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被吞噬华裔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林恩霆评论)马大民主选举研究机构曾于今年9月初,针对全国各族千余名21以上子民,进行民意调查。调查结果,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42%的华裔受访者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发生”。此外,某报章曾报导一宗“劫夺桉致死受害者”的事件,当事人的家属正值悲痛之际,冒出一句“这些人应该捉去砍手”。

当罪桉不断发生,治安亮起红灯的时候,我们的国人,尤其是非穆斯林似乎没有选择,只能寄望这一个“不知其利害,更不知其成效”的另类法律,来减少罪桉发生。然而,当我们期待这套“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时,我们同时也必须付出连带性的代价,去接受伊斯兰法实施后,我国社会所产生严重的变化与分裂。

社青团团长陆兆福曾说,“不偷不抢,就不怕伊斯兰刑事法”,但事实真的那么简单易懂吗?身为政治人物,必须把事实赤裸裸地,毫无隐瞒地全盘托出,让人民自行选择,否则的话,“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分为3大类

世界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包括欧洲人权法庭,认为伊斯兰法所指定的刑法是野蛮和残忍的;但伊斯兰学者却认为,如果伊斯兰法实施得宜,可以阻吓犯罪活动。伊斯兰法被认为侵犯人权,对已婚通姦、叛教及同性恋者,实行死刑的做法,甚至对偷窃者斩手、婚前性行为或喝酒者鞭打等,实施违反人权原则的刑法。

伊斯兰刑事法,不仅是我们普遍上所知道的偷窃者斩手那么表面。伊斯兰刑事法分为3大类,包括HududQisasTakzirHudud是针对饮酒、通姦、偷窃、抢劫及叛教桉的刑法;Qisas是对杀人、伤人桉的刑法;Takzir是指当法官不能使用HududQisas刑法作判决时,法官可以自行根据自己对伊斯兰经文的理解,作出裁决。

除了伊斯兰刑事法外,伊斯兰党在其执政的吉打和吉兰丹州开始实施种种“伊斯兰化政策”,在人民生活上的小细节,作出渗透性的改变,包括规定路边广告牌必须以爪夷字为主。 

从治安课题,我们看见华裔认同伊斯兰刑事法可以杜绝罪桉;又是否该担心华裔同胞,趋向于因为“不满现状,而选择走向一个更可怕的未来”呢?在这种情况下,非穆斯林非但无法进一步改变“已造成的不公”,届时更可能因为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化”,让原有的基本盘在潜移默化情况下,进一步被吞噬。

林恩霆/中国报评论/5-10-2012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59045

林冠英权力狂 想当首长兼副首相

(林文彪评述)《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刊登引述自部落客发布的影子内阁名单,行动党秘书长反应激烈,他谴责《前锋报》诋毁民联为恋权者。他说“不要把我们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只顾着争权夺利。”

报道中的民联影子内阁成员共有31人,公正党有13个部长名额、伊党及行动党各获分配10及8个名额。除了由安华担任首相,3名副首相分别为伊党的哈迪阿旺、行动党的林冠英及保留一个名额给沙巴或砂拉越领袖。

这份曝光的民联影子内阁名单,被指由公正党州议员苏海米在党内政治局提出,但苏海米已否认此说。民联公正党及伊斯兰党领袖对《马来西亚前锋报》的这则头条新闻不屑一顾,不予理会,为何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对一份他认为没有公信力的巫统党报报道这么在乎?

林冠英是否担心选民知道他被推选为民联副首相,而如果他又兼打国州,槟州选民会把州选票投给国阵,壮大槟州在野党,实现两线制,集中把国会选票投给林冠英,确保他能顺利入阁当副首相?

林冠英是否因为自己相当首席部长兼副首相的“权力狂”隐议程被人家拆穿,因此暴跳如雷?

为何林冠英会认为这影子内阁的报道,会把民联塑造成像国阵一样的权力狂(gila kuasa)呢?民联没有影子内阁就能证明它没有权力狂,不争权夺利吗?

槟州人都知道308海选大选之前,槟州行动党幸好没有影子内阁,否则,今天的槟州首席部长就是曹观友而不是林冠英了。林冠英被指在民联夺下槟州政权后,自荐当首席部长。行动党做了政府后,做官上瘾后,不再拟定影子内阁,是否要沿用槟州的“自荐”模式,到时看谁的拳头大谁做王?

如果《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民联影子内阁的首相人选为安华,而安华也不认为这是把他塑造为权力狂的阴谋,为何林冠英出现在副首相名单中,会让人以为林冠英是权力狂?

没有权力如何当首相及副首相?当首席部长又怎能没有权力?林冠英如果不在乎权力,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何不索性退位把首席部长宝座让给本来就应该当首席部长的曹观友?并退隐政坛,随证严法师修行去?

胜利与执政并非同轨 民联皇朝谁做主?

308大选转眼间已经过了四年,国人都纷纷猜测下一届大选的日期究竟会落在什么时候,关于大选日期的分析和传言也众说纷纭。

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阿都卡迪耶欣(A. Kadir Jasin)在其博客“The Scribe A Kadir Jasin”中表示,基于国阵是当权政府的关系,也许很多人都不敢作出对国阵不利的预测,因为一旦这样的预测流传出去的话,他们可能会受到国阵的压力对待。

“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作出有利于民联的预测的话,将来民联成功执政之时,他们也会面对问题的,因为民联可能会对付那些不支持他们的人。”因此,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决定国阵或民联执政的关键因素还是选民的投票倾向。

大选的目的是为了选出有效的政府

他表示,对于选民而言,大选只是一个方式,他们的目标是选出一个他们认为比前政府更能够有效管理国家的政府。

“我们已经目睹了国阵的执政方式,与此同时,我们也通过几个州属看到了民联的政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管理一个州属和管理一个国家还是有差别的。我不会评论民联是否会在下届大选中胜出,如果多数选民都投选民联的话,那么它就会胜出。问题是,民联能不能够有效地治理国家?”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民联是否能够拥有良好的施政有赖于民联各党是否可以突破意识形态、政策和计划上的差异,但是目前看来并不乐观。

他也列下了以下问题作为回答民联是否拥有执政能力的指引:

  1. 作为民联的一份子,行动党是否愿意在拥有多数国会议席的情况下接受回教国政策以及伊斯兰党(伊党)的伊斯兰刑事法?
  2. 伊党是否愿意为了配合行动党和公正党而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理念?
  3. 站在行动党和伊党之间的公正党是否拥有足够的影响力来说服卡巴星接受伊斯兰国或者劝服聂阿兹放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承诺?
  4. 伊党憧憬的与行动党所反对的都牵涉到了国家宪法,他们之中又是否有人真的了解和熟悉宪法与法律呢?
  5. 如果民联胜出的话,安华是不是肯定会当上首相?
  6. 民联将会执行的经济政策又是什么?

安华依然保有“巫统特质”

阿都卡迪耶欣认为,在民联的领导人当中,安华是最有执政经验的一位,但是安华并不是一个很全面性的领袖。

“他的专长只是演讲,当任何问题出现的时候就利用身边的人来挡驾或称为代罪羔羊。虽然他曾任副首相及财政部长,但是他并没有令人折服的经济知识。”

他指出,虽然安华如今一直提倡民粹政策,如减少税收、降低车价和免费教育,但是他在1997及1998年金融风暴时期所持的想法却是跟现在截然不容的。阿都卡迪耶欣表示,安华如今所提出的解决方案与国家货币基金(IMF)的方式大同小异。

“我不明白安华如何可以在减少税收及提供免费水电的情况下,达到他所承诺的财务收支平衡。”

他也直指安华至今仍然表现出巫统的特质,只是换了一个徽章和口号而已。

“最近民联领袖乘坐一架据说是跟‘朋友’相借的私人飞机去探访沙巴及砂拉越,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预告片,告诉我们民联执政以后的局面。安华的口味和行径跟富豪无异,这是他在政治生涯巅峰的时候从身边的贪污者学到的,而这些贪污者依然存在,甚至人数更多了,因为他们都相信安华将会在下一届大选中胜出。”

虽然如此,阿都卡迪耶欣也坦承,民联的方向并不只是由安华一个人主宰的,林吉祥、卡巴星、聂阿兹和哈旺哈迪等人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林冠英认贼作父 董总当纳兹里华教契爷

(梁敬义评述)林冠英擅长见人讲人话, 见鬼讲鬼话, 有时候搞混了, 变成见什么人也讲什么鬼话。他促请马华应该向首相署的马来裔部长纳兹里学习,明白华教面对的问题。华教因巫统而发展受制,纳兹里出自巫统,这简直是助纣为虐,而林冠英却鼓吹"认贼作父"。

纳兹里接受董总926华教救亡行动提呈备忘录后,林冠英人话当鬼话吹捧,说马华不时对叶新田和邹寿汉口出恶言,蔡细历和魏家祥应该向纳兹里看齐,学习如何好好对待这两位爱护华教的老人家。

如果林冠英真的那么热爱华教,他的儿子因恒毅中学必须剪平头,为了宝贝儿子有时髦发型替他转校,而重要的背后原因之一就是避读华文这一课。

纳兹里讲政治场面话,认为董总8大意愿合理,未见纳兹里一口承诺将奋勇改变巫统的思维,也未见林冠英有什么口气要在民联的橙皮书中纳入政纲,这就是问题所在。

副首相慕尤丁直接训斥纳兹里不要越过界插嘴教育部的事令他难做,可见得纳兹里还无权说事。纳兹里向慕尤丁解释是他"个人意见",因此,董总和林冠英把他当作华教救星,是把鸡毛当令箭。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向正副首相反映了马华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母语教育的立场,并且毫不客气指纳兹里在还没有了解有关备忘录的真实情况下的谈话是喜欢哗众取宠。

"马华在内阁会议上将讨论8大诉求,希望纳兹里不会有另一套说法。",这是蔡细历要考验纳兹里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邹寿汉以为纳兹里对8大诉求都是8大合理,认定纳兹里是华教的"契爷",如此欣喜若狂,今后大可不必鸟马华,直奔向纳兹里谈情说理,华教於此不需再救亡。

【快刀斩】林吉祥用嘴巴捍卫华教

(梁敬义报道)董总口口声声秉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立场向来是做贼喊贼。曾任主席的林晃升曾加入行动党就是不可磨灭的历史烙印。董总926救亡行动获得行动党暗中搬马助其威势,可从328在新纪元的大集会和926一窥端倪。

既然是暗通款曲,也就需要不断强调立场,撇清关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指责该党与董总有关联是完全没有根据和不负责任的说法。在926行动中,双方眉目传情,共襄义举的志向,更需要这类否认。

然而,华社并不在意行动党或董总是名种狗还是野狗,只要能守护、捍卫华教的有利发展便是好狗。但是,狗不是用吠声来区分它的素质和忠义。

譬如说,林吉祥自称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都是我们在国会所要争取的。这种声音只是对着影子狂叫。

民联信誓旦旦,而且认为有把握在来届大选中攻下布城执掌政权,与其要在"国会争取"看国阵的脸色,林吉祥为何不把行动党获得80% 华裔选民的支持,以此向华社承诺,一旦当家做主,对华教将天女散花,广施恩泽?

林吉祥如今所说的,"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其实不必再废话了,何不直接写入民联橙皮书的政纲里头?但是,橙皮书至今对华教没有着墨,行动党连提也不敢提。

董总一厢情愿以为协助民联改朝换代,就能把华教带入新的境地是与狼共舞。就像痴情的无知少女受到甜言蜜语的俊郎所迷惑而以身相许,结果是始乱终弃。

林吉祥说:"整个华教运动的争取一直以来都得到人民支持和共鸣,而华教也对国家有很大的贡献。",如果这是肺腑之言,为什么不敢逼使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在橙及书里写明将彻底纠改1996年教育法令,解放华教受到的压制?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就别给华社编织虚幻的梦。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

 

伊党促林冠英道歉 伊刑法锁住行动党

(董佳燕报导)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公开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撤回“拒绝伊斯兰刑事法”言论以及公开道歉。

纳沙鲁丁虽然党选中败给末沙布,甚至因被拍到与纳吉同坐,会见阿拉伯宗教司遭“纪律对付”,但伊党决策会议没动他一根汗毛。纳沙鲁丁目前是长老协商理事会成员,在党内尚有一定的势力。

事实上,除了纳沙鲁丁,伊青团长纳斯鲁丁、党主席哈迪阿旺以至精神领袖聂阿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坚持伊党的最终目标是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建立神权回教国的宗旨更是早于党章中阐明,没有妥协余地。

行动党向来对伊刑法课题总是避重就轻。林冠英早前发表“行动党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中,并未强调是反对推行或坚决不准许作为民联盟党的伊党一意孤行,仅是“不支持”。

不支持的定义,可以被解读为反对,惟同时也可被诠释为不反对;在穆斯林看来是,虽不支持但未反对,行动党的玩字眼技巧无法改变事实。

行动党大耍文字游戏糊弄选民,无非是为了自保。得罪伊党失去保守派支持,就会失去伊党支持者的选票,槟城执政无望,迈向布城的荣华富贵梦断,对行动党十分不利。

若被看出为入主布城不惜赌上非回教徒前程,行动党高居於华裔的支持率必然暴跌。于是,火箭任以模棱两可手法试图讨好双方。

民联目前所抱持的一贯态度为,三党皆有自由表达立场与见解的空间,即使意愿相违也不影响合作。

换句话说,就是你有你继续讲,我有我继续做。即使行动党讲到唇干喉渴,伊党还是依然故我,这就是民联共同合作的所谓异中求同原则。

然而,政党的"异",往往就是以本身的实力去同化另一个存异的政党。伊党和公正党的结合,随时吞噬行动党对华社的承诺。

林冠英拒绝评论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指伊斯兰刑事法的推行将违反宪法,这完全出於政权的考量而置华社的前程权益於不顾。即使林冠英极尽讨好,斟酌恰当的字眼以免冲撞伊党,仍然招来纳沙鲁丁连番炮轰。

行动党对伊刑法课题持续性含糊态度,想要"骗你骗到底"的伎俩,因伊党的进逼一一露了底细,华社若不省悟仍撑住行动党为伊党护驾,形同自寻灾难。

 

【快刀】火箭助董总倒魏热身

关丹中华批文的争论,行动党高层选择置身度外,得着坐收渔人之利,等呀等,终于等到今天9.26,董总在报纸及网络大事宣传,发动全国华社(邹寿汉说500人)前往国会“倒魏”。

已经准备在“倒魏日”大显身手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倪可敏,终于抄袭董总的文告推出山寨版董总文告,鞭挞马华一番,总结时当然惯性地假假把矛头指向巫统。说行动党“假假”,是因为今天的“倒魏”焦点准是魏家祥,绝对不会是巫统的教育部长及首相。

林冠英及倪可敏山寨版文告当然了无新意,毕竟这些为“倒魏日”造势的文告,目的不是要提出什么观点或诉求,而是要让人们记得他们“平时”也关心及支持董总。

准备在“倒魏日”亮相的行动党政客,昨天就已经准备好在国会召开记者会的讲稿,为了挤在照片一角,镁光灯政客会紧紧粘着领袖走。

董总当然也准备好了连篇的文告,以便在董总递交备忘录后,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讲什么,总之就是向媒体宣读早几天已经准备好的文告,然后收工回家看电视、买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