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化拨款华教独中泡汤 希盟食言独中被边缘化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董总和教总重申,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希盟大选宣言中的承诺,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不应该失信违诺。因此,董总与教总促请希盟政府尽快实现大选承诺,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方符合有诚信和负责任政府之所为。但是,教育部长却忽悠华社,声称此事不能仓促做出决定,需要征询各造意见,需要成立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探讨承认统考。
 
董总在2017年3月14日国阵执政时期,曾发表严正的表明,指出,政府在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上的作为,一言以蔽之,就是没有秉持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不以学术的角度,反而更多的以政治语言及手法来对待统考承认的课题,因此才会出现各种荒腔走板,以及反反复复的言论,企图炮制种种不承认统考的理由,并且不断增加附加条件,这除了让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认为政府根本没有诚意要承认统考,完全在敷衍及消遣华社,一再地令华社对此深感失望。
 
如今换了政府,上述严正声明依然管用,希盟政府竟然也企图炮制种种不承认统考的理由,根本没有诚意要承认统考,完全在敷衍及消遣华社,一再地令华社对此深感失望。所以今年8月,董总发表严正的声明,指希盟政府执政后,却没有看到有关方面积极处理承认统考事宜,反而一再拖延,并导致承认统考课题被政治化和种族化,让广大的华社深感失望。
 
除了承认统考的承诺,希盟也扬言制度化拨款给独中,然而,希盟执政至今,未见全国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以柔佛州希盟政府宣布拨款各五万令吉给州内九所独中为例,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宽柔中学至达城新分校建校,前朝柔佛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就拨款了100万令吉,2010年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拨款90万令吉给“8+1”所独中,各校获 10 万令吉。2011年再拨款100万令吉给麻坡中化中学兴建校舍大楼,分为两年各拨50万令吉。
 
根据董总调查,全国60所华文独中的2015年度经常开销约3亿4000万令吉,经济负担沉重,因此政府理应提供经济援助给华文独中。根据波德申中华独中校长公布的信息,这一所小小的独中,学生只有800人,每年不敷经费就高达80万令吉,必须每年向公众筹款应付。
 
土团党青年团教育局主任莫哈默阿斯劳夫公开指出,希盟宣言没有承诺拨款华人独中,因此反对 教育部长马智礼独中可以获得“发展拨款”,他甚至呼吁教育部重新检讨希盟承认统考一事,因为此事违反国家教育政策。这些言论正是慕尤丁的立场,土团党的教育政策根本就是慕尤丁的歧视华教及独中政策,但是行动党却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驳斥这些种族极端言论,只会默默忍受华教及独中继续被边缘化。
 
去年10月,董总曾提呈备忘录给马华“促请政府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以每名学生1000令吉的学校津贴方式,拨出至少8500万令吉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可是政府在刚公布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依然不拨款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令人失望。”
 
如今,令人充满期待的希盟政府,是否将会从善如流,在来临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拨出至少8500万令吉给全国60所华文独中,还是一贯地搬出“国债”来推搪责任并食言?

不该有的错误

5
(许万忠) 董总纷爭期间,对立方曾公开指责叶新田盗用董总信笺发公函与文告,可见印有团体名称与地址的信笺,在团体公函中,佔多么重要地位。 read more

监考机制的关心?

31
(耕莘)近来,网路流传一篇名为“豬猡,別干扰考试”的贴文,指新董总领导巡视考场打扰应届考生,又指新董总领导为了宣传和出风头,在考场内合照影响考生,意有所指的指责新届董总领导干扰考生,华社应该给予谴责。 read more

无缘“阅兵”也是憾

1

(刘汉良)如果董总没闹分裂,叶新田或许仍稳当董总主席,而他可荣幸地偕同我国其他华团领袖飞赴北京,应邀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週年系列活动,尤其是上週四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九三”大阅兵。 read more

董总步入后叶邹时代

74
(彭一峰)823董总特大一口气撤换了中委会和常委会,原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榜上无名。于是,董总遂正式步入后叶邹时代,当然,这不意味著內斗从此平息。死鸡尚且要撑几下硬脚,叶邹两人更不会弃械投降、认输归队,邹寿汉在围攻董总现场歇斯底里的叫囂或许未经大脑三思,但两天后的叶新田书面文告却写得很明白:他还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董总风波,並高度评价暴力闹场是「正义的怒吼」! read more

谁是天使,谁是恶魔

40
(苏德洲)董总乱象,姑且不谈谁是谁非,即便董总有了新主席,但以董总原任署理主席邹寿汉的口吻,指823特大场外的抗议集会只是一个序幕,换句话说,董总的乱象还会继续乱。倘若这乱象持续,肯定最后的结果绝对不会是华社所要看到的便是吊销董总注册,如果结束是这样,华社的团结将消失。 read more

叶邹应该选择放下

3
( 杨善勇) 时至今日,甭说两岸各州董联委的立场鲜明,一目了然;就是叶邹大本营的雪隆一地,如今背后也有不同之异见。身处这般的处境,叶新田和邹寿汉的困窘,思之自明,乃至转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代理。那么,叶邹拥趸准备怎么应对当下一言难尽的尴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