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捍华违诺未安置就拆餐馆 火箭网兵护主疯狂污篾业者

(真相网/程义)丹绒士拔情人桥从修桥变填海,再演变成州政府收回土地大兴土木,以致两间历史悠久的华人海鲜餐馆遭拆除。业者和一夜间失业的30馀名员工手停口停,他们痛斥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华没有兑现诺言安置餐馆,但是,火箭网兵纷纷在网络上抨击及污蔑业者是马华党员和“反政府”,令业者深感心酸心寒。 read more

水灾抖出前朝也痛骂民联 行动党无能无才光会放屁


(郑杰评述)
马来西亚每年的11月或12月都会遭遇豪雨来袭,尤其是东海岸各州,甚至会发生严重的水灾。近几年,水灾不仅出现在东海岸,繁荣地区如雪州和柔州,都会发生水灾,导致老百姓有家归不得。

一场水灾,又是朝野政党奋力拉票的时候。有人说国阵救灾的能耐,远比民联来得有经验,而且速度极快 ,急灾民所急。就算是执政超过20年的吉兰丹伊斯兰党州政府也必须在国阵中央政府协助下,才有足够的能力和人力去展开救灾工作。

水灾的发生,朝野领袖的嘴脸无所遁形。国阵领袖二话不说,全力投入救灾工作。然而,行动党领袖却趁机抨击敌对政党,甚至推卸责任,足以证明民联议员“口水多过茶”。

雪州沙登发生水灾,该区州议员兼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被该区前州议员廖润强和前国会议员叶炳汉抨击后,反驳两位马华领袖说,沙登水灾问题是数十年的老问题,他们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再来,便是彭亨关丹发生大水灾课题,彭亨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李政贤说国阵州政府无法解决水灾的问题,又如何有能力管理莱纳斯稀土厂呢?话说这一场关丹大水灾是65年来最严重的水灾,以前不曾淹水的路段,都发生水灾了。李政贤的无能治水又从何说起 呢?

吉兰丹州是路人皆知,每逢年末之时,都会面对水灾的威胁,这才是真正的老问题。若说欧阳捍华反驳前任国阵议员的言论成立,彭亨州社青团团长李政贤抨击国阵州政府的做法也正确的话,那套他们的话,来抨击吉兰丹州伊斯兰政府不是更贴切吗?

数十年的老问题,都无法解决,根本无法合理化吉兰丹州伊斯兰党政府的无能。若连治水的能力都没有的话,要如何让人民把整个国家的发展和命运,交到民联或伊斯兰党的手上呢?

朝野政党的骂功虽了得,但是一旦把所有的事件连接在一起的话,就会发现政客说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守得了自己的地盘,却丢了同僚的面子。李政贤和欧阳捍华骂来骂去,不也是在说自己吉兰丹的同僚们无能力治水,才会让水灾年年发生。

槟治水有功雪州推卸责任 政府没执政能力应即下野


(林文彪评述)行动党政府最荒谬的推卸责任手段,就是与前朝政府对比看谁在位比较久,谁就应该为悬而为决的民生问题负责。以雪州沙登水灾的问题为例,雪州民联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抨击沙登马华领袖叶炳汉和廖润强在沙登水灾问题上,忘记了水灾问题是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的问题,他们唯有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才能合理化他们的无能。

按照欧阳捍华的逻辑,如果国阵在沙登执政50年仍无法解决水灾问题,即使民联接手政权后49年364天内,沙登仍然发生水灾,当了49年364天反对党的国阵,也不能将自己在任时的失责推卸给现任民联政府,因为国阵比民联执政期多一天。

沙登选民就是因为国阵数十年没有获得解决水灾问题,才把手中的国州议席选票投给行动党的张念群、叶南进及欧阳捍华。但是行动党执政快满五年,仍无法解决沙登水灾问题,沙登选民应该质问欧阳捍华是否要求选民给予民联多45年政权,一天也不能少,对民联才公平,民联政府才有足够时间解决水灾问题?

非常讽刺的是,同样是民联政府,但槟州民联却宣布该州治水有功,不再发生大水灾。槟州掌管治水工程事务的公正党刘子健行政议员指出,根据槟州社会福利局的数据,2010年至今,除了西南县,槟威两地不再有灾民因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说明槟州政府治水有功。自从民联执政槟州后,受水灾影响而被迫搬迁的灾民渐减少,尤其是2009年起,州内至少3至4个县署已达“零”搬迁灾民。

刘子健透露,槟州治水基金拨款下的还有耗资3000万令吉进行中或等候进行的治水工程,一旦这些工程逐步落实,槟州未来一年至年半內的水灾状况料将受全面控制。

雪州的行动党到底在州政府中争取到多少拨款为沙登治水?2008年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宣布政府花费130万零吉委任咨询公司为古腰河寻求治水方案,沙登居民有望一劳永逸解决困扰数十年的水患问题。

每一次沙登发生水灾,欧阳捍华必定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水灾10次,欧阳捍华叫廖润强向沙登人民道歉10回。除此之外,欧阳捍华也不能为水灾做些什么。今朝政府不断叫前朝政府道歉,沙登好像没有执政党议员,民联议员仍在当反对党。欧阳捍华当选的任务不是要对付水灾,而是要对付马华公会。

欧阳捍华政治秘书林芮光于2010年7月14日宣布雪州政府执政29个月来,已经拨款17万零吉维修沙登多个地区排水系统。区区17万零吉东修西补,治标不治本,对比槟州的3000万,难怪沙登的水灾越来越严重了。

对比槟州民联公正党行政议员治水有功,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令人怀疑是否当家不当权,在公正党主导的州政府中,只能分到丁点面包屑治水,还想把责任归咎前朝政府。欧阳捍华!Shame on YOU!

雪州行动党鬼打​鬼 邓章钦扫郭素沁颜面

(陈治平评述)行动党一年一度的代表大会的与会代表仅仅到达总合格代表的26.9%的出席率,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郭素沁认为以“代表懒惰,活动多”和非党选年为理由瞒天过海,敷衍了事。她却万万意想不到,其政治死敌,雪州议会议长邓章钦会籍此发难。

邓章钦揭露,行动党代表大会出席率之低,乃因为州领导层没有发出通知信给代表们有关代表大会的召开与举行。他还宣称,由于本身没有收到任何书信通知,担任副主席的他才缺席年度大会。

邓章钦选择在这个时候发难,公开指责州领导层失职与及雪州行动党行政管理一团糟,并没有顾及该党和身为雪州主席郭素沁的颜面,已经很明显的让群众看出行动党的内部矛盾,已经日益严重。

邓章钦和郭素沁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两人的纷争与恩怨种子追溯到2007年,当时派系纷争萌芽。郭素沁与欧阳捍华联手推翻了身为雪州主席,隶属邓章钦派的王志坚。过后,两人亦因为政见相左、政治利益和基层纷争而交恶。

党内的人事纷争,并没有随着2010年的州选举平息下来。当年的“团结派”和“彩虹联盟”因为党内选举的纷争与恩怨,如今,随着全国大选即将来临而再度浮上台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年初的委任地方政府市议员名单的偷天换日、狸猫换太子的名单撤换事件,证明两派还在继续较劲。刘天球兵行险着,不惜开罪雪州主席郭素沁,企图安插自己的追随者在各地方政府机构,是因为刘天球知道,这些市议员将会是他未来的政治筹码。

行动党身为雪兰莪州第二大执政成员党,党代表大会出席率之差,表现出基层党员对于党务的冷漠与不热衷。基层党员对党务的不热忱,也反映出民主行动党基层对党的认知非常薄弱。郭素沁还扬言要在马来选区争取逾7成华裔的支持票,绊倒国阵巫统候选人,可谓痴人说梦话。

一个政党的没落,与党内团结、党领导人是否存有异心和基层士气息息相关。一个执政不超过一届,还属年轻的政权,已经呈现严重的派系纷争和政治冷感,人民又如何期望行动党能够深入民间,关心民瘼呢?

到底是行动党党员对党领导层的无声抗议?还是不同派系在利用契机,向党领导层宣示本身的政治势力?抑或是因为行动党基层组织如郭素沁所言,“懒惰”和“忙碌”?看来这个年度大会将会是行动党在迎接第13届全国大选的一个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