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神对批评烧坏脑袋 仇视星洲日报再燃战火

33

(真相网/刘伟)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因为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的一篇劝告雪州议长杨巧双收回她允许伊刑法动议的辩论,就被林神说星洲日报是巫统的支持者。这番话出在林神口中,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按照他的逻辑和思维,凡是批评行动党或他本人的报章或新闻从业员,就是国 阵的走狗。只有对他歌功颂德,把他捧为神才是“政治正确”。 read more

林冠英因官车恶评不惜翻脸 人身攻击郑丁贤却越描越黑

林鄭1aa

(刘伟分析)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短短两个月内二换新车引起轩然大波,不仅国阵领袖和支持者批评他浪费,连民联盟党领袖也质疑他更换官车的必要性,甚至在505大选前支持林冠英的许多粉丝和评论员也认为他太过分,和他向来强调的清廉,完全是两回事。另外,林冠英在事件曝光时还表明乐意接受民众的批评,而且在州财政司二度发表声明后也说不会再回应此事。

read more

火箭倒米虫丘光耀爆粗话 辱骂《星洲》郑丁贤是狗

hew schold sinchew long
(林文彪评述)
丘光耀没有机会上阵大选,不但拿《星洲日报》来泄气,还帮行动党的候选人倒米,为行动党站台时,为了个人利益及面子而置行动党于不义。

行动党党员丘光耀昨晚在诗巫为行动党站台演讲时,公开吁请选民罢看《星洲日报》30天,甚至直接以“狗样的”字眼,污蔑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

丘光耀昨晚在行动党主办的政治演说上,在演讲结束前提到国阵涉嫌抄袭民联的竞选宣言时,提高声量指一些评论员是专捧国阵,只会追问民联钱从哪裡来。

说到激动时,丘光耀还脱口而出形容评论员是“狗”,嘲讽这些“狗评论员”在民联质问首相和砂州首长时,不见得在吠。丘光耀过后还直接点名《星洲日报》,用“狗样的”字眼公开辱骂郑丁贤。

他还刻意说明是以个人的立场批评《星洲日报》和郑丁贤,还公开要民众在未来“还政于民”的30天罢看《星洲日报》。

丘光耀在演讲中两度强调他是以个人的立场作出批评,还放话“令伯”若有本事就找他算账。“我在这裡公开讲,这个报纸‘扶’纳吉,最‘狗’的是郑丁贤,大家千万别看他(文章),这些‘狗’是为纳吉服务,误导人民的醒觉。”

都东区州议员叶海量再三向《星洲日报》记者道歉

据报道,当地都东区州议员叶海量事后针对丘光耀的言论再三向《星洲日报》记者道歉,并表示他们事前已要求丘光耀在上台演讲时要自我控制,惟后者的情况似乎有所失控。

此外,行动党南兰区准候选人刘强燕事后也趋前向《星洲日报》记者表明“你们可以收工了”。

林冠英去年公开表明行动党没杯葛《星洲》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去年8月31日已公开表明,无论是他本人或行动党,都没有杯葛《星洲日报》。林冠英强调,他个人跟行动党的立场是一样的,没有杯葛《星洲日报》。

此外,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也强调,行动党没有杯葛《星洲日报》,并重申行动党与《星洲日报》向来关係良好,也不干预新闻自由,还希望《星洲日报》继续不平则鸣,据实报导。

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在今年2月28日也说,个别党员呼吁杯葛《星洲日报》,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及意见,绝对与党不杯葛、不针对中文报的立场迥异,也不是行动党的立场。

去年,行动党副总财政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曾针对党员投诉,而谴责丘光耀置行动党于不义。而丘光耀在农历新年前还公开宣布大选期间停止骂粗口,但劣质本性难移的丘光耀,一天不骂粗口就怕失去掌声而活不下去,生命就此失去光彩,因此继续当火箭倒米虫。

可恶的是,丘光耀由于自己作孽,年前辱骂星洲日报记者援交后,没有得到党领袖支援而迁怒《星洲日报》,随后即到处反《星洲日报》,借行动党的平台逞私欲,不以大局为重,他对《星洲日报》的恶毒指责已经引起该报全国读者的不满,进而对行动党反感,行动党以为邀请丘光耀演讲有助添加“劣质政治娱乐性”,但却弄巧反措,被丘光耀的个人议程害惨。

犹记得丘光耀为他的粗口自辩时,说类似粗话骂人乃是“群众语言”,丘光耀是否在嘲讽林吉祥及张健仁等行动党领袖没有使用“粗口”就没有群众基础,与群众脱节?

民联枪手苏铭强丑态毕露 诬蔑郑丁贤林放言论结盟


(林文彪评论)《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接获「死亡恐吓」事件,前隆雪华堂民权委员成员苏铭强在其面子书泼冷水,写道:『只有蠢人才会对郑丁贤进行「死亡恐吓」,"我们只要用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并且踢爆其言论的逻辑荒谬性和媒体援交性就能击败这只蟹!大家同意吗?"

《星洲日报》刊载了一则前报人林放撰写评论文章《两线制下名嘴恶口施暴》(http://opinions.sinchew.com.my/node/26594),苏铭强及自封“报神”的星洲日报"忠实读者",再度施展其言论霸权本色,对异议者展开人身攻击,“报神”甚至抹黑资深报人林放为国阵的雇员“马华出粮给他”,指郑丁贤及林放“身份一样:国阵是老板。任务一样:护航国阵、打民联、攻董总。”

被林放批判最严厉的丘光耀,连忙转载有关苏铭强的文章及插图,长期以来,他们充为民联打手,如今不言而喻。

打着“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大旗,长期以来杯葛《星洲日报》集团,反对马华公会透过党营企业华仁控股收购南洋报业控股的苏铭强,尽管力促华社摒弃《星洲日报》,但本身却长期忠实地追看《星洲日报》,绝不错过任何该报的言论。

作为林放专栏的忠实读者,民联“枪手”苏铭强对《两线制下名嘴恶口施暴》有异议是他的权利,苏铭强读后觉得郑丁贤和林放正在联手“企图影响中间选民、污蔑听民联讲座的庞大群众、污辱背弃国阵的人民的智慧。”

苏铭强及报神企图选择性针对林放的评论,把他抹黑为帮国阵反民联的同时,但又担心其言论影响中间选民。可见苏铭强及报神看不起中间选民,认为中间选民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没有解读林放文章的能力,需要苏铭强及报神解读引导,才不会被“误导”,苏铭强及报神的思维,才真正污蔑及侮辱中间选民的智慧。

林放纵横中文报界数十年,尚且未被中间选民标签为“替国阵马华服务”,苏铭强及报神等有预设立场及政治议程的反《星洲日报》民联枪手,有什么公信力抹黑该报的专栏作者?

须知职能专业有其持续性,当前中文政治评论人除了有党职者,其他大部分所谓“独立”的评论人,皆如苏铭强,选择性容纳民联弊端,矛头对准国阵严加讨伐,自甘沦为民联枪手,但能持相同标准勇於评论国阵、民联及董总者,林放是少数的人。

苏铭强的双重标准

作为郑丁贤的同事,《星洲日报》总编辑郭清江在该报面子书留言栏挺郑丁贤,发表了两段谈话,对后者聊表关怀及支持,然而苏铭强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郭清江只是写道:「 一些人常把言论自由挂在嘴边,却容不下别人有不同的意见,我们的社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悲。支持你,丁贤兄! 一些人为了实现两缐制,不择手段了」。

苏铭强为了讨好主子,当起判官,审问道:『他们一开始就认定这事是两线制支持者干的,事实是不是呢?很难讲。有可能是情敌、有可能是妒忌的同事、有可能是被拒绝的狂迷、有可能是想出名的人、有可能是头脑坏掉的人…谁能说得准?就让执法单位去查啊!』

日前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汉针对有人向其住家泼青漆及挂海报,他促政敌须停止使用肮脏手段。苏铭强却装作不知道,没有纠正倪可汉,问倪可汉:『您一开始就认定这事是政敌的,事实是不是呢?很难讲。有可能是情敌、有可能是妒忌的同事、有可能是被拒绝的狂迷、有可能是想出名的人、有可能是头脑坏掉的人…谁能说得准?就让执法单位去查啊!』

苏铭强被自己的逻辑绊倒

苏铭强认为『在华裔选票支持倾向75%对25%的情况下,华人越中立,或因厌倦而不去投票,对马华越有利,这就是为什么两位这么努力的炒作“仇恨论”』的言论,自打嘴巴而不自觉,苏铭强及其“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长期以来抹黑《星洲》媒体集团“伪中立”,现在为了讨伐林放及郑丁贤,却反指该报企图鼓吹华人中立,不去投票,读者阅读了林放及郑丁贤的言论就变成中立,对马华有利。

这是什么鸟论?苏铭强一开始就认定《星洲》读者阅读了林放及郑丁贤的言论就变成中立,不去投票,事实是不是呢?很难讲。有可能是投马华、有可能是投火箭、有可能是投月亮、。。。。谁能说得准?就让投票箱来揭晓答案啊!

苏铭强及报神如果认为郑丁贤及《星洲日报》的言论违反75%华裔选票的支持倾向,为何不去教育及纠正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及民联的盟友“大马人民之声”?

苏铭强及报神要维护民联,要打倒马华,为何不去针对力挺郑丁贤的马华妇女组主席尤绰韬及马华雪州妇女组主席周丽玉?

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也谴责传发电邮死亡恐吓行径,并促请警方即刻采取行动将涉及者绳之 法。民联自诩倡议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为何却对郑丁贤接获「死亡恐吓」事件保持沉默?

郑丁贤死亡威胁有疑可寻 丘光耀喜形于色涉嫌最大


(张良评述)《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在一週内接获两封发自同一人的死亡恐吓电邮。郑丁贤到底与谁结怨,或到底谁要与郑丁贤结怨呢?这宗电邮死亡威胁其实是有迹可寻的,郑丁贤曾发表过《和丘光耀说点道理》,评论行动党公认的名嘴丘光耀当时指责很多记者和国阵“援交”,食两家茶礼,甘愿沦为地方领袖枪手的言论。怨根於此深种。

此后,丘光耀就一直在面子书鞭挞郑丁贤,给《星洲日报》及郑丁贤取了许多不雅名号,极尽其能做出人身攻击与诬蔑。这一切,源自丘光耀的“援交论”没有受到行动党的肯定,感觉被行动党遗弃而把怨气发泄在郑丁贤身上,倾全力以粗言恶语问候郑丁贤,非置他于万劫不复之地不可。不断煽动网民憎恨星洲日报和郑丁贤,其实是当前投闲置散的丘光耀唯一的任务。

《真相网》探悉,丘光耀面子书的粉丝对郑丁贤收到人身威胁恐吓电邮事件感到雀跃万分,喜形于色,丘光耀更加把盐,差点没喜极而泣,是最大的嫌疑。

正如AES电眼被喷漆及破坏,最大嫌疑就是曾经发表拆除电眼论的刘天球。群众的行动往往以领袖的号召为指引,在情绪被煽动后盲目当起马前卒以身试法撞墙。不负责任的领袖,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其破坏力必紧随而至。丘光耀在民联群众中制造仇恨文化,为民联种下祸根。媒体工作者不能再批评民联,否则便受到围剿。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己被制肘。

郑丁贤透露,他是在其专栏发表《今天埃及明天大马》及《华小不是孤岛》两篇评论后,先后收到来自署名PullNia-ball(潮州音:干你娘)的电邮内容都写着“我们同归于尽",同一电邮的恐吓。

郑丁贤写的评论语锋锐利,观点不偏不倚,深受读者欢迎。即使一些读者对郑丁贤的观点有异议,也有各自的平台发表看法,郑丁贤也没有能耐封锁异议,怎可能与人结怨,以致威胁与他同归于尽呢?

假设恐吓源自《今天埃及明天大马》及《华小不是孤岛》两篇文章,《今天埃及明天大马》总结道:大马自由人士和非穆斯林比埃及人更缺乏自觉,逃避问题,自我麻醉,早就认命投降。但郑丁贤也提及“朝野政党纷纷向伊斯兰化靠拢”,若有人要对号入座,则非评论人之过。

至于《华小不是孤岛》,针对懂得华文的马来教师出任华小高职课题,郑丁贤认为教育是教育,不应该与种族挂钩;教育的其中一个重点,是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膜、猜忌和排斥,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沟通、谅解和合作。

即使反对以上论调,任何人也可以理性反驳,如果董总担心《星洲日报》读者看了郑丁贤的《华小不是孤岛》,就全盘接纳马来教师出任华小高职,董总支持者或董总本身何不撰文反驳?再说,董总、教总才是华教权威发言人,一个编辑的言论,即使不认同,也该展现容纳异见的胸襟吧!华社和至于如此极端到要异见者“同归于尽”呢?

针对昨天郑丁贤接到死亡恐吓电邮而报案的事件,丘光耀在其面子书写道:“只有蠢人才会对郑丁贤进行「死亡恐吓」,我们只要用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并且踢爆其言论的逻辑荒谬性和媒体援交性就能击败这只蟹!”

丘光耀不断强调以“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但市场力量始终支持星洲日报,行动党领导层没有一个苟同“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丘光耀要“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却不敢叫网民罢看《星洲日报》的李冠英专栏,丘光耀一方面鼓动网民以“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却怂恿林冠英与《星洲日报》私底下“援交”

郑丁贤名正言顺在《星洲日报》服务,丘光耀的老板林冠英却在《星洲日报》写专栏,在丘光耀眼中,林冠英不正是毫无尊严地出卖灵魂,为国阵服务的无耻之徒吗?

地球上自诩为为历史学家者恐怕只有一个脸皮厚的丘光耀。丘光耀的披着博士外衣,推崇暴力文化,为行动党谋取短暂眼前利益,捞取选票。当流氓、耍嘴皮、鼓吹仇恨及语言暴力,视网民及行动党支持者为容易上当及被愤怒仇恨招数洗脑的傻瓜,正是丘光耀目前的心理状态。

华小不是孤岛狠批邹寿汉 郑丁贤说真话招恐吓


(叶丽华评述)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 招惹一位鬼祟读者Pull Niaball以电邮死亡恐吓,要跟他同归於尽。据悉,郑丁贤发表了《华小不是孤岛》,批判华教沙文主义份子的言行而触怒了异议者。

此篇文章重点针对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他指教育部已经训练了很多懂得华文的马来教师,准备派往华小执教,未来10年华小会有更多马来教师:而随着很多华裔教师不愿意升职,因此,这些马来教师将会出任华小高职。他说,这是华社的隐忧。

邹寿汉的观点明显包含种族主义的排他性。郑丁贤以大马多元种族共处的国情,提出以下观点:"换个角度,如果有一天,更多懂得马来文的华人,进入国小任教,因为马来教师不愿意升职,而让这些华裔教师出任国小高职,担任主任、副校长、校长。这时候,有马来团体领导人告诫说,这是马来社会的隐忧,教育部不应该再派华裔教师到国小。"

这种将心比心的持平之论,在当前一些人的种族主义狂热时,自然是忠言逆耳。但是,在崇尚言论自由的法治社会,我们必须包容不同意见,兼听则明。

真相网特此转载《华小不是孤岛》,让广大读者评议。

華小不是孤島          鄭丁賢

如果有一天,更多懂得華文的馬來教師到華小任職,擔任課外活動主任、下午班主任,甚至是副校長、校長,那會是好事?還是壞事?

董總署理主席鄒壽漢顯得很擔心。

他的消息來源告訴他,教育部已經訓練了很多懂得華文的馬來教師,準備派往華小執教,未來10年華小會有更多馬來教師;而隨著很多華裔教師不願意升職,因此,這些馬來教師將會出任華小高職。他說,這是華社的隱憂。

我不知道這項預測是否能夠成立,但是,我不苟同這是華社的隱憂。

換個角度,如果有一天,更多懂得馬來文的華人,進入國小任教,因為馬來教師不願意升職,而讓這些華裔教師出任國小高職,擔任主任、副校長、校長。

這時候,有馬來團體領導人告誡說,這是馬來社會的隱憂,教育部不應該再派華裔教師到國小。

請問,華人社會有甚麼感受?

可想而知,華人會很生氣,群起抨擊這是種族主義政策,然後,動員抗爭。

既然華社反對種族主義,又怎能抱持種族主義,用石頭砸自己?

教育是教育,不應該與種族掛鉤;教育的其中一個重點,是消除人與人之間的隔膜、猜忌和排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諒解和合作。

尤其在大馬的多元環境,只有通過正確的教育觀,才能推動人民團結,塑造國家共識。

如果更多馬來人學習華文,瞭解中華文化,能夠和華社溝通,還能到華小任教,那應該是推動多元主義的好現象,也能讓各種語文平衡發展。

華社反對不諳華文的教師,被派到華小出任高職,因為這會影響華小的溝通和行政,這可以理解。

但是,這不表示應反對懂得華文,擁有華文資格的馬來教師被派到華小。如果這些教師符合資格,態度認真,華社又有甚麼理由反對他們?只因為他們不是華人?

如果這種認知能夠成立,那麼,既然馬來人不能在華小出任高職,華人也不能在國小擔任高職;以此類推,大學、公共服務、銀行、企業界,都可以用種族來決定是否聘用,能否升職。

到時,大馬將成為世界惟一的種族隔離主義國家,萬劫不復。

美國、歐洲、澳洲的政府機構、大學和企業界,固然可以因為語文能力而決定是否聘用員工,但是,在平權法律底下,絕對不允許因為對方的種族背景,作為是否聘用的考量。

這是一種公正、平等和多元的精神,董總袞袞諸公要學懂這種觀念,不要因為反對單元主義,而本身卻陷入種族沙文主義的泥沼。

華小不是孤島,它是國家的一部份,也是多元主義的部份,不要將之隔離。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2012-12-12 09:09

 

郑丁贤今天埃及明天大​馬 死亡恐吓文章转载任评​议


(叶丽华评述)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 相信因两篇评论, 招惹一位鬼祟读者Pull Niaball以电邮恐吓,要跟他同归於尽。这位失心疯的读者躲在阴暗角落放冷箭,一路来都是懦弱者不能苟同别人的时评观点时的惯伎。

真相网特此转载郑丁贤<今天埃及,明天大馬 >这篇文章,以让更多读者深层了解宗教狂热已水银泻地,使到不同政治阵营的人马为了本身的议程而不择手段。对郑丁贤的死亡恐吓 ,不过是要制止他发表命中要害的评论。

今天埃及,明天大馬          郑丁贤

“上蒼的意旨,加上選舉,讓我成為這艘船的船長。"

說這句話的是埃及總統穆爾西。如果不深究,這句話很平常,就是一般穆斯林的口吻,將成果歸於上蒼。

但是,對於糾纏在世俗國和宗教(神權)國之間的埃及,這是值得玩味的談話,尤其是出自立場曖昧的穆爾西口中,更引起揣測。

這艘船,指的是埃及這個國家,船長當然是總統;引起爭議的是,總統是上蒼所決定的?還是人民選出來的?

穆爾西是民選的總統,然而,他的後台是勢力龐大的穆斯林兄弟會;這個宗教團體,向來主張推行伊斯蘭化,它把穆爾西推上總統寶座,自然有它政教合一的議程。

埃及雖然是穆斯林佔絕大多數的國家,佔人口之90%;然而,一直以來,它卻也是政治和宗教分離的世俗國,採用沿襲自英國的習慣法。

阿拉伯之春運動,人民力量推翻了獨裁者穆巴拉克,準備迎接民主自由的新埃及。

但是,在新總統選舉中,自由派內鬨,加上缺乏組織能力,而敗給了宗教派的穆爾西。

這讓人擔心埃及會成為另一個伊朗;40年前,伊朗人民推翻了獨裁的巴勒維國王,自由派一盤散沙,結果宗教派佔上風,推舉長老科梅尼,制定伊斯蘭法律,使伊朗成為伊斯蘭神權國。

穆爾西上台後,推動制定新憲法。制憲議會的成員,多數是穆斯林兄弟會的成員和支持者;新憲法草案倉促完成,缺乏專家和民意的參與,內容融合了伊斯蘭法律的條文,改變了埃及原有政教分離的面貌。

同一個時候,穆爾西擴大總統權力,讓自己超越司法的制衡,規定法律不能挑戰總統頒佈的政令。

這一來,激怒了埃及自由派和非穆斯林;他們再度走上解放廣場,抗議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挾持了人民運動的成果;指責穆爾西要成為極權的法老王。

埃及的司法人員,包括法官也集體杯葛穆爾西,反對穆爾西要改變埃及的法治體制。

然而,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嚐到權力的滋味,他們也獲得宗教保守派,以及鄉區人民的支持,看來不會輕易罷手,而會繼續推動政治和宗教議程。

人們擔心,在穆爾西統治之下,將使埃及這個阿拉伯世界最重要的世俗國變色,這也將掀起全球伊斯蘭化的另一股風潮,席捲其它穆斯林國家。

大馬作為穆斯林世界之一員,政治伊斯蘭化早已有之;而今更無法免於中東宗教風潮的衝擊,朝野政黨紛紛向伊斯蘭化靠攏。

埃及的今天,或許就是大馬的明天。

悲哀的是,大馬自由人士和非穆斯林比埃及人更缺乏自覺,逃避問題,自我麻醉,早就認命投降。

(星洲日報/馬荷加尼‧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總編輯)2012-12-05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