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港vs槟城旅游业

槟州民政党政要邓章耀提出的自由港课题,获得多方面人士,尤其旅游业业者的大力认同,因为对于槟城来说,旅游业是重要的经济支柱,经济贡献举足轻重,占州内生产总值的39%。

数据显示,1991年时,来槟城旅游的国内游客占60%,国际游客占40%。而2011国内游客占51%,国际游客占49%。这显示国际游客的贡献越来越重要,但旅客对于国际大环境的变化却非常敏感。

马来西亚入境旅游协会主席拿督陈山顺表示,在槟城,旅客可以享有槟城美食、良好设施和低廉的购物消费。

不过,槟城美食是否还是便宜又好吃?传承了数代的街边小摊小贩和娘惹菜,有没有用心把最好的食物呈现给顾客?现在街边小贩的食物变得素质参差不齐,有些害群之马为了赚钱,失去了对食物和顾客的那种坚持。

对于“外劳炒粿条”,许多人更是敬而远之,因为它已经不是我们熟悉的“槟城”味道。所以不要自己砸了百年老招牌!

有经验的旅客不仅仅钟情于街头小食,对世界级的艺术和娱乐也甚感兴趣。槟城人文荟萃,活动节庆特別多如国际龙舟赛、花卉展、乔治市庆典、新春庙会、世界音乐会,还有凝聚深厚的文化及几代人的记忆,悠闲缓慢的步调也是其中一个吸引力。

自由港概念虽是刺激槟城旅游业发展的另一重要催化剂,不过与此同时,旅游业者和政府仍需作出其他努力,才能让槟城旅游业取得更大的成就。

以下为笔者对旅游业发展的一些建议:

一、提升和强化现有的古迹文化

乔治市的古迹文化是每一个槟城人所应该维护和推广的。所幸的是槟城有不少的个人和团体总在默默耕耘,才有今天的成就,他们应该受到肯定和赞扬。

政府可以资助和鼓励艺术家和年轻人推动古迹文化。政府也可以收购一些老房子,维修后再租给本地艺术工作者。我们不希望老师傅的退休而为老行业划下句号,所以为老行业寻找徒弟是当务之急。

地方上的故事由当地人来叙述更有感情和说服力,许多事情是无法由外人代劳的。我们不想由孟加拉人来告诉你当年发生在侨生博物馆的峇峇和娘惹的故事,所以我们必须积极地吸引和培训本地讲解员,尤其是对外开放的古迹建筑。

二、打造、建设及规划有潜能的景点

中国浙江舟山普陀区虾峙镇推广渔村休闲旅游,独具特色的“渔文化”是舟山海洋文化和民间文化的灵魂,反映了渔民的饮食习惯、居住习惯、渔家服饰、海岛建筑、民俗节日庆典和渔民生产劳作等传统文化。

在夏威夷珍珠港当年被日军炸沉军舰的原址上,旅游局并不是把军舰打捞出来,而是使用现代科技手段,在水下直接建立起供游客参观的景点,成为到夏威夷的游客必去之处。

此外,临海标志性建筑和主题性海洋风景区,如日本大阪的海洋城、台湾的渔人码头,都是游客参观的热门之选。

参考这些例子,槟城可以打造“槟城港口一条街”——从邮轮码头到姓氏桥,并且美化渡轮走道,增加走道的美术和资讯,也可以配搭上小型游艇水上观光服务(水上的士)来吸引旅客。

我们可以融合民俗文化、饮食文化与海洋文化打造具有吸引力的海岛游如Pulau Jerejak和Pulau Aman,并开展以龙舟、帆船、邮轮、游艇等水上交通运输船舶为主题的海洋旅游项目。

三、提供各种旅游配套、路线图

旅游消费的需求,受到社会形态、价值观念、行为取向、政治、科学、文化等因素以及个人所处的阶层、教育、经历、职业、性格、性别、兴趣等的影响和制约。

随着旅游方式朝个性化、自由化的方向发展,比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自己驾车出游这种轻松自在的旅行方式。

各种内容丰富、新颖独特的旅游方式和旅游项目应运而生、层出不穷。槟城旅游业者须针对不同需求的游客,提供不同的旅游配套和路线图。

四、推广槟城的国际形象

韩流为韩国的经济和旅游业供献良多,那我们是否可以有“槟流”呢?新加坡电视剧《小娘惹》在中国热播时,引发了中国人到新加坡寻求娘惹文化的热潮。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许多场景是在槟城取景的,也没有人告诉他们。

或许,我们可以请著名旅游作家写槟城游记,游说著名导演拍摄槟城故事的电影,音乐人演绎槟城故事的歌曲。槟城环球旅游 (Penang Global Tourism) 负责推广槟城的国际形象。“我的槟城,我的体验”是首炮推广项目。

槟城人都是热情的州旅游大使,槟城拥有强大的民间联系,宗祠、会馆、商会、公会等,都可扮演负责推广槟城的重要推手。

笔者认为,自由港地位固然可以成为吸引众人目光的卖点,但旅客被吸引来了之后,完善的服务才是重点。但是,我们欢迎游客的同时,不可以牺牲本地人的权益和生活素质,应该让槟城成为一个有经济活力,适宜居住和持续发展的城市。(作者为理科大学经济系副教授)

本文转载自 www.malaysiaeconomy.net

来源:光华日报  作者:连惠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