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章钦行政议员高级不起 阿兹敏若拦路火箭是输家

slg pkr inner fight long

(张新采评述) 邓章钦虽然如愿以偿获推荐出任雪兰莪州行政议员,但他要当高级行政议员的美梦或会破灭。

在前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本届大选弃州后,邓章钦若填补这个空缺,原是顺理成章的事,而且他本身也有这个资历和能力。

不过,邓章钦料遇到拦路虎。由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控制的雪州公正党已经建议由阿兹敏担任高级行政议员。现在球是在阿兹敏脚下,只要他点头,高级行政议员一职就是他的。若属实,邓章钦将成为阿兹敏和卡立纷争的牺牲品。

阿兹敏之前因雪州大臣人选问题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发难,并以不点名方式批评卡立担任雪州大臣期间的表现后,虽然他表明本身不在意是否有任何官职,但为了能加强控制州政府,以党领政,预料他和其支持者都会进入州行政议会。

不仅如此,雪州公正党也推荐本身的人选进入官联公司和雪州大臣办公室。

表面上,雪州公正党此举是要落实民联的政策,确保民联在下届大选可以继续执政,但其实这就是阿兹敏和卡立之间的角力。

尽管卡立是雪州大臣,而且有旺阿兹莎在背后撑腰,但在行政议员人选上,他还是要听命于雪州公正党,特别是公正党这次仅获得3个行政议员名额的情况下,纵使卡立要推荐自己的支持者,最终还是要屈服,因为公正党顾问安华这次肯定会力挺阿兹敏。 若根据雪州公正党的推荐名单,原有的4名公正党行政议员都必须撤换。而新的行政议员人选都是马来人。

公正党原有的4名行政议员为黄洁冰、艾尔维斯、耶谷沙巴里和罗兹雅。当中,除了罗兹雅尚有机会获得连任外,其他3人料都会被割爱。

若阿兹敏接受,罗兹雅获留任,剩下的一个名额多数会给斯里斯迪亚区州议员聂纳兹米。

除了安插本身的支持者进入行政议会之外,雪州公正党也要撤换雪州大臣政治秘书。现任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和雪州公正党领导层不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祖莱达就曾多次呼吁卡立撤换她,但因为她是旺阿兹莎的亲信,且一直维护卡立,相信卡立还会力挺她。

行动党这次也会获得3个行政议员名额,加上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都没有兴趣争取,议长一职相信同样是保留给行动党。若是这样的安排,首邦市州议员杨巧双成为行政议员的几率稍高,而哥打阿南沙州议员干那巴迪劳则会出任雪州议长。但若是没有获得分配最高行政议员,火箭还是输家。

相比下,在本届大选中与行动党同样赢得15个州议席的伊斯兰党是大赢家,因为其行政议员配额,将从之前的3个增至4个。

阿兹敏与旺姐过招输到完 卡立是否卖账势必再恶斗

azmin vs khalid long

(姚新言评述)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兰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阿里表示不认同卡立续任雪州大臣,并表示,雪州公正党已经向党主席旺阿兹莎提呈大臣的人选,但一般相信,他的努力会徒劳。

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宣布,民联已经同意由卡立续任雪州大臣。他说,公正党曾向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提呈两名大臣人选,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都已经宣布,他们同意由卡立续任。

换言之,若无最后一分钟变卦,卡立下周应该可以再度宣誓就任雪州大臣。目前,阿兹敏唯一的希望就是由公正党顾问安华出面。问题是,在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都已经同意由卡立续任的情况下,安华想要撤换卡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公正党非但无法单独执政,而且所赢席位比另两个民联盟党还要少。如果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不同意,安华推荐阿兹敏也没有意义。

既然卡立续任雪州大臣几乎已经没有悬念,阿兹敏下一步要怎样走呢?继续留下?还是退党?

阿兹敏已经斩钉截铁表明,他不会辞职退党,也没有觊觎雪州大臣一职,但政治上没有任何事情是绝对的,今天所做的承诺,隔天可以忘得一干二净,这是政客的本色。阿兹敏会甘心当一个后座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吗?

阿兹敏相信不会接受受委为雪州行政议员,但如果卡立在委任雪州行政议员人选时,没有征询雪州公正党的意见,只是根据个人的权限作出委任,阿兹敏肯定不会罢休。

他已经炮轰旺阿兹莎向雪州王宫提呈大臣人选时未征询雪州基层意见,在决定新任雪州大臣人选时有任人唯亲之嫌,其实就是向旺阿兹莎和卡立放话,在委任雪州行政议员时,必须先问他。

据悉,阿兹敏将会安排本身派系的州议员,出任分配给公正党的4行政议员名额。这四位人选都是巫裔。若属实,黄洁冰和艾维斯这两位非巫裔的原任行政议员,将会被割爱。不过,旺阿兹莎和卡立是否会听命于阿兹敏呢?

虽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旺阿兹莎这位公正党主席没有实权,真正掌权的是阿兹敏,但从旺阿兹莎没和阿兹敏商量就向雪州王宫提呈卡立出任雪州大臣名字的行动,说明她在一些决策上还是相当果断,绝不像一般人所认为的软弱。她这一出其不意的举动,更让阿兹敏措手不及和处于被动,要当雪州大臣的美梦已经破灭,如今能否在州行政议员人选上有话语权,还是一个未知数。

若他最终选择退党,他不但会被指为食言,且会背上叛党的罪名。可以说,他在这一次的棋局中,可以说是全输。现在就看安华是否会念在阿兹敏的旧情,指示旺阿兹莎和卡立听从阿兹敏的安排,把他推荐的人选出任雪州行政议员了。

觊觎雪大臣职再度成泡影 阿兹敏积怨反目震撼民联

azmin ali angry
(姚新言评述)正当大家以为卡立续任雪兰莪州务大臣已经悬念之际,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却表示,下任雪州大臣不应是一位由其他人支配的跛脚鸭虽然他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明显是指获得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支持的卡立。

也是雪州公正党主席的阿兹敏说,雪州应由一名果断和明确宏愿的领袖领导。阿兹敏的这番谈话无疑是投下了一枚震撼弹,也为卡立能否顺利续任雪州大臣增添了变数。

308年大选遭公正党顾问安华忽略而无缘出任雪州大臣后,阿兹敏一直耿耿于怀。他和卡立之间的关系不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过去5年,就不断传出卡立遭逼宫的消息,若不是因为卡立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副主席努鲁依莎撑腰,卡立的大臣之位早就不保了。

民联这次以辉煌成绩保住雪州政权后,虽然公正党所赢的议席比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都少一席,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都表明支持卡立续任大臣,这当然让觊觎大臣职的阿兹敏蛮不是味道。

阿兹敏的支持者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就对此感到不满,并要求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不要插手雪州大臣的课题。

她接受新闻网站Antara Pos访问时说:当我在报章上看到伊斯兰党和行动党希望原任大臣续任,以及拉尼(雪州伊斯兰党主席阿都拉尼)说他准备成为大臣时,我就想,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他们是权力狂吗?他们热衷于衔头?

也是安邦区国会议员的祖莱达说:公正党尚未对大臣职位的课题作出决定。这个职位是公正党的,为什么他们这么热心要提名任何人担任这个职位?

她也在推特上赞赏公正党蒲种区部领袖姆拉里表示支持阿兹敏为雪州大臣的立场。 阿兹敏的弟弟,著名电视名人阿兹旺也支持阿兹敏出任雪州大臣。

我从2011年开始就听到有关我哥哥会成为大臣的消息。这对雪州来说是一个真正的红利,因为他是一位伟大的领袖,并将把雪州带向高峰。

阿兹敏的动向在大选后就一直引起各界密切关注。他在57日在推特上发表推文时问:无法入主布城。谁的错?请密切留意近期的交代。

隔天,他又推文说:人民已经对过分政治感到疲累。接受裁决,自我反省,承认弱点。向前看。重视人民而不是族人。

他的推文明显是暗批58日晚在雪州格拉那再也体育场举行的民之声集会。虽然这场集会吸引逾10万人参与,但阿兹敏却缺席了。

阿兹敏透露将在周五的紧急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公正党党内的事务,特别是党内的朋党主义课题,以及2008年峇东埔补选发生的事情。

但是,也有消息说,阿兹敏将会带领11名国会议员退党。不过,阿兹敏驳斥这项传闻,声称自己不会背叛求变的人民,以及崇高的斗争。

阿兹敏是否会率公正党议员退党?他到底要爆什么料?不论是什么情况,可以肯定的是,阿兹敏一开口,就会对公正党乃至民联造成很大冲击,因为他是公正党次号人物,又是安华身边的人。公正党党内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安华会屈服在他的压力下,任命阿兹敏为雪州大臣吗?

卡立转战巴生港口州席 力挽狂澜过一关隐忧仍在

khalid not safe long
(董佳燕评述)
雪州原任州务大臣卡立几经波折,成功逃离原选区依约 改往巴生港口州议席上阵。

卡立长年忽略选区,导致依约选民普遍对他不满。自公正党获得情报显示依约选情不乐观后,卡立团队就一直物色安全区,务求保住卡立在雪州政治地盘。不过,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率先宣布卡立留守依约,试图堵住卡立去路令卡立失措。

卡立对阿兹敏的不满,在谈话中隐约显露。他说:身为州务大臣,我一定要接受任何由领导层所给予的建议……不只要党同意,也必须得到我的同意。

卡立的谈话充斥对安华与阿兹敏的不满,当初阿兹敏就是在得到安华默许后,不顾卡立意愿硬逼他留在原区,这使卡立很恼火。

全靠党主席旺阿兹莎与副主席努鲁依莎暗中相助,卡立才能如愿转战巴生港口州议席。

旺姐早前移师雪州议席意向强烈,为的就是要赶去扶持卡立势力制衡阿兹敏。无奈阿兹敏有安华撑腰,显得霸气凌人,旺姐与女儿努鲁依莎只好耍性子,迫使安华谈判,相互妥协下放卡立一条生路。

旺姐放弃参选雪州议席,在大选中不上阵只助选,换得卡立转战选区许可。阿兹敏乐意退让,因为只要旺阿兹莎不在雪州插上一脚,阿兹敏取代卡立出任州务大臣职的障碍可谓扫除了一大半。

旺姐支持卡立的立场开始放软,声称雪州不乏大臣人选,明显就是要卡立好自为之,旺姐能尽力的就只是为其开了一扇窗让卡立逃到巴生港口州议席。虽然卡立想继续担任州务大臣意愿强烈,但党高层明显已嫌弃他,若民联能够取得更好竞选成绩蝉联雪州政权,大臣属意人选已经不是他。

安华扶持阿兹敏绝杀卡​立 旺姐欲上位搭救阻力重​重

khalid anwar long
(董佳燕评述)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宣布妻子兼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不会在来届大选中参选州议席,更不会在雪州议席上阵。

安华的女儿兼班台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获悉后发表谈话,坚决否认母亲不参与大选与州选。大家都很好奇,为何这个从烈火莫熄时期扛起重振家族政治事业的乖女儿竟然公然忤逆父亲。终于,阿兹敏不经意间露出答案。

在努鲁依莎发表声明后,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也代表党说明,确认旺阿兹莎不会竞逐任何议席,同时宣布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将留守依约州议席,不会如外界预测般出逃他区。阿兹敏是最心急发言的公正党最高领袖,甚至逾越了主席职权。主席是否出战,应交由旺阿兹莎本人亲自言明,不需阿兹敏代劳驳斥努鲁依莎。

作为党主席兼一名母亲,旺阿兹莎只需要一个电话告知女儿她的决定或她尊重安华的决定,努鲁依莎必然会尊重。再者,时常结伴同行的母女俩不可能不知道对方的意愿。显见安华在做出宣布时根本未曾咨询党主席旺阿兹莎,以致旺姐大动肝火借女儿之口发炮。

2008731日辞去国会议员制造补选替安华铺下重返国会康庄大道的旺阿兹莎,受联邦宪法限制,5年内不得竞选国会议席。由于限制期尚未结束,转战州议席是旺阿兹莎唯一出路。旺阿兹莎此前也曾表明有意移师雪州上阵州议席,可见旺姐非但毫无退意,还兴致勃勃地筹谋出战。

为何安华会阻止妻子旺阿兹莎上阵州议席?

原因并非如亲民联网站或亲安华消息所言般害怕别人非议安华玩弄家族政治,公正党本身就是为了安华而存在,安华早把公正党当成是私产,对于流言蜚语何惧之有?

原因无他,阿兹敏为争来届雪州民联大臣之位,正与卡立斗得激烈。安华,已在两者中做出抉择。

阿兹敏已讲得很清楚,公正党要卡立死守依约州议席。公正党内部早已得晓依约选情告急,区内人民对卡立长期忽略选区感到不满,卡立与其团队也正筹谋着要移师巴生港口州选区这个有胜算议席,以确保卡立能够顺利过关,继续出任州务大臣。

可是,阿兹敏却暗地里与安华谈拢,达成协议,以州务大臣不能逃离选区为由要卡立死守,无疑是要送卡立归西,陷卡立于不义。只要除掉卡立并阻止旺阿兹莎前来竞选,阿兹敏便可防止卡立团队在卡立失势借旺姐阻挡其问鼎大臣。

安华虽然嘴上说卡立依然是州务大臣最佳人选,却又让其国州兼攻再战敦拉萨镇国会选区,无非是为卡立找个安身立命的机会。若卡立丢了依约州席又在敦拉萨镇败阵,只能换来安华一句“怪不得人”。

旺阿兹莎一直扮演贤妻良母角色,在安华1998年入狱后与女儿一起撑起大旗,卡立也是多年来出钱出力挺安华的忠实支持者。两人可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安华却为了阿兹敏绝杀旺阿兹莎和卡立的政治生命,行径令人心寒。

伊斯兰党当街践踏火箭旗 林冠英失语躲避尊严尽失


(林文彪评述)
伊斯兰党槟州领袖及基层昨天踩上卡巴星律师楼,挑战卡巴星“若要挑战伊党长老会,先跨过我们的尸体”。

为数不明的伊斯兰党槟州基层昨天游行至卡巴星律师楼,踩踏火箭旗,公开发表促请马来人不要投选卡巴星、伊党应脱离民联、我们捍卫伊斯兰党长老会、卡巴星及阿兹敏不尊重伊斯兰党的政策等等言论。

林冠英在去年发表圣诞节献词时促请中央政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后,引起伊斯兰党强烈反弹,结果林冠英逃之夭夭,一句话也不敢讲,留下手尾让卡巴星去收拾。

卡巴星被踢馆侮辱、火箭党旗被伊斯兰党当街踩踏羞辱,行动党最威水的秘书长林冠英至今默默忍受,忍辱偷生,让全国火箭党员及支持者在伊党面前抬不起头来。在槟州最勇敢抗敌的行动党街头战士黄伟益也变成盲公及聋子,党主席被羞辱,火箭旗被踩踏也没有反应。

带领示威的伊党领袖为伊党丹绒区部永久主席再迪阿布巴卡及前槟州伊党青年团团长,彼等也对该州伊党领导曾软弱无能表示不满。

伊党示威行动的导火线,源自卡巴星日前公开促请伊斯兰党在使用“阿拉”字眼课题上,不要与民联的立场冲突。他要求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重新检讨该党宗教司协商理事会会议,议决马来版圣经不能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

林冠英发表促请中央政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的言论后,引起伊党领袖强烈抗议。众民联领袖随即逢场作戏,发表联合声明支持林冠英的言论,当时公开挺林冠英的领袖包括伊斯兰党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和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

岂料数日后,伊斯兰党召开长老会讨论阿拉用语课题后,断然否决民联的声明,而聂阿兹及哈迪阿旺也转口支持长老会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决定。

民联的联合声明,有效期不超过7天。选民以后要相信其联合声明之前,先得查看其有效期,误吞过时的承诺,后果自负。

针对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议决马来版《圣经》禁用“阿拉”字眼一事,林吉祥及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至今三缄其口。根据《马新社》报道,昨天林冠英召开记者会否认州政府涉及举办“2013年槟城跑”时,对记者针对阿拉用语课题发出的问题非但未加以理会,还直接逃离现场。

这是负责任的领袖应有的作风吗?如果林冠英言之有理,何必逃避问题,逃避伊党的围剿?

如果『批准马来版《圣经》“阿拉”字眼』是行动党的立场,为何行动党领导层除了卡巴星,没有任何其他领袖敢站出来挺林冠英?

伊党捍卫阿拉用语硬到底 行动党为政权暂不敢闹僵


(张新采评述)
尽管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议决,非穆斯林不可用“阿拉”字眼,但这一课题继续延烧,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和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坚持,民联的共识是非穆斯林可用“阿拉”字眼。行动党和公正党是否会因为这一课题和伊斯兰党闹翻,将会对民联入主布城的计划造成冲击。

现在的球其实是在行动党和公正党脚下,因为伊斯兰的立场不会改变。既然作为伊斯兰最高决策机构的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作出议决,就是它说了算,不论是党主席哈迪阿旺,还是丹州州务大臣聂阿兹都要乖乖遵守。

伊斯兰党长老会主席哈伦泰益就说得很清楚,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已经作出决定,而伊斯兰党上下都必须遵守。他还要求卡巴星不要干预伊斯兰党的事务。

民联3党在“阿拉”字眼课题上的分歧,最终是否会像当年的替代阵线一样因了解而分开,短期内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存在,因为他们目前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即是在下届大选赢得中央政权,但如果民联最终无法入主布城,这个同床异梦的联盟,相信难以避免分手的命运。即使是民联执政中央,也只不过是延长他们的寿命而已,毕竟彼此间的差异太过显著。

伊斯兰党之前公开认同非穆斯林可以使用“阿拉”字眼,说白了,就是要博取非穆斯林社会,尤其是基督教徒的好感。“开明”的伊斯兰党确实改变了华社对它的刻板印象,加上行动党为虎作伥,一直为伊斯兰党粉饰,不少华裔不再害怕伊斯兰党,在行动党的误导下,许多人甚至对马华提出的若民联执政,伊斯兰党将会以神权治国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的说法嗤之以鼻。

可是,最近数个月来的演变,以及两年前多场补选成绩显示,马来人回流国阵,连向来是伊斯兰党堡垒区的丹州选区,原本是伊斯兰党支持者的选民,有相当大部分也倒戈相向后,迫使伊斯兰党领导层不得不调整其斗争路线,恢复保守的方针,因为伊斯兰党知道,传统马来社会是他们最稳的票源,若伊斯兰党不再是一个维护伊斯兰的政党,虽然他们也许可以在混合选区有所斩获,但却可能输掉原本对它来说相对安全的选区,得不偿失。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去年杪开始,伊斯兰党主导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政府,逐步落实伊斯兰化政策,并强施于非穆斯林身上。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发表圣诞节献词时旧事重提,呼吁中央政府允许砂拉越和沙巴在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后,让伊斯党兰领导层抓住了这个机会,藉此证明,在宗教课题上,它还是伊斯兰捍卫者。

林冠英这次聪明反被聪明误,原本是要藉此争取东马两州基督教徒选民的支持,结果却惹议上身,让原本应该忙于备战大选的民联自乱阵脚,也使到伊斯兰党和行动党之间的不和公开化。两党若最终分道扬镳,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球友观看安华偷情性爱片 旺阿兹莎知道而默不出声


纳拉卡鲁班曾观看安华与珊希达性爱短片

(菂荟翻译)部落客“犀鸟英雄”日前在其部落格发表文章指出,上议员拿督纳拉卡鲁班(S. Nallakaruppan)对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Anwar Ibrahim)提出诉讼一事毫无惧意。纳拉曾经是安华的网球球伴,他声称清楚掌握安华在担任教育部长、财政部长和副首相期间的一举一动。

在一份针对安华提出双性人诽谤诉讼案件的辩护词内,纳拉作出以下声明:

“根据法庭案例,敦马哈迪在指控安华为同性恋者的诉讼中胜诉,证明法庭已确认安华是一名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这表示,在纳拉卡鲁班指‘安华是双性人’的言论被马来前锋报刊登之前,有关说法已经受法庭承认并广为人知。”

文章也指出,纳拉是通过其前雇主,即万能集团老板林添杰认识安华,并曾经与后者有过长达30年的友好关系。两人的交情始自安华担任教育部长期间,而在他担任财政部长之后更为密切。当时,安华和纳拉经常到林添杰位于孟沙的专属网球场打球。林氏更曾在1993-1998年间为三人聘请一位美国教练。

“这证明安华与纳拉关系匪浅,因此纳拉有关安华是双性人及与已婚女士有染的指控是可信的。安华被指与其副手兼鹅唛国会议员阿兹敏阿里妻子珊希达有染。根据纳拉的叙述,两人曾在1993-1998年之间,于孟沙帝沃利别墅发展长达6年的婚外情”

犀鸟英雄续披露,安华几乎每次想见珊希达,都会指示纳拉以其车牌WBV 37的戴姆勒轿车载送两人。纳拉更曾透过安装在帝沃利别墅内床边的闭路电视,目睹安华与珊希达的性交过程。

1997年间更曾有一次,纳拉替安华安排在伦敦的一间酒店和珊希达偷情。当时珊希达是和阿兹敏一同前往伦敦,而安华则偕同妻子旺阿兹莎。此外,纳拉也必须在两人偷情时照顾珊希达三个月大的女儿。珊希达的这名女儿也被指与安华拥有血缘关系。

“纳拉的的供词证明安华为了满足性欲竟然‘借用’阿兹敏妻子;而阿兹敏则为了政治权力甘心以妻子满足其上司。身为安华妻子,旺阿兹莎明显地已经被巨额金钱收买,以作为默不出声的条件”。

作者:犀鸟英雄(Wira Kenyalang),部落客
http://cetusankenyalang.blogspot.com/2012/06/s-nallakaruppan-lihat-sendiri-video.html

阿兹敏被女人缠斗 卡立暗自窃喜

(梁敬义评述)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被一个女人纠缠恶斗,她就是雪州大臣卡立政治秘书法依卡,虽然党内凝聚一股势力,通过网络逼她辞职,但这位有律师背景的铁娘子,地位稳当。

饱受法依卡长期伺机攻讦的阿兹敏,抱着好男不与女斗的屈辱心理,对这位女强人无计可施,只能回应说:"没有课题,没有建议,也没有决定,全交给党总秘书赛夫丁处理。"

阿兹敏最近脱口而出,认为卡立在雪州政绩赫赫,若民联入主布城应顺势当中央政府部长。由於他的建议棉里藏针,有人认为她觊觎雪州大臣的职位,其实是调虎离山。法伊卡护主心切,公开批评阿兹敏阿里的言论。

法伊卡於2010年6月担任雪州大臣政治秘书,在党内并没有任何职位,因此不受党内政治的牵制。

那些反对法依卡的人认为她是一个"阻碍"。"她是一个阻碍,阻止他们获得想要的,不管是计划、拨款或是政治支持。她阻止大多数这类请求……我认为一些人不满她能够影响卡立。"

六月间,网络有倒卡运动,但其上司卡立依布拉欣对这些网络"杂音"如如不动,反而力挺法依卡表现出色,而且勇于说真话。虽然法依卡没有党职,但扮演的角色恰如政治人物,发表不少文告。法依卡太过高调惹人厌恶,尤其是党内斗已经激化,她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公正党内部消息说,卡立不可能应就党的要求撤掉法伊卡,因为她是用以对付阿兹敏的皇牌。

安华对阿兹敏与卡立的明争暗斗管控不住,主要是这两人在他的政治生涯中对他不离不弃,叫那一个闭嘴都难以启齿。

雪州的公正党的权势之争势必越演越烈。尤其是安华描绘出必然在大选中夺下政权,党内领袖开始盘算本身的官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