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蛋论证明土团党阻碍承认统考 行动党放弃主权任人摆布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把希盟拖延承认统考的因素推卸给教育部官员,指官员思想保守,但是,土团党的领袖却毫无避忌地跳出来维护该党的教育部长打脸张念群,指兌現這項承諾前,政府必須考慮國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以及承認統考會否影響國民團結,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的言论。

希望聯盟第14屆大選宣言委員會主席透露,承認統考並不包括在希望聯盟百日宣言內,反之承認統考事項是在執政5年內需實行的60項承諾之一。萊斯胡先接受“自由今日大馬”訪問時強調,由於涉及國家教育大綱,承認統考事項必須經深入探討后才進行。他也說,承認統考不像煎蛋般隨便就可以做到,做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希望聯盟政府承諾承認統考,但不是在100天內,那些不知事情緣由的人不應亂插嘴。”

土团党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准备承认统考,该党领袖包括教育部长的恶立场,显示土团党根本就未曾认同“承认统考”,当年反对承认统考的慕尤丁,也未曾改变意见,仍坚持统考违反教育政策,但是,已经变质的民主行动党,虽然有六名内阁部长,却没有任何一个部长敢再希盟的内阁会议中要求内阁一纸令下,马上实现希盟的竞选承诺,承认统考,以便让统考文凭持有者能赶得及时间表,搭上今年国立大专招生的列车。

反之,行动党的番薯部长却任由摆布,张念群甚至不敢批判萊斯胡先发表的“煎蛋论”,形同默认承认统考并非当务之急,最后那一里路,仍有五年时间可以慢慢走,慢慢三思而行,慢慢研究。若根据马智礼的言论及思维,他甚至可以再研究个59年,只要不超过国阵的60年即可名正言顺交待“希盟承认统考”的诺言。以前行动党会大声说,国外都己经承认认了许久,马来西亚还在拖泥带水。现在的行动党却跟种族主义的土团党成为一丘之貉,共谋拖泥带水。以前没有硏究好就答应,现在要好好研究,研究研究一下子就过了五年,那时候再研究研究。

希盟的竞选宣言,难道是为了捞取选票而从未考虑能否办得到?随便成诺来欺骗华社? 若要加入政府机构必须能掌握国语,又何必怕会影响马来文的地位呢?

马哈迪说过,国阵政府花费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希盟如今要学国阵花费更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一样是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为了保住希盟的政权,承认统考与否,已经不重要。

行动党所有部长级领袖,全都害怕被指责为 “不知事情緣由的人”,因此成为哑巴,不敢亂插嘴。

希盟开倒车以马来人为优先 以扶贫为借口歧视其他族群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说,政府将会继续推行扶弱政策来帮助国家的大多数马来民族,避免他们和“更富有”的族群如华人产生冲突。其实,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在野时一直批判马哈迪及国阵滥用新经济政策利惠巫统的朋党,美其名为“扶弱”,却监守自盗,利益输送,中饱私囊,搞裙带关系制造少数的马来亿万富翁,以致扶贫政策扶了几十年仍然失败,希盟政府竟然仍然要借扶助族群的借口来养肥朋党。

族群冲突导因往往是马哈迪本身种下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政策,马来民族的教育竞争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如今已非弱势族群。前朝纳吉政府已经把一些带歧视性的种族固打制废除,例如大学录取新生改用绩效制取代固打制。纳吉也开放了另6个在策略性改革倡议(SRI)下的6个次领域,即法律服务、医药专科服务、牙科服务、国际学校、私立大学和通讯(网络设施供应商和网络服务业者)。马哈迪却要续推行拐杖政策以马来人为优先,行动党及公正党敢反对吗?

弱势的“人民”,各族都会有,尤其是印裔及原住民,为何唯独以扶助马来人为优先?马哈迪日前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专访时说,大马还需要扶弱措施,来缩小贫穷悬殊和避免贫富间的冲突。他说,政府已经减少马来人和华人的贫富差距,但是有一些地方还需要给马来人一些推动力。

为何自诩“我们不一样”的希盟政府,仍然跟巫统一样?推动力为何局限于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原住民为何不能与马来人一样,获得政府公平及部分肤色的“扶助”及“推动力”?

今年大选希盟入主布城后,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大声表示,当局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废除在我国行之有年、对巫裔的扶助政策,并建议以不区分种族的全新扶贫政策取代。

安华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贫穷的马来民众,其实将会从透明及绩效(merit-based)为基础的政策中,获益更多。他认为,原为解决马来人不满华人掌控经济而发生流血冲突的新经济政策,已变质成为让精英人士变得更富裕的制度。“如我过去所说的,新经济政策应被废除,但是有关(废除)行动必须是有效率的。我相信,那些贫穷、无法从政策受惠的马来人,将在透明、有效率的取代政策中获得更多益处,因为新经济政策早已被骑劫,成为裙带朋党致富的工具。”

然而,马哈迪如今却与安华唱反调,扬言继续推行其旧巫统的歧视非土著,区分种族的扶贫政策,安华又奈何?

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在希盟中没有实权,副首相旺阿兹莎也只是个花瓶,林吉祥则躲在马哈迪纱笼之下,土团党变成另一个巫统,马哈迪主义逐渐回归,希盟承诺的“政治改革”已经泡汤,变成恢复马哈迪时代的旧巫统,落实慕尤丁坚持的“以马来人为优先”政策。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 希盟也需要反假新闻法保护政府

(真相网 / 林敬祥)民主行动党候任伊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强调,大马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而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他因此批评前朝《反假新闻法》,非以人民利益作考量。林吉祥因此宣布他他支持反假新闻相关的法令,但他强调此前国阵政府所推行的《反假新闻法令》,明显並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
 
如果反假新闻法令是林吉祥认同的法令,只要它“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林吉祥就可以接受,那么其他种种恶法,只要“不能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那就有必要保留了来“保护政府”了。林吉祥的论调与马哈迪是一样的。马哈迪上台后,就宣布将检讨反假新闻法令,而不是落实竞选承诺废除这项希盟领袖口中的恶法。
 
林吉祥指出「这个在国会通过的法令(反假新闻法令)並不是为了要消灭假新闻,反而是为了要保护政府,让(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继续其一马发展公司丑闻。」既然希盟领袖在野时大力批判反假新闻法,为何一上台执政就马上U转,宣称大马仍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相关法令?这种换衣不换脑袋的思维,不是一样“为了要保护政府”吗?
 
林吉祥U转支持恶法的立场被批判后,引来媒体和公民团体的隐忧,林吉祥见势不妙,马上否認本身對反假新聞法令的立場U轉,转口说有關他建議在原有反假新聞法令廢除後,由媒體共擬新反假新聞法令的言論,純粹是他個人看法,至於內閣接受與否需要詢問首相敦馬哈迪。
 
内阁是否接受,为何不是由内阁自主决定,而是询问马哈迪?林吉祥是否在告诉我们马哈迪等于内阁,内阁等于马哈迪,内阁没有自主权?一切由马哈迪做主?
 
同样的恶法,在前朝“不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换了政府就变成“是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如果希盟政府真能实践三权分立的原则,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恶法根本没有存在的空间,更遑论有机会“被当作当权者的工具”。即使大马真的需要一个反假新闻的法令,“但这必须要由媒体和社会来发展”,则应该由媒体与社会的自律来实现,无需政府多一把手假借“以人民的利益作考量”理由操控媒体,及企图钳制社会的言论自由。
 
林吉祥在大选前说“反假新闻法生效极度蔑视新闻自由”,为何如今林吉祥又促请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不妨一起探討,包括獻議政府制定新的反假新闻法令?
 
林吉祥及马哈迪都想要保留反假新闻法,以保护各自宝贝儿子见不得光的既得利益,被社会强烈批判后,竟然可笑地把球踢给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但是,媒體從業員、律師公會及公民社會从来就不支持“反假新闻法令”。 预料希盟政府即使废除前朝的“反假新闻法令”,随后也会制定另一项类似的“反假新闻法令”来保护政府见不得光的丑闻,尤其是林冠英的风水屋案件及马哈迪的一千亿马币炒外汇丑闻。

国债庞大却筹希望基金搞新国产车 敦马以失败的经验制造失败国

(真相网 /林敬祥)政府宣称国债突破1兆令吉,国库空虚,但马哈迪却扬言开发另一个国产车品牌来“烧钱”。希盟政府一方面筹希望基金救国,却为了马哈迪的面子而搞新国产车,马哈迪搞国产车只有失败的经验,没有成功的经验,只有败国的经验,没有救国的经验。

马哈迪上任后废除及搁置大型公共交通计划,原来是要为他的新国产车计划铺路,因为没有完善的公共交通建设,人民将被迫耗费高昂的价格购买他的新国产车代步,而进口车预料将起价,而非降价。

2004年9月13日,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在国会下议院辩论2005年财政预算案时发表的演词中说道:『为了将普腾“强售”给国人,大马付出极大的社会代价20年。』,现在,大马已经付出极大的社会代价35年了,马哈迪还要为了他自己的尊严将普腾“强售”给国人。林吉祥却变成哑巴,乖乖接受马哈迪还要为了他自己的尊严将“新国产车”强售卖给国人。

马哈迪曾说他害怕的是一旦我们不再拥有Proton的掌控权,马来西亚的汽车工业就会面临巨大的亏损。马哈迪要谈大马的汽车工业?“东方底特律”(Detroit of the East)曾是马哈迪的“大马的汽车工业”目标。然而,如今泰国已经捷足先登,而大马的汽车工业却仍处于一个不咸不淡的境地,政府为了保护国产车地位,人民继续买贵车而吃草。

澳洲媒体人巴里韦恩 (Barry Wain) 在其著作《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Malaysian Maverick: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中宣称,马哈迪掌政期间,他执意于将马来西亚改造为一个工业国,推展好大喜功的计划,同时让贪污风气大盛,至少让这个国家流失高达1000亿令吉。

他指出,尽管一些人认为这个金额过高,但另一些政治观察家却支持这样的估算,因为这些经营不善的计划仍然健在,例如普腾国产车就还在失血,导致大马人必须付出过度高额的金钱买车,同时流失机会成本。此外,邻国泰国已经超越大马,成为区域的汽车和零件生产中心。

巴里韦恩认为,马哈迪是大马严重贪污腐败的罪魁祸首,而难逃其咎。“(他)极度渴望将大马转化为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国家,以便赢取世界的尊重。马哈迪指示执政党大举经商,而政府则实施扶弱政策,这样情况仍该党变质,并且加速贪腐的传播。”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拿督蔡金星上议员说,希盟政府声称国债突破1兆令吉,国家面临的情况相当困难,甚至需要号召人民捐款救国等,但如今首相敦马哈迪在这时刻竟提出要开发另一个国产车品牌,无疑与国债庞大、经济状况困难的说法不符。他质疑,首相敦马哈迪访日时提出要开发另一个国产车品牌的说法,究竟是他个人的决定还是内阁集体的决定?

看来马哈迪可以霸权独断做出任何决策,根本不必内阁及国会的讨论及同意,内阁形同虚设。行动党领袖为了保住部长官职更加不敢过问马哈迪独断独行的决策。希盟政府扬言救国,未见国家获救,希盟就先向人民口袋掏钱,筹获巨款非为救国,而是开发另一个国产车品牌“救马哈迪的尊严”,人民将永远无法购买便宜汽车,国家也将因为马哈迪的失败经验而更失败。

稳定油价等于调涨19仙 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真相网 / 林敬祥)本週最新油價出爐,RON95及柴油維持原價,即RON95每公升2令吉20仙及柴油每公升2令吉18仙,但RON97則每公升上漲19仙。选民喊“被騙了!被騙了!選前天天喊今天執政中央明天油價下降,現在不降反升,希盟是一個真正的強盜政府!”现在才警觉被骗?太迟了吧!

民主行动党槟州州委孙意志在不久前指国际油价持续上扬,但国阵联邦政府压制大马油价,这势必会引起火山效应,在大选后国内油价大幅上扬,人民被迫用贵油。他抨击到“国阵联邦政府为了赢得大选不择手段,不惜动用国家机器,包括控制油价来讨好选民。然而这种糖果恐怕只是暂时性的,甚至可以说,是纳吉欺骗选票的阴谋。

为何如今95还RM 2.18 ?出产油国还比人贵?这不是希盟当反对党时所讲的吗?97调涨19仙,是希盟讨好选民,回馈选民支持的惠民政策?为何希盟执政后,在大选后,国内油价仍然更大幅上扬?赢了大选就不择手段?

森州行动党副主席张聒翔去年说森州行动党将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如今张聒翔是否也要言行如一,照旧“发动到各地区展开反对汽油涨价签名运动”?

希盟狂热支持者,爱党心切的愚民纷纷挺身为政府辩护,言论荒谬至极,令人喷饭。有者说“这很明显是个利民政策,因为绝大部分车主是打95的”、“国阵时也是起多价少,早就習惯了“(国阵时吃草已经吃习惯了,继续吃也无所谓了!)、“只能怪前朝政府挖了这个無底洞,現在唯有想辦法補救。”,“要吃山珍海味还嫌贵,打不起97就打95,再不不打,打grab咯”、“要是国阵继续掌权95已经2.8O了”、“全部车都可以打95,除非你驾的都是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有者庆幸自己没有用新车,幸灾乐祸说新车要打贵油了。为了救国,全民不要买新车,不要用大车,不要买高性能或者昂贵的名车 。大车用户快点去换小车,新车用户快点去换大车,高性能车快点去换低性能车,一切都是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啊!

按照这些思维,打97油的车子类型,应该也可以为了国家长远的未来,大大地调高入口税及国产税了,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用打95油的车子呀!按照这些思维,国阵做过的,早就习惯了,希盟政府照样做下去,愚民一样大力支持,这就是所谓的“改朝不换代”,换衣不换脑!

傀儡财长林冠英在2007年说过:“石油是属于人民的财产,国人有权享受国家的天然资源收益。行动党议决展开全国性抗议行动,以迫使政府承认人民的痛苦,并采取行动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以及承认人民有权分享国油的利益与成功。”

做了傀儡财长的林冠英还记得要“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吗?傀儡财长也说过“国油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赚取了5千亿的盈利,以我国的2500万人口来计算,这项巨大的盈利每人可分得2万令吉,一家如有6口,便可分得12万令吉,但人民有从中受益吗?”

如果傀儡财长有心要让“人民从中受益”,为何还调涨汽油价格?是否为了救国,为了国家长远(60年)的未来,人民必须以大局为重,继续吃草,别奢想从中受益?

林吉祥的反覆

一个人如果整天反口覆舌,现在的自己推翻以前的自己所说的话,或所许下的承诺,那他肯会犯众憎。同样的,一个政党要是也是经常反口覆舌,那么,人民肯定会唾弃这个没有原则的政党。 read more

为林吉祥的“牺牲”动情

 林吉祥从政超过半个世纪,能者多劳,即使到了古稀之年,仍要继续操劳。发文告之勤奋、演说之频繁,政坛上无人能出其右,党内更无后继之人,已成定论矣!对一个政党如此“鞠躬尽瘁”,认真执着之程度,林吉祥会感召死忠支持者,亦可理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