为古腰河寻求治水方案,沙登居民有望一劳永逸解决困扰数十年的水患问题。

每一次沙登发生水灾,欧阳捍华必定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水灾10次,欧阳捍华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10回。除此之外,欧阳捍华也不能为水灾做些什么。今朝政府不断叫前朝政府道歉,沙登好像没有执政党议员,民联议员仍在当反对党。欧阳捍华当选的任务不是要对付水灾,而是要对付马华公会。

欧阳捍华政治秘书林芮光于2010年7月14日宣布雪州政府执政29个月来,已经拨款17万零吉维修沙登多个地区排水系统。区区17万零吉东修西补,治标不治本,对比槟州的3000万,难怪沙登的水灾越来越严重了。

对比槟州民联公正党行政议员治水有功,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令人怀疑是否当家不当权,在公正党主导的州政府中,只能分到丁点面包屑治水,还想把责任归咎前朝政府。欧阳捍华!Shame on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