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战霹雳立场反反覆覆 进退失据令公正党丢尽脸

anwar no direction-long

(张新采评述)公正党顾问安华说,由于峇东埔选民对他恩重有山,他和太太旺阿兹莎皆亏欠峇东埔人,因此他决定留守峇东埔,不再转战霹雳州。

其实,这次安华宣布转战霹州到最终决定留在峇东埔,只不过是再一次证明,他是一位立场反反覆覆的政客。霹州马华秘书陈进明就讥讽安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覆伯”,因为他从政以来,类似的例子已经多不胜举了。

什么峇东埔选民对他恩重如山,连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也不同意他到霹州之类的解释,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歪理。

他这次说到霹州打又退缩,说白了就是怕输。

安华自1982年以来就是峇东埔国会选区,他当年入狱后,其太太旺阿兹莎代表他上阵,还是获得峇东埔选民支持,一直到安华恢复自由后,峇东埔选民还是对他不离不弃。换言之,峇东埔就是安华的安全区。他继续留守,即使在竞选期间需要到外州为民联候选人站台,他也不必担心会输掉。

相反的,若他转战霹州,一切必须重来,而且有很大风险,随时会输掉。

虽然民联在308大选中,在霹州大有斩获,甚至还拿下州政权,但在马来选民为主的选区 公正党其实没有比巫统占太多优势。若安华到霹州,在任何一个马来选区竞选都是硬战,除非是行动党让出林吉祥的怡保东区,则肯定会胜出。

安华在决定留守老巢前曾表示,若没有出战打扪国会选区就不会走。这番谈话其实就是安华为自己辩护的下台阶,因为熟悉霹州政治的人都知道,打扪是巫统最有把握可以保住的选区。

打扪原任国会议员阿末胡斯尼在选区的服务有目共睹,连华裔选民也非常喜欢他,尤其是柚农,因为是他帮忙他们拿到了地契。当地华社对他也有好评,安华若敢到打扪,输的几率会比较大。安华想做首相已经等了这么多年,而这一次又是民联最有机会执政中央,他那敢豪赌?

只是,他既然胆怯,事先就不应这么高调宣布要转战霹州,而正当霹州民联领袖热烈欢迎他到霹州领军,希望藉着他的光环,提高他们的士气和胜算之际,他却不来了,让霹州民联领袖尴尬不已,尤其是对公正党的打击更大。

虽然霹州公正党说安华反覆无常的立场不会给他们的选情带来负面影响,而且他们早有应变计划,但国阵 肯定会利用这个课题告诉选民,安华就是这样一位谈话和立场变来变去的政客,如何可以放心把治国的重任交给他。

安华的支持者为他辩护,说安华说不又不打,是竞选策略,目的就是要扰乱国阵和巫统的布局。如果这属实,安华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有为霹州民联加分,反而可能会因此而输掉一些议席,要重夺霹州政权,则是难上加难。

旺姐断绝火箭巫裔大臣梦 入主雪州阿兹敏阿里收档

Wan Azizah-article

(吴立勤评述)公正党全国主席旺阿兹莎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没有资格参加国会议席竞选,因为她在2008年的7月辞去国会议员职,製造补选让路给夫婿安华上阵,而抵触法令。旺阿兹莎只有在今年7月后,才有竞选国会议席的资格。因此她入主雪州的唯一选择就是竞选州议席。

旺阿兹莎南下雪兰莪坐镇的传闻,越来越炙热,公正党党报“人民公正之声(The Voice of Keadilan Rakyat)”中文版面子书最先证实旺兹莎将从槟州移师雪兰莪,竞选其中一个州议席,该报说“旺姐”(党内普遍称呼她为Kak Wan)有可能出战的州选区是加埔国会选区下的士文达(Sementa)或是沙亚南国会选区下的峇都知甲(Batu Tiga)州议席。

消息传开后,公正党雪州副主席许来贤及巴生区部率先表态支持。雪兰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也不否认旺阿兹莎在雪州州议席胜出后,可以出任大臣职。

去年11月间旺阿兹莎曾说,她没有意愿要在来届大选中上阵,并希望把所有精力用在协助所有民联候选人拉票。旺阿兹莎是槟州选民,但目前居住在雪州,算是道地的雪州人。当时,雪州公正党已经献议4个安全区让旺阿兹莎上阵,包括哥打安格烈丶斯里慕达丶斯里士迪亚及士门达。

3.08海啸大选后,民联夺取槟城、吉打、雪兰莪、霹雳及吉兰丹五州政权后,公正党出任大臣的州属只有雪兰莪,行动党在槟城称王,公正党的副首席部长只不过是没有实权的陪衬品,伊斯兰党则囊括其他三州大臣职,成为大赢家。民联即使在来届大选夺回霹雳州政权,预料大臣人选仍由伊斯兰党出任。如此一来,公正党的地盘就剩下雪兰莪,然而,野心勃勃一心一意想要取代卡力当大臣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也未必如愿以偿,雪州公正党的实力与行动党不相上下,在雪州56个州议席中,行动党得13席,公正党得15席。公正党下届大选的战绩若差强人意,又没有“强人”坐镇,大臣职可能失守。

《真相网》日前针对旺阿兹莎南下攻打雪兰莪州议席的传闻,发布了题为《安华夫妇弃槟州铺陈权力.旺阿兹莎南下夺雪大臣职》的评论,推测阿兹莎网离乡背井南下入主雪州的动机,其中之一就是欲阻止行动党派再里尔到雪州竞选州议席,以便一旦该党议席多过公正党时,名正言顺推举再里尔出任大臣。

行动党在3.08后,后悔没有部署马来候选人竞选“安全区”,导致该党阵营没有马来州议员而错失由行动党出任雪州大臣的良机,自此以后该党一度积极想办法物色一名马来领袖,准备让出一个安全区让他上阵,以便一旦行动党的议席多过公正党,便推出自己的大臣人选,名正言顺从衰落的公正党手中夺取大臣职。

但是雪州行动党的“大臣”计划却因为找不到适当人选而不了了之,或许要从槟城进口再里尔。尽管槟州刘镇东留下的升旗山安全区或由再里尔上阵,但再里尔最后一刻奇兵南下雪州竞选州议席的可能性仍存在,这是公正党最大的隐忧。

目前雪州行动党州委只有一名受委的马来人任中委,而这无名小卒是前伊斯兰党党员Azman Masri,其职业是适耕庄的鱼贩,显然非该党的大臣人选,连上阵参加大选也没门。

另一方面,早就厌倦党内派系斗争的丹斯里卡力,即使无心恋战,为了维护其派系的既得利益,也不会轻易放手把大臣宝座交给咄咄逼人的阿兹敏阿里。旺阿兹莎的介入,当可压制阿兹敏阿里这个全国选举局主任对卡力派系候选人的排挤。

即使公正党在雪州大选的战绩不如行动党,而旺阿兹莎与再里尔也中选为雪兰莪州议员,二人若摆在台面上选大臣,犹如老大姐与小弟弟,实力悬殊,根本没得比。

即使如此,对比阿兹敏阿里的高傲态度,雪州行动党领袖会更乐意接受旺阿兹莎当雪州大臣。旺阿兹莎一旦入主雪州,最大的输家就是阿兹敏阿里派系。

安华夫妇弃槟州铺陈权力 旺阿兹莎南下夺雪大臣职

wa be yab sel
(吴立勤评述)
公正党党报“人民公正之声(The Voice of Keadilan Rakyat)”中文版面子书,昨天报道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将从槟州移师雪兰莪,竞选其中一个州议席,而“旺姐”亲口承认她将南下雪兰莪州,最有可能出战的州选区将会是士文达(Sementa),或者是峇都知甲(Batu Tiga)州议席。

随着早前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宣布在下届大选会考虑到霹雳州竞选后,该党主席旺阿兹莎也宣布考虑南下雪兰莪竞选州议席。续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宣布南下攻打振林山后,刘镇东也传闻南下居銮。至今已确认南下攻柔的民联领袖包括伊斯兰党全国副主席沙拉胡丁,这些民联强人把选战焦点放在南方,民联内掀起一阵“吹南风”的热潮。

安华及旺阿兹莎双双宣布有意离开老巢槟城,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一个南下霹雳州,一个南下雪兰莪,美其名把本身的安全区留给新人上阵。但盘踞槟州家乡数十载的安华夫妇为何突然衍生离意,而兵分两路进军霹雳与雪兰莪?

早前槟州曾传闻旺阿兹莎将竞选槟城州议席,但即使她胜选,顶多也只能当副首席部长,屈居强势的林冠英篱下,非但有损公正党全国主席形象,也没有发挥其政治理想的空间。

民联一旦成功入主布城,丹斯里卡力预料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逼宫,“推送”去内阁当部长。即使身为公正党的第二号人物,阿兹敏阿里要谋个内阁部长职也不难,但对“大臣”职垂涎已久的阿兹敏阿里,似乎更喜欢留在雪兰莪这个资源丰富的州属“找吃”。

去年,阿兹敏曾公开指出,以卡立过往在企业界的经验,比起只留在一个州属,更适合在中央政府任职。他的言论引起卡力支持者的不满,视之为企图明抢暗夺大臣职。尽管后来阿兹敏阿里澄清他没有说过上述言论言论。但根据“阳光日报”随后的报导,阿兹敏却反复无常地说,一旦民联执政中央,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将出任内阁部长。

今年3月9日,阿兹敏阿里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曾声明他从未觎觊雪州州务大臣一职,因此在此届大选绝对不会弃国攻州。他也强调,他批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的施政,并不表示他有意图取代后者出任雪州大臣。

另一方面,安华早在数月前已经表明丹斯里卡力将寻求蝉联敦拉萨镇区国会及依约州议席。但留任大臣或上京,或由不得卡力做主。被视为不善搞政治,却精专于企管及理财的丹斯里卡力,掌管雪州财务的表现不但令林冠英眼红,还得兼顾那些草包行动党行政议员的职务。但他却乐此不疲,对党务与党争没有丝毫兴趣。

故此,雪州公正党只有“卡力支持者派系”与“阿兹敏”派系在为未来的大臣人选问题争个头破血流。

挺丹斯里卡力阵营的旺阿兹莎派系担忧,一旦卡力上京,这些雪州领袖的既得利益必定受损,甚至被清算。该阵营实力不弱,但独欠能够与阿兹敏抗衡的替代大臣人选。旺阿兹莎派系领袖包括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 奴鲁依莎,蔡添强,雪州行政议员塞维尔, 慕斯达化卡米尔,公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达, 槟城州浮罗山背公正党国会议员尤斯玛迪,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及槟州副首长曼梳。等等外州实力,而且三大族群比例相当平均。

反观阿兹敏阿里派系则以巫裔为主,其团队包括副主席苏仁德兰,安邦区国会议员祖莱达,直落甘望国会议员卡玛鲁巴哈林,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将上阵班登国席的拉菲兹,八打灵再也市议员拉蒂法,雪州州议员哈尼扎及聂纳兹米,瓜冷国会议员阿都拉及彭亨州英迪拉马哥打党国会议员阿占。

北方大学国际学部院长日前指出,旺阿兹莎预料在雪州混合区上阵。他认为作为党主席,应当参加竞选,否则其党主席职位难免被视为“花瓶”。

旺阿兹莎入主雪州的意义重大,公正党虽然在槟城占有副首席部长高职,但众所周知,那只不过是民联为了显示州政府的多元族群色彩而赋予的“花瓶”闲职。即使无法入主布城,安华夫妇除了当国会议员,皆无望当槟州首席部长。而林冠英更不敢说“马来人也可以当槟州首席部长”。

莫哈末阿兹祖丁认为旺阿兹莎的魅力不可能胜任雪州大臣职,但以其党主席身份及当过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资历,对阿兹敏阿里的大臣梦确是一个最大的阻力。如果民联能保住雪州政权,但多数议席减少,卡力即使不上京,也会同样面对阿兹敏派系的弹劾,而被逼把政权交给阿兹敏阿里。

但如果旺阿兹莎成为雪州州议员后,整个局面将改写,以党主席身份入主雪州,不当大臣难道当行政议员吗?旺阿兹莎走这步棋,还有一个“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目的,那就是阻止行动党派再里尔到雪州竞选州议席,以便一旦该党议席多过公正党时,名正言顺推举再里尔出任大臣。

雪州大选后是否会出现大马首位女性州务大臣?如果雪州民联打出旺阿兹莎为大臣人选的策略,是否有助民联大选战绩?伊斯兰党能接受女性当大臣吗?一切尚未明朗化,让我们大家拭目以待。

调走曼梳再安插旺阿兹莎 安华布署计策制肘林冠英

anwar wife penanti

(董佳燕评述)公正党槟州主席兼现任槟州副首长曼梳被党内实权领袖安华点名在来届大选转战国会选区,取代已在2010年退出公正党的陈智铭攻打高渊国会议席。

民联有着一举杀入布城的雄心壮志,开始为民联中央政府幕僚作人选铺排,而作为安华中坚支持者的曼梳若成功当选将很有可能成为民联内阁部长,然而曼梳对此却显得兴致缺缺。

曼梳在1996年至1998年间曾任时任副首相安华的政治秘书,发生安华被革职起诉事件后情义相挺加入烈火莫熄运动,协助创立公正党,是安华夫妇不折不扣的心腹。

曼梳代表公正党上阵三战皆墨,即使2008年反对党掀起政治海啸,槟州反对党气势如虹横扫议席夺得州政权,可是曼梳在浮罗勿洞州议席选战中依旧败北,以294张多数票输给巫统候选人。

安华为了安插曼梳这个棋子进入州议会制衡林冠英,不惜再度于补选中委派曼梳上阵,接替因内部问题而于2009416日辞职失去联络的槟州第一副首长兼原任本南地州议员莫哈默法鲁斯,上阵我国第十二届大选后的第六场补选。

面对3名独立候选人,公正党轻易取胜本南地成功守土。安华早在战前便公开向槟州首长林冠英表明,若曼梳胜选将出任槟州第一副首长,显示安华对其他公正党槟州战将的信任程度不及曼梳。

在公正党浸淫十数年的曼梳,充其量只是安华的“分身”;安华对曼梳的宠信,使得其敢于无视林冠英,为在槟州争得更多议席出战权不惜呛声若林冠英不退让,则不保证不爆发三角战,搞出Tokong风波。

纵然较后林冠英与曼梳带同一众州议员上演手扣手大团结,坚称“Hubungan Masih Teguh”(关系依然牢固),但两人面和心不合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曼梳特地选在元宵节举办竞跑,间接陷害曾高呼在节庆时举办非节庆类大型活动等同不尊重友族的林冠英,搞得林冠英在槟州子民前两面不是人。

安华下达指令要曼梳转战国席而未答应让曼梳留守本南地,明显是想藉此卖林冠英一个人情,好让林氏不需再在州议会和曼梳碰面,以免刺激林冠英脆弱的神经。因为,林冠英为人十分记仇,若让他继续和曼梳共事,便会激起其对Tokong事件的恨意,不利两党合作。

盛传安华调走曼梳后会安排夫人旺阿兹莎上阵本南地,如无意外旺阿兹莎胜出将担任槟州副首长,继承所有曼梳留下的州政府职位。旺阿兹莎虽然是个代夫从政的妇女,为了安华才挑起公正党主席的担子,在许多人眼中她纯属傀儡。

事实上,作为安华身边最亲密的战友,旺阿兹莎是安华最厉害的秘密武器。安华派旺阿兹莎盯住林冠英,变相等同安华时刻坐在林冠英身旁,随时干预槟州事务。若林冠英小看旺阿兹莎,她将是比曼梳更加可怕的政治对手。

球友观看安华偷情性爱片 旺阿兹莎知道而默不出声


纳拉卡鲁班曾观看安华与珊希达性爱短片

(菂荟翻译)部落客“犀鸟英雄”日前在其部落格发表文章指出,上议员拿督纳拉卡鲁班(S. Nallakaruppan)对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Anwar Ibrahim)提出诉讼一事毫无惧意。纳拉曾经是安华的网球球伴,他声称清楚掌握安华在担任教育部长、财政部长和副首相期间的一举一动。

在一份针对安华提出双性人诽谤诉讼案件的辩护词内,纳拉作出以下声明:

“根据法庭案例,敦马哈迪在指控安华为同性恋者的诉讼中胜诉,证明法庭已确认安华是一名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这表示,在纳拉卡鲁班指‘安华是双性人’的言论被马来前锋报刊登之前,有关说法已经受法庭承认并广为人知。”

文章也指出,纳拉是通过其前雇主,即万能集团老板林添杰认识安华,并曾经与后者有过长达30年的友好关系。两人的交情始自安华担任教育部长期间,而在他担任财政部长之后更为密切。当时,安华和纳拉经常到林添杰位于孟沙的专属网球场打球。林氏更曾在1993-1998年间为三人聘请一位美国教练。

“这证明安华与纳拉关系匪浅,因此纳拉有关安华是双性人及与已婚女士有染的指控是可信的。安华被指与其副手兼鹅唛国会议员阿兹敏阿里妻子珊希达有染。根据纳拉的叙述,两人曾在1993-1998年之间,于孟沙帝沃利别墅发展长达6年的婚外情”

犀鸟英雄续披露,安华几乎每次想见珊希达,都会指示纳拉以其车牌WBV 37的戴姆勒轿车载送两人。纳拉更曾透过安装在帝沃利别墅内床边的闭路电视,目睹安华与珊希达的性交过程。

1997年间更曾有一次,纳拉替安华安排在伦敦的一间酒店和珊希达偷情。当时珊希达是和阿兹敏一同前往伦敦,而安华则偕同妻子旺阿兹莎。此外,纳拉也必须在两人偷情时照顾珊希达三个月大的女儿。珊希达的这名女儿也被指与安华拥有血缘关系。

“纳拉的的供词证明安华为了满足性欲竟然‘借用’阿兹敏妻子;而阿兹敏则为了政治权力甘心以妻子满足其上司。身为安华妻子,旺阿兹莎明显地已经被巨额金钱收买,以作为默不出声的条件”。

作者:犀鸟英雄(Wira Kenyalang),部落客
http://cetusankenyalang.blogspot.com/2012/06/s-nallakaruppan-lihat-sendiri-vide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