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赛芝受委为顾问因人设职 纳吉未必点头

(陈治平评述) 许多人关注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拿督王赛芝于1115日的上议员任期届满后的政治动向。故此,王赛芝是否将会如传言般被首相纳吉委任为政治顾问,专司处理该部门事务成为政坛的热门话题。

然而,许多人,包括王赛芝将会大失所望。因为,王赛芝的届满离任,并不能够与当时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被委任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顾问,凌驾黄燕燕之上,担任“太上部长”一职事件,相提并论。

莎丽扎当年之所以被委任为部门顾问,主要是因为她在308全国大选败下阵来,没有了官职的福利和方便,让这位统领巫统娘子军的主帅,运用部门的种种便利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用于南征北伐。

当年的黄燕燕,有别于首相纳吉。黄燕燕对于莎丽扎的委任,碍于乃是首相的安排,只能够哑子吃黄莲,再苦也得忍受。

而今,兼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的是身居高位、领导群英的首相纳吉,他万万不可能有违常理的委任一位隶属马华公会的妇女组副主席来凌驾他之上,担任部门的顾问。试想,当纳吉以部长身份出席官方活动,与部门顾问共席时,礼宾称呼和排名的先后,就会让首相纳吉尴尬和困窘难堪。

而且,首相纳吉不可能为了王赛芝而开先例。除非,王赛芝是一位在政坛上不可多得的领袖。若然,日后,那些上议员届满、不是国会议员或得不到党内委任的人士,都可以走后门“坐镇”政府部门。

再者,副部长向来没有决策权,主要任务乃代表部长回答国会提问、出席官方活动和执行部长施予职务。副部长所行使的行政指令乃来自部长的授权。部门的行政长官如果依据行政手册,可以连部长的指令都能够依法耽误、“延期执行”或抬槓,一位部门顾问的存在与否和其功能则不言而喻了。

即使首相纳吉不克出席任何官方活动,他可以指派任何部门的部长代表。当然,这也包括了出席国会回答后座议员的国会提问,他又何必要去委任一位不能够再以国会议员身份出席国会回答提问的王赛芝呢?

除非情况特殊,首相只能够因位择人,而不应因人设位。尚且,一位副部长的职权,如果没有获得部长的青睐、授权和赋予特定职务,那么,一位部长办公室的高级机要秘书抑或特别官员就能够执行副部长所有的职务,绰绰有余。

当今华社迷信于“变天”和“更换政权”,却不了解政府的操作和机制。其实,内阁制的操作机制,集权于内阁和部长个人;换了政府,不换机制,只是换了一个人坐上同样的一条船,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发生。

一言蔽之,王赛芝是否会被委任为政治顾问并非空穴来风,乃有心人刻意发放的消息。发放消息的用意,不得而知。

可以肯定的是,首相纳吉肯定不会在国会还剩下半年的时间内“轻举妄动”,尚且,纳吉总不能为了王赛芝去开先例,并在没有马华公会的肯首下,贸然行动。

安华凌驾司法 竟想委任纳吉当反对党​领袖


(张良评述)
马来西亚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说,一旦民联执政中央,他不会囚禁现任首相纳吉,反而会委任纳吉为国会反对党领袖。

安华此说若不是调侃搞笑,就是对民主法制额度的威胁。因为即使安华上台当首相,若有证据指控纳吉贪腐,也必须尊重总检察署的监控司法权,是否把纳吉或更多高官达人收监,不是安华的权力。即使纳吉后来被判罪名成立,必须收监,安华也没有“赦免”纳吉收监的权力。

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曾质疑,国阵企图在第13届全国大选来临前将安华收监。他指出“若没有纳吉与国阵巫统的首肯,安华的检控是不会发生的。“

这是公正党的思维,该党领袖深信检控是可以被首相操控的,尤其是安华本身,曾担任过副首相的安华,在任期间到底经手过多少宗动用巫统职权与副首相职权进行习以为常的政治检控,侵略法制精神?这也许造成他认为,当首相后可以把纳吉收监,凌驾司法之上。

此外,委任纳吉为国会反对党领袖之说,更显示安华不尊重三权分立的民主精神。本身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非常了解他的国会反对党领袖是否由首相委任。

国会反对党领袖人选是由获得最多议席的在野党推举,而且,被推举者未必是党主席,例如民联三党在安华重返国会后,共同推举这名公正党顾问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如果如安华所说,委任反对党领袖是首相的权力,那么纳吉岂不是可以委任陈国伟或林峰成之流出任民联的反对党领袖,取代安华?

 

哈迪欲与纳吉北根决斗 仅是幌子难成事实

(董佳燕评述)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考虑于第13届全国大选,从马江国会议席移师首相纳吉上阵的北根国会议席,上演“屠龙记”。此言获得公正党认可、行动党称好,同时得到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首肯。

首相纳吉早于去年12月便表明自己将在来届大选捍卫北根国席,因此若哈迪阿旺直捣北根国席,将与纳吉碰头。

纵横政坛34年的哈迪阿旺,曾于1999年至2004年间出任登嘉楼州务大臣。从其政治资历来判断,北根战鼓敲响将是硬仗一场。

北根国席自1976年大选,便是纳吉的囊中之物。1976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病逝,23岁的纳吉从英国返国代父守土,不劳而获成为最年轻的国会议员。

即便纳吉曾于1982年被时任首相敦马哈迪调配竞选州议席,他依然在北根州议席上阵,离不开北根选区;并在中选后担任1届州务大臣,较后于1986年上阵北根蝉联国会议员至今。

纳吉生平有很多个“最年轻”,除了最年轻国会议员,他还是写下大马政坛记录的最年轻州务大臣、副部长、最年轻部长。

回教党(伊党正名前称)曾在1999年大选与顶着国阵旗帜的纳吉对垒。当时,身为教育部长的纳吉仅以241票险胜回教党候选人蓝里莫哈末。其后于2004年和2008年大选,纳吉分别以22922多数票与26464多数票狂胜,击败公正党候选人。

即便在308政治海啸中,纳吉在北根仍是屹立不倒,多数票不降反升,足见纳吉多年以来辛勤耕耘,得到当地人民肯定。

只是,对垒回教党曾险些翻船,使纳吉至今心有余悸。因此,伊党此番行动,明显欲将纳吉限制于北根,制造心理压力使其难以兼顾全国大选。

提倡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纳吉,代表着中庸开明施政方向;而作为视建立神权回教国为终极目标的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则是集宗教与族群偏激于一体。

2009年,纳吉宣布开放27个次要领域让全民有更公平的竞争平台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便是回青团,过后还在回青团代表大会中公开敦促政府保留这27个领域中30%土著特权固大制度。

另一方面,聂阿兹公开抨击无法寄望纳吉维护马来族群以及回教权益和地位,试图以偏激方式鼓动马来选民群起反国阵政府。

可见伊党中,无论是老、中、青领导层皆对纳吉现今所推行的一系列中庸政策看不过眼,认为其将侵蚀马来族群权益之余,甚至未将回教摆在国家政策至高位置。

哈迪阿旺与纳吉之战,将是马来保守派与开明派战争。不过,政治上的挑战, 往往是声东击西,伊党内部暗中密谋, 如果民联击败国阵入主中央,哈迪阿旺将力争为首相而不会让安华理所当然上位。

因此,为避免兵走险棋, 哈迪阿旺可能在伊党中央的"劝告"之下,收回攻占北根的念头,回到马江守土。此时放话要与纳吉决一死战,在声势上只是想提振党内的士气。

同时,这将反映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中强调在不改变既有种族特征前提下和谐相处,以国内各族群所需为依归的思维,是否获得全民宽心接受,从而决定巫统未来偏左或偏右的政治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