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霸权董总负面思想空谈 教总华团抬头奋起直追护法

secure cn edu long
(张良评述)中央政府以往总称呼“董教总”三个字来回应董总及教总针对华教课题的诉求,但时过境迁,教育部长慕尤丁现在只抨击“董总”,不提“董教总”。可见,巫统也极为了解这两个华教组织斗争路线的分歧,当董总趋向以反对党姿态摇旗呐喊拒绝会谈的同时,也排斥不与它一般见识的教总,在别无选择的余地下,教总唯有联合华团回到谈判座与政府斡旋,经过多次与教育部针对《教育大蓝图》的各项争议性条例进行商谈,尽管仍存国语授课时间的争议悬而未决,但基本上其他方面例如华小制度化拨款等诉求终于取得明确的成果。 read more

叶娟呈不管460教师死活 栽培DPLI学员让他们失业

yjc not care teacher long
(章力琴评述)教育部副部长叶娟呈上任至今三个多月,但她显然还不理解华教课题,往往答非所问,根本就不在状况。她劝请劝请大学毕业生教育文凭课程(DPLI毕业生不能坐着等候教育部分配教职,应该积极申请其他工作,以及教育部没有保证临教完成课程后即可获得工作的言论,就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不禁点问,她究竟明白何谓DPLIread more

董总要当老大与教总决裂 华教守护神逐渐变瘟神

dong zong long
(章力琴评述) 教总主席王超群揭露,“教育大蓝图”华团汇报会出现“闹双包”,导致许多受邀出席团体拒绝出席,主要导因是董总半途拦路。

他说,实际上,教总在很早已向华团发出邀请,出席8月20日举行的汇报会。

他指出,在决定日期前,他本身还亲自拨电给董总主席叶新田,商讨汇报会日期。叶新田也确认日期没有问题,但没想到董总却悄悄地自行主办另一场汇报会,而且还比教总提早两天,让不少受邀出席团体为难,为了避免顺得哥儿失嫂意,部分团体选择两边都不去,让教总觉得十分委屈。

这已经不是董总第一次在教总背后插刀和不尊重教总。就是董总领导层这种“华教课题以我为主导”的意识形式,才是导致教总与董总关系破裂的关键。

过去,在维护华教课题上,董教总都是一体的,尤其是在郭全强领导董总期间,和王超群配合配合无间,导致连非华裔也误会,以为董教总是一个组织。

董教总的关系是在3年前开始出现裂痕,当时董总开始以单独名义针对华教课题发表文告,但很多人都没有发觉到,直到董总去年退出华小师资问题圆桌会议后,两个组织之间的不和才浮上台面,到后来的大集会,以及关丹中华独中等课题,董总先斩后奏的处理方式,明显就是不把教总视为同等的伙伴,而是以“老大”的身分自居,在决定了一切后,才要教总参与。包括反对教育大蓝图汇报会,原本是教总先发起,但董总却捷足先登,似乎要标榜本身才是维护华教的主导团体。

董总领导层的专横,不仅导致它和教总的关系渐行渐远,其他华团和文教组织也开始和董总划清界线。例如比教总提前两天主办的反对教育大蓝图华团扩大交流会,虽然有17个华团和文教组织出席,但其实这个交流会明显就是董总自己做、自己爽的典型例子而已。例如教总、华总、留台联总、南大校友会、隆雪华堂、林连玉基金有代表出席,但他们都不是个别组织的领导人,有的甚至只派出执行秘书赴会,显示不少组织都只是应酬式赴会。

另外,一些出席的团体或组织,只是地方性的组织,代表性根本就不足,可是,叶新田和董总却已经沾沾自喜,认为本身主办的汇报会成功了。他们故意不提为什么全国校长职工会、校友联总、七大乡团等主要的教育团体和华团都缺席,反而地方性组织就占了6个。如果这样也叫成功,足见董总领导层根本在意的是知名度,华教课题反而成为次要的。一个原本具有权威性的华教最高机构,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的确让爱护华教者感到悲哀和惋惜。

董总叶邹斗里斗外斗人潮 728支持率锐减丢尽老脸

chinese quantity long

(高俊家现场分析报导)董总举办之728华团大集会,反对『2013-2025教育大蓝图』,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召开,虽然董总主席叶新田洋洋得意宣称有2千多人出席,然而警方的估计,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千五百人。而作者的统计,按照椅子的排位,中国国民型华文小学温典光礼堂内的出席人数,最多是一千三百人,包括站立的圣约翰救护队员,媒体人员,以及少数站着的出席者和工作人员。

必须说明,礼堂内的30排椅子,每排或多或少也有三数或以上的座位空着。

洗手间旁边的小厅荧幕前以及礼堂入口旁,虽然也置放十数排队椅子,然而却显得很稀落,两处的人数算起来,也不上百人。严格来讲,全体出席人数最多也只不过是一千四百人。

尽管董总主席叶新田在大集会上宣称,大集会获得国内1100个华团的支持;令人感到荒谬的是,出席大集会的人,也仅仅是千来人,或按照叶新田所说的两千人。与1100华团的支持,完全不成对比;并且与去年1125的抗议《2013-2025教育大蓝图》大集会也相形见绌。

728华团大集会的最大特色,不单是出席者比1125来得稀落,而且许多华教重量级人马,尤其是上一任董总主席,也就是董总顾问郭全强并没有出席。退而不休,向来不甘寂寞,宣布隐退的陆庭谕也不见踪影。当然林连玉基金的杜乾焕,雪华堂会长陈有信已经事先讲明会支持,却不出席(他们曾在1125和平请愿上发言)。陈友信为了要拉拢董总与教总的破裂关系,不久前与董总进行一项交流会,结果给叶新田赏以“猫面”,怏怏不乐,其缺席是可想而知。

去年1125大集会,只有700华团支持,董总叶新田宣称有2万人出席,而大会司仪却夸大其辞,强说有3万人,警方的估计也只不过是3500人。

728反对《2013-2025教育大蓝图》若以董总的【叶新田统计学】为准;1125抗议教育大蓝图至今只不过是短短的8个月,叶邹领导的董总在华社的支持率,已从2万人大幅度滑落到2千人,只剩下10巴仙的支持率。叶新田必须引咎辞职,退位让贤。

然而,叶新田若采用警方的统计,1125出席人数是3500人,而728华团大集会的人数是1500人,则显示叶新田8个月内,其支持率已滑落到43巴仙,而不至于滑落到10巴仙的底盘。

然而,董总宣称是华教最高机构(过去人称董教总是华教最高机构,非董总,今另有校长职工会·教专),全国有1290余华小,60间独中,近80国民型华文中学。却只能号召约2000人。董总的公信力何在?

华团中人不出席728华团大集会反对教育大蓝图,不意味是支持该大蓝图。华社反对单元教育政策的立场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只是不认同叶邹的处事态度,况且,大蓝图尚未全面公布,而其中一些课题,例如保留1年预备班,华小四年级不采用国小课本,在华总与教总·校长职工会与教长丹斯里慕尤丁会面时,已获得后者的认同。目前具有争论性的课题是国英语授课时间,教总和其他华团已有共识。

董总与教总的空前决裂,董总与华团的关系,也不如教总与华团一般的融洽,于是有人怀疑董总近些年来,除了举办类似示威型的大集会,拉布条进行抗议活动,在为华教斗争,却斗到自己人身上,而过去一些失意左翼分子,也兴风作浪,披着《华教斗士》的外衣,进行一场类似六十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所谓《华教》斗争,意图将华教斗垮斗臭才甘休。

董总神智不清搞华教乱套 舍近求远要向联合国告状

complain un dz long

(张新采评述)董总主席叶新田说,由于教育部一意孤行,无意修正《20132025年教育大蓝图》不利于母语教育的政策与措施,董总抗争运动全面升级,其中包括向联合国告状。

他说:“我们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注我们的处境,我们会提出申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常关注母语教育,我想他们会关注(大马的状况)。

“大马是联合国的会员,且签了联合国人权宣言。如果作为签署的会员,又不遵守,可能受联合国检讨或批评。我想,一个国家若受联合国批评与检讨,那就不好。”

董总最终是否会向联合国告状还有待观察,但叶新田应该知道,505大选后,也有许多无知的网民,在网上发动联署运动,要求联合国和白宫介入调查马来西亚大选出现他们所谓的舞弊事件。才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人再提起这个运动到底有多少人响应,也许发动者本身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愚蠢和幼稚,因为联合国不会随便介入会员国的内政,美国也是根据本身的利益,才决定是否要涉及其他国家的事务,要求联合国和美国干预马来西亚选举成绩,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如今,董总只因为接到教总前副主席陆庭谕的一封来函,就考虑向联合国告状,也未免太过儿戏了。正如叶新田说的,告状将会是繁重的工作,程序繁多。如果告状可以让马来西亚的母语教育获得更好的发展,工作再繁重都不要紧,问题是,耗时耗力整理出来的告状书交到联合国后,若不受理,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以来,尚无发生过会员国本身的人民因不满他们政府的母语教育不公平而告状的先例。就拿新加坡来说,即使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消灭了华教,新加坡华人也没有向联合国告状。董总明知不能为而为,目的何在?

教育大蓝图的确存在威胁华教发展的内容,董总应该与教总一起合作,配合其他华教团体和华团组织一起讨论,集思广益,达成共识,向政府反映华社的立场,才是最好的方法,而不是每隔三两个月就办一次内容千篇一律的集会,突显自己的领导地位,把其他意见不同但殊途同归的组织排除在外。

如果华社本身在教育大蓝图课题上各自为政,无法全面发挥抗争的力量,不利于华教的发展。与其舍近求远要联合国介入,董总倒不如主动修补和教总的关系,恢复过去一起合作的模式会比较实际。

董总独断专行令华团疏离 728集会重蹈死人报大数

dz fried rice long

(高俊家评述)董总728抗议教育大蓝图大集会,许多华团都不比去年举办的1125大集会显得热烈,去年1125大集会,华社中人记忆犹新,该项大集会,是抗议政府推出的『2013-2025教育大蓝图』。去年1125大集会,是在董教总与7大乡团对教育大蓝图初步报告,向教育部提呈备忘录不久,那边厢,董总就宣布要举办1125反对教育大蓝图大集会。当时7大乡团中,有对董总事先未照会7大乡团,即宣布1125大集会而有微言。并且大有不认同董总叶新田这种独断的做法。

 华教中人,对叶新田和邹寿汉时代所作所为,认为不单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单看不到其效果,而且造成华教空前大分裂,尤其是与教总的决裂。对华教授无可弥补的损害。

 董总叶、邹过去在华校董事局搞内斗,在新纪元搞分裂,在独中被人轰出董事部,去到那里斗到那里,斗垮斗臭尚不甘休,现在竟然斗到身边的教总。令人深恶痛绝。

728华团大会,原本是董总在六月初值东马召开的“董总与各州属会第86次联席会议通过,由一个专案小组负责,召集全国华团代表的一个大集会,其目的不外是让华社进一步了解,从申办关丹独中,乃至关丹独中获得批准,就一直掀起隔空骂战的来龙去脉。其用意,按照董总主席叶新田所言,“让大众了解董总的立场,避免外界对董总产生傲慢及打压的不良形象。

董总此举,明眼人就看出,董总提出举办这项所谓华团代表大会,只不过是要集华社伐罪,要通过华社的力量,使关丹独中,胎死腹中。

很明显的,华团中也不乏,不认同董总欲置关中于死地的做法,一些华团在忍无可忍之下,呼吁董总叶邹不要对关丹独中董事等人,隔空喊话。然而,叶邹却无动于衷,语句以及语气之恶劣,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非常巧合的是,当教育部要对备受争议的“教育大蓝图”来作定案之际,华团中有人呼吁董总叶邹将关中课题冷却,【华团大集会】应集中讨论教育大蓝图课题。在形势比人强调情况下,叶新田唯有将关中课题搁置,728华团大集会只讨论教育大蓝图。

尽管如此,许多华团都不看好728华团大集会会为华教带来具体的效果,原本教育部预定在7月22日召见华教团体,聆听他们的意见,再为教育大蓝图作定案。未知何故,教育部突然取消7月22会议。此项会议之取消是否与728有关,或有另外事故,则不得而知。

 然而,许多华团也不看好728华团大集会,并且认为,在蓝图尚未见端倪,却来个什么大集会,会堵塞与教育部讨论或商讨修改不利条文的道路。况且,教育大蓝图中的一些可以接受的条文,不该接受的条文也可以提出修改,而不是全面否决。这才是解决问题的适当途径。

与1125有不同,728华团大集会,许多华团都有保留的态度,有些华团领袖只说支持,却不表示会出席大集会或派人出席,也许叶、邹料事如神,728大集会只租用只能容纳1000人的中国小学温典光大礼堂。而邹寿汉的估计有2000人出席。

去年1125在八打灵举办的抗议教育大蓝图集会,叶新田宣布出席人数有2万人,大会司仪说有三万人,警方统计不足5000人。一个能够容纳1万人的草场,却能够挤到2,3万人,也是奇迹。

去年叶新田说有700华团支持,728大集会叶新田说有800团体支持,比去年超出100间华团,却也不敢租用容纳万人的大草场;叶、邹曾任尊孔独中董事长和署理董事长,连能够容纳2000人的尊孔独中礼堂也不敢租用,显示叶邹胸无大志,对出席人数也没有信心。

然而,行动党的陈国伟和方贵伦却不宣布派车载送党员和支持者赴会,很是令人感到诡异。雪隆有一百四十多间华小,8间独中,如果一间华小派出董事家长10或20人,何止2000人。

董总先斩后奏激怒了教总 728华团大集会声势锐减

dz vs jz long

(张新采评述)董总和教总连续数天通过媒体互相指责后,教总终于决定出席由董总主办的728华团大会,也决定今后不再针对教总和董总之间的问题发表声明,但彼此经此言论交锋,昔日战友的情份难免退化。

虽然教总已经主动“灭火”,但董总是否也会投桃报李,同意不再针对彼此间的问题发表声明,依然是未知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曾经在华教发展路上并肩并肩作战的战友,未来将各走各路了。

董教总分道扬镳,亲者痛、仇者快。过去,董教总在华教问题上,都是一起讨论和策划,但自从去年520争取复办关丹独中集会后,在接下来的多场集会,董总却一改过去的做法,在单方面自行决定,并先行对外宣布后,才通知教总参与。当中就包括1125反对教育大蓝图大集会和今年728和会华团大会。

1125和平请愿大会为例,不仅教总未获照会,其他华团也毫不知情,都是在董总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才知道有这一大会。董总破坏董教总和华团向来一起密切合作的模式,以及一言堂的作风,是造成董总和教总及其他华团组织,如华总、全国校长职工会及林连玉基金等渐行渐远的主因。

华教在我国的发展之路,向来都是崎岖不平,独立以来,华教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茁壮成长,是因为董、教总和华团团结一致,加上华基政党的配合。虽然大家可能会有不同的意见,但这是正常的,只要大家出发点都是为了华教,求同存异,就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果。在华教工作上,绝对不是董总或教总一个组织说了算,需要大家团结一致,才能确保华教继续在马来西亚发扬光大,若华社本身都四分五裂,政府不需要出手,华教自然而然就会走上没落之路。

就拿《教育大蓝图》的例子来说,大多数华教团体和华团都坚决反对,因为大蓝图的初步报告,对母语教育发展确有不利影响。董总、教总、林连玉基金和行动方略本身的分析报告,都对此表达了担忧。如果董总能够邀请各主要华教团体和华团集思广益,再一起主办华团大会,相信效果会更好。林连玉基金便指出,728华团大会宣言,仅偏重从母语教育的角度提出反对,而且部分内容与事实脱节,推论过于跳跃,在文字表达和论述方式上皆有不足之处。

 换言之,由于没有纳入各华团的观点和意见,也没有经过各华团的讨论与研究,728华团宣言就缺乏完整,也不能名正言顺地说是代表华社的立场。虽然董总声称会有约900个团体出席728华团大会,但如果教总只是点缀的角色,不是与董总平起平坐,就失去了其意义。

国小校场辱非穆斯林学生 陪葬国家前途应受到严惩

toilet dining long

(张新采评述)“性爱二人组”在神圣的斋戒月把“肉骨茶贺开斋”的短片放上面子书后引起大波,最终还惹上了官司。如今,大家都在看,雪州?溪毛糯Seri Pristana国小校长,到底会不会因为把更衣室当食堂的丑闻而受到对付,因为这个安排,已经伤及非穆斯林的感受。

吊诡的是,教育部副部长卡马拉纳登针对该校学生浴室用餐风波向受影响的学生与家长道歉,反而是风波主角该校校长莫哈末纳西尔没有给受影响学生家长清楚的交代。卡马拉纳登还为校长说好话,指校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地点则不适合。

莫哈末纳西辩称,由于食堂空间不足,本身是在无可奈何之下,才把最靠近食堂的更衣室兼浴室,充作休息用餐的地方。为了证明更衣室的环境清洁,他还在事件爆发的晚上,特地安排家教协会成员在浴室开斋,挑衅意味相当浓。

虽然莫哈末纳西尔坚称更衣室干净,才被充当临时食堂,但这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如果这个逻辑可以接受,以后若课室不足,是否也可以把更衣室当作临时课室?若更衣室可以充作其他用途,校长应该考虑把校长室搬到更衣室,又或者可以在未来任何教师节庆典,也改在更衣室举行。

虽然卡马拉纳登解释,这起风波不涉及种族和宗教因素,而校方安排非穆斯林学生在更衣室用餐,也获得家教协会同意,但不论是什么理由,这样的安排都是不可以被接受的,因为这明显就是歧视非穆斯林,也不符合伊斯兰教义。

大多数非穆斯林在神圣的斋戒月期间,都会尊重穆斯林,尽量避免在他们面前毫不顾忌的吃喝,但这绝不能成为Seri Pristana国小把非穆斯林学生安排到更衣室用餐合理化的理由,因为无论是穆斯林或穆斯林,在厕所旁进食根本就是不合卫生,也破坏种族间的和谐关系。

每次发生种族间争议时,种族极端分子就把矛头指向华小,并指责华人非常抗拒和排斥把孩子送入国小,但如果国小的马来化甚至穆斯林化的情况不变,又如何能让华人尤其是非穆斯林对国小有信心呢?

如果教育部认为重新开放食堂就等于解决了这场风波,并没有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该校校长,那么什么全民团结和种族和谐,都只会沦为口号,也会让非穆斯林感觉受到不平等对待,因为他们会觉得,为什么他们发表种族性言论时就要受到对付,犯下同样行为的穆斯林却可以继续置身度外。国阵难道还不清楚他们在505大选被华裔选民拒绝的原因吗?

校园内的种族性问题,如回中国、回印度论,以及非穆斯林学生受歧视等时有所闻,但就是因为当局一直淡然处之,才会让问题变得更严重。

过去虽然有涉及者受对付,但却只是被调职,这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案。如果涉及者没有被开除或降职,有谁会怕?只是,这样下去,陪葬的整个国家的前途。

挤兑华裔优秀生大学门外 岁岁年年不断打压恨绵绵

great spm long

(姚新言评述)在大马高等教育文凭考试(STPM)中考获4.0满分的优秀生,无法进入政府大学,反而是总积分低的学生被录取,这清楚说明,政府大学录取学生的制度,肯定是有问题。

如果是根据绩效制录取学生,总积分4.0的学生是不应该被拒于政府大学门外。但偏偏这种现象却每年发生,更难让人理解的是,政府明知道问题的症结,却不去纠正。 今年,根据《新海峡时报》的报道,有多达1万8千名优秀生未被政府大学录取,当中包括55名考获4.0满分的优秀生。

优秀生被拒政府大学门外的事件每年一再重演,从内阁有马华部长,教育部有马华副部长,到现在马华在政府没有任何代表,优秀生被拒进入政府大学的悲剧还在发生,让人不胜嘘唏。

每年,政府都会在问题出现后寻求对策解决方案。今年也不例外,首相已经表明,内阁将在周五的例常会议上讨论此事。一般相信,内阁会援引去年的解决方案,让在STPM考获4.0满分的优秀生,都能如愿进入政府修读医学相关科系,或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前往国内私立大专进修。

不过,这毕竟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要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有长远的政策,否则同样的事情,年年还会上演。

目前政府大学录取大学的行政过程犹如黑箱作业,没有人知道政府大学究竟是引用什么准则来遴选学生。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虽然STPM难度较高,而且课程比大学预科班还要多一年,但吊诡的是,大学预科班的学生进入政府大学的门槛,比STPM的优秀生还要低。这让人不禁要问,为什么政府大学不是录取最好的学生,反而是选择比较逊色的学生?

如果这种遴选制度不变,以后还有学生读STPM吗?政府必须解释,为何大学预科班学生在进入大学政府有优先权?这何来公平和公正?

政府说要栽培本地专才,以实现国家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的发展目标,专才机构每年还特地到国外,以吸引在海外的本地人才回国,但每年却有许许多多的优秀生,因为被拒于政府大学门外而到海外深造。一个爱才惜才的政府,绝不会每年眼巴巴地看着本地专才流失的。

这也是华裔选民在本届大选不支持国阵的一个原因,因为被拒政府大学的优秀生,以华裔为主。华裔对政府大学在录取学生制度上存在的偏差和弊端,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毕竟个问题已经存在太久了。如果这个问题在下届大选前还继续发生,国阵能怪华裔选民不支持他们吗?难道说,今年进入政府大学的华裔学生比率减少,是秋后算账?

力挺强制修读伊斯兰文明 祝家华被围剿民联没眼看

nfxy titas long

(张良评述)行动党金宝国会议员许崇信医生在国会的一项提问中,牵引出教育部强制私专所有攻读学士学位的学生包括非穆斯林必修伊斯兰与亚洲文明(TITAS)科目,且必须考获及格才可以毕业的课题。这项规定引起教育界及学子议论纷纷,毁多于赞。

许崇信质疑为何仅有本地学生需要修读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的科目,行动党认为此条例对非穆斯林学生有欠公平,疾呼教育部撤销这项指示。

教育部回应指私立大专的必修科(MPW)涵盖大马研究课程、马来语以及伊斯兰或道德科目,这也符合1996年私立大专法令43条条文所阐明的条件。教长慕尤丁宣布,政府规定在今年9月1日开始,有关必修科被普通科目(MPU)取代,以统一国内国立与私立大专的必修科。该普通科目分为4组别,即U1为历史、价值观与生活哲学、U2为人类技巧的掌握、U3马来西亚的语文以及U4有关社会管理技巧。

正当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及韩江学院名誉院长谢诗坚都坚决反对这项政策的时候,大马私立学院及大学协会(MAPCU)理事李华安及南方大学学院院长祝家华却公开支持有关政策,李华安促民众勿把课题种族化,更何况法令已规定私专生的必修科目,大家不应再存有任何争议,而是以开放态度看待这项措施。祝家华则说让学生学习跨学科或跨领域的知识是好的,因此,南院将配合教育部,把伊斯兰与亚洲文明列为通识教育的必修课。

祝家华的言论在面子书被炮轰,其中,面书用户在《光明日报》上述报道留言称,南院是华社出钱出力办起来的,祝院长在未征求董事会及华社的意見之前,便匆匆跳出来说会配合,会不会拍马屁拍的太快些?Chris Phoenix留言说,修过Titas的人都知道,这个课程含有强烈的种族刻板化和分化的倾向,还说什么课题种族化?还有人怀疑大马私立学院及大学协会(MAPCU)理事李华安及南方大学学院院长祝家华是否都已经修读有关的科目并已经毕业于有关的科目?

1996年私立大专法令43条文是不能被质疑及检讨的吗?如果这是学术问题,无关种族与宗教,为何不能检讨“强制”本地学生需要修读伊斯兰文明与亚洲文明的科目的政策?一些网民也质疑,如果念私立大专也要被“强逼”修读伊斯兰文明课程,这与去念国小及国中有什么不同?

除了行动党新进的国会议员勇敢提出反对的意见,民联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及伊斯兰党又持什么立场?可以预见的是,面对全国大选结束后的第一场瓜拉勿述州席补选,民联非穆斯林领袖绝对不愿意逞英雄,发表不受伊斯兰党欢迎的立场。民联穆斯林领袖更是低调处理,充耳不闻。政治驾凌教育,宗教为本,政权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