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阿里为雪宗教局辩护 挺伊党法案论火箭当逃兵

(真相网/林敬祥)雪宗教局近日于州内各清真寺发表的布道文中,赞扬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举措,甚至赞许吉隆坡高庭驳回伊斯兰姐妹会司法审核申请。此事经印刷及网络媒体广泛报道至今,民主行动党领袖集体失聪,只敢猛插伊党,却不敢批判雪兰莪宗教局,成为典型的欺善怕恶小人。

read more

安华后续无人难除人治思维 公正党陷瓶颈不知何去何从

anwar no issuer long


(张良评述)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对他可能竞选公正党主席职的传言,一直大卖关子,表现得扭扭捏捏。作为公正党及民联的替代首相人选,与其长期挂着公正党实权领袖的名衔,不如名正言顺当主席。何况,公正党主席职除了安华夫妻俩轮任无碍,至今也没有出现能够服众的接班人。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党内冤家多,不得人和,即使勉强上位,也只得半壁江山。 read more

阿兹敏狠狠刮安华一巴​掌 宣布公正党出席宣誓就​职

azmin ali not boycott

(张新采评述)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宣布,所有公正党国会议员都会在6月24日宣誓就职,同时将积极履行他们作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

他也严正澄清,公正党从来没有决定要杯葛宣誓仪式,并表示,公正党和民联仅决定杯葛6月11日的国会汇报会,以明确抗议国阵在第13届大选所展开的大量舞弊和欺诈行径。

阿兹敏的声明也标志公正党顾问自导自演的杯葛宣誓仪式闹剧正式落幕,同时也揭穿了安华的谎言。

安华之前放话,考虑杯葛国会开幕式,以凸显对大选正当性的质疑。

安华明显是高估了自己,以为民联领袖会对他的言论一呼百应,藉此展现民联议员团结一致,要和国阵抗衡到底。

可是,伊斯兰党和民主行动党对杯葛宣誓却冷处理。两党领袖都直接表明,他们的国会议员都会宣誓就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扮演人民代议士的角色。

即连公正党党内也是有异议。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也表示不认同抵制宣誓就职仪式的作法,因为此举将阻止他们履行国会议员的职责。

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已经警告,若民联议员在624当天杯葛宣誓仪式,他们的议员资格将在6个月后自动被取消,并需要进行补选。

其实,由始至终,杯葛宣誓仪式只是安华个人的主意。除了一直跟随其左右的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之外,公正党其他议员都不认同这个作法,因为若失去议员资格,他们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因为根据法律,他们5年内将不能再参选,有谁会为了让一个人完成其当首相的美梦而放弃当YB的机会?

另外,若因为拒绝宣誓而制造补选,一是劳民伤财,二是选民是否会因为觉得反感而不再支持民联候选人。民联现在拥有的89个议席,但若这些选区全部进行补选,民联能否全部保住?更何况,要找另外89位候选人出来竞选也不容易。

安华自讨没趣是咎由自取,因为杯葛宣誓,根本就是自我伤害,对民联只是有弊无利,任何一位理性的国会议员,绝不会盲目地跟随他胡乱起舞。

现在,球在安华脚下了,他是否会说到做到,杯葛624的宣誓就职仪式?不过,基于他过去经常有推翻自己承诺的纪录,如果他当天宣誓就职,千万不要感到意外,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安华,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一变再变。

卡立招揽自己人巩固势力 阿兹敏处於颓势必会反扑

khalid trouble long

(姚新言评述) 雪州大臣卡立委任公人民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的做法,引起雪州公正党强烈反弹,才刚开始第二届任期的卡立,会否再面对逼宫,备受关注。

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阿里说,赛夫丁受委这个职位,已经导致雪州公正党基层领袖“不自在”。

根据巫文《阳光日报》报道,雪州公正党将要求卡立解释,为何要委任在大选中败选的赛夫丁在雪州政府担任这个职务,反而忽略在大选中胜出的雪州公正党领袖。

在这之前,雪州公正党已经就公正党中央在未征询雪州公正党意见的情况下,就推荐卡立连任雪州大臣表达不满,阿兹敏更以不点名方式,形容卡立为跛脚鸭。

虽然阿兹敏过后改口并支持卡立连任,但随着雪州行政议员名单出炉,卡立把阿兹敏派系的人马排挤在外后,雪州公正党开始酝酿一股反卡立的声浪。

更让雪州公正党感到愤慨的是,他们在公正党代表大会上建议由党领袖出任政府相关公司要职,但却被拒绝,理由是行政事务应交由非政府人物处理,但卡立却委任同样是政治人物的赛夫丁担任雪州政府的行政角色,明显就是玩针对。

卡立难道就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吗?赛夫丁本身不是雪州人,而且又是在大选中落选的候选人,为何卡立偏偏要选他呢?雪州公正党难道就没有其他更适合的人选吗?
明显的,卡立这一策略想藉此巩固本身的地位,他这样做就是要削弱阿兹敏的势力,让他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推行其政策。

卡立能够继续连任大臣,主要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副主席努鲁依莎在背后撑腰,但如果他故意忽略雪州公正党,无疑是自寻死路,毕竟阿兹敏绝不会坐以待毙,只是目前时机尚不成熟,但只要一有机会见缝插针,阿兹敏肯定不会放过卡立。

接下来,卡立还要委任大臣机构、地方议会和其他官联机构的代表,如果他继续委任其亲信而排挤雪州公正党,这可能会是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雪州公正党这次已经失去了很多,再退让就难以向基层领袖交代了。

卡立不仅需要向雪州公正党解释委任赛夫丁的原因,雪州伊斯兰党也已经向卡立提出要求,同时委任伊斯兰党和行动党的代表,出任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卡立能够拒绝伊斯兰党的要求吗?

雪州大臣办公室政治联系官的职务到底是怎样?根据卡立的解释,这个职位的人选主要是成为民联3党的沟通桥梁。但是,民联本身不是已经有最高理事会了吗?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在雪州大臣办公室增设这个职位?而赛夫丁的薪水是雪州政府支付,这岂不是拿纳税人的钱来达到本身的政治目的?这就是民联强调的清廉?

阿兹敏埋怨言论露叛变心 无缘任大臣对安华感绝望

selangor crisis long

(吴立勤评述)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因为不满安华没有实践诺言让他当雪州大臣,不但没有出席前晚安华在雪州召集的抗议选举舞弊万人大集会,还在推特冷言冷语,说人民对过度政治狂热感到疲累。民联应接受裁决,反省本身的弱点,向前看,以人民的利益为前提。

作为雪州公正党老大,无缘无故缺席这项在雪州举行的第一场大集会,是什么征兆?纸包不住火,次日就流传阿兹敏将带领11名公正党国会议员退党的消息,这是令人震惊的大件事。

虽然阿兹敏受到媒体追问时加以否定,并表示不会退党背叛选民,但吊诡的是,阿兹敏并没有严厉谴责“造谣”者,也没有感到本身的公信力被质疑而感到愤怒,不管是政治语言或肢体语言,无不让人感觉阿兹敏的回应犹如此地无银三百两。

安华答应在上届大选民联夺取雪州政权后,就让阿兹敏阿里当州务大臣,但半路杀出丹斯里卡力伊布拉欣,人比人,真是气死人,丹斯里卡力以大企业领导人的清新形象当起大臣来,被论者誉为最有大臣相的民联州政府领导人。

丹斯里卡力掌管雪州五年,除了被指处理水供及达南土地交易课题不当,以及说溜口指“竞选宣言非承诺”被嘲弄一番之外,卡力颇有大将之风,把雪州管理得四平八稳。

雪州民联大胜,丹斯里卡力应记一功。尽管阿兹敏阿里过去四年已经积极部署大选后取代卡力,挣得公正党竞选主任兼雪州民联竞选主任要职后,就安插自己人参加竞选,还把卡立调去巴生港口选区收拾烂摊子,以为就此可以埋葬掉卡力,但没料到反风越吹越盛,卡力不但赢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伊党主席竟然也公开挺卡力续任大臣。

雪州大臣人选早前曾传闻伊斯兰党也要争取出任大臣,但随着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公开说伊党并没有觊觎雪州大臣一职,他已致函雪州苏丹,表明伊党的立场之后,雪州大臣人选已经是公正党的家内事,作为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要当大臣没门,还要被外人干预,尽管获得雪州公正党的大力支持,但却被行动党及伊党拒绝,原本处境已经够窘了,安华竟又再放飞机,非但没有为阿兹敏说项,还故作沉默,叫外人林冠英及哈迪阿旺开口挺卡力,丢尽阿兹敏的脸,今后阿兹敏如何在雪州抬头做人?

阿兹敏作为公正党第二号人物,雪州不要他,自有留人处。阿兹敏出招向安华摊出最后一张皇牌争取当大臣?不管是去意已决,对安华全然绝望,还是虚张声势,对其个人公信力是一项沉重的打击,阿兹敏被指谋反的消息传开后,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成为网民攻讦谩骂的对象。

阿兹敏阿里派系主将包括该党副主席苏仁德兰,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直落甘望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双溪大年区会主席佐哈里,公正党彭亨州主席法兹、策略主任的拉菲兹及阿都拉沙尼七名候任国会议员,雪州候任州议员哈尼扎及聂纳兹米等等。

随着11名潜在青蛙出走的传闻在网络迅速流传后,所有阿兹敏阿里派系的国州议员皆成为嫌疑,被人以有色的眼光看待,是敌对派系靠害散播谣言,还是阿兹敏阿里派系放出借“出走”的消息先发制人?

首相尚未组阁,青蛙仍可待价而沽。而雪州大臣人选也还没有定案,阿兹敏阿里仍有本钱做最后冲刺。即使当不成大臣,还有机会当部长。公正党自家后院已经起火,安华还计划到各州搞大集会,恐怕偷鸡不着蚀把米。
ali

部落客揭拉菲兹同性恋者 与安华关系匪浅受到重用

anwar love rafiz long
(姚新言评述)
部落客Papa Gomo又爆料,这次是指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席候选人拉菲兹是同性恋者。

他在其部落格中声称,也是公正党策略局主任的拉菲兹是同性恋者,并指他和公正党顾问安华和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有一腿。

他挑战拉菲兹起诉他,因为“我称他为双性恋者”。

在这之前,拉菲兹扬言要起诉Papa Gomo,因为Papa Gomo诬蔑他被国家石油公司开除。

针对拉菲兹准备起诉他诽谤,Papa Gomo不以为然,除了反指拉菲兹为同性恋者之外,还说拉菲兹避重就轻,没有交代清楚他被国油公司开除一事,也没有回答他提出的另两个经济问题,并讥讽拉菲兹也许需要先问安华如何回答这些问题。

拉菲兹是不是同性恋者,还有待进一步确认,但不容否认的是,这位现年只有34岁的年轻人,如今已经是公正党的明星。

他是因揭发国家养牛中心丑闻而名声大噪,有人甚至称他为“NFC先生”。安华也因此特别委任他为雪兰莪州经济顾问署首席执行员,月薪超过3万令吉。

安华对他照顾有加,让公正党其他领袖心里蛮不是味道,因为他们自认能力不输拉菲兹,却不能像拉菲兹一样在党内的地位平步青云。根据另一个马来部落格揭露,安华在公开场合不避嫌,公然吻拉菲兹的手。这个网站声称,许多公正党领袖都在背后对安华和拉菲兹指指点点。

要了解拉菲兹为何能像坐直升机一样在公正党迅速升,必须先了解他和安华之间的历史背景。拉菲兹是在1995年以国油公司奖学金前往英国深造时,引起安华的注意。

不清楚这两位江沙马来学院的校友初次如何见面和认识,但有传言安华在担任副首相期间,一接到这位来自登嘉楼的年轻人的“紧急电话”时,就会马上前往伦敦和拉菲兹见面。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安华放下公务而必须飞往伦敦和当时只有19岁的拉菲兹见面?但肯定的是,安华非常关心这位样子看来“可爱”的年轻人。也许是因为拉菲兹卓越的学术成绩吸引到安华。

但令人产生疑问的是,为什么安华在四五年前会在其位于泗岩沫高原的住家赞助拉菲兹的婚宴。因为安华在这之前不曾赞助任何公正党领袖的婚宴。部分出席婚宴的公正党党员当时就窃窃私语:“我结婚他(安华)没到,如今反而还要赞助,拉菲菲实在厉害”。

在两年前的党选,安华要拉菲兹取代三苏依斯干达成为公青团团长,但由于三苏坚持不退让,拉菲兹被迫打消念头。自此以后,安华和三苏的关系日益紧张,因为不满三苏拒绝让路给其爱徒。作为弥补,他委任拉菲兹成为其办公室的首席幕僚长,以及委任他为公正党策略局主任。

之后,安华似乎只希望拉菲兹成为公正党唯一召开记者会、发表文告和代表党发言的领袖。其他公正党领袖,包括阿兹敏、三苏、赛夫丁、祖莱达、努鲁依莎都要在拉菲兹的影子下生存。也许安华正在策划以便提升拉菲兹在党的职位。

这也可以解释为何拉菲兹可以代表公正党竞选班登国会选区,只是可怜了过去10年在班登区默默耕耘的查卡里亚,眼巴巴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

这也许是公正党尊重为党作出无私贡献的支持者的方式:用完即弃。

旺姐断绝火箭巫裔大臣梦 入主雪州阿兹敏阿里收档

Wan Azizah-article

(吴立勤评述)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没有资格参加国会议席竞选,因为她在2008年的7月辞去国会议员职,製造补选让路给夫婿安华上阵,而抵触法令。旺阿兹莎只有在今年7月后,才有竞选国会议席的资格。因此她入主雪州的唯一选择就是竞选州议席。

旺阿兹莎南下雪兰莪坐镇的传闻,越来越炙热,公正党党报“人民公正之声(The Voice of Keadilan Rakyat)”中文版面子书最先证实旺兹莎将从槟州移师雪兰莪,竞选其中一个州议席,该报说“旺姐”(党内普遍称呼她为Kak Wan)有可能出战的州选区是加埔国会选区下的士文达(Sementa)或是沙亚南国会选区下的峇都知甲(Batu Tiga)州议席。

消息传开后,公正党雪州副主席许来贤及巴生区部率先表态支持。雪兰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也不否认旺阿兹莎在雪州州议席胜出后,可以出任大臣职。

去年11月间旺阿兹莎曾说,她没有意愿要在来届大选中上阵,并希望把所有精力用在协助所有民联候选人拉票。旺阿兹莎是槟州选民,但目前居住在雪州,算是道地的雪州人。当时,雪州公正党已经献议4个安全区让旺阿兹莎上阵,包括哥打安格烈丶斯里慕达丶斯里士迪亚及士门达。

3.08海啸大选后,民联夺取槟城、吉打、雪兰莪、霹雳及吉兰丹五州政权后,公正党出任大臣的州属只有雪兰莪,行动党在槟城称王,公正党的副首席部长只不过是没有实权的陪衬品,伊斯兰党则囊括其他三州大臣职,成为大赢家。民联即使在来届大选夺回霹雳州政权,预料大臣人选仍由伊斯兰党出任。如此一来,公正党的地盘就剩下雪兰莪,然而,野心勃勃一心一意想要取代卡力当大臣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也未必如愿以偿,雪州公正党的实力与行动党不相上下,在雪州56个州议席中,行动党得13席,公正党得15席。公正党下届大选的战绩若差强人意,又没有“强人”坐镇,大臣职可能失守。

《真相网》日前针对旺阿兹莎南下攻打雪兰莪州议席的传闻,发布了题为《安华夫妇弃槟州铺陈权力.旺阿兹莎南下夺雪大臣职》的评论,推测阿兹莎网离乡背井南下入主雪州的动机,其中之一就是欲阻止行动党派再里尔到雪州竞选州议席,以便一旦该党议席多过公正党时,名正言顺推举再里尔出任大臣。

行动党在3.08后,后悔没有部署马来候选人竞选“安全区”,导致该党阵营没有马来州议员而错失由行动党出任雪州大臣的良机,自此以后该党一度积极想办法物色一名马来领袖,准备让出一个安全区让他上阵,以便一旦行动党的议席多过公正党,便推出自己的大臣人选,名正言顺从衰落的公正党手中夺取大臣职。

但是雪州行动党的“大臣”计划却因为找不到适当人选而不了了之,或许要从槟城进口再里尔。尽管槟州刘镇东留下的升旗山安全区或由再里尔上阵,但再里尔最后一刻奇兵南下雪州竞选州议席的可能性仍存在,这是公正党最大的隐忧。

目前雪州行动党州委只有一名受委的马来人任中委,而这无名小卒是前伊斯兰党党员Azman Masri,其职业是适耕庄的鱼贩,显然非该党的大臣人选,连上阵参加大选也没门。

另一方面,早就厌倦党内派系斗争的丹斯里卡力,即使无心恋战,为了维护其派系的既得利益,也不会轻易放手把大臣宝座交给咄咄逼人的阿兹敏阿里。旺阿兹莎的介入,当可压制阿兹敏阿里这个全国选举局主任对卡力派系候选人的排挤。

即使公正党在雪州大选的战绩不如行动党,而旺阿兹莎与再里尔也中选为雪兰莪州议员,二人若摆在台面上选大臣,犹如老大姐与小弟弟,实力悬殊,根本没得比。

即使如此,对比阿兹敏阿里的高傲态度,雪州行动党领袖会更乐意接受旺阿兹莎当雪州大臣。旺阿兹莎一旦入主雪州,最大的输家就是阿兹敏阿里派系。

公正党首相职受伊党进逼 安华气势已尽党员难抬头


(张良评述)
继长老会,伊斯兰党妇女组也表态力挺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成为我国第七任首相。

第8届人民公正党代表大会于2011年11月25日举行时,强打“没有巫统的马来西亚”主题,也首次将党代表大会移师到巫统传统强区柔佛。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当时更宣示民联已经达成共识,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将会是民联的第7届马来西亚首相人选。

阿兹敏阿里在权位上来说,是公正党第二号人物。当老大安华的未来首相宝座动摇,伊党像老虎扑食那样觊觎首相职。这个公正党署理主席此时此地没有即时加以驳斥,捍卫老大的权威,是什么用意?该党的反应已经让党员抬不起头做人,更无法面对支持者。

今年七月间,大马伊斯兰国际大学一项调查显示,今年选民对纳吉的满意度是最高,即逾60%的受访者选择支持他,接着是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接下来才是聂阿兹和安华。

公正党党报网路版及安华部落格只以一则新闻报道在哥打峇鲁举行的伊斯兰党第58届全国代表大会新闻,即聂阿兹在党代表大会之外的群众集会上演讲的新闻。

公正党企图把安华在民联中的影响力衰退的事实扫入地毡下,隐瞒党员,但该党近年已无法在吸收有素质的领袖加入该党,反观伊党获得诸多退休政府高官的加盟,对比之下,公正党已非巫裔知识分子、退休公务员及专业人士的首选参政对象。

安华在伊党代表大会召开期间,理应代表民联登场发表民联施政宏图,但却玩失踪,没有在第一时回应伊党领袖的言论,留下许多疑问。

安华月前扬言若民联无法在第13届大选取胜,就可能会退出政坛。前首相敦马哈迪揶揄安华一心只想著当首相,並认为安华若真的有意要退休,就应该马上付诸行动。

安华的退休论,似以退位进,但伊党一点也不给予同情,反而欣慰安华知难而退。

柏特拉责怨非穆​斯林鸡婆 插嘴干预伊斯兰

(菂荟翻译)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今日大马》撰文,指“怕输”和“爱管闲事”是大马人普遍的特征。他举例,近期在努鲁依莎误解和错误诠释宗教自由的课题中,最积极发言的却是非巫裔或非穆斯林。他指出,我国的非巫裔或非穆斯林没有宗教自由方面的问题,他们享有穆斯林所没有的自由,可以自行地选择任何信仰。

“因此,我不明白为何非巫裔或非穆斯林要针对完全不影响或牵涉他们的问题发表长篇大论的意见。我认同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的重要性。非巫裔或非穆斯林因为认为穆斯林的宗教自由权利不应该被否决,而站出来帮穆斯林发声继而抨击伊斯兰教,但这有必要吗?既然穆斯林可以接受不能脱教的条规,为什么非穆斯林不能够接受?

穆斯林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

拉惹柏特拉认为,这些有关伊斯兰教的批评将导致巫裔穆斯林在来届大选通过选票表达不满,而巫统将是唯一的得益者。他表示强烈支持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然而这恰巧是穆斯林正在面对同时必须正视的问题。他指出,穆斯林不被允许拥有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正是这次努鲁惹麻烦的关键所在:他的谈话被媒体错误诠释和扭曲。

“努鲁并没有支持穆斯林叛教,更没有支持穆斯林改教。我认为他其实赞同伊斯兰价值和教义。实际上,每个人都会依据自己的判断去选择认为正确的事,即便‘正确的事’可能包括脱离伊斯兰教。虽然我们未必赞成但是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拉惹柏特拉也提出质疑,我国的宗教司至今未针对努鲁的争议中发表任何意见,甚或争辩有关他的谈话内容。即便土权会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和多位所谓的学者先后对努鲁开炮,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提及对于脱离伊斯兰教者的惩罚。

无论如何,拉惹柏特拉认为宗教自由课题的争论重点并非宗教司,而是政治人物。他指出,相关课题全因政治人物的炒作而变成政治议题。因此,每一位政治人物都是我国种族宗教问题趋向严重的罪魁祸首。

民联与国阵的立场

另一边厢,人民公正党全国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表示,我国的伊斯兰教社群受回教法约束是不容置疑的事情。阿兹敏的谈话附和了其他人的意见,即穆斯林必须遵从回教法,同时穆斯林不能脱教。

“身为人民公正党和民联的代表,阿兹敏在回教法课题上与巫统、国阵和土权会的立场竟然一致。看来,来届大选不管你把手中一票投给国阵或民联,都不能改变穆斯林不能改教的事实。既然连民联的看法也与国阵相同,非巫裔或非穆斯林也应该停止针对改教事件抨击伊斯兰教。也许大家认为为了大选胜算考量,民联应该停止发表有关宗教自由课题的立场。只是,民联之前一直公开讨论敏感课题,却在关键时刻为了胜算而保持沉默,这不是很愚笨的事吗?”

阿兹敏强施调虎离山 卡立一去难回头

(姚秋言评述)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宣布,来届大选卡立将继续在敦拉萨镇寻求连任,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忧喜参半,因为卡立是否还会兼打国州议席,依然是未知数。然而,一体两面,阿兹敏将会利用党内影响力,撮合新人取代卡立竟选依约的州议席,如此一来就达成调虎离山之计,使卡立在雪州没有回头路。

阿兹敏想取代卡立成为雪州大臣,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从安华当初决定选卡立雪州大臣一刻开始,两人就有心结。卡立过后还多次面对逼宫若不是因为有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撑腰,卡立早就下台了。

阿兹敏和其支持者始终觉得,当雪州在308变天后,大臣应该是他而非卡立,因为阿兹敏是安华身边的红人,而卡立只不过是半途插队,虽然在企业界有名气,但却是一名政治新兵。

可是,安华当时就因为卡立的企业背景而圈中他。另一个原因是安华以为,相对阿兹敏,卡立比较易于控制。但后来他才发现自己看走了眼,因为卡立并不是其想像中这般简单。

安华当时也在策划916变天,因此需要阿兹敏助他一臂之力,但最终所谓的916变天演变成一场闹剧,阿兹敏两头不到岸,虽然很无奈却只好接受。

眼巴巴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的阿兹敏,过后成为公正党署理主席和雪州主席,由于旺阿兹莎只是一个挂名的主席,阿兹敏实际上是仅次於安华之外的实权领袖。

为了取代卡立,他和其支持者曾三番四次藉一些课题指桑骂槐,以打击卡立,包括最近放出卡立将在大选只打国席并出任部长的消息。

然而,虽然阿兹敏控制公正党,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对他却似乎不放心。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立场明显比较倾向卡立。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提醒他,雪州大臣人选是由民联共同决定,而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化阿里直接说他太有野心

这也许是为什么安华不干脆宣布卡立只打国席,非要留下一些空间的原因吧。毕竟,若民联对领军的人选都无法达成共识,未打仗就已经输了一半。

卡立的情况刚好相反。虽然他是民联支持的大臣人选,但他在党内犹如无兵司令,没有基层。而且,即使他在下届大选继续在依约州议席上阵,也未必会连任。这是他最大的致命伤。

至于是卡立还是阿兹敏能够笑到最后,还有待观察。这也要看下届大选后,民联能否保住雪州政权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