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 大臣限两届槟首长做一世

slg 2 term pg lg term long

(张良评述)意兴阑珊,却因为有表现而被逼继续当大臣的丹斯里卡力伊布拉欣,蝉联雪州民联第二任大臣职后,也没有宣布什么宏图大计,毕竟他亲口说过,竞选宣言不是承诺。而且雪州单亲妈妈控告州政府违背竞选宣言的官司也败诉,证明大选后民联也无需为其竞选宣言负责任,更遑论落实承诺。

但这挣扎求存的大臣才宣誓就职就即刻宣布不再寻求连任,可见他是多么厌倦民联的内耗,多么地肝肠寸断。他也建议民联立定条规,限制大臣及首相任期不可超过两届。言喻之下,似乎在告诉阿兹敏阿里,先别急,下届轮到你做吧!

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认同限制大臣任期的建议吗?其实早在2011年11月安华就就强调,假若民联执政,首相将不会兼任财政部长,与此同时,民联到时也会限制首相的任期最多两届。

此外,砂州在2011年举行州议会选举时,公正党副主席兼时任槟州第一副首长曼梳针对砂州首长泰益玛目长期执政的课题继续成为在野党的攻击焦点,他因此建议,一旦砂州成功变天,将会限制首长职的任期。他也表示,这项建议也符合公正党党章,即限制党主席最多只能担任3届的原则

第13届大选前,柔佛州民联发表的竞选宣言也突出“大臣任期限制在两届”的要点。三党当时以“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的理由,决定限制两届州务大臣的任期。林吉祥领军出征柔佛前线州,而伊党沙拉胡丁当时也是内定大臣人选,他们俩一定认同限制两届州务大臣的任期吧!

既然林吉祥同意柔佛州大臣任期应限制两届,行动党对限制槟州首长任期又持什么立场呢?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曾在2011年11月指出,通过提名选出槟州首长才符合民主的程序,但不应限制首长的任期,避免找不到接班人。

此外,林冠英宣布槟州民联竞选宣言时,受询为何该竞选宣言没有如民联柔佛的宣言般,即州务大臣只能出任两届时。他回应,(槟州首长任期)原本是有的,但是在讨论过程中,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指此举将会涉及法律上的问题,所以才会取消。林冠英说,至于是怎样的法律问题并不清楚,必须咨询卡巴星。

卡巴星所指的“法律问题”莫非就是他自己所说的“避免找不到接班人”?林冠英要做一世人首席部长,槟州华人一定全力支持,即使有一天实行首长直选制,林冠英最少也可以蝉联10届,这么好的首长去哪里找?林冠英及卡巴星有何必扭扭捏捏?

公正党及伊党空喊限制首长,大臣及首相任期,但民联共同政纲《橙皮书》或“百日新政”中,并没列出这项建议。此外,民联执政的槟城、吉兰丹与雪兰莪,也没有这项首长或州务大臣任期限制。

柔佛州民联竞选宣言认为大臣任期限制在两届,可以防止“绝对权力带来绝对腐败”,这也是“告别腐败”的实际措施,与其空喊口号“告别腐败”,不如明文规定。当过民联大臣的丹斯里卡力最清楚大臣的绝对权力会带来绝对的腐败,因此他才会建议民联制定条规限制大臣任期,这是他的肺腑之言。

邓章钦行政议员高级不起 阿兹敏若拦路火箭是输家

slg pkr inner fight long

(张新采评述) 邓章钦虽然如愿以偿获推荐出任雪兰莪州行政议员,但他要当高级行政议员的美梦或会破灭。

在前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本届大选弃州后,邓章钦若填补这个空缺,原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他本身也有这个资历和能力。

不过,邓章钦料遇到拦路虎。由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控制的雪州公正党已经建议由阿兹敏担任高级行政议员。现在球是在阿兹敏脚下,只要他点头,高级行政议员一职就是他的。若属实,邓章钦将成为阿兹敏和卡立纷争的牺牲品。

阿兹敏之前因雪州大臣人选问题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发难,并以不点名方式批评卡立担任雪州大臣期间的表现后,虽然他表明本身不在意是否有任何官职,但为了能加强控制州政府,以党领政,预料他和其支持者都会进入州行政议会。

不仅如此,雪州公正党也推荐本身的人选进入官联公司和雪州大臣办公室。

表面上,雪州公正党此举是要落实民联的政策,确保民联在下届大选可以继续执政,但其实这就是阿兹敏和卡立之间的角力。

尽管卡立是雪州大臣,而且有旺阿兹莎在背后撑腰,但在行政议员人选上,他还是要听命于雪州公正党,特别是公正党这次仅获得3个行政议员名额的情况下,纵使卡立要推荐自己的支持者,最终还是要屈服,因为公正党顾问安华这次肯定会力挺阿兹敏。 若根据雪州公正党的推荐名单,原有的4名公正党行政议员都必须撤换。而新的行政议员人选都是马来人。

公正党原有的4名行政议员为黄洁冰、艾尔维斯、耶谷沙巴里和罗兹雅。当中,除了罗兹雅尚有机会获得连任外,其他3人料都会被割爱。

若阿兹敏接受,罗兹雅获留任,剩下的一个名额多数会给斯里斯迪亚区州议员聂纳兹米。

除了安插本身的支持者进入行政议会之外,雪州公正党也要撤换雪州大臣政治秘书。现任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和雪州公正党领导层不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祖莱达就曾多次呼吁卡立撤换她,但因为她是旺阿兹莎的亲信,且一直维护卡立,相信卡立还会力挺她。

行动党这次也会获得3个行政议员名额,加上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都没有兴趣争取,议长一职相信同样是保留给行动党。若是这样的安排,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成为行政议员的几率稍高,而哥打阿南沙州议员干那巴迪劳则会出任雪州议长。但若是没有获得分配最高行政议员,火箭还是输家。

相比下,在本届大选中与行动党同样赢得15个州议席的伊斯兰党是大赢家,因为其行政议员配额,将从之前的3个增至4个。

不是神的人再度受到排挤 邓章钦推文慨叹自我催眠

ten vs god long
(张新采评述)
原任雪兰莪州议长在卡立宣誓连任雪州大臣当天下午,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以下推文,“
The world is so big that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place for you when you  are not need at once。天地人间大哉!何惧无容身之地?”引起不同的揣测。

他到底是在暗示自己无缘出任雪州行政议员?还是连雪州议长的位子也被撤换?

行动党虽然宣称自己是民主和透明化的政党,但其实大家都知道,火箭是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说了算,尤其是现在的林冠英,党内谁要是得罪了他,就不会有好下 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邓章钦。若不是因为他和林冠英不咬弦,他在党内岂只是一个普通中委而已?而且也不至于连行政议员也分不到。

在雪州行动党主席郭素沁和署理主席潘俭伟在本届大选只竞逐州议席的情况下,作为雪州行动党副主席的邓章钦受委为雪州行政议员,是顺理成章的事,即使是填补郭素沁的高级行政议员空缺,也绝对是绰绰有余。

可是,即使邓章钦已经是4届州议员,而且又曾经出任雪州议长,就因为他不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人马,他空有抱负,也只能兴叹。

其实,308大选雪州变天时,行动党宁愿推荐初次上阵胜选的欧阳捍华,以及形象有争议的刘天球,也不要邓章钦。只因为他不是的人。不仅如此,他的徒弟黄瑞林也遭殃,同样被排除在外。

这次,郭素沁不再攻州,刘天球被割爱,不管郭素沁原本担任的高级行政议员职位是否有被废除,行动党都有两个行政议员的空缺。若行动党爱才,理应推荐邓章钦填补。

不过,邓章钦要成为行政议员的希望相信会再落空。据了解,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将会取代郭素沁,而哥打阿南沙干纳巴迪劳以黑马恣态突围。

杨巧双若受委不会引起太大争议,因为她是专业人士,也有高的学历,加上她又是女性,增加她出线的筹码。

相对来说,干纳巴迪劳唯一的优势是其印裔的背景,行动党可能为了安抚党内印裔基层的情绪推荐他出任行政议员。

行动党这一招是一石二鸟,既可以让印裔领袖担任高职,也可以封杀邓章钦和其支持者。换言之,雪州副秘书兼3届州议员黄瑞林,将再次成为牺牲品。

另一位原任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料会继续连任,因为他是一位没有威胁且容易受到控制的人。

这意味着邓章钦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雪州议长的官职而已。邓章钦发出豪言天地之大何惧无容身之地,只是作出无谓的宣泄而已

伊党再发动舆论宣传攻势 为夺雪州大臣职最后冲刺

selangor mb long(张良评述)尽管公正党宣称原任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已获民联三党认定为雪州大臣不二人选,他将联同新任雪州行政议员于下週二宣誓就职,以在近期内重新启动州政府运作。但伊斯兰党日前却在雪州通往皇宫的主要公路旁的天桥及建筑物张挂挺伊党当大臣的布条。

早前,暗批丹斯里卡立为“跛脚鸭”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昨天发表推文表明支持卡立继任大臣。他在推特上发贴说:“我们一定要支持卡立继任。我注重的是成为一名有效率的国会议员”。

伊斯兰党也公开力挺人民公正党巴生港口州议员丹斯里阿都卡立续任雪兰莪州务大臣。哈迪阿旺说,尽管公正党在雪州仅赢得14个州席,伊党及民主行动党各赢15席,但该党仍决定继续由卡立担任大臣。

但伊党放弃争取大臣职缺被其宿敌巫统调侃为当家不当权,大权旁落。伊党基层也未尽同意该党“让出”垂手可得的大臣指予丹斯里卡力伊布拉欣。已退出伊斯兰党的雪州前主席拿督哈山阿里指出:「伊斯兰党必须证明,他们除了可在以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州属如吉兰丹与吉打出任州务大臣之外,也有能力掌管经济繁荣的先进州如雪兰莪。」

哈山阿里当年也曾被指觊觎雪州州务大臣一职,唯当时並没有获得其同僚如伊党雪州署理主席卡立沙末等力挺而无法如愿。他在三月间指伊党过于屈服在行动党的压制之下,同时沦为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的工具,以实现他要成为首相的愿望。

雪州伊党领导层至今仍对大臣职争论保持沉默,隐含一股蓄势待发的不满情绪,雪州苏丹一天没宣布大臣人选,该党似乎绝无放弃争取大臣职的最后冲刺。
pas1 pas8 pas12 pas10 pas7 pas6 pas5 pas4 pas3 pas2

阿兹敏与旺姐过招输到完 卡立是否卖账势必再恶斗

azmin vs khalid long

(姚新言评述)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兰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阿里表示不认同卡立续任雪州大臣,并表示,雪州公正党已经向党主席旺阿兹莎提呈大臣的人选,但一般相信,他的努力会徒劳。

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宣布,民联已经同意由卡立续任雪州大臣。他说,公正党曾向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提呈两名大臣人选,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都已经宣布,他们同意由卡立续任。

换言之,若无最后一分钟变卦,卡立下周应该可以再度宣誓就任雪州大臣。目前,阿兹敏唯一的希望就是由公正党顾问安华出面。问题是,在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都已经同意由卡立续任的情况下,安华想要撤换卡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公正党非但无法单独执政,而且所赢席位比另两个民联盟党还要少。如果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不同意,安华推荐阿兹敏也没有意义。

既然卡立续任雪州大臣几乎已经没有悬念,阿兹敏下一步要怎样走呢?继续留下?还是退党?

阿兹敏已经斩钉截铁表明,他不会辞职退党,也没有觊觎雪州大臣一职,但政治上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今天所做的承诺,隔天可以忘得一干二净,这是政客的本色。阿兹敏会甘心当一个后座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吗?

阿兹敏相信不会接受受委为雪州行政议员,但如果卡立在委任雪州行政议员人选时,没有征询雪州公正党的意见,只是根据个人的权限作出委任,阿兹敏肯定不会罢休。

他已经炮轰旺阿兹莎向雪州王宫提呈大臣人选时未征询雪州基层意见,在决定新任雪州大臣人选时有任人唯亲之嫌,其实就是向旺阿兹莎和卡立放话,在委任雪州行政议员时,必须先问他。

据悉,阿兹敏将会安排本身派系的州议员,出任分配给公正党的4行政议员名额。这四位人选都是巫裔。若属实,黄洁冰和艾维斯这两位非巫裔的原任行政议员,将会被割爱。不过,旺阿兹莎和卡立是否会听命于阿兹敏呢?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旺阿兹莎这位公正党主席没有实权,真正掌权的是阿兹敏,但从旺阿兹莎没和阿兹敏商量就向雪州王宫提呈卡立出任雪州大臣名字的行动,说明她在一些决策上还是相当果断,绝不像一般人所认为的软弱。她这一出其不意的举动,更让阿兹敏措手不及和处于被动,要当雪州大臣的美梦已经破灭,如今能否在州行政议员人选上有话语权,还是一个未知数。

若他最终选择退党,他不但会被指为食言,且会背上叛党的罪名。可以说,他在这一次的棋局中,可以说是全输。现在就看安华是否会念在阿兹敏的旧情,指示旺阿兹莎和卡立听从阿兹敏的安排,把他推荐的人选出任雪州行政议员了。

阿兹敏埋怨言论露叛变心 无缘任大臣对安华感绝望

selangor crisis long

(吴立勤评述)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因为不满安华没有实践诺言让他当雪州大臣,不但没有出席前晚安华在雪州召集的抗议选举舞弊万人大集会,还在推特冷言冷语,说人民对过度政治狂热感到疲累。民联应接受裁决,反省本身的弱点,向前看,以人民的利益为前提。

作为雪州公正党老大,无缘无故缺席这项在雪州举行的第一场大集会,是什么征兆?纸包不住火,次日就流传阿兹敏将带领11名公正党国会议员退党的消息,这是令人震惊的大件事。

虽然阿兹敏受到媒体追问时加以否定,并表示不会退党背叛选民,但吊诡的是,阿兹敏并没有严厉谴责“造谣”者,也没有感到本身的公信力被质疑而感到愤怒,不管是政治语言或肢体语言,无不让人感觉阿兹敏的回应犹如此地无银三百两。

安华答应在上届大选民联夺取雪州政权后,就让阿兹敏阿里当州务大臣,但半路杀出丹斯里卡力伊布拉欣,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丹斯里卡力以大企业领导人的清新形象当起大臣来,被论者誉为最有大臣相的民联州政府领导人。

丹斯里卡力掌管雪州五年,除了被指处理水供及达南土地交易课题不当,以及说溜口指“竞选宣言非承诺”被嘲弄一番之外,卡力颇有大将之风,把雪州管理得四平八稳。

雪州民联大胜,丹斯里卡力应记一功。尽管阿兹敏阿里过去四年已经积极部署大选后取代卡力,挣得公正党竞选主任兼雪州民联竞选主任要职后,就安插自己人参加竞选,还把卡立调去巴生港口选区收拾烂摊子,以为就此可以埋葬掉卡力,但没料到反风越吹越盛,卡力不但赢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伊党主席竟然也公开挺卡力续任大臣。

雪州大臣人选早前曾传闻伊斯兰党也要争取出任大臣,但随着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公开说伊党并没有觊觎雪州大臣一职,他已致函雪州苏丹,表明伊党的立场之后,雪州大臣人选已经是公正党的家内事,作为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要当大臣没门,还要被外人干预,尽管获得雪州公正党的大力支持,但却被行动党及伊党拒绝,原本处境已经够窘了,安华竟又再放飞机,非但没有为阿兹敏说项,还故作沉默,叫外人林冠英及哈迪阿旺开口挺卡力,丢尽阿兹敏的脸,今后阿兹敏如何在雪州抬头做人?

阿兹敏作为公正党第二号人物,雪州不要他,自有留人处。阿兹敏出招向安华摊出最后一张皇牌争取当大臣?不管是去意已决,对安华全然绝望,还是虚张声势,对其个人公信力是一项沉重的打击,阿兹敏被指谋反的消息传开后,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成为网民攻讦谩骂的对象。

阿兹敏阿里派系主将包括该党副主席苏仁德兰,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直落甘望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双溪大年区会主席佐哈里,公正党彭亨州主席法兹、策略主任的拉菲兹及阿都拉沙尼七名候任国会议员,雪州候任州议员哈尼扎及聂纳兹米等等。

随着11名潜在青蛙出走的传闻在网络迅速流传后,所有阿兹敏阿里派系的国州议员皆成为嫌疑,被人以有色的眼光看待,是敌对派系靠害散播谣言,还是阿兹敏阿里派系放出借“出走”的消息先发制人?

首相尚未组阁,青蛙仍可待价而沽。而雪州大臣人选也还没有定案,阿兹敏阿里仍有本钱做最后冲刺。即使当不成大臣,还有机会当部长。公正党自家后院已经起火,安华还计划到各州搞大集会,恐怕偷鸡不着蚀把米。
ali

卡立街头拜票反应极冷淡 政绩差国阵有望攻下雪州

khalid selangor long
(董佳燕评述)
原任雪州大臣卡立从选情告急的依约州议席逃到巴生港口州席,再兼攻上阵敦拉萨镇国席。卡立自诩是出色的州务大臣,尽责的国会议员,但他是否得民心,只要看过他竞选期走访选区所获得的反应,就会了然于心。

卡立走访巴生港口州席属下的地区,只做蜻蜓点水(Touch & Go)的街头访问,同时受到人民冷待。根据跟随卡立的媒体形容,卡立在拜访一家餐厅时逗留半小时,食客众多,却只有寥寥几人趋前要求和他合影,绝大部分顾客都当他透明。

亲民联网站将此情况归咎已退出公正党的原任议员巴德鲁希山未有履行职责照顾选区,以致卡立受到迁怒,必须勤加安抚民怨。

即使人们不喜欢巴德鲁希山中选后退党不服务,身为雪州子民的民众未至于会对一个领导雪州5年多的州务大臣如此冷淡,除非这个人治理不力,犯众憎而不自知。

雪州在卡立与民联团队的英明领导下成了“垃圾州”。民联州政府借提升效率为名,从自然花乐手上取回垃圾处理权自己交给不符合资格,甚至连垃圾车都没有的承包商。承包商执行不力让雪州成了满街垃圾的先进州属,以致骨痛热症成为全国之冠。

除此之外,雪州的按摩院与非法网咖数量暴增数千家,衍生许多社会及家庭问题。

雪州政府未对非法采砂活动严加遏制,搞得建筑原材料价格暴涨导致新房价攀升,州民离居者有其屋的愿景越来越遥远。

卡立前几天才向媒体表示挨家挨户上门拜访不是人民要的代议士,那只是推销员的做法。一向不屑与民打交道的卡立因竟然放下身段,明显是民联选情已受到压力。

民联目前强打“人民联盟,全民希望”,那些身在国阵执政州属的州民可能还幻想着美好,但经历5年一塌糊涂民联州政的州民,想必对这个所谓希望心存警惕。

人民行使沉默抗议,控诉对象不只是办事不力的卡立,还有他的团队。依此看来,雪州民联选情并不乐观,国阵强力反攻有望收复失地。

国阵遗弃涉贪前雪州大臣 伊党邀加盟民联腐败先兆

mohamad taib long
(张良评述)
雪州前任大臣丹斯里莫哈末泰益于4月14日加入伊斯兰党。报载伊党柔州主席马弗兹在昔加末宣布这名前巫统全国副主席正式加入伊斯兰党时,约3000名选民和支持者即刻欢声雷动。政治真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昨天是伊党眼中的腐败者,跳槽伊党就受到全场听众即刻欢声雷动。填一张入党表格就可以脱离地狱升天成仙?

年轻首投族或许不晓得莫哈末泰益的底子,见到有宿敌归顺民联,就趋前拥抱欢呼,殊不知这些涉及贪腐的苍蝇正是嗅到民联已经接近政权并开始腐臭而“腥腥相惜”,图以其担任过大臣与部长的经验咸鱼翻生,在民联政府中谋个高职,或至少当个国企的挂名董事,延续其“找吃”的生命。

莫哈末泰益于1996年12月任职雪州大臣时,在澳洲布里斯班机场携带240万令吉巨款入境却没有申报,结果遭澳洲当局提控,因而被迫辞去大臣职位。成为行动党及回教党大力鞭挞的对象。

莫哈末泰益回国后,也因未呈报财产而遭反贪污局控告。后来,他在贪污案中上诉得直,3年后东山再起并蝉联巫统副主席,重回领导层核心。但长期以来,莫哈末泰益已经被行动党及伊斯兰党标签为极度贪污腐败的国阵领袖。昨天,林冠英针对莫哈末泰益加盟民联事件受媒体询问时,也表示不愿发表意见,足见民联无法自圆其说,无法说服选民接纳莫哈末泰益成为民联的领导人。

一名熟知内情的马来部落客今天揭露莫哈末泰益向伊党副精神领袖哈伦丁(Haron Din)提呈入党表格的因缘。他指出,在一份1996年雪州巫统出版的刊物“斗争之路”(雪州巫统之声)第326页指出,哈伦丁在莫哈末泰益出任大臣期间,每个星期三都会到大臣官邸讲授宗教,与莫哈末泰益情谊深厚,该部落格也揭露莫哈末泰益出任大臣时增地给哈伦丁,并质询下图位于雪州万宜的哈伦丁豪华洋房是否就是莫哈末泰益馈赠的土地。

darus

对莫哈末泰益的批判与不信任,不单来自反对党,非政府组织及评论人也加入声讨莫哈末泰益。著名人权组织人民之声对当年阿都拉委任莫哈末泰益回锅出任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感到极度失望。人民之声认为莫哈末泰益涉嫌贪污丑闻仍未清楚交代。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更撰文《莫哈末之子莫哈末,地狱见》(See you in hell Muhamad son of Muhamad),力抖莫哈末泰益当政时臭史,揶揄莫哈末泰益“不谙英语”。他写道,莫哈末泰益在澳洲机场携带未呈报巨款而被捕及被提控时,其抗辩理由是“英文能力欠佳”,尽管人们对此案“心照不宣”,但“英文欠佳”的藉口也成为政坛一大笑柄。。

拉惹柏特拉说,莫哈末泰益最终还是与雪州公主离婚,还开了一张马币一千两百万元支票作为赡养费。拉惹柏特拉透露,已故雪州苏丹当时还复印该支票,以向当时的首相马哈迪出示。苏丹苏丹沙拉胡汀要知道,以州务大臣的收入,如何支付马币一千两百万元赡养费?拉惹柏特拉写道:“前最高元首、雪州苏丹说,这证明雪州有一名贪污的大臣。”

rajapetra

伊党邀请莫哈末泰益入党图个什么?根据消息,伊党认为莫哈末泰益可以拉拢巫统的中间选票,协助民联赢取大选。莫哈末泰益是从1986至1997年担任雪州大臣长达11年,他曾在前首相敦阿都拉时代出任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民联的支持者如果认为这些被国阵遗弃的涉贪领袖会洗心革面,又这么巧就在大选前夕就“转型”成廉洁的领袖,也实在天真得活该被利用来当踏脚石了。

最可笑的雪州民联愚忠支持者的竞选策略,竟制作以下宣传图像,列举雪州前朝大臣的腐败来凸显民联大臣的优点。没想到所谓腐败的莫哈末泰益今天已经成为民联的领袖,而且还可能在民联入主布城后,成为部长。

mb

民联事事制造假象表清白 各州政府演戏皆各司各法

cky car long
(陈治平评述)
如果依据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和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以看守政府不应该在州议会解散之后,继续使用公器的政治逻辑来执政,相关归还首长和州行政议员官车的指令只是一场令人嗤之以鼻和一笑了之,自编、自导和自演的政治秀。

如果他们认为本身对看守政府的理解是如此这般,他们就应该在归还官车之余,立即搬离首长办公室、官邸和拒收过渡时期的官职津贴,并不再向官员发出行政指令,以示真的有诚意、不滥权和清廉。

如果民联三党真的能够携手以共同理念治国,伊斯兰党主导的吉打州政府却没有追随雪州和槟州的做法,指示州务大臣和州行政议员归还官车,更于4月10日召开州行政会议,如常履行公务。

其实,看守政府并没有一套条例,列明什么事情该做和不应该做。在解散国州议会之后,国家不能够一日没有政府,看守政府除了在重大课题上进行决策,一切必须如常运作。

即使首相、州务大臣、首席部长、部长和州行政议员在政治道德上不能够修改政策或在重大事情作出决策;他们依然可以在权限内,以公平公正的大原则,发出口头指令给部门首长,让日常的行政工作和决策得以进行。

林 吉祥当然不会让儿子林冠英专美,也依样葫芦的呼吁首相纳吉下达指令,将所有“官车”等公器收回,以避免部长、大臣及行政议员等,在大选“公器私用”。然而,林吉祥对于“公器”的诠释似乎一知半解;曹观友在交还官车之后,没有用官车,却由官车司机维惹开其私人轿车,一样是“公器”私用!曹观友不应该再使用身为政府聘约司机的服务便利!

民联想要入主布城,就必须证明人民公正党、伊斯兰党和民主行动党三成员党能够采取一致的治国方针。吉打州却不仿效雪槟两州属归还官车事件,就已经明显的看出,民联在治理州属方面,各施各法,各自诠释法律所赋予的权力,让人民深感不安。

如果简单的施政理念,和对法律的诠释都不能够一致,人民如何寄望民联三党能够平等对待各州属子民?最明显的例子来自民联的两个州属,雪州政府宁可与该州单亲妈妈对簿公堂,也不愿意支付2008年民联竞选宣言的援助承诺;槟州却依据宣言每月支付援助金给单亲妈妈群。小小的承诺和决策都不一 致,令人不得质疑民联是否有能力执政中央,公平对待各族人民。

林氏父子应该停止再以似是而非的言论来误导人民,也应该进一步了解“公器”不仅包括政府的硬体器材。反之,应该在第13届全国大选来临的前夕,向人民展示本身的政治理念、利民政策和治国方针。唯有这样,人民才能够作出正确的抉择,遴选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

安华夫妇弃槟州铺陈权力 旺阿兹莎南下夺雪大臣职

wa be yab sel
(吴立勤评述)
公正党党报“人民公正之声(The Voice of Keadilan Rakyat)”中文版面子书,昨天报道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将从槟州移师雪兰莪,竞选其中一个州议席,而“旺姐”亲口承认她将南下雪兰莪州,最有可能出战的州选区将会是士文达(Sementa),或者是峇都知甲(Batu Tiga)州议席。

随着早前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宣布在下届大选会考虑到霹雳州竞选后,该党主席旺阿兹莎也宣布考虑南下雪兰莪竞选州议席。续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宣布南下攻打振林山后,刘镇东也传闻南下居銮。至今已确认南下攻柔的民联领袖包括伊斯兰党全国副主席沙拉胡丁,这些民联强人把选战焦点放在南方,民联内掀起一阵“吹南风”的热潮。

安华及旺阿兹莎双双宣布有意离开老巢槟城,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一个南下霹雳州,一个南下雪兰莪,美其名把本身的安全区留给新人上阵。但盘踞槟州家乡数十载的安华夫妇为何突然衍生离意,而兵分两路进军霹雳与雪兰莪?

早前槟州曾传闻旺阿兹莎将竞选槟城州议席,但即使她胜选,顶多也只能当副首席部长,屈居强势的林冠英篱下,非但有损公正党全国主席形象,也没有发挥其政治理想的空间。

民联一旦成功入主布城,丹斯里卡力预料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逼宫,“推送”去内阁当部长。即使身为公正党的第二号人物,阿兹敏阿里要谋个内阁部长职也不难,但对“大臣”职垂涎已久的阿兹敏阿里,似乎更喜欢留在雪兰莪这个资源丰富的州属“找吃”。

去年,阿兹敏曾公开指出,以卡立过往在企业界的经验,比起只留在一个州属,更适合在中央政府任职。他的言论引起卡力支持者的不满,视之为企图明抢暗夺大臣职。尽管后来阿兹敏阿里澄清他没有说过上述言论言论。但根据“阳光日报”随后的报导,阿兹敏却反复无常地说,一旦民联执政中央,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将出任内阁部长。

今年3月9日,阿兹敏阿里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曾声明他从未觎觊雪州州务大臣一职,因此在此届大选绝对不会弃国攻州。他也强调,他批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的施政,并不表示他有意图取代后者出任雪州大臣。

另一方面,安华早在数月前已经表明丹斯里卡力将寻求蝉联敦拉萨镇区国会及依约州议席。但留任大臣或上京,或由不得卡力做主。被视为不善搞政治,却精专于企管及理财的丹斯里卡力,掌管雪州财务的表现不但令林冠英眼红,还得兼顾那些草包行动党行政议员的职务。但他却乐此不疲,对党务与党争没有丝毫兴趣。

故此,雪州公正党只有“卡力支持者派系”与“阿兹敏”派系在为未来的大臣人选问题争个头破血流。

挺丹斯里卡力阵营的旺阿兹莎派系担忧,一旦卡力上京,这些雪州领袖的既得利益必定受损,甚至被清算。该阵营实力不弱,但独欠能够与阿兹敏抗衡的替代大臣人选。旺阿兹莎派系领袖包括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 奴鲁依莎,蔡添强,雪州行政议员塞维尔, 慕斯达化卡米尔,公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达, 槟城州浮罗山背公正党国会议员尤斯玛迪,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及槟州副首长曼梳。等等外州实力,而且三大族群比例相当平均。

反观阿兹敏阿里派系则以巫裔为主,其团队包括副主席苏仁德兰,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直落甘望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将上阵班登国席的拉菲兹,八打灵再也市议员拉蒂法,雪州州议员哈尼扎及聂纳兹米,瓜冷国会议员阿都拉及彭亨州英迪拉马哥打党国会议员阿占。

北方大学国际学部院长日前指出,旺阿兹莎预料在雪州混合区上阵。他认为作为党主席,应当参加竞选,否则其党主席职位难免被视为“花瓶”。

旺阿兹莎入主雪州的意义重大,公正党虽然在槟城占有副首席部长高职,但众所周知,那只不过是民联为了显示州政府的多元族群色彩而赋予的“花瓶”闲职。即使无法入主布城,安华夫妇除了当国会议员,皆无望当槟州首席部长。而林冠英更不敢说“马来人也可以当槟州首席部长”。

莫哈末阿兹祖丁认为旺阿兹莎的魅力不可能胜任雪州大臣职,但以其党主席身份及当过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资历,对阿兹敏阿里的大臣梦确是一个最大的阻力。如果民联能保住雪州政权,但多数议席减少,卡力即使不上京,也会同样面对阿兹敏派系的弹劾,而被逼把政权交给阿兹敏阿里。

但如果旺阿兹莎成为雪州州议员后,整个局面将改写,以党主席身份入主雪州,不当大臣难道当行政议员吗?旺阿兹莎走这步棋,还有一个“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目的,那就是阻止行动党派再里尔到雪州竞选州议席,以便一旦该党议席多过公正党时,名正言顺推举再里尔出任大臣。

雪州大选后是否会出现大马首位女性州务大臣?如果雪州民联打出旺阿兹莎为大臣人选的策略,是否有助民联大选战绩?伊斯兰党能接受女性当大臣吗?一切尚未明朗化,让我们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