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伊斯兰刑事法 敲响民联的丧钟

最近,星洲日报引述末沙布在访问中的谈话,指伊斯兰党(简称“伊党”)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简称伊法),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波。末沙布随后所作出的否认听起来既空洞且准备不足,显然是在发现他的言论为自己制造陷阱后的补救说法。

末沙布在访谈中向星洲日报记者指出:“伊党议决一旦执政中央,将通过国会寻求修宪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记者在晚报面市后通过电话再次向他确认谈话内容,后者提议将“议决”改为“有意”。记者同意并于隔日早报作出上述修改。

 与此同时,星洲日报也访问伊斯兰党宣传主任依布拉欣(Tua Ibrahim Tuan Man),并确认该党立场与末沙布一致。星洲日报较后也获得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于813日发出有关伊斯兰刑事法的正式声明,以及825日刊登于该党喉舌哈拉卡(Harakah)的声明。同时,针对同样课题向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发(Mustafa Ali)要求回应。不幸的是,有关访问见报后末沙布隔天即否认他说过的话,并声称其言论遭星洲日报扭曲。

 多位伊党领袖曾公开发表声明以促进推动落实伊法。即使伊党清楚落实伊法违反联邦宪法精神,该党从未放弃推动有关议程。“Hudud”(伊法)在阿拉伯语解作限制或禁令,用以指根据可兰经和圣训(Hadith)触犯六种罪行的刑罚。除了沙地阿拉伯及阿富汗前塔利班政权,伊斯兰国家中鲜少实施上述刑罚。尼日利亚、苏丹、伊朗、巴基斯坦部分地区尝试在当地法庭对穆斯林落实伊法。然而,即使埃及、摩洛哥等伊斯兰国家都并不热衷于落实伊法。

伊党主张伊法可作为阻吓犯罪者的预防罪案措施。无论如何,伊法绝不适合在一个世俗及中庸的伊斯兰教国落实,因为伊法本质上属于恶法。许多实施该法的国家均面对遭违反、操控及滥用的问题。一旦落在极端主义者手中,伊法更将压迫女性。事实上,打击罪案可以通过辅导、加强社区及政府机构着手。况且,阻吓绝大部分时候都不能有效解决问题。

民联从未在橙皮书或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提及落实伊法。所有,我认为伊法将为三党的结盟敲响丧钟,因为当一个联盟无法对于政治议程达致共识,结局只有分道扬镳。历史证明伊党和行动党拥有无法相容的不同意见,双方分别对于落实与拒绝伊法持同样坚定的立场。伊党及行动党曾经尝试结合,却在1999年全国大选前夕因伊法课题意见分歧,因此导致替阵胎死腹中。

可兰经中并没有提及伊斯兰刑事法。因此伊党必须立论以证明伊法是源自上苍意旨的律法。各国所执行的伊法均由不同程度的差异,许多有关刑罚的细节和执行方法也各异:试问如果伊法是源自上苍的律法,何以会有多种不同版本的刑事法?

(节录自Elviza Michelle 原文Hudud: Pakatan’s Death Knell By Elviza Michelle)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

 

伊党促林冠英道歉 伊刑法锁住行动党

(董佳燕报导)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公开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撤回“拒绝伊斯兰刑事法”言论以及公开道歉。

纳沙鲁丁虽然党选中败给末沙布,甚至因被拍到与纳吉同坐,会见阿拉伯宗教司遭“纪律对付”,但伊党决策会议没动他一根汗毛。纳沙鲁丁目前是长老协商理事会成员,在党内尚有一定的势力。

事实上,除了纳沙鲁丁,伊青团长纳斯鲁丁、党主席哈迪阿旺以至精神领袖聂阿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坚持伊党的最终目标是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建立神权回教国的宗旨更是早于党章中阐明,没有妥协余地。

行动党向来对伊刑法课题总是避重就轻。林冠英早前发表“行动党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中,并未强调是反对推行或坚决不准许作为民联盟党的伊党一意孤行,仅是“不支持”。

不支持的定义,可以被解读为反对,惟同时也可被诠释为不反对;在穆斯林看来是,虽不支持但未反对,行动党的玩字眼技巧无法改变事实。

行动党大耍文字游戏糊弄选民,无非是为了自保。得罪伊党失去保守派支持,就会失去伊党支持者的选票,槟城执政无望,迈向布城的荣华富贵梦断,对行动党十分不利。

若被看出为入主布城不惜赌上非回教徒前程,行动党高居於华裔的支持率必然暴跌。于是,火箭任以模棱两可手法试图讨好双方。

民联目前所抱持的一贯态度为,三党皆有自由表达立场与见解的空间,即使意愿相违也不影响合作。

换句话说,就是你有你继续讲,我有我继续做。即使行动党讲到唇干喉渴,伊党还是依然故我,这就是民联共同合作的所谓异中求同原则。

然而,政党的"异",往往就是以本身的实力去同化另一个存异的政党。伊党和公正党的结合,随时吞噬行动党对华社的承诺。

林冠英拒绝评论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指伊斯兰刑事法的推行将违反宪法,这完全出於政权的考量而置华社的前程权益於不顾。即使林冠英极尽讨好,斟酌恰当的字眼以免冲撞伊党,仍然招来纳沙鲁丁连番炮轰。

行动党对伊刑法课题持续性含糊态度,想要"骗你骗到底"的伎俩,因伊党的进逼一一露了底细,华社若不省悟仍撑住行动党为伊党护驾,形同自寻灾难。

 

【快刀】火箭助董总倒魏热身

关丹中华批文的争论,行动党高层选择置身度外,得着坐收渔人之利,等呀等,终于等到今天9.26,董总在报纸及网络大事宣传,发动全国华社(邹寿汉说500人)前往国会“倒魏”。

已经准备在“倒魏日”大显身手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倪可敏,终于抄袭董总的文告推出山寨版董总文告,鞭挞马华一番,总结时当然惯性地假假把矛头指向巫统。说行动党“假假”,是因为今天的“倒魏”焦点准是魏家祥,绝对不会是巫统的教育部长及首相。

林冠英及倪可敏山寨版文告当然了无新意,毕竟这些为“倒魏日”造势的文告,目的不是要提出什么观点或诉求,而是要让人们记得他们“平时”也关心及支持董总。

准备在“倒魏日”亮相的行动党政客,昨天就已经准备好在国会召开记者会的讲稿,为了挤在照片一角,镁光灯政客会紧紧粘着领袖走。

董总当然也准备好了连篇的文告,以便在董总递交备忘录后,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讲什么,总之就是向媒体宣读早几天已经准备好的文告,然后收工回家看电视、买晚报。

 

 

 

林冠英自恋成癖 槟城在望无"我"不爽

(林文彪报道)读过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星洲日报》的“日记”式专栏《槟城在望》,多少会了解林冠英的心中情感,但林首长写这个“专栏”的本意,按栏名来看,好像是要谈槟州的大格局,宏观发展概况,让人民知晓槟州在首长的领导之下,迈进的大方向,正因为如此,许多关心槟州在民联的治理之下的前景者,纷纷追看《槟城在望》,可惜完全没望到槟城的未来,却看透林冠英的本质。

曾有部落格对林冠英写作技巧深感兴趣,帮他统计一篇文章中,用了多少个我自。而《槟城在望》的忠心读者,想必对林冠英特别喜欢写“我”而印象深刻。

这里进一步给林冠英对“我”字的迷恋,来个抽样调查。从他四年来所写的文章中,每一篇七八百个字文章中的“我”字果然多得惊人。其中部分文章的“我”字数量如下:

《行政失误?》(19个我);《死不道歉》(27个我);《绝望的山寨版》(30个我);《人前做对,人后更要对》(22个我);《免费wifi让新闻不沦丧》(19个我);《无意争论》(22个我);《我如履薄冰》(22个我);《下半旗的改变》(33个我)《不倒的神话》(21个我);《何苦为难女人?》(22个我);《看不惯的发型》(24个我)《“拜”票?》(23个我);《我是不是“傻瓜”?》(30个我);《你结婚,又关我事?》(25个我)《我“不够班”?》(25个我)。

根据当代知名的领导学专家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其著作《选民进化论》(Won’t Get Fooled Again)里,描述自恋型领袖的许多负面领导症状,出奇地与林冠英迷恋“我”的状况极为相似。

南方朔在《崇祯并发症:自恋型领袖的误国》一文中,指出崇祯皇帝自恋自大自以为是,乃是自恋型的领袖走向疯狂的极端代表。他认为,那种领袖只爱自己,不爱任何他以外的别人,永远活在自我的良好感觉 里,相信自己永远不会错,责任都在别人。当一个国家出了这种自恋型的领袖,老百姓只有「挫咧等」的份了。

自恋型领袖的症状包括喜欢刻意表演自己的一些专长,他总觉得自己永远对,都是别人误会他、嫉妒他、中伤他;他看不起别人,总认为别人没什么,他贡献最大;他的语言里,最常出现的是「我」这个字;他没有同理心也不想有同理心;他不需要了解别人,只要别人了解他;他喜欢用道德语汇自我包装,显示完美;他不信任别人,只相信小圈子亲信;他拒绝别人分享成功,也拒绝承担过失;他的决策草率但都有理由;他从不肯定下属,只要下属效忠。

阳明大学荣誉教授刘家煜指出,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心理病理现象,而我们所处的正是自恋症(narciss-ism)流行的时代。

希腊神话曾描述一位俊美的少年,面对着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欣赏自己的影子,终至于憔悴而死。

《槟城在望》专栏,正是林冠英的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用文字欣赏自己。报界跟她处得久了,匿称他是"英神",正是对这位自恋型领袖最"抵死"的封号。

林冠英槟城无望 写专栏当写日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收集他发表在《星洲日报》专栏“槟城在望”的文章,集结成书。原本要光耀门楣,却有山寨版的“槟城在望”,结合38篇"记者眼中的林冠英"出来抬杠,细数他的不是。

林冠英自我安慰称,就是因为“槟城在望”好卖,才有山寨版出现,一语双关,他也同时嘲讽其他行动党领袖,包括他父亲林吉祥出版的的著作不好卖,所以没有出现山寨版。

选民如果能通过林冠英支持的报章,得知一州之首在专栏中谈谈槟州的宏观发展趋势倒是不错的主意。但是,选民追看其专栏几年来,无不发觉林冠英写的无非是个人感情生活,例如他的发型变化,保镖被调走等等私人情仇家事,与槟城人民福祉更本没有关系,与国家社会发展毫不相干。而这些芝麻绿豆小事,往往就是林冠英自诩的政绩。

因此,专栏取名“槟城在望”,望来望去,所写的东西都离不开林冠英眼前三尺看得见的东西。远一点,未来的,他什么也无法预见,读者无法望到槟城的未来,只能看到林冠英描写他的新发型。“槟城在望”,就让人觉得货不对办,"槟城无望"。

在《回家》中描写读者怎样安慰他;在《让路》中描述他如何安慰王国慧;在《贴身保镖》描写他的贴身保镖被调走后如何地震惊;在《好“警”不常》中强调槟州总警长主动致电向他汇报警方行动;在《我“不够班”?》中自我吹擂他乘经济舱及办公室厅沙发椅破烂如何威水;在《我是不是“傻瓜”?》中写他已经咳嗽超过十天等等。

这是小妹妹写的体材,林冠英到底是在写专栏还是在写日记、写部落格?如果是写日记,栏名改为《冠英在望》就比《槟城在望》贴切得多。也许,他缺乏宏观思维,没有将相之才与人分享槟城的宏图愿景,转而写写心情点滴抒发心情,让心理取得平衡。

名人写心中感受、家常私事确实能吸引读者,因为公众普遍上有偷窥名人内心的欲望。但把专栏当日记簿来写,就浪费《星洲日报》宝贵的栏位了。

现在上网,架设部落格不必花钱,《槟城在望》应该转移去部落格写,分别只是写部落格没稿费而已。全槟州人人皆可通过免费wifi上网了,不怕没人阅读。

至于稿费,堂堂首长,住得起百万豪宅,还在乎那点钱吗?

 

独中是变种还是绝种?(上)/林怀龙

我于8月22日在本版发表拙作“独中目前会变种吗?”。当天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在关丹开办中华独中的批文在报上曝光,我看了吓了一跳,怎么教学媒介语是国文,这还能算是华文独中吗?

我发表那篇文稿时的想法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任何部长或教育官员能使华文独中的本质改变。

华文独中存在但不增加

感谢我的学生陈强勤硕士,将网络上黄集初硕士所搜集有关我国教育政策的资料转发给我。

我阅读之后才发现到所谓华文独立中学(SEKOLAH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早已绝种(不能再增加),而只是保持原状。我现在抄录黄集初硕士所搜集的以下资料以供参考:-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Sesuatu institusipendidikan yang menawarkanprogram pendidikan peringkatmenengah yang menggunakanbahasa Mandarin sebagai bahasapengantar untuk menjalankanprogram pendidikan yangdikawalselia oleh MalaysianIndependent Chinese SecondarySchool(MICSS)ExaminationBoard.这就是说华文独立中学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而其教育计划则是受华文独 中考试局监管。接下去的条文规定全马60所独种即不可减少,也不能再增加:

“Bilangan SMPC yang sediaada sebanyak60buah dikekalkan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

以上条文可能是在1996年,教育法案修正以后的产物。我相信教育部副部长或是在任的独中人士,尤其是华教界最高权威机构董总不应该不知道这些条文的确实存在,或者是某些教育官员所杜撰。

1996年修改1961年的教育法案时,华社及华教人士只注重在废除教育法案第21条B项,“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时将国民型学校改为国民学校”的条文,而没有注意到对华文独中的阐释。

私立教育机构与华文独中

或者,当时华社可能认为华文独立中学只要不被减少就行;又或者因为华教问题太多,董总和华社为此疲于奔命,而不能关注到所有的问题,结果忽略了这项阻碍设立新华文独立中学的条文。

教育部提供给申请者申请开办“私立教育机构”的表格中并没有申请开办“华文独立中学”

的表格。因此,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相信是用教育部申请开办“私立中小学校”的BPS-1表格申请。

课程是根据国家课程,批文中第8项注明教育部有被告知,该校将教导国家课程以外的其他科目。

批准人可能了解华社意愿而开拓法律条文以外的伸缩性范围。

根据上述的条文,除非条文中…“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这个句子被删除,再增设华文独立中学的申请表格,否则我们华文独立中学已经不可能再增加。但修改法案是 国会的权限,部长或教育官员无能为力。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状,我们华社特别是董总,应该强施压力,促请执政党修改法案或法案所附带的上述条文;或者 促情民联公布他们执政后对这些教育问题的处理办法,是否修改法案以解除对发展华文教育的限制。

目前国阵已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对华文独立中学的增办或是对整个华教的政策只是保证存在,而没有提升的计划。

我们希望民联能有明显的表态。如果政策法案没改变,即使民联执政,教育部长或教育部官员也必须依照现有法案条文办事。华社特别是华教的守护神董总,应该明了这个事实。

Suaram要被灭口?

《当今大马》9月19日,《斥未对付潜艇与养牛案公司· 行动党抨打压人民之声灭口》的标题。乍看之下,令人震惊,真有人要杀人灭口,谋害人民之声的人吗?

人民之声事件,怎么看,也不至于发展到有人要“杀人灭口”的地步!

阅读文章,原来里头整合林冠英与张念群针对人民之声事件发表的文告。《斥》文写道:『张念群批评国阵政府正全面利用所有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她说,国阵利用警方和反贪委会采取选择性的提控行动已经不是新闻,现在连公司委员会也成为国阵“灭口”的工具。』

【灭口】谓将人处死。《新唐书·王义方传》:“杀人灭口,此生杀之柄,不自主出,而下移佞臣,履霜坚冰,弥不可长。”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灭口】的定义是:为防止泄漏内情而害死知情的人。

张念群要把公司委员会或中央政府抹黑成杀人凶手也罢!毕竟行动党仅存的本事,就是一张不负责任的大嘴巴。

但《当今大马》却取【灭口】当标题,表面上哗众取宠,实际上却显示《当今大马》已经沦落为党报,逐渐行动党化。

 

倪可敏: 5大建议留住人才

霹行动党呼吁政府反省和检讨,为何大马年轻一代在自己的国家看不到未来,导致愈二百万国民离乡背井远赴他乡尋找自己的前途。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财政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指出,政府目前劳师动众的做法根本是本末倒置,政府一天不修正种族偏差的政策,国民根本就不可能感受政府施政的〝公正与平等〞,这才是留住人才的关键否则一切只是纸上谈兵。

政府在1990年代曾高调推动专才回流计划,虽然吸引了94名科学家回国,但是由于政策没有修改,最终只有4个人留下來,如今当局的做法又是換汤不換药,令人遗憾。

自从国阵1970年开始实行种族固打的新经济政策,在我国看不到未来的各族人才外流人数就达到愈二百万人,其中35%更是高学历的专业人士,这使到我国损失的人才资本就高达至少数百亿,对此悲哀现象,执政55年的国阵实在应该好好反省和检讨。

5大建议留住人才

倪可敏建议政府废除土著与非土著政策、承认独中统考、制度化发展母语教育、工程公平公开召标及公平彔取非土著担任高级公务员以克服人才外流的危机。政府 应该向印尼学习,公佈废除土著与非土著政策,让全体国民共同拥有同一个身份,因为以膚色区分国民的做法不但早巳过时、也伤害国民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