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孟幽灵选民指控被起底 安华被粉丝质疑健忘隐议程

anwar forgot long


(张良评述)大马第13届全国大选传出有孟加拉人,在505投票日当天前往投票,被绘声绘影指大选期间,有4万名孟加拉“幽灵选民”被安排乘搭飞机来马“灌票”。结果大选期间,国内孟加拉到处受到歧视,连貌似孟加拉人的我国公民,也被民联极端分子刁难甚至粗野对待。最讽刺的是《当今大马》执行长因貌似孟加拉人,在投票时也被质疑阻扰而险些失去投票机会。 read more

公正党选择性提选举诉讼 始终未逮住一个幽灵选民

win no ghost long

(吴立勤评述)政党对选举成绩不满意,或怀疑出现选举舞弊状况,可以在选举成绩发布宪报后的21天内兴讼,通过司法途径检讨选举成绩。但却没有政党或中选的国州议员会针对自己赢取的选区兴讼,它只有面对败选的竞争对手提出兴讼挑战的份。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说,公正党着手调查27个选举成绩可疑的国会议席后,决定兴讼打选举官司。这些国会选区包括文冬、瓜拉雪兰莪、巴南、大港、巴西古当、拉美士、马樟、格底里、蒂蒂旺沙、地不佬、巴眼色海、哥打马鲁都、保佛、斯蒂亚旺沙、昔加末、礼让、浮罗山背、居林万拉峇鲁、埔莱、江沙、麻坡、本同、乌鲁雪兰莪、沙白安南、梅柏、冰厢岸及砂拉卓。同时而该党决定最迟5月杪将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拉菲兹说他领导的调查团总共接获了237宗投诉,投诉的内容包括选民的选票被他人冒领、贿票、幽灵选民问题、不褪色墨褪色、外劳获投票权及投票站的选举成绩表格(Borang 14)问题等等。

但是该党圈定这27个选区主要有4个因素,即这些选区的多数票率差距仅在5%之内;微小的多数票率与废票不成正比,废票比多数票更多;邮寄选票与提前投票的多数票,高于普通选票的多数票;及这些选区被举报出现选举欺诈行为。这些因素与前述的幽灵选民、不褪色墨褪色、孟加拉外劳投票、停电等闹得沸沸扬扬的“选举舞弊”课题却没有直接的关系。

民联当然期望打赢所有官司,多制造一场补选,民联就踏近布城一步。如果法官也吹反风的话,不必等到5年,民联就有机会入主布城,这是安华的如意算盘。

民联阵营领袖无不在大选前指控这届大选将会是有史以来最肮脏的大选,但为何大选后,只有27个选区被发现“选举肮脏”罢了?民联胜选的89个国席,全都没有可疑选票被他人冒领、贿票、幽灵选民、不褪色墨褪色、外劳获投票权问题了吗?

竞选班底谷国席的公正党努鲁依莎胜选前,指控该选区出现4千637名幽灵选民,前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民联出动“抓鬼"大军在班底谷国席十多个投票站“抓鬼”,结果也没能抓到半个“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竞选巴生国会议席的查尔斯投票前披露,巴生国会选区內共571个幽灵选民的身份经鉴定,若他们在投票日当天出现,在监票员核对名单后將被否决投票权。结果呢,巴生国州议席一个“幽灵选民”也没出来投票?571个幽灵选民是查尔斯的幻想还是误把合格选民当幽灵选民?为何行动党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没抓到半个“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竞选雪州史里肯邦安州议席的行动党欧阳捍华在投票前几天指出,该区出现约600名年龄超过80岁的选民,并怀疑这些选民都是幽灵选民。结果呢?这600名年龄超过80岁的可疑“幽灵选民”全都没有出来投票,还是欧阳捍华的幻想,误把合格选民当幽灵选民?要不然为何行动党刘天球将成立的“抓鬼大队"没抓到半个“超过80岁的幽灵选民”以便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

或许,民联胜选的议席是允许存在选举舞弊的,站在胜选一方的角度来看,只有白痴才会自寻烦恼制造未必能赢的补选吧!

换句话说,民联要向法庭提出大选上诉的目的,皆在博看是否可以走捷径入主布城,选举有舞弊与否,得看对谁有利,提出大选上诉27个选区,给出答案,这数目才足以“改朝换代”,革命是否成功是另一回事,给支持者一个虚无飘缈的“梦”,延续政客的政治生涯,才是实相。

动辄以幽灵选民制造话题 民联议员对邮件反应过敏

(董佳燕评述)大选逼近,民联议员相继做出幽灵选民指控,欲营造国阵以肮脏手段重夺雪州的印象。

民主行动党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揭露,武吉加星州选区有一家住户接获28封贺年信,以收件人并非家庭成员为由怀疑他们都是国阵安插的幽灵选民。

在日常生活中,接获不是自己家庭成员的信件,可谓平常不过的事情。或许,这些是前屋主、前住客、前任房客或业主的亲人,甚至地址错置也有可能。

家属未曾呈交死亡证副本予选委会以清理选民册姓名,亦是死者姓名仍存留于选民册中的其中因素。可能性之多,杨巧双凭什么一口咬定这些人是幽灵选民?

就目前的选民登记形式,凡此前在一个地址下登记成为选民的人士,若是未到选举委员会或邮政局提呈更换选举投票区表格申请,即使搬迁,其投票区并不会因而自动更改。

即便提出更换投票区申请,只要在为期一个月的票据展览(Pameran Rang)期间受到质疑与反对,转区投票申请将被搁置。

鉴于许多选民在离乡背井出外工作后都选择返乡投票,选举委员会目前并未采取自动更新选民投票地区系统。同时,自动更换投票区除了涉及庞大的技术问题,还将引发极大争议。随意搬动选民,便是最有可能被冠上舞弊的罪名。

幽灵选民,实际上是指在投票日期间以假身份证代替在选民册中的选民前往投票的人士。然而,民联此番认定的幽灵选民却是那些在搬迁至今未有申请转换投票区的合法选民。

民联并未告诉人民实情,以政党号召人们更新投票地点以更有效履行国民义务,反而为了抹黑政敌,不惜以谎言迷惑民众,把人民当做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