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部当槟州弃婴 邓章耀情何以堪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曹智雄指出,2013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兴建12万3000间可负担房屋给中低收入者后,估计到了2016年,共有12万间可负担房屋在全马兴建起来。

根据该部门公布的各州可负担房屋分布数据显示,槟城只有70间,最多的是柔佛5506间,其余超过两千间的州属包括沙巴、砂拉越及彭亨。民联州吉兰丹也有500间,雪兰莪则有950间。令人瞩目的是民联的吉打州,也获得1620间的配额(曹智雄也是吉打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

令人百思不解 的是为何槟州只有70个单位的配额?是否正如槟州首长林冠英所言,中央政府在2013财政预算案中,把槟州当弃婴?

最近几个月,槟州在野党强紧抓“居者有其屋”课题不放,对州政府加以抨击,认为是对国阵有利的因素。

槟国阵主席邓章耀还扬言,国阵一旦获得人民委托,打枪埔将进行旧社区翻新计划、该州民政党基层也炒热山竹园组屋地变医院等等课题,使到首席部长难以招架,穷以应付。

原以为水到渠成,房屋课题将成为槟州国阵大选主要宣传策略的当儿,中央政府的“居者有其屋”计划一摊开来,槟城竟然只获得70间可负担房屋的配额,这叫邓章耀情何以堪?,如何去面对槟州的选民,如何向党员交代?

槟州民联政府被在野党揭发执政四年来一间廉价屋也没建后,立即补锅宣布将要建1万8000间廉价屋,尽管这项宣布仍未见具体详情的公布,但单只数目就足以让人“动容”了。对比房屋部配给槟州的70间可负担房屋配额,房屋部简直就是拿槟州国阵来开玩笑。

若按照人口、人均收入状况来看,各州可负担房屋所得配额相当平均,唯独槟州所得配额少得离谱。令人怀疑民政党在联邦政府中是否真的已经名存实亡,毫无影响力。更令人怀疑马华公会是否要在下届大选中暗助行动党把民政党连根拔起。

 

行动党推特推走马来票 粉碎吸引他族入党努力

 

倪可汉的死亡推特

霹雳州行动党强人倪可汉因为发表了一篇有关亵渎伊斯兰先知的推特,导致行动党在穆斯林眼中的形象被毁,同时也影响了联盟党伊斯兰党(伊党)宝贵的选票。

9月17日凌晨1点43分,倪可汉在观看了《CNN》、《BBC》和《半岛电视台》有关全世界正发生针对巴西利(Sam Bacile)制作的影片而展开暴力示威的世界新闻之后,发表了一篇推文。此推文同时也回应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打算针对这起事件号召大型示威的决定。

倪可汉在其推文表示:“凯里要求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推文的最后一句正是备受争议的一句话。

担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的倪可汉,与其堂弟倪可敏掌控着霹雳州的行动党。他同时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兼实兆远区州议员,是民联的领导人物之一。更复杂的是,他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让政敌有更多机会攻击他。

倪可汉立场模棱两可

根据《星报》的报导,当天下午,倪可汉已经面对了许多抨击,但是身为资深政治人物的他并没有作出道歉,即便他对凯里的回应是虚伪的,因为行动党一直都是示威的中坚支持者。

两天后,倪可汉出席一场行动党晚宴的时候依然没有道歉,他在当晚的演讲中还是捍卫自己的推文。据闻坐在台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已经面露难色,当他回到位子后,林冠英即跟他对话,并且达成共识,倪可汉必须针对此事道歉。

隔天,倪可汉终于道歉了,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对他的中伤言论。

“我不认为倪可汉有意冒犯穆斯林,但是他的推文来得不是时候,我希望他日后可以更加谨慎。行动党不应该干涉伊斯兰教的事务。”伊党吉兰丹州中委聂阿玛(Nik Amar Nik Abdullah)这样表示。

行动党依然不了解马来人情绪

“不管倪可汉的企图是什么,这次的事件再次证明了行动党依然无法了解马来人的情绪。他们认为马来人是非常随和的,但是一旦触及宗教,穆斯林是可以以死捍卫他们的宗教。说到伊斯兰教,伊党和巫统似乎比跟行动党更加血浓于水,总的来说,行动党低估了马来人及穆斯林。”《星报》评论人Joceline Tan这样表示。

“在这次的事件中,真正受到伤害的是伊党及公正党,因为这两党一直奋力挽回霹雳州的马来选票。无论如何,聂阿玛表示愿意放下此事,继续与倪可汉合作。”

在最近的霹雳州行动党大会上,一名马来代表表示倪可汉已经粉碎了前人欲吸引其他种族加入行动党的努力。不仅如此,该大会上还有许多名代表表示日不满倪可汉处理一些事情的手法。这样的公开批评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倪氏兄弟一向以铁腕手法管理霹雳州。他们会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倪可汉的势力已经开始动摇。

(本文摘录自Tweet and die 发表于《星报》作者:Joceline Tan)

边佳兰反灭村 保村不如保国

(林文彪评述)中秋节在边佳兰热烈举行的大集会,获得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踊跃参加。大会随后也发表了“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提出永续产业、生存权益、文史价值、 环境保护、详细环评听证会、立法严控PM2.5污染、公众表决及立法制止,共八项诉求。

近期,边佳兰自救联盟也打出感性的“反灭村”口号进行抗争。然而,却因聚焦“保村”,而模糊了“环境保护”的普世价值,尽管“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打出“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的坚持,但宣言整体上并没明确坚持国光石化撤离大马,换句话说,并不反对政府推行石化工业计划,只要不“灭村”,不在我家后院,似乎就与“我村”无关了。

柔佛伊斯兰党不久前成立了一支“伊斯兰党维护边佳兰人民土地权益工作队”(MANTAP),以协助边佳兰村民处理徵地问题。对伊党来说,公害不是课题,徵地技术问题搞定就行。

该党也向政府建议保留居民的家园,并在距离10公里外的空地设厂,一方面让计划顺利推行,另一方面又能让当地居民拥有工作机会,一举两得。

这是否边佳兰自救联盟认同的主张?力挺边佳兰人民抗争反国光石化的伊党盟友行动党及公正党是否支持伊党的这项政策?

民联一旦在下届大选攻下柔佛后,把石化与炼油综合发展计划迁离至10公里外的空地,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及边佳兰居民,同意“10公里外的空地”,就不必“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吗?

伊党认为把石化工业计划搬到隔壁的空地去,还可以为边佳兰人提供就业机会,毕竟10公里并不远,比去新加坡工作近,但有人愿意为宣言所指的“有毒工业”服务吗?

国光石化搬去10里外,边佳兰的“愤怒龙虾”就“息怒”,边佳兰村民与“公害”为邻就可以安居乐业了吗?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说,民联一旦执政中央政府,“他”将取消边佳兰国油炼油厂及石油化学综合计划。伊党却建议搬去隔壁没人住的地方促进就业机会,可见民联立场并非一致,根本没有认真看待这个课题。

柔佛州公正党联委会主席拿督蔡锐明佩服台湾总统马英九拒绝发出准证给国光石化,并质疑为何大马要接收被别人视为垃圾的工业。

既是垃圾的工业,大马国土应全面拒收,何止边佳兰?保村不如保国?

《当今大马》收暗钱现形!

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接受国际基金心甘情愿被渗透,以替幕后集团实施颠覆政府的阴谋,这一系列被踢爆的事件令《当今大马》大费唇舌,由首席执行员詹德兰出面,选择对自己可以下台的注脚解释。但是,他更多的着墨点却把责任推给主流媒体的"一再攻击"。

这些主流媒体包括《第三电视台》、《马来西亚前锋报》、《新海峡时报》和《星报》,以及华文报章则跟进转载。《当今大马》的詹德兰认为这一攻势,"带有一股丑恶的种族主义意味,这就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Joseph Goebbels)的策略。

假如《当今大马》是独立自主,未曾沾染美国金援就无需那么紧张。事实上,为了掩饰本身特殊的背景,《当今大马》近年处理民联领袖的新闻,或可打击主流平面媒体的资讯,只要是负面的,就替这些对手别标签,诋毁他们的公信力,抬高自已以隐瞒本身的议程。

譬如,《当今大马》对星洲日报、中国报、光明日报和南洋商报这些民营报章进行抹黑,制造一种印象,指报导不中立而亲国阵时,就会强调并牵扯到这是"世华媒体"集团旗下的报章,甚至把她的大老板张晓卿的其他业务也加以影射。

为了打击华文媒体的生存以扶植为外国人服务的网络,行动党的刽子手经常发动杯葛世华媒体的报章,用种种恶毒的语言攻讦,这些作为,《当今大马》向来都通过她的平台落井下石。

同样的,《当今大马》的一贯手法对英文星报展开攻击时,也刻意地把马华控制的华仁控股拥有《星报》最大股权揪出示众,以制造该报受到指示对付敌对党。

至於《第三电视台》、《马来西亚前锋报》、《新海峡时报》,《当今大马》早已替她们刺青为"巫统控制的喉舌"。

几乎所有具备影响力的媒体,《当今大马》都处心积虑在行文遣字中"定罪",以显示本身尘埃不染。不过,不论是民营的世华媒体或是有党性的媒体,其资金都透明化,有迹可寻,但是,长期指责别人有问题的《当今大马》,如今她藏污纳垢的情况却一一现形。

因此,《当今大马》无可避免的被定位在"美国走狗网媒",也许,为别的媒体标签得习以为常,《当今大马》也该有符合她的身份的称呼了。

《当今大马》前新闻编辑钟仁隆於2001年主张必须把媒体发展贷款基金(MDLF)给予的18万8000令吉辅助金公开让读者有知情权,但负责人声称如果公布了"就会完蛋",他最终秉持本身的立场愤而辞职。

在一波紧接一波的追踪下,暴露出金融大鳄、美国富豪索罗斯资助的媒体发展贷款基金,MDLF首席执行员哈尔兰曼德尔(Harlan Mandel)是Mkini Dotcom公司3名董事中的其中一人,而50名董事中有数名反对党领袖。

根据《星报》报导,该基金资助《当今大马》约10年。另两个资助的单位分别是设立在美国的全国民主基金会(NED)以及与索罗斯有关的纽约开放社会机构(OSI)。

此外,Mkini.blogspot.com部落格抽丝剥茧,除了媒体发展贷款基金和东南亚媒体联盟(Seapa)之外,《当今大马》资金来源还包括荷兰驻马来西亚大使馆拨款、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纽约开放社会机构、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国际新闻从业员中心、自由之声和德国费里德里奇瑙曼基金会(Friedrich Naumann Foundation)。

《当今大马》如今对上述援助金试图摆脱被外国渗透的指控,也许已经太迟。这个网媒扮演正义角色鼓吹揭露贪污丑闻,以及捍卫民主原则,这些口号确实让网民如痴如醉,到头来,读者才发现遇人不淑。

【快刀斩】纳兹里给董总爽了半小时

(杜长明评述)纳兹里代表首相接见董总领导层并接领备忘录,兴之所至发表所谓“认同华教8大诉求合理”,让叶新田和邹寿汉两老如蒙皇恩浩荡,感天动地,对纳兹里吹捧得自缺字词,连他们的好朋友林冠英也立刻加入PLP的行列,要马华向纳兹里学习。

一些评论人甚至如同见到华教救星,歌颂他为“巫统里面开明的鸽派”,“他对华教问题的开明态度和支持立场,应让那些噤若寒蝉的华裔议员、副部长及部长感到汗颜不已”云云。

邹寿汉洋洋自得说,董总与纳兹里会谈了半小时,“过程很愉快”,哪里知道,正如马英九当年当选台湾总统时说的那句名言“高兴一天就好”,董总的愉快、林冠英的愉快、评论人的愉快,也是愉快半小时就好。因为24小时不到,纳兹里就承认那些话都是“外交辞令”,直接的说,就是讲给你爽而已。

纳兹里是什么作风的政客,可说是人尽皆知。马哈迪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马哈迪;阿都拉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阿都拉,大力炮轰马哈迪;纳吉当首相时,他又大力拥护纳吉,炮轰阿都拉。

这种投机政客,却被叶新田和邹寿汉视为华教恩人,被林冠英大力PLP,被评论人大力歌颂。

数十年的华教课题,在纳兹里几句“外交辞令”和“半小时愉快会谈”,就能解决?谁相信,谁就是叶新田嘴吧里的"太领戆"。没想到老油条的叶新田、邹寿汉、林冠英和评论人,竟然成了丘光耀恶口之下的"大烂戆"。怎是一个悲字了得!

【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林冠英认贼作父 董总当纳兹里华教契爷

(梁敬义评述)林冠英擅长见人讲人话, 见鬼讲鬼话, 有时候搞混了, 变成见什么人也讲什么鬼话。他促请马华应该向首相署的马来裔部长纳兹里学习,明白华教面对的问题。华教因巫统而发展受制,纳兹里出自巫统,这简直是助纣为虐,而林冠英却鼓吹"认贼作父"。

纳兹里接受董总926华教救亡行动提呈备忘录后,林冠英人话当鬼话吹捧,说马华不时对叶新田和邹寿汉口出恶言,蔡细历和魏家祥应该向纳兹里看齐,学习如何好好对待这两位爱护华教的老人家。

如果林冠英真的那么热爱华教,他的儿子因恒毅中学必须剪平头,为了宝贝儿子有时髦发型替他转校,而重要的背后原因之一就是避读华文这一课。

纳兹里讲政治场面话,认为董总8大意愿合理,未见纳兹里一口承诺将奋勇改变巫统的思维,也未见林冠英有什么口气要在民联的橙皮书中纳入政纲,这就是问题所在。

副首相慕尤丁直接训斥纳兹里不要越过界插嘴教育部的事令他难做,可见得纳兹里还无权说事。纳兹里向慕尤丁解释是他"个人意见",因此,董总和林冠英把他当作华教救星,是把鸡毛当令箭。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向正副首相反映了马华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母语教育的立场,并且毫不客气指纳兹里在还没有了解有关备忘录的真实情况下的谈话是喜欢哗众取宠。

"马华在内阁会议上将讨论8大诉求,希望纳兹里不会有另一套说法。",这是蔡细历要考验纳兹里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邹寿汉以为纳兹里对8大诉求都是8大合理,认定纳兹里是华教的"契爷",如此欣喜若狂,今后大可不必鸟马华,直奔向纳兹里谈情说理,华教於此不需再救亡。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伊斯兰刑事法 敲响民联的丧钟

最近,星洲日报引述末沙布在访问中的谈话,指伊斯兰党(简称“伊党”)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简称伊法),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波。末沙布随后所作出的否认听起来既空洞且准备不足,显然是在发现他的言论为自己制造陷阱后的补救说法。

末沙布在访谈中向星洲日报记者指出:“伊党议决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记者在晚报面市后通过电话再次向他确认谈话内容,后者提议将“议决”改为“有意”。记者同意并于隔日早报作出上述修改。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也访问伊斯兰党宣传主任依布拉欣(Tua Ibrahim Tuan Man),并确认该党立场与末沙布一致。星洲日报较后也获得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于813日发出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正式声明,以及825日刊登于该党喉舌哈拉卡(Harakah)的声明。同时,针对同样课题向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发(Mustafa Ali)要求回应。不幸的是,有关访问见报后末沙布隔天即否认他说过的话,并声称其言论遭星洲日报扭曲。

 多位伊党领袖曾公开发表声明以促进推动落实伊法。即使伊党清楚落实伊法违反联邦宪法精神,该党从未放弃推动有关议程。“Hudud”(伊法)在阿拉伯语解作限制或禁令,用以指根据可兰经和圣训(Hadith)触犯六种罪行的刑罚。除了沙地阿拉伯及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权,伊斯兰国家中鲜少实施上述刑罚。尼日利亚、苏丹、伊朗、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尝试在当地法庭对穆斯林落实伊法。然而,即使埃及、摩洛哥等伊斯兰国家都并不热衷于落实伊法。

伊党主张伊法可作为阻吓犯罪者的预防罪案措施。无论如何,伊法绝不适合在一个世俗及中庸的伊斯兰教国落实,因为伊法本质上属于恶法。许多实施该法的国家均面对遭违反、操控及滥用的问题。一旦落在极端主义者手中,伊法更将压迫女性。事实上,打击罪案可以通过辅导、加强社区及政府机构着手。况且,阻吓绝大部分时候都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民联从未在橙皮书或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提及落实伊法。所有,我认为伊法将为三党的结盟敲响丧钟,因为当一个联盟无法对于政治议程达致共识,结局只有分道扬镳。历史证明伊党和行动党拥有无法相容的不同意见,双方分别对于落实与拒绝伊法持同样坚定的立场。伊党及行动党曾经尝试结合,却在1999年全国大选前夕因伊法课题意见分歧,因此导致替阵胎死腹中。

可兰经中并没有提及伊斯兰刑事法。因此伊党必须立论以证明伊法是源自上苍意旨的律法。各国所执行的伊法均由不同程度的差异,许多有关刑罚的细节和执行方法也各异:试问如果伊法是源自上苍的律法,何以会有多种不同版本的刑事法?

(节录自Elviza Michelle 原文Hudud: Pakatan’s Death Knell By Elviza Michelle)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