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星虎威尽失 当权派决兼打国州

 

(张良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曾两次公开放话,指该党在来届大选,将规定每名候选人只竞选一个议席。第一次是在2010 年12月中,第二回是在2012年1月,卡巴星再度重申,行动党候选人在来届大选仅能竞选一个议席的立场不变,惟最终一名候选人是否能国州兼攻交由党中委会议决。

他今年初公开建议禁止该党候选人同时竞选国州议席。此话一出,该党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如林冠英、郭素沁、倪可汉、曹观友等,没有一个响应党主席的呼吁。显然不愿放弃继续兼打国州议席的机会。最荒谬的是,郭素沁竟提出“宪法也未限制”来捍卫本身兼打国州议席的权利。

身兼国州议员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日前向媒体透露,该党中委会否决卡巴星的上述建议,并维持行动党候选人可以同时竞选国州议席的建议。

卡巴星的献议被否决,是预料中的事,更何况当前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皆为该党中委,没有人会主动放弃权力,除非由党中央代表大会来表决,但是行动党愿意征询党员意见吗?秘书长林冠英有勇气把他兼打国州议席的决定权交给党代去决定,或至少留待今年12月举行的党代去加以辩论吗?

行动党自诩人才济济,高层领袖却霸者最安全、最多华人票的选区竞选,让满腔热血加入该党的新人当炮灰。

一个没有以党员为本的政党,很难想象它会真心以民为本。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6)

(叶丽华整理)

首长说没时间

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主席奥马申诉说,该会檳城分会想要会见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商讨公务员的福利课题,却一直不得要领。根据奥马的说法,该会檳城分会是透过首长的助理要求见首长,但助理却告诉他们,首长很忙,没时间见面。

当然,助理不会也不敢擅作主张,老闆在讲老闆不在,老闆有空讲老闆没空,所以当奥马要求与首长见面时,助理告诉奥马说首长没空,一定是事先请示过首长,首长说没时间,助理才敢这麼回答。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6月26日

—————————————————————————————————–

林冠英太多话

林冠英上台以来,大家都批他太多话,好像这就是他的致命伤。其实,首长话太多不是多严重的缺点,怕的是他话太多又是虚无的空话,那才是问题所在。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1日

—————————————————————————————————–

行动党辩论起家

民主行动党是以辩论起家的。素质党员的职业分佈从前就数律师较多,上至林吉祥下至普通党员都批判性十足,而且个个辩才了得,久后形成上行下效,彷佛靠辩才就可定地位高下,成為权力地位的重要取决标准。公正党近年也有相同趋势,但言行辩味还不够友党强劲。

实际上,行动党由林冠英接任秘书长后风气依旧如此。他也是好辩之人,而且能言善道、三语兼通,说话行云流水少有间断接不上话的时候。然而,当领袖极度好辩,而且分不清辩论不是施政目的,反应只属获得政权的其中之一手段时,领袖便会丧失社会支持度,因為口舌之争往往无法令人看到施政使命感。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

—————————————————————————————————–

揭密為乐邀功领赏

民联州政府人一开口说话就让人有“好辩”之感。沟水流不好?一定是市政局中人懒散不做事,还不服新政府。马路结构不好?一定是前朝有人亏空,工程偷工减料。事实确可能如此,但当了政府的人不思改善法,却只一味以揭密為乐,邀功领赏,听起来就无法让人信服与感觉是诚挚之言。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

行动党催生伊斯兰国 其心可诛!

 

(梁敬义评述)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指马来西亚不曾被宣佈为世俗国,联邦宪法也完全没有提及“世俗”的字眼。但同样的,宪法也没阐明大马是伊斯兰国,只阐明伊斯兰教是官方宗教。

世界上有57个国家是穆斯林佔多数的国家,但并非都是以伊斯兰法(Syariah为国家最高法律的伊斯兰国。因此,界定国家的世俗地位,首先是以执行何种法律为基准。

当今诸多文献解释世俗国(Secular state)是,指对宗教事务持中立的国家,没有对任何一种个别的宗教习俗持赞成或反对的态度,也是没有类似国教的宗教。

一个世俗国家也视信奉不同宗教的人为平等的个体,没有偏袒或歧视信奉个别宗教的人。理论上,世俗国家保护宗教自由及政教分离,也指一些防止宗教干预和控制政府权力的国家,更有法令保护任何一种宗教,包括少数宗教免受歧视。

因此,大马独立55年营造的多元宗教自由,本身就有世俗国的基因。2001929日,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单独宣称大马是伊斯兰国,被看为是因应美国911遭袭击之后,为了安抚伊斯兰教激烈复兴的权宜之计。

从另一个角度,由於政治上,巫统受到伊斯兰党长期挟持宗教为竞争手段,以展现那一个政党对宗教更为虔诚,敦马宣称大马是伊斯兰国,其动机也被视为赢取马来人穆斯林支持的策略。

由於宣布伊斯兰国与宪法里伊斯兰教是官方宗教同一解读,马华并没有极力反对。现今,马华抗拒伊党终极目标把大马变成伊斯兰国,起因在於伊党扬言将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全民生活架构伊斯兰化,如此一来,若引入伊斯兰法取代世俗法律,华社的传统习俗将彻底变色。

即使是敦马本身也非议刑事法,他说,在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我们必须公正地实行伊刑法。如果只是用来对付穆斯林,那么穆斯林就会很惨。
"如果他偷窃,那么他的手就会被砍,但是如果他的(非穆斯林)朋友也一起偷窃,那么他的朋友就只是需要坐牢两个月。"

因此,一个国家出现两种法律,势必造成宗教矛盾和冲突,后果不堪设想。马哈迪指马华利用刑事法"恐吓"华社,事实是,除了马华,华团也担忧伊党的神权治国一旦落实就会引起社会动荡,到时并不是恐吓那么简单,而是非穆斯林受到拖累。

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维护世俗国体制,指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和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都曾说过我国是世俗国,质询纳兹里为何却宣称不是世俗国的原因。

他指出,科博德委员会(Cobbold Commission)报告,和草拟联邦宪法的李特宪制委员会(Reid Commission)报告也列明,我国是个世俗国。

摆在面前的问题是,马华当年没有反对马哈迪宣布大马是伊斯兰国,因为世俗法律并没有因此被废止。行动党维护世俗国的立场则爱昧矛盾,当行动党抗拒伊斯兰国的同时,却与伊党在民联欲入主布城的步伐相辅相行,向华社呼唤支持伊党,这无异是明里反,暗地里却扶持和催生伊斯兰国早日落实。

马华已表态,若巫统主导的国阵实施伊党形式的伊斯兰国,将毫不犹豫退出国阵。不过,明明看透伊党的宗教政策,行动党却视死如归地追随。这个声称代表80%华裔选民的政党,将把华社带入不归路。

陆兆福瞎眼蒙心 认同活该强奸论

(陈治平评述)民主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宁可不看伊斯兰党长老协商理事会主席聂阿兹在视频中怂恿穆斯林强奸那些没有戴头巾和遮体(tutup aurat)的女性,反而指责马华总会长认同王赛芝的指控,是一项无礼的声明。

陆兆福奴颜媚骨、吮痈舐痔和为虎作伥的神态,除了让那些口口声声捍卫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国会议员感到汗颜,也让伊斯兰党的代议士羞愧得抬不起头。

没有想到,陆兆福为了聂阿兹被人指责,护主心切的情急之下,竟然按捺不住,在国会参加下议院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辩论环节时,怒拍桌子指责蔡细历。

伊斯兰党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祖基菲里虽然也斥责蔡细历,他却是伊斯兰党的代表议员和穆斯林;陆兆福不是伊斯兰党人,也不是穆斯林,为何捂着良心,强出头呢?

难道,陆兆福身为民主行动党青年团的青年领袖,当民联真的执政中央修改国家宪法时,那些为了高官厚禄,争取一官半职,而阿谀逢迎,支持修宪、典当华社的行动党议员?

看过视频的人都知道,聂阿兹唆使、怂恿穆斯林强奸那些没有依照伊斯兰教义遮体的女性。他的是项谈话在对着穆斯林表达,而所谓衣着“暴露”,不“遮体”的,除了少数穆斯林女性,都是非穆斯林,王赛芝何错之有?蔡细历支持王赛芝的说法,又犯了什么大罪,非要“拍台打桌”方可?

陆兆福的所作所为,足以看出行动党的投机。也因为这样,行动党的衮衮诸公,除了该党主席卡巴星,其余的领袖极有可能,会诺诺连声、趋炎附势,当民联执政中央时,让伊斯兰党一举通过修宪的动议,实施伊斯兰刑事法。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5

 

(叶丽华整理)

一嘴敌万夫

林冠英当上檳首长,将“骂人"的精粹发挥得淋漓尽致,极其揶揄嘲讽国阵眾军,包括任何对他作出批判的组织,一嘴能敌万夫,堪称神勇。

据记者形容,即使身体抱恙脸色苍白,一骂政敌蔡细歷,林冠英便变得生龙活虎。骂人,原来也是一帖灵丹妙药。

一个嘴上不饶人的首长,在短短几年内收尽民心,近乎被“神化",不要说国阵不得其解,连媒体也感到诧异。

蔡美娥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好评”   2012年6月12日

——————————————————————————————————-

粗口博士骂肥婆

那个在讲台上骂人肥婆,自己却不怎麼苗条的粗口博士,那个指责中文报记者“援交”,当中文报记者不与他“援交”时,却申诉中文报记者杯葛他,让他无法在报章上亮相的超人。

别忘了,檳州选民在308选择了民联,拋弃了国阵,选民就是要民联纠正国阵犯下的错误,而不是以犯错的是国阵為藉口而继续犯错!

林昇春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2年6月29日

——————————————————————————————————-

免费无线上网

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上任不久后,推出令檳城人欢呼的免费无线上网政策。

当时,我记得他的口号是,檳城是全马第一个免费无线上网州,只要你在檳城的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角落,只需打开电脑,就能免费上网。

我的理解是,所谓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任何角落,是不管我们身处在檳州那一个地方,即使是住家、小贩中心、巴剎或公共场所,只要手上有手机、电脑或平板电脑,就能免费上网。

后来我发现,咦,不对,怎麼我在家裡,或人潮多的公共场所时,都无法使用“penang free wifi”上网?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8日

——————————————————————————————————-

新闻更加自由了吗

这就是4年来,记者撰写文章批判民联政府,必获得的“回报”,写的人战战兢兢,用字小心翼翼,深怕不小心被一些民联支持者盯上、围剿、人格攻击。

当媒体人撰文监督政府施政,就被扣上各类罪名,提倡新闻自由的领导却保持缄默时,新闻更加自由了吗?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8日

——————————————————————————————————-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4

 

(叶丽华整理)

在位越久觉得自己厉害

坐上大位的人,有时候表现得很开明,一副海纳百川的样子,但如果因為这样,下面的人就以為可以畅所欲言,其实大错特错。权力越大的人,越不喜欢听到批评,这些人在位越久,就越觉得自己厉害,这种心态,举世皆然。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5月6日

—————————————————————————————————–

英哥骂人

忘了说,英哥年初出席檳岛市议员宣誓仪式时,也抨击一些非政府组织“有眼不看,有耳不听,有心不去感受”,在会议内外不同说词,中立性让人质疑。

日前英哥在北海与青屋居民会面时,因发现马华协调员助理在场,现场警告居协主席“下不為例”。

在政治上骂敌人,能展现自己倔强不妥协与强硬,但当骂架的对象越多,骂人的理由又无法说服中立者时,就得小心自己常常这麼一骂,会把自己的及对方的支持者,一併骂走。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9日

—————————————————————————————————–

要看新闻就上网

最近一些政治人物问我,怎麼檳州记者似乎都憋著一股闷气?是不是工作量太多?是不是首长林冠英的行程安排太多,就像一天跑16场活动,令记者不满?

我告诉他们,热爱新闻工作的记者,不会怕工作量,但最怕被政治人诬赖、恁意责骂。

更痛恨是,还有政客会告诉他们的支持者,报章报导的新闻都是假的,要看新闻就要上网。

“製造敌视媒体情绪,贱踏记者尊严,能不生气吗?”我这样回答。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7日

—————————————————————————————————–

林冠英批评许子根

粉丝跟随政治偶像在网上起舞,所发表的言论比偶像更过火,身為偶像者看到这情形应该出言相劝,提醒粉丝们自律,但是可惜的是,我几乎没有看到有政治人物这麼做,除非这些言论是在骂其阵营,才看到政治人物对此提出批评。

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最喜欢用这句话批评前首长许子根:“如果他知道坏人做坏事,却没有阻止,这会让坏人继续其恶行。"意指许子根虽然是好人,但看到旁人做坏事时却没有阻止,这与坏人没有差别。那些政治偶像在面子书上的表现不也是如此吗?

陈建业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6日

—————————————————————————————————–

电缆工程冲击选​情 民联推卸责任自保

 

(董佳燕评述)

名为“蕉赖皇冠城高压电缆传输线计划工程”,经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2008年底一批、2011129日二批(即准许国能沿用原有路线进行高压电缆工程),其中一条高压电缆路线将从蕉赖老街场开始,途径敦拉萨镇、康乐花园、大成园、蕉赖九英里和蕉赖皇冠城,涉及14个住宅区及商业区,受影响居民超过2.5万人。

自从“鱼骨”形柱子建起后,涉及地区的居民便群起反对,纷纷自组反对委员会传达不满。

200名来自蕉赖区的居民在安邦再也第24区反对高压电缆计划行动委员会率领下,于20111220日“杀上”雪州政府大厦以及国能总部呈交反对备忘录。

民主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也曾带领大成园居民做出抗议,但抗议对象却只是承办工程的国能,避重就轻,不敢对准雪州政府这罪魁祸首。

鉴于受到多方反对,电缆工程曾一度停工约10个月。无奈,于10月又再悄悄复工,迅速架起了准备衔接电缆的轮轴,再度触动居民的反感神经。

“康乐反鱼骨电缆运动委员会”举行记者会揭发后,公正党马上挂起“敦拉萨镇公正党与康乐居民坚持反对国能未经咨询民意兴建高压电缆工程”横幅,摆明将所有责任推卸国能。

雪州大臣卡立曾推说该工程是由国阵前朝政府批准,事实上承建电缆的9千万费用却是在卡立领导的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上核准。

有鉴于这项工程的最大受惠者是雪州子民,纵然面对强烈反对声浪,卡立为了雪州利益,妄顾吉隆坡地区人民权益,被视为不智。

民联有感这项工程或将冲击其雪隆选情,竭尽所能将责任推给国能身上,务求令人民迁怒中央政府。来届大选,高压电缆工程依然是双方踢皮球的议题。

卡立担任的敦拉萨镇国会选区,上届大选康乐投票站3259票中有1893票投给公正党,多数票为542张。敦拉萨镇投票站方面,4274票中有2227票是投给公正党,多数票208张。

截至2012年第二季,敦拉萨镇选民人数增至4654人,康乐花园则大增至5020人,当中4801人或95.64%为华裔选民。

12届大选,卡立凭着2515多数票击败国阵候选人陈财和。倘若这两个投票站的原来支持票倒戈,民联议席随时翻船。

卡立即使逃离,不再出战敦拉萨镇国会选区,改由其他民联领袖上阵,国阵若善用这项课题,在高压电缆受影响地区打击民联,有可能翻盘。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3

(叶丽华整理)

不要拿着正义或民主愚民

不要拿着正义或民主或以民为本的旗子在愚民了,投你一票不是要让你当尊贵的当爽的,而是要解决我们这些小市民所面对的日常民生问题。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抑或是前朝还是现任,都不要再说塞车就是繁荣象征的废话;这根本是政府办事不足、政策漏洞百出、规划一塌糊涂的真实反映。

黄佩玲 《光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2月10日

——————————————————————————————————

批準

檳州首长林冠英面对新港居民,要求政府援引1976年城乡法令,撤销一项山坡发展计划的批準信时,指政府不能為前朝政府的错误承担责任。

但事实上却是,这项计划在今年由檳岛市政局批準。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10日

——————————————————————————————————

零反对党

比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于2008年1月25日(星期五)在八打灵再也所发表的声明,标题就写:“如果马华夺取行动党多数议席,显示了巫统“零反对党”的目标成功,也显示了马来西亚将失去其仅有的民主空间。”

还有是行动党马六甲州妇女组主席兼哥打拉沙马纳区州议员周玉清于2008年2月6日发表新年献词内写:巫统若达致零反对党,这等同于零度民主、零度正义、零度的繁荣与共。

再来的就是,2008年3月6日,行动党顾问林吉祥,也针对巫统一些领袖发表零反对党的言论,调侃前首相要重新教育曾经发表“国阵要取得零反对党议席”言论的国阵党员,让他们知道何谓民主结构。

从以上的言论可以得知,零反对党就是没有民主。不过,这些话都是在3.08之前所发表,可是3.08之后呢? 

梁仪雅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3月25日

——————————————————————————————————-

投人不投党

2008年大选时,日落洞区候人黄泉安,也告诉选民,“选我进国会,我会和凯利(前首相女婿)骂过,马华民政议员,敢吗?”

这些年来,行动党议员也成功以个人在州议的表现,向选民证明,选党重要,但选人更加重要。

第13届大选跫音渐近时,当年强调政权须被制衡、选党也要选人的行动党领袖,开始转向另一种论调——要求选民,只选党不选人。

一名领袖还说,若选民来届大选真的投人不投党,民联或失向檳州政权。

—吴慧芳 《中国报》记者专栏  2012年4月10日

张念群拜大领戆为师 借关丹中华统考发癫

(林文彪评述)首相纳吉昨天上中文电台解释关丹中华事件,他强调政府批准这所华文中学是一个“创意”和“双赢”的解决方案。他说,除了规定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之外,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

首相的言论,被民联领袖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是预料中的事。事实上,“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是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的办学模式,也是关丹中华自己选择的办学模式。申办单位对首相的言论没有异议,即可证明与申办单位的意愿没有矛盾。

至于参加统考事项,关丹中华的批文本来就注明学生可以报考其他考试。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却认为,目前全国独中生都是“必须”参与统考,可以选择参与政府考试;首相是反其道而行。

她说,纳吉的言论彻底证明了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统考却沦为“只是可以选择参与的考试”。

首先,张念群懂装不懂,选择性不晓得关丹中华“必须”参与政府考试,是申办单位自己的选择。

张念群不满申办单位的选择权,却不敢怪罪关丹华教界,反将矛头指向教育部,居心不良,是说谎。

其次,张念群把“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扭曲为“只是可以选择参与的考试”,并诬告政府剥夺学生参加统考的“选择权”。学生必须参加统考的主权在董事部,但张念群选择性不懂得这是董事部的主权。

张念群这回不懂装懂,不明白“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与“政府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是两回事。张念群误将“关丹中华中学”当成“政府”,硬要政府吃死猫,歪曲事实欺骗选民,也在所不惜。

张念群如果认为关丹中华是一所变种独中,何不响应她的偶像叶新田,发文告促请全国华社不要做“大领戆”捐钱给关丹中华,全力禁止华社出钱帮政府办“国中”?

张念群如果认为当前全国60所独中的批文中,已有教育部明文规定“学生必须参加统考”,何不列举一二,反驳政府开倒车?

或许,张念群又再次搞错,把“校方规定学生必须参与统考”当作“政府规定学生必须参与统考”。

张念群以“大领戆”为师,当“大领戆”的急先锋,久而久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必成为“大大领戆”!

关丹独中建校开校在望 行动党搅局唱衰别人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从朝野舆论对决的观点来看,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肯定不能满足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的刁难性和搅局性,不过,它确实是一所能够造福社区民众子弟,延续民族文化特征,传扬母语教育品牌的新园地。

针对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再次质疑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郭大雄指出;这是很平常的现象,反对党不可能认同执政党的办事模式,特别是大选排期随时到位,所有的反对党议员都受指示尽情讨伐和贬低政府领袖的形象。反对党议员公开争议关丹独中办学模式,对准首相和教育部长和马华党领袖展开言论讨伐,力度越大声浪越高,无形中也抬高上阵和重选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关丹独中的诞生,成长和壮大,肯定不能依赖反对党议员的口水能量或讲话声浪,去完成民族的使命。华社可以亲眼见证,关丹独中成功拿取一纸批文跨过第一个关口,建校开校在望之即,它所要面对的外敌即刻消散,不过,来自华社内部的搅局和刁难,却突然来到历史新高。华社不再面对马来土权组织的刁难,或者半岛马来学生会的对峙,可是,华社内部的在野党和一小撮董总领袖,反而成为复办关丹独中的强大阻力。

反对党以口水技能服务华教,以为讲的越多,唱的越响亮,独中筹款和建校计划,可以快速水到渠成。母语教育斗争一路上充满挑战和考验,消耗华社庞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过,对反对党来说,它只是一场唱衰别人,突出自己,说话不必本钱的政治运动。

如果依据反对党的悲情控诉,母语教育随时垮台,现在不至于即刻崩盘,幸好有反对党议员继续讲话不必本钱。华教的成长壮大,居功至伟者,反对党的声浪排名第一,默默耕耘和付出的华教人士,还得多多感谢频频说话和亮相的反对党议员?

关丹独中的争议其实已告一段落,批文内划定的办学模式,董事主权和考试体制都有明确的定论。这个课题久久不能平息,反对党人频频见缝插针,惺惺作态式关怀独中存亡,其实是大选排期逼近的并发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