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自恋成癖 槟城在望无"我"不爽

(林文彪报道)读过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星洲日报》的“日记”式专栏《槟城在望》,多少会了解林冠英的心中情感,但林首长写这个“专栏”的本意,按栏名来看,好像是要谈槟州的大格局,宏观发展概况,让人民知晓槟州在首长的领导之下,迈进的大方向,正因为如此,许多关心槟州在民联的治理之下的前景者,纷纷追看《槟城在望》,可惜完全没望到槟城的未来,却看透林冠英的本质。

曾有部落格对林冠英写作技巧深感兴趣,帮他统计一篇文章中,用了多少个我自。而《槟城在望》的忠心读者,想必对林冠英特别喜欢写“我”而印象深刻。

这里进一步给林冠英对“我”字的迷恋,来个抽样调查。从他四年来所写的文章中,每一篇七八百个字文章中的“我”字果然多得惊人。其中部分文章的“我”字数量如下:

《行政失误?》(19个我);《死不道歉》(27个我);《绝望的山寨版》(30个我);《人前做对,人后更要对》(22个我);《免费wifi让新闻不沦丧》(19个我);《无意争论》(22个我);《我如履薄冰》(22个我);《下半旗的改变》(33个我)《不倒的神话》(21个我);《何苦为难女人?》(22个我);《看不惯的发型》(24个我)《“拜”票?》(23个我);《我是不是“傻瓜”?》(30个我);《你结婚,又关我事?》(25个我)《我“不够班”?》(25个我)。

根据当代知名的领导学专家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其著作《选民进化论》(Won’t Get Fooled Again)里,描述自恋型领袖的许多负面领导症状,出奇地与林冠英迷恋“我”的状况极为相似。

南方朔在《崇祯并发症:自恋型领袖的误国》一文中,指出崇祯皇帝自恋自大自以为是,乃是自恋型的领袖走向疯狂的极端代表。他认为,那种领袖只爱自己,不爱任何他以外的别人,永远活在自我的良好感觉 里,相信自己永远不会错,责任都在别人。当一个国家出了这种自恋型的领袖,老百姓只有「挫咧等」的份了。

自恋型领袖的症状包括喜欢刻意表演自己的一些专长,他总觉得自己永远对,都是别人误会他、嫉妒他、中伤他;他看不起别人,总认为别人没什么,他贡献最大;他的语言里,最常出现的是「我」这个字;他没有同理心也不想有同理心;他不需要了解别人,只要别人了解他;他喜欢用道德语汇自我包装,显示完美;他不信任别人,只相信小圈子亲信;他拒绝别人分享成功,也拒绝承担过失;他的决策草率但都有理由;他从不肯定下属,只要下属效忠。

阳明大学荣誉教授刘家煜指出,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心理病理现象,而我们所处的正是自恋症(narciss-ism)流行的时代。

希腊神话曾描述一位俊美的少年,面对着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欣赏自己的影子,终至于憔悴而死。

《槟城在望》专栏,正是林冠英的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用文字欣赏自己。报界跟她处得久了,匿称他是"英神",正是对这位自恋型领袖最"抵死"的封号。

【快刀斩】国阵民联水供较劲 网媒装腔作势偏帮

(梁敬义评述)一支拍摄团队在八打灵再也一座组屋拍摄水供事宜的广告,弱智网络媒体《当今大马》发现大约200人包括临时演员和当地一些居民参与演出,判断是"秘密"行为。

既然摄制创意影片, 受托制片者当然有责任拒绝有关内容以及由谁委托, 这是商业道德问题,与实质上的阴谋秘密不可一概而论。

"(这次拍摄)并非被重重谜团笼罩着,相反它是一项机密。这是业界的标准作业。" 制作公司的执行制作人周俊生(Chow Chun Son,译音)解释,不管谁聘请该公司拍摄影片,他们都会奉行一样的作业。

"如果我们帮《当今大马》拍摄广告,我们也会说一样的东西。",他点破因由。

任何商业影片内容,极尽保密是正常的程序。如果全都公诸於众,那倒不如著书出版、印刷小册子或发表文告,何需劳师动众拉队拍摄?这是普通常识。

为什么《当今大马》对这影片的摄制过程硬要套上神秘的面纱呢?原来,《当今大马》早已旁敲侧击掌握消息,"相信这个广告可能旨在破坏雪州政府的形象"。作为民联党媒,《当今大马》就必须先行打击这个广告可能产生的杀伤力。

商人罗查里在今年7月,指控的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管理不当造成水荒危机,建议配水缓解紧张。中央政府向雪州政府施压,要它接受冷月河第二滤水站计划。

水供已成为国阵中央政府与民联雪州政府的政治较劲。两个政治阵营各自隐恶扬善原本就是政治生态和本能。而能够向对手见缝插针,攻其软肋也很正常。

既然水供是雪州民生问题,《当今大马》就应该用挖掘国阵的臭底的本事和标准去探究民联弊病,才符合他们自命的深度报导。

《当今大马》针对这水供问题的影片,故意引述居民的表示,"当地并没发生水荒",完全撇掉拍摄影片有"取景"这个环节。外国人到大马取景拍片,怎不见《当今大马》幼稚地问,这些故事并没有在大马发生?

因此,《当今大马》把细微的新闻枝节放大以打击民联的对手,就是他们办媒体的强项,不过,这种伎俩用多了就让人一眼看穿它的伪中立。

独中是变种还是绝种?(上)/林怀龙

我于8月22日在本版发表拙作“独中目前会变种吗?”。当天吉隆坡中华独中申请在关丹开办中华独中的批文在报上曝光,我看了吓了一跳,怎么教学媒介语是国文,这还能算是华文独中吗?

我发表那篇文稿时的想法是在一个法治国家,没有任何部长或教育官员能使华文独中的本质改变。

华文独中存在但不增加

感谢我的学生陈强勤硕士,将网络上黄集初硕士所搜集有关我国教育政策的资料转发给我。

我阅读之后才发现到所谓华文独立中学(SEKOLAH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早已绝种(不能再增加),而只是保持原状。我现在抄录黄集初硕士所搜集的以下资料以供参考:-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Cina(SMPC)Sesuatu institusipendidikan yang menawarkanprogram pendidikan peringkatmenengah yang menggunakanbahasa Mandarin sebagai bahasapengantar untuk menjalankanprogram pendidikan yangdikawalselia oleh MalaysianIndependent Chinese SecondarySchool(MICSS)ExaminationBoard.这就是说华文独立中学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而其教育计划则是受华文独 中考试局监管。接下去的条文规定全马60所独种即不可减少,也不能再增加:

“Bilangan SMPC yang sediaada sebanyak60buah dikekalkan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

以上条文可能是在1996年,教育法案修正以后的产物。我相信教育部副部长或是在任的独中人士,尤其是华教界最高权威机构董总不应该不知道这些条文的确实存在,或者是某些教育官员所杜撰。

1996年修改1961年的教育法案时,华社及华教人士只注重在废除教育法案第21条B项,“教育部长有权在认为适当时将国民型学校改为国民学校”的条文,而没有注意到对华文独中的阐释。

私立教育机构与华文独中

或者,当时华社可能认为华文独立中学只要不被减少就行;又或者因为华教问题太多,董总和华社为此疲于奔命,而不能关注到所有的问题,结果忽略了这项阻碍设立新华文独立中学的条文。

教育部提供给申请者申请开办“私立教育机构”的表格中并没有申请开办“华文独立中学”

的表格。因此,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相信是用教育部申请开办“私立中小学校”的BPS-1表格申请。

课程是根据国家课程,批文中第8项注明教育部有被告知,该校将教导国家课程以外的其他科目。

批准人可能了解华社意愿而开拓法律条文以外的伸缩性范围。

根据上述的条文,除非条文中…“tanpa sebarang dasar untukpenambahan atau pengurunganbilangannya.”这个句子被删除,再增设华文独立中学的申请表格,否则我们华文独立中学已经不可能再增加。但修改法案是 国会的权限,部长或教育官员无能为力。因此,如果我们希望改变现状,我们华社特别是董总,应该强施压力,促请执政党修改法案或法案所附带的上述条文;或者 促情民联公布他们执政后对这些教育问题的处理办法,是否修改法案以解除对发展华文教育的限制。

目前国阵已公布了教育发展大蓝图,对华文独立中学的增办或是对整个华教的政策只是保证存在,而没有提升的计划。

我们希望民联能有明显的表态。如果政策法案没改变,即使民联执政,教育部长或教育部官员也必须依照现有法案条文办事。华社特别是华教的守护神董总,应该明了这个事实。

Suaram要被灭口?

《当今大马》9月19日,《斥未对付潜艇与养牛案公司· 行动党抨打压人民之声灭口》的标题。乍看之下,令人震惊,真有人要杀人灭口,谋害人民之声的人吗?

人民之声事件,怎么看,也不至于发展到有人要“杀人灭口”的地步!

阅读文章,原来里头整合林冠英与张念群针对人民之声事件发表的文告。《斥》文写道:『张念群批评国阵政府正全面利用所有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她说,国阵利用警方和反贪委会采取选择性的提控行动已经不是新闻,现在连公司委员会也成为国阵“灭口”的工具。』

【灭口】谓将人处死。《新唐书·王义方传》:“杀人灭口,此生杀之柄,不自主出,而下移佞臣,履霜坚冰,弥不可长。”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灭口】的定义是:为防止泄漏内情而害死知情的人。

张念群要把公司委员会或中央政府抹黑成杀人凶手也罢!毕竟行动党仅存的本事,就是一张不负责任的大嘴巴。

但《当今大马》却取【灭口】当标题,表面上哗众取宠,实际上却显示《当今大马》已经沦落为党报,逐渐行动党化。

 

丘光耀骂林吉祥大烂憨 与叶新田同声谴责华社

以粗口洋洋得意的丘光耀今天在其面子书与董总主席一唱一和,随着叶新田辱骂捐助关丹中华的热心人士为“大X憨”后,他跟着辱骂支持国阵教育发展“大蓝图”的华人,都是“大烂憨”!

到底谁支持《教育发展大蓝图》,谁是丘光耀口中的“大烂憨”呢?让我们来看看以下公开支持《教育发展大蓝图》者,是否正如他所说的“大烂憨”。

教总主席王超群说,整体而言,教育发展大蓝图是国家自独立以来较为全面,深入及具专业性的文件,也是面向世界,现代化和未来的教育发展蓝图。

国家教育方向蓝图检讨委员会委员拿督蔡贤德博士表示,希望华教人士能以平常心去看待《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书,而且要有世界宏观,只要是对国家和下一代好的,大家都应该上下一心地给予支持。

蔡贤德也是拉曼大学校长,他说,这份蓝图之所以好是因为它不是由几位高官或是专家闭门拟定,而是收集了全马人民的意见,包括学生、家长、教师及专家的看法。

王超群、拉曼大学校长、全马人民的意见,包括学生、家长、教师及专家都被超人丘辱骂为“大烂憨”。而超人丘目前正是行动党中央领袖力捧为“行动党名嘴”的超级助选员。“行动党名嘴”的立场当然就是行动党的立场。

行动党国会领袖,也就是出钱赞助丘光耀年少时在南方学院念书的恩师林吉祥,昨天评论《教育发展大蓝图》时,除了点出大蓝图的不足之处,也公开赞赏大蓝图录取最优秀30%学生当教师的政策。这是一名负责任的政治领袖懂得分辨是非黑白,客观看待事情的例子。对于政坛流氓丘光耀来说,林吉祥竟然去赞扬“敌人”国阵的东西,简直也是“大烂憨”一个,丘光耀头脑发烧,骂到林吉祥头上。

被粗口丘辱骂为“大烂憨”的,还有盛赞教育蓝图是绝对清晰,并包含大马教育系统改革路线图的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院长李盛光博士。

对于这个引领国家未来13年教育改革路线的发展大蓝图,出席推介礼者不管是教职人员还是政党人士都表示支持。

不过,要如何执行,他们则心存隐忧。这包括不反对教育蓝图,但提出“重点是如何执行”的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则表示教育蓝图是“好的概念”。

陈胜尧是行动党资深元老级领袖,潘俭伟是该党后起之秀,这两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并没有像丘光曜那样,把所有中央政府推行的政策当作“国阵”制定来毒害华社的阴谋。在丘光曜眼里,这些都是立场暧昧,不懂得分辨敌我关系,应该被华社遗弃的半个“大烂憨”。

 

伊党欲禁私人泳池派对 · 《当今》中文版消音

行动党及公正党领袖,针对伊党欲推行的伊斯兰政策、伊斯兰生活方式,一贯向华社保证所有这些政策皆不会影响非穆斯林。这些为了做官,而不负责任地做出空口保证的领袖,不晓得欺骗了多少愚忠的粉丝与盲目的群众。

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今年国庆日的前两天,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公开促请宗教执法单位严厉对付吉隆坡安邦一家私人俱乐部举办的私人泳池比基尼派对。聂阿都谴责该俱乐部主办的“潮湿与疯狂的星期三”泳池派对违反阿拉教义及侮辱伊斯兰教,他也指裸露身体者是“动物”。

聂阿都也是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儿子,他指出,在作为一个伊斯兰国的国度里,这种活动应该被严厉禁止。聂阿都也对国内到处可见的夜总会、按摩院及迪斯哥厅没有被关闭感到遗憾。

深受华社信任,自诩提供准确与独立新闻的网络媒体《当今大马》英文版报道了上述信息,但其中文版却故意漏掉这则新闻,明明知道这是华社关注,影响华社的事件,她却偏偏没有加以报道,刻意不让华社知道这宗对民联不利的事件。为了照顾民联的利益,她宁可牺牲华社的知情权,令人怀疑《当今大马》的公信力,越来越趋向于成为民联官方喉舌及党报。

位于吉隆坡安邦的The Pool俱乐部,例常举办以沙滩装为主题的湿身狂欢私人派为号召,鼓励女宾客穿上性感比基尼,换取免费酒精饮料!派对免费入场,来宾只需要支付10令吉泊车费,即可进入俱乐部狂欢,穿比基尼的女客将可获免费龙舌兰酒;穿着火辣性感的还有香槟。俱乐部的泳池也开放来宾入水,现场所见女来宾都穿上性感泳衣和比基尼在水中与男伴玩乐,春色无边。

这类型的俱乐部,分明是只供非穆斯林娱乐消遣的场所,伊党竟然也要加以禁止,这说明什么?

伊党青年团署理团长聂阿都发表以上声明至今,行动党领袖完全不敢哼一声。资深行动党领袖也对伊党的晚辈毕恭毕敬,雪州政府的行动党高层领袖刘天球、郭素沁、欧阳捍华,邓章钦,还有国会议员潘俭伟、张念群、方贵伦、陈胜尧及陈国伟,完全成了哑巴!眼巴巴任由伊党领袖把伊斯兰生活方式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

林冠英查前朝廉价售地 · 报复性肃贪自损形象

槟州首席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突然宣布他的州政府委任曹观友行政议员率领一支特别行政议会委员会,调查前朝国阵政府涉嫌廉价出售4000英亩的州政府土地。

是谁要求调查前朝国阵政府涉嫌廉价出售4000英亩的州政府土地?是民间团体的诉求?非政府组织提的诉求?在野党提的诉求?没有啊!

那么,为何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会在执政槟州四年半之后,才突然想要调查前朝国阵政府涉嫌廉价出售4000英亩的州政府土地?过去四年半不觉有问题吗?

原来,林冠英政府是在面对在野党指责槟民联执政以来卖光槟岛价值连城的黄金地段后,无法自信地拿出证据,证明本身的政府并无贱卖土地,无法以数据服众,唯有采取报复性的反击行动。

槟民联在面对在野党提出的指责后,才以报复行动来调查前朝国阵政府“涉嫌廉价出售4000英亩的州政府土地”。这项动作已经充满政治色彩,报复的目的多于肃贪倡廉的动机。

更荒谬的是,林冠英竟然委任自己的手下曹观友领导特委会,而非独立、无政党背景、与政府没有利益冲突、受公认具诚信度的人士来担任,因此可以预见如此的调查结果是谈不上公信力的。

前朝政府的过失,若有足够的证据,槟州政府应报案绳之以法。若不足以立罪,纵使前朝政府确实有涉嫌廉价出售州政府土地。当前的民联政府应即引以为鉴,避免重蹈覆彻,政权再被人民推翻。

即使曹观友率领一支特别行政议会委员会,查出前朝政府涉嫌廉价出售若干英亩的州政府土地。林冠英要证明什么,证明咱们俩彼此彼此是吗?

如果林冠英有把握说服槟州选民,槟州政府绝对没有廉价售卖政府地,他有必要做贼心虚去调查前朝政府的过失,去鞭尸吗?

人民委托民联当槟州政府的目的,不就是要民联看管好槟州政府的土地吗?通过挖出对手的疮疤,来证明自己的恶疮没有人家这么臭,丢不丢脸啊?

林冠英政府若真有肃贪倡廉意愿,敢不敢成立一个独立的调查特委会,不分彼此,公平调查前朝及当前民联政府是否有涉嫌廉价出售大批州政府土地?

 

林吉祥应交代为何白毛没倒 华人自己跌倒!

(吉隆坡9日讯)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行动党在去年426州选拉票期间曾经向当地华裔作出承诺;只要华裔下定决心投选行动党候选人,一定可以绊倒白毛首长,结果行动党大胜特胜,可是,该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如今却转过头来质问首相,如何定夺白毛首长的地位。

针林吉祥提起砂州白毛首长何时退位的问题,郭大雄表述;行动党在州选期间展开排山倒海的攻势,而且推出“白毛不倒,华人吃草”的口号,成功误导华人大规模投野弃朝,现在理应向清楚华社交代,为什发生“白毛没倒,华人自己跌倒”的现象。行动党倾巢而出把当地的人联党连根拔起,最后断送了半个世纪以来,保留给华人担任的第一副首席部长,林吉祥已经忘记这个历史伤痛,可是,砂州华社亲历其镜,可不容易抹掉记忆。

郭大雄强调:林吉祥和行动党也应该告诉华人,砂州华人在去年426州选后面对的政治生态,有那一个层面会比州选前更好,更符合当地华人的意愿?当地华人大量投选行动党议员,除了能够在州议会开会期间,观赏在野的华人议员表演演讲骂架的技能之外,还能够为华社带来什么实质的政治改革或提升?

“很显然,所谓的拔毛行动其实是行动党欺骗选票的幌子,非但无法改朝换代,反而导致砂州政局陷入“华人在野,他族在朝“。原本有作为,而且占据25%强的华裔选票,平白被行动党丢进政治荒野,如果这个党还有丝毫民族政治良知,应该在这个时候向华人表示歉意,然后再追问白毛的去留也不会太迟。”

行动党基於口臭作孽施杀手锏 丘光耀无缘竞选只好转战网络

以出口"呈脏",自命超人的行动党人丘光耀已在未来大选候选人的名单中遭腰斩。曾经发出豪言将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或蔡智勇竞选,如今已成绝响,因为柔佛州行动党严以拒绝腾出任何选区,丘光耀只好如丧家之狗放弃政治野心。

以为藉助在面子书名震遐迩的知名度,他过去数月曾奔走乞求柔佛火箭主席巫程豪让他出阵,但由於丘光耀除了衰口常臭之外,党内人士看不出他有胜出的理由。

丘光耀於9月5日出席一家网络电台推介礼时,证实本身不会上阵选举,这也说明时任行动党大选宣传组组长的他,数度要挑战蔡细历和蔡智勇对垒,根本没有底气,其实是放空炮,想藉助他人的地位提高名气。

陶醉在面子书,自认为"获得许多网民的支持",但在网络虚幻世界中走回政治现实,他在党内是得罪人多,招呼人少,自陷神憎鬼怨的处境。党内传言,他因为利用网络得罪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被投诉到中央纪律委员会处理。由於他可能面对不光彩的处分,受促辞职。

不过,他虽然没有党职,据说与党保持雇佣关系。丘光耀自诩他通过面子书和政治群众演讲,竟让他在党内获得“雇佣军”(Expendables)的外号。

这位以粗俗语言哗众取宠的博士,他放话要在接下来的每一场政治群众演讲,“唱衰”《星洲日报》。他认为星洲日报封锁他的新闻而"不必屈服",因为本身不会上阵选举,就不需媒体给他宣传。

虽然他仇视世华媒体旗下四大中文报章,但他的政治主子林冠英却为星洲日报撰写专拦《槟城在望》而乐此不疲。

公正党副总财政罗志昌趁机揶揄,他欣赏丘光耀批判《星洲日报》的做法,然而他劝告丘光耀,必须告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终止他在该报的专栏。因为林冠英继续为该报写专栏,将会“抵销”丘光耀批判的力度。

罗志昌指出,《星洲日报》会以林冠英的专栏证明本身可以容纳不同意见,而让丘光耀“白白牺牲”。
在当前政治对峙紧绷下,丘光耀已"盘算"和假设民联若执政中央,当务之急将废除钳制媒体的恶法,“解放”《星洲日报》。他说,民联执政中央后,也将成立媒体评议会和教育读者分析和辨别媒体,言下之意,全马的读者都缺乏智慧,唯独行动党可以居高临下指导人民如何接触媒体。

丘光耀如今没有党职也无缘竞选,却俨然以未来内政部长的姿态说梦话。去年,他自诩将在民联政府中担当反贪污总监,以整肃舞弊营私。更早之前,他自称愿当一头狼狗以监督国阵阵府,保护人民的财产。

正由於他头脑发烧,口不择言,令党内以他为耻,他如今东征西伐演讲,求的是掌声,却因为他搞憎恨政治,不务正业地破坏华文平面媒体得离谱,导致群众对行动党人的素质哀叹其乏善可陈而渐行渐远。

林吉祥:企图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应该受谴责

【林吉祥:独立55周年献词】独立日应该是一个全体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背景共同庆祝的国家节日,启发人民继续共建一个更民主、公正、有竞争力和富裕的国家。任何企图骑劫独立日并加剧国民分化的政党,都应该受到谴责。

遗憾的是,许多马来西亚人在第55届独立日来临之际倍感焦虑,除了无法在公众场所和居家私人空间内充分享有安全感之外,日益严重的负面和极端声音,在这个多元国度里渲染不信任和仇恨情绪,企图破坏马来西亚各族与宗教间和谐,也是原因之一。

独立日应该是一个举国同欢的节庆,而非只限特定个人、群体、社会组织或政党。独立日不该属于国阵和民联,而是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

且让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地域和政治倾向,摒弃纷争,共同庆祝第55届国家独立日,并启发全民共建国家未来,迈向一个全民得以共享自由、公正、团结和良政的马来西亚。

【于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表独立55周年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