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被吞噬华裔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林恩霆评论)马大民主选举研究机构曾于今年9月初,针对全国各族千余名21以上子民,进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42%的华裔受访者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发生”。此外,某报章曾报导一宗“劫夺桉致死受害者”的事件,当事人的家属正值悲痛之际,冒出一句“这些人应该捉去砍手”。

当罪桉不断发生,治安亮起红灯的时候,我们的国人,尤其是非穆斯林似乎没有选择,只能寄望这一个“不知其利害,更不知其成效”的另类法律,来减少罪桉发生。然而,当我们期待这套“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时,我们同时也必须付出连带性的代价,去接受伊斯兰法实施后,我国社会所产生严重的变化与分裂。

社青团团长陆兆福曾说,“不偷不抢,就不怕伊斯兰刑事法”,但事实真的那么简单易懂吗?身为政治人物,必须把事实赤裸裸地,毫无隐瞒地全盘托出,让人民自行选择,否则的话,“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分为3大类

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包括欧洲人权法庭,认为伊斯兰法所指定的刑法是野蛮和残忍的;但伊斯兰学者却认为,如果伊斯兰法实施得宜,可以阻吓犯罪活动。伊斯兰法被认为侵犯人权,对已婚通姦、叛教及同性恋者,实行死刑的做法,甚至对偷窃者斩手、婚前性行为或喝酒者鞭打等,实施违反人权原则的刑法。

伊斯兰刑事法,不仅是我们普遍上所知道的偷窃者斩手那么表面。伊斯兰刑事法分为3大类,包括HududQisasTakzirHudud是针对饮酒、通姦、偷窃、抢劫及叛教桉的刑法;Qisas是对杀人、伤人桉的刑法;Takzir是指当法官不能使用HududQisas刑法作判决时,法官可以自行根据自己对伊斯兰经文的理解,作出裁决。

除了伊斯兰刑事法外,伊斯兰党在其执政的吉打和吉兰丹州开始实施种种“伊斯兰化政策”,在人民生活上的小细节,作出渗透性的改变,包括规定路边广告牌必须以爪夷字为主。 

从治安课题,我们看见华裔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又是否该担心华裔同胞,趋向于因为“不满现状,而选择走向一个更可怕的未来”呢?在这种情况下,非穆斯林非但无法进一步改变“已造成的不公”,届时更可能因为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化”,让原有的基本盘在潜移默化情况下,进一步被吞噬。

林恩霆/中国报评论/5-10-2012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59045

陈清凉:为保住官职 黄伟益公然教唆人民说谎

(槟城6日讯)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抨击黄伟益发表误导人民言论一事感到惊讶,给予人民一个错误的示范,并对其职为一名州议员的他发表如此言论声表遗憾。

陈清凉是针对黄伟益促请所有民联支持者,若接到来历不明电话访问,或当街遇到国阵所举办的民意调查活动,应向对方表明支持国阵,以便对手误判形势一事发文告如此表示,黄伟益身为前教师、光大区州州议员、槟州首长政治秘书及民主行动党槟州社青团团长等掌权多职,却公开教唆人民说谎来误导国阵,这表明他根本没有诚信可言,也显示出其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错误示范例子。

“槟州马华近日到发林夜市场推动民意调查活动,据说在大约2000位受访者当中,约有1400人愿意持着“我爱马华”的标语,让马华志工拍照为证。奈何黄伟益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甚至为了保住官职,竟然使用不择手段的方式,公然教唆人民说谎,导致如今的槟州政坛乱糟糟,并乌烟瘴气。”

她补充,他如此公然的误导人民,鼓励人民钱照拿票照投的谈话令人极度反感,也给人感觉使用下流的手段。这种教人忘恩负义等于教人儿女不必孝顺父母及教学生不必感恩老师的教诲,因为这些身为人家孩子和学生理所当然应得的东西,完全是错误示范的做法。

“我要强调的是,黄伟益教唆人民说谎绝对不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让我更感到遗憾的事,他是名民选州议员,却教唆人民说谎,这也完全印证了他的心态,民联领袖的行为,自己讲自己爽。只要他心情好,什么都可以朝夕相改,也名正言顺的印证了披着猫皮的狼的虚假行为。”

她续称,从黄伟益的言论来看,反映出心术不正的心态和行为。试问如此恶劣素质的领袖,又如何可以引领我国朝更加繁荣的国家迈进,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林冠英权力狂 想当首长兼副首相

(林文彪评述)《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刊登引述自部落客发布的影子内阁名单,行动党秘书长反应激烈,他谴责《前锋报》诋毁民联为恋权者。他说“不要把我们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只顾着争权夺利。”

报道中的民联影子内阁成员共有31人,公正党有13个部长名额、伊党及行动党各获分配10及8个名额。除了由安华担任首相,3名副首相分别为伊党的哈迪阿旺、行动党的林冠英及保留一个名额给沙巴或砂拉越领袖。

这份曝光的民联影子内阁名单,被指由公正党州议员苏海米在党内政治局提出,但苏海米已否认此说。民联公正党及伊斯兰党领袖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这则头条新闻不屑一顾,不予理会,为何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对一份他认为没有公信力的巫统党报报道这么在乎?

林冠英是否担心选民知道他被推选为民联副首相,而如果他又兼打国州,槟州选民会把州选票投给国阵,壮大槟州在野党,实现两线制,集中把国会选票投给林冠英,确保他能顺利入阁当副首相?

林冠英是否因为自己相当首席部长兼副首相的“权力狂”隐议程被人家拆穿,因此暴跳如雷?

为何林冠英会认为这影子内阁的报道,会把民联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呢?民联没有影子内阁就能证明它没有权力狂,不争权夺利吗?

槟州人都知道308海选大选之前,槟州行动党幸好没有影子内阁,否则,今天的槟州首席部长就是曹观友而不是林冠英了。林冠英被指在民联夺下槟州政权后,自荐当首席部长。行动党做了政府后,做官上瘾后,不再拟定影子内阁,是否要沿用槟州的“自荐”模式,到时看谁的拳头大谁做王?

如果《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民联影子内阁的首相人选为安华,而安华也不认为这是把他塑造为权力狂的阴谋,为何林冠英出现在副首相名单中,会让人以为林冠英是权力狂?

没有权力如何当首相及副首相?当首席部长又怎能没有权力?林冠英如果不在乎权力,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何不索性退位把首席部长宝座让给本来就应该当首席部长的曹观友?并退隐政坛,随证严法师修行去?

民联大规模政治卖空 形同经营无本生意

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民联推出的代替预算案,形同经营无本生意,无需承担后果的情况下,向民众展开大规模政治卖空行动,让民众情迷意乱之后,落得一场欢喜一场空。

针对民联领袖节节追打政府预算案,郭大雄质疑;民联尚未上台当政之前,这份预算的价值还比不上那几面打印的纸张(套用首相的形容词),但是,民联领袖惺惺作态论述预算案,却好像它们已经上台当政。因此,人民根本不必重视民联的代替预算案,毕竟它的内容和卖点,倾向政治卖空典当,期限届满之后(大选后)随时违约倒盘。

民联领袖内部无能组成影子内阁,也没有影子财长,更不能掌握实际的数据依据,所拟订出来的财经路线图,正确性和靠考性,令人深切质疑,但是,由于大选即将来临,政治角力不能停顿下来,民联领袖不得不站出来,为预算案表演亮相一番。民联领袖不甘寂寞,又不服气执政党的惠民政策抢去媒体注意力,于是纷纷逞强出头,把自己当成是财经专家。

马华重申,民联的财算案十足政治化,草率化,更敌对化针对国阵的惠民政策。国阵财算案包涵实际性的惠民政策,承诺后按规律按期限一一兑现,民联企图以更高调的力度展开竞争,然而,很可惜的是;一切沦为空谈,口惠而实不至。

房屋部当槟州弃婴 邓章耀情何以堪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曹智雄指出,2013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兴建12万3000间可负担房屋给中低收入者后,估计到了2016年,共有12万间可负担房屋在全马兴建起来。

根据该部门公布的各州可负担房屋分布数据显示,槟城只有70间,最多的是柔佛5506间,其余超过两千间的州属包括沙巴、砂拉越及彭亨。民联州吉兰丹也有500间,雪兰莪则有950间。令人瞩目的是民联的吉打州,也获得1620间的配额(曹智雄也是吉打亚罗士打区国会议员)。

令人百思不解 的是为何槟州只有70个单位的配额?是否正如槟州首长林冠英所言,中央政府在2013财政预算案中,把槟州当弃婴?

最近几个月,槟州在野党强紧抓“居者有其屋”课题不放,对州政府加以抨击,认为是对国阵有利的因素。

槟国阵主席邓章耀还扬言,国阵一旦获得人民委托,打枪埔将进行旧社区翻新计划、该州民政党基层也炒热山竹园组屋地变医院等等课题,使到首席部长难以招架,穷以应付。

原以为水到渠成,房屋课题将成为槟州国阵大选主要宣传策略的当儿,中央政府的“居者有其屋”计划一摊开来,槟城竟然只获得70间可负担房屋的配额,这叫邓章耀情何以堪?,如何去面对槟州的选民,如何向党员交代?

槟州民联政府被在野党揭发执政四年来一间廉价屋也没建后,立即补锅宣布将要建1万8000间廉价屋,尽管这项宣布仍未见具体详情的公布,但单只数目就足以让人“动容”了。对比房屋部配给槟州的70间可负担房屋配额,房屋部简直就是拿槟州国阵来开玩笑。

若按照人口、人均收入状况来看,各州可负担房屋所得配额相当平均,唯独槟州所得配额少得离谱。令人怀疑民政党在联邦政府中是否真的已经名存实亡,毫无影响力。更令人怀疑马华公会是否要在下届大选中暗助行动党把民政党连根拔起。

 

行动党推特推走马来票 粉碎吸引他族入党努力

 

倪可汉的死亡推特

霹雳州行动党强人倪可汉因为发表了一篇有关亵渎伊斯兰先知的推特,导致行动党在穆斯林眼中的形象被毁,同时也影响了联盟党伊斯兰党(伊党)宝贵的选票。

9月17日凌晨1点43分,倪可汉在观看了《CNN》、《BBC》和《半岛电视台》有关全世界正发生针对巴西利(Sam Bacile)制作的影片而展开暴力示威的世界新闻之后,发表了一篇推文。此推文同时也回应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打算针对这起事件号召大型示威的决定。

倪可汉在其推文表示:“凯里要求穆斯林示威抗议巴西利,那是为了伊斯兰教或他的政治利益?穆斯林是否为此耗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推文的最后一句正是备受争议的一句话。

担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的倪可汉,与其堂弟倪可敏掌控着霹雳州的行动党。他同时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兼实兆远区州议员,是民联的领导人物之一。更复杂的是,他也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让政敌有更多机会攻击他。

倪可汉立场模棱两可

根据《星报》的报导,当天下午,倪可汉已经面对了许多抨击,但是身为资深政治人物的他并没有作出道歉,即便他对凯里的回应是虚伪的,因为行动党一直都是示威的中坚支持者。

两天后,倪可汉出席一场行动党晚宴的时候依然没有道歉,他在当晚的演讲中还是捍卫自己的推文。据闻坐在台下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已经面露难色,当他回到位子后,林冠英即跟他对话,并且达成共识,倪可汉必须针对此事道歉。

隔天,倪可汉终于道歉了,但是这并没有停止对他的中伤言论。

“我不认为倪可汉有意冒犯穆斯林,但是他的推文来得不是时候,我希望他日后可以更加谨慎。行动党不应该干涉伊斯兰教的事务。”伊党吉兰丹州中委聂阿玛(Nik Amar Nik Abdullah)这样表示。

行动党依然不了解马来人情绪

“不管倪可汉的企图是什么,这次的事件再次证明了行动党依然无法了解马来人的情绪。他们认为马来人是非常随和的,但是一旦触及宗教,穆斯林是可以以死捍卫他们的宗教。说到伊斯兰教,伊党和巫统似乎比跟行动党更加血浓于水,总的来说,行动党低估了马来人及穆斯林。”《星报》评论人Joceline Tan这样表示。

“在这次的事件中,真正受到伤害的是伊党及公正党,因为这两党一直奋力挽回霹雳州的马来选票。无论如何,聂阿玛表示愿意放下此事,继续与倪可汉合作。”

在最近的霹雳州行动党大会上,一名马来代表表示倪可汉已经粉碎了前人欲吸引其他种族加入行动党的努力。不仅如此,该大会上还有许多名代表表示日不满倪可汉处理一些事情的手法。这样的公开批评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倪氏兄弟一向以铁腕手法管理霹雳州。他们会这样做,也许是因为意识到倪可汉的势力已经开始动摇。

(本文摘录自Tweet and die 发表于《星报》作者:Joceline Tan)

边佳兰反灭村 保村不如保国

(林文彪评述)中秋节在边佳兰热烈举行的大集会,获得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踊跃参加。大会随后也发表了“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提出永续产业、生存权益、文史价值、 环境保护、详细环评听证会、立法严控PM2.5污染、公众表决及立法制止,共八项诉求。

近期,边佳兰自救联盟也打出感性的“反灭村”口号进行抗争。然而,却因聚焦“保村”,而模糊了“环境保护”的普世价值,尽管“永续边佳兰"八大宣言打出“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的坚持,但宣言整体上并没明确坚持国光石化撤离大马,换句话说,并不反对政府推行石化工业计划,只要不“灭村”,不在我家后院,似乎就与“我村”无关了。

柔佛伊斯兰党不久前成立了一支“伊斯兰党维护边佳兰人民土地权益工作队”(MANTAP),以协助边佳兰村民处理徵地问题。对伊党来说,公害不是课题,徵地技术问题搞定就行。

该党也向政府建议保留居民的家园,并在距离10公里外的空地设厂,一方面让计划顺利推行,另一方面又能让当地居民拥有工作机会,一举两得。

这是否边佳兰自救联盟认同的主张?力挺边佳兰人民抗争反国光石化的伊党盟友行动党及公正党是否支持伊党的这项政策?

民联一旦在下届大选攻下柔佛后,把石化与炼油综合发展计划迁离至10公里外的空地,8000名来自全国热爱环境的人民及边佳兰居民,同意“10公里外的空地”,就不必“拒绝有毒工业、保护海洋生态、保护红树林”吗?

伊党认为把石化工业计划搬到隔壁的空地去,还可以为边佳兰人提供就业机会,毕竟10公里并不远,比去新加坡工作近,但有人愿意为宣言所指的“有毒工业”服务吗?

国光石化搬去10里外,边佳兰的“愤怒龙虾”就“息怒”,边佳兰村民与“公害”为邻就可以安居乐业了吗?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说,民联一旦执政中央政府,“他”将取消边佳兰国油炼油厂及石油化学综合计划。伊党却建议搬去隔壁没人住的地方促进就业机会,可见民联立场并非一致,根本没有认真看待这个课题。

柔佛州公正党联委会主席拿督蔡锐明佩服台湾总统马英九拒绝发出准证给国光石化,并质疑为何大马要接收被别人视为垃圾的工业。

既是垃圾的工业,大马国土应全面拒收,何止边佳兰?保村不如保国?

《当今大马》收暗钱现形!

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接受国际基金心甘情愿被渗透,以替幕后集团实施颠覆政府的阴谋,这一系列被踢爆的事件令《当今大马》大费唇舌,由首席执行员詹德兰出面,选择对自己可以下台的注脚解释。但是,他更多的着墨点却把责任推给主流媒体的"一再攻击"。

这些主流媒体包括《第三电视台》、《马来西亚前锋报》、《新海峡时报》和《星报》,以及华文报章则跟进转载。《当今大马》的詹德兰认为这一攻势,"带有一股丑恶的种族主义意味,这就是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Joseph Goebbels)的策略。

假如《当今大马》是独立自主,未曾沾染美国金援就无需那么紧张。事实上,为了掩饰本身特殊的背景,《当今大马》近年处理民联领袖的新闻,或可打击主流平面媒体的资讯,只要是负面的,就替这些对手别标签,诋毁他们的公信力,抬高自已以隐瞒本身的议程。

譬如,《当今大马》对星洲日报、中国报、光明日报和南洋商报这些民营报章进行抹黑,制造一种印象,指报导不中立而亲国阵时,就会强调并牵扯到这是"世华媒体"集团旗下的报章,甚至把她的大老板张晓卿的其他业务也加以影射。

为了打击华文媒体的生存以扶植为外国人服务的网络,行动党的刽子手经常发动杯葛世华媒体的报章,用种种恶毒的语言攻讦,这些作为,《当今大马》向来都通过她的平台落井下石。

同样的,《当今大马》的一贯手法对英文星报展开攻击时,也刻意地把马华控制的华仁控股拥有《星报》最大股权揪出示众,以制造该报受到指示对付敌对党。

至於《第三电视台》、《马来西亚前锋报》、《新海峡时报》,《当今大马》早已替她们刺青为"巫统控制的喉舌"。

几乎所有具备影响力的媒体,《当今大马》都处心积虑在行文遣字中"定罪",以显示本身尘埃不染。不过,不论是民营的世华媒体或是有党性的媒体,其资金都透明化,有迹可寻,但是,长期指责别人有问题的《当今大马》,如今她藏污纳垢的情况却一一现形。

因此,《当今大马》无可避免的被定位在"美国走狗网媒",也许,为别的媒体标签得习以为常,《当今大马》也该有符合她的身份的称呼了。

《当今大马》前新闻编辑钟仁隆於2001年主张必须把媒体发展贷款基金(MDLF)给予的18万8000令吉辅助金公开让读者有知情权,但负责人声称如果公布了"就会完蛋",他最终秉持本身的立场愤而辞职。

在一波紧接一波的追踪下,暴露出金融大鳄、美国富豪索罗斯资助的媒体发展贷款基金,MDLF首席执行员哈尔兰曼德尔(Harlan Mandel)是Mkini Dotcom公司3名董事中的其中一人,而50名董事中有数名反对党领袖。

根据《星报》报导,该基金资助《当今大马》约10年。另两个资助的单位分别是设立在美国的全国民主基金会(NED)以及与索罗斯有关的纽约开放社会机构(OSI)。

此外,Mkini.blogspot.com部落格抽丝剥茧,除了媒体发展贷款基金和东南亚媒体联盟(Seapa)之外,《当今大马》资金来源还包括荷兰驻马来西亚大使馆拨款、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纽约开放社会机构、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国际新闻从业员中心、自由之声和德国费里德里奇瑙曼基金会(Friedrich Naumann Foundation)。

《当今大马》如今对上述援助金试图摆脱被外国渗透的指控,也许已经太迟。这个网媒扮演正义角色鼓吹揭露贪污丑闻,以及捍卫民主原则,这些口号确实让网民如痴如醉,到头来,读者才发现遇人不淑。

【快刀斩】纳兹里给董总爽了半小时

(杜长明评述)纳兹里代表首相接见董总领导层并接领备忘录,兴之所至发表所谓“认同华教8大诉求合理”,让叶新田和邹寿汉两老如蒙皇恩浩荡,感天动地,对纳兹里吹捧得自缺字词,连他们的好朋友林冠英也立刻加入PLP的行列,要马华向纳兹里学习。

一些评论人甚至如同见到华教救星,歌颂他为“巫统里面开明的鸽派”,“他对华教问题的开明态度和支持立场,应让那些噤若寒蝉的华裔议员、副部长及部长感到汗颜不已”云云。

邹寿汉洋洋自得说,董总与纳兹里会谈了半小时,“过程很愉快”,哪里知道,正如马英九当年当选台湾总统时说的那句名言“高兴一天就好”,董总的愉快、林冠英的愉快、评论人的愉快,也是愉快半小时就好。因为24小时不到,纳兹里就承认那些话都是“外交辞令”,直接的说,就是讲给你爽而已。

纳兹里是什么作风的政客,可说是人尽皆知。马哈迪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马哈迪;阿都拉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阿都拉,大力炮轰马哈迪;纳吉当首相时,他又大力拥护纳吉,炮轰阿都拉。

这种投机政客,却被叶新田和邹寿汉视为华教恩人,被林冠英大力PLP,被评论人大力歌颂。

数十年的华教课题,在纳兹里几句“外交辞令”和“半小时愉快会谈”,就能解决?谁相信,谁就是叶新田嘴吧里的"太领戆"。没想到老油条的叶新田、邹寿汉、林冠英和评论人,竟然成了丘光耀恶口之下的"大烂戆"。怎是一个悲字了得!

【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