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改用国语教学作茧自缚 慕尤丁势把下一代推入深渊

uni bm long


(章力琴评述)马来西亚人的整体英文水平与过去相比明显滑落,大学毕业生的英文水平也常常为企业界所诟病,政府近年来也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加强英语教学,但这些努力尚未见到成果之际,副首相兼慕尤丁却建议大专逐步将教学媒介语从英语改为国语,这是开倒车的做法, read more

巫统党选纳吉老马暗中较劲 副主席六人争夺战决定颜面

tunm vs najib long2
(林育琪评述)一如所料,纳吉和慕尤丁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成功连任巫统主席和署理主席,但他属意的人马是否会在10月的巫统党选中捍卫原职,或是诸如慕克力等其他候选人脱颖而出,以及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马哈迪的影响力到底还有多大,是这次巫统党选的最大看点。 read more

慕尤丁一骂林冠英就脚软 对中华文化常识一无所知


(张良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如果报名参加中学程度的中华文化常识测验,预料无法及格。林冠英昨天否认他呼吁民众穿黄绿红颜色衣服观赏韩国歌手PSY演出,是要破坏槟州国阵的新春团拜。他的理由是:黄绿红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也代表“更清洁、更绿意的槟城"

《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试题的文化常识单元选择题,有一道题问道:中国文化中表示喜庆的颜色是什么色?A:白色、B:黄色、C:红色、D:绿色。试卷标准答案是C:红色。

比较一下常见的颜色,便可知红色是最适合喜庆的颜色。黄色尽管有暖暖的氛围,很明亮,但由于涉及皇权的专用色,不宜作喜庆的主色;绿色无疑象征希望和蓬勃的生命,是今天誉满全球的环保色,然而冷静有余,热烈不足,与喜庆氛围又怎能和谐?

此外,习俗带有的守恒性和排他性,还会弱化或淹没异类思想,比如,华人春节皆贴红春联,如果有的人家贴的是绿色或黄色春联,便会被视作异类。

唯有红色是对视觉冲击最强烈的颜色,是最有生气的颜色,其释放的激情与能量,犹如生命在燃烧,具有凌驾任何色彩之上的强烈力量。红色最热烈、最活泼、最鲜亮、最艳丽、最精神,能教人双眼一亮,印象深刻,是无可取代的最适合喜庆的颜色,例如下图首相纳吉今年为华社贺岁所穿的大红色唐装,以及槟州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美所穿的红彤彤鲜艳大红色贺岁唐装:

新年衣服以鲜艳为主,因为鲜艳颜色可增强喜庆气氛。再看看林冠英过去连续几年所穿的朱红色深沉贺岁唐装,是扮酷还是对中华文化没有基本认识?巫裔及印裔也懂向华社拜年时也懂得应该穿着具喜庆气氛的服饰,林冠英即使不愿请教纳吉,也该向拉玛沙美学习了解华人喜庆文化习俗。

当韩国大叔PSY新年前来槟城为国阵团拜跳骑马舞的消息传开后,林冠英的第一反应,就是捣乱。他号召民众年初二身穿红色、黄色或绿色的衣服赴会观赏PSY的精彩演出。他还强调绿色代表环保、反公害的颜色;黄色是“干淨",而红色则是民主行动党的代表颜色。

话讲出口还不到两天,就被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责斥,指林冠英号召在大年初二,穿红黄绿色衣到槟国阵的团拜会上闹场,是不尊重人民之举。

林冠英被副首相这么一骂,马上变成好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听话,改变语气,为他早前的“红黄绿”捣局大计去政治化,变成“黄绿红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

林冠英面对民政党与马华公会时凶巴巴,一副得势不饶人的样子,一旦被巫统训斥竟然脚软屈服,连红色是火箭颜色也不敢坚持,黄色是净选盟代表颜色也不敢坚持,绿色是绿色盛会代表颜色也不敢坚持,统统变成“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行动党竟有如此窝囊的领导,难怪伊斯兰党向来鄙视该党。

林冠英既然已经改口,说红黄绿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既然如此,林冠英为什么不改穿绿色唐装给华社拜年,以示支持环保运动,与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决心呢?

董总1125大​会窝里反 六大华团料不共舞


(梁敬义评述)
董总发动1125和平请愿大会反对《2013-2025教育发展大蓝图》,预料将出师未捷,七个签署及提呈备忘录的六大华团将不会参与其事。

六大华团将於明天(11日)上午召开针对1125大会进行讨论,不过,彼此都有默契,将胪列一些理由以便正式否决董总单独发动的抗议大会,表明不搅和。

这六大华团不跟着董总起舞的暗中责怨和理由分别是:

1,董总号召1125并没有事先照会六大华团取得共识;

2,董总擅自的举动无疑是挟持其他华团的名义,反客为主试图号令其他华团屈从,剥夺个别华团的尊严;

3,各华团虽然殊途同归捍卫华教的完整性,但各华团各有属性,未必需要依附董总的斗争路线和方式;

4,华总的感受最强烈,这个统领华堂的最大组织被降低地位由董总差遣;

5,六大华团也认为,提呈予教育部的备忘录未被抹煞之前,尚存交流商议空间,这种动辄搞对抗大会发难的举措欠缺理性,会被视为是旧时代的帮会流氓行为;

6,六大华团不满教育发展大蓝图而提出纠改的建议,其中主要的有第3及第4项,即:3,反对教育部在华小实行与国小同等水平的国语科课程及考试,以及反对增加华小国文科节数,因为这些措施显然在于改变华小母语教学的特征。4,坚决反对废除中学预备班,同时重新策划及改善中学预备班的课程、师资和运作方式,确保发挥其功能,提高学生掌握国文的能力,顺利衔接国中的课程。

然而,教育部长慕尤丁已回应,华社若坚持所请,政府将从善如流不强硬落实大蓝图的初步草案,而会尊重华社意愿。因此,在主要的障碍移除之后若举行1125集会就出师无名,在大选临近时期会被解读为含有政治议程。

上述怨由分别是华团的感受,,预料只是会议讨论过程的内容,六大华团将商砌、斟酌具体对华社交代的理由,尽量避开与董总伤了和气,留有下台阶,以免动了华教的筋骨。

七大华团包括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西亚华教教师会总会(教总)、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校友联总)、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留台联总)、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华总)、马来西亚七大乡团协调委员会及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

董总於本月9日在《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全国版刊登广告,敦促各界积极动员支持"1125和平请愿大会",促民众上网点击签名支持该活动。"董总告全国人民书"广告,批评近期的教育大蓝图坚持单元主义教育,贯彻变质华小与淡小目标。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宣称,国内已有300个民间团体签署支持1125大集会。董总於926的华教救亡抗议行动,号召华社共襄义举,但到国会提呈备忘录的支持者仅数百人。当时,国内主要华团并没有与董总同一步伐。

 

【快刀斩】纳吉与安华的种族主义比一比

(颜欣燕评述)从对待华族和华教作为评比,历史能让安华和纳吉有一定的价值和定位。

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忆述一段发生于1997年教育总监升迁事件。当时安华担任副首相,意气风发正是日盛之期。现任首相纳吉,在那时候只担任教育部长一职。

根据许子根说,时任副揆安华坚持要擢升一名服务年资比华裔副总监低浅7年的马来官员出任槟州教育总监。鉴于这种做法并不合理,许子根为此向纳吉反映实况并寻求协助。纳吉在未咨询安华的情况下,擢升了该名华裔副总监。当然,这举措激怒了安华。

许子根带出的信息是,首相纳吉对待涉及种族的课题上,远比安华公平与友善。安华的种族主义情意结也写在这段历史轶事中。

而安华的这种思维有迹可寻,他出任教长期间实施高压手段对待华教,傲慢与偏激作风令当时的华教人士咬牙切齿。当董总讨伐国阵的教育政策时,却避开对民联共主安华算旧账。

纳吉出掌教长期间废除了最具争议的《1961年教育法令》21(2)条文,终结了教长有权将华小转换成国小的权力。但这不是安华所愿意见到的事。

纳吉鼓励儿女学习中文,显示看重华文的重要性和价值。相较之下,若论开明,纳吉确实领先安华。

华社普遍期待,哪个领袖将会比谁更公平、和善地看待华社切身课题。纳吉和安华,利钝互见。

人民在辉煌条纹旗帜下已一同经历了55年的建国风雨,各族的际遇依然因为一些偏激思维者而有所区别,甚至遭到鄙视。这个症结,令各族之间即使和睦相处却仍然存在“敏感”底线。

纳吉过去也许为攀登政治权位而措辞强烈,却不曾施行对华社不利政策。相反的,安华曾是一个试图以铁腕政策粉碎华教发展的极端分子。如今,他口蜜腹剑谈民主、人权、公正和平等时,行动党这一边吹捧安华,另一边扶持伊斯兰党的神权国目标,这是华社值得思考的历史关键时刻。

 

【快刀斩】纳兹里给董总爽了半小时

(杜长明评述)纳兹里代表首相接见董总领导层并接领备忘录,兴之所至发表所谓“认同华教8大诉求合理”,让叶新田和邹寿汉两老如蒙皇恩浩荡,感天动地,对纳兹里吹捧得自缺字词,连他们的好朋友林冠英也立刻加入PLP的行列,要马华向纳兹里学习。

一些评论人甚至如同见到华教救星,歌颂他为“巫统里面开明的鸽派”,“他对华教问题的开明态度和支持立场,应让那些噤若寒蝉的华裔议员、副部长及部长感到汗颜不已”云云。

邹寿汉洋洋自得说,董总与纳兹里会谈了半小时,“过程很愉快”,哪里知道,正如马英九当年当选台湾总统时说的那句名言“高兴一天就好”,董总的愉快、林冠英的愉快、评论人的愉快,也是愉快半小时就好。因为24小时不到,纳兹里就承认那些话都是“外交辞令”,直接的说,就是讲给你爽而已。

纳兹里是什么作风的政客,可说是人尽皆知。马哈迪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马哈迪;阿都拉当首相时,他大力拥护阿都拉,大力炮轰马哈迪;纳吉当首相时,他又大力拥护纳吉,炮轰阿都拉。

这种投机政客,却被叶新田和邹寿汉视为华教恩人,被林冠英大力PLP,被评论人大力歌颂。

数十年的华教课题,在纳兹里几句“外交辞令”和“半小时愉快会谈”,就能解决?谁相信,谁就是叶新田嘴吧里的"太领戆"。没想到老油条的叶新田、邹寿汉、林冠英和评论人,竟然成了丘光耀恶口之下的"大烂戆"。怎是一个悲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