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演员只敢在华社耀武扬威

69

(林放) 这一次,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嘴咬舌头,因语带酸气恶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捐助四万令吉予八所华小,不懂拿捏分寸,遭到黄惠康四两拨千斤回击,使到这位平时以口水问政的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在群起围剿声中无法招架,而她的同僚也许不能认同她的言举,都袖手旁观。 read more

帮林爷爷除巫程豪取而代之 张念群刘镇东自甘沦为傀儡

znq&lzd help lks chop wch

(张良评述)在行动党中,俗语“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永远是无人敢否认的真理。柔佛州行动党主席巫程豪忍受不了林氏父子的家天下的横蛮作风,最近经过十多天的隔空喊话,以不点名方式严厉批判林氏父子的领导弊端后,火箭全党全国没有任何一个领袖敢站出来针对巫程豪提出的党领导与管理问题发表看法,林冠英一天不出声,全党全国领袖都不敢有是非感,不敢有原则,不敢有立场,全都是林氏父子的金牌乖孙子,不敢挺巫程豪,也不敢骂巫程豪,全部变成白痴,正义扫地,尊严被埋葬!
read more

辩论霾害动议谁先提呈​? 魏家祥张念群争功劳舌​战

wks vs neoh long

(张新采评述)烟霾问题严重,马华亚依淡区国会议员魏家祥和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不约而同向国会下议院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这个课题。

两人都认为下议院议长应该批准他们的紧急动议,以便让议员可以一起辩论烟霾课题,因为霾害影响全民健康,现在是需要大家一起共患难,以解决这个危机的时间。

两人以全民健康着想提出紧急动议,原本应该受到肯定,可是,令人不解的是,魏家祥和张念群却针对谁先向国会秘书处提呈有关紧急动议,互相说自己先提呈。

魏家祥先在推特上说,国会秘书处证实是他最先捷呈紧急动议,过后才是张念群;张念群心有不甘,发表声明说她获告知自己提呈的紧急动议才是国会秘书处收到的第一个紧急动议,而她过后才知道魏家祥也提呈同样的紧急动议。

烟霾是全民都关注的健康问题,朝野议员能抛开彼此间不同的政治立场,一起要求辩论这个课题,不论是否获得下议院议长批准,朝野能够在涉及全民利益的课题上达成共识,就已经是一个突破,魏家祥和张念群有需要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抢功劳吗?相反的,这只会让人觉得好笑,因为他们竟然会为了这等芝麻小事而争论。他们难道觉得,第一个提呈紧急动议,就是在扮演国会议员的角色了?与其争论谁先提呈,倒不如专注于如何集思广益寻求对策,合力抗霾害,不是更重要吗?

从魏家祥和张念群为谁先提呈紧急动议争论不休,以及朝野议员在遴选下议院议员人选时掀起骂战,可以预见的是,周三正式开始的下议院会议,将是充满火药味。而民联议员相信会为了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故意制造一些议题。

就如议长人选,国会秘书以记名方式进行表决,其实并无不妥,但民联议员却故意找碴,认为应该以不记名方式投票,不少民联议员还说,若秘密投票,民联推荐的前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卡迪苏莱曼,有可能会击败由国阵推荐的班迪卡阿敏。记名或不记名,其实不是关键,民联议员难道觉得,若不是书面投票方式表决,他们推荐的议长人选就稳胜吗?朝野议员就为了投票方式舌战了近20分钟,这简直是浪费时间,因为表决的方式最终还是不变。

如果是关系到全民的课题,或是重要的法案,朝野议员彼此能够在参与辩论时,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期间即便是至出现唇枪舌剑的情况,就是有效扮演了人民代议士的角色和履行他们的职责。相反的,若国会议员浪费时间在琐碎的争论,等于是辜负了选民的委托,毕竟,国会是一个庄严的平台,而不是耍猴子戏的马戏团。

责黄糩璊为天兵维护吉​祥 张念群转战古来又成天​兵

zhang nian qun huang hui man

(张新采评述)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南下柔佛出征振林山国会选区后,马华领袖以林吉祥是“天兵”未曾在当地服务而抨击他。

行动党副宣传主任张念群怕其他人不知道马华领袖如何批评林吉祥,在力挺林吉祥的文告中,引举了多个例子。一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以“一触即走”(tounch n go)来形容林吉祥没有服务选民,而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则说:“林吉祥在宣布攻打振林山之前,他不曾出现过这,相信未曾为任何服务过。”

她说,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指林吉祥是“无影议员”、“空头政客”,不曾亲自解决选民的切身问题。马华组织秘书郑修强则指责林吉祥之前不曾在振林山付出,是把“人民利益和服务放置一旁的政治逃兵”。

针对马华领袖的冷言冷语,张念群护主心切,针对马华派遣黄糩璊上阵她未曾服务过的雪州新古毛州选区形容强打服务牌的马华自打嘴巴,并指马华对林吉祥的指责都是政治术语,纯粹是为了批评而批评。

她说:“如果马华认为振林山人民应该拒绝‘天兵’林吉祥,那么,新古毛的人民是否也应该拒绝‘天兵’黄糩璊呢?

林吉祥是不是“天兵”的问题,根本就没必要争论,而选民支持他,不会考虑和有他没有在当选后看沟渠或召开新闻发布会有任何关系。许多人选他,是希望他在国会针对时事课题代表他们呛声,而不是要他解决琐碎的民生问题。正如张念群在文告中所言,现今,人民对代议士的要求已经不仅仅是局限在民生服务,更着重候选人议会问政、抗衡霸权、清廉从政的能力。

既然张念群都知道是不是“天兵”在很多选区都不会带来冲击,她又何必主动提出针对林吉祥的“天兵论”?而且,她拿黄糩璊和林吉祥相提并论,抬高了黄糩璊的身份分和地位。她以黄糩璊未曾在新古毛服务过的例子,等于是承认林吉祥也是没有服务选民的“天兵”。黄糩璊应该感谢张念群这样看得起她,因为把她和林吉祥相比较。

最好笑的是,她刚批评黄糩璊未曾在新古毛服务而上阵是“天兵”,自己也成了“天兵”,从原有的沙登,改在古来竞选。

张念群当选沙登国会议员后,确实有服务选民,包括协助解决他们的民生问题,同时也有在国会参与辩论,但古来对她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选区,虽然她是柔佛人, 却不曾在古来服务过,所以她这次调到古来上阵,也等于是“天兵”。既然如此,她凭什么去批评黄糩璊,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

她这次要为林吉祥强出头,却愈帮愈忙,还闹出笑话,她没有做好功课就反击马华领袖的“天兵论,结果是偷鸡不着蚀把米,沦为笑柄。

空喊乌巴只争夺华人选​区 行动党口号夸浮自欺欺​人

dap x ubah
(姚新言评述)
民主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批评亲国阵的“马来西亚青年权益运动”创办人沈奕安自称反对马来主权,但却没有支持及捍卫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更甚的是,还在马来同胞面前批评安华出卖马来人的利益,玩弄种族课题,并企图挑起马来同胞对安华的愤慨,沈奕安可说是无耻之极。

 

她还认为,沈奕安的言行举止,完全不符合行动党的主张,反而更符合国阵一贯玩弄种族政治,在不同族群面前说不同的论述,企图继续以种族政治来分化马来西亚人。

对张念群这番义正辞严的言论,许多人感到好奇的是,她是根据什么逻辑,把沈奕安在马来同胞面前批评安华,就被冠上玩弄种族课题的罪名?而且,她在批评沈奕安 之前,先扪心自问,她所代表的行动党,难道不就是靠华裔支持而得以壮大的吗?她没有先照镜子看自己就批评别人,是自取其辱。

行动党虽然标榜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但其领导班底却没有真正凸显多元种族色彩,火箭一个高喊多元种族口号但其实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基政党,因为其党员是以华裔为主,党领导 层也是华裔占大多数。

去年年杪党选发生的选举结果大摆乌龙,原本落选的再里尔,最终反而当选,藉以显示行动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的闹剧,说明行动党强调的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只不过是一个吸引民众支持的口号而已。

张念群批评沈奕安炒作种族课题,但为什么主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的行 动党领袖,至今还是不敢在非华人选区竞选呢?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领军南下,希望能够协助民联实现入主布城的目标,既然有这样大的理想,为什么他还是选择 在华裔选区占多数的振林山,而不是在新山上阵呢?包括林吉祥在内的行动党领袖,否认这是‘以华制华”,但如果行动党坚信其“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获 得全民支持,就应该到华人以外的地区竞选,这样即使落选,大家也会赞赏行动党领袖为了理想而不惜牺牲的勇气。

行动党领袖整天说种族政治已经过时, 既然如此,行动党就应该派华裔领袖到非华人选区竞选,而由非华裔领袖在华人选区上阵,这样才能证明其政治理念获得全民支持,而不只是靠华裔支持的政党而 已。

张念群可以以身作则,跟随林吉祥南下,并在其家乡峇株巴辖挑战巫统候选人。只有这样,她才有资格批评他人玩弄种族课题,否则她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依 然是一个摆脱不了种族政治框框的政治人物。

火箭告诉华裔要“乌巴”( Ubah),但讽刺的是,最不敢“乌巴”的其实就是行动党,否则,以林吉祥今时今日的地位,就应该带头“乌巴”,到非华人选区竞选。如果他这次选择的选区 不是振林山,而是新山,相信会更有看头,也可以证明,行动党确实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可是,他还是一个比较务实的政治人物,他和行动党的目标只是协助民联 赢得足够席位执政中央,至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既然自己说了也觉得不好意思,就算了。

行动党仍以种族分配议席 华裔跌剩15%时火箭缩水

tnc laugh pi
(吴立勤评述)
民主行动党与民政党同样自诩为多元种族的政党。两党若良性竞争,在去种族化方面竞逐,对扑灭我国种族政治必有贡献,然而这两党领袖好的不学,却乌龟笑鳖爬——彼此一样,看见别人看不见自己。

民政党全国主席许子根,日前针对巫统将在来届大选与国阵成员党交换议席,甚至增加议席的情况,阐释为种族比例变化的理所当然结果。其实许子根所言,不但是当前国内的政治现实,也是民联与行动党无力改变的政治现实。

许子根傻呼呼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地讲真话;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兼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以为逮到对方痛脚,加以嘲讽一番,却也自揭疮疤。

张念群列举华裔人口逐年下降的数据加以驳斥,强调若继续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马华(反驳许子根却剑指马华)所能分得的议席绝对越来越少,而巫统则将继续在国阵坐大,要依靠马华保障华社的福祉,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若从民联三党的议席分配来看,行动党非但不敢去马来区竞选,公正党及伊斯兰党一样不会把马来区交给行动党。在这种情况下,民联继续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行动党所能分得的议席绝对越来越少,而伊斯兰党则将继续在民联坐大,要依靠行动党保障华社的福祉,那绝对是天方夜谭!

张念群指出,独立初期大马的华裔人口比例高达40%,惟自此以後,华裔人口逐步减少。在1991年时,大马的华裔占总人口的28.1%、2000年26.03%、2010年再滑落到24.6%,也就是不到我国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有关跌幅不仅是各族裔之间最大的,预料到了2035年时,华裔人口或许只跌剩总人口的 15%。 ”

即将来临的第13届大选,一些分析报告推测巫统及行动党将会是大赢家,行动党听了当然雀跃万分,但当《马来西亚前锋报》报道指该党在来届大选独霸民联最多国会议席,在国会222席位中,该党将竞选多达90个国会议席时,为何陆兆福紧张兮兮跳出来驳斥说该党所竞选的国会议席绝不会超过60席?

民联如果野心勃勃要入主布城,不就应该以胜算为考量吗?民联不是拒绝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吗?行动党为何不争取竞选至少100席,以确保民联顺利入主布城?林吉祥也说这是千载难逢时刻,友党能不顾全大局吗?

目前声望如日中天的张念群,为何眼见林吉祥破釜沉舟南下前线州竞选以带动士气之时,仍不愿毛遂自荐放弃沙登,回到自己的家乡峇株巴辖去竞选,帮行动党赢取多一个国席,以示行动党绝不“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同时宣示张念群绝对不以“种族比例来决定上阵的选区”?

如果张念群要谈“去种族化”的崇高理想,他敢告诉林冠英说,马来人也可以当槟城首席部长吗?

即使张念群不敢去峇株巴辖竞选,她敢建议公正党交换选区,前往同属吉隆坡直辖区的斯迪亞旺沙(Setiawangsa)竞选,去帮民联赢取这一个上届大选中唯一输掉给巫统的国席吗?

斯迪亞旺沙(Setiawangsa)拥有超过1万军警票,向来是国阵保垒区,连当了七届甲洞国会议员的陈胜尧也不敢自告奋勇前去这个挑战巫统。行动党眼高手低说要拒绝“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却做不到拒绝“以选民种族比例来决定上阵的议席”,岂不是自打嘴巴?

我国华裔人口若跌剩总人口的15%时,行动党还有多少“华人区”可以竞选?

张念群涉嫌私吞租金回扣 再被挑战起诉仍缩头乌龟

teoh corruption
(吴立勤评述)
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去年被踢爆“助理涉嫌私吞租金回扣事件”后,高渊国会议员陈智铭随即向反贪会举报。张念群后来高调召开记者会时出示沙登服务中心的租约和土地局收据,以证明陈智铭的种种指控都是子虚乌有。但张念群始终不敢控告陈智铭诽谤,张念群到底有什么苦衷?还打算寻求蝉联沙登国会议席的张念群不想讨回清白吗?

揭发张念群“助理涉嫌私吞租金回扣事件”的前行动党党员叶观明昨天再度召开记者会(见下图)挑战张念群起诉陈智铭诽谤。既然张念群自认光明磊落,为何只敢“恫言”起诉,没有行动?

serdang-2 

早前向张念群发出律师信起诉他的人不是张念群,反而是曾焕源,为何张念群不采取主动讨回清白?叶观明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控张念群于2009与位于蕉赖美嘉花园的店主签署租借办公室合约,每月的租金为1000令吉;不过店主被要求回扣500令吉租金给其助理曾焕源及服务中心。而这笔回扣金并没有注明在租金合约上。而叶观明也明确表明欢迎张念群勇敢的站出来与曾焕源联同起诉他,好让他有机会将证据呈堂。

张念群是否担心一旦“证据”呈堂后,将暴露更多不可告人的隐秘?根据陈智铭早前向反贪会提供的证据,张念群的服务中心业主和雪州政府的租赁合约显示,张念群和助理近两年来,涉嫌收取超过1万令吉的回扣金。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张念群以及其他行动党领袖向来口口声声指反贪会没有公信力,声称反贪污会偏帮国阵,所以没有调查国阵领袖,但是当张念群和她的助理被人投报涉嫌租金舞弊时,她却反口表示,反贪会没有对她及当助理展开调查显示他们是清白的,立场突然变成认同反贪会的公信力。

根据NTV7的新闻报道视频:《张念群指陈智铭控词反复 若不道歉将起诉诽谤张念群在记者会中强调的是陈智铭在记者会及向反贪会提出的“租金数目字有出入”,但这是重点吗?张念群在记者会上指陈智铭控词反复,若不道歉,将起诉诽谤。然而至今仍没“起诉诽谤”的下文。

Serdang-1

张念群五百令吉也不放过 今天江鱼仔明天变大鳄鱼

teoh rasuah
(吴立勤评述)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兼雪州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有律师资格,在雪州选民眼中是行动党的后起之秀,一度被誉为雪州的“小辣椒”,应该不至于知法犯法吧?如果张念群被人家公开指责涉嫌贪污,以张念群在党内的要职及人民代议士的身份,一定要坚决讨回清白,控告诬蔑者,通过司法途径要求赔偿百万令吉名誉损失,才对得起党的信任及选民的委托吧!

然而,2012年6月,当高渊国会议员陈智铭向反贪会举报,同时公开指张念群和助理涉嫌服务中心租金舞弊案,在过去3年收取的回扣金累计达1万8000令吉的事件后,张念群喊冤说要告陈智铭诽谤,但是到现在还没有行动,张念群清白了吗?

陈智铭向反贪会举报后,三番四次挑战张念群控告他。陈智铭已经是一个独立议员,没有政党做后盾,反观张念群本身是律师,行动党还有卡巴星父子大律师、倪氏兄弟大律师、林立迎大律师、M. 古拉大律师等等做后盾,为什么没有即刻兴讼告陈智铭诽谤,要求赔偿百万令吉名誉损失作为竞选基金,轻轻松松。何必一直向华社掏钱卖餐券筹款?

大选就快到了,张念群似乎已经放弃起诉陈智铭,她说至今没有接到反贪会的电话,所以证明她已经清白。竟有行动党全国领袖认同反贪会接到投报后,没开档调查,没打电话传召,等于被投报者是清白的?张念群认为反贪会接到贪腐投报后,当没一回事,没有即刻展开调查,是正确的吗?这是行动党的立场,还是该党小贪官的立场?

为何没有民联领袖支持者敦促反贪会开档调查所有贪污举报?这不就是包庇自己人犯罪吗?

揭发张念群涉嫌贪腐的行动党前沙登支部查账的叶观明透露,张念群于2009与位于蕉赖美嘉花园的店主签署租借办公室合约,每月的租金为1000令吉;不过也是行动党党员的店主Viyraveraja却被要求回扣500令吉租金给其助理曾焕源及服务中心。这项回扣并没有注明在屋租合约中。

当时张念群是以沙登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名义签署租约,于2009年1月1日租下位于蕉赖9英里美嘉花园一栋店屋一楼的办公室单位为议员服务中心用途,租金每月1千令吉。
teo-1

其中一份揭秘文件为叶观明寄给雪兰莪大臣办公室“我的雪兰莪基金”的信件,信件写明州政府为沙登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支付每月1000令吉的租金给屋主Viyraveraja。屋主则必须在首12个月中,每月支付500令吉回扣给张念群的私人助理曾焕源。

teo-2
以下附件中也提及,从次年开始,屋主主必须通过支票付款方式,每月支付500令吉给沙登国会议员服务中心。

teo-3
叶观明指出,有关租金合约虽是在2009年6月签署,但张念群在2009年的1月已开始向雪州政府收取1000令吉的租金津贴。他发觉此事涉及贪污舞弊后,即向雪州大臣卡立投诉。较后也曾致函邓章钦领导的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別遴选委员会(SELCAT)投诉,但从来没有接到答复。屋主最后向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上书投诉,也是没有回音。

民联支持者姑息小贪腐,容忍自己人违反民联的承诺,等同为这些小鳄鱼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贪污培植环境,从小贪污学起、实习、体验、修正,累计经验后,入主布城做大鳄鱼,吃大钱。

民联愚忠粉丝或许为小鳄鱼辩护,说张念群不像国阵一贪污就是千百亿令吉,张念群每个与只吃五百令吉;或对比国阵已经贪污了50年,行动党还不到5年。或干脆把所有“吹哨者”诬蔑为打击行动党的破坏者。

听了这些暗中怂恿及默许民联领袖腐败的“勉励与安慰”,张念群感到非常欣慰,不吃白不吃。然而,这是行动党的原则吗?这是民联允许的吗?这是民联对选民的承诺吗?

以下提供有关行动党领袖张念群涉嫌贪腐的文件,其中屋主的宣誓书更详述收到由“土地局”为张念群支付服务中心租金的支票,同时从2009年至2011年期间每月支付Kickback(回扣)RM500至RM1000给曾焕源及服务中心(Pusat Perkhidmatan Ahli Parliment Serdang)。张念群能说这些钱不是直接进到他的口袋,与她无关吗?

teo-4
一些行动党支持者企图把这样的“吃钱贪污”当作政治献捐,令人震惊。此例一开,若民联入主布城则国库不保,不到五年就被掏空。行动党上从州务大臣及行政议员,下至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一条龙包庇贪腐,民联学习贪腐的速度惊人,如此迅速发挥贪腐精神,令人担忧。

teo-5
行动党终于让人看到其“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真面目。

teo-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