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选民对民联情投意合 调涨执照费如同授权任宰割

selangor pkr ppl long

(林育琪评述)正当吉隆坡人为吉隆坡市政局大幅调整门牌税而表示不满,而行动党联邦直辖区议员也号召吉隆坡市民1116日到市政局大厦集会并提呈抗议书予市长之际,雪州民联政府也大幅调涨商业执照费,其中蒲种工业区出现商业执照更新费用暴涨300%的事件,让业者大喊吃不消。 read more

黄洁冰无厘头视制水小儿科 数百万人缺水站一旁政治化

wjb water long
(
章力琴评述雪州水供公司在雪兰莪河受到柴油污染,导致雪河4个滤水站停止运作,即刻启动红色警报,提醒雪隆用户谨慎用水,竟然被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形容为“制造公众恐慌”。

若依照黄洁冰的逻辑和思维,是否表示雪州水供公司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这是危机处理的方式? read more

当年自命清高拒绝住官邸 民联行政议员如今流口水

slg house long

(董佳燕评述)2005年,时任国阵州政府耗资两千万令吉在靠近州政府大厦的沙亚南7区打造雪州行政议员官邸,方便行政议员办公而招致民联三党抨击,308民联执政后更在会议上通过拒绝入住上述官邸,以示对奢侈计划不屑。

一星期前,这些官邸开始进行大整修,一众雪州行政议员将在完工后正式迁入居住。

雪州行动党与公正党都曾主张要出售官邸,该州公正党署理主席李成金曾坚称公正党的立场是不以人民的钱来作为个人享受,因而在公正党会议中议决出售官邸,并将取得款项用作推动社会计划的资金。

时任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曾于20086月提议将官邸中心建设为医疗中心,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则提议,将官邸改为旅游别墅。

经过多番商讨,雪州政府将10栋官邸当中的6栋改以按月出租方式使用,还不断降低租金价格吸引租用者,最后成了不对外开放,日租170令吉或月租5千令吉的豪宅,供给州政府公务员作为长短期课程、激励课程的地点,还充作迎宾馆。凡涉及州政府政策与计划的活动,一律获得免费租用。

20117月,那时候掌管房屋、建筑物管理及非法木屋部的雪州行政议员伊斯干达阿都沙末表示,民联转换用途后的雪州行政议员官邸在过去两年中只获得37千令吉的收入,惟州政府成功减低官邸维修费,从原来每月17万的维修费减至7万。

雪州民联政府宣传臂膀《雪州时报》曾在第34期简报中吹嘘说,行政议员村在转型后活起来,成为政府部门与官联机构举办课程与研讨会的热门场地,不至于丢空。报道引述伊斯干达阿都沙末言论,声称纵然原有官邸租金不敷管理费,但能减低州政府单位或官联机构租用酒店主办活动的费用,为州政府省下大笔开销。

既然行政议员村转型出租让州政府从官方活动中省了不少钱,又何必回到最初,让行政议员入住豪宅,玷污民联州行政议员的高尚情操?

若民联行政议员入主官邸,那么州政府不就得重新承担研讨会与训练课程的昂贵租金?

本届大选,雪州民联以狂风扫落叶的暴风姿态横扫雪州议席,不但成功蝉联州政府,还赢得56雪州议席中的44席,以超过三分之二优势执政。换句话说,雪州民联在未来数年施政中握有绝对主权。

难道是民联阵脚站稳了,没必要再故作清高?

黄瑞林当年非议行政议员有房屋津贴,认为不需要建官邸。如今,是否也该倡议取消入住官邸行政议员的房屋津贴?

郭素沁走后门进雪州政府 政治联系官架空大臣权力

slg structure long

(张良评述)在公正党顾问安华的指示下,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受委为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后,行动党中委会也建议,由该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出任雪州政府政治协调官。类似政治协调官职务偏向于做党务工作,应该属于党职,而非州政府官职,执政党利用“协调”政务为名,动用州政府的钱聘请党领袖搞党务,是徇私滥权的做法。

公正党安华已经讲得清楚,他安排该党总秘书赛夫丁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一个特别为“党利益”而设立的官职,是要确保党在州政府中的利利益没有受损。而非确保党的政策得以落实,惠及民众及国家,而较后一份在马来部落客之间流传的文件也揭露赛夫丁这个“政治联系官”的各项任务中,皆以保护党利益为主,例如掌控州内公正党宣传机制,应付敌对党的攻击等等。

结果民主行动党也有样学样,其秘书长林冠英表示,郭素沁担任的协调官,是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的委任地位及条款相似。随后,预料伊斯兰党也要委任它的“政治联系官”,政党加紧控制政府行政,如此一来,政府的行政自主权将荡然无存,党务与政务不分,除了党政不分,州政府的决策还得经过党的审核过滤,确保执政党的利益没有受损,才能够实行。

林冠英说“敦素沁的委任建议,是为了确保行动党在民联政府的平等伙伴地位及均势。在这方面,伊斯兰党也应该有一名政治协调官。”林冠英主动帮伊斯兰党讨一个“政治联系官”,你一个,我一个,大家享用纳税人的金钱来给政党养党工。

为何民联州唯独三党需要委任“政治联系官”而吉兰丹及槟城不需要?现在雪州民联三党都要委任党高层领袖在“大臣办公室”监督大臣,确保各自政党的利益没有受损。人民利益摆在什么地位?政权一到手,争官职就争个不停。后来各党还要在大臣办公室安插一个“肉眼”,监督大臣分配资源时是否对三党公平,这个官职的出发点是为民,还是为党?

赛夫丁的政府官职据说底薪就高达RM15000,三名政治联系官的费用,加上各种奔走各地搞党务的津贴,起码每月也花费100万雪州纳税人的钱。这就是雪州选民赋予政府三份二垄断权力,民联掌握垄断性政权后,三党为所欲为,损害人民及国家利益的第一炮。

行动党雪州主席郭素沁当了国会议员,还要在大臣办公室霸占一个官职,她放弃竞选州议席,原本打算入主布城党部长,却两头不到岸,其高级行政议员白白被拿督邓章钦取代后,竟然走后门回到雪州做官,美其名帮邓章钦及欧阳捍华做“政治联系”的工作,不就是当林氏父子的耳目,当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的“实权领袖”?

伊斯兰党雪州主席恰巧也没有当行政议员,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进入雪州大臣办公室,监督大臣及该党行政议员,避免党利益受损。公正党自己开了先例,也没有理由加以反对,如此一来大臣办公室可就热闹了,三党三个总指挥,大臣该为人民办公,还是为这些党领袖办公?

卡立招揽自己人巩固势力 阿兹敏处於颓势必会反扑

khalid trouble long

(姚新言评述) 雪州大臣卡立委任公人民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的做法,引起雪州公正党强烈反弹,才刚开始第二届任期的卡立,会否再面对逼宫,备受关注。

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阿里说,赛夫丁受委这个职位,已经导致雪州公正党基层领袖“不自在”。

根据巫文《阳光日报》报道,雪州公正党将要求卡立解释,为何要委任在大选中败选的赛夫丁在雪州政府担任这个职务,反而忽略在大选中胜出的雪州公正党领袖。

在这之前,雪州公正党已经就公正党中央在未征询雪州公正党意见的情况下,就推荐卡立连任雪州大臣表达不满,阿兹敏更以不点名方式,形容卡立为跛脚鸭。

虽然阿兹敏过后改口并支持卡立连任,但随着雪州行政议员名单出炉,卡立把阿兹敏派系的人马排挤在外后,雪州公正党开始酝酿一股反卡立的声浪。

更让雪州公正党感到愤慨的是,他们在公正党代表大会上建议由党领袖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要职,但却被拒绝,理由是行政事务应交由非政府人物处理,但卡立却委任同样是政治人物的赛夫丁担任雪州政府的行政角色,明显就是玩针对。

卡立难道就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吗?赛夫丁本身不是雪州人,而且又是在大选中落选的候选人,为何卡立偏偏要选他呢?雪州公正党难道就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吗?
明显的,卡立这一策略想藉此巩固本身的地位,他这样做就是要削弱阿兹敏的势力,让他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推行其政策。

卡立能够继续连任大臣,主要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副主席努鲁依莎在背后撑腰,但如果他故意忽略雪州公正党,无疑是自寻死路,毕竟阿兹敏绝不会坐以待毙,只是目前时机尚不成熟,但只要一有机会见缝插针,阿兹敏肯定不会放过卡立。

接下来,卡立还要委任大臣机构、地方议会和其他官联机构的代表,如果他继续委任其亲信而排挤雪州公正党,这可能会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雪州公正党这次已经失去了很多,再退让就难以向基层领袖交代了。

卡立不仅需要向雪州公正党解释委任赛夫丁的原因,雪州伊斯兰党也已经向卡立提出要求,同时委任伊斯兰党和行动党的代表,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卡立能够拒绝伊斯兰党的要求吗?

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的职务到底是怎样?根据卡立的解释,这个职位的人选主要是成为民联3党的沟通桥梁。但是,民联本身不是已经有最高理事会了吗?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在雪州大臣办公室增设这个职位?而赛夫丁的薪水是雪州政府支付,这岂不是拿纳税人的钱来达到本身的政治目的?这就是民联强调的清廉?

雪州行政议员争夺战难休 林吉祥不插手因心里有鬼

slg inner fight long

(董佳燕评述)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表明,他不会插手闹得沸沸扬扬的雪州行政议员名额分配风波,一切交由雪州行动党处理。言下之意,是叫潘俭伟自求多福,行动党中央不挺雪州基层继续争取的举动。

行动党原在协议中获4名行政议员职位,然而卡立会议隔天,即517日提呈予雪州苏丹的名单,则变成伊党4人、行动党与公正党各3人。

造成如此大转变的说法有数个,一是伊党拒绝3+1(议长)的分配,坚持要4名州行政议员职;另一消息是皇室希望10位行政议员中有6位巫裔和4位非巫裔代表,若没有巫裔代表的行动党霸占了4名行政议员位置,将导致公正党的华裔州议员丧失出任州行政议员机会;还有一个则是卡立拒绝当由行动党左右大局的“跛脚鸭”大臣,因而阳奉阴违私改名单。

伊党署理主席卡立沙末否认伊党不接受议长职分配,将胶着状况说成是苏丹的期许,解释伊党原来就不计较得到多少个州行政议员分配。另一方面,根据雪州公正党提交的行政议员建议名单,当中没有一个是华裔人选,因此很可能是卡立另有算盘,暗算行动党。

获行动党提名出任州行政议员的有雪州行动党副主席候任双溪槟榔区州议员邓章钦、州秘书兼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候任哥打阿南莎区州议员甘那峇迪,候补名单则是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杨巧双和候任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前只宣布邓章钦与欧阳捍华是该党笃定的州行政议员人选,却不为第三名或第四名人选点名护航,显见行动党不敢向公正党据理力争。

雪州基层面对友党大臣的欺压,作为党中央领袖的林吉祥或林冠英很应该介入斡旋,为何林吉祥竟然视若无睹?林吉祥的冷漠,与林冠英在槟州行政议会的人选分配有莫大关系。

刚出炉的槟州行政议员名单中,公正党唯一华裔州行政议员刘子健遭除名,由阿菲兹取代,另一不在槟州公正党推荐名单中的原任行政议员阿都玛烈则获得林冠英力保留任。

民联消息指在林冠英尚未敲定州行政议员名单前,公正党推荐了21华裔出任行政议员,可是林冠英却私下做出修改。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也在得悉林冠英将刘子健除名,赶在未作正式公布前多次致电林冠英要求保住刘子健,可是林冠英却多次不接听电话,也不回复旺姐电话,於隔天向媒体宣布新一届州行政议员阵容。

林冠英的做法和卡立异曲同工,两人皆不遵守协议或尊重友党建议。

若林吉祥插手干预雪州行政议员配额风波,恐友党华裔代表将借题发挥,抖出林冠英在槟州的霸道,剑指行动党将公正党唯一行政议员除名后,还想在雪州霸占4名州行政议员职位,致使公正党华裔代表无缘出任行政议员。那时候,一切就不会是伊党贪婪之过,不是雪州公正党推荐的3人名单中无华人的过错,从此激起公正党华裔州议员与行动党州议员的对抗。

邓章钦宣称雪州行政议员配额已有定案,目前等候卡立会晤苏丹后下周公布,惟对行动党是否坚持争取4名行政议员名额三缄其口。由此可见,行动党最后也只会获得3名行政议+1(议长)的原有配额,被坑了就是被坑了,不会有突破。

不满行政议员配额大跳脚 雪州行动党敢抗王命吗?

dap no guts long
(姚新言评述)
雪州大臣卡立宣布,民联3党已经对雪州行政议员配额达成433方案,即伊斯兰4席,公正党和行动党各三席,雪州行动党因此感到不满和错愕,因为这不符民联3党开会讨论后达成的协议。

雪州行动党署理主席潘俭伟说,民联3三党开会通过的行政议员配额为行动党4人、公正党3人及伊斯兰党3人。

他指出,这是卡立联同雪州行动党主席郭素沁、副主席拿督邓章钦、雪州伊斯兰主席阿都拉尼等人、针对行政议员配额一事讨论后通过的协议。

与此同时,郭素沁则坚持行动党获得4个行政议员配额。

然而,雪州伊斯兰党署理主席卡立沙末则否认会议曾通过有关行政议员配额的协议,因为委任行政议员的特权,是在雪州苏丹手上。

根据了解,雪州苏丹希望看到更多的巫裔行政议员,即6:4巫裔/非巫裔)。也因为这样,卡立才会宣布伊斯兰党获得4个行政议员配额的433方案。

根据这项方案,除了伊斯兰党的4名行政议员之外,公正党的3个名额中,2个是保留给巫裔,另一个则是给非巫裔。若是行动党获分配4个名额,意味着公正党的3个配额都要保留给巫裔。

如果公正党的3个行政议员配额都保留给巫裔,党内的非巫裔领袖和基层肯定会不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卡立向雪州苏丹提呈的推荐名单中,料会有一个配额是保留给非巫裔。

在这种情况下,卡立就只好“牺牲”行动党。何况,他可以说这是王命难违,因为是雪州苏丹希望看到新届行政议员有更多巫裔。旧的行政议会是巫裔和非巫裔各5人。行动党只能怨本身的议员没有一位是巫裔,否则就可以据理力争。

马华组织秘书郑修强受委为柔佛州行政议员时,曾表示王命难违,结果被行动党人讥笑“走后门”。现在,令大家非常好奇的是,如果行动党最终只获得3个雪州行政议员的配额,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坚拒加入行政议会以示抗议,又或是乖乖接受?

其实,除了3个行政议员配额之外,行动党同样获得保留议长职,就像308大选后一样。行动党这次赢得15个州议席,伊斯兰党也一样有15席,伊斯兰党获得额外的一个行政议员配额,也是公正党“让出”,行动党根本就不应吵。

行动党对议长一职嗤之以鼻,也许行动党觉得议长没有实权,所以才要争取多一个行政议员配额,但这岂不是和火箭领袖常常挂在口中的不在乎职位谈话自相矛盾。而如果议长一职最终还是保留行动党,行动党敢拒绝吗?但最可怜的应该是最后出任议长的行动党议员,因为行动党的思维好像是把议长当“小官”。

行动党争官职以做官为大 议长如粪土没钱途没人要

slg speaker long

(郑怡恩评述)要理解雪州民联争官职的底细,必须从上届大选着手才能看透实相。上届大选后,行动党挣得一个议长,三个行政议员。当时资深的邓章钦没有受委行政议员,已经引起巴生华社强烈反弹,甚至办集会拉布条向行动党中央表达不满,200个华团也站出来挺邓章钦任副大臣。

这回林氏父子不敢造次,终于附顺民意让邓章钦入阁,但该党这时却把议长等同行政议员,在邓章钦腾出议长职后,要以改职换取多一名行政议员,等于要争取四名行政议员官职。

议长等同行政议员?这是行动党内部不认可,但强迫外人认同的定义。当年,雪州政府官职争夺战一样僵持不下,拉锯战从内部延伸到通过媒体隔空喊话。争官争到头大发烧的言论让人民大开眼界。其中刘天球说“向我这样的政治人物”当行政议员绰绰有余。郭素沁为了合理化邓章钦当议长,她说议长是州内最重要的官职。但郭素沁最终不忘提醒媒体,她的高级行政议员职是雪州第二大人物,大臣下来就是她做王。

当时,邓章钦当议长是谁拍板,谁推荐?丹斯里卡立依公开表示,邓章钦没有被列入该党提呈的3人行政议员人选名单里,等于邓章钦在党内决策时就已出局。但他强调,如果邓章钦有在该党提呈的名单内,他也会委任邓章钦为行政议员。他解释说,每个党有自己的决定,他无权干涉。

但是林冠英却另有一套说法,他也公开表示,该党并没有边缘化邓章钦,行动党曾推荐他为雪州行政议员。但是雪州务大臣卡立却认为,邓章钦更适合担任州议会议长。林冠英还强调卡力认为邓章钦是一名律师,又有担任州议员的经验,比较适合担任议长,“当时我们也提出强烈的反对。”

上述事件显示,议长职如同人球,被踢来提去,推荐邓章钦当议长被认为是一件不道德,不光彩,不认同邓章钦能力与贡献的事,卡力与林冠英到底谁在撒谎?

林吉祥既然多次倡议“打造一流国会”为何不极力争取议长职?如果郭素沁及林吉祥眼中的议长职这么重要,雪州议长职非最资深的邓章钦莫属,为何当时槟州不是由最有料的林冠英当议长?而霹州是不是由倪可汉或倪可敏当议长?

这一回合的雪州官职竞争,伊党一早就申明她要的四个行政议员职,并不包括议长。连伊党也对议长没兴趣,还有谁要?在槟城,行动党的死对头——公正党的华人原任行政议员刘子键也被“贬”去当议长了。雪州行动党议员中若有人肯接受议长职,岂不是“耻辱”

如果民联认为议长职重要,邓章钦任议长期间表现如何,做了什么议会改革,可曾检讨及向选民交代,还有什么任务尚未完成等等,这些所谓重要的“议会改革”从来没有受到该党及支持者的关注与评议,足见议会改革看来对民联一点也不重要,议长职更是如粪土不值一文钱,有名无实,有威无权。只有被边缘化的党员才会无奈接受这样的官职。行动党支持者的意愿与水准完全投射在该党领导层,有这样的党员及支持者就有这样的的领袖与政党,以民为本嘛!

选行政议员卡立阳奉阴违 靠向伊党火箭遭暗算失利

dap slg lost power long
(董佳燕评述) 
雪州大臣卡立宣布已把州行政议员建议名单上呈给雪州苏丹御准,当中伊党州议员占4人,行动党与公正党各3人,令行动党感到震惊。

根据民联3党在本月16日(星期四)的会议,赢得 14州席的公正党同意放弃上届4名行政议员配额作为续任大臣职的交换条件,将配额交给坐拥15州席的行动党,而公正党分得3名行政议员配额及大臣职,同样赢得15州席的伊党则得3名行政议员配额与议长职。

当时,参与会议的领袖除了卡立,还有雪州行动党主席郭素沁、副主席邓章钦、雪州伊党主席阿都拉尼、最高理事卡立沙末等人。可是,卡立呈交给苏丹的名单却与协议相违,变成行动党只有3名行政议员名额,伊党反多增了一个名额,气得郭素沁与州署理主席潘检伟跳脚。

另一边厢,雪州公正党也对卡立的做法感到担忧,害怕州领导层提呈的行政议员名单也被卡立掉包,因为州公正党所推荐的人选全是与卡立不和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班底,人选包括阿兹敏本身。

在卡立成功续任大臣之前,阿兹敏便曾率11国州议员炮轰党主席旺阿兹莎未咨询雪州公正党意见,便直接致函苏丹推荐大臣人选。卡立仿佛也学到了旺姐的招数,但更高招的是,不是以先斩后奏而是阳奉阴违,毫无预兆地杀行动党措手不及。

卡立刚放话说拒绝当跛脚鸭大臣并拒绝裙带文化,较后就传出私自转换州行政议员名单一事,似乎表明了相较于行动党,卡立倾向跟伊党合作巩固州行政权力,以防范行动党日后试图左右州政府抉择,阻止行动党在雪州势力继续坐大。

鉴于名单经已提呈给苏丹寻求御准,卡立不可能撤回名单。否则,上呈公文推荐州内阁人选的程序形同儿戏,随意收回更改乃羞辱苏丹权力的举动。

即便郭素沁、潘检伟和邓章钦赶在卡立出国前会面,作最后争取,惟预计行动党最后将在无奈之下接受现实,接受3位行政议员及议长配额。毕竟,卡立私自修改的名单有利伊党,在公正党和伊党势力联合下,行动党只有乖乖承受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