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马来领袖如过眼云烟 社青团竟然也摒弃再里尔


(林文彪评述)如果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政治秘书再里尔(Zairil Khir Johari)是行动党的青年才俊,为何该党的青年团中没有再里尔的踪影?加入行动党社青团年龄必须介于17至40岁;再里尔才30岁,怎么不在社青团发挥所长,而被拔苗助长呢,行动党中委会还不是因为敲锣打鼓也找不到几个马来党员来撑场面吗

社青团上一届中委会,一个马来党员也没有,2012年最新一届的社青团改选,也没有马来人入选,后来在委任两个马来人担任闲职,连马来青年也对行动党没兴趣。

再里尔年前在一项访谈中,揭露他为何选择行动党而非公正党或伊斯兰党,他说因为与行动党的刘镇东关系友好。哦!原来是主要是因为朋友关系,才被拉进行动党的。

传言再里尔名正言顺,获得平反为票选中委后,将平步青云,以行动党中少数物种,稀有动物的姿态,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被安置在相对安全的选区上阵,以确保一旦民联蝉联槟州政权后,既有一个好操控玩把的多元玩偶,又能起到行动党努力保护该党“少数族群”的作用。

但在华人做王的行动党中,再里尔即使兼打国州,胜选后又能扮演什么角色呢?即使再里尔想任槟州首长,至少也要等到林冠英百年之后才有机会。但到时,林冠英的子女早就当起行动党秘书长及槟州的国州议员了。几时轮到再里尔领导槟州政府?

再里尔要当副首长也没门,槟州一个副首长保留给印裔另一个给公正党,除非公正党倒台,否则再里尔在槟州顶多只能当个行政议员。

既然再里尔是行动党唯一的票选中央领袖,威灵显赫,只要获得林氏父子保送,在来届大选要坐直升机上阵霹雳,雪兰莪也没问题,反而更有发展空间。

霹雳及雪兰莪两州行动党自3.08大选后,才发现该党因为没有马来州议员而把大臣职拱手让人,因此痛定思痛,三年前就积极着手物色一名比较像样的马来领袖,以便扶植为该党的傀儡大臣,但至今仍无着落。如今该党中央终于“进货”,霹雳及雪兰莪行动党何不让出一个相应安全的州选区,争取再里尔飞象过河来竞选?

但即使行动党的算盘打得响,还得经过公正党安华及伊斯兰党这一关,再里尔是巫统元老基尔佐哈里(Khir Johari)之子,伊斯兰党向来排斥有巫统背景的政治人物,该党骨子里从来没有接纳安华为民联共主及首相人选,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安华的巫统背景,被伊党主席视为不“纯净”

对于伊斯兰党来说,该党又如何接受再里尔这样一个零伊斯兰色彩的年轻人呢?选再里尔,倒不如选自愿戴宋谷及披头巾的行动党领袖?

废檳城大桥收费站是骗局 一骗再骗火箭敢敢做老千


(张良评述)
有什么比承诺废除收费站更容易捞选票呢?槟州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2007年2月25日在槟城所发表的声明:《行动党在北海赢得1国4州,才有望废除外环公路双溪育收费站》,这份声明仍刊登在行动党官方网站(点击进入行动党官网)。结果行动党真的在大选中赢得北海1国4州,但民联至今已经执政槟州快满五年,双溪育收费站依然存在。

行动党后来以形形色色的理由来推搪责任,把球踢给中央政府。尽管林冠英当了首席部长后,坚决否认该党曾经作出废除收费站的承诺。而林冠英也针对该党党选修正选举成绩被批判而强调“行动党不会学出千”。但行动党在废除双溪育收费站的事件上“出千”的证据,至今仍摆在行动党官方网站,更可恶的是,行动党竟然要一骗再骗,黄伟益这回以“废除槟城大桥过路费行动委员会(HAPUS)代表的身份,扬言民联入主布城,将废除槟城大桥过路费。

国内民间组织发动废除过路费、废除收费站,表达民意已是司空见惯,但黄伟益作为首席部长的政治秘书兼槟州政府广大州议席的议员,却浑水摸鱼,挂个“废除槟城大桥过路费行动委员会代表”的身份,向中央政府呛声,槟州首席部长认同黄伟益的骗局吗?

成立于2012年12月23日的“废除槟城大桥过路费行动委员会”(HAPUS),要在下一届大选前施压中央政府落实三项诉求,即废除大桥收费、终止特许经营合约及归还大桥给人民。既然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伟益是该组织代表,黄伟益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叫他的秘书长兼首席部长明确向槟州选民公布,民联一旦入主布城,槟威大桥收费站将被拆除清光,列之为槟州民联重点竞选宣言,黄伟益做得到吗?林冠英敢拍胸膛作此保证吗?

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最近在行动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扬言:『民联一旦执政中央,将会致力于废除大道收费站,特别是南北大道。』提到槟威大桥时,他说““槟城大桥耗资9亿4400万令吉兴建,已经收取了18亿5900万令吉过桥费,盈余达9亿2400万令吉;如果民联执政,就不会有收费站。”

林冠英以上说法是否等于承诺要废除槟威大桥收费站?看来林冠英在玩弄文字,说得模棱两可,保留转折的空间。林冠英亲自推介“海底隧道”计划时,公开表示海底隧道的收费价格肯定会比现有的槟威大桥及即将完工的槟威第二大桥收费来得高。不让大桥收费,却自己搞更多、收费更高的收费站计划?

在2010年,中央政府透露第二大桥的收费架构时,曾掀起槟威大桥是否跟着第二大桥的收费率调涨的争论,当时林冠英说:“若第二槟桥的过桥费高于槟城大桥过桥费,人民就不会使用新的第二槟桥。若是两座大桥的收费是一样的话,大桥使用者依然会倾向选择使用槟城大桥,因为第二槟桥全长23.5公里,比槟城大桥的13公里更长及更消耗汽油。”

行动党今天如果入主布城后,敢废除槟威大桥收费,岂不是让收费的第二大桥废置?“

废除槟城大桥过路费行动委员会”为何不一并扬言拒绝第二大桥收过桥费?林冠英又何曾反对第二大桥设收费站?

党选成绩想要乌巴就乌巴 行动党一乌巴马来人出炉


(姚新言评述)
天啊!自诩创下多项纪录的民主行动党选举,竟然闹出这样大的闹剧和笑话,在中委会选举出炉两周后才发现自己大摆乌龙,有8名候选人因技术疏失,他们的选票票数遭到错置,这令原本第五高票中选的副组织秘书伍薪荣,跌出20名票选中委榜外,而本来落选的再里尔,现在却挤入中委会。

虽然查里尔说中委会是基于透明(原则)决定公布此事,但既然中委会是在投票日第二日就发现计算错误,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纠正并对外宣布,而要等到两个星期后才揭露真相。

诚如伍薪荣所说,行动党在大会第二天便通知他,党选成绩有错,但又叮嘱他保密。而他最大的问题是,他在这十多天来接受党员祝贺时,感到尴尬。

这难免会让人产生疑问,这是不是为了证明该党也有马来人获选进入中委会,所以才要大费周章,花两个时间为自己找下台阶。当选举成绩出炉时,民众都批评马来人在行动党没有容身之地,行动党领袖还要作出辩护,如果真的如伍薪荣所说是在第二天就知道有错误,为什么还要知错犯错,继续误导民众呢?

若当时作出纠正,不但可以驳斥外界有关行动党反马来人的说法,也可以证明行动党是一个知错就乌巴的政党。总之,现在不论行动党自圆其说,都难免会让人产生阴谋的疑问。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把错误归咎在电脑也是一绝。参与投票的行动党代表不到2千名,即使人手计算,也很快就知道成绩,更何况是电脑计算。伍薪荣原本得票1202张,再里尔只有305票,电脑偏偏就把两人的得票计算错误,真的会有这样离谱吗?

说白了,这一切就是要证明马来人也可以凭真本事进入中委会。但为什么被牺牲的是伍薪荣,而不是其他19位票选中委。其实,就是因为伍薪荣没有官职。如果他是国会或州议员,选举成绩肯定不会被推翻。

行动党经常指责我国选举出现舞弊,认为选举委员会对在野党不公平,但想不到号召民众乌巴的行动党本身的选举制度却是错误百出,最离谱的是,连已经公布的选举结果也可以修改,还把错误归咎于不能发言和为自己辩护的电脑,也只有火箭才可以有这样戏剧性的举动。连自己党且非常简单的选举,火箭都处理不好,还要民众支持其乌巴理念,支持行动党,岂不是要跟着他们去荷兰

与伊党共唱双簧管制娱​乐 火箭堕落到供让华社主​权


(董佳燕评述)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说,行动党往后任何活动皆不能邀请辣妹演出,不管唱歌或是跳舞都不例外,以免成为马华攻击的对象,同时宣称这是一项尊重妇女的表现。

陆兆福的说法得到该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赞成,附和这种做法乃尊重两性平等的表现,有助树立良好文化。章瑛认为,活动的表演节目必须老少咸宜,方能显示对各族和两性平等价值观的尊重,以及对良好文化的崇敬。

行动党斥责马华筹办活动时,常安排穿着清凉的辣妹表演,等同支持不宜老少的歌舞表演,崇尚暴露文化。

这证明行动党在彭亨文冬地里望讲座会上辣妹演唱一曲后便遭腰斩,主因并非有许多演讲者要上台发表,而是行动党判定演唱者的穿着散播着不良文化。

这下子安排辣妹演出成了村民的错。筹钱邀请歌手上台演出的村民,都被扣上推崇不良文化、歧视女性的罪名;表演者则是散播恶质文化,以自己暴露的身体玷污人们冰清玉洁的眼球。娱乐表演无关两性平等,即使衣着清凉也是表演艺术呈现多姿多彩的形式,行动党何必想得那么龌龊?

追根究底,不外是为了迁就伊党封建的治理模式。伊党见到华裔理发师替异性理发,就发挥无限想象,认为剪头发会让男女“通电”、引起欲念,甚至将男女混合理发店归类为色情场所。

如今,行动党看到清凉装的表演者,就联想到“父权主义蹂躏女性”贬低女人的行为,所谓不良文化指的就是存在情色挑逗成分,清凉仿佛等同“裸露”。行动党和伊党走得太近,连思考模式都受伊党影响和牵制,认定娱乐使人堕落,清凉装犹如妖孽作乱。看来,行动党推波助澜,华社得向正常娱乐说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