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大炮经常响 林冠英纸包不住火

(梁敬义评述)槟城州有一支大炮经常响, 那就是首长林冠英的嘴巴。这把嘴一天不鸟国阵吃不下饭, 一天不夸大其词表现自己功绩赫赫就好像愧对祖先。

过去四年, 州民也许听他一面之词受到迷惑, 对他毕恭毕敬, 甚至有人以为他管治槟州如有天助, 把他视为"英神"。但是, 了解林冠英的槟城公正党主席曼梳私下鸟他是极其傲慢的神, 言下之意指他自恃了得。

为了拢络选民,林冠英的民粹主义给单亲妈妈、乐龄老人施赠现款一两百令吉,条件是必须是注册选民,让受惠者感恩戴德支持行动党。

林冠英上台之后,曾讲一半,一半不讲自诩已把州内水供财务减低六亿令吉。后来被踢爆是跟中央政府重组水费欠款,以资产抵销这笔巨款。

2008年,民联上台时接管前朝国阵州政府的8亿5千万令吉的储备金,但是,林冠英却把 2011年槟州财政盈余1亿3831万令吉据为己功,完全不提前朝留钱让他钱生钱。

林冠英分次各10万令吉拨款给威南日新中学分校,藉此有三次机会频频上报大肆宣传本身如何热爱华教。但是,教育部通过魏家祥宣布拨款100万令吉予该校时,林冠英揶揄说,连“打桩都不够”。他拨了30万令吉,足够打桩吗?

既然日新中学分校尚欠缺3千万令吉的建校金,此时正是槟州政府与中央政府一决高低的最佳时机,槟州国阵宣传挑战,与其把款项全部存在银行,何不把盈余拿出来惠及有需要的团体和学府,以真正落实造福人民的政策。

向来把挞伐贪污,一心搞廉洁的林冠英,这个包装纸包不住火,把原本要延续兴建人民组屋的一块地段售卖给私人发展商建造医院和酒店,而他之前则说,这1.1英亩地太小,不符合建人民组屋。现在被揭发,剥夺人民的土地其实是向朋党输送利益。够惊讶吧。

官联公司裙带要职 民联是否废除?

(张良评述)伊斯兰党副主席玛夫兹抨击伊斯兰朝圣基金局缺乏机制管理领导层薪金,以致首席执行员拿督峇都卡伊斯米的月薪高达8万5000令吉,比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丹斯里阿兹兰的5万令吉月薪更高。

早前因领取高薪引起争议的官联公司领导人,包括与巫统有关联的雪州水供公司Puncak Niaga控股的执行主席罗沙里(Rozali Ismail)月薪42万5000元,其薪金等于首相纳吉月薪的19倍。

除了巫统,马华公会也不例外。例如,周美芬在上届大选落败后,得到马华的关照,被保送到国家旅游发展机构出任执行董事职。周美芬受委的职位,只是不过不是「小角色」,因为另外还有一些马华领袖,获分配更高职厚薪的职位,例如出任马来亚银行副主席的前马华副部长拿督韩春锦、东南运输执行董事等等。

这些由党委派的职位,据闻薪酬丰厚,底薪都超过州议员每月的薪水,一些的薪酬还月入3至5万令吉之间。此外,除了中央领袖之外,各别州属也有委派人选在各州的政府官联公司出任要职。

做了政府,一旦攀上高职,确实无后顾之虑,即使败选,被人民唾弃,只要政府没倒台,仍会被党重用,安插在官联公司董事局,领取比在任时的国州议员津贴、甚至部长津贴更高的干薪。

被人民及时代淘汰后,对党暂时仍有丁点剩余价值领袖,还热衷于名誉的,被送去上议院;计划安享晚年周游列国的,选择到官联公司修养三五年。一旦换政府,养老院也将换人。

民联领袖向来批判这种国阵政府的“惯例”,它准备废除吗?别说这些6星级老人院,民联还没入主布城,在308大选后,已经初步成功复制国阵的“惯例”,把落选的候选人安置在2星级县市议会,当个小差,德高望重的元老级“党宝”,则送去被它标签为塑胶印的上议院,当上议员。

一旦民联入主布城,一个马来亚银行副主席的职位,就足以让民联三党争个头破血流。争取进入银行界为民服务。还有国油、国产车、马航等数以百计留给“党”去分配的职位,难怪安华日前在一场演讲会上想象道,一旦他当首相后,会有多少人排队前去亲吻她他手。

全民慢慢驶 AES自然快快死

(陈治平评述)西班牙有两家大道收费公司,因为人民嫌弃高收费不使用而破产倒闭,我国自动执法系统(AES)的两间私营公司也会因为我国驾车人士奉公守法、安分守己和不犯交通规则而同样面对倒闭的局面。

与其在争拗,或为了政治利益去全盘否定这项系统的实效,我们更应该往那些已经实施该计划的90个国家取经;我们应该向它们学习,任何在实行相关系统的同时,人性化处理驾驶者在犯规之后的罚款事宜。毕竟,高额罚款并不是教育和警惕驾车人士的万灵丹。

如果将犯规的驾驶者一律施以最高马币300令吉的罚款,没有给予提前缴付罚款者任何折扣,当然会被人民认为“强制性”的另类“A钱”计划!

交通部犯上了马来西亚政府一贯的行政弊病,在实施任何政策之前没有征询民意,却仓促执行。这种官僚和“令伯最大”的心态,没有因为2008年308全国大选,国阵失去2/3的多数议席而有所改变。如果,交通部在执行相关系统之前,透明化处理和向民众交代为何必须“外包”两家私人公司供应、维修和操作,人民就不会产生许多疑虑和抗拒。

交通部应该与人民对话,教育驾驶者有关交通的安全意识,并告知和分析,国家实施AES执法系统的逼切性和好处,从而取得人民的认同感。当人民和政府有了共识,了解该项计划的潜在好处,肯定会接受相关自动执法系统的执行。

数据永远骗不了人,实施自动执法系统的90多个国家已经成功抑制了交通违规所带来的祸害,并将它们国家的交通失事率降低,减少了生命和财务的损失。

林冠英为了哗众取宠、“解救苍生”,进而向交通部叫嚣和百般挑剔,全盘否决了该系统的实施,令人深深感觉到政治的丑恶。林冠英宁可道路使用者冒着丧失生命财产的危险,也不愿意与中央政府合作推行AES。当然,林冠英可以在其权限管辖下的地方政府路段拒绝让该系统操作,却不能够禁止中央政府在其管辖的道路竖立监管电眼。

如此下去,人民将产生一种错觉,在民联行动党管治的槟城州,驾驶人士可以为所欲为,不用遵守交通规则。然而,同是民联执政的雪兰莪、吉兰丹和吉打州并没有随林冠英起舞,因为这些州属领导人了解到煽情和愚昧的对抗,会断送许多家庭的福祉。

假以时日,数据就会告诉我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所管辖的道路之间,那一些路段的车祸率比较高。若果地方政府的路段车祸率比较高,林冠英如何面对那些在车祸中伤残或丧失亲人性命的家属?届时,林冠英会否会因为一时愚昧冲动的政治较劲,承担一切责任?

一言以概之,既然西班牙的高速大道收费公司已经有两家宣告破产,另3家也正面临倒闭的命运,AES承包公司所管理的自动执法系统也非是“长印长有”的钞票机!只要驾驶者奉公守法、谨慎驾驶,交通发票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让承包公司入不敷出,步上西班牙大道收费公司的后尘!

槟应实行零罚款 严禁政府获利

 

(张良评述)民联认为自动执法系统(AES)对人民不利,对民联有利,于是加紧激起人民反政府情绪,伊斯兰党副主席拿督马夫兹甚至扬言号召人民示威反电眼。

尽管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表示,推行自动执法系统(AES)不能有政治考量,政府的目的是要减少交通意外及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为了讨好选民,争取每一个交通违规惯犯的选票,他强调,有关系统的目的,应该是减少交通意外和阻止人民犯错,诱导人民知错能改,但国阵政府的做法却是为了获利。

既然林冠英认为政府应该“减少交通意外和阻止人民犯错,诱导人民知错能改”,槟州政府可要禁止该州的两个市政局及其他地方政府对交通违规的车主罚款?以“诱导”为本?

如果槟州政府仍然在开罚单给违例泊车、违例扩建的房子及厂房业主、违例摆卖的小贩、违例破坏公物的选民等等,州政府向人民收取的款项,不是获利是什么?

槟州首长大发慈悲,认为政府不应向犯法违例的人民收取罚款,应从槟州做起,禁止地方政府开罚单帮政府“获利”。

此举槟州政府只需修改市政局条例,无需修宪,不会违宪又利民的政策,为何林冠英不赶快去做给国阵看?雪州、吉打、吉兰丹选民也在等着向林冠英的槟州看齐哪!

林冠英应同时要求中央政府禁止交警在槟州向车主开罚单,只能向违规的车主吹哨子三次,阻止人民犯错,诱导人民知错能改,从此以后不可在槟州saman驾驶者及摩多骑士。

林冠英如果真的对人民如此慈悲,槟州选民不把他当“神”来膜拜也几难了。多年后,道教及佛教家庭的神台上,观世音菩萨旁边,可能从此就多了一尊林冠英的雕像。香烛店的林冠英金身更成为热卖项目。

吉打禁女模”刺眼” 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

 

马华公会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促请华社正视民联实行伊斯兰化广告条例,打击国家经济竞争力的破坏经济政策。

10月初,亚罗士打市长拿督玛诺阿末指出,市政厅将于明年推出设立各种类型户外广告牌的新指南,规定穆斯林女模须戴头巾,及宣布娱乐场所、含有赌博性质的博彩业者,也不获准竖立大型广告牌等。

卢诚国指出,当时市长并未提及涉及非穆斯林女模及男模衣着的限制。但广告业者却投诉市政厅已告知彼等,所有模特儿不分男女及是否穆斯林,皆须遵守伊斯兰化的衣着规格,即非穆斯林女模亦被禁止穿着“刺眼”。市政厅官员也证实女模衣服必须遮盖手脚,包括运动装,男模也不被“鼓励”穿无袖上衣及运动短裤。否则广告执照的申请将被拒绝。

也是马华中委的卢诚国指出,尽管吉打州民联政府推行的影响非穆斯林的伊斯兰化政策被抨击后,亚罗士打市长玛诺誊清市议会只是发出“建议”,欲盖弥彰。但这种明示的“建议”,业者能不遵守而准备面对广告被拆除及罚款的损失吗?

卢诚国抨击在吉打民联州政府中的行政议员如同傀儡,为了当官而自甘与伊斯兰法共舞,辜负吉打华社的委托。而行动党高层领袖除了不断引用穆斯林国会议员数目字,向华社保证国会绝对无法通过伊斯兰刑事法的当儿,却从来不敢否认类似上述伊斯兰化广告条例的伊斯兰“价值观”已经在无需修宪的情况之下,无孔不入侵蚀吉打州华社权益,甚至影响州内的经济发展。

“此即哈迪阿旺所宣称的,若民联在下届大选取得中央政权,将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指导原则,将伊斯兰伦理、
价值观全面地引入国家经济、社会和政治体系,并使穆斯林在日常生活中遵循伊斯兰教义和行为规范的具体实例。”

卢诚国促请华社对伊党的福利国漂白诡计提高警惕,切勿轻信行动党为了入主布城当部长而给伊斯兰法背书的甜言蜜语。

林冠英只要快感!拒绝人民安全感!

(林文彪评述)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说要阻止自动执法系统(AES)在槟州实行,但被首相署部长提醒槟州无权拒绝落实该系统后,林冠英改口说槟州无法阻止槟州的联邦公路实行自动执法系统。

但雪兰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却说该州完全没有权力阻止AES自动执法系统。为何两个民联州政府的权力有如此差异?

如果槟州政府真的在它管辖的道路禁止自动执法系统,而槟州其他联邦公路则由于受公共工程部管辖而安装了电眼。这将让槟州人选择性闯红灯,车子一旦离开联邦公里进入州政府管辖的公路,即可放心闯红灯,因为亲爱的首席部长的领导原则是,政府不该从违规者身上获利,向交通违规者征收罚款,因此可以一并把在联邦公路上驾驶时沉住气遵守交通规则的闷气,一股发泄在州际公路上,飙车、插队、快感无限。

林冠英推测,未来18个月,全国831台AES系统安装后,将会发出超过1亿7000万张罚单。

行动党以这个罚单的数额来唬吓选民,让人们感觉政府及承包商获利丰厚,没有以民为本。

但行动党因为“以选票为本”而不敢强调1亿7000万宗闯红灯案子的人民生命的威胁。

林冠英要当反电眼英雄,伊斯兰党扬言号召全国人民上街头示威反对自动执法系统。人民陶醉在只要有民联的保护,就不必再受交通规则束缚的快感中。

18个月1亿7000万宗闯红灯案子,按人口比例,大马一定有资格列入金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拉惹伯特拉:行动党否决思想和言论自由

“很多大马人民都认为大马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他们觉得国阵应该被拉下台,那么大马就可以重获自由,但是他们的想法可能是错的。”大马著名逃亡博客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这样表示。

他以伊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in Mat Isa)的言论风波为例,证明自己的言论是正确的。

“纳沙鲁丁说行动党欲将大马变成一个基督国,行动党因此而想向警方投报。他们也要求纳沙鲁丁为其指控作出道歉。首先,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说巫统欲把大马变成马来国、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马华把大马变成资本主义国、抑或社会主义党把大马变成社会主义国呢?”

他认为,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即便那个想法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理由,也因此有权利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研究了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后,认为伊斯兰教才是正确的宗教。接着我告诉你我的想法,你会不会因此而向警方投报我并且要求我道歉呢?我有自己的意见,并且具有理由相信这样立场,我告诉你我的看法,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但是,大马拥有这样的自由吗?只有国阵侵犯思想和言论自由?抑或民联也犯同样的错?”拉惹伯特拉质问道。

把国阵拉下台就可以重获自由?

拉惹伯特拉认为,改变政府并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因为政府不是关键,人民才是。人民并不理解自由的意义,因此,错不在政府,而在人民身上。

“假设行动党真的计划将大马变成基督国,这样又有什么问题呢?伊党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我们会不会投报伊党并且要求它道歉呢?伊党是否因为想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而犯了法呢?如果不是的话,那我们为何怪责行动党想把大马变成基督国呢?”

他表示,如果我们尊重伊党的伊斯兰国想法,同样地,我们也应该尊重行动党的想法。

行动党否决了思想和言论自由

“我不了解为何行动党要投报纳沙鲁丁,这是不是表示行动党承认了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一个错误呢?行动党同意纳沙鲁丁的看法,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不正确的。为什么行动党要承认这件事呢?”

拉惹伯特拉表示,行动党应该坚持相信思想和行动自由。行动党应该拥有实现它认为正确的想法的自由,而纳沙鲁丁也应该拥有发表他认为正确的看法的自由,这就是思想和言论自由。

“行动党已经展示了思想自由不能被允许的事实。把大马变成基督国是错的,任何人觉得行动党拥有这个错误想法的人都必须被对付。”

(本文摘译自拉惹伯特拉(Raja Petra Kamarudin)创作“Why change will never come”)

 

靠嘴巴玩断肢法 行动党与狼共舞

(曹义宽评述)行动党粗口博士丘光耀跟马青高祥威博士的讲座后,前者随后将他在讲座上的论点,以“伊斯兰法:转移视线或潜在危机?”为题刊登在《当今大马》,重复声称民联《橙皮书》和其它通过的纲领,都没有写明将落实伊斯兰党的断肢法,来证明民联执政后绝不会落实断肢法云云。

这也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一贯用来为伊斯兰党断肢法辩护、自圆其说的论点,可说了无新意。

这种论调只有林吉祥、林冠英和丘光耀的死忠粉丝才会坚信不疑,别说稍有常识的一般民众不相信,即使是有点见识的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领袖,也会视为屁话。

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和丘光耀说《橙皮书》里面没有写断肢法,所以民联执政后一定不会落实断肢法,但是《橙皮书》和所有民联的纲领,也没有写明会拆宰猪场、制定50%的土著房屋固打、禁售彩票、禁赌禁酒、男女分开站分开坐等等伊斯兰化政策,但是伊斯兰党在它执政的吉兰丹和吉打州早已落实,甚至在雪州也部分落实这类措施。

可见《橙皮书》没有写的东西,伊斯兰党还是可以照样做出来,原因无他,因为这份被林吉祥林冠英父子和丘光耀视为圣经的《橙皮书》,在伊斯兰党眼里只不过应付大选,毫无意义,也没有约束力的废纸。

即使是被行动党视为民联唯一首相人选的安华,也当《橙皮书》没到,曾经公开说他认同伊斯兰党的断肢法目标。

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最近发表的文告中,也强调“伊斯兰党和民联友党的合作符合伊斯兰教义及伊斯兰政治原则”,根本只字不提《橙皮书》云云。

而从哈迪阿旺的言论,华社才知道原来行动党跟伊斯兰党合作,竟然是基于“符合伊斯兰教义和原则”,但是行动党对华社说的却是,行动党跟伊斯兰党合作是基于“民主、人权和自由”等普世价值,跟伊斯兰党的说法大相径庭。

伊斯兰党用马来话说的是一套,行动党对华社用华语讲的是另一套,这就是民联双面人、两手策略的最佳佐证。

“由于《橙皮书》没有写断肢法,所以民联执政后不会落实断肢法”,这种说法到底可信不可信,只要看看行动党里最有原则,也是唯一还有原则的党主席卡巴星的立场就可知一二。

卡巴星针对伊斯兰党的断肢法,从来只有两种论调,第一是行动党坚决反对,指责伊斯兰党绝不可落实断肢法,第二是要马华不要炒作伊斯兰断肢法。

卡巴星就只有这两种立场,从来没说过民联《橙皮书》没有写明断肢法,就不会落实断肢法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论调,因为他知道这种话根本是毫无意义。

国阵将在沙巴不战而胜?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

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拿笃(Lahad Datu)。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

另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茶杯内的风波。

(本文摘译自《自由今日大马》报导:卢克林托(Luke Rintod))

 

多名沙巴政治评论人均指出,该州大部分议席将在来届大选上演多角战。根据估计,包括
5至6个国会议席在内的20个沙州议席将因此落入国阵手中,使得国阵拥有赢得多数席位的优

势。目前包括纳闽国席在内,沙巴州共有26个国席及60个州席。

立新党已敲定候选人名单
国家立新党(State Reform Party, STAR)沙巴州主席杰菲里(Jeffrey Kitingan)日前表示,该
党将在短期内宣布上阵的选区及候选人。然而,当记者询及有关立新党与其他反对党有关议
席重叠的协商进展,杰菲里却拒绝透露任何详情。

立新党最初以砂拉越为基,后再被引入沙巴,因此有关该党能否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上阵
沙巴一直备受瞩目。针对此事杰菲里重申,该党在修改名称并删除“砂拉越”字眼后,已获得

沙洲选委会主席依德鲁斯(Idrus Ismail)确认获允在沙洲上阵。

与此同时,部分立新党潜在候选人已经为上阵作出准备,包括辞去教师职务或提早由公
务员职位退岗。目前已经辞去教师职务的该党潜在候选人的包括哈斯敏(Hasmin
Azroy

Abdulah)、麦林(Maklin Masiau)和比努斯(Pinus Gondili)。

作为立新党青年团领袖,哈斯敏可能上阵丹南(Tenom)国席或该区其中一个州席。此

外,麦林可能竞选位于沙巴北部的贫穷区必达士(Pitas)州议席,而沙巴进步党(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同样相中了有关议席。

至于比努斯将被安排攻打拉卜(Labuk),国阵方面则确定由担任沙巴团结党(Parti Bersatu

Sabah, PBS)副主席的现任议员麦克阿山(Michael Asang)留守原区。由于人民公正党也有
兴趣竞选拉卜,导致该区成为沙巴州最可能上演四角战的选区,即国阵及反对党的立新党、
民联和进步党。

沙巴进步党的诡计
立新党和进步党领袖均曾公开表示,将不会在对方重要领袖的选区竞选,后者更提议必须
尊重现有议席分配和在职者。话虽如此,进步党却对杰菲里资深署理主席丹尼尔约翰詹文
(Daniel John Jambun)的下南南(Inanam)选区虎视眈眈。进步党属意该党署理主席兼现

任实邦加(Sepanggar)国会议员攻打下南南。2008年詹文以公正党旗帜竞选该区时,以

4,293得票胜于行动党的2,864得票。但是,最终的胜利者却是国阵团结党得票5,979的吴清
乐。

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将有可能上阵实邦加国席底下的佳蓝汶莱(Karambunai)州议席,因为他

在该区拥有强大的巫裔支持度。

拿笃(Lahad Datu)。

此外,他也可能上阵利卡(Likas)或其位于东海岸的家乡

与此同时,进步党计划安排总秘书杨伟光上阵混合区议席丹绒阿路(Tanjung Aru),而杰菲

里的另一名署理主席阿末沙(Ahmad Sah Sahari)也有意上阵该选区。据了解,立新党准备
向进步党让出丹绒阿路议席,但是民联对该议席同样有兴趣。

分散的反对票
如果反对党领袖无法意识到调解彼此间分歧和议席重叠的重要性,沙巴的政治局势将持续不
明朗化,并导致国阵因上述分歧而不战而胜。

一名评论人以卡达迈岸(Kadamaian)为例指出,立新党、民联和进步党三个反对党若各自

派出候选人,将可合共获得约6000票,远远抛离得票约3500票的国阵候选人。但是反对阵营

的“策略性”分裂却将使得国阵胜选。类似的情况也很可能发生在临近的邓巴速(Tempasuk)
州议席。

“毫无疑问地,来届大选反对阵营的得票肯定会增加。但是反对票的分散却将成为国阵致胜

的原因”一名政治观察员兼非政府组织领袖指出。

反对党的愚蠢
目前看来,立新党和进步党之间完全没有合作的迹象,更遑论拟定共同的竞选宣言。虽然立
新党支持者众,尤其在卡达山杜顺地区,但是进步党的搅局对其选情的影响始终不可忽视。
另外,公正党同样在卡达山杜顺地区拥有相当的知名度并累积了一批支持者。

杰菲里、安华及杨德利若能及早醒悟反对阵营分裂何其愚蠢,对沙巴局势来说将是一件好
事。依目前情况,即使杰菲里愿意减少该党竞选议席,也必须准备面对党内反弹声浪。另
外,进步党积极追求双赢方案,惟只有立新党有和它合作的意愿。至于公正党,则因为安华
新宠拉金乌京(Lajim Ukin)和威弗烈(Wilfred Bumburing)对现任领袖所造成的压力而陷入
茶杯内的风波。

退出替阵进民联 行动党遭熟悉魔鬼欺骗?

(魏金良评述)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发表文告表示,伊党和行动党的关系不同于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关系,国阵成员党的合作缺乏原则,不符合伊斯兰教义。

这话说得明白易懂,任何政党与伊党结盟合作,先决条件必须符合伊斯兰教义及伊斯兰政治原则,也就是说,行动党已经依附於伊党的调教。

根据维基百科记载,1999年大选后不久,行动党要替阵解决人民所担忧的回教国问题,尽管在2000年不断努力,行动党却得不到其他替阵成员党的支持。

行动党于2001年决定与回教党直接谈论回教国课题,当时针对回教国课题提出了五点建议。鉴于行动党与回教党领袖针对该五点建议谈不妥后,行动党在别无选择情况下,退出该阵线。

在历史上,行动党曾因华社对回教刑事法的担忧,恐怕失去政治支柱而极力反对,如今政治变节后与伊斯兰党"破镜重圆",显然是屈就於伊党的使唤。

行动党因为反对回教国而退出替阵的五点建议的第一项是:

《1999年替阵宣言《迈向公正马来西亚》在尊重个别成员党的理念同时,也约束每一个成员党致力维护及尊重马来西亚的基本原则及结构,保证《联邦 宪法》不会出现重大改变,诸如成立回教国、佛教国、兴都教国或基督教国。任何要成立回教国、佛教国、兴都教国或基督教国的成员党,均属违反替阵宣言。》

十多年前的替阵,如今已转身为民联,回教党华文译名更易为伊斯兰党,但伊党的终极目标始终未曾动摇。尽管今天的行动党最有原则的是主席卡巴星对回教刑事法奋抗到底,落得被边沿化的窘境,整个党当年的怒气已变成笑脸拥抱伊党。

哈迪指出,民联合作的共同点是,反抗政治不公与暴政、不民主施政、法律不张、教育松驰,导致百罪重生,同时联手抵制贪污。

全世界任何政治权势斗争都离不开上述的诉求,但是,在多元种族、宗教、文化和习俗的大马,一旦由民联促成回教国,同样有"不民主施政、法律不张、教育松驰"的诟议。

伊斯兰党曾有与巫统合作并触礁的历史,哈迪意有所指的说,"若被熟悉的魔鬼所欺骗,是非常愚蠢的事情。"

如果行动党细细嚼味,当年退出替阵今时身在民联苟合,是不是"被熟悉的魔鬼所欺骗,是非常愚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