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联无力管理大学一团糟 乱搞高等教育陷财务危机

kuin messy
(张良评述)
民联推出竞选宣言除了扬言要废除高教基金,就读于公立高等教育学府的学费由政府全盘负担。还承诺在10年内要办5间理工大学,以及25间新的技职学校。民联政府除了用数目字强调其高教政策的量,并没有提升高教品质的方案。要推测民联如何处理高等教育这个环节,不妨观摩民联吉打州及雪兰莪州政府掌控的几家大学的情况,在民联掌管整五年来,是成长还是倒退了?

日前,逾400名吉打英沙尼亚回教大学(Kolej Universiti Insaniah)的教职员,在苏卡默南迪玛拉技术学校发动“白色浪潮倒‘JAZAN’(倒查米尔及阿兹占)行动”,踢爆大学当局管理不当,拖欠教职员薪水津贴、挪用公款、浪费公币、成立六家贴钱的子公司来烧钱,甚至面临被控上庭的窘境。

该大学教职员高举大字报抗议,促请吉打州务大臣及该大学校长下台,关闭大学属下的数家子公司,避免管理不当而让该大学面对严重的财务危机。

集会的教职员高喊“Tolak JAZAN ”(查占下台)的口号(JAZAN是该大学校长Jamil与吉州大臣Azizan联名简称)。自诩网络媒体最专业的《当今大马》为了帮助民联掩饰腐败,完全不敢报道这项新闻。

该大学自半年前已经展开“Bersih KUIN”运动,抗议英沙尼亚回教大学行政及财务管理不当,导致职员薪金被拖欠。但伊斯兰党的州务大臣却诬衊教职员为‘巫统代理人’,教职员与州政府无法沟通,民联政府则政治化高等教育的管理与营运,一味推卸责任给高教部。
Bersih KUIN-2BERSIH KUIN Bersih KUIN-1
雪州方面,工业大学(UNISEL)也被爆财务疑管理不当,已从2009年起连续3年出现亏损。据诺2011年雪州工业大学财务报告,该大学在2008年仍有盈额,但民联政府执政雪州后,从2009年起至2011年,已亏损5千400万令吉。该大学也被指拖欠诊疗所大笔费用,以致大学教职员看病时,需要自行交付费用。民联州政府连一所大学都管理不当,又岂能管理全国高教学府的事务?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揶揄雪州民联政府既然扬言欲推行免费教育,何不从雪兰莪民联旗下的雪州工业大学(UNISEL)及雪州国际伊斯兰大学学院(KUIS)率先落实免费教育?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也是该大学的董事主席,雪州政府绝对有权利要求雪州工业大学今后豁免学费,为何民联不敢以身作则?

雪州管辖的工业大学及雪兰莪国际伊斯兰大学学院,如果一早就实施免费教育,并一举拒绝高等教育基金局的借贷,如今不是拥有既成的政绩邀功,藉此说服人民民联有实践免费大专教育的能力吗?《人民宣言》承诺民联未来将提供免费教育,为何现在吉打民联管理的英沙尼亚回教大学学费却暴涨两倍?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日前说她接获在政府大学就读的学生投诉,指政府大学的硕士及博士学位的学费已调涨20%。但张念群怎么不去问问吉打民联州政府,为何北方大学(UUM)的地税,在民联上台后,北方大学突然暴增12倍?

2011年5月,吉打州6名英沙尼亚回教大学(KUIN)的学生在校内示威,抗议校方把一所宿舍改为教学楼,因此遭到校方对付,其中5人被停学一至两个学期,而另一名学生则被罚款RM200。民联政府旗下的大学,校园民主哪里去了?
KUIN-1

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曾于2011年敦促民联州政府落实共同政策,让民联州政府管理的2所大学在精神上摆脱大专法令,但校方也没有行动。努鲁依莎不晓得该党的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力正是雪州工业大学的董事长(Pengerusi UNISEL)吗?是谁没有行动呢?

KUIN-2

张念群插嘴八卦自讨没趣 林思年狠批别当英雄邀宠


(董佳燕评述)
在伊党主政的吉州民联政府颁布娱乐禁令限制华人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搞到满城风雨之时,民联友党中自称维护华人权益的民主行动党就只有担任全国副宣传秘书的张念群这位二线领袖“仗义执言”。

张念群批评吉州民联换了位子换了脑袋,基于州政府屡次实施争议性政策已削弱民联声望使民心远离,因而敦促州政府撤回指令。

公正党州行政议员林思年对此大为光火,认为身处同一阵营的张念群不应发言批评友党,更别想指导州政府办事。林思年警告张氏别逞英雄,若想要当神便回雪州自己的选区(沙登国会选区)去。

张念群被林思年骂个狗血淋头,偌大的行动党中仅有一位三线领袖,行动党社情团组织秘书李政贤质疑林氏失职,批评后者未加以制止禁令颁布,以致搞出“大头佛”。

308大选,人民是基于对国阵政府种种政策的愤怒而投下反对票,造就了民联州政府;张念群在对事件发言时,承认这一点。

吉州民联不断推行侵蚀非回教徒权益的回教化政策,经已使人民对民联政府执政中央后的政策取向感到焦虑。若状况持续,将会影响民联全国局势。

可是,当了近5年的官,林思年早已被伊党潜移默化,官风上脑的他根本不在乎非回教徒的权益到底在伊党主政管治底下丧失了多少,只关心马来保守选票的增加好巩固州政权。

短视使民联诸公失去危机意识,为了捞取最大种族支持率不惜一切,将华裔对民联的高支持率看做理所当然的铁票。人民的危机意识若未能增强,对吉州民联治理模式毫不警觉,就只有日渐倒霉。

张念群做戏给华社看英​勇 躲在伊党纱笼底下哇哇​叫


(林文彪评述)
日前吉打再引爆伊党侵害华族权益的事件,吉打民联政府发出“强制回教化”的农历新年公开娱乐演出指南,禁止成年女性表演,禁止乐队,歌曲要有“神”的教诲等条例,引起华社公愤,同时也遭受敌对党猛烈炮轰。

行动党吉打州议员李源益好像在人间蒸发,作为吉打州行动党主席,却未见挺身而出交代事件原委。而行动党最勇敢抵御回教法的卡巴星、最神勇的林冠英、与聂阿兹交情最深厚的陆兆福,统统变成缩头乌龟,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向华社及选民解释吉打州行动党在以上事件所扮演的角色。

行动党真是流年不利,该党秘书长林冠英月前发表圣诞节献词时,呼吁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惹得满身蚁。结果林冠英搬出老爸林吉祥、安华及哈迪阿旺做一场戏,发表什么民联不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联合声明。

隔没几天,这项声明就被伊党长老会否决掉,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坚持非伊斯兰教经文禁用“阿拉”。民联联合声明没有“法定地位”,林冠英最终乖乖“收皮”,不敢坚持其言论。

接二连山与伊党有关的纠纷,行动党文宣部沉默无语。负责宣传的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最终弄出一个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来发文告,学起国阵的口气讨伐吉打州民联政府,但张念群只是发文告给中文报,不敢发马来文告,更不敢通过正式内部管道“致函州务大臣”表达不满。

张念群在外面呱呱叫,叫给华社听,不敢给伊斯兰党听到,这样作秀,也太虚伪了,华社就这么好骗?只有行动党愚忠粉丝才相信这一套吧!

张念群在2010年8月22日拜访Al-Huda回教祈祷室,并受邀发表简短演说,事后被指破坏回教形象,引起轩然大波。结果张念群披上头巾,穿上马来装亲自向聂阿兹会面请益。聂阿兹深受感动,鼓励张念群继续拜访回教堂及祈祷室,以加强回教徒与非回教徒之间的了解。

张念群与聂阿兹有交情,如今对伊党的政策有意见,应该再披上头巾,穿上马来装,直闯吉打州大臣阿兹占官邸,向大臣“请益”。面对面沟通,好过隔空用中文向阿兹占喊话。

民联媒体《当今大马》早前甚至企图“遗漏”这起新闻,暗助民联消音,但排山倒海而来的议论,逼得《当今大马》不得不勉强刊登一点新闻,却也不敢把张念群的文告发布在英文版及马来文版,这不是做戏是什么?

张念群到底要向华社表演什么?表演行动党中央不认同吉打民联的做法?那吉打行动党为何不敢表态?

样样要第一的林冠英当然比张念群更有分量及资格代表行动党开声,为何林冠英如今无话可说?指示女性领袖去做自己不敢做的事,就是林冠英所谓的的行动党重视女权吗?

公然表演下流割阳具动作 火箭妇女组被丘光耀强暴


(张良评述)
彭亨州文冬选民不满行动党的臭嘴丘光耀在当地座谈会上爆粗,向马华公会文冬区揭发该党的座谈会放肆散播下流粗耻的政治文化,公然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割除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嚣张狂妄无耻的嘴脸,暴露无遗。

据报道,尽管台下出席讲座的观众不乏女性,但丘光耀还在台上摆出下流的割下体手势,声称要割(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的下体,黄燕燕没有XX(男性生殖器),(马华)14个国会议员的XX剁完出来云云。

月前引起争论的地里望行动党晚宴清凉装歌舞被腰斩事件,行动党认为“清凉装”违反伊党要向全民推行的伊斯兰文化价值观,因此害怕出席宴会的几个伊党党员不满而自我“阉割”,腰斩清凉装歌舞节目。

行动党在华社推广的“阉割秀”,让伊党党员看了也拍烂手掌,因此在集会上推广“阉割秀”,禁“清凉装”。为了吸引群众,行动党邀请丘光耀表演动作下流的“阉割秀”,不断举性器官为演讲为话题取乐,让台下女性难堪。若以“清凉装”歌舞对比,“清凉装”比丘光耀文明多了。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说要制定该党晚宴指南,禁止“清凉装”歌舞,让晚宴主办单位遵守。该党若认为丘光耀是行动党的政治教育楷模,是行动入主布城不可或缺的重臣,该党晚宴指南应注明所有讲座及晚宴强制邀请丘光耀表演“阉割秀”

为了造福全民,给丘光耀要阉割14马华议员的壮志加把劲,行动党应该为丘光耀制作“阉割秀”专辑,加配马来文字幕,或录制马来文对白版,印制成光碟全国免费派送给选民及伊党支持者。

丘光耀曾经出任行动党全国文宣主任,尽管已经表面上卸任,但仍肩负及延续他为行动党搞文宣的责任。丘光耀的演讲方式博得如雷掌声,让陆兆福、章瑛、郭素沁等等高层领袖的演讲黯然失色。

丘光耀早前针对该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公开赞扬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而在其面书冷嘲热讽,鞭挞郭素沁组织入党、思想不入党,因此扬言要开办党校,教育这些没有水准的领袖。

行动党妇女组既然不反对丘光耀在该党发扬下流文化,不如向丘光耀学习,邀请丘光耀为该党开办“粗口与下流演讲”培训班,强制女党员报名学习。让章瑛、郭素沁、张念群也学会表演“阉割秀”。“阉割秀”如果由行动党女性领袖来表演,台下女性可能比较容易接受,没有这么尴尬。

丘光耀曾经出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丘光耀的所作所为代表行动党的政治思维,党员应争相向丘光耀学习,仿效其“阉割”下体的动作,不要再文绉绉扮清高,只有丘光耀弘扬的粗口与下流文化,才是行动党所谓的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

行动党想要取代马华公会,入主布城做政府,靠的就是割掉对手的阳具,行动党已经丧失论政能力,进入荒蛮下流境界,鼓吹暴力及大男人主义,这就是行动党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

行动党是一个优秀反对党 人民应支持行动党反到底


(张良评述)行动党当反对党数十年,曾想过执政槟城,但一连几回的丹绒战役,让行动党输到脱裤,面对第12届大选时,行动党仍与民脱节,不晓得人民已经掀起反风,行动党竞选主轴仍环绕在制衡执政党,壮大监督政府的力量,不敢再轻言夺取槟州政权,更不敢说一句行动党要取代民政党的首席部长。深恐要取代民政党政府的言论向过去一样,吓跑选民。

最近,雪州民联政府揭发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之后,行动党再度踢爆马华已经在这块位于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一座党所。

雪州行动党在野时,手头上没有资料,无法有效监督对执政党滥权,找不到证据。现在做了政府,过去50年的公文全落在行动党手中。别说做了四年半政府之后才找到前朝雪州政府贱卖24片地给国阵成员党,以及发现马华已经在一片加影市区的土地兴建党所,行动党政府如果深入挖掘,50年的前朝政府弊端,再挖50年也可以天天制造头条新闻。

做了政府后,不懂政府该怎么做的行动党雪州国州议员,可以选择专攻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项目,州政府应委任一名行政议员专司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雪州行动党也可以邀请公正党的策略主任拉菲兹授课,给雪州行动党讲授揭露前朝政府的技巧及宣传手法。

雪州选民在第12届大选,已经唾弃雪州国阵,再挖掘前朝政府过往50年的50万宗弊端,犹如鞭尸,鞭得痛快,但尸首不会感觉疼痛。国阵过往的腐败,米已经煮成饭,选民不是不知道,因此才选择了行动党做政府,而不是选择行动党做挂名的政府,扮演的却仍是改不过来的反对党角色。

如果行动党领袖当反对党成瘾,而且当反对党的表现如此杰出,可以有效监督执政党,人民应该全力支持行动党继续在全国当反对党。替代那些在槟州及雪州做了反对党,还自以为在做政府,不懂得如何做反对党的国阵成员党,避免这些不合格的反对党监督疏漏,而致执政党处于零监督状态,人民被执政党牵着鼻子去“鞭尸”,而忽略当下的执政党不务正业的问题。

张念群抱女儿赴国会亮相 为博取宣传不惜牺牲家事


(董佳燕评述)
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抱着仅4个月大的女儿赴国会,国会工作人员允许让婴儿在议员专用厕所换尿片,却谢绝张念群把女婴带入议会厅。

张念群自言是受到意大利女议员丽茜雅罗祖莉2年前携女参加欧洲议会启发,因而才携女到国会敦促政府在公共机关设立托儿所,以作良好榜样,继而使私人界仿效良策。

张念群建议固然值得深入探讨,然而将孩子摆上台演政治秀的举措实在过火。

行动党已经不止一次将孩子搬出供媒体镁光灯拍摄,以收廉价政治宣传之效。

2011年6月,行动党梳邦再也区州议员杨巧双和其丈夫拉玛詹德拉为新生婴儿种族栏上填下“大马之子”,被国民登记局拒绝。

当时,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炮火猛打,指“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空洞,痛批国阵政府不消除种族栏目是奉行种族主义的表现。

为替杨巧双夫妇唱和,林冠英甚至发表“祖辈是谁并不重要”。华人最强调的便是留住自己的根,而林冠英却鼓吹人民“断根”,纵然行动党动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美丽修辞,华社却对同化危机的感觉越加强烈,引起华社强烈反弹。

在华社不满回响下,林冠英嚷着行动党要循法律途径追究的声音突然消音,整个行动党静下来,不再炒作杨巧双孩子要登记为“大马之子”一事。

较后,林冠英的儿子遭合成图片恶搞,指其袭胸非礼一名女生。作为父亲,林冠英勃然大怒可以理解。当时,林冠英第一时间集合全体槟州行政议会成员,摆出“倒拇指”手势供媒体拍照,指责国阵行使龌龊政治,以合成照诬蔑林冠英儿子,而非马上向多媒体委员会作出投报和报警处理,务求维护孩子的安全。

当角色对调,有马华女青年遭亲民联网友恶整合成裸照流传成为同类事件的受害者时,林冠英的道德规范却突然间消失了。

对于行动党来说,政治迫害的词汇,只适用于当事件发生在自家人身上。至于同类型事件发生于敌对政党,那一定就是自导自演。

在政治面前,行动党没有规范,连自己的小孩也毫不犹豫地摆上台,为了博取宣传,可耻到毫无知觉。

张念群拜大领戆为师 借关丹中华统考发癫

(林文彪评述)首相纳吉昨天上中文电台解释关丹中华事件,他强调政府批准这所华文中学是一个“创意”和“双赢”的解决方案。他说,除了规定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之外,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

首相的言论,被民联领袖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是预料中的事。事实上,“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是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的办学模式,也是关丹中华自己选择的办学模式。申办单位对首相的言论没有异议,即可证明与申办单位的意愿没有矛盾。

至于参加统考事项,关丹中华的批文本来就注明学生可以报考其他考试。然而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却认为,目前全国独中生都是“必须”参与统考,可以选择参与政府考试;首相是反其道而行。

她说,纳吉的言论彻底证明了关丹中华中学的学生“必须”参与政府考试,统考却沦为“只是可以选择参与的考试”。

首先,张念群懂装不懂,选择性不晓得关丹中华“必须”参与政府考试,是申办单位自己的选择。

张念群不满申办单位的选择权,却不敢怪罪关丹华教界,反将矛头指向教育部,居心不良,是说谎。

其次,张念群把“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扭曲为“只是可以选择参与的考试”,并诬告政府剥夺学生参加统考的“选择权”。学生必须参加统考的主权在董事部,但张念群选择性不懂得这是董事部的主权。

张念群这回不懂装懂,不明白“关丹中华中学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与“政府也允许学生参与统考”是两回事。张念群误将“关丹中华中学”当成“政府”,硬要政府吃死猫,歪曲事实欺骗选民,也在所不惜。

张念群如果认为关丹中华是一所变种独中,何不响应她的偶像叶新田,发文告促请全国华社不要做“大领戆”捐钱给关丹中华,全力禁止华社出钱帮政府办“国中”?

张念群如果认为当前全国60所独中的批文中,已有教育部明文规定“学生必须参加统考”,何不列举一二,反驳政府开倒车?

或许,张念群又再次搞错,把“校方规定学生必须参与统考”当作“政府规定学生必须参与统考”。

张念群以“大领戆”为师,当“大领戆”的急先锋,久而久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必成为“大大领戆”!

关丹独中建校开校在望 行动党搅局唱衰别人

马华彭亨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郭大雄指出;从朝野舆论对决的观点来看,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肯定不能满足反对党尤其是行动党的刁难性和搅局性,不过,它确实是一所能够造福社区民众子弟,延续民族文化特征,传扬母语教育品牌的新园地。

针对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再次质疑关丹独中的办学模式,郭大雄指出;这是很平常的现象,反对党不可能认同执政党的办事模式,特别是大选排期随时到位,所有的反对党议员都受指示尽情讨伐和贬低政府领袖的形象。反对党议员公开争议关丹独中办学模式,对准首相和教育部长和马华党领袖展开言论讨伐,力度越大声浪越高,无形中也抬高上阵和重选的机会,何乐而不为?

关丹独中的诞生,成长和壮大,肯定不能依赖反对党议员的口水能量或讲话声浪,去完成民族的使命。华社可以亲眼见证,关丹独中成功拿取一纸批文跨过第一个关口,建校开校在望之即,它所要面对的外敌即刻消散,不过,来自华社内部的搅局和刁难,却突然来到历史新高。华社不再面对马来土权组织的刁难,或者半岛马来学生会的对峙,可是,华社内部的在野党和一小撮董总领袖,反而成为复办关丹独中的强大阻力。

反对党以口水技能服务华教,以为讲的越多,唱的越响亮,独中筹款和建校计划,可以快速水到渠成。母语教育斗争一路上充满挑战和考验,消耗华社庞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过,对反对党来说,它只是一场唱衰别人,突出自己,说话不必本钱的政治运动。

如果依据反对党的悲情控诉,母语教育随时垮台,现在不至于即刻崩盘,幸好有反对党议员继续讲话不必本钱。华教的成长壮大,居功至伟者,反对党的声浪排名第一,默默耕耘和付出的华教人士,还得多多感谢频频说话和亮相的反对党议员?

关丹独中的争议其实已告一段落,批文内划定的办学模式,董事主权和考试体制都有明确的定论。这个课题久久不能平息,反对党人频频见缝插针,惺惺作态式关怀独中存亡,其实是大选排期逼近的并发症。

Suaram要被灭口?

《当今大马》9月19日,《斥未对付潜艇与养牛案公司· 行动党抨打压人民之声灭口》的标题。乍看之下,令人震惊,真有人要杀人灭口,谋害人民之声的人吗?

人民之声事件,怎么看,也不至于发展到有人要“杀人灭口”的地步!

阅读文章,原来里头整合林冠英与张念群针对人民之声事件发表的文告。《斥》文写道:『张念群批评国阵政府正全面利用所有政府机关来打压异己。她说,国阵利用警方和反贪委会采取选择性的提控行动已经不是新闻,现在连公司委员会也成为国阵“灭口”的工具。』

【灭口】谓将人处死。《新唐书·王义方传》:“杀人灭口,此生杀之柄,不自主出,而下移佞臣,履霜坚冰,弥不可长。”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灭口】的定义是:为防止泄漏内情而害死知情的人。

张念群要把公司委员会或中央政府抹黑成杀人凶手也罢!毕竟行动党仅存的本事,就是一张不负责任的大嘴巴。

但《当今大马》却取【灭口】当标题,表面上哗众取宠,实际上却显示《当今大马》已经沦落为党报,逐渐行动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