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争官职以做官为大 议长如粪土没钱途没人要

slg speaker long

(郑怡恩评述)要理解雪州民联争官职的底细,必须从上届大选着手才能看透实相。上届大选后,行动党挣得一个议长,三个行政议员。当时资深的邓章钦没有受委行政议员,已经引起巴生华社强烈反弹,甚至办集会拉布条向行动党中央表达不满,200个华团也站出来挺邓章钦任副大臣。

这回林氏父子不敢造次,终于附顺民意让邓章钦入阁,但该党这时却把议长等同行政议员,在邓章钦腾出议长职后,要以改职换取多一名行政议员,等于要争取四名行政议员官职。

议长等同行政议员?这是行动党内部不认可,但强迫外人认同的定义。当年,雪州政府官职争夺战一样僵持不下,拉锯战从内部延伸到通过媒体隔空喊话。争官争到头大发烧的言论让人民大开眼界。其中刘天球说“向我这样的政治人物”当行政议员绰绰有余。郭素沁为了合理化邓章钦当议长,她说议长是州内最重要的官职。但郭素沁最终不忘提醒媒体,她的高级行政议员职是雪州第二大人物,大臣下来就是她做王。

当时,邓章钦当议长是谁拍板,谁推荐?丹斯里卡立依公开表示,邓章钦没有被列入该党提呈的3人行政议员人选名单里,等于邓章钦在党内决策时就已出局。但他强调,如果邓章钦有在该党提呈的名单内,他也会委任邓章钦为行政议员。他解释说,每个党有自己的决定,他无权干涉。

但是林冠英却另有一套说法,他也公开表示,该党并没有边缘化邓章钦,行动党曾推荐他为雪州行政议员。但是雪州务大臣卡立却认为,邓章钦更适合担任州议会议长。林冠英还强调卡力认为邓章钦是一名律师,又有担任州议员的经验,比较适合担任议长,“当时我们也提出强烈的反对。”

上述事件显示,议长职如同人球,被踢来提去,推荐邓章钦当议长被认为是一件不道德,不光彩,不认同邓章钦能力与贡献的事,卡力与林冠英到底谁在撒谎?

林吉祥既然多次倡议“打造一流国会”为何不极力争取议长职?如果郭素沁及林吉祥眼中的议长职这么重要,雪州议长职非最资深的邓章钦莫属,为何当时槟州不是由最有料的林冠英当议长?而霹州是不是由倪可汉或倪可敏当议长?

这一回合的雪州官职竞争,伊党一早就申明她要的四个行政议员职,并不包括议长。连伊党也对议长没兴趣,还有谁要?在槟城,行动党的死对头——公正党的华人原任行政议员刘子键也被“贬”去当议长了。雪州行动党议员中若有人肯接受议长职,岂不是“耻辱”

如果民联认为议长职重要,邓章钦任议长期间表现如何,做了什么议会改革,可曾检讨及向选民交代,还有什么任务尚未完成等等,这些所谓重要的“议会改革”从来没有受到该党及支持者的关注与评议,足见议会改革看来对民联一点也不重要,议长职更是如粪土不值一文钱,有名无实,有威无权。只有被边缘化的党员才会无奈接受这样的官职。行动党支持者的意愿与水准完全投射在该党领导层,有这样的党员及支持者就有这样的的领袖与政党,以民为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