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谈槟州经济成长猛下跌 林冠英把未来投资算今年


(陈治平评述)如果副财政部长林祥才不说,没有人会察觉原来槟州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竟在2012年的首9个月急降至差强人意的1.8% 。槟州政府的经济表现比起2008年所达致的5%国内生产总值,有天渊之别。他认为林冠英应该在经济领域加强表现,改善经济,并坦诚告知槟州人民有关经济境况。

以林冠英凭着一张嘴打天下,好勇好斗的性格,那里会让林祥才占口头上的便宜;他即刻反驳林祥才将数据政治化,声称槟州经济“负”成长的说法,不符合实际情况。

林冠英自2008年上任槟州首席部长以来,就一直夸夸其谈的炫耀槟州在民联政府的治理下,成功的将该州的经济发展蓬勃起来,达致前所未有的成长。他于去年就宣称,以槟城州占全国总人口的6%,却成功在2010年为国家吸引海外直接投资额(FDI)的36%,沾沾自喜。

他除了为本身的领导和槟州民联政府涂脂抹粉一番,在宣扬“猫”(CAT)政策的成功当儿,也顺便揶揄国阵前朝政府的种种不力。他曾因为槟州在2010年以122亿名列国家总投资额的榜首,远远抛离其他州属而自鸣得意。

然而,林冠英的忘形,让他更加勤于调侃和诬蔑前朝政府,不务正业地有事没事都拿前朝政府来作为体材,数落一番,以掩饰本身的无能。政治伎俩玩多了,越迷惑得了众人,他就愈加上瘾,穷以宣传,就疏于朝政。由于长期勤于政治宣传,打击政敌,忽略了踏实的政务,槟州经济陷入衰退的局 面,他还懵然不知。

林冠英以一贯作风,即刻发表文告加以反驳。他反指控国阵未列入两家跨国公司在槟州的投资。他在文告中指出,“同一天,德国国际跨国公司贝朗(B.Braun)宣布于今年开始,将在未来的三年在槟州投资17.5亿令吉,而安捷伦科技(Agilent)明年也将在槟城投资2亿美元。

他质疑,这2跨国公司宣布是否有反映在国阵的数据中。他的质疑,却令人对其会计学术背景感到怀疑。林冠英发表如此言论只有两种可能,他不是不晓得会计的原理,就是企图以政治伎俩来模糊混淆人民的视线。

任何稍微有会计知识的人都知道,德国公司在11月24日的宣布,和槟州首9个月的国内生产总额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这项宣布只提及未来的三年,可能涉及的总投资额,还没有落实的投资项目,又如何能够纳入槟州国内生产总值呢?至于安捷伦科技公司的2亿美元投资,即使成为事实,也只能成为槟州明年的国内生产总额。

林冠英除了以大嘴巴强拗数据的真伪,图掩人耳目,根本没有拿出诚意告诉人民,行动党民联州政府将会如何改善槟州槽糕的经济状况。看来,林冠英和槟州民联政府已经黔驴技穷了。

伊斯兰党对肛交深痛恶​绝 安华要成为首相彻底绝​缘


(周硕文评述)
伊斯兰党权威的长老会建议如果民联一旦执政,应该由该党主席哈迪阿旺出任首相,阿迪阿旺开始半推半就,后来觉得如果能出任首相也是很爽的事。他并没有说民联三党已同意由安华出任首相,可见伊斯兰党对民联首相职位的态度存有很大的问号。

提出由阿迪阿旺出任首相的不是伊斯兰党的普通党员,而是该党的长老理事会的成员是宗教司,主席是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该理事会的权力高于党的中央领导层。所以这个建议是代表伊斯兰党的权威意见。

对这个声明最紧张的是行动党,但出来漂白的不是党主席卡巴星,而是林冠英和一些三、四线的人物。林冠英强调“民联向来都认同安华是首相”。只有“认同”,但并非白纸黑字的契约。

伊斯兰党领导层从来没有公开肯定认同安华是民联的首相,因为伊斯兰学者都同意涉嫌肛交是一种重大的罪过,伊斯兰党的宗教司和学者们对涉及肛交者深痛恶绝。如果伊斯兰党支持一名涉嫌肛交者便严重违反了本身的教义。

这就是为什么伊斯兰党领袖,特别是伊斯兰党的长老理事会建议民联政府的首相必须有阿迪阿旺担任的最重要理由之一。如果注意这个理事会成员的言论,可以发现他们从未来没有提到安华是公认的首相人选,关键就是与涉嫌肛交有关。

伊斯兰党主席阿迪阿旺和长老理事会主席聂阿兹两人,一人是宗教学者,一名是宗教司,他们是绝对坚持民联在执政后要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人。阿迪阿旺强力主张实行伊斯兰福利国,全民生活伊斯兰化。

伊斯兰党一路来的言论没有强调民联三党所谓的‘共识’,在各种对该党党员或群众的集会上所灌输的全是伊斯兰党的思想、理想和主张,不是谈民联的宏观的治国理想。

所以民联三党至今仍然是各怀鬼胎,各党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公正党在三党中是骑墙派,不提本身的主张,伊斯兰党提出伊斯兰治国论,安华表示尊重,行动党提出的主张,安华也同样表示尊重。公正党的做法是试图左右逢源,坐收政治渔利。

现在距离大选日期不远,民联还不能确定一旦获胜,将由谁领导这个国家,使到无数华裔选民感到困惑。

如果伊斯兰党基于不能违反教义,反对安华出任首相,公正党根本没有第二位人选,在这样的情况下,卡巴星和林吉祥不是穆斯林,没有资格当首相,阿迪阿旺真的会变成唯一的人选。聂阿兹也曾声明马来西亚的副首相人选也必须是穆斯林,林吉祥的美梦也破碎,对马来西亚华裔,这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伊党争首相民联自乱阵脚 林吉祥不敢替安华强出头

(姚秋言评述)伊斯兰党长老会代表和中央代表认为,若民联在下届大选成功入主布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将是首相最佳人选,因为他可以把伊斯兰发扬光大。

就在伊党代表支持哈迪阿旺出任首相之前一晚,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才在“人民崛起大集会”上重申民联的立场,即民联一旦执政中央,安华将会取代纳吉成为首相。

一直以来,民联都把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视为首相人选,甚至在安华涉嫌鸡奸被控上庭时,伊党和行动党依然支持他为首相人选,但伊党代表这次却公然挑战这个“共识”,这显然不是即兴的建议,而是伊党高层藉代表的口来探风。

尽管哈迪阿旺第一时间表明本身拒当首相,反而乐意当国家的“仆人”,但这其实是客套话,毕竟他也没有全面否定这个可能性,仅表示,目前无需争论此课题,因为重要的是确保民联在来届大选取胜。他的这番谈话可以被解读为伊党若是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他不会拒绝当首相。

从本届 伊党大会领袖和代表的言论来看,伊党显然对安华出任首相态度有所保留。伊党领袖和代表不仅对对民联执政中央充满信心,且相信伊党可以取得辉煌成绩,因此他们发言时,是以民联“老大”身分自居,并明确表明,若拿下布城,就会修宪通过伊刑法。许多代表也警告民联友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不要反对伊刑法,反而应该团结一致落实伊刑法。

民联三党对首相人选和伊刑法立场分歧,再次证明民联是一个同床异梦的联盟。若不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在下届大选取代国阵成为执政党,他们早就分道扬镳了。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行动党明知道伊党永远不会放弃落实伊刑法,却继续误导华社,指伊刑法不是民联的政纲。

但是,伊党领袖和代表在伊党大会上清楚说明,伊刑法是民联入主布城的主要议程,伊刑法也是伊党的核心。他们的言论揭穿了行动党的谎言。

可悲的是,过去一直批评马华没有骨气的行动党,连扬言退出民联的勇气都没有,还要继续为伊党圆谎。

这也难怪,因为行动党高层目前眼中只想到执政中央,至于伊刑法对华社的影响,对他们来说根本是次要的事。

火箭伊党认同建伊斯兰国 林吉祥父子密谋无可遁形

(姚秋言评述)伊斯兰党宗教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表示,民联成员党已同意,一旦民联成功执政,必将通过民主程序在国会寻求通过,以让伊斯兰的领导纲领成为法律的一环。

他说,民联已经同意,一旦伊斯兰党成为国会最大政党,不但要实行伊斯兰法,也包括伊斯兰刑事法。

哈伦泰益的这番谈话,其实一点也不新鲜,因为大多数人都知道,伊斯兰党建立神权伊斯兰国,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意愿始终没有改变,只是为了争取非穆斯林的支持,伊斯兰党不得不调整策略,以福利国作为包装。

但大家千万不要被行动党所误导,以为伊斯兰党推动的福利国无关宗教。伊斯兰主席哈迪阿旺就说得很清楚,伊斯兰党主张的福利国是与上苍有关的仁政国。换言之,伊斯兰党一旦入主布城,是要落实以伊斯兰教义为本的治国理念,绝非以世俗国为基础的福利国。

一直来为伊斯兰党护航的行动党又怎么说呢?除了向来都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有回应,以及署理主席陈胜尧否认民联已经就伊斯兰刑事法课题达成共识之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国会领袖林吉祥也像过去一样保持沉默和逃避

伊斯兰党建立伊斯兰国的最终目标,是一个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也不是行动党所能阻止的。哈伦泰益还说,卡巴星反对伊斯兰刑事法,是因为他缺席伊斯兰党多次就伊斯兰刑事法进行的对话会,这不禁引人揣测,行动党是不是已经可以就伊斯兰刑事法和伊斯兰党达成共识?

行动党领袖一直说,民联的“橙皮书”才是其纲领,并强调一旦执政中央,一切将依联邦宪法行事。但只不过是缓兵之计,也是自欺欺人的。

若民联真的执政,国会要通过修宪为落实伊斯兰刑事法铺路,一点都不难。届时,即使是行动党反对,伊斯兰党加上巫统,以及公正党的马来议员人数,肯定将会突破三分二的门槛。

林氏父子和行动党大多数意见目前想到的只是要入主布城。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行动党不惜作为帮凶,为伊斯兰党背书。只是,当米已成饭,行动党要退出民联以示抗议,就已经太迟了。

民联矛盾浮现林吉祥焦虑 心急嘲逼纳吉快举行大选


(陈英凡评述)
林吉祥最近这个时期一直发表谈话,说纳吉不敢大选,一再拖延,实际上,纳吉从未讲过什么时候要解散国会大选。而国会州议会任期要明年4月才满。讲来讲去,都是反对党自己说的。林吉祥难道不晓得他老早和民联的头子对外宣布,不会提前解散议会来选举。既然如此,怎可以要国阵的议会先解散来选?这种态度是有点无赖。

老林讲纳吉举棋不定,其实,刚刚相反,纳吉笃定,和马华相互配合的亲民利民政策行动一样样推出来。在屠妖节庆典上,纳吉宣布,如果国阵在雪州胜利,将停止在黑风洞附近建筑的29 层公寓计划,同时要为黑风洞申遗。你可以说纳吉是派大选糖果,不过民联还不是一样乱乱开支票。

身在政坛,林吉祥知道今天的情况和308大选后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民联三党和行动党内的问题一箩箩,拖越久就越不利他们。所以不断发出所谓纳吉不敢大选的言论,先声夺势。

前两天,直辖区部长拉惹龙吉发表谈话说,他预测大选将在华人新年过后,因为现在是年尾,过了屠妖节下个月又是圣诞和新年,华人新年一般上会有15 天热闹,华人新年是在2 10 日,所以过了华人年大选是比较合理的。这个预测,应该比以往政客的预测来的合理。

如果大选在2011 年或者2012 年一月,这意味什么?意味民联四个州的议会可以不必跟着大选,一直做到明年四月,纳吉不是个大傻瓜?国会和民联的州议会分开选,是有如意算盘,因为国会如果民联大败,选民居于同情心理,州议会就可能把票投给民联,这样就可保住他们的州政权。现在有人猜测,所以国州议会很可能到了期满或将近期满时候一同选举。

随着时间进展,民联三党和他们领导人之间的矛盾和纠纷已经逐渐浮现。308大选刚过不久,那时安华和民联各党可说是气势如虹。但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安华的丑闻不断,一个接一个,声望已经一落千丈。华人的问题,印度人的问题,甚至马来人的问题,要靠他来解决是不可能的事,人民已经开始认识这点。

308大选前,伊党有提过要建立真正回教国吗?有说要坚决实施回教刑法吗?现在他们的真面目呈现了。行动党可以做什么?人民特别是华裔选民要清楚这点。这对行动党大大不利。

此外,民联的内讧从未间断,308 大选后民联退党国州议员至少10 个,都是内部矛盾所致。民联别说党与党之间,就是他们各党内部也在斗得你死我活。行动党从槟城到柔佛,几乎每个州都有内斗问题,斗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争取出线竞选,一句话,民联三党,从上到下,只有一个乱字,拖的越久就是越乱,林吉祥深知这点,不过纳吉胸有成竹,不会因为他乱乱发几个文告影响大局。

 

当权派藉机清除异己 行动党党选寒战酷烈


(张新采评述)
13届大选近在眉睫,大多数政党已经启动备战机制,并纷纷展延党选,确保上下一条心迎战大选,但民主行动党却信心满满,按照原定计划于12月中旬举行3年一度的选举。

的确,12 月中旬举行大选的可能性非常低,与行动党党选撞期的机会微之又微。虽然行动党已经两次展延党选,但既然原有的中委会有足够的威信,为何不干脆把党选延至大选后才举行呢?更何况党章也没有规定不能第3度展延,即使党章有这一条文,也可以修改党章。

这样简单的道理,局外人看得非常清楚,没有理由像林吉祥这样老练的人看不出来。

任何选举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更何况这是大选前最后一次党选,而中选者上阵大选的机会又比较高,候选人必然会斗得你死我活。从提名截止后共有103名符合资格者获提名竞逐20个中委职,说明这次党选的选情可说非常激烈。

除了林吉祥、林冠英和卡巴星等可以确定顺利中选之后,其他候选人为了取得胜利,必定会出尽法宝来争取代表的支持。选举过后,败选的候选人是否会重新归队,而胜选者是否会藉机赶尽杀绝,都值得观察。

如果行动党在党选后无法整合,在各自为政的情况下,肯定会影响行动党的大选备战工作,甚至是大选的表现。

可是,明知党选会影响大选的备战工作,行动党还是偏向虎山行,就难免会引起揣测。一方面也许行动党高层有恃无恐,了解到即使是一个分裂的行动党,华裔依然会继续支持火箭。二就是行动党高层要藉此清党,以安插自己的人选在大选中上阵。

从槟州卡巴星和拉玛沙米、霹州倪氏堂兄弟和古拉,以及雪州郭素沁和邓章钦之间的冲突公开化,已经预示着党选将会非常激烈,各派系都要藉这次党选来一个了断,以党选这个时机清除异己。

行动党在执政槟州4年多后,党内争权夺利和自己人鬼打鬼的情况日益严重,印证了权力让人腐化这句话。为了上位不惜排除异己,抹黑和污衊自己人,什么兄弟情都是假的,这就是今天的行动党处境。

邓章钦藉势轰炸郭素沁 警告潘俭伟非好惹

(姚秋言评述) 雪州议长邓章钦又成为话题人物。他这次藉行动党雪州大会出席率偏低一事向州主席郭素沁发难,直接驳斥她所谓代表是因为“懒惰、活动多”等理由而缺席大会的说词。

他还在推文中指责党内有人采取低劣的手法攻击自己的党领袖。

行动党雪州联委会否认没有向代表发出开会通知,究竟是谁在说谎,目前已经成为罗生门,但邓章钦选择在大选即将举行之际向郭素沁公开叫嚣,让行动党家丑外扬,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自他领导的“彩虹联盟”在2010年行动党雪州选举中败给郭素沁为首的“团结队”后,虽然他过后成为州副主席,但对党务就显示意兴阑珊,只专注于本身议长的工作和选区的服务。根据郭派支持者的说法,他几乎缺席所有州联委会的会议。

既然如此,外界难免会对这位因为和行动党高层,特别是林吉祥和林冠英关系不好,导致一直都被打压的“独行侠”这次一反常态,高调抨击党领袖的作法感到不解。

也许唯一可以解释的是,他是要敲山震虎,为自己和本身的战友争取更多的谈判筹码,确保其派系的人选在来届大选可以上阵。

行动党的消息指出,邓章钦希望和郭素沁一起讨论大选候选人人选的事,但郭素沁却大打太极,让原本就对郭素沁不满的他借题发挥,并“警告”郭素沁背后的署理主席潘俭伟,他不是好惹的。

消息说,原任雪州社青团团长李映霞在寻求连任时冷败给无名小卒蔡耀宗,其实是邓章钦派系为“报复”李映霞在两年前的州选中倒戈相向投向郭派的一个警告。

邓章钦虽然在党内被边缘化,但却得到基层拥护。这主要是因为他对行动党始终不离不弃。

在雪州行动党最低沉时,他曾经是行动党在雪州唯一的命脉。308大选前,则与徒弟黄瑞林在州议会并肩作战。308大选后,行动党成为州政府一员,资历最深的他被忽略。

他在党内虽然郁郁不得志,但他还是没有跳槽。这可以解释为何他每次党选都顺利当选,因为行动党代表觉得他有骨气,也是行动党高层虽然对他恨之入骨,却对他无可奈何的原因。

邓章钦开了第一枪,雪州行动党从此永无宁日,加上刘天球虎视眈眈,郭素沁未来的日子只会愈来愈难熬。

昔日青蛙乱跳偷偷笑 林冠英变脸保政权


(姚秋言评述
)如果大家记忆犹新,应该还记得2008年安华进行“916变天计划”时,行动党只有卡巴星一个人坚决反对通过收买国阵议员的方式夺权,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则保持沉默但乐观其成。

不论林冠英如何自圆其说,并指行动党反对跳槽的立场非常鲜明,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行动党的立场是因人而异的。之前的916变天大计,以及最近有3名沙巴国阵议员退党转而支持安华,行动党都是视而不见,而且还表示欢迎。

如果林冠英和行动党言行一致,相信大家都会支持槟州议会的反跳槽法。毕竟议员跳槽并导致民选政府倒台的行为,不仅是背叛本身的政党,也是背弃对选民的承诺。立法强制变节的议员辞职和补选,可以起杀一儆百的作用,也能阻止政党通过收买议员来达到夺权的目的。

问题是,林冠英一方面谴责“政治青蛙”,另一方面却不敢批判安华拉拢国阵议员的行为。这岂不是非常可笑。,难道加入民联的“政治青蛙”就是好人,跳槽国阵的就是坏人。

林冠英明知道鼓吹跳槽的始作俑者是安华,但从来都不敢公开批评他。当年若是916变天大计成功,你说林冠英会带领行动党退出民联以示抗议吗?事实上,在安华面前,林冠英从来都不敢说No。

槟州议会通过反跳槽法,真的如林冠英所说的是尊重民意的立法行为,还是为了保住政权的政治花招呢?只要大家看看林冠英和行动党这些年对“政治青蛙”的言行,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而且,槟州议会虽然已经通过了反跳槽法,但却违反联邦宪法,因为最高法院(联邦法院的前身)在1992年对诺丁沙烈起诉吉兰丹州议会一案时宣判,丹州议会通过的反跳槽法令有违联邦宪法,因此无效。

联邦法院在1994年也以丹州判例条文裁定沙巴州议会在1986年通过的反跳槽法违宪。换言之,只要有人上庭挑战槟州反跳槽法,这个法令就变得毫无意义。林冠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打的却是一场完全没有胜算的仗,其动机是什么,可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行动党派狗也可​当选 何必劳动领袖国州双打​?


(姚秋言评述)
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旧事重提,坚持除了秘书长林冠英,以及有特殊情况的沙巴和砂拉越候选人可以在来届大选兼打国州议席之外,其他候选人只可能打单打。但就像之前的情况一样,党内的反应非常冷淡,而且都大泼冷水,认为为了竞选策略,应该议让重量级领袖兼打两席。

这个理由其实非常牵强,如果说过去的行动党人才太少,许多候选人须国州兼攻还情有可原,当时行动党确实在很多选区找不到候选人,但今非昔比,特别是308政治大海啸后,虽然行动党在中央还是在野党,但却已经在槟城州当家做主,如今,许多专业人士都选择加入火箭,可以说是人才济济。

这应该是好事,因为这说明行动党的斗争路线和目标获得认同,如果人尽其用,不但可以加速党内新陈代谢的步伐,也可以让更多有才能者有机会进入国州议会。

行动党对未来胜利信心爆满,该党名嘴丘操人曾经祭出豪言壮语,扬言派一只狗也能中选。既然行动党连狗种也物尽其用,那又何必单靠所谓的重量级领袖兼打两席?

但吊诡的是,向来说本身非常民主的行动党,却排斥一人一席建议,而且,不仅是既得利益者反对,争上位的少壮派也有异议。原来,利益当前,所谓的改革或是提拔新人都是假的,说一套做一套。

也许有人说,卡巴星的这个建议是意有所指,矛头是指向槟城第二首长拉玛沙米,但排除这个因素,难道这不是一个进步和开明的建议吗?

既然行动党信心满满,认为可以在来届大选取得大胜,而且党内人才济济,就应该规定候选人只可以攻打一个席位。更何况,目前的时代和环境已经不同,一个人力量有限,要同时兼顾国州议员的工作非常吃力,如果只是一个人负责一个选区,既能提升工作效率,又能增加行动党的议席,为什么对单打的建议这样排斥呢?

说白了,一切都是个人利益。在雪州,一名州议员每月可获11700令吉的津贴,若是兼任行政议员,就有25千令吉。至于国会议员的每月津贴是15千令吉。举个例子,若落实单打的建议,现有身兼两职的9名行动党议员,每月收入至少减少1万令吉。

还有,兼打国州议席又等于多了一层保险,国赢州输还有机会当部长,国输州赢还可以做行政议员。反而是单打输掉,就什么都没有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行动党在下届大选肯定是原地踏步,除了现有的9名国州议员大半会兼打单双打之外,还会有更多候选人会在所谓的竞选策略名堂下兼打国州议席。

反伊刑事法 : 评比行动党巫统就见底

 

(林文彪评述)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到底行动党还是巫统真正不懈一贯地捍卫非穆斯林权益呢?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砸石头刑法是原始人的做法。行动党领袖,不管是德高望重的林吉祥或英明神武的林冠英,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1993年4月20日,向媒体公开发表说“若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国家将陷入动乱”。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首相纳吉的说法,为了要依赖伊斯兰党拉票站台,打死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前首相敦马哈迪也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伊斯兰刑事法难以落实,因为难以找到不邪恶的证人。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马哈迪的观点,但害怕得罪伊斯兰党,宁可沉默,捍卫非穆斯林权益的工作外包给巫统去做。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向媒体表示“我确保所有国阵执政的州属不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尽管行动党槟州、雪州政府领袖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却没有任何领袖有勇气像马哈迪那样,讲到做到,可悲的是行动党连讲也不敢讲。

相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8月14日公开指出:“如果吉兰丹政府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中央政府)将会采取行动。”为了入主布城当副首相,林吉祥并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执意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会采取什么行动。

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4月30日公开指出:“不是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才可以成为穆斯林,许多伊斯兰国家并没有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是穆斯林”。自诩与伊斯兰党平起平坐的行动党,却不敢劝告伊斯兰党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最终目的。

行动党举民联施政纲领《橙皮书》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但却不敢公开向伊斯兰党表达坚决的立场,也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及公正党坚决把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彻底“伊斯兰化”,该党将怎么做。言论上是侏儒,行动上也是侏儒,"巨人"陆兆福则彻底自我“伊党化”,与伊党同床同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