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同体路漫长

23

(夏国文) 由于今年轮到我国担任东盟主席国,加上一系列的宣传活动,“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如今已经成为城内最热门的课题之一。如果你不了解什么是“经济共同体”,大可看看现在的欧元区,即好几个国家联合在一起,使用统一的货币,多边贸易完全自由。 read more

拼经济还是拼政治?

62

(阿迪)4月1日消费税实施之后,市面有一种税“乱”的感觉,即一些不法商贩,趁机操乱,混水摸鱼,乱乱起价。比如一些茶餐室,原本一壶单座的次等的铁观音唐茶价格是1令吉40仙,一夜之间变成2令吉50仙;到1间连锁商店购物,有鱼有鸡肉蔬菜总额70令吉,照理6%消费税,只应多付4令吉20仙,却收消费税6令吉20仙。跟收银员争执,她说她也不懂为什么,只照老板的收银机收钱。茶餐室里爸声妈声四起,消费者如羔羊,有理说不清,税税重压,有苦难言。 read more

数据背后的故事

39

(陈欣瀛) 首相署副部长拉查理日前在国会表示,马来西亚人民收入不均只是一个错误印象。因为,根据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新加坡与日本的收入不均问题比起马来西亚更严重。但媒体却发现,他引述的数据(马来西亚获得0.421分)并没提到税务与财富再分配,如福利措施。 read more

民主和主义谁更重要?

38

(林东生) 偽议题!我超欣赏中间偏左,信奉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行动党,因为他们最厉害判断哪个是真议题,哪个是偽议题。此標题会不会被测出中间偏右呢?如果是,那么就难逃「偽议题」了。 read more

血拼救不了经济

49

(和碧君) 首相纳吉上週宣佈一系列刺激内需的措施,当中有购物促销活动的增加与商场延长营业时间、机票更具竞争力(机票促销?);但是,人民手上没有多余的钱消费,又怎样帮助政府拯救经济? read more

政客的公平:我要我的,我要你的!

7

(墨雪评论) 我国政治人物喜谈公平问题,尤其是在大选或补选期间,常出现有关这方面的论调。日前,財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就指出,华人只佔我国人口的四分之一,却掌握四分之三的財富,土著和印裔人口加起来佔总人口的四分之三,却只佔四分之一的財富。 言下之意,他颇替土著和印裔抱不平。他还进一步说,我国首40名富豪中,华人佔了29人,8人是巫裔及3人是印裔,政府有必要设法加以改善。 read more

避谈槟州经济成长猛下跌 林冠英把未来投资算今年


(陈治平评述)如果副财政部长林祥才不说,没有人会察觉原来槟州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竟在2012年的首9个月急降至差强人意的1.8% 。槟州政府的经济表现比起2008年所达致的5%国内生产总值,有天渊之别。他认为林冠英应该在经济领域加强表现,改善经济,并坦诚告知槟州人民有关经济境况。

以林冠英凭着一张嘴打天下,好勇好斗的性格,那里会让林祥才占口头上的便宜;他即刻反驳林祥才将数据政治化,声称槟州经济“负”成长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

林冠英自2008年上任槟州首席部长以来,就一直夸夸其谈的炫耀槟州在民联政府的治理下,成功的将该州的经济发展蓬勃起来,达致前所未有的成长。他于去年就宣称,以槟城州占全国总人口的6%,却成功在2010年为国家吸引海外直接投资额(FDI)的36%,沾沾自喜。

他除了为本身的领导和槟州民联政府涂脂抹粉一番,在宣扬“猫”(CAT)政策的成功当儿,也顺便揶揄国阵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力。他曾因为槟州在2010年以122亿名列国家总投资额的榜首,远远抛离其他州属而自鸣得意。

然而,林冠英的忘形,让他更加勤于调侃和诬蔑前朝政府,不务正业地有事没事都拿前朝政府来作为体材,数落一番,以掩饰本身的无能。政治伎俩玩多了,越迷惑得了众人,他就愈加上瘾,穷以宣传,就疏于朝政。由于长期勤于政治宣传,打击政敌,忽略了踏实的政务,槟州经济陷入衰退的局 面,他还懵然不知。

林冠英以一贯作风,即刻发表文告加以反驳。他反指控国阵未列入两家跨国公司在槟州的投资。他在文告中指出,“同一天,德国国际跨国公司贝朗(B.Braun)宣布于今年开始,将在未来的三年在槟州投资17.5亿令吉,而安捷伦科技(Agilent)明年也将在槟城投资2亿美元。

他质疑,这2跨国公司宣布是否有反映在国阵的数据中。他的质疑,却令人对其会计学术背景感到怀疑。林冠英发表如此言论只有两种可能,他不是不晓得会计的原理,就是企图以政治伎俩来模糊混淆人民的视线。

任何稍微有会计知识的人都知道,德国公司在11月24日的宣布,和槟州首9个月的国内生产总额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项宣布只提及未来的三年,可能涉及的总投资额,还没有落实的投资项目,又如何能够纳入槟州国内生产总值呢?至于安捷伦科技公司的2亿美元投资,即使成为事实,也只能成为槟州明年的国内生产总额。

林冠英除了以大嘴巴强拗数据的真伪,图掩人耳目,根本没有拿出诚意告诉人民,行动党民联州政府将会如何改善槟州槽糕的经济状况。看来,林冠英和槟州民联政府已经黔驴技穷了。

狮子开大口: 要求一亿以下工程免招标

 

(林文彪评述)正在在布特拉世贸中心举行的2012年马来人经济大会,马来人对国家经济发展的观点受到全民的关注。

其中,大马马来人工商联合会主席拿督赛阿里阿拉达斯说,马来人的贪污和贪婪是导致马来人议程失败的主因之一的言论,普遍上被华社认为反映实况。

但赛阿里也说马来人今天只掌控了10%股权、商业和商店方面而已,他更放话说,新山市中心没有一家商店是属于马来人的。赛阿里并无提出任何数据为他的论点作证,信口开河有失专业。

当政府在扶助马来人的同时,也推行绩效制,鼓励马来人停止依赖拐杖,加强本身竞争力,创造公平的经商环境。马来人股权课题,即使个别政府所公布的数据也自相矛盾,以致丧失公信力。

至于新山市中心没有一家商店是属于马来人的说法,简直是哗众取宠,没有根据。赛阿里为何隐瞒马来人在新山市中心拥有许多高楼大厦的事实?

然而,这个课题一直是政客用来捞取选票争宠的手段,也是一小部份“贪污和贪婪”的财富掠夺者用以增加财富的秘笈。

即使马来人今天只掌控了10%股权、商业和商店,却不愿提携其余导90%马来人,导致90%马来人的财富落在10%与政权挂钩的马来人手中,出现财富不均状况,正是新经济政策的失败的主要因素。

马来人经济大会闭幕前,还通过一项印证赛阿里所说的贪污和贪婪论的议案,大会要求政府把价值一亿令吉以下的工程免招标,直接采取协商方式赋予马来人公司。

大会甚至促请政府加强官联公司的马来人议程。当人民正欢呼马来西亚在世界银行《2013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中,跃升6位排在第12名的当儿。却出现开倒车,违反以透明、公平竞争与绩效为根本的经商原则,无视国家、各族人民、外资的整体利益,是令人遗憾的。

 

林冠英:人人不如我 州州不如猫

 

(姚秋言评述)《2011年总稽查司报告》出炉后,槟城州首长林冠英因槟州是国内拖欠中央最少债务的州属而沾沾自喜,同时也不忘调侃一些人口比槟州少的州属,如登嘉楼、玻璃市及马六甲,表现却不如槟州。

这已经不是自大狂妄的林冠英第一次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之前也曾发表新加坡人在柔佛州并不安全,同时有可能会遭绑架的言论,引起轩然大波。

林冠英要自吹自擂自己的政绩,没有人会在意,毕竟事实胜于雄辩,是真是假,大家心里有数。但是,一些事实却必须公诸于世,不能由他继续藉此邀功。

也许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一个一个事实,槟州政府这些年来财政出现盈馀,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央政府为了协助槟州重振水供债务而接收了槟州高达6亿元的债务。

另外,前朝国阵州政府留下8亿5千万令吉的储备金,而2011年槟州财政盈馀为1亿3千831万令吉。数字会说话,但林冠英选择性忽略这些事实而在中央政府预算赤字上大作文章,其动机可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林冠英除了常有选择性失忆之外,也好大喜功。最新的例子是威南日新中学分校的拨款。当教育部宣布拨款100万令吉予该校时,他回应说“打桩都不够”,但槟州政府前后只拨出30万令吉的款项,而且是分3次颁发,他却大肆宣传。

如果像他所说100万令吉连“打桩都不够”的逻辑可以成立,我们不禁问问英明的林首长:30万令吉可以做什麽?

林冠英常挂在口中的另一句话是中央政府边缘化槟州,这种幼稚的说法根本不值得辩驳,因为连落入伊斯兰党手中20年的吉兰丹州的发展,中央政府都不敢忽略,更何况是槟州。

只是,大家非常好奇和不解的是,既然林冠英把自己说得多厉害和有本事,单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吸引潘健成回来,外国投资者也因为槟州政府施政好而涌入,为什麽他这麽在意中央政府呢?

或许林冠英已经忘了,自己已经是一州之首,可以当家做主了,但本身的心态和思维还是停留在野党的框框,几乎每天有记者会和发文告。看来,他还要向聂老多多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