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四党承认统考共识骗很大 原来马哈迪假惺惺接纳统考

(真相网 / 林敬祥)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说,希盟还未承认统考,主要因为希盟4党还未达成共识,最后一分钟才加入希盟的土团党需要时间说服马来群体。许来贤这不是在告诉我们,土团党从来没有答应承认统考吗?

许来贤指出,希盟3党包括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都已达成共识承认统考,只剩下土团党需要时间说服马来群体和巫统支持者。即使因为土团党在最后一分钟才加入希盟,没有足够时间说服土团党,为何希盟却在竞选宣言欺骗选民,说希盟四党已经取得承认统考的共识?

土团党真的是在最后一分钟才加入希盟?事实上,希望联盟于2107年五月正式议决,接受土著团结党的加入,成为希望联盟的其中一员。距离509大选足足有一年的时间,这也可以牵强扭曲为“在最后一分钟才加入希盟”?希盟拒绝承认统考,还有更荒谬的理由吗?

今年3月7日,希望联盟主席及前首相敦马哈迪说,希盟的政策纲领是接受多源流学校制度、接纳独中以及承认统考文凭。许来贤还是马哈迪在撒谎?马哈迪在3月7日前如果还没有说服马来群体和巫统支持者,为何又公开承诺承认统考?马哈迪既然在3月7日可以公开强调希盟的政策纲领包括“接纳独中以及承认统考文凭”,为何今天许来贤却说“希盟4党还未达成共识”?是许来贤还是马哈迪在撒谎?

许来贤指出,希盟3党包括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都已达成共识承认统考,只剩下土团党需要时间说服马来群体和巫统支持者。既然土团党的领导人马哈迪及慕尤丁,教长马智礼等等,本身皆不愿承认统考,这些以种种荒谬理由反对统考的实权领袖,那里有可能会去说服马来群体和巫统支持者支持统考?许来贤及行动党领袖,看来最终将被马来群体和巫统支持者说服,被马哈迪及慕尤丁,教长马智礼等等种族主义者说服,最终为虎作伥,以“统考威胁马来文官方地位或破坏国民团结与和谐”为理由,拒绝承认统考。

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会长黄文华表示,从前朝政府再到现任政府,在华教问题上,特別是统考,似乎是永远缺乏真正的诚意。他说,第14届全国大选已落幕,希盟清楚地把统考一事列入其竞选宣言。可是,执政不到100天,教长已在国会书面告诉人民政府需要5年深入研究后,才能决定是否要承认统考文凭。他表示,这就等于说承诺无效,严格地说是政治失信。

希盟应拨款2亿4千万给60所独中 光明正大从政府手中拿钱经营学校

(真相网 / 林敬祥)教育部长马智礼发表的“论”后,引起华社强烈的不满,他狡辩说希盟将无法提供独中“行政拨款”,但,会另外给独中发放“发展拨款”。结果被马华国会议员魏家祥抨击,指马智礼在“补锅”。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老爱把承认统考掛在嘴边的檳州政府,其制度化拨款独中的模式是希盟的参照对象,当中都说明拨款涵盖行政开销,教长又怎可以硬硬把独中的行政和发展开销刻意分开詮释,就只为了灭火但又不愿认错。

财政部长林冠英是否还记得,他在今年一月说过“要改变这一切就唯有换政府,独中就能得到制度化的拨款,光明正大地从政府手中拿到钱来发展与经营学校。”?

为何行动党今天做了政府,独中只能获得“发展拨款”,经营学校的“行政拨款”呢?做了傀儡官的林冠英,因此无权光明正大地拨款给独中经营学校?为何换了政府,独中还是无法“光明正大地从政府手中拿到钱来经营学校”?只能获得发展拨款而已?

2009年,时任槟首长林冠英伺机施压资源相对丰富的中央政府,促中央政府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给槟州5间独中。如今的林冠英已经是内阁财政部长,应当最有主权决定是否拨款给独钟中,尤其是他本身期待已久的“中央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给槟州5间独中”,林冠英是否准备在年终的财政预算案中做出这项宣布?

如果槟州五间独中每年应获得中央制度化拨款2千万令吉,平均每间独中每年获得拨款400万令吉,全国共有60间独中,是否希盟资源相对丰富的中央政府,将每年拨款总共2亿4千万令吉给60所独中?

当时,林冠英强调,由于槟州政府在2010年预算案中,已经把独中拨款增加一倍至200万令吉,因此他也挑战中央政府至少应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向槟州政府看齐,同样拨200令吉给独中。 “如果不能,现在至少应与槟州政府一元对一元,拨出200万令吉纾解独中办学经费不足的困扰。”

希盟的中央政府以及林冠英的财政部,是否至少应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向槟州政府看齐,同样拨200令吉给独中?

马智礼只提到教育部正在探討如何给独中发展拨款,为何遗漏了林冠英及早前强调的“经营学校” 行政开销拨款?如今还有行动党领袖敢光明正大地施压希盟政府把手中的钱拿到来发展与经营独中吗?

希盟政府拒绝拨款给独中 张念群静到屁都不敢放了

(真相网 / 林敬祥)教育部长马智礼指出,基於独中不属於国家教育体系中的教育机构,因此教育部没有准备拨款给独中。「由于独中不属于国家教育体系中的教育机构,因此,教育部並没有准备任何拨款给独中。」希盟政府不就是国阵的翻版吗?行动党在竞选时打出“我们不一样”的口号,为何希盟政府对待华教几独中的政策,却与国阵一模一样?土团党跟巫统为何一模一样?马智礼的立场为何与慕尤丁一模一样?换政府竟然换来巫统2.0 ?

火箭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兼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非但不敢谴责土团党的种族主义教育部长,却为马智礼护驾辩护,他发表文告提醒希盟同僚们务必慎言,尤其是部长在国会回答问题时,不能再依赖旧有公务员提供的答復,任由他们操控。

黄家和认为部长在国会回答问题时,真的没有查究状况就完全依赖公务员提供的答復?黄家和的“任由他们操控”论,是在讽刺希盟的部长无能及懵懂,还是要把希盟政府拒绝承认独中为国家教育体系,拒绝拨款给独中找借口,要让旧公务员吃死猫?

华裔网民最终醒觉,惊觉受骗上当,谴责黄家和上述言论是狡辩,强调“我就不相信【正副部长】没有看过答案就回复,岂能如此儿戏,在此呼吁停此捐款给【希望基金】,把钱转向捐给华小、华中和独中来得更有意义。”,“捐款救国的华人太傻了,捐款给独中生更好!”,“停止损钱救国!把钱损给独中吧!换了政府还是一样騙华人,所以要自救。”,“张念群静到……屁都不敢放了,多华人部长又怎样?”

也有网民反问道:“言下之意是说部长大人说的那番话是原公务员在操控教育部长吗?”下屬说屎可以吃,部長就听從的吃了嗎 ? 看透火箭部长懦弱本质的网民则怒吼道“不要在报章上说,请在内阁去拍桌子!”。网民所言甚是,行动党有六名部长在内阁,这些番薯部长为何不在内阁纠正马智礼?为何不在内阁要求拍板即刻承认统考及制度化拨款给独中?

行动党以前嘲讽马华承认统考的一里路永远走不完,火箭希盟承认统考的一里路,却糟糕到没有起点,更别说终点了。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曾经抨中央政府开倒车,承认统考课题已苦等60年,至今仍纠缠在最后一里路。为何林冠英当部长执政中央了,至今仍纠缠在最后一里路?

林冠英今年三月移交特别拨款给槟州5所独中时,也促中央政府制度化拨款予每所独中。林冠英今天为何不敢再“促中央政府制度化拨款予每所独中”?

林冠英掌财政部大权,为何不敢再内阁拍板,林冠英宣布政府制度化拨款予每所独中? 张念群呢?为何静到屁都不敢放了?

煎蛋论证明土团党阻碍承认统考 行动党放弃主权任人摆布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副教育部长张念群把希盟拖延承认统考的因素推卸给教育部官员,指官员思想保守,但是,土团党的领袖却毫无避忌地跳出来维护该党的教育部长打脸张念群,指兌現這項承諾前,政府必須考慮國文作為官方語文地位,以及承認統考會否影響國民團結,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的言论。

希望聯盟第14屆大選宣言委員會主席透露,承認統考並不包括在希望聯盟百日宣言內,反之承認統考事項是在執政5年內需實行的60項承諾之一。萊斯胡先接受“自由今日大馬”訪問時強調,由於涉及國家教育大綱,承認統考事項必須經深入探討后才進行。他也說,承認統考不像煎蛋般隨便就可以做到,做任何相關決定應三思。“希望聯盟政府承諾承認統考,但不是在100天內,那些不知事情緣由的人不應亂插嘴。”

土团党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准备承认统考,该党领袖包括教育部长的恶立场,显示土团党根本就未曾认同“承认统考”,当年反对承认统考的慕尤丁,也未曾改变意见,仍坚持统考违反教育政策,但是,已经变质的民主行动党,虽然有六名内阁部长,却没有任何一个部长敢再希盟的内阁会议中要求内阁一纸令下,马上实现希盟的竞选承诺,承认统考,以便让统考文凭持有者能赶得及时间表,搭上今年国立大专招生的列车。

反之,行动党的番薯部长却任由摆布,张念群甚至不敢批判萊斯胡先发表的“煎蛋论”,形同默认承认统考并非当务之急,最后那一里路,仍有五年时间可以慢慢走,慢慢三思而行,慢慢研究。若根据马智礼的言论及思维,他甚至可以再研究个59年,只要不超过国阵的60年即可名正言顺交待“希盟承认统考”的诺言。以前行动党会大声说,国外都己经承认认了许久,马来西亚还在拖泥带水。现在的行动党却跟种族主义的土团党成为一丘之貉,共谋拖泥带水。以前没有硏究好就答应,现在要好好研究,研究研究一下子就过了五年,那时候再研究研究。

希盟的竞选宣言,难道是为了捞取选票而从未考虑能否办得到?随便成诺来欺骗华社? 若要加入政府机构必须能掌握国语,又何必怕会影响马来文的地位呢?

马哈迪说过,国阵政府花费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希盟如今要学国阵花费更冗长时间来考虑承认统考文凭课题,一样是主要因为担心激怒右派马来人,失去马来选票。为了保住希盟的政权,承认统考与否,已经不重要。

行动党所有部长级领袖,全都害怕被指责为 “不知事情緣由的人”,因此成为哑巴,不敢亂插嘴。

怕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 希盟推搪承认统考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选前,行动党言之凿凿向华社承诺希盟一旦入主布城将会毫不犹豫承认统考,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考生必须获得教育文凭的国语优等,这项条件获得普遍认同,华社因此大力支持希盟。如今希盟执政已经两个月,非但未见宣布承认统考,却以荒唐的理由推搪承认统考。

日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表明,希盟政府放眼在今年结束前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承诺。教育部长马智礼竟然大唱反调,以担心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为理由,说承认统考的事要研究了再说。这不是在推搪责任,打太极企图违反“承认统考”的竞选承诺吗?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教育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之前,必须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他还说,承认统考文凭是希盟的其中一项大选承诺,不过,希盟政府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必须考量各个单位的意见及看法。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指出,不仅马智礼抬出确保国语地位与国民团结的理由,而巫青团和伊党竟附和教长的说法,显然朝野已把选前的共识从‘承认统考’变成‘不承认统考’,这是公然违背承诺的不道德行径。他也提醒希盟政府,不要企图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华裔在华文教育上要求公平对待的期望。

马智礼所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正是前朝巫统教育部长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的理由,作为希盟政府的所谓“开明”部长,马智礼的脑袋却满载巫统的思维,以种族及马来人至上为出发点。

行动党以往懂得力证承认统考绝对不会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如今马智礼仍然以巫统的态度来应对统考,行动党过去一直批判国阵华基政党软弱无能,火箭今天居然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纠正马智礼的谬论,可见火箭一旦做官就变成真正的软弱无能,当官后就典当华教,不再捍卫独中及华教。

在野时最落力发表文告捍卫华教的张念群,如今贵为教育部副部长,一样不敢纠正马智礼的巫统思维及推搪马上承认统考的荒谬理由。张念群为巫统思维的教育部长暖颊说,许多不同意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单位主要是担心国语的地位及国民团结受到影响,所以教育部做决定之前,必须考量这两个事项。为何行动党及希盟承诺承认统考时,没有“考量这两个事项”?现在寄人篱下,才来考量。

希盟现在大权在握,理应马上宣布承认统考了,却食古不化,重复考量这巫统的马哈迪及慕尤丁已经考量了几十年的老问题。如果希盟是开明及进步政府,如果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当家又当权,如果张念群这个副教育部长有实权,何必多此一举考量这两个前朝巫统领袖担心的事项”?考量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数?承认统考又要附加什么条件?

再穷不能穷教育

62
(王春旋) 一百年前,马来亚这片土地上有著丰富的资源,人民却过得清苦。资源被殖民者用贪婪的双手搜刮,堆积成一座又一座的高山,送回他们的国家。他们所配置的人员为数不多,却配备了精良武器,灵活的外交手腕,开阔的眼界。本地人能做的就只是呆呆地承受,忍受这些打著正义旗帜的殖民者所施予的打压。 read more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48
(黄志毅) 在数十年前我们的先辈时代,接受正规教育是十分奢侈的一件事。没有多少人有经济能力或上学的机会。一个人够幸运的话,他可能可以念完小学。因此,在我小时候,几乎所有长辈都劝勉我必须努力读书,最好考进大学,成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我相信我们都曾上过长辈这堂“宝贵的一课”。而与我们更亲近的家人,比如我们的父母,有些更会因我们考不到好成绩而鞭打我们。 read more

为了孩子教育移居砂州

42
(黄子)一个马来西亚的部长实在太多太多,仅首相署,就多达11位!一个人口三千万小国的首相署要11位部长干什么?在总数三打有余的正部长中,无论是新知旧雨,大马人都不知他们是何方神圣者,也为数不少。甚至连新科教育部长,杨巧双一看其名就为下一代感到伤心的马哈基尔卡立,虽然早已是部长,大多数国民也不知他是谁?以及为什么杨巧双要为下一代伤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