襁褓中的大马学运

41

( 韦亮 )学运指的主要就是由学生所发起和领导的社会运动,从爭取校內自主权、学术自由,到声援政治人物或反对法令等,不同的学运各有不同的诉求,视乎发起人欲引起大眾和有关单位关注和解决的事件。 read more

安华的肛交案吉凶难卜 民联三党如何安身立命

9

( 彭一峰)民联三党之中,最有野心而颇具老大心態的伊斯兰党,实际上无论左看右看都只有二奶命。它在雪州拥有15个州议席之多,固然望大臣宝座而流口水;它在霹雳州曾经以区区6席之少数而拥有州大臣一职,只因为人民公正党蜀中无大將,而行动党又无缘拜相。 就算三党有一天在国会里佔了多数,首相一职也轮不到它的领袖担任,因为,人民公正党再怎么不济,行动党决不会弃它不顾。 read more

安华肛交案回到涉嫌起点 三月清白五月污阴谋重重

anwar saifu papa long
(董佳燕评述)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肛交案原告赛夫的父亲阿兹兰发表文告,推翻此前他指安华肛交案是项政治阴谋的指控,声言自己已觉悟,请求家人原谅并且收回对安华的道歉,以及退出公正党。

阿兹兰在今年的38日,配合政治海啸5周年,向媒体表示他认为安华鸡奸案是诋毁安华的政治阴谋,他本人不相信安华涉案。当时,阿兹兰声称自己在审讯期间陪伴在赛夫身边,只是一名父亲给孩子的精神支持,更强调赛夫从未向他透露案情,他只是透过媒体报导才知道肛交案事件。

赛夫在获悉父亲“倒戈”后依然坚持对安华的肛交指控,形容安华狗急跳墙而将阿兹兰扯入事件以扭曲事实,直言阿兹兰成了安华政治野心下的受害者。

一个不知道案情的人说所有赛夫的声明是律师和首相助理准备,并指是陷害安华的诡计,或许没有说服力,但基于发言者是受害人的父亲,就显得很够力。阿兹兰在311提成入党表格时,得到公正党热烈欢迎,甚至召开记者招待会宣传,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亲自接领,同时获得4位国会议员陪同见证。

安华更是对阿兹兰感激万分,高呼阿兹兰已还他清白。自此,安华就不断引用阿兹兰的发言作为他肛交案的清白“证明”,甚至要求首相纳吉作出交代。然而,安华却未提出兴讼反告赛夫,让阿兹兰当他最有力的证人,令肛交案真相存疑。

如今,阿兹兰突然推翻声明,让公正党险些反应不过来,只好矛头直指是巫统的政治伎俩。公正党理事佐哈里绘声绘影,说阿兹兰曾声称自己受到来自巫统的强大压力,引导人们往“巫统施压这情况导致阿兹兰改口”方向思考。

亲民联网站《当今大马》,则把之前替阿兹兰打上深具公信力的英雄标签,改为阿兹兰“再次改口”,将他定位成“不可信证人”,深恐读者因此对安华品格作出质疑。

阿兹兰自1998年便成为安华的支持者,甚至带着年幼的赛夫一起参加烈火莫熄活动,让赛夫在阿兹兰的影响下对安华产生崇拜倾向,后来更当上安华的助理。这些曾经很忠实的支持者离安华而去,总有缘由。

阿兹兰在文告中意有所指地向“遭背叛的儿子”道歉,已隐约地透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