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德被火箭报读者嘲讽   哪些年说好的“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呢 ?  

(真相网 / 林敬祥)2013年的第13届大选前夕“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恫言,如果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后,莱纳斯稀土厂仍然未关闭,人民将走上的最后一步,就是亲手把稀土厂烧毁,以维护众生的健康与安全。
黄德那“亲手把稀土厂烧毁”的豪言,至今仍成为全世界的笑话。澳洲驻马最高专员安德鲁哥列兹诺维斯基(Andrew Goledzinowski)在近日出席一场由莱纳斯举办的社区下午茶环节时表示,关闭莱纳斯将是一场悲剧(tragedy)。我想向他表明,若我们放纵企业赚取盈利而对污染问题视若无睹,这才是马来西亚人尤其关丹社区的悲剧。
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发表声明说最高专员恫言关闭莱纳斯将导致澳洲投资者撤资,实在是侮辱马来西亚人民的智商与尊严。然而,扬言“亲手把稀土厂烧毁”的黄德,即时做了政府四个月,却不敢“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只会发文告反驳最高专员,有什么用?
黄德说“据我所知由能源科艺环境部长计划以调查莱纳斯的执行委员将于近日成形”,黄德做反对党时,不必调查就决定“亲手把稀土厂烧毁”,做了政府反而还需要调查纳纳斯?这不是在打太极,忽悠选民吗?
黄德在文告中自己说“在2013年,共120万名马来西亚公民签署了要求关闭莱纳斯的联署,它乃是基于诸多让人担忧的理由,包括,不遵从法律管制,国际标准及最佳模式,缺乏透明度,及极度可疑的审批过程。他还提供六大理由 ,包括莱纳斯并未遵从马来西亚内阁于2012年颁发的指令,即把所有废料及以废料制成的产品统统运出我国。批准该厂运作前并未与人民协商。.莱纳斯与原子能执照局并无向公众提供或公开永久废料储存槽(PDF)的详细计划,包括该储存槽的预定位置。莱纳斯只做了初期环境影响评估报告(Preliminary EIA),然而在澳洲他已需要执行完整的环境影响评估,社会影响评估,以及成立一所实验工厂。莱纳斯竟被给予十二年的免税期。莱纳斯所留下的废料必将为当地社会与马来西亚政府在环境,社会,及健康三面留下沉重的代价。
莱纳斯的罪名如此多,所以选民大力支持黄德“亲手把稀土厂烧毁”,正如彭亨州选民大力支持文冬希望联盟列为竞选宣言第一条:废除加叻大道收费站被,文冬希盟在主席黄德带领下,誓言改朝换代后,要实现文冬人来回吉隆坡不用再给一分钱的梦想。结果呢?火烧莱纳斯,变成调查莱纳斯,而文冬人来回吉隆坡不用再给一分钱的梦想,已经成为幻想。
连《火箭报》的读者都再忍不住在这行动党喉舌报的脸书嘲讽黄德,读者质问“做了政府还不能解决吗? 那做来做什么?”;“哪些年说好的火烧厂呢?”;“黄德不是说要烧掉它的咩?买不到打火机是吗?”

埋葬莱纳斯黄德料自掘坟墓 百万签名冷饭再炒已不吃香

wt barrel long
(龙展浚评述)民众对埋葬莱纳斯签名运动反应冷淡,即便绿色盛会领头黄德睡在地上磨地耍赖,也无法取得当初放眼的100万个签名目标。

黄德进驻独立广场好几天,民联领袖就只有他的党最高领袖林吉祥与秘书长林冠英到场替他造势,一些吉隆坡地区的国会议员过来看看他而已,不见安华与哈迪阿旺等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高层到场声援。即便净选盟主席安美嘉和阿末赛益前来探望,也只是基于道义,凑兴而已。 read more

反稀土热度降温人情冷酷 涂亚眉自讨没趣停止绝食

tym dis long

(董佳燕评述)为反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厂,72岁高龄婆婆涂亚眉绝30天,并号召再来一场轰烈的反稀土集会,最后却只得两百人出席。大选过了,反稀土就变得稀稀落落了。

涂亚眉是行动党太上皇林吉祥头号粉丝,狂热到连记者要求拍照也会自然地喊出“林吉祥精神”。428集会时,她在一众行动党议员陪同下申诉遭受警方暴力对待获得媒体大幅度报道,自此引起人们关注。后来,更因单枪匹马勇闯彭亨州政府大厦,继与州务大臣安南发生口角而声名大噪。

426日竞选期间,她宣布绝食直至关丹稀土厂及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关闭为止,否则即使坏掉身子丢了性命也绝不喊停,使民众反公害情绪达到沸点。

她在本月24日时说,若526反稀土绿色集会参与者一望无尽,或许会打动她恢复进食。结果,集会人数一眼看尽只有两百人左右,出席人数显然令她失望,惟最后她还是听从出席者劝告重新进食。

这场集会本来就是篇章中的一个句点,涂亚眉当然不会枉费性命,好让自己能继续走下去。

根据媒体报道,只有数名民联二、三线领袖如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林立迎、吉打里州议员李政贤、文德甲州议员东姑祖布里、丹绒隆坡伊斯兰党州议员罗斯里出席集会。

涂亚眉依旧发表她对林吉祥仰慕的谈话,称林吉祥如此繁忙也曾致电给她劝止绝食令她深感温暖云云。但她却点出从这场集会中,令她看清残酷的人情世故。

涂亚眉概叹,从前地方上反莱纳斯组织领袖(包括一众绿色盛会委员)和声称共同进退的民联领袖都失去踪影,不见了!

涂亚眉口中“失踪”的民联与非政府组织领袖,有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公正党原任兼候任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伊党彭亨州主席端依布拉欣、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及净选盟联合主席沙末赛益等人。当然,她不会怪责她的偶像林吉祥不再现身绿色集会。

另外,涂亚眉也控诉,那些标明反稀土的非政府组织,因“抢风头”不和,不来了。

回顾绿色盛会的崛起,第一场的关丹绿色集会开始在2011109日,即便主办单位声称有80多个非政府组织参与其中,也有不少民联代表出席撑场,可公众反应就是冷淡,只有逾千人出席抗议。

半年后,同样在关丹举行的226绿色盛会2.0在反对党积极动员下,达到15千人的壮观场景。当时,由罗里改装的舞台,布满着反稀土与绿色盛会的布条,林吉祥、傅芝雅、蔡添强等领袖都到场支持,还带领民众喊“烈火莫熄”口号。

随后,绿色盛会又与净选盟联手搞428集会,同场进行净选盟3.0集会及绿色盛会3.0。仗着净选盟选举诉求阵势,集会人数破20万,好不辉煌。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去年6月发起占领格宾24小时行动,与300名青衣人在海滩插满反稀土厂旗子,还烧掉莱纳斯招牌图像与15仿制棺木。随后,黄德又发起百里苦行反公害,激化群众情绪,让课题持续升温。大选期间,老婆婆为反公害绝食,是绿色盛会的爆点,以助催谷民联选票。绿色盛会与净选盟皆在本次大选中发挥热化效应,绝对是出色助攻之一。

黄德代表行动党出战文冬败阵,出国旅行散心,留下涂亚眉继续绝食孤军作战,挺着年老的身躯反稀土。

身兼绿色盛会委员和行动党彭亨州组织秘书的李政贤,成功以绿、红交叉身份当上吉打里区候任州议员,不见他陪涂亚眉一起绝食反稀土,甚至在集会进行中以有事为由提早走人,显然出席集会只是形式上的责任,最主要是向在场媒体交代而已。

选后的绿色集会,没了罗里改装的舞台、没有大量横幅和大字报,更没有民联领袖争相前来致词。兔死狗烹,大选后一众成功渡河的民联领袖也就不奉陪居民做大戏,各奔前程。梦醒景残,涂亚眉睡梦惺忪,开始感慨政治游戏的残酷。

无间道渗透智取文冬选区 公正党已醒觉被黄德利用

wong tuck used pkr
(郑怡恩评述)
随着行动党与公正党为争取代表民联上阵振林山国会而公开骂战后,彭亨州也因行动党老谋深算的无间道计谋,安置黄德在绿色盛会扬名立万,赢取了民心后大口并吞原本由公正党上阵的文冬国会议席,公正党领袖才如梦初醒,惊觉被行动党利用了一年多,最后,自己的堡垒一夜间就被抢占。

黄德开始搞绿色盛会之前,老早就已经加入行动党,非但全国媒体被蒙在鼓里,连他在绿色盛会中的老战友——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傅芝雅也被骗。傅芝雅以为黄德真是没有政党背静的环保斗士。在无数次的集会与游行召开时,动员马来群众亮相支持,冲淡绿色盛会的华人色彩,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在绿色盛会中的“调和肤色”作用,已经帮助黄德挂起“全民”的环保英雄大旗,挣得一席彭亨州“华人”比较多的选区来竞选。

黄德亮出底牌后,还抢夺了公正党的选区,后者会力助黄德参选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傅芝雅昨天对媒体表达不满黄德可以隐瞒其党员身份,感觉受骗。他强调,黄德打从第一天开始,就应该表明本身的政治议程。

他说,要参加竞选不应该把整个反莱纳斯稀土厂非政府环保组织拉下水当作自己参政的平台。傅芝雅认为不反对黄德参加竞选,但应该以独立身份参选。

彭亨州公正党众领袖过去不疑有他,各级领袖全情投入支持黄德的绿色盛会,除了傅芝雅,还有华裔领袖公正党彭亨州州委兼绿色盛会宣传主任李健聪、公正党彭亨州副主席丘福泉等等。此外,去年公正党更把原订假霹雳红土坎举行的领袖脑力激荡营移师到关丹举行,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也发出指示,要求全国所有的公正党党员,尤其在彭亨者,一起出来支持绿色盛会2.0,以及反对莱纳斯的运动。力挺“百里苦行反公害”活动的除了正党彭亨州主席拿督法兹及也傅芝雅,还有公正党国会议员还有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员罗国本、峇都的蔡添强、士拉央的梁自坚、灵南的许来贤。

这些公正党领袖,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文冬国会议席被行动党的无间道骑劫,哼也不敢哼一声。紧接而来的是再陷一城的柔佛振林山国会议席,行动党自导自演一场林吉祥攻柔把戏,林吉祥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从公正党手中夺取振林山的出征权,而非把媒体骗到团团转的“亲自南下攻柔”美丽传说。

舆论或许错误阐释行动党所指的“攻柔”含义,林吉祥的举动已经告诉大家,“攻柔”的意思是制造舆论来“攻占公正党的选区”,“抢夺公正党的出战权”,随着前晚林吉祥公开声明已经获得安华同意,文冬及振林山由行动党上阵,大戏这就演完了。

两党选区分配谈判,安华总是惯常地“阳痿”,想当未来首相又不敢向伊斯兰党力争。硕果仅存的几个华人领袖竞选的选区,也被行动党并吞。蔡锐明的竞选梦碎裂,彭亨州公正党公开宣布彭亨吉打里州议席将由该党出战,以配合“一国换两州”。但行动党马上反击说这是公正党一厢情愿的说法,一场州议席争夺战,随之上演。

公正党梦醒已经太迟,行动党知道民联的老大哥是伊党,入主布城后的首相也是伊党代表而不是安华,行动党的选区也不会与伊党重叠,不会起争执,两党合作愉快,乃是最佳搭档。

反公害豪气万千如今龟缩 黄德叛变倒转支持莱纳斯

Lynas Is Safe
(张新采评述)
“我强烈警告民联,若在执政中央后不立即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我可以预见人民最终将走向‘烧厂’的地步,然后再让民联政府倒台。”

“我敢挑战民联,若你反口,第一,人民会立即把稀土厂烧掉;第二,人民会让民联政府倒台,不必等4年,人民将起义,拿回政权。”

这是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在2月初接受媒体访问时,警告民联勿食言时说的话。当时,他的这番言论还遭到许多人批评,非议他视法律为无物,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诉诸暴力。他过后还因这番失言而公开道歉。

可是,一个月后的今天,这位“环保斗士”对莱纳斯稀土厂的立场却出现360度的大转变。他不再坚持莱纳斯稀土厂必须关闭,反而认同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的看法,若民联入主布城后进行公共谘询能够证明莱纳斯稀土厂是安全的,该厂就可以继续操作。

黄德说,莱纳斯之前是通过“后门”进入我国设厂,而他们获得营运执照的过程有许多不寻常和违规的地方,但如果莱纳斯可以遵循恰当的程序和全面的环境影响评估,并且遵守我国的法律,我们为何不能让他们投资呢?

黄德说民联执政中央后,莱纳斯只要走“前门”,就可以继续在关丹运作,我们不禁要问,他凭什么要民众相信民联的公共谘询就能证明莱纳斯是安全的。他可以坚持 国阵政府的专家不够专业,民众难道不也可以同样的准绳,质疑民联所谓的公共谘询的结果呢?

如果莱纳斯稀土厂真的如黄德所说的会破坏关丹的绿色家园,为什么 换了民联做政府,反而就变成一项投资计划呢?届时,民众也可以说莱纳斯是走“后门”,黄德要如何狡辩?

不知道过去支持黄德的民众,听了他的这番真情告白之后,有没有受骗的感觉。当然,民联支持者会为他辩护,就像现在行动党领袖和黄德都要力挺安华“若证明安全莱纳 斯可运作”的立场一样。

在他们眼中,只要是安华说安全,莱纳斯就是安全,什么公共谘询或环境影响评估,都只不过是一个欺骗选民的手段。

现在,大家应该看清黄德的真面目。他过去所做的一切,如今已经证明,都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他之前将环保反公害全面政治化,将浓厚政治色彩的街头示威手段带进绿色盛会,主办了各种具政治色彩的抗议活动,并不惜和民联走在一起,都是为了在大选中上阵而铺路。他终于如愿以偿了,因为他可以在来届大选以民主行动党候选人身分,在文冬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

就是这样一位为了实现其个人政治议程而无所不用其极的人,说要绿色的声音带到国会,但如果他现在还没有当选,对莱纳斯的立场就已经可以反覆无常,他说的话还能让人相信吗?

黃德露出面目单挑廖中莱 变色龙背叛反公害支持者

wong teck bentong

(姚新言评述)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终于宣布在来届大选中披甲上阵,并在文冬国会选区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卫生部长廖中莱。

黄德决定参选,是意料中事,因为他在后期领导绿色盛会反莱纳斯的言行,和反对党政治人物并没有两样,只是他过去是躲在非政治组织里面,全面帮助民联打击国阵,现在可以名正言顺涉足政治了。正如廖中莱所说,黄德终于露出直面目,好比狐狸露出了尾巴。不过,还是要肯定他的勇气,因为至少他不再躲在背后,而是交由选民决定他从政的命运。

黄德在宣布参选的文告中说,人民已经斗争长达两年来反对莱纳斯和其他公害计划,他们发动一场又一场的集会,提呈一份又一份的备忘录,同时也通过法律管道采取行动,但在位者对他们的声音置之若罔,因此他们毫无选择,只能选择利用政治管道来推翻现有的政权,以让民联上台落实他们对人民的承诺。

他也解释竞选文冬国会议席是因为文冬是彭亨绿色走廊运动的重点战区,同时也是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挑战人民的地方。

黄德参选是他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但他从当初表明绿色盛会不涉足政治,只是单纯地为保卫绿色家园和反公害斗争,以及本身不考虑在第13届大选上阵,到现在又要参选,出尔反尔的立场,即便黄德提出了堂而皇之的理由,但大家都会怀疑,当初他领导绿色盛会反莱纳斯,是不是早在他的算计中,就是披着环保分子的面具,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后,再出来参选。

既然黄德现在已经决定在大选中上阵,他应该辞去绿色盛会主席的职位。虽然这个组织早已被视为亲民联的非政府组织。如果他不这样做,绿色盛会今后的任何活动,都会被视为是为民联站台,而许多原本只是反公害的民众,绝对不会认同绿色盛会和政党挂钩。他们当初支持和尊敬黄德,是因为他当初坦荡荡的以一己之力,带领大家保卫绿色家园,但如今他决定参选,等于是背叛了和他一起抗争的民众。

可是,要黄德放弃绿色盛会这个金字招牌,也许有些困难,因为他现在头顶上的这个光环,就是靠绿色盛会得来的,若没有绿色盛会撑腰,在民联,黄德又算是老几。

另外,黄德选择挑战廖中莱,也会让人想到是配合民主行动党的华制华策略。黄德说要以文冬做起点,然后向全国迈进,但为何不选择在关丹或劳勿这些有稀土厂和山埃的地方。他如果真的要教训发表割耳跳河论的彭亨州务大臣,就应单挑安南耶谷,既然他信心满满认为反莱纳斯和反公害运动得到各族人民支持,就应藉此当作一场公投,让选民决定要他还是安南耶谷。

关闭莱纳斯宣言先骗选票 安华隐藏议程让稀土复活

anwar win ge lynas
(郑怡恩评述)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向国民讲一套,向外国人讲另一套。民联领袖,包括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不断向人民保证民联入主布城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于人感觉莱纳斯在马来西亚,在民联的统治下绝对没有生存余地,没有翻身机会。

但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却告诉澳洲《悉尼晨锋报》说,如果反对党能够执政中央,他会快速采取行动来调查该工厂,但在这之间,他将会预先关闭关丹稀土厂的运作。“如果莱纳斯稀土厂能展示有说服力的论据来证明所生产的稀土对公众没有造成伤害,我将是第一个赞成稀土厂的人。”

原来安华所谓的“即刻关闭”指的是“暂时关闭”,而不是国内民联粉丝想象中的夷平莱纳斯稀土厂,把莱纳斯赶出马来西亚、拆除稀土厂等等美妙的“感觉”。

对比安华对国内人民讲的“鬼话”与对外国媒体讲的“人话”,可以发现安华对“关闭稀土厂”的立场并非绿色运动或民联支持者想象中的坚决,而对国内人民讲的“即刻关闭稀土厂”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缓兵之计,应付大选之计。

但是,安华并不能把这套话向外国人讲,外国媒体不是安华的粉丝,彼等会以新闻工作者的专业角度来质疑安华如何“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政府需付出什么代价?毁约赔偿预算等等,这是安华无法解答的问题,但在国内安华可以避重就轻,他也自认国民“好骗”。

安华是个懂得对人讲人话,对鬼讲鬼话的政客,如果他仍然将大马选民当“人”来对待,为何他从来没有在国内,向人民说过民联政府将对稀土厂展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

安华对外国媒体讲的话才是民联的真话,对人民讲的话,含有隐藏条件(Hidden Condition),这些隐藏条件,要在人民把民联推举为中央政府后,才会告知。但是安华的诡计已经因为他日前对澳洲媒体讲真话而曝光,如果民联坚决认为稀土不是好东西,彻底支持绿色盛会关闭莱纳斯稀土厂,那就不该有““需要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来证明它是属于安全”的民联政策。

如果民联已经计划执政后,除了“先迅速关闭”稀土厂(讲给选民听的),将会展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来证明它是属于安全”的计划。那么,在莱纳斯被判死刑之前,所有的民联承诺“关闭”,其实是“暂时搁置”。正如澳洲媒体准确的诠释安华针对稀土厂去留的整体谈话为“on hold”。

下图为澳洲《悉尼晨锋报》题为《Rare earths move for Anwar, but only if proved safe》新闻的主题照片及说明文字截图:

“Malaysia’s opposition leader promises that if he wins power he’ll put the the controversial Australian-owned Lynas plant in Kuantan on hold but allow it to reopen after a favourable review.”

Aus

安华在外国讲人话,在国内讲鬼话的报道被国内媒体广泛转载后,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茲即刻为安华暖颊,他辩称,尽管莱纳斯公司一再表示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无害,但民联仍会在执政布城后,中止其运作,并给予他们提出上诉的机会。

拉菲兹否认安华指莱纳斯若能证明操作安全,将允许后者继续营运的说法。他说,安华的意思是,民联将中止莱纳斯的营运,后者可提出上诉证明稀土无害,惟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

安华“讲真话”让拉菲兹慌张失措,辩解得一塌糊涂,言论自相矛盾。前半部,拉菲兹讲的是“人话”,后半部就是“鬼话”,人话与鬼话前后对立,拉菲兹正是海南人所说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

拉菲兹的前半部企图表述公正党客观,没有判断莱纳斯不安全,他要强调“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无害”是“纳斯公司一再表示”的观点,拉菲兹不敢判断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有害,因为后半句他必须支持安华的“真话”,即“给予他们提出上诉的机会”。

安华明明就向澳洲媒体说“莱纳斯若能证明操作安全,将允许后者继续营运”,拉菲兹如果要否认,请先要求安华撤回以上说法。

拉菲兹的最后一句印证他及民联在马来西亚向人民讲“鬼话”,他说“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如果安华决定民联新政府将会召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一方面公正党的策略主任现在就判决“无害的说法不成立”。民联未来政府已经预设立场与判词,所谓“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岂不是“做鬼戏”给人民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拉菲兹既然认为“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何不就此断绝其后路?安华为何还要赋予稀土厂一线生机?看来安华也搞不定这个稀土厂。

安华立场大逆转要莱纳斯 反稀土乃一场游戏一场梦

anwar yes lynas
(姚新言评述)
狐狸的尾巴终究还是露出来了!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矢言,若新的公共听证会证明莱纳斯稀土厂是安全的,他将会支持这个澳洲企业继续在关丹格宾运作。

他在接受澳洲媒体专访时证实,若民联执政中央,他将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但他也会同时指示展开一项新的调查,若这项调查证明莱纳斯是安全的,他将会允许莱纳斯运作。他说,他没有反对发展。

在这之前,安华的立场是坚持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他曾经说:“虽然莱纳斯能促进国家经济、提供就业机会且得到外国投资,这些都不重要;政府不能为了这些而罔顾人民的生命安全。”

lynas-gebeng关闭莱纳斯一直是安华和民联向选民作出的承诺,民联不久前公布的“人民宣言”也阐明了这个立场。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也说过,民联若入主布城,一定会履行承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取消国阵与澳洲莱纳斯稀土公司签署的合约。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民联只是承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但由始至终都没有向国人交代清楚要如何履行这项承诺。这难免会让人怀疑,民联若真的执政中央,是否会以各种藉口拖延关闭莱纳斯稀土厂?

耗资8亿美元的莱纳斯稀土厂已经投入运作,是澳洲来马来西亚的最大投资项目。虽然民联承诺一执政中央,马上撤销莱纳斯的所有营业生产执照,但谈何容易,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其中必定牵引政府毁约的法律诉讼,若败诉到底要赔多少钱?即便民联和澳洲莱纳斯达成庭外和解协议,我们也是要赔钱,而这个赔偿数额肯定是巨大的。

因此,民联和安华所谓的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承诺,说穿了只不过是为了选票的宣传伎俩,并不是真正关心民众的健康。毕竟,安华充分理解到,关闭莱纳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毁约赔偿还是事小,严重的是会吓阻外国投资者来马来西亚投资,因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绝不会这般儿戏,随心所欲将之停止。

lynas1安华对莱纳斯稀土厂的立场突然出现360度的大转变,其实是为了日后民联上台后让莱纳斯继续运作铺平道路。安华说,他不相信批准这项计划的国阵政府机构的调查结果。可是,凭什么我们又要相信民联的调查结果呢?如果民联的调查证明莱纳斯稀土厂是安全的,和国阵政府的调查结果又有什么两样?难道只有民联说安全才是安全,国阵的安全就是危险?

绕了一个大圈后,安华告诉大家,他也是支持莱纳斯的。奇怪的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国会领袖林吉祥、绿色盛会主席黄德,还有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领袖,对安华的最新立场,全都变成了哑巴,连质疑媒体“断章取义”的藉口都省略了。这是否可以被解读为他们也认同安华的立场?若莱纳斯稀土厂在民联执政中央后继续 运作,黄德敢烧厂吗?

台湾反核壮士林义雄典范 黄德应学习理性排斥暴力


(姚新采评述)
“亲爱的同胞,我们的政府机关、拥核及反核人士耗费在核四争议的精神已经太多了,时间已经太长了。最近这种争议又越演越烈,甚至偏离了主题,造成了社会的惶惑、人民的惊慌。所以现在是我们必须平静理智地来面对核四争议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要诚挚地呼吁政治人物、媒体、拥核及反核人士:

“如果要争论核四的利弊,那么就平静理性的说出您的理由吧!不要藉这个议题渲染炒作,牵扯出不相干的社会对立或政治斗争。”

这是台湾反核壮士林义雄在2000年11月1日发表的“诚挚的呼吁”的部分内容。他是有感于停建核四的争议,越演越烈,争执双方等相关人士中,有一部分似乎已把争议点弄得失焦,使得社会上许多人担心和不安,希望能恳请全体台湾人冷静理性地面对这个问题。

提起林义雄,大家都会对他肃然起敬,因为一路走来,始终如一,坚持反核、废核的,除了大部分台北县贡寮乡民外,旗帜最鲜明的只有他。当年他率领反核志工,在全台千里苦行,或者以禁食方式反核四,尽管抗争过程面对许多挫折,但他始终坚持一个理念,就是必须以和平方式抗争,绝对不能诉诸暴力。也因为他有这样崇高的道德理念,才有这样多的民众跟随反核四。

相对林义雄理性和冷静反核四的斗争方式赢得大家尊敬,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恫言亲自焚烧莱纳斯稀土厂的激进抗争方式,则让人不敢恭维。

黄德扬言,若国阵成功执政或民联在入主布城30天后没有关闭莱纳斯稀土厂 ,他就亲自烧厂,再与人民上街抗争及推翻新政权。他的这番言论令人震惊,因为他俨然已经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而且也会让热爱和平的国人感到担忧。作为一位公众人物,他应该谨慎言行,万一真的有人响应他的主张去烧厂,后果不堪设想。

每个人都会担心莱纳斯稀土厂引起的健康问题,也可以对当局处理的方式感到不满,但再怎样不满,也应该根据正确管道和平和有序地表达诉求,甚至可以在大选中通过手中的一票作出他们的抉择,可是,动辄发表威胁和煽动性的言论,只会弄巧成拙,也模糊了斗争的焦点。

黄德之前获得大家支持和拥护,是因为他尽心尽力为建立一个绿色家园而努力,但也许是因为受虚名所累,他最近的言论,显然乖离了他原本的斗争路线。从他表态支持民联候选人,到恫言烧厂,他已经不是环保斗士,反而更像政客。

不论他如何自圆其说,他现在应该向所有马来西亚人,包括一直来跟随和支持他的人,为他的恐吓性言论道歉。否则,他就应该辞去绿色盛会主席一职,让其他真正为环保事业奋斗的人接棒,这样才不会让反公害运动的努力付诸东流。同时也要奉劝黄德,既然他已经表态了,干脆就加入反对党,不要再用绿色盛会作为掩饰。

烧莱纳斯工厂不如烧民联 绿色盛会黄德脑热言行乱


(林文彪评述)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恫言,如果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后,莱纳斯稀土厂仍然未关闭,人民将走上的最后一步,就是亲手把稀土厂烧毁,以维护众生的健康与安全。

如果民联上台后,30天内必须关闭稀土厂,那是黄德自己给民联下达的命令,民联三党从来没有发表过任何要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声明,民联于人反对稀土厂的印象,是个别民联领袖为了捞取选票而擅自发表的承诺,并未获得民联正式认可。况且,民联至今也没有把这一重大议题列入其施政橙皮书,白纸黑字向人民保证入主布城后即刻关闭稀土厂。

黄德日前宣布绿色盛会在2013年转型,在下届大选倾巢为彭亨州民联助选,以拉倒国阵政权。黄德似乎信心满满,自认在绿色盛会百万支持者的力挺下,民联势必取代彭亨国阵政府。

到时,民联州政府即可吊销莱纳斯工厂的营业执造,彭亨州土地局即可没收莱纳斯稀土厂的土地,30天内把莱纳斯赶出大马国土,还大马绿色健康生活环境。

但是,言犹在耳,黄德怎么又发表对民联的公信力保持怀疑态度的讲话,担心民联失信,入主布城后就不再关闭稀土厂,而要劳烦黄德亲手把稀土厂烧毁?

民联一旦入主布城后,即使受制与合约的钳制而无法关闭稀土厂,火烧稀土厂也是民联政府执法员的工作,更是民联彭亨大臣的神圣任务?何必劳烦黄德亲手把稀土厂烧毁?

难道是黄德根本对民联入主布城及夺取彭亨州政权没有半点信心,因此先计划好下一步棋,一旦大选成绩如黄德所料,民联在彭亨州大选中输到“仆街”,黄德逼不得已必须亲手把稀土厂烧毁?

现在已经成为民联外围组织,成为有牌行动党助选团的绿色盛会,扬言亲手把稀土厂烧毁,民联持什么立场?如果民联夺取布城计划失败,是否支持黄德火烧莱纳斯稀土厂?

“绿色盛会”宣佈在来届全国大选全力为民联助选,“希望”民联取得中央政权组织新的政府后,关闭稀土厂。这就证明绿色盛会根本不能确认民联答应过关闭稀土厂,否则,绿色盛会的台词就不是“希望”,而是“因为民联应允取得中央政权组织新的政府后,关闭稀土厂。”

全球反核电抗争运动有增无减,声势与阵容非以华人为主的绿色盛会可以比拟,但从未听闻有人要火烧核电厂。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在誓师挺民联的大会上,也提出反彭亨滥伐森林的公害,大选后不管谁入主布城,若滥伐森林事件不断上演,黄德要去放火烧什么?烧巫统大厦还是民联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