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能载州 亦能覆州

过去一周,槟城接连n次水灾,犹如一部部惊悚之片。连夜大雨之后,灾情变本加厉,乃至一个个应考SPM的学生,必须放弃巴士,匆匆改乘船只,狼狈地赶往考场。这是怎么一回事?

read more

水灾谁之错?

噩梦何时了?《光明日报》北马版几天前的封面如此写道。过去几天对檳城人来说,的确是发噩梦,短短10天三度发生严重水灾,不仅水灾黑区被洪水入侵,连之前很少发生水灾的地区也失守,甚至发生土崩、路塌等事故,让檳城人闻雨就心惊。 read more

无力治水

最近全槟变成泽国,上周六大雨导致亚依淡天德园路等地发生严重水灾,才事隔两天,周二凌晨轮到槟岛西南区峇都茅和峇东,以及威省18个地区变成水患重灾区。连二接三的水患已亮红灯显示槟州政府事不宜迟,必须立即进行大规模的治水计划。

read more

如果地动天摇

15

(陈淑婷) 只不过是一场大雨,就已造成许多地区泛滥,如此不堪一击,水退之后,从沟裡飘出来的垃圾摊在路面,任轿车无情的辗过,週日的早上,商店大多休业,冷冷清清的街道,一时之间予人满目疮痍之感,只不过是一场雨,就能把马六甲的底牌轻易揭开,原来我们脆弱得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