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刀斩】纳兹里take-in林冠英

(陈治平评论)这个“take-in不是狮城肃毒局前局长性贿赂案件的take in,没有性交的隐意。但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林冠英确实神交已久。纳兹里在2008全国大选之前已经透过国会属下的一个委员会频频和 民主行动党的议员们眉来眼去,一起高调地主持过不少记者招待会,处理一些轰动一时的民生投诉。

纳兹里只是讲了区区的几句好话,让华教哼哈二将和林冠英神射精,爽得不得了。原来,虚情假意还是有一定的市场的。不然,就不会有许多老安娣那么容易被黑人的甜言蜜语,弄得春心荡漾,献了金钱献不了身!

纳兹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林冠英搞得团团转,投怀送抱,可见他们确实关系匪浅。林冠英却忘了,在拥抱敌人的时候,必须先确定对方是否一只披了羊皮的。毕竟,马来西亚今天的教育体系与政策,乃缘起于领导国阵的老大,巫统。

如果说,马华典当华文教育,就不会有那么多华文小学的存在。至于,董总以一根手指批评国阵政府奉行单元教育的同时,却一样奉行以纯华文华语教学的单元教育!

林冠英在爽完了之后,应该交代,如果民联成功攻下布城执政中央,民联是否真的有意批准更多单元教育的纯种独中的成立?民联是否会系统化的拨款华文小学?民联能否一劳永逸的解决华文教育的问题。

至少,林冠英能够成功将华社对华文教育意愿,清清楚楚的纳入在民联所谓的橙皮书,才有说服力。不然,光几句话就能够被那兹里“take-in”, 纯属不幸!

转载自:http://cheepeng66.blogspot.com/

林冠英认贼作父 董总当纳兹里华教契爷

(梁敬义评述)林冠英擅长见人讲人话, 见鬼讲鬼话, 有时候搞混了, 变成见什么人也讲什么鬼话。他促请马华应该向首相署的马来裔部长纳兹里学习,明白华教面对的问题。华教因巫统而发展受制,纳兹里出自巫统,这简直是助纣为虐,而林冠英却鼓吹"认贼作父"。

纳兹里接受董总926华教救亡行动提呈备忘录后,林冠英人话当鬼话吹捧,说马华不时对叶新田和邹寿汉口出恶言,蔡细历和魏家祥应该向纳兹里看齐,学习如何好好对待这两位爱护华教的老人家。

如果林冠英真的那么热爱华教,他的儿子因恒毅中学必须剪平头,为了宝贝儿子有时髦发型替他转校,而重要的背后原因之一就是避读华文这一课。

纳兹里讲政治场面话,认为董总8大意愿合理,未见纳兹里一口承诺将奋勇改变巫统的思维,也未见林冠英有什么口气要在民联的橙皮书中纳入政纲,这就是问题所在。

副首相慕尤丁直接训斥纳兹里不要越过界插嘴教育部的事令他难做,可见得纳兹里还无权说事。纳兹里向慕尤丁解释是他"个人意见",因此,董总和林冠英把他当作华教救星,是把鸡毛当令箭。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向正副首相反映了马华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和母语教育的立场,并且毫不客气指纳兹里在还没有了解有关备忘录的真实情况下的谈话是喜欢哗众取宠。

"马华在内阁会议上将讨论8大诉求,希望纳兹里不会有另一套说法。",这是蔡细历要考验纳兹里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邹寿汉以为纳兹里对8大诉求都是8大合理,认定纳兹里是华教的"契爷",如此欣喜若狂,今后大可不必鸟马华,直奔向纳兹里谈情说理,华教於此不需再救亡。

【快刀斩】林吉祥用嘴巴捍卫华教

(梁敬义报道)董总口口声声秉持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的立场向来是做贼喊贼。曾任主席的林晃升曾加入行动党就是不可磨灭的历史烙印。董总926救亡行动获得行动党暗中搬马助其威势,可从328在新纪元的大集会和926一窥端倪。

既然是暗通款曲,也就需要不断强调立场,撇清关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指责该党与董总有关联是完全没有根据和不负责任的说法。在926行动中,双方眉目传情,共襄义举的志向,更需要这类否认。

然而,华社并不在意行动党或董总是名种狗还是野狗,只要能守护、捍卫华教的有利发展便是好狗。但是,狗不是用吠声来区分它的素质和忠义。

譬如说,林吉祥自称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都是我们在国会所要争取的。这种声音只是对着影子狂叫。

民联信誓旦旦,而且认为有把握在来届大选中攻下布城执掌政权,与其要在"国会争取"看国阵的脸色,林吉祥为何不把行动党获得80% 华裔选民的支持,以此向华社承诺,一旦当家做主,对华教将天女散花,广施恩泽?

林吉祥如今所说的,"行动党向来都支持华教必须被国家纳入主流教育里,而有关华教、统考和独中受承认",其实不必再废话了,何不直接写入民联橙皮书的政纲里头?但是,橙皮书至今对华教没有着墨,行动党连提也不敢提。

董总一厢情愿以为协助民联改朝换代,就能把华教带入新的境地是与狼共舞。就像痴情的无知少女受到甜言蜜语的俊郎所迷惑而以身相许,结果是始乱终弃。

林吉祥说:"整个华教运动的争取一直以来都得到人民支持和共鸣,而华教也对国家有很大的贡献。",如果这是肺腑之言,为什么不敢逼使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在橙及书里写明将彻底纠改1996年教育法令,解放华教受到的压制?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就别给华社编织虚幻的梦。

【快刀斩】926行动惨败 董总自揭二仔底

(梁敬义评述)董总发动的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真是呜呼哀哉,只有三五百人。唯独当今大马为了符合议程,以"两千人冒雨出席华教救亡行动"给董总老去的容颜涂脂抹粉。

董总对号召力有先见之明,通过华文报章全版广告呼吁民众踊跃参与。以耗费10万令吉分摊,董总吸引群众的广告费每人333.33令吉,即使满打满算500人,成本每人200令吉.

这场出师无名的救亡行动,彻底暴露董总的"二仔底",也向华社清晰说明,叶新田和邹寿汉把董总丢人现眼,让222名国会议员因这个行动,看穿董总缺乏民意基础,这将使到董总未来的抗争,政党以致政府可以不把她放在眼内。

叶新田在把通过各种管道联署,超过4万人的备忘录提呈后,受到行动党领袖的支持。本网站一早预测董总必会向行动党暗借兵马,以营造声势。

早前救亡行动是以倒魏家祥开出第一枪,结果董总虎头蛇尾,自己中弹。从出席人数来看,救亡对象除了董总的金字招牌,接下来就是叶新田和邹寿汉。

曼梳暗中倒林冠英 槟民联政权鬼打鬼

(颜嘉珍报导)《第三电视台》在8点档新闻中播出一段长达6分钟录音,内容与月前遭部落客泄露公正党州主席曼梳猛烈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的会议记录一模一样。

那是一场商讨公正党在来临大选中备战策略的会议。曼梳在会中痛批林冠英傲慢非常,声称308狂胜已让林冠英目中无人。鉴于行动党尚需2席便能单独执政槟州,槟州公正党严防威胁,暗中布署阻止行动党在槟城继续壮大。这是政治上典型的扯后腿。

公正党暗中议计,若争取不到更多议席供自家人上阵,将不惜开打三角战,想以此要挟行动党让步。

曼梳在会议记录外泄后否认曾批评林冠英,连忙与槟州民联领导在媒体前上演“大龙凤”,手牵手展示大团结。当时,林冠英还以“依然稳固”(Masih Teguh)来形容与槟公正党的关系。

尽管勾肩搭背表现民联一团和气,也改变不了民联领袖之间鬼打鬼的事实。会议内容在《第三电视台》公开后,难堪的林冠英,即使心中多有不快,为了稳住槟州政权,不得不装聋作哑。

行动党开始对背后插刀的公正党有防戒之心,如果让公正党压制的手段得逞,政权就得看他党的脸色运作。反过来,公正党必不会因此收手,将按照思路从火箭中捞取政治筹码,有朝一日夺取首长的宝座,毕竟,马来人选民在这个以华人为主的槟岛,人数只差几巴仙就超越华人人口。

林冠英根本无力抵御公正党的野心勃勃,只能任由其横行霸道。公正党与伊斯兰党曾在吉打州议席分配上联手,要行动党“乖乖就范”维持竞选与上届相等议席,灭了火箭飞跃的心。

当今嬉皮笑脸的气氛,在民联仅属外观假象,民联内部实则派系倾轧严重。政党领袖尚未上京便开始各怀鬼胎争相上阵,林冠英从槟城到全国的大选布局,能否掌控有利的形势大有问题。一般认为,行动党激励华裔选民支持民联,最终会被公正党和伊党联手将她边缘化。

 

伊党促林冠英道歉 伊刑法锁住行动党

(董佳燕报导)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纳沙鲁丁公开促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撤回“拒绝伊斯兰刑事法”言论以及公开道歉。

纳沙鲁丁虽然党选中败给末沙布,甚至因被拍到与纳吉同坐,会见阿拉伯宗教司遭“纪律对付”,但伊党决策会议没动他一根汗毛。纳沙鲁丁目前是长老协商理事会成员,在党内尚有一定的势力。

事实上,除了纳沙鲁丁,伊青团长纳斯鲁丁、党主席哈迪阿旺以至精神领袖聂阿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坚持伊党的最终目标是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建立神权回教国的宗旨更是早于党章中阐明,没有妥协余地。

行动党向来对伊刑法课题总是避重就轻。林冠英早前发表“行动党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中,并未强调是反对推行或坚决不准许作为民联盟党的伊党一意孤行,仅是“不支持”。

不支持的定义,可以被解读为反对,惟同时也可被诠释为不反对;在穆斯林看来是,虽不支持但未反对,行动党的玩字眼技巧无法改变事实。

行动党大耍文字游戏糊弄选民,无非是为了自保。得罪伊党失去保守派支持,就会失去伊党支持者的选票,槟城执政无望,迈向布城的荣华富贵梦断,对行动党十分不利。

若被看出为入主布城不惜赌上非回教徒前程,行动党高居於华裔的支持率必然暴跌。于是,火箭任以模棱两可手法试图讨好双方。

民联目前所抱持的一贯态度为,三党皆有自由表达立场与见解的空间,即使意愿相违也不影响合作。

换句话说,就是你有你继续讲,我有我继续做。即使行动党讲到唇干喉渴,伊党还是依然故我,这就是民联共同合作的所谓异中求同原则。

然而,政党的"异",往往就是以本身的实力去同化另一个存异的政党。伊党和公正党的结合,随时吞噬行动党对华社的承诺。

林冠英拒绝评论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公开指伊斯兰刑事法的推行将违反宪法,这完全出於政权的考量而置华社的前程权益於不顾。即使林冠英极尽讨好,斟酌恰当的字眼以免冲撞伊党,仍然招来纳沙鲁丁连番炮轰。

行动党对伊刑法课题持续性含糊态度,想要"骗你骗到底"的伎俩,因伊党的进逼一一露了底细,华社若不省悟仍撑住行动党为伊党护驾,形同自寻灾难。

 

【快刀】火箭助董总倒魏热身

关丹中华批文的争论,行动党高层选择置身度外,得着坐收渔人之利,等呀等,终于等到今天9.26,董总在报纸及网络大事宣传,发动全国华社(邹寿汉说500人)前往国会“倒魏”。

已经准备在“倒魏日”大显身手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倪可敏,终于抄袭董总的文告推出山寨版董总文告,鞭挞马华一番,总结时当然惯性地假假把矛头指向巫统。说行动党“假假”,是因为今天的“倒魏”焦点准是魏家祥,绝对不会是巫统的教育部长及首相。

林冠英及倪可敏山寨版文告当然了无新意,毕竟这些为“倒魏日”造势的文告,目的不是要提出什么观点或诉求,而是要让人们记得他们“平时”也关心及支持董总。

准备在“倒魏日”亮相的行动党政客,昨天就已经准备好在国会召开记者会的讲稿,为了挤在照片一角,镁光灯政客会紧紧粘着领袖走。

董总当然也准备好了连篇的文告,以便在董总递交备忘录后,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讲什么,总之就是向媒体宣读早几天已经准备好的文告,然后收工回家看电视、买晚报。

 

 

 

林冠英自恋成癖 槟城在望无"我"不爽

(林文彪报道)读过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在《星洲日报》的“日记”式专栏《槟城在望》,多少会了解林冠英的心中情感,但林首长写这个“专栏”的本意,按栏名来看,好像是要谈槟州的大格局,宏观发展概况,让人民知晓槟州在首长的领导之下,迈进的大方向,正因为如此,许多关心槟州在民联的治理之下的前景者,纷纷追看《槟城在望》,可惜完全没望到槟城的未来,却看透林冠英的本质。

曾有部落格对林冠英写作技巧深感兴趣,帮他统计一篇文章中,用了多少个我自。而《槟城在望》的忠心读者,想必对林冠英特别喜欢写“我”而印象深刻。

这里进一步给林冠英对“我”字的迷恋,来个抽样调查。从他四年来所写的文章中,每一篇七八百个字文章中的“我”字果然多得惊人。其中部分文章的“我”字数量如下:

《行政失误?》(19个我);《死不道歉》(27个我);《绝望的山寨版》(30个我);《人前做对,人后更要对》(22个我);《免费wifi让新闻不沦丧》(19个我);《无意争论》(22个我);《我如履薄冰》(22个我);《下半旗的改变》(33个我)《不倒的神话》(21个我);《何苦为难女人?》(22个我);《看不惯的发型》(24个我)《“拜”票?》(23个我);《我是不是“傻瓜”?》(30个我);《你结婚,又关我事?》(25个我)《我“不够班”?》(25个我)。

根据当代知名的领导学专家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其著作《选民进化论》(Won’t Get Fooled Again)里,描述自恋型领袖的许多负面领导症状,出奇地与林冠英迷恋“我”的状况极为相似。

南方朔在《崇祯并发症:自恋型领袖的误国》一文中,指出崇祯皇帝自恋自大自以为是,乃是自恋型的领袖走向疯狂的极端代表。他认为,那种领袖只爱自己,不爱任何他以外的别人,永远活在自我的良好感觉 里,相信自己永远不会错,责任都在别人。当一个国家出了这种自恋型的领袖,老百姓只有「挫咧等」的份了。

自恋型领袖的症状包括喜欢刻意表演自己的一些专长,他总觉得自己永远对,都是别人误会他、嫉妒他、中伤他;他看不起别人,总认为别人没什么,他贡献最大;他的语言里,最常出现的是「我」这个字;他没有同理心也不想有同理心;他不需要了解别人,只要别人了解他;他喜欢用道德语汇自我包装,显示完美;他不信任别人,只相信小圈子亲信;他拒绝别人分享成功,也拒绝承担过失;他的决策草率但都有理由;他从不肯定下属,只要下属效忠。

阳明大学荣誉教授刘家煜指出,每个时代都有它特殊的心理病理现象,而我们所处的正是自恋症(narciss-ism)流行的时代。

希腊神话曾描述一位俊美的少年,面对着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欣赏自己的影子,终至于憔悴而死。

《槟城在望》专栏,正是林冠英的一泓池水,因自恋而全神贯注于用文字欣赏自己。报界跟她处得久了,匿称他是"英神",正是对这位自恋型领袖最"抵死"的封号。

林冠英槟城无望 写专栏当写日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收集他发表在《星洲日报》专栏“槟城在望”的文章,集结成书。原本要光耀门楣,却有山寨版的“槟城在望”,结合38篇"记者眼中的林冠英"出来抬杠,细数他的不是。

林冠英自我安慰称,就是因为“槟城在望”好卖,才有山寨版出现,一语双关,他也同时嘲讽其他行动党领袖,包括他父亲林吉祥出版的的著作不好卖,所以没有出现山寨版。

选民如果能通过林冠英支持的报章,得知一州之首在专栏中谈谈槟州的宏观发展趋势倒是不错的主意。但是,选民追看其专栏几年来,无不发觉林冠英写的无非是个人感情生活,例如他的发型变化,保镖被调走等等私人情仇家事,与槟城人民福祉更本没有关系,与国家社会发展毫不相干。而这些芝麻绿豆小事,往往就是林冠英自诩的政绩。

因此,专栏取名“槟城在望”,望来望去,所写的东西都离不开林冠英眼前三尺看得见的东西。远一点,未来的,他什么也无法预见,读者无法望到槟城的未来,只能看到林冠英描写他的新发型。“槟城在望”,就让人觉得货不对办,"槟城无望"。

在《回家》中描写读者怎样安慰他;在《让路》中描述他如何安慰王国慧;在《贴身保镖》描写他的贴身保镖被调走后如何地震惊;在《好“警”不常》中强调槟州总警长主动致电向他汇报警方行动;在《我“不够班”?》中自我吹擂他乘经济舱及办公室厅沙发椅破烂如何威水;在《我是不是“傻瓜”?》中写他已经咳嗽超过十天等等。

这是小妹妹写的体材,林冠英到底是在写专栏还是在写日记、写部落格?如果是写日记,栏名改为《冠英在望》就比《槟城在望》贴切得多。也许,他缺乏宏观思维,没有将相之才与人分享槟城的宏图愿景,转而写写心情点滴抒发心情,让心理取得平衡。

名人写心中感受、家常私事确实能吸引读者,因为公众普遍上有偷窥名人内心的欲望。但把专栏当日记簿来写,就浪费《星洲日报》宝贵的栏位了。

现在上网,架设部落格不必花钱,《槟城在望》应该转移去部落格写,分别只是写部落格没稿费而已。全槟州人人皆可通过免费wifi上网了,不怕没人阅读。

至于稿费,堂堂首长,住得起百万豪宅,还在乎那点钱吗?

 

丘光耀痰桶面子书 写下行动党的耻印 / 林文彪

鲁迅说谩骂绝不是战斗。鲁迅的批评,水平是一流。但他绝对不是谩骂,里头有内涵、有质量。

互联网时代的文化批评,优点很多,自由度、空间度都很大。天马行空,满世界跑,你今天一点就到哈佛去了,明天一点就到了剑桥。但是,有些人的心胸却不是随着互联网的大而变大,而是随着互联网的广阔心胸变小了。

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丘光耀,在党内找不到立足点,躲到虚拟空间去,做一些大家都不敢在阳光下做的事情,他对国家对政府甚至对自己民族的歇斯底里的诋毁和谩骂,而他享受其中。

政治人物互相攻击,朝野政党互挖疮疤,至少也有个说得过去的基点。在虚拟网络空间如面子书,人性里比较阴暗的一面,在网络空间里有发挥的余地了。反对的东西,不喜欢的事情,一棍子打下去,有的时候干脆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都泼掉了。

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配合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登基60周年,周四抵马展开为期4天的访问期间,凯特的半裸照闹得满城风雨,行动党的低俗文化代言人也不堪寂寞,在其面子书制作及发布了一张凯特王妃与首相夫人罗斯玛的合成照,打出《貴妃和鬼肥》的标题,让他的粉丝到他的面子书吐痰。

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没有前往槟州拜访林冠英,固然让行动党领袖及支持者大失所望,然而,通过诋毁的手段来教训有眼无珠的王妃没有与英明的首长共餐,却去拜会“鬼肥”的手段,比偷拍的狗仔队更为卑鄙可耻。

针对《貴妃和鬼肥》吐痰的行动党支持者令人不堪入目的言论例如:美女与怪兽、天使与魔鬼、山雞與鳯凰、王妃的宠物狮子狗、仙女与PK死肥婆等等。

说丘光耀的面子书是“痰桶’一点也不为过,看看《貴妃和鬼肥》里面的淹渍,尚有嗅觉的过路客也得掩鼻逃离。

如果有一天,民联入主布城,林冠英不小心做了外交部长,而英国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有再度访马,林冠英邀请丘光耀出席,他会马上脱掉超人衣物,打上领带,关闭面子书账户,向权势跪拜,英语不灵光也硬着头皮去叩头。丘光耀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做官,为了当官故,粉丝皆可抛。

丘光耀把行动党的政敌当玩具,粉丝只是丘光耀的自慰器,帮丘光耀手淫,还乐得不可开交,从丘光耀的面子书的"痰桶"景观,这类网交群交、简直就是集体变态,集体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