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稀土需求量減污染

48

(刘嘉美)在秘鲁,这个资源丰沛的国家,却因跨国伐木集团的大量砍伐,导致75%的原生热带雨林消失,气候因為雨林的消失而变得反覆无常,气候变异,当地靠天吃饭的农夫收成不定,原来要收成的季节,果实却没有结出来,农夫只能转而為伐木公司打工,伐掉自己的森林来餬口。 read more

关闭莱纳斯宣言先骗选票 安华隐藏议程让稀土复活

anwar win ge lynas
(郑怡恩评述)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向国民讲一套,向外国人讲另一套。民联领袖,包括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不断向人民保证民联入主布城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于人感觉莱纳斯在马来西亚,在民联的统治下绝对没有生存余地,没有翻身机会。

但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却告诉澳洲《悉尼晨锋报》说,如果反对党能够执政中央,他会快速采取行动来调查该工厂,但在这之间,他将会预先关闭关丹稀土厂的运作。“如果莱纳斯稀土厂能展示有说服力的论据来证明所生产的稀土对公众没有造成伤害,我将是第一个赞成稀土厂的人。”

原来安华所谓的“即刻关闭”指的是“暂时关闭”,而不是国内民联粉丝想象中的夷平莱纳斯稀土厂,把莱纳斯赶出马来西亚、拆除稀土厂等等美妙的“感觉”。

对比安华对国内人民讲的“鬼话”与对外国媒体讲的“人话”,可以发现安华对“关闭稀土厂”的立场并非绿色运动或民联支持者想象中的坚决,而对国内人民讲的“即刻关闭稀土厂”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缓兵之计,应付大选之计。

但是,安华并不能把这套话向外国人讲,外国媒体不是安华的粉丝,彼等会以新闻工作者的专业角度来质疑安华如何“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政府需付出什么代价?毁约赔偿预算等等,这是安华无法解答的问题,但在国内安华可以避重就轻,他也自认国民“好骗”。

安华是个懂得对人讲人话,对鬼讲鬼话的政客,如果他仍然将大马选民当“人”来对待,为何他从来没有在国内,向人民说过民联政府将对稀土厂展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

安华对外国媒体讲的话才是民联的真话,对人民讲的话,含有隐藏条件(Hidden Condition),这些隐藏条件,要在人民把民联推举为中央政府后,才会告知。但是安华的诡计已经因为他日前对澳洲媒体讲真话而曝光,如果民联坚决认为稀土不是好东西,彻底支持绿色盛会关闭莱纳斯稀土厂,那就不该有““需要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来证明它是属于安全”的民联政策。

如果民联已经计划执政后,除了“先迅速关闭”稀土厂(讲给选民听的),将会展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来证明它是属于安全”的计划。那么,在莱纳斯被判死刑之前,所有的民联承诺“关闭”,其实是“暂时搁置”。正如澳洲媒体准确的诠释安华针对稀土厂去留的整体谈话为“on hold”。

下图为澳洲《悉尼晨锋报》题为《Rare earths move for Anwar, but only if proved safe》新闻的主题照片及说明文字截图:

“Malaysia’s opposition leader promises that if he wins power he’ll put the the controversial Australian-owned Lynas plant in Kuantan on hold but allow it to reopen after a favourable review.”

Aus

安华在外国讲人话,在国内讲鬼话的报道被国内媒体广泛转载后,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茲即刻为安华暖颊,他辩称,尽管莱纳斯公司一再表示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无害,但民联仍会在执政布城后,中止其运作,并给予他们提出上诉的机会。

拉菲兹否认安华指莱纳斯若能证明操作安全,将允许后者继续营运的说法。他说,安华的意思是,民联将中止莱纳斯的营运,后者可提出上诉证明稀土无害,惟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

安华“讲真话”让拉菲兹慌张失措,辩解得一塌糊涂,言论自相矛盾。前半部,拉菲兹讲的是“人话”,后半部就是“鬼话”,人话与鬼话前后对立,拉菲兹正是海南人所说的“人不是人,鬼不是鬼”。

拉菲兹的前半部企图表述公正党客观,没有判断莱纳斯不安全,他要强调“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无害”是“纳斯公司一再表示”的观点,拉菲兹不敢判断提炼稀土过程对人体有害,因为后半句他必须支持安华的“真话”,即“给予他们提出上诉的机会”。

安华明明就向澳洲媒体说“莱纳斯若能证明操作安全,将允许后者继续营运”,拉菲兹如果要否认,请先要求安华撤回以上说法。

拉菲兹的最后一句印证他及民联在马来西亚向人民讲“鬼话”,他说“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如果安华决定民联新政府将会召开“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一方面公正党的策略主任现在就判决“无害的说法不成立”。民联未来政府已经预设立场与判词,所谓“全新公开的咨询与调查”岂不是“做鬼戏”给人民看?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拉菲兹既然认为“根据该党所得资料,无害的说法不成立。”何不就此断绝其后路?安华为何还要赋予稀土厂一线生机?看来安华也搞不定这个稀土厂。

稀土课题受损马华离关丹 巫统顶着上有望扭转劣势


(郑杰评述)
澳洲莱纳斯矿业公司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稀土厂一事,不仅是国内来届大选的大课题,也成为了国际社会的笑话,毕竟稀土厂是一项工业发展的重要投资之一,而对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就业机会,提供了相当庞大的收益。然而,工业发展必定存在着环保议题,无论是稀土厂或其他制造业的工厂,都免不了与环保成为对敌,“有工业发展,必定有损环保”,这是不变的道理。

环保分子和民联议员所想达到的目的,不外是希望借助人民的情绪,为莱纳斯稀土厂套上“公害”的严重标签,进而让稀土厂课题成为来届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推翻国阵政府。

关丹是设立稀土厂的地区,这一个国会选区是由马华挂帅胜出。不过在2008年大选时,马华的胡亚桥以1826张多数票败在公正党的傅芝雅。来届大选,若再加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发酵的话,多数人都认为国阵要在关丹取得胜利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早前放话,若国阵在来届大选,赢得关丹国会议席的话,证明关丹人民接受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这番话从口无遮拦的安南口中说出来,看似疯子说话,无需理会。然而,从这番谈话中,却看到“国阵似乎有信心赢回关丹”的端倪,而却不无道理。

这可能性的发生,只会建立在巫统与马华交换选区的大前提上。2010年8月,巫统彭亨州联委会主席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已表明巫统要“收回”原本属巫统的关丹区国会议席。那时候,马华当然不肯,也不接受这说法。然而,今非昔比,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发酵,马华根本无法在关丹待下去,尤其是数场反稀土厂的大集会,显示华社对此课题的激烈反应。

由此可见,马华与巫统交换选区,可是一场做得过的买卖,也将增加国阵的胜算。关丹国会议席拥有62%左右的马来选民,而华裔选民占了33%。倘若巫统直接对垒公正党的马来候选人,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垒。此外,2008年大选谣传关丹马华区会不满胡亚桥,而发生抽后退事件,也不会在巫统派出候选人后,再度发生。

马华交出关丹国会选区之后,将获得巫统让出哪个选区呢?据江湖传闻,巫统可能让出柔佛州某一个国会选区给马华,毕竟柔佛州马华中央领袖众多,僧多粥少嘛!

文明抗争勿自贬人民形象 黑白无常吃蕉扛棺材摇臀


(张良评述)
香蕉因为外形刚猛竖挺,自然会被女人联想成男人的生殖 器。陈可辛的《记得香蕉成熟时》,就是拿小男孩那话儿说事。同样,蜜桃因为丰嫩圆凸而会被男人联想成女人的乳房,凹沟则变成女人的阴阜。于是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片名一样不言而喻。

日前,槟城约100名来自槟州各地的年青脚车骑士穿上绿色上衣,参加由大马人民权益组织发起的《绿色脚车行·拒绝稀土厂》运动。在行动党州议员的领导下,眾人在出发前高举香蕉,並喊出“吃蕉吧,萊納斯!”口号。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有女权主义高涨的女性,行动党州议员公开叫莱纳斯吃蕉的口号或被指控性骚扰。

如果莱纳斯高层主管或老板中有与行动党州议员趣味相投的女性,或反挑战到:“舔蜜桃吧!行动党!”

双方若一拍即合,反莱纳斯即可反到床上去。

2009年3月7日 ,废除英语教数运动在国家回教堂聚集的民众抬棺材游行,挺赵明福行动民众与亲友清明节前夕扮黑白无常,身上挂满冥钱,在反贪污委员会总部抗争。游客看见,还以为大马影视业在拍电影。赵明福案子从阳间转到阴间去审判,大马棺材店不妨兼卖模型棺材,提供孝子孝女哭丧配套。

示威群众从抬棺材,装扮黑白无常到手举起香蕉叫莱纳斯吃蕉,黄味趣味有余,创意不足,却自贬形象,互联网社交媒体及网络视频已经普及化,当我国人民维权运动想尽办法吸取媒体的关注,争取曝光,扩大影响力,尝试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与支援的同时,抗争技巧却无法与国际接轨,不但陷入人身攻击、黄腔、阴气沉沉,也自我陷入负面消极磁场,自贬人民抗争的文明素质。

七彩台贬佛教徒只顾祈祷 讥星云法师默许稀土入境


(林文彪评述)前《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写马来评论给马来人看,结果读者寥寥无几,领高薪,唱高调,与读者群众脱节,向华社募捐供养《独立新闻在线》,筹到的款项却乱花去搞马来文版,为马来社会服务,结果烧光投资者的钱,订户数量差强人意,唯有收档,但临别秋波,仍不忘找代罪羔羊,抨击大马华社宁愿花钱买《星洲日报》也不愿支持《独立新闻在线》,害到该网络媒体倒闭。

失去烧钱自爽的平台后,林宏祥转战网络电台,退居网络另一角,寻找网民赞一赞的精神安慰。

七彩电台日前发表林宏祥的《迷奸真善美》质问星云大师对马来西亚政府只有赞美没有批评,对赵明福、Aminul Rasyid、Kugan等人,究竟公平吗?

星云大师访马只是礼貌上赠送“吉星高照”给首相纳吉,民联因为没有受到大师的祝福而积怨不满,至今仍针对星云法师严加讨伐,甚至把星云真善美新闻传播奖拉下水,加以抹黑。

犹记得星云大师2009年访问槟州时,大师曾说:“现任的首席部长林“观音”(冠英),他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从政需要智慧和慈悲,勇敢也很重要,才能有魄力带民众往前走。”

当时,星云大师对槟州民联政府只有赞美林冠英,也没有批评国阵,对赵明福、Aminul Rasyid、Kugan等人,究竟公平吗?七彩电台是否认为星云法师会见首相纳吉时,应该穿上净选盟的黄衣或绿色盛会的青衣,才符合他们的政治议程?

林宏祥同时也鞭挞《八度空间》华语新闻以“神棍迷奸姐妹”新闻开场,只用30秒的几句话报道首批稀土原料运到的消息。

既然七彩电台在其网页强调在新网络媒体时代,‘做手脚’消息无立足之地。七彩电台已有立足之地,让全民有了更好的选择,‘做手脚’消息必无立足之地,《八度空间》及《星洲日报》的报道形式,林宏祥何足在意?

七彩电台何不专注于每天用头版头条新闻跟进稀土厂的进展,传播消息,在弹指之间即把它报道的稀土入境大马的新闻铺天盖地,淹没《八度空间》及《星洲日报》过度渲染的“神棍迷奸姐妹”新闻及星云法师的弘法行程?

当年《独立新闻在线》搞“独立文化志”邀请香港、台湾、中国的作者供稿,就称之为“多元争鸣”,别人办报邀请外国宾客如龙应台、梁文道、陶杰来马演讲,没有邀请庄迪澎演讲,就加以批判,这是什么标准?

借用林宏祥在《迷奸真善美》文中的开场白的一席话,来劝勉林宏祥多做功课,不要乱套逻辑,暴露自己不学无术的真面目。林宏祥说“一般以为,宗教能洗涤灵魂,纠正社会乱象。”他自命清高地把自己划分为“非一般”的清醒,然后归纳其余“一般人”认为宗教能洗涤灵魂,纠正社会乱象是谬误。如此自命不凡,何异另类媒体霸权?自以为是地当起“宏祥大师”?

用林宏祥的开场白来对照国内异议人士的涵养及灵魂,可以发现,若林宏祥之流有宗教信仰,让宗教洗涤其灵魂,虚怀若谷,以同理心看待人事物,就不至于走极端偏激。

最可恶的是,七彩电台甚至扩大其反政府,反《星洲日报》议程的战场,唱衰大马所有佛教徒,嘲讽大马星云法师的信徒躲在体育馆祈祷,对稀土入境国土的事不闻不问。

林宏祥轻蔑佛教徒的智慧,鄙视信徒亲近星云大师,他写道:『我们亲近大师以沾法露长智慧——心美,这世界就无处不美;心净,脚下就是净土,哪怕稀土已悄然入境。』

佛教所谓唯心净土,是指心为一切的根源,净土是心的显现,是唯心所变,净土实存在于众生心中。林宏祥的步伐将决定他脚下是净土还是秽土,他有权利选择在临终时才想到净土,其实净土无处不在,当下就是,心净则佛土净。

圣严法师就非常重视“心净”,常说“心净则国土净”,境由心生,福由心造。林宏祥不信佛也罢,何必借稀土来抹黑佛教徒,乱套逻辑来嘲讽佛教徒逃避现实,不问国事,任由稀土入境?

净土观与稀土入境根本就是两回事,混为一谈,贬损佛教信徒,抬高自己的身价,赚得面子书的几个赞,林宏祥就能成为守护大马这片“净土”的斗士,要大马佛教徒向他朝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