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蛋论证明土团党阻碍承认统考 行动党放弃主权任人摆布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把希盟拖延承认统考的因素推卸给教育部官员,指官员思想保守,但是,土团党的领袖却毫无避忌地跳出来维护该党的教育部长打脸张念群,指兌現這項承諾前,政府必須考慮國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以及承認統考會否影響國民團結,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的言论。

希望聯盟第14屆大選宣言委員會主席透露,承認統考並不包括在希望聯盟百日宣言內,反之承認統考事項是在執政5年內需實行的60項承諾之一。萊斯胡先接受“自由今日大馬”訪問時強調,由於涉及國家教育大綱,承認統考事項必須經深入探討后才進行。他也說,承認統考不像煎蛋般隨便就可以做到,做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希望聯盟政府承諾承認統考,但不是在100天內,那些不知事情緣由的人不應亂插嘴。”

土团党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准备承认统考,该党领袖包括教育部长的恶立场,显示土团党根本就未曾认同“承认统考”,当年反对承认统考的慕尤丁,也未曾改变意见,仍坚持统考违反教育政策,但是,已经变质的民主行动党,虽然有六名内阁部长,却没有任何一个部长敢再希盟的内阁会议中要求内阁一纸令下,马上实现希盟的竞选承诺,承认统考,以便让统考文凭持有者能赶得及时间表,搭上今年国立大专招生的列车。

反之,行动党的番薯部长却任由摆布,张念群甚至不敢批判萊斯胡先发表的“煎蛋论”,形同默认承认统考并非当务之急,最后那一里路,仍有五年时间可以慢慢走,慢慢三思而行,慢慢研究。若根据马智礼的言论及思维,他甚至可以再研究个59年,只要不超过国阵的60年即可名正言顺交待“希盟承认统考”的诺言。以前行动党会大声说,国外都己经承认认了许久,马来西亚还在拖泥带水。现在的行动党却跟种族主义的土团党成为一丘之貉,共谋拖泥带水。以前没有硏究好就答应,现在要好好研究,研究研究一下子就过了五年,那时候再研究研究。

希盟的竞选宣言,难道是为了捞取选票而从未考虑能否办得到?随便成诺来欺骗华社? 若要加入政府机构必须能掌握国语,又何必怕会影响马来文的地位呢?

马哈迪说过,国阵政府花费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希盟如今要学国阵花费更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一样是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为了保住希盟的政权,承认统考与否,已经不重要。

行动党所有部长级领袖,全都害怕被指责为 “不知事情緣由的人”,因此成为哑巴,不敢亂插嘴。

怕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 希盟推搪承认统考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选前,行动党言之凿凿向华社承诺希盟一旦入主布城将会毫不犹豫承认统考,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考生必须获得教育文凭的国语优等,这项条件获得普遍认同,华社因此大力支持希盟。如今希盟执政已经两个月,非但未见宣布承认统考,却以荒唐的理由推搪承认统考。

日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表明,希盟政府放眼在今年结束前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承诺。教育部长马智礼竟然大唱反调,以担心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为理由,说承认统考的事要研究了再说。这不是在推搪责任,打太极企图违反“承认统考”的竞选承诺吗?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教育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之前,必须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他还说,承认统考文凭是希盟的其中一项大选承诺,不过,希盟政府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必须考量各个单位的意见及看法。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指出,不仅马智礼抬出确保国语地位与国民团结的理由,而巫青团和伊党竟附和教长的说法,显然朝野已把选前的共识从‘承认统考’变成‘不承认统考’,这是公然违背承诺的不道德行径。他也提醒希盟政府,不要企图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华裔在华文教育上要求公平对待的期望。

马智礼所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正是前朝巫统教育部长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的理由,作为希盟政府的所谓“开明”部长,马智礼的脑袋却满载巫统的思维,以种族及马来人至上为出发点。

行动党以往懂得力证承认统考绝对不会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如今马智礼仍然以巫统的态度来应对统考,行动党过去一直批判国阵华基政党软弱无能,火箭今天居然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纠正马智礼的谬论,可见火箭一旦做官就变成真正的软弱无能,当官后就典当华教,不再捍卫独中及华教。

在野时最落力发表文告捍卫华教的张念群,如今贵为教育部副部长,一样不敢纠正马智礼的巫统思维及推搪马上承认统考的荒谬理由。张念群为巫统思维的教育部长暖颊说,许多不同意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单位主要是担心国语的地位及国民团结受到影响,所以教育部做决定之前,必须考量这两个事项。为何行动党及希盟承诺承认统考时,没有“考量这两个事项”?现在寄人篱下,才来考量。

希盟现在大权在握,理应马上宣布承认统考了,却食古不化,重复考量这巫统的马哈迪及慕尤丁已经考量了几十年的老问题。如果希盟是开明及进步政府,如果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当家又当权,如果张念群这个副教育部长有实权,何必多此一举考量这两个前朝巫统领袖担心的事项”?考量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数?承认统考又要附加什么条件?

再穷不能穷教育

62
(王春旋) 一百年前,马来亚这片土地上有著丰富的资源,人民却过得清苦。资源被殖民者用贪婪的双手搜刮,堆积成一座又一座的高山,送回他们的国家。他们所配置的人员为数不多,却配备了精良武器,灵活的外交手腕,开阔的眼界。本地人能做的就只是呆呆地承受,忍受这些打著正义旗帜的殖民者所施予的打压。 read more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48
(黄志毅) 在数十年前我们的先辈时代,接受正规教育是十分奢侈的一件事。没有多少人有经济能力或上学的机会。一个人够幸运的话,他可能可以念完小学。因此,在我小时候,几乎所有长辈都劝勉我必须努力读书,最好考进大学,成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我相信我们都曾上过长辈这堂“宝贵的一课”。而与我们更亲近的家人,比如我们的父母,有些更会因我们考不到好成绩而鞭打我们。 read more

为了孩子教育移居砂州

42
(黄子)一个马来西亚的部长实在太多太多,仅首相署,就多达11位!一个人口三千万小国的首相署要11位部长干什么?在总数三打有余的正部长中,无论是新知旧雨,大马人都不知他们是何方神圣者,也为数不少。甚至连新科教育部长,杨巧双一看其名就为下一代感到伤心的马哈基尔卡立,虽然早已是部长,大多数国民也不知他是谁?以及为什么杨巧双要为下一代伤心。 read more

渴求美好将来

22
(司徒瑞琼) 很多年前,我和一群前同事合作撰写了一个探讨城市贫困家庭问题的系列,主题是《城市的日与夜》。光鲜亮丽、广场处处的城市的白天,一切是那么美好向阳,没有一丝污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