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意孤行废除死刑失民心 赢了选票去保护一小撮亡命之徒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日前宣布,内阁已议决废除死刑。此消息一出,许多民众都表示不满,认为废除死刑等于轻惩犯下滔天大罪者。杀人者、贩毒者应该以命抵命,才能有效地消除人们的心头之怒。希盟政府一直口口声声说他们听取民意,但为什么在这事件上,他们表现的很固执,一意孤行?即便面对民众极力反对,刘伟强仍说,政府在做决定前不会展开公投。希盟还需要听民意吗?
 
废除死刑让民众感到担心,认为这会助长犯罪,因为那些犯人都知晓,即使犯下再严重的罪行,他也不会被判处死刑。根据调查显示,杀人案最高的十个国家,有死刑与无死刑的国家各占一半。排名第一的洪都拉斯,这个国家早已经废除死刑,但该国的杀人案件还是层出不穷,目前排在全球第一!是不是因为没有死刑而使得杀人犯猖獗?
 
尽管民间出现反对政府决定废除死刑的声浪巨大,但是才上台不到半年的希盟政府却一意孤行,把民意视为“狗屎”的霸权政府,如今也让全国人民看清楚了!为何该废除的种族性政策,官方机密法令,大专法令,却不赶紧废除?
 
既然犯了死罪不必死刑,甚至可以免费在牢里吃住30年,有人在走投无路时可能会选择有死刑的重案来犯,目的就是要制造机会入狱享受30年免费住吃,老百姓被迫缴税供养这些恶人。对绝大多人民来说,即使新政府可以提出千万个理由来合理化这项废除死刑的新法案,都无法消除人们的忧虑。变天后的新政府,该做的不做,收费站不废除,马币继续贬值,为何没事做将废除死刑的长远问题当作要务?
 
掌管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表明政府决意要废除死刑,是因为政府同意签署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1948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废除死刑是公约的目标。若然,中央政府是否更应该遵守国际公约,即刻废除所有违反MA63建国的国际契约阐明砂拉越权利,即刻恢复砂拉越是建国三邦同等地位和归还100巴仙石油和天然煤气权益?
 
当人民的命都不保的时候,希盟还谈什么政治改革?改朝换代的目标原来是要牺牲绝大多数人民的保命权利,去保护一小撮亡命之徒的,最终把老百姓最后的一张保命网也撤除掉?
 
如果希盟政府一再强调1948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那么政府就应该落实公投法,因为这也是阐明所述人权宣言还政予民,凡涉及众多人民的议题交由人民公投决定。为何在野时口口声声要求政府对重大决策进行公投的行动党,现在只会向霸权主义低头?

大学预科班华裔只占5% 空谈“救国”搞种族歧视国

(真相网 / 张达昌)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日前说,2018/2019年大学预科班中,共有46.88%来自非土著申请者不被录取,其中30.8%是持有大马教育文凭的华裔毕业生。马智礼于10月15日在国会下议院,以书面回答公正党昔加末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山达拉的提问时,这么说。此外,马智礼说,在2018/2019年大学预科班中,教育部录取的学生当中,华裔占4.91%,印裔占7.57%。“87%录取生为土著,0.52%为华和印裔生以外的非土著。”
 
印裔比华裔多,什么原因?华裔表现大倒退,印裔大跃进?张念群是否应该向华社交待缘由?
 
犹记得今年7月间,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说,官员接到教育部长指示增加1000个额外华裔生名额后,已马上以电话联络方式,通知获录取的学生前来报到(教育部自夸是为贫困华裔子弟捎来一份大礼)。增加了1000个华裔学额,华裔仍然只占4.91%?为何张念群当时只敢宣布大学预科班的华裔生额外名额录取名单已出炉,并敦促获得录取资格的学生们尽快报到,而不敢公布华裔的录取巴仙率,原来华裔录取率只有区区的5%,所以必须加以隐瞒?
 
张念群在7月说,她接任副部长后,当下的任务除了处理华小课题,也包括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大学预科班名额的课题。如今教长公布的2018/2019年大学预科班只录取4.91%华裔,是否张念群“处理”后的成就?
 
为了同化国民,马哈迪强推宏愿学校,要在小学就要不分肤色,迫华小走上变质之路,到了大学预科班就看肤色选人进,根本就是水煮青蛙,一切以马来人为优先的教育制度,民主行动党除了满意4.91%的华裔录取率,默默接受华裔学子的权益被剥削,还敢站出来为华裔学子出头吗?张念群还敢谈绩效制吗?
 
换了政府,土著生的成绩越来越好,其他族群越来越差?如果以固打制度,那华裔子弟也该有25-30%学位,为何只有凄凄的4.91%,比印族还要少?
 
火箭和公正党的大大,什么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都是一家人?改朝换代,换来的是剥夺华裔子弟的教育权益?自诩公平的火箭为何变成哑巴了?
 
就算是要以百分比来分配的话也应该是70:20:10 吧!怎么会是现在的 87:4.91:7.57 呢?
 
如果不是公正党昔加末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山达拉的提问,华裔可能永远被蒙在鼓里,一心以为变天后天都亮了,以为救国后,教育部不再搞种族歧视政策了,以为行动党真能在内阁平起平坐,有权有势,可以改变大局了。
 
岂料原来是华裔一厢情愿,犹如鲜花插在牛粪上,华裔学子仍然没有获得平等的对待,教育部仍然以肤色来录取变天后的大学预科班的学生,令支持希盟的华裔大失所望,大吐苦水,谴责希盟过桥抽板,忘恩负义。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说,基于大学预科班仅开放10%名额让非土著申请,许多非土著生即使成绩优秀及符合资格,也无法入读。这些种族歧视的教育制度,张念群还敢提议加以废除吗?

敦马老调重弹华人富有论  被骂到脱裤希盟粉丝梦醒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老调重弹发表华人富有论,指我国种族之间贫富差距必须取得平衡,这样才能创造出一个稳定与和平的国家。结果引起中文媒体及社交网络读者的极大反弹,被华裔骂到脱裤,而希盟粉丝也纷纷梦醒,惊觉原来马哈迪一点也没有改变。以马哈迪的旧思维治国,大马将开倒车,根本无法实现希盟承诺的政治改革。
马哈迪在英国查塔姆研究所发表演说时强调“如果种族之间的贫富差距太大,一个种族富有,另一个种族则贫穷,那么就必须减少这种差距。这不是在歧视华人,但是事实上,华人在我国是很富有的,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减少这种差距,将会引起不稳定局面。”马哈迪的言论随后引起网民围剿,《中国报》读者留言指出“我看中国报网页这么久,从来没看过有这么多华人读者积极参与个人留言。而且大多数是非常不满我们首相老马对华人偏激的言论。我真诚希望中国报主编们,能把这些留言呈交给相关部门(特别是行动党和公正党),让他们知道我们马来西亚华人不是天生天养的,更不是任人打压和欺凌的。”
现在华社要面對一个更大的困境,因為自称代表华社的馬华己经失去大部分华裔的选票,而被95%支持上台的火箭党却自宮去蛋,说自己不是华人是代表馬來西亞人,至今尚未敢开口维护华社利益,导至现今华社两头不到岸的困境。
大选前,许多华裔把马哈迪当救世主来拜,受骗了之后,现在不少选民开始醒觉,改易另外一种形式来 “拜”!不满华人富有论的华裔选民反击道 :“509 你再當首相時,我們華人是多么的興奮激昂, 以為你是大馬的救世者!誰不知百日剛過,你的极端种族思維的腦袋,又開始運作起來了!當年我們華人的祖輩來到這裡,可說是一無所有的,如果不是我們的祖輩打拼工作到無日無天,那來的今天的成果!當時我們的祖輩,有哪一位不是靠努力工作而得口飯食的!但今天你他媽的老不死說大馬的財富,分配不均,拐杖族活在貧窮底下, 這難道是我們華人的錯嗎? 新經濟政策已經執行了將近四十年, 政府一直都在使用政策法令來剥削我們華人的基本經濟權益, 但最終拐杖族還是扶不起來, 難道是我們的錯嗎?我已經把對你那份敬仰,變成了咀咒了!我想!和我一般的華人群眾,應該大有人在吧!”
前世华媒体集团执行董事及星洲媒体集团董事经理黄泽荣撰文《解开症结:走出扶弱政策的误区》指出,如果投放国家资源于扶助各族弱势同胞(按敦马的逻辑,华裔应该佔得不多,马来裔同胞会佔多数),压根底儿就不存在着所谓“歧视”其他社群,不只没毛病,也没偏差。令人忧心的问题在于,把大量国家资源配置在种族扶弱计划上,再加上赋予优惠和特权,不管是揠苗助长,还是授之以鱼,以喂食手段遏制觅食竞存的能力,长久如此,必然将特定族群的竞争力大为削弱。世界越来越竞争,竞争力若持续退化、竞争本能若再萎缩多48年怎么办?再下一代的下一代会发生什么状况?
前巫统,后土团等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领导者都深知要稳固政权便要讨好马来人 ,尤其老马更深识个中三昧 ,故种族牌以前和现在都是新瓶装旧酒 ,了无新意。藉古鉴今本来就是千古不易之理,奈何今人似乎不用历史,只要做千秋大梦。

希盟政策剥夺其他种族权利   边缘化马来西亚非马来人

(真相网 / 林敬祥)早前马哈迪医生在大选前已表示,若执政将举办“土著大会”,来探讨土著权益发展。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已在策划这项土著大会,并表示将探讨土著的经济地位,尤其土著在上市公司的股权分配。如今马来经济行动理事会(MTEM)抓紧机会促请希盟政府保留土著经济议程为国家议程。希盟在大选前口口声声以民为本,强调人民经济议程,然而,自从希盟被马哈迪骑劫后,自甘堕落的行动党及公正党也变成“土著至上”政策的拥护者。
马来经济行动理事会展开的一项调查研究发现,我国人民对国家经济的信心已下跌2.7点至第三季的36.6点,而最忧心仲仲的群体为土著和低收入者。这项研究的用意明显在于合理化马哈迪的扶持土著及慕尤丁的马来人优先政策。
2013年9月《每日新闻》社论指出,政府宣布强化土著经济的五项策略,以缩小马来人和土著与其他种族间的经济地位差距,任何人都不应质疑政府的做法。当时,行动党与公正党借严厉谴责国阵政府的土著议程剥夺其他种族权利。行动党领袖林吉祥更指出,政府的土著议程忽略了先前提出的“新经济模式”,带领大马人民走出中等收入国的政策。
同年,林吉祥甚至质询时任副首相慕尤丁和所有内阁部长,他们是否准备宣布他们是以“马来西亚人优先”以及他们的种族居次。强化土著经济议程显然是纳吉在2009年4月上任以来,双管齐下地否定了他本身所制定的两个最重要政策,即分别为:(一)在新经济模式下承诺一个基于扶弱计划改革的需求和价值,不分种族地提升40%的低收入家庭的生活质量;以及(二),以没有任何群体会被边缘化为基础的公平概念,并且在需要和价值的基础上提供支持和机会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
林吉祥强调“纳吉当初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是建立在一个马来西亚原则之上,即在马来西亚建国政策当中,还有经济丶政治以及社会组成等方面,马来西亚人皆以国族身分优先,种族丶宗教丶地区或社会经济地位的身分居次,但是,强化土著经济议程根本就是一个马来西亚政策惨败的注解。
林吉祥是否敢重申他说过的“强化土著经济议程边缘化了马来西亚内的非马来人,因此必定会失败”?
行動黨全國署理主席陳國偉曾指出,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宣佈一系列強化土著經濟的新計劃和新策略,已違反一個大馬“以民為本,人民優先“的口號,因為這項計劃將構成嚴重的偏向單元種族及產生不公政策。
陈国伟今天敢以同样的标准来检视马哈迪的土著经济议程吗?
行动党以前建議設“平等機會委員會”,说政府官聯公司是人民公司,其業務宗旨應確保不分種族,讓全民受惠。
现在呢?行动党做了政府就接受將構成嚴重的偏向單元種族及產生不公政策?

国际美食展变禁猪肉極端展  火箭自我矮化让华人失望

(真相网 / 林敬祥)希盟执政不见落实开明政策,反之却比回教党更加极端。日前,甲国际贸易中心“国际美食展”的7个摊位,因为售卖猪肉食品,被汉都亚再也市议会指示关闭,被令关闭的摊位包括肉乾摊、泰国烧烤摊、猪肉汉堡摊等。令受影响业者大感不满。然而,以前英明神武的行动党领袖却消失无踪,让华人失望。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亚依淡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马六甲州政府针对国际美食展摊位因售卖猪肉食品,被下令关闭的事件作出道歉。甲国际贸易中心总执行长阿都华合道歉,主办单位协议赔偿,但在甲州拥有最多议席的行动党不必问责? 州政府不必承担责任?展覽会禁售猪肉产品的原则性的东西賠偿了事?行动党企图以“小拿破仑”,说“这些小官很多都是前朝政府留下来的”来撇开责任,划清关系,但是,市议员主席是希盟州政府委任的官员,市议员是希盟政府委任的,不是民选的,为何做了缩头乌龟,不敢担当负责?
希盟上台后,竟然继承了回教党那种窄狭的思维,大会是否放错名称了,什么是国际美食,没有猪肉食品还配叫国际吗?一个由偏激、零包容和排外的思想主义,所掌控的国家,永远成不了一流的国家,也成不了受他人尊重的国家。
欧美中澳日韩,有那个“国际”先进国家的人不猪肉的?这叫多元种族文化吗?还国际美食?华人国州会议员去了那里?难道要比有马华和民政时更让华人失望吗?顾客群90%是华人的国际美食展变不能卖猪肉,是否應該改名稱,称为“馬六甲國際極端宗教美食展 !”
来自麻波的参展的业主指出,今年已经第二次参展,之前曾在一些地方参与美食展,都不曾发生这种事,这次是第一次;每次参与美食展都会放“非清真食品”的告示牌,这次也不例外。我们也只是找三餐吃,做么要这样对我们,没开摊让我们损失很多,我们又要找谁负责。放了“非清真食品”的告示牌仍然被封档口,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前朝时代,火箭领袖会如此沉默吗?
希盟执政后,行动党行政议员的有绝对的权力来行驶政策,开除所谓的小拿破仑,否则就是包庇纵容宗教极端政策,这跟前不前朝没关系。马六甲是重点旅游州竟然发生如此遗憾的事情,行动党领袖为了封拿督,再也不敢出来面对?

马哈迪说大道收费不能废 行动党部长在内阁当花瓶

(真相网 / 林敬祥)废除大道收费站是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其中一个竞选承诺。拿督斯里安华也说,倘若民联执政必会废除收费站。 然而首相马哈迪现在却违反承诺,说要求高速大道不征收任何过路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结果,网民群起围剿马哈迪,嘲讽马哈迪“你之前所说全部都是骗人的,我对你们希盟失望了,还搞什么国产车,这边又说救国,骗人民的选票,下一届休想我会投给你!”
 
马哈迪甚至厚颜无耻说:“我们制定竞选宣言时没有想到会执政的,现在我们执政了,这个竞选宣言却是一大负担。”这不就是承认希盟的竞选宣言是一纸谎言,纯粹为了骗取选票的骗局吗?
 
扬言希盟竞选宣言是希盟四党共识的安华及林吉祥,若不敢纠正马哈迪,是否应该站出来向人民鞠躬道歉,承认希盟根本就没有就其竞选宣言取得共识?
 
马哈迪强调,他曾表明希盟政府需要检讨竞选宣言,因为当中一些承诺一旦推行就会耗损国库。马哈迪在大选前就曾说过,取消大道过路费是行不通的,并直言未必能遵守希盟宣言的承诺;傀儡财政部长林冠英则指出,希盟政府只有在我国经济好转后,才能落实废除收费站的承诺,并强调肯定会废除收费站。何时才算经济好转?十年,二十年,六十年?马哈迪说高速大道不可能免费使用,林冠英说“肯定会废除收费站”,谁说了算?
 
马哈迪的“大道收费不能废”政策,若不是内阁的决策,内阁成员不就是当家不当权的花瓶吗?为何马哈迪可以超越内阁,擅自决定重大的政策?承诺废除南北大道收费站,以及废除加叻大道收费站的行动党领袖,为何如今变得像温顺的猫咪一样沉默?
 
重温私营化大道的历史,就会发现所有的私营化大道都是老马发起的来养朋党的计划,当然不能废除。现在政府的钱就是要拿去做国产车3.0养朋党,让人民受苦。当年南北大道造价59亿,奇怪的是,政府补偿南北大道已过200亿,而且收取的过路费已过363亿,老马应计一功。
 
潘儉偉曾指出,廢除大道收費站只需250億令吉,而非國陣政府指的2310億令吉,然而日前希盟工程部長卻告訴國會,廢除大道收費站是非常困難的事,因政府將需承擔高達4000億令吉費用,這也遠比國陣政府過去公佈的數額更高。潘儉偉是否应该站出来坚持他所说的“廢除大道收費站只需250億令吉”?
 
潘俭伟在2010年建议,政府应该先通过国库控股修改南北大道的特许经营权条件,同时为脱售南北大道公司采取公开招标,以达致双赢的局面。如今的潘俭伟及行动党部长,若当家又当权,为何不敢重复他的建议?
 
林冠英在大选前放话,一旦希盟下届大选执政,将废除南北大道收费站!去年,针对何时废除双溪育收费站一事,林冠英说“我们曾于2008年后致函要求中央政府废除该站收费,但中央政府非常不愿意。”他反问马华,“我们没有中央政权要怎么做,你们有中央政权应该去做!”
 
林冠英及潘俭伟如今有了中央政权,为何也不去做?火箭有中央政权,所有做不到的承诺,全都以“国债”为借口,希盟辨不到事,不要信口开河,还講竞选宣言不是聖旨,人民受骗,外资嚇跑,經济,马幣挫跌,还要增加新税收,無形向人民开刀,民生水深火熱,担子越来越重。经济那里有机会好转?

马哈迪要证明大马人才是笨蛋 舍近求远弃聘本地人才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批评希盟政府,在国库控股董事委任一事上自打嘴巴,另反问政府为何舍近求远,放弃聘请本地人才协助管理。魏家祥强调“事实上,我国有许多经济人才遍布世界各地。政府为何舍近求远,宁愿聘用外国人,也不考虑身在国外工作,例如新加坡的大马经济人才?”

非常讽刺的是,2014年12月,敦马哈迪曾经高调批评我国聘用外国人担任马航的执行人员是,证明马来西亚的人是笨蛋。当时,马哈迪揶揄,因为马来西亚人愚蠢(bodoh),无法妥善管治航空公司(马航)而导致亏损,正符合了“愚人自愚”的意思,因为他本身在任首相期间,马航也已开始亏损,他却做不了什么来协助马航。

魏家祥在脸书贴文表示,内阁曾于7月11日议决,国州议员不能担任国库控股的董事。他指出,根据国会答覆,内阁在今年7月11日议决,国州议员不能担任国库控股董事。“奇怪的是,首相(敦马哈迪)最终自委主席,并委任(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出任董事。”魏家祥指出,最该管理国库控股的财政部长林冠英最终却不受委,进而造成财长沦为只管如何省钱,不管如何用钱的局面。

众所周知,印尼已经的将成为东南亚的首选投资国,因为印尼的新总统推行了中庸政策而容纳了各族人才,华裔也能出任雅加达市长高职。但是,在马哈迪眼中,只有马哈迪、土著及其亲信才是人才,行动党的财政部长只能负责在财政做会计,负责省钱,没有权力用钱。

马哈迪一再强调政府现在非常缺钱,因为大量公帑用于偿还贷款。他说一旦政府口袋有钱,大马将保送更多学生出国留学,并召在海外的大马专才回流。口口声声说政府口袋没钱,国库控股却有钱要聘请外国专才,而不是聘请在海外的大马专才回国服务?马哈迪这是要证明大马人才是笨蛋,希盟政府也是苯蛋吗?

马哈迪早前放话要让国库控股重回原本的路向,专司扶持土著。国库的净资产成功从2008年的337亿令吉,在去年底增加至1156亿令吉。国库控股就如大马主权财富基金,角色如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一直定期为政府提供红利,也是我国各行各业的重要战略性投资公司。为何马哈迪上台后就把国库控股的角色改变为“专司扶持土著”?

魏家祥表示,希盟政府有意重新定位国库控股的角色,恐使国家的私有化和朋党主义复辟。国库控股不是全民的?专司扶持土著,民主行动党也沉默接受,证明行动党已经变质,成为内阁的哈巴狗。

指童婚个案是两情相悦结合 旺阿兹莎你回家去煮饭吧!

(真相网 / 林敬祥)吉兰丹早前再出现童婚案件,一名养育13名孩子的父母因经济困难而将15岁的幼女嫁给一名44岁男子为第二任妻子。《马来邮报》的新闻“副首相:第二起童婚个案是两情相悦的结合”,内容令全民无比震惊也难以置信。报道引述副首相旺阿兹莎的谈话:”在我的官员亲往调查后,发现他们是彼此相爱,下嫁的女生同意了这桩婚事。”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强调童婚不仅违反了国际公约,同时损害女孩的生活权益并构成女孩的成长障碍。“我也必须提醒副首相莫忘本身作为一名决策者,就有义务确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订,都能有效保障各个所需的群体,这也包括儿童在内。”

旺阿兹莎冷处理国内的童婚事件,是令人遗憾的。她先是摆明中央无法插手州法律及伊斯兰教法庭,再来是福利部官员回报童婚是「你情我愿」,显然都在推卸责任,不愿正视及立法解决童婚问题。扬言改革的希盟,尤其是希盟的妇女部长,理应重视童婚现象,并且以行动向全民及全世界明确表达反对童婚的立场。

国民普遍上强烈反对任何形式和理由的童婚,这毕竟违反了国际公约。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第16(2)条文下,童婚是不被许可的;同时,童婚也抵触《儿童权利公约》中,赋予孩童的生活、健康与受教育的权利。

醒副首相莫忘本身作为一名决策者,就有义务确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订,都能有效保障各个所需的群体,这也包括儿童在内。她不该在童婚的课题上疏于职守,单凭未成年者所谓的“同意”做定案,否则,她将必须承担因此对她和社会所带来的后果。火箭的支持则质问“杨巧双及章瑛怎么讲!她们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要维护女人和小孩的权利吗?”

普门杂志总编辑沈明信在其面子书向旺阿兹莎呛声“你关心丈夫的冤狱,你关心丈夫的相位,你是一名好妻子、好母亲,也却勿忘了你是马来西亚第一位女性副首相,同时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你应该是马来西亚所有幼童之母。你为了宗教的洁净,一只手戴手套,一只手拿扇子。东方社会对于慈母形象,中华世界有观世音菩萨,马来世界有大地之母Ibu Pertiwi;观世音菩萨千手千眼,为了救度众生;你有两只手,手上的手套及扇子,怎么看都只为了自己。男人应该娶一个像你这样的老婆,做儿女的最好有一位像你一般的母亲,但马来西亚人不需要一位像你这般的政治工作者。你回家去吧。”

作为人民代议士不为人民做主,作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却不保护儿童的福利及权利,作为副首相,却没有展现副首相以民为本的素质,手套及扇子,比较适合厨房使用,人民不需要这样一个只为自己家人权位斗争的政客,旺阿兹莎,你应该辞职,回家煮饭去吧!

黄德被火箭报读者嘲讽   哪些年说好的“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呢 ?  

(真相网 / 林敬祥)2013年的第13届大选前夕“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恫言,如果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后,莱纳斯稀土厂仍然未关闭,人民将走上的最后一步,就是亲手把稀土厂烧毁,以维护众生的健康与安全。
黄德那“亲手把稀土厂烧毁”的豪言,至今仍成为全世界的笑话。澳洲驻马最高专员安德鲁哥列兹诺维斯基(Andrew Goledzinowski)在近日出席一场由莱纳斯举办的社区下午茶环节时表示,关闭莱纳斯将是一场悲剧(tragedy)。我想向他表明,若我们放纵企业赚取盈利而对污染问题视若无睹,这才是马来西亚人尤其关丹社区的悲剧。
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发表声明说最高专员恫言关闭莱纳斯将导致澳洲投资者撤资,实在是侮辱马来西亚人民的智商与尊严。然而,扬言“亲手把稀土厂烧毁”的黄德,即时做了政府四个月,却不敢“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只会发文告反驳最高专员,有什么用?
黄德说“据我所知由能源科艺环境部长计划以调查莱纳斯的执行委员将于近日成形”,黄德做反对党时,不必调查就决定“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做了政府反而还需要调查纳纳斯?这不是在打太极,忽悠选民吗?
黄德在文告中自己说“在2013年,共120万名马来西亚公民签署了要求关闭莱纳斯的联署,它乃是基于诸多让人担忧的理由,包括,不遵从法律管制,国际标准及最佳模式,缺乏透明度,及极度可疑的审批过程。他还提供六大理由 ,包括莱纳斯并未遵从马来西亚内阁于2012年颁发的指令,即把所有废料及以废料制成的产品统统运出我国。批准该厂运作前并未与人民协商。.莱纳斯与原子能执照局并无向公众提供或公开永久废料储存槽(PDF)的详细计划,包括该储存槽的预定位置。莱纳斯只做了初期环境影响评估报告(Preliminary EIA),然而在澳洲他已需要执行完整的环境影响评估,社会影响评估,以及成立一所实验工厂。莱纳斯竟被给予十二年的免税期。莱纳斯所留下的废料必将为当地社会与马来西亚政府在环境,社会,及健康三面留下沉重的代价。
莱纳斯的罪名如此多,所以选民大力支持黄德“亲手把稀土厂烧毁”,正如彭亨州选民大力支持文冬希望联盟列为竞选宣言第一条:废除加叻大道收费站被,文冬希盟在主席黄德带领下,誓言改朝换代后,要实现文冬人来回吉隆坡不用再给一分钱的梦想。结果呢?火烧莱纳斯,变成调查莱纳斯,而文冬人来回吉隆坡不用再给一分钱的梦想,已经成为幻想。
连《火箭报》的读者都再忍不住在这行动党喉舌报的脸书嘲讽黄德,读者质问“做了政府还不能解决吗? 那做来做什么?”;“哪些年说好的火烧厂呢?”;“黄德不是说要烧掉它的咩?买不到打火机是吗?”

企图政治化大马国家通讯社 火箭政治委任被打嘴巴

(真相网 / 林敬祥)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丹斯里莱士雅丁认为,聘用《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有欠妥当,因此劝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重新考虑此项安排。根据“当今大马”报导,莱士雅丁形容,委任旺哈米迪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对方或政治化这个国家通讯社。

林冠英于2018年5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文告,宣布希盟联邦政府将让媒体免于恶法,废除压制媒体的恶法与政策。结果呢?马哈迪宣布《官方机密法令》必须加以保留,废除《印刷与出版法令》的承诺再也没有下文。如今还要政治化国家通讯社。

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主题是“媒体、公义与法治,继续监督政权”,林冠英当时说这非常切合第十四届大选的现况,因为马来西亚媒体已经被压抑与控制数十年,无法有效的扮演监督的角色。如今希盟执政,为何委却拥有政治背景的《火箭报》前总编辑旺哈米迪领导“马新社”,企图压抑与控制国家通讯社?

林冠英在国会做反对党时也强“一个自由的新闻媒体最重要的是能提供一个公开的场域给所有的政治阵营人士及相关利益的公众向掌权者问责。因此本届大选,是一次改革立法体系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的良机。”然而, 希盟执政后,非但没有“提供一个公开的场域给所有的政治阵营人士及相关利益的公众向掌权者问责”,也没有“改革立法体系禁止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反之却违反承诺,通过政治委任,把《马新社》当作《火箭报》来办,如何专业?新闻自由如何得以实践? 连土著团结党也加以反对,火箭领袖不觉汗颜吗?

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曾质疑道:我们支持在野党,在野党就一定支持新闻自由吗?竞选宣言有多少可信?国阵2004年承诺的“警察特别委员会”到今天还在跳票就不用说了,对不起,在野党的纪录也没有太好。

黄进发强调,替阵1999年(当时包括行动党)、2004年的竞选宣言都要求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请问7年来丹州、前5年丁州的替阵州政府向政府曾有那么一次向联邦政府要求过吗?(那不是州政府权限?呵呵,刑事法和铸印金币什么时候是了?)《印刷与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对任何执政者都那么好用,如果在野时连演习废除都舍不得,当朝时为什么要自废武功? 到时候要拖还想不出理由吗?“

莱士雅丁强调“我们之前也说,别委任政治人物进入特定的机构,而这是个全国性的机构。聘用一名明显代表政党的人士,意味我们自打嘴巴。”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非但自打嘴巴,还被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丹斯里莱士雅丁打嘴巴,足见民主行动党已经变质,不再捍卫新闻自由,不再谈改革立法体系,当官后,就迫不及待钳制媒体与个人言论自由,甚至不惜令马来西亚国家通讯社失去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