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矛盾浮现林吉祥焦虑 心急嘲逼纳吉快举行大选


(陈英凡评述)
林吉祥最近这个时期一直发表谈话,说纳吉不敢大选,一再拖延,实际上,纳吉从未讲过什么时候要解散国会大选。而国会州议会任期要明年4月才满。讲来讲去,都是反对党自己说的。林吉祥难道不晓得他老早和民联的头子对外宣布,不会提前解散议会来选举。既然如此,怎可以要国阵的议会先解散来选?这种态度是有点无赖。

老林讲纳吉举棋不定,其实,刚刚相反,纳吉笃定,和马华相互配合的亲民利民政策行动一样样推出来。在屠妖节庆典上,纳吉宣布,如果国阵在雪州胜利,将停止在黑风洞附近建筑的29 层公寓计划,同时要为黑风洞申遗。你可以说纳吉是派大选糖果,不过民联还不是一样乱乱开支票。

身在政坛,林吉祥知道今天的情况和308大选后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民联三党和行动党内的问题一箩箩,拖越久就越不利他们。所以不断发出所谓纳吉不敢大选的言论,先声夺势。

前两天,直辖区部长拉惹龙吉发表谈话说,他预测大选将在华人新年过后,因为现在是年尾,过了屠妖节下个月又是圣诞和新年,华人新年一般上会有15 天热闹,华人新年是在2 10 日,所以过了华人年大选是比较合理的。这个预测,应该比以往政客的预测来的合理。

如果大选在2011 年或者2012 年一月,这意味什么?意味民联四个州的议会可以不必跟着大选,一直做到明年四月,纳吉不是个大傻瓜?国会和民联的州议会分开选,是有如意算盘,因为国会如果民联大败,选民居于同情心理,州议会就可能把票投给民联,这样就可保住他们的州政权。现在有人猜测,所以国州议会很可能到了期满或将近期满时候一同选举。

随着时间进展,民联三党和他们领导人之间的矛盾和纠纷已经逐渐浮现。308大选刚过不久,那时安华和民联各党可说是气势如虹。但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安华的丑闻不断,一个接一个,声望已经一落千丈。华人的问题,印度人的问题,甚至马来人的问题,要靠他来解决是不可能的事,人民已经开始认识这点。

308大选前,伊党有提过要建立真正回教国吗?有说要坚决实施回教刑法吗?现在他们的真面目呈现了。行动党可以做什么?人民特别是华裔选民要清楚这点。这对行动党大大不利。

此外,民联的内讧从未间断,308 大选后民联退党国州议员至少10 个,都是内部矛盾所致。民联别说党与党之间,就是他们各党内部也在斗得你死我活。行动党从槟城到柔佛,几乎每个州都有内斗问题,斗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争取出线竞选,一句话,民联三党,从上到下,只有一个乱字,拖的越久就是越乱,林吉祥深知这点,不过纳吉胸有成竹,不会因为他乱乱发几个文告影响大局。

 

当权派藉机清除异己 行动党党选寒战酷烈


(张新采评述)
13届大选近在眉睫,大多数政党已经启动备战机制,并纷纷展延党选,确保上下一条心迎战大选,但民主行动党却信心满满,按照原定计划于12月中旬举行3年一度的选举。

的确,12 月中旬举行大选的可能性非常低,与行动党党选撞期的机会微之又微。虽然行动党已经两次展延党选,但既然原有的中委会有足够的威信,为何不干脆把党选延至大选后才举行呢?更何况党章也没有规定不能第3度展延,即使党章有这一条文,也可以修改党章。

这样简单的道理,局外人看得非常清楚,没有理由像林吉祥这样老练的人看不出来。

任何选举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更何况这是大选前最后一次党选,而中选者上阵大选的机会又比较高,候选人必然会斗得你死我活。从提名截止后共有103名符合资格者获提名竞逐20个中委职,说明这次党选的选情可说非常激烈。

除了林吉祥、林冠英和卡巴星等可以确定顺利中选之后,其他候选人为了取得胜利,必定会出尽法宝来争取代表的支持。选举过后,败选的候选人是否会重新归队,而胜选者是否会藉机赶尽杀绝,都值得观察。

如果行动党在党选后无法整合,在各自为政的情况下,肯定会影响行动党的大选备战工作,甚至是大选的表现。

可是,明知党选会影响大选的备战工作,行动党还是偏向虎山行,就难免会引起揣测。一方面也许行动党高层有恃无恐,了解到即使是一个分裂的行动党,华裔依然会继续支持火箭。二就是行动党高层要藉此清党,以安插自己的人选在大选中上阵。

从槟州卡巴星和拉玛沙米、霹州倪氏堂兄弟和古拉,以及雪州郭素沁和邓章钦之间的冲突公开化,已经预示着党选将会非常激烈,各派系都要藉这次党选来一个了断,以党选这个时机清除异己。

行动党在执政槟州4年多后,党内争权夺利和自己人鬼打鬼的情况日益严重,印证了权力让人腐化这句话。为了上位不惜排除异己,抹黑和污衊自己人,什么兄弟情都是假的,这就是今天的行动党处境。

邓章钦藉势轰炸郭素沁 警告潘俭伟非好惹

(姚秋言评述) 雪州议长邓章钦又成为话题人物。他这次藉行动党雪州大会出席率偏低一事向州主席郭素沁发难,直接驳斥她所谓代表是因为“懒惰、活动多”等理由而缺席大会的说词。

他还在推文中指责党内有人采取低劣的手法攻击自己的党领袖。

行动党雪州联委会否认没有向代表发出开会通知,究竟是谁在说谎,目前已经成为罗生门,但邓章钦选择在大选即将举行之际向郭素沁公开叫嚣,让行动党家丑外扬,让人感到有点意外。

自他领导的“彩虹联盟”在2010年行动党雪州选举中败给郭素沁为首的“团结队”后,虽然他过后成为州副主席,但对党务就显示意兴阑珊,只专注于本身议长的工作和选区的服务。根据郭派支持者的说法,他几乎缺席所有州联委会的会议。

既然如此,外界难免会对这位因为和行动党高层,特别是林吉祥和林冠英关系不好,导致一直都被打压的“独行侠”这次一反常态,高调抨击党领袖的作法感到不解。

也许唯一可以解释的是,他是要敲山震虎,为自己和本身的战友争取更多的谈判筹码,确保其派系的人选在来届大选可以上阵。

行动党的消息指出,邓章钦希望和郭素沁一起讨论大选候选人人选的事,但郭素沁却大打太极,让原本就对郭素沁不满的他借题发挥,并“警告”郭素沁背后的署理主席潘俭伟,他不是好惹的。

消息说,原任雪州社青团团长李映霞在寻求连任时冷败给无名小卒蔡耀宗,其实是邓章钦派系为“报复”李映霞在两年前的州选中倒戈相向投向郭派的一个警告。

邓章钦虽然在党内被边缘化,但却得到基层拥护。这主要是因为他对行动党始终不离不弃。

在雪州行动党最低沉时,他曾经是行动党在雪州唯一的命脉。308大选前,则与徒弟黄瑞林在州议会并肩作战。308大选后,行动党成为州政府一员,资历最深的他被忽略。

他在党内虽然郁郁不得志,但他还是没有跳槽。这可以解释为何他每次党选都顺利当选,因为行动党代表觉得他有骨气,也是行动党高层虽然对他恨之入骨,却对他无可奈何的原因。

邓章钦开了第一枪,雪州行动党从此永无宁日,加上刘天球虎视眈眈,郭素沁未来的日子只会愈来愈难熬。

昔日青蛙乱跳偷偷笑 林冠英变脸保政权


(姚秋言评述
)如果大家记忆犹新,应该还记得2008年安华进行“916变天计划”时,行动党只有卡巴星一个人坚决反对通过收买国阵议员的方式夺权,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则保持沉默但乐观其成。

不论林冠英如何自圆其说,并指行动党反对跳槽的立场非常鲜明,但其实大家都知道,行动党的立场是因人而异的。之前的916变天大计,以及最近有3名沙巴国阵议员退党转而支持安华,行动党都是视而不见,而且还表示欢迎。

如果林冠英和行动党言行一致,相信大家都会支持槟州议会的反跳槽法。毕竟议员跳槽并导致民选政府倒台的行为,不仅是背叛本身的政党,也是背弃对选民的承诺。立法强制变节的议员辞职和补选,可以起杀一儆百的作用,也能阻止政党通过收买议员来达到夺权的目的。

问题是,林冠英一方面谴责“政治青蛙”,另一方面却不敢批判安华拉拢国阵议员的行为。这岂不是非常可笑。,难道加入民联的“政治青蛙”就是好人,跳槽国阵的就是坏人。

林冠英明知道鼓吹跳槽的始作俑者是安华,但从来都不敢公开批评他。当年若是916变天大计成功,你说林冠英会带领行动党退出民联以示抗议吗?事实上,在安华面前,林冠英从来都不敢说No。

槟州议会通过反跳槽法,真的如林冠英所说的是尊重民意的立法行为,还是为了保住政权的政治花招呢?只要大家看看林冠英和行动党这些年对“政治青蛙”的言行,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而且,槟州议会虽然已经通过了反跳槽法,但却违反联邦宪法,因为最高法院(联邦法院的前身)在1992年对诺丁沙烈起诉吉兰丹州议会一案时宣判,丹州议会通过的反跳槽法令有违联邦宪法,因此无效。

联邦法院在1994年也以丹州判例条文裁定沙巴州议会在1986年通过的反跳槽法违宪。换言之,只要有人上庭挑战槟州反跳槽法,这个法令就变得毫无意义。林冠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打的却是一场完全没有胜算的仗,其动机是什么,可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行动党派狗也可​当选 何必劳动领袖国州双打​?


(姚秋言评述)
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旧事重提,坚持除了秘书长林冠英,以及有特殊情况的沙巴和砂拉越候选人可以在来届大选兼打国州议席之外,其他候选人只可能打单打。但就像之前的情况一样,党内的反应非常冷淡,而且都大泼冷水,认为为了竞选策略,应该议让重量级领袖兼打两席。

这个理由其实非常牵强,如果说过去的行动党人才太少,许多候选人须国州兼攻还情有可原,当时行动党确实在很多选区找不到候选人,但今非昔比,特别是308政治大海啸后,虽然行动党在中央还是在野党,但却已经在槟城州当家做主,如今,许多专业人士都选择加入火箭,可以说是人才济济。

这应该是好事,因为这说明行动党的斗争路线和目标获得认同,如果人尽其用,不但可以加速党内新陈代谢的步伐,也可以让更多有才能者有机会进入国州议会。

行动党对未来胜利信心爆满,该党名嘴丘操人曾经祭出豪言壮语,扬言派一只狗也能中选。既然行动党连狗种也物尽其用,那又何必单靠所谓的重量级领袖兼打两席?

但吊诡的是,向来说本身非常民主的行动党,却排斥一人一席建议,而且,不仅是既得利益者反对,争上位的少壮派也有异议。原来,利益当前,所谓的改革或是提拔新人都是假的,说一套做一套。

也许有人说,卡巴星的这个建议是意有所指,矛头是指向槟城第二首长拉玛沙米,但排除这个因素,难道这不是一个进步和开明的建议吗?

既然行动党信心满满,认为可以在来届大选取得大胜,而且党内人才济济,就应该规定候选人只可以攻打一个席位。更何况,目前的时代和环境已经不同,一个人力量有限,要同时兼顾国州议员的工作非常吃力,如果只是一个人负责一个选区,既能提升工作效率,又能增加行动党的议席,为什么对单打的建议这样排斥呢?

说白了,一切都是个人利益。在雪州,一名州议员每月可获11700令吉的津贴,若是兼任行政议员,就有25千令吉。至于国会议员的每月津贴是15千令吉。举个例子,若落实单打的建议,现有身兼两职的9名行动党议员,每月收入至少减少1万令吉。

还有,兼打国州议席又等于多了一层保险,国赢州输还有机会当部长,国输州赢还可以做行政议员。反而是单打输掉,就什么都没有了。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行动党在下届大选肯定是原地踏步,除了现有的9名国州议员大半会兼打单双打之外,还会有更多候选人会在所谓的竞选策略名堂下兼打国州议席。

反伊刑事法 : 评比行动党巫统就见底

 

(林文彪评述)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到底行动党还是巫统真正不懈一贯地捍卫非穆斯林权益呢?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砸石头刑法是原始人的做法。行动党领袖,不管是德高望重的林吉祥或英明神武的林冠英,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1993年4月20日,向媒体公开发表说“若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国家将陷入动乱”。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首相纳吉的说法,为了要依赖伊斯兰党拉票站台,打死也不敢讲出这样的话,向伊斯兰党表达华社的看法。

前首相敦马哈迪也在1994年3月3日在吉兰丹公开指出,伊斯兰刑事法难以落实,因为难以找到不邪恶的证人。行动党任何领袖,尽管心中认同马哈迪的观点,但害怕得罪伊斯兰党,宁可沉默,捍卫非穆斯林权益的工作外包给巫统去做。

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召开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向媒体表示“我确保所有国阵执政的州属不会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尽管行动党槟州、雪州政府领袖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却没有任何领袖有勇气像马哈迪那样,讲到做到,可悲的是行动党连讲也不敢讲。

相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8月14日公开指出:“如果吉兰丹政府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中央政府)将会采取行动。”为了入主布城当副首相,林吉祥并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执意推行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会采取什么行动。

首相敦马哈迪在1994年4月30日公开指出:“不是实行伊斯兰刑事法我们才可以成为穆斯林,许多伊斯兰国家并没有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是穆斯林”。自诩与伊斯兰党平起平坐的行动党,却不敢劝告伊斯兰党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最终目的。

行动党举民联施政纲领《橙皮书》向华社保证民联不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但却不敢公开向伊斯兰党表达坚决的立场,也不敢向华社保证一旦伊党及公正党坚决把非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彻底“伊斯兰化”,该党将怎么做。言论上是侏儒,行动上也是侏儒,"巨人"陆兆福则彻底自我“伊党化”,与伊党同床同梦。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7)

 

(叶丽华整理)

剩餘价值

在林苍祐刚刚去世,檳城人厌倦了许子根的无為,感念林苍祐对檳城的建设时,接收林苍祐的剩餘价值对行动党来说,是政治需要。因為只有彰显林苍祐的伟大,才能突显许子根的无能,只有进一步让民眾相信民政党无可救药,行动党的政权才能长长久久。

但是,推崇林苍祐,只不过是為了接收他的剩餘价值,而非打从心裡认同他,所以有需要时,一样可以放弃。行动党在该党新党所开幕的纪念特刊上,将加入国阵的林苍祐列為反对党叛徒就是一例。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5月8日

—————————————————————————————————-

把问题抛向前朝
我国各级政府总喜欢推卸责任,或是把问题抛向前朝。既然问题祸根已种下,难道我们还依然纠缠在问题的起因而不积极想法子解决问题吗?

黄佩玲 《光华日报》记者专栏  2011年12月30日

—————————————————————————————————-

再转变遗祸

相信槟城人都还清楚记得,4年前308政治大海啸的那一天因“再转变”而投下的手中神圣一票,为的相信是希望看到真正的改变,希望听到:“前朝做错的,我们纠正了”、“前朝做不到的,我们做到了”、“前朝所不能的,我们争取到了”,总好过今天换回来的是一大堆推卸的理由。

陈富全 《南洋商报》北马版记者专栏“北马调”   2012年6月26日

—————————————————————————————————-

一篇评论文章

林冠英為了报馆高层提到的一篇评论文章,解读為向他挑衅而大发雷霆,让我感到很意外。

首长把此事解读為挑衅,在反击这篇评论之餘,也将《光明日报》另一名专栏作者东方惠的作品牵扯进来,此举让人觉得,林冠英是在借题发挥,甚於被人挑衅。

谢梅虹 《星洲日报》〈大北马〉记者评论“笔笔皆是”  2012年7月9日

—————————————————————————————————-

误导支持伊党天​下太平 行动党陷害带华社

 

(姚秋言评述)前首相马哈迪说,马华最近主打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目的是为了“恐吓”华社以打击行动党后,行动党人在偷笑,一些领袖更在推特中大作文章,因为这毕竟是老马第一次和行动党站在一起。

那麽,在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上,马华到底是不是在“恐吓”华社呢?

行 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行动党领袖一直告诉华社,伊斯兰刑事法只是针对穆斯林,行动党的领袖从来没有躲躲闪闪,公开承认与伊斯兰党在伊斯兰国与伊斯兰刑事 法上意见相左,但他却不敢公开表态,若民联入主布城后实施伊斯兰刑事法,行动党将退出民联,相比马华就已经宣布,若巫统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就退出国阵,马华比行动党有种。

行动党只是一再指出,不用担心伊斯兰刑事法的问题,因为民联即使执政中央,也不能获得三分二多数票通过修宪,但伊斯兰党领导层已经清楚说明,民联一旦执政中 央,伊斯兰党肯定会在国会提呈修宪的议案,届时,在宗教因素下,巫统和公正党巫裔议员不能反对,国会要通过修宪并非不可能。

说白了,今天的行动党为了取得中央政权已经失去理智。一个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伊斯兰党绝不会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目标,但偏偏行动党领袖却视若无睹,反而还告诉华社“不偷不抢不用怕伊斯兰刑事法”,根本就是模煳焦点。

是不是就像行动党领袖所说的,伊斯兰刑事法只是针对穆斯林呢?在伊斯兰国家,任何人犯罪都会受到同样的惩罚,像偷窃者若被定罪就被判斩手惩罚,不会因为他是非穆斯林就可以网开一面,否则必会引起宗教矛盾和冲突。

这种自欺欺人且不负责任的言论,严重误导华社,因为万一华社相信行动党所说,而民联在执政中央后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届时后悔已经来不及。相反的,马华现在告诉华社实行伊斯兰刑事法的后果,如果华社还是支持民联,有朝一日身陷苦海,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卡巴星虎威尽失 当权派决兼打国州

 

(张良评述) 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曾两次公开放话,指该党在来届大选,将规定每名候选人只竞选一个议席。第一次是在2010 年12月中,第二回是在2012年1月,卡巴星再度重申,行动党候选人在来届大选仅能竞选一个议席的立场不变,惟最终一名候选人是否能国州兼攻交由党中委会议决。

他今年初公开建议禁止该党候选人同时竞选国州议席。此话一出,该党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如林冠英、郭素沁、倪可汉、曹观友等,没有一个响应党主席的呼吁。显然不愿放弃继续兼打国州议席的机会。最荒谬的是,郭素沁竟提出“宪法也未限制”来捍卫本身兼打国州议席的权利。

身兼国州议员的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日前向媒体透露,该党中委会否决卡巴星的上述建议,并维持行动党候选人可以同时竞选国州议席的建议。

卡巴星的献议被否决,是预料中的事,更何况当前身兼国州议员的领袖,皆为该党中委,没有人会主动放弃权力,除非由党中央代表大会来表决,但是行动党愿意征询党员意见吗?秘书长林冠英有勇气把他兼打国州议席的决定权交给党代去决定,或至少留待今年12月举行的党代去加以辩论吗?

行动党自诩人才济济,高层领袖却霸者最安全、最多华人票的选区竞选,让满腔热血加入该党的新人当炮灰。

一个没有以党员为本的政党,很难想象它会真心以民为本。

各报记者鸟林冠英精装版(6)

(叶丽华整理)

首长说没时间

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主席奥马申诉说,该会檳城分会想要会见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商讨公务员的福利课题,却一直不得要领。根据奥马的说法,该会檳城分会是透过首长的助理要求见首长,但助理却告诉他们,首长很忙,没时间见面。

当然,助理不会也不敢擅作主张,老闆在讲老闆不在,老闆有空讲老闆没空,所以当奥马要求与首长见面时,助理告诉奥马说首长没空,一定是事先请示过首长,首长说没时间,助理才敢这麼回答。

东方惠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关键字”  2012年6月26日

—————————————————————————————————–

林冠英太多话

林冠英上台以来,大家都批他太多话,好像这就是他的致命伤。其实,首长话太多不是多严重的缺点,怕的是他话太多又是虚无的空话,那才是问题所在。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  2012年6月21日

—————————————————————————————————–

行动党辩论起家

民主行动党是以辩论起家的。素质党员的职业分佈从前就数律师较多,上至林吉祥下至普通党员都批判性十足,而且个个辩才了得,久后形成上行下效,彷佛靠辩才就可定地位高下,成為权力地位的重要取决标准。公正党近年也有相同趋势,但言行辩味还不够友党强劲。

实际上,行动党由林冠英接任秘书长后风气依旧如此。他也是好辩之人,而且能言善道、三语兼通,说话行云流水少有间断接不上话的时候。然而,当领袖极度好辩,而且分不清辩论不是施政目的,反应只属获得政权的其中之一手段时,领袖便会丧失社会支持度,因為口舌之争往往无法令人看到施政使命感。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

—————————————————————————————————–

揭密為乐邀功领赏

民联州政府人一开口说话就让人有“好辩”之感。沟水流不好?一定是市政局中人懒散不做事,还不服新政府。马路结构不好?一定是前朝有人亏空,工程偷工减料。事实确可能如此,但当了政府的人不思改善法,却只一味以揭密為乐,邀功领赏,听起来就无法让人信服与感觉是诚挚之言。

司徒瑞琼 《光明日报》记者专栏“新闻后花园”  2008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