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再是全球霸主

美国总统选举很少随着外交政策转向,这次选举尤其如此。米 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共和党大会上讲话的时候,没有提到那些在美国投入的最漫长的战争中作战和阵亡的美国年轻人。在民主党大会上,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也仅仅简略提到阿富汗战争——但只是为了强调他很快就会撤出美国军人。

在竞选活动中,世界事务很少被提及。罗姆尼在共和党代表面前,简要而照本宣科地批评了奥巴马总统,称他在对手面前不够强硬,而且忽视了盟国,尤其是 以色列。奥巴马对国际事务说得多一些,把美国在太平洋地区重新确立强大存在和击毙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列为自己主政期间的成就。

前不久美国外交官在利比亚班加西遇害,以及一部嘲笑伊斯兰教的电影引发中东地区针对美国使馆的不断蔓延的暴力事件,使得国际事件再次成为头版头条新闻。美国无法逃避其举世无双的全球影响力所带来的结果。可是大选真正的战场是经济和中产阶级的困境。

未来历史学家们回过头来看的时候,很可能认为这是美国世界角色重要转变的一个前兆。就在短短几年前,华盛顿的很多人还设想着美国永久霸权地位。为了 把民主带到中东,美国打了一些战争、制定了一个世代项目计划。那时,人们谈论着结合软实力和硬实力,以修复和重振战后国际秩序,让东方和南方不断崛起的国 家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

不管是是奥巴马还是罗姆尼当选,美国都仍将把自己视为国际舞台上最强大的国家。但美国世界观的焦点和雄心均已收窄。“从后排领导”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努力,以及极其不愿出手干预叙利亚事务,都是未来的路标。急于撤出阿富汗和奥巴马向亚洲的“再平衡”,也指明了同样的趋势。

美国自视为全球公共领域永久保护者的形象,正被更加犀利的国家利益评估所取代。建立一个新的国际体系的宏伟说法,正让位于这样一个战略前景:美国将再度置身于一个大国抗衡和结盟的世界的中心。可以这么说,美国正在快速成为一个选择性的超级大国。

在某些方面,这仅仅是一种对事实的认可。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崛起速度之快超出所有人的预期。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惨痛教训之后,美国选民对海外冒险失去了激情。无论如何,国家资产负债表出现严重赤字,说明美国不再能够承受这样的干预。

罗姆尼可能会做出相反的承诺,但国防预算面临着长期的挤压,以应对高赤字和积累的债务。如果海军必须拥有足够舰船以重新确立美国在亚洲的权威,陆军在欧洲和中东能够部署的兵力就不得不缩减。

不过,美国的收缩不太可能仅仅由“需要”驱动。美国的“好运”也为后退提供了强有力的理由。安全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一流的大学,先进的技 术、经济活力、气候弹性已经赋予美国无可比拟的自给自足。从页岩储藏开发的油气产量飙升,有望让美国实现能源自给自足,并获得其它好处。

在今后很多年里,每天通过霍尔木兹海峡(Hormuz)的1700万桶石油仍将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当美国自身的石油出口与沙特相当时,美国打算付出 多少鲜血和财富来保障这一供应链呢?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一方面被疑心重重的邻国夹在中间,另一方面严重依赖进口资源。不久之后,中国在沙特稳定问题上 可能具有最大的利害关系。

这些都是一项美国长期安全前景分析在考虑的问题,11月大 选之后,奥巴马或者罗姆尼将得到这份分析。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正在敲定其最新的、四年一度的未来战略预测。《全球趋势》(Global Trends)报告将为当选的民主党或者共和党政府描绘2030年的世界前景。

本周这份报告的作者们在伦敦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主办的一个会议上对他们的一些初步结论进行了探讨,包括美国能源自给自足对于重塑美国外交政策背后的国内政治格局的重要性。更加宏观的讨论则 指向这样一个世界:现有战后秩序慢慢解体,大国竞争卷土重来——尽管受到支离破碎的多边主义的框定。在这样的一个世界,美国或许会继续在那些有明显利益的 地区扮演警察角色,但其他地区的和平就要靠其他国家来维持了。

毫无疑问,地缘政治从来不是那么简单。最近对美国外交使节的攻击提醒人们,美国利益范围之广,要求美国在更多情况下存在而不是缺席。就在美国试图减 少在中东的“纠缠”之际,与以色列的盟友关系以及伊朗的核武野心都可能把美国拉回来。此时此刻,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正在尽一切努力,胁迫美国再打一场可打可不打的战争。

但在一个美国放弃其国际秩序召集者和担保者角色、转变为一个选择性大国的世界中,一些职责将转移到盟国和潜在对手头上,而这些国家不愿意承担这样的职责。更多竞争的另一面就是不稳定和不安全性加剧。美国强权之下的世界和平固然有其缺陷,但其评批者或许会哀叹其消失。

译者/王慧玲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菲利普•斯蒂芬斯

(转载自FT中文版 日期:21/9/12)

中日经济战怎么打?/ 黄有光教授

作者简介:黄有光,1942年出生于马来西亚,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 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1986年成为被选入Who’s Who in Economics: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Major Economists 1700-1986的十名澳大利亚学者与全球十名华裔学者之一,2007年获得澳大利亚经济学会最高荣誉—杰出学者(distinguished fellow)。近期于内地出版《宇宙是怎样来的?》、《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

由于钓鱼岛问题,全国反日情绪高涨,论者已经在谈中日经济 战。笔者对钓鱼岛问题没有深入的研究,只大约知道它是中国传统领土,但二战后被列强归给日本,所以双方都认为是自己的领土,因而引起纠纷。打经济战通常是 两败俱伤,但为了经济以外的目的,未必不应该打。本文不谈应不应该打的问题,只谈如果中日要打经济战,中方应该怎样打才有利,或能够以比较小的损失,使对 方损失巨大。

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投资与财富管理编辑冯涛(或其“从业于金融机构债券研究的朋友”,可详见中日经济战两败俱伤)到台湾的名嘴陈文茜,近日(9月17-18日)都提出,可以“增加对日本国债的投资,大量购买日元,这将导致日本…国债市场必将崩溃。这就像向日本国债里扔了一个通胀炸弹。”

笔者认为,购买日元与日本国债,虽然会使日元升值而不利于日本的出口,但对日本,尤其是中长期而言,是利大于弊的,而对中国是弊大于利的,是打经济战的错误战术。正确的方法是相反的卖日本国债,以及不买日本货,停止到日本旅游等。

冯涛文中指出,“和一位从业于金融机构债券研究的朋友聊天,他认为,目前日本债务问题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要想让日本出现债务危机,可以从三个 方面寻找突破口:一是,提高日本国债收益率;二是,提高日本币值;三是,增加日本政府的非生产性支出。”因而提出“增加对日本国债的投资,大量购买日 元”。

其实,购买日元与日本国债,是免息或以极低息借钱给日本,是对日本雪中送炭。购买日本国债会使日本国债的价格上升而收益率下降,而不是“提高日本国债收益率”。因此,抛售日本国债才是经济战的正确战术。

购买日元虽然会使日元升值而不利于日本的出口,但使日本能够以比较低的价格买入产品,实际上对日本利大于弊。出口减少的问题,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抵消。

如果中国减少买日本货,日本虽然也可以减少买中国货,而造成两败俱伤,但日本会伤得比较大,约十倍。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出口国。2011年日本对中 国出口商品1946亿美元,占日本出口商品总额的比重高达23.6%, 加上迂回出口到中国大陆的,估计约占日本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同年,中国出口到日本的只有148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36421亿美元的约4%。因此,日 本玩不起这贸易战。

根据基于完全竞争的传统经济学,中国减少买日本货,即使不考虑日本的反击,中国本身也会损失,而且损失程度与日本的大致相等。然而,在实际世界的经 济,厂商是不完全竞争者,价格远远大于边际成本。中国少买日本货,日本厂商的损失(等于价格大于边际成本的程度)会比中国的消费者的损失(接近于零)大得 多。如果考虑爱国情绪,中国消费者可能反而得利。因此,至少从纯粹战术而言,这贸易战可以打!

(转载自FT中文网 发表日期:20/9/2012)

 

棕油黑果偷偷卖 官联工厂弊端曝光 /梁敬义

(真相网梁敬义独家报导)由於官商勾结收购不成熟的棕果榨油,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内神通外鬼的非法活动最近遭到举报,该局己成立调查队伍彻查。

在现有规章下,榨油厂不准收购俗称"黑果"的未熟的油棕果,因为榨取原油将从正常的23%比例收益遽降到仅18% , 导致神不知鬼不觉的亏损。

黑果之所以流入官联工厂主要有两项诱因。其一,由於採割果实的外劳每吨工资30令吉,功利心驱使下便胡乱採收,导致许多不合格的黑果必须通过特别管道让工厂认购。其二,当前成熟棕果入厂价每吨约600令吉,如果价格攀升,园主或中介商会不惜以黑果牟取急利。

中介商黑果在手,便以每吨5令吉的贿赂金让官联公司的官员允准"黑果"进厂。由於正规的白天入厂前品质检查耳目众多,於此便安排在晚间进行,黑果一进厂不再受到查究。

在油棕产区,这种勾当每天都发生,数量之大无法估计。毕竟,园主无法一一严管外劳採割时小心翼翼只割取成熟果实,而过不了关的黑果,就得由搭通天地线的中介商牵引入厂。

在一些产区,与官联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中介商,成为这个领域的老大,他们以低价收购,解决园主不符合规格的黑果有长期的"出路",中介商再以时价售卖给官联公司,牟取高利润。

由於黑果不成熟,榨油量最高仅得18% ,这不但不符合经济效益,也可能导致不明不白的亏损。榨取的精华原油转售予国内的食油工厂提炼,其他的则卖给下油工业。

《真相网》获悉,由於奉公守法的园主不同流合污而遭到排斥,自行吸纳黑果的损益,但却看到不法的丑闻横行获利,心生忿怒。尽管这些责怨四起,但却是心照不宣的业界行规。有仗义者於此揭露弊端。

据悉,柔佛州丰盛港和拉美士两间大马棕油局官联工厂已接令不准在夜晚让黑果暗渡陈仓。此一严厉把关势必影响採割果实过程中无可避免存在的黑果的滞销,如果条规全国施行,是否会引起连锁反应,则有待观察。

蔡细历: 今日成果非一蹴而成 全民携手延续繁荣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国庆献词]:今年国庆日主题为“独立55周年,一诺千金”,适时的提醒我们,马来西亚在这55年里已经成功实现和平、稳定、繁荣、发展的任务。

我国今日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达成,而是必须经历和面对年复一年的各种挑战与考验。

大家时刻提醒自己团结对国家的重要性,这种团结应该跨越种族、文化和宗教。

种族融合很脆弱,因而我们必须为这些年来国民能够融合相处而感到庆幸。

但是近年以来,却出现一连串企图试探我们这些年来享有的社会和平的行为。

这些举动往往被伪装成看起来像是一种政治改革的运动,并企图建立人气来达成具破坏性的目的。

当具有这类企图的人在数目上不断增加,取而代之的将是骚动。

虽然国家允许持不同政见者拥有足够发表意见的空间,但是我们必须对某些滥用权利的不良分子,保持高度警惕。

如果我们的国家持续面对国内种种不稳定因素的困扰,政府和全体国民的一切努力将会毁于一旦。因此我们必须向这些足以吓坏国外投资者的破坏分子说不。

政府的一系列的措施已经产生成果。我们不只是讲而已,我们也付诸行动。政府以绩效制推动这些利民措施,也以绩效来证明我们的努力成果。

人民在不久后将做出抉择,即要选择延续目前的稳定和繁荣,或是冒险选择一个没有执政经验的政府。

国庆日再次提醒我们,如果没有先贤们的牺牲,没有各族之间的谅解,没有包容精神的保障,我们根本不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

我们的先贤在超过半个世纪以前播下的种子,如今已经开花结果。我们应该让这些果实茁壮成长,引领大马继续成长和进步。

我们耕种的田地如今已肥沃繁盛,因此我们必须拒绝破坏份子试图摧毁这一切成果。

今年的国庆主题“一诺千金”再次提醒我们,政府虽然不完美,可是也一一实现了它所许下的承诺。

我们成功和进步并非一夜达成,而是几十年来辛勤工作与仔细规划,同时凭着希望与决心,而好不容易取得的。

因此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与任何破坏性元素保持距离,它们对国家的未来毫无助益可言。

让我们在家里、办公室里、任何建筑物里,甚至在车里挥舞辉煌条纹,为我国过去所取得的所有成就而自豪。

让我们向世界展示,我们是一个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对过去繁荣充满感恩的国家。

让我们携手并肩一起努力,许大家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国庆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