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种族隔阂靠大家

14

中央和各州政府皆以公平对待各族為理念,并避免出现肤色差别待遇情况。虽然如此,在社区、职场和日常生活中,肤色的差别对待还是有的,只是很少人向媒体诉苦,而玩弄种族歧视的人大行其道。 read more

种族与宗教主义兴起

68

(罗汉洲) 华人去年运程欠佳,有点霉运,成了人家的出气筒,也是代罪人,人家(说坦白了就是某些土著著名人物)对自己的族人有什么不满意,就指是华人造成的;他们做得不理想或失败了,也赖在华人身上,给华人栽赃、套莫须有的罪名已成了理所当然。 read more

凯里嫉妒非巫裔出任秘书长 暴露以中庸掩盖极端主义

khairy racial long

(章力琴评述)自诩中庸和进步的巫青团长凯里在其政策演词中引述马大教授李活安与国大教授莫哈末阿都哈密的研究指称,私人界特别是一些非土著公司仍存有偏袒与歧视土著的现象。他批评非土著公司没有聘请马来人出任首席执行员,反而是在政府部门担任秘书长的非马来人愈来愈多。 read more

行动党仍以种族分配议席 华裔跌剩15%时火箭缩水

tnc laugh pi
(吴立勤评述)
民主行动党与民政党同样自诩为多元种族的政党。两党若良性竞争,在去种族化方面竞逐,对扑灭我国种族政治必有贡献,然而这两党领袖好的不学,却乌龟笑鳖爬——彼此一样,看见别人看不见自己。

民政党全国主席许子根,日前针对巫统将在来届大选与国阵成员党交换议席,甚至增加议席的情况,阐释为种族比例变化的理所当然结果。其实许子根所言,不但是当前国内的政治现实,也是民联与行动党无力改变的政治现实。

许子根傻呼呼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地讲真话;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兼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以为逮到对方痛脚,加以嘲讽一番,却也自揭疮疤。

张念群列举华裔人口逐年下降的数据加以驳斥,强调若继续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马华(反驳许子根却剑指马华)所能分得的议席绝对越来越少,而巫统则将继续在国阵坐大,要依靠马华保障华社的福祉,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若从民联三党的议席分配来看,行动党非但不敢去马来区竞选,公正党及伊斯兰党一样不会把马来区交给行动党。在这种情况下,民联继续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行动党所能分得的议席绝对越来越少,而伊斯兰党则将继续在民联坐大,要依靠行动党保障华社的福祉,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张念群指出,独立初期大马的华裔人口比例高达40%,惟自此以後,华裔人口逐步减少。在1991年时,大马的华裔占总人口的28.1%、2000年26.03%、2010年再滑落到24.6%,也就是不到我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有关跌幅不仅是各族裔之间最大的,预料到了2035年时,华裔人口或许只跌剩总人口的 15%。 ”

即将来临的第13届大选,一些分析报告推测巫统及行动党将会是大赢家,行动党听了当然雀跃万分,但当《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指该党在来届大选独霸民联最多国会议席,在国会222席位中,该党将竞选多达90个国会议席时,为何陆兆福紧张兮兮跳出来驳斥说该党所竞选的国会议席绝不会超过60席?

民联如果野心勃勃要入主布城,不就应该以胜算为考量吗?民联不是拒绝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吗?行动党为何不争取竞选至少100席,以确保民联顺利入主布城?林吉祥也说这是千载难逢时刻,友党能不顾全大局吗?

目前声望如日中天的张念群,为何眼见林吉祥破釜沉舟南下前线州竞选以带动士气之时,仍不愿毛遂自荐放弃沙登,回到自己的家乡峇株巴辖去竞选,帮行动党赢取多一个国席,以示行动党绝不“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同时宣示张念群绝对不以“种族比例来决定上阵的选区”?

如果张念群要谈“去种族化”的崇高理想,他敢告诉林冠英说,马来人也可以当槟城首席部长吗?

即使张念群不敢去峇株巴辖竞选,她敢建议公正党交换选区,前往同属吉隆坡直辖区的斯迪亞旺沙(Setiawangsa)竞选,去帮民联赢取这一个上届大选中唯一输掉给巫统的国席吗?

斯迪亞旺沙(Setiawangsa)拥有超过1万军警票,向来是国阵保垒区,连当了七届甲洞国会议员的陈胜尧也不敢自告奋勇前去这个挑战巫统。行动党眼高手低说要拒绝“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却做不到拒绝“以选民种族比例来决定上阵的议席”,岂不是自打嘴巴?

我国华裔人口若跌剩总人口的15%时,行动党还有多少“华人区”可以竞选?

行动党不折不扣乃华人党 要乌巴政府本身更需改变


(姚新言评述)民主行动党在元旦日晚上高调推介4种语言的“乌巴火箭风”完整版短片,行动党上下如今可以说是士气高昂地面对下届大选。

然而,在火箭和支持火箭的民众都迷上“乌巴”时,其实真正需要“乌巴”的却是行动党本身,因为行动党号称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基政党。

从最近8位巫裔候选人竞逐行动党中委职全军覆没,就足以说明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只是讲爽而已,创党至今根本就未获得真正的贯彻。

虽然指行动党是一个种族政党的说法也许不符事实,但不能否定的是,行动党的确是一个由华人主导的政党。马来人在火箭根本难有作为,虽然也有人认为,行动党内的马来人要获得代表支持,必须凭自己的本事,但如果像东姑阿都阿兹这样有崇高理念的马来人,也觉得在行动党没有他容身之地,还能期望其他马来人出人 头地吗?

例如,在中委会选举后受委为中委的阿里芬和再里尔,都没有基层,他们都是因为本身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身边的人而受委,而中委会委任他们,也只不过是避免外界批评行动党是一个“反马来人”的政党而已。行动党的平台,根本不是为马来人而设。

事实上,不仅是马来人,即使是印度人在行动党也只是扮演陪衬的角色。表面上,行动党领导层核心目前有多位印裔和锡克裔领袖,真正可以发挥作用和影响力的却少之又少,如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但不论是在过去的林吉祥时代,还是现在的林冠英时代,只要有林氏父子,他永远都是次要人物。

代表行动党上阵的非华裔候选人,若没有获得华裔选民的支持,根本没有机会当选。同样的,行动党现有的国州议员,绝大部分都是在华人尤其是城市选区中选,也难怪会被人标签为“华人政 党”。

在这方面,同为民联盟党的人民公正党反而还比行动党更多元化。虽然公正党是由马来人主导,但它更像是一个多元性的政党,非马来人领袖在党内出人头地的机会,和马来人均等。公正党的国州议员中,就有很多华裔和其他种族。反观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华裔占了80%以上。

虽然行动党努力“多元化”,但基于选举策略考量,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要取得突破很难。来届大选,巫裔领袖上阵的机会几乎是零,但即使有也只是点缀,行动党始终还是无法摆脱它是“华人政党”的困局。

伊斯兰党宗教种族共纠缠 新加坡报章疑虑哈迪取向


(周硕文评议)
最近新加坡海峡时报刊载一则关于马来西亚大选的评论文章说,伊斯兰党所面临的麻烦问题是它的伊斯兰法律议程,它和占少数的非穆斯林宗教大大的疏远。巫统向穆斯林示好,无论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但它没有伊斯兰党可怕的司法体系图像,这就是伊斯兰刑事法律,它规定用石块砸死通奸者和因盗窃被截肢。

文章也提到伊斯兰党强调宗教超越种族。但是当宗教和种族利益重叠时,该党是否能高唱像“宗教超越种族”的口号,文章提出如果民联上台,就会很难看到伊斯兰党会如何保持中立,如果民联要撤销马来人经济特权,建立一个后新经济政策的马来西亚,以绩效作为基础来分配和奖励,伊斯兰党肯定不会赞成。所以伊斯兰党是宗教至上也是种族至上纠缠的政党。

文章提到伊斯兰党存在于民联里,对安华和公正党是一把双刃剑,伊斯兰党内已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把阿迪阿旺推上首相的宝座。民联三党领袖,包括阿迪阿旺在内,没有公开认可过安华必然将成为首相,尽管行动党一直强调安华是民联的首相,但阿迪阿旺没有公开附和过。

对于阿迪阿旺,华人社会对他了解有多少?上述刊在新加坡海峡时报的文章也提出这个问题,这个人是开明的人物吗?我们所知道此人是在埃及的大学攻读伊斯兰系,是一名宗教师,今年65岁。他是一名信仰坚定,对在马来西亚实行伊斯兰国或者变相的‘福利国’或变装的‘仁慈国’,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绝不妥协的人,他不是一个开明,可以容纳百川的人物。

问一问马来西亚华人选民,有多少人了解伊斯兰党,有多少人了解该党主席阿迪阿旺的思想和行为?那些替伊斯兰党漂白的行动党领袖包括林吉祥父子、陆兆福、潘伟俭之流,其实根本不懂伊斯兰党的深在内心世界。

华人社会不了解伊斯兰党的基本治国概念就是以宗教治国,一切都以宗教至上。伊斯兰党很清楚的和马来西亚的其他宗教划下一条鸿沟,因为在他们的思想里,非穆斯林就是异教徒,他们甚至也指责巫统的领袖是异教徒。

伊斯兰党主流领袖的言论和表现,可以看到他们具有强烈排他性,巩固本身的的信仰基础,无视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一意要在马来西亚实行伊斯兰法,全国人民伊斯兰化。

当你了解今天的伊斯兰党和其领袖的信仰及其背景,就会知道行动党和这个政党的严重危险性。连安华都无法驾驭伊斯兰党,更何况林吉祥父子和陆兆福、潘伟俭之流。

让行动党扶持伊斯兰党上台,伊斯兰党无视其他种族和宗教存在,强制要实行伊斯兰的政策,马来西亚将无回头路,全民生活伊斯兰化,伊斯兰法,伊斯兰刑事法,我们将逼到角落,空间越来越小,最后只好寻求移民,让林吉祥父子,让维护伊斯兰党最力的陆兆福和潘俭伟在这里做他们的春秋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