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江瀚表情夸张乱报选情 造谣文冬停电成废柴主播

astro gan long

(张新采评述)廖中莱以379张微差多数票险胜黄德连任文冬区国会议员后,有许多网民纷纷转贴文章,指文冬总计票中心发生停电事件,最后关头还戏剧性地出现可疑票箱,导致选情翻盘。

一些本地电视只看到面子书转贴的文章,就播报这个停电谣言, 许多面子书用户过后纷纷不满,换上黑色头像发泄不满,连完全不懂本地情况的港台艺人和文人也跟风,把廖中莱改名“暗中来”。

Astro表情夸张的主播颜江瀚还“大义禀然”,在自己的面子书上帖文,暗讽廖中莱靠停电过关。

所有转贴文章的面子书用户,包括对自己的地方选举都不关心,却来对本地选举说三道四的港台艺人,以讹传讹,以为大家转贴就跟着分享,结果证明他们都是可怜和无知的一群,被人利用来散布谣言。

到底文冬总计票中心在5月5日晚上计票时有没有停电?

根据人在现场的星洲日报记者李佩珍在报道中说,她从当晚7时30分开始,一直留守到凌晨2时才离开。虽然她因持有的摄影记者记者准证而不能进入计票中心,但站在外面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况,由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有停电,在计票中心里面的同行也没有提到有停电。

人在现场的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邹宇晖也澄清,文冬总计票中心并没有发生停电,也没有出现可疑票箱。他希望大家不要再散布谣言。

在计票过程中,候选人互相领先的情况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廖中莱最后突围,若黄德觉得有问题,可以通过法律程序上诉,但有心人却因为不能接受黄德败选的事实,散布停电的谣言,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在网络世界,很多用户都信以为真,纷纷转发的结果是,连国际中文媒体也“当真”报道,指责本地选举出现舞弊。

可是,当真相大白时,所有曾经转贴停电文章或换上黑色头像发泄不满的面子书用户和港台艺人,只是把面子书头像恢复原状或删除贴文,一句道歉也没有。包括那位被许多人形容为“废柴”的Astso“乱乱报”主播颜江瀚,以为删除了他的帖文,就当做没一回事发生。亏他之前还好像是正义的化身,但事实证明,他只不过是幼稚无知,人云亦云的跟风族。他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错误向大家道歉并纠正这种导致全世界媒体误导的消息吗?

同样的,不知头不知尾的港台艺人,是不是也应该为本身的无知道歉?杨怡对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出现的状况,有表达过立场吗?五月天对台湾选举的乱象又怎么说?他们对自己地区选举发生的乱象装聋作哑,现在连本地选举如何进行都搞不清楚,却要插上一口,岂不是很好笑?

真相不容歪曲,有错就要纠正。如果文冬总计票中心真的发生停电和出现可疑票箱,大家都会要求重选。可是,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大家不要再讹传讹了。

马华酝酿倒蔡企图再入​阁 为谋官职出卖尊严招恶​评

loiw tiong lai

(姚新言评述) 马华在第13届大选遭遇创党66年来最大的挫折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表明接受马华败选的事实,并重申马华将不会在中央及州政府担任任何官职的立场。

他也强调,为了对马华败选负责,他将不会在来届党选寻求蝉联。

虽然马华惨败与华裔选民强烈的求变心态和一面倒支持行动党有关,但作为马华最高决策人的蔡细历没有逃避责任,表明不会再寻求蝉联总会长,可是,一些马华领袖已经蠢蠢欲动酝酿要召开特大来“倒蔡”。

根据《辣手网》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特大的议程除了“倒蔡”之外,另一议程则可能是推翻前次特大的不入阁决定,以保住华裔在政府内的代表性。

《真相网》了解,《辣手网》与马青领袖有密切关系,有关领袖与廖中莱结盟,《辣手网》在大选成绩揭晓隔天发布“倒蔡”的信息,明显有目的。

蔡细历已经宣布不会寻求连任,而党选肯定在今年内举行,在马华元气大伤需要重新整合再出发之际,为什么有人这么急不及待要蔡细历马上辞职?现在召开特大,最快也要两个月的时间,如果这些人的“倒蔡”行动成功,不论谁出任代总会长,也只不过是半年的时间,因为党选已经不能再拖延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等到党选?难道倒蔡真的比重新整合马华还要重要?

大选成绩清楚显示,华裔选民已经摒弃马华,如果马华在大选后,马上又陷入党争,马华要如何翻身?马华的当务之急其实是要再改造,以便可以重新获得华裔的认同和支持。如果马华在大选惨败后,依然还在为个人权位纠缠不清,马华的未来将是黑暗一片。

如果蔡细历恋栈总会长的位子不走,倒蔡还说的过去,但他已经决定退下还要逼宫,则显然不是这么简单。更何况,若特大还有推翻之前不入阁的议程,明显就是要满足一些领袖当官的目的。

马华中委会和特大之前已经通过决议,若马华在第13届大选的成绩,比308逊色,将不会在政府内担任任何官职。这次,马华在竞选的37个国会和90个州议席中,只赢得7国11州议席,表现比上届大选还要差。

这样的成绩说明,华裔选民不在乎政府内有没有华裔代表,而蔡细历也表明会尊重选民的选择,并重申马华不入阁的决定,若马华基层酝酿召开的特大包括推翻不入阁的决议,只会进一步加速马华走向灭亡的道路。这只会让人感觉,马华领袖只是想当官,什么维护华裔权益都是藉口。

马华现在已经是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领袖和基层依然故我,只想到眼前,继续为权位斗争,迟早会被华裔选民唾弃。真正爱马华的党员和领袖,不会在现在这个时候搞什么倒蔡和召开特大的行动,而是团结在一起,共商马华未来的方向和道路。

黃德露出面目单挑廖中莱 变色龙背叛反公害支持者

wong teck bentong

(姚新言评述)绿色盛会主席黄德终于宣布在来届大选中披甲上阵,并在文冬国会选区挑战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卫生部长廖中莱。

黄德决定参选,是意料中事,因为他在后期领导绿色盛会反莱纳斯的言行,和反对党政治人物并没有两样,只是他过去是躲在非政治组织里面,全面帮助民联打击国阵,现在可以名正言顺涉足政治了。正如廖中莱所说,黄德终于露出直面目,好比狐狸露出了尾巴。不过,还是要肯定他的勇气,因为至少他不再躲在背后,而是交由选民决定他从政的命运。

黄德在宣布参选的文告中说,人民已经斗争长达两年来反对莱纳斯和其他公害计划,他们发动一场又一场的集会,提呈一份又一份的备忘录,同时也通过法律管道采取行动,但在位者对他们的声音置之若罔,因此他们毫无选择,只能选择利用政治管道来推翻现有的政权,以让民联上台落实他们对人民的承诺。

他也解释竞选文冬国会议席是因为文冬是彭亨绿色走廊运动的重点战区,同时也是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挑战人民的地方。

黄德参选是他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但他从当初表明绿色盛会不涉足政治,只是单纯地为保卫绿色家园和反公害斗争,以及本身不考虑在第13届大选上阵,到现在又要参选,出尔反尔的立场,即便黄德提出了堂而皇之的理由,但大家都会怀疑,当初他领导绿色盛会反莱纳斯,是不是早在他的算计中,就是披着环保分子的面具,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后,再出来参选。

既然黄德现在已经决定在大选中上阵,他应该辞去绿色盛会主席的职位。虽然这个组织早已被视为亲民联的非政府组织。如果他不这样做,绿色盛会今后的任何活动,都会被视为是为民联站台,而许多原本只是反公害的民众,绝对不会认同绿色盛会和政党挂钩。他们当初支持和尊敬黄德,是因为他当初坦荡荡的以一己之力,带领大家保卫绿色家园,但如今他决定参选,等于是背叛了和他一起抗争的民众。

可是,要黄德放弃绿色盛会这个金字招牌,也许有些困难,因为他现在头顶上的这个光环,就是靠绿色盛会得来的,若没有绿色盛会撑腰,在民联,黄德又算是老几。

另外,黄德选择挑战廖中莱,也会让人想到是配合民主行动党的华制华策略。黄德说要以文冬做起点,然后向全国迈进,但为何不选择在关丹或劳勿这些有稀土厂和山埃的地方。他如果真的要教训发表割耳跳河论的彭亨州务大臣,就应单挑安南耶谷,既然他信心满满认为反莱纳斯和反公害运动得到各族人民支持,就应藉此当作一场公投,让选民决定要他还是安南耶谷。

黄德要打文冬对付廖中莱 绿色盛会变质目标急转弯


(张良评述
)民联办一场大选造势大集会,目标只有一个,即推翻政府,换政府。由于大集会成为媒体的焦点,所有挂起教育、环保、古迹、民权大旗,掩饰反政府身份的民联伙伴,悉数在1.12这场大汇演粉墨登场,一一原形毕露。

除了董总署理主席也出席响应民联换政府的号召,绿色盛会主席黄德在登台演讲时,劈头就敦促群众必须挺身起来,在下届大选改换政府。黄德是以绿色盛会主席的身份,代表绿色盛会发表以上言论。换政府,现在变成是绿色盛会的主要诉求。

绿色盛会2.0委员会原本倡议的目标有三:(一)立即停止莱纳斯稀土厂;(二) 禁止或重新评估即有的危险工程和方案;(三)确保所有工程发展计划严格遵守 《地球宪章》中的原则。曾几何时,绿色盛会增加了第四个目标:腐败的政府必须倒台。

黄德在1.12人民崛起大集会争得一席地位,连挽救大马委员会也没这个能耐。黄德积极配合民联换政府的目标,高喊换政府口号。但却没有任何民联领袖把演讲焦点放在反稀土厂,安华也没有宣示入主布城后关闭稀土厂,让出席大集会的绿衫军大失所望,感觉平白被民联利用。

民间组织有权力选择政府,换政府,但假惺惺戴上环保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做贼心虚,反政府又不是叛国,黄德何必鬼鬼祟祟?以其张着环保大旗,借反莱纳斯稀土厂课题招摇撞骗,不如注册为政党,绿色盛会拥护者众,组成政党并加盟民联,成为民联第四大党,即可名正言顺吸引更多意欲换政府的群众加持。

距离大选日期不过百日,黄德对关丹民众冷漠对待反稀土运动感到心灰意冷,近日已经转战文冬,转移斗争目标,早前扬言封锁码头、封稀土厂、阻扰稀土原料运入大马、阻止稀土废料运出厂的一大堆计划抛诸脑后,集中火力到文冬去对付马华公会的廖中莱。

黄德要想在文冬打国会,不必再假惺惺,挟持数十万绿色盛会支持者的本钱,敢敢向行动党开口索讨文冬国席,行动党一定非常乐意放弃这个该党完全没有把握取胜的选区。

林吉祥公开推荐梁金福这名元老上阵文冬,并非梁金福的意愿,梁金福更不会与黄德争文冬,黄德欲战文冬,势如破竹,锐不可挡。

一旦黄德在文冬击败廖中莱,民联又如愿入主布城,黄德有望出任环境部长,这才是黄德要吊的大鱼。关丹的稀土厂,连关丹人也爱理不理,没有积极“崛起”支持黄德所搞的大集会,让黄德心寒,说起“关丹人民”就令黄德气馁,关丹的稀土厂就由他去吧!

绿色盛会来不及注册政党,可以穿火箭衣上阵,或干脆加入民主行动,即可名正言顺成为民联候选人。

黄德的绿衫军无需担心黄德当环境部部长后,如何下手撤销莱纳斯执照,如何关闭稀土厂。民联政府自有一套解决民困的模式,就是告诉人民稀土厂是前朝政府种下的祸根,前朝政府应该负责,所有执照是前朝政府批的,合约是前朝政府签署的,民联政府也无能为力,硬要关闭稀土厂,巨额赔偿会使到民联政府倒台,民联粉丝绝对不会忍心让民联政府为了人民的利益、子孙后代的健康而倒台吧!也没有理由让人民推选的人民英雄部长难堪吧!

超人要剁马华议员生殖​器 行动党堕落靠子孙根温​饱


(文冬26日黄初业文告)马华公会文冬区会署理主席黄初业今日炮轰民主行动党放肆散播下流粗耻的政治文化,公然号召全国人民,在来届大选中割除马华14位男性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嚣张狂妄无耻的嘴脸,暴露无遗。

他说,行动党显然已政治破产,除了鼓吹仇恨式政治,就是以诬蔑和抹黑马华领袖,来挑起人民的不满,如今变本加厉,竟然堕落到公然以散播下流言论,来赢取可耻的政治资本。

他指出,行动党需利用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发表的割耳跳河论来达到铲除深得民心的廖中莱之目的。虽然安南已表明那是戏谑之言,公开作出澄清,但是行动党却是把矛头指向廖中莱,不只是轮班作出人身攻击,而且言论污秽程度,更是匪夷所思。

黄初业也是马华文冬区会党鞭,他要求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同时保证不再以粗暴的言语来破坏我国的政治生态。

他说,行动党的前秘书长(林吉祥)政治秘书兼行动党前宣传主任丘光耀于12月11日在文冬中华大会堂发表了不止侮辱马华领袖,同时也侮辱全国人民,尤其是文冬选民的污言秽语。

他揭露,根据出席者回报,丘光耀在座谈会上发表类似脏话:丘光耀声称自封为剁XX(男性生殖器)运动委员会主席,要剁马华国会议员那班太监,让他们净身净干净一点…….。

“丘光耀还摆出下流的割下体手势,声称要割(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的下体…….黄燕燕没有XX(男性生殖器),(马华)14个国会议员的XX剁完出来….。”

他愤怒地指出,狂妄无比的丘光耀还说,他要赞助防腐剂和玻璃箱,将马华国会议员的生殖器和耳朵,放在文冬公开招标。

他说,比起行动党发表的割除生殖器论,安南的割耳朵论根本是小巫见大巫,行动党在批评别人的时候,应该先学猪八戒照镜子,而不是含血喷人。

黄初业说,文冬向来民风淳朴,几十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人上台公然发表那么粗俗脏话,他也相信这是文冬华人大会堂建立100年以来,第一次有人在象征文冬华社尊严的地方,发表卑鄙下流的脏话。

他指出,过去几十年来,马华在文冬拥有全心全力服务人民的良好纪录,从丹斯里陈声新、丹斯里林亚礼到拿督斯里廖中莱,无微不致的服务,是文冬选民有目共睹的。

如果行动党还没有丧尽天良,就应该把他们过去30年在文冬的服务成绩单,交给选民评估,而不是一味谩骂和诬蔑对手。

他说,正当马华的文冬区国、州议员为当地人民谋划更美好前途的时刻,完全没有作为的行动党却诉诸肮脏手段打击对手。另一方面,却对蓄意打造神权回教国的伊斯兰党唯命是从,噤若寒蝉,让文冬人民大开眼界。

他说,据他所知,丘光耀是破坏我国政治生态第一人。去年砂州大选,他就是公开把人联党的全体州议员,比喻为人猿。而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则默许他继续以肮脏手段,为行动党打天下,包括利用黄燕燕的名字开下流的笑话。

他呼吁我国的媒体,正视行动党所表现的下流政治作风,不要轻信行动党的妖言惑众,因为丘光耀绝对不是“超人”,甚至连“粗人”和“糙人”都称不上,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脏人”。

准秘书长陆兆福应战文冬 助行动党令马华关门大吉


(张良评述)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发下狠话,若马华在来届大选输掉文冬议席,马华应关门大吉,而他也会割下耳朵并跳入彭亨河。尽管大臣后来澄清其言论只是比喻,并非来真的。但身居高位的巫统领袖一箭双雕,不但对行动党发出挑战,挑衅行动党有本事就来拿下文冬国会,也同时挑战马华守好文冬,否则最好关门大吉。

除非廖中莱当逃兵,否则在原区寻求蝉联,迎战公正党或行动党,身为部长级人马,已是彭亨州马华最佳人选。反观民联方面,尤其是行动党,似乎对让大臣要“马华关门大吉”的议程不太积极。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只会隔空嘲讽大臣言论如同儿戏,但该党却不敢认真看待如何在文冬令“马华关门大吉”。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在华社的声望不佳,对中文媒体也不友善,2000年他在桑港(Sanggang)补选提名日时向敌对阵营比划中指手势,被摄录上载网络,流传至今。2000年彭亨州桑港区(Sanggang)州议席补选提名日时,安南耶谷便向替阵支持者展示不雅手势,还将臀部翘起,作出手摸臀部动作。安南耶谷2006年怒骂媒体“去死吧”(Go To Hell!)今年三月间,安南耶谷在彭亨州书展开幕礼上对中文报记者破口大骂“笨蛋记者”以及驱赶记者。其狂傲态度令人难以接受。

《光华日报》为以上热门议题制作了一个网络民意调查,题为:『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说,如果失去文冬国席,马华可以关门大吉。您认为行动党是否有可能攻下这个国阵保垒区?』

根据本文截稿为止的记录,以上民调共有350读者投票,其中77%认为行动党有可能攻下文冬国席。这对行动党来说,是一个令人雀跃的鼓舞。对于把马华公会当作终极政敌的行动党来说,在来届大选拿下文冬国会议席,马华就可以如同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说说的“可以关门大吉”。

这在《光华日报》眼中是亲而易举的事,显示华社已经非常有信心,并准备助行动党在文冬国会议席打倒马华,让马华在第13届大选后关门大吉。

上届选举,文冬国会选区共有53,561选民,其中华裔占47.28%,马来人占43.06%,印裔占9.02%,其他族群0.64%。选举结果,马华廖中萊以25,134票击败公正党印裔候选人伯若三美,多数票为12,549,废票高达1,285。

在2004年的选举,廖中萊的多数票为16839,3.08海啸大选中,廖中萊流失4千多张多数票。而在文冬国会属下的四个州议席中,美律州议席马华的何启文,多数票从2004年的4608滑落至2008年的1108;吉打里州议席民政党的黄恭才,多数票从2004年的3182滑落至2008年的882;沙拜州议席印度国大党的德温达南,,多数票从2004年的2329滑落至2008年的154,可谓险过剃头,而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的州议席也属于文冬的其中一个州议席柏朗埃,其多数票同样滑落,从2004年的3672滑落至2008年的2970。

可见3.08彭亨州不是没吹反风,而是风不够大,没吹到国阵。下届大选,彭亨州两大环保议题,加上环保组织的助阵,劳勿山埃及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延烧全国,如果连彭亨境内的文冬也烧不了,就枉费反公害的千里苦行了。

行动党预料与公正党交换选区,让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上阵,美其名升级弃州区国,实则送年迈温和的好好先生入虎口。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今年农历新年在彭亨州挑战廖中莱,到雪兰莪或吉隆坡任何一个行动党的国会选区挑战民行候选人。

如果陆兆福认为雪兰莪或吉隆坡任何一个行动党的国会选区的领袖都可以击败廖中莱,何不借此良机委派其中一名领袖前往攻打文冬国会,一举让“马华关门大吉”?

文冬国会选区马来票占43.06%,曾在国会拍桌子英勇捍卫伊党领袖的陆兆福,伊党支持者的马来票已是囊中之物,何怯上陈混合区?陆兆福被视为林冠英的接班人,有望与郭素沁一争长短,成为行动党下任秘书长,陆兆福何不飞象过河战文冬,为行动党立大功?

安南以割耳跳河做为赌​注 马华文冬必胜否则应关​门

梁敬义评述)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恼羞成怒,对关丹莱纳斯提炼稀土和劳勿山埃冶金受到连串民众运动的抗争,扬言国阵仍能夺关丹议席,而由廖中莱坐镇的文冬议席也稳如泰山,若是输掉了,他将割掉耳朵然后跳河谢罪。

安南发出豪言壮语,在国阵与民联对峙得旗鼓相当时,这种语气既傲熳也刺耳。但他的自信也有一定的根据。2008年的反风炽热,廖中莱在文冬国席竞逐,以25134票当选,其对手公正党的G波努沙米得票12585,多数票高达12594

2004年国阵辉煌时期,廖中莱对垒行动党的阿武巴卡勒拜苏汀, 得票27144, 对手获10305, 以庞大的多数票距离16829, 让对手难以招架。不过,政治没有永恒不变,来届大选是否仍然能保持这种优势,就要看看选民如何看待武吉甘满的採金计划。

安南如此信心满满,只因他深深觉得,即使反对之势风起云涌,那只是反对党居中造势,当前的绿化也只是外州人搞三搞四,关丹和文冬人民并不热衷於这类把戏。他甚至揭露,绿色盛会最近从关丹到吉隆坡的300里苦行摆姿作状,他安排的"间谍"回报,当没人看见时,苦行队以车代步,蒙骗群众。

根据这种情况,安南认为目前以环保名义的运动震撼不了国阵的根基。他甚至说,如果文冬失手,马华也得关门大吉,而他将割耳跳河。

按照目前的走势,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傅芝雅将重作冯妇出战关丹。傅芝雅经历1999年、2004年两次出征失败以后,在20083月第12届全国大选时,以1826多数票击败马华重量級的国内安全部副部长兼关丹国会议员拿督胡亚桥。傅芝雅获得18398票,胡亚桥得票16572张。

但是,随着安华领导的公正党声望下跌,国阵要扳回这个彭亨首府关丹,也并非乏力。如果由马华上阵,据知在当地深耕的郑联科有可能披甲上阵。但是,由於申办关丹中华独中的过程中,马华背负着不利的舆论,巫统可能派员与傅芝雅一较高低。

安南以文冬的胜算做为赌注,因为他是文冬辖下一个州议席柏朗埃的州议员。安南以这个地盘建立州务大臣的地位。他掌握文冬的民情甚详,因此才胸有成竹撂下狠话。

发生在劳勿以山埃冶金的计划,现任旅游部长黄燕燕多年来主要受行动党的攻讦,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对此议席虎视眈眈。

马华党内有一种建议,黄燕燕如果要保住政途,不妨移师到吉隆坡直辖区的敦拉萨镇另筑巢穴,但黄燕燕坚持在劳勿竞选,自认可以再度蝉联,理据与安南一样,山埃淘金课题纵然火热,那只是反对党制造的议题,对劳勿居民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不以为意的选民才是决定国席谁属的真正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