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薪金只提高至1050 希盟失信羞辱全国劳工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马职工总会(MTUC)去年要求政府将全国的最低薪金制从1000令吉(西马)和920令吉(东马)调高至1800令吉。结果,希盟马上“附顺民意”,在其“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则将把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並承诺会每3年检讨这个最低薪金制一次。

人民及工人深信希盟会实现承诺,大力支持希盟入主布城,结果如今证明上当及被骗了。政府同意统一全国包括沙巴和砂拉越的最低薪金,调高为1050令吉或每小时5令吉零5分,明年1月1日生效。

希盟在今年5月执政后,已经确认违背承诺,寻找各种借口拒绝把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把希盟自己的“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当成一纸废话。首相马哈迪说,调高最低薪金不能快速落实,因为政府正面对国债问题。全世界国家都面对国债额问题,希盟即时执政60年也无法免除国债,为何希盟推出“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时,不提“国债”因素?希盟如今拒绝落实承诺,一切借口都是“国债”,最低薪金永远也因为“国债”而无法提高。

马哈迪指出,内阁只是设定了最低薪金制的原则,鑑于政府财政状况欠佳,仍不能马上决定最低薪金数额。希盟的“将把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豪言,最终有成为谎言,令那些落力在大选中支持希盟执政,盼望获得最低薪金提高至1500令吉的员工希望落空。提高最低薪金的美梦,遥遥无期,希盟政府把本身无力降低国债的无能,永远归咎于前朝。希盟竞选宣言变成废纸,也是前朝的错。

我国最低薪金制一直以来引人詬病,有人批评政府制定的最低薪金数额太低,不足以让人民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成本,但另一边厢的僱主却不断反对政府提高最低薪金数额,因这將造成僱主的负担和加重成本,造成最终业者將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大马职工总会去年8月表示,希望政府能够考虑到成本上涨的问题,在今年2017月27日的2018年財政预算案中,將最低薪金调高至每月1800令吉。

前朝政府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最先是在2012年4月30日提出最低薪金制,並在2013年1月正式落实最低薪金制,当时大马半岛僱员的最低薪金是900令吉(时薪4令吉33仙),东马僱员的最低薪金则是800令吉(3令吉85仙)。

接著首相纳吉在2015年10月23日公佈的2016年財政预算案中宣佈调高最低薪金,即从2016年7月1日起,除了家庭服务与私人领域,大马半岛的最低薪金制为1000令吉,东马则是920令吉。

积极关注工人福利的社会党中委阿鲁(S.ARUTCHELVAN)揭露,该党是唯一受邀出席今年7月建举行的“最低薪金理事会”紧急会议的政党,在会议上,社会党主张最低薪RM1500必须从2018年七月一日起追算,因为政府规定最低薪必须每两年检讨一次,而上一次的检讨日期是2016年七月一日。大马职工总会则要求最低薪RM1,800,并且必须追算。“最低薪金理事会”本身主张西马最低薪应为RM1,250,如果东马西马应该统一最低薪,则她建议的最低薪为 RM1,250 。

如今,一再证明希盟政府是一个不可信赖,没有诚信的政府。阿鲁也因此促请“最低薪金理事会”总辞职保尊严,因为这个理事会形同虚设,不受到尊重。他同时挑战那些在野时口口声声为工人福利抗争的希盟领袖,例如蔡添强,西华拉沙,玛丽亚陈,古拉,努鲁伊莎等表态,是否还要为工人利益斗争,还是向马哈迪及其富有的朋党低头?

欲盖弥彰滥权撤贪污案自保 希盟干预司法保护涉贪高官

(真相网 / 林敬祥)林冠英被控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以廉价购屋涉嫌贪污案、以及原屋主彭丽君被控串谋案,控方以“释放并不代表无罪”为由要求撤销控状,但槟城高庭法官不同意控方的提议,直接宣判撤销林冠英和彭丽君的指控,无罪释放。这项撤控和判决引起各方震惊,甚至有律师向警方报案,要求警方及反贪会调查总检察长是否涉嫌滥权。

在前总检察长阿班迪发起的蔑视法庭案中,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代表前槟州首长林冠英。今年六月希盟入主布城后,马哈迪致函国家元首要求革除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并委任获得希盟全体领袖推选的著名律师兼宪法专家汤米托马斯出任总检察长一职。国家诚信党丶土著团结党丶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都觉得,委任一位在司法界备受尊重的人士出任总检察长,有助于向大马人民及全世界传达新政府认真改革国家机构的正确讯号。

汤米汤姆斯上任不到百日,表现及其专业性极独立性却遭到质疑。Young Professionals(CP)首席执行长法胡拉曼阿都哈迪公开促请总检长应辞职,他强调“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没有坚持法治,应该辞职。” 此外,家庭制度及素质教育国际妇女联盟(Wafiq)法律及人权小组主任法迪哈赞哈里也认为这简直就是“对法治嘲弄”。他指出“被提控的希盟领袖被判无罪已成趋势,是对法治的嘲弄,也让社会错觉掌权者可以操纵法律,律师公会应该开特大讨论这种趋势。”

“没有坚持法治”的总检察长,如何“有助于向大马人民及全世界传达新政府认真改革国家机构的正确讯号”?

前世华媒体集团执行董事兼星洲媒体集团董事经理黄泽荣,在其脸书评论此事,强调“通过司法独立来证明罪名是否成立是检验社会政治体制是否清明和公正的一个基础。一方面打着改革旧制的大旗嘶声呐喊,与此同时却对俨然标榜“改革先锋”的新权贵作出“释放但并不代表无罪”的撤控,在公义上并无合乎情理的权威交代,也未让人在信服之馀,真正目击公义获得彰显……这无疑自己打脸,信誉大损,显得狼狈不堪。”

“释放但并不代表无罪”对一般庶民而言,更大程度上意味着暧昧和晦暗。如果提控的证据本来就很薄弱,连在举証阶段都不能成功,那就更该让新权贵直接上庭证明遭受政治迫害,并无幕后交易,完完全全是清白无罪、洁白无瑕的。没有什么比验明这个事实更光明磊落,更胜千万声谩骂、指控,更直接揭穿前朝绑架司法独立和透明,尽靠黑箱作业进行政治迫害与人格谋杀。

“选票的确是一把双刃剑,赢得权力后,可以用来拨乱反正,先决确定司法独立、自主、透明……当然,要借之干骑劫绑架司法正义的勾当也不是办不到的,后者形同打开潘多拉魔盒!”

希盟执政下令拆中文招牌   行动党变质辱族丧权

(真相网 / 林敬祥)已沿用超过半个世纪的商店柱子中文商号,被麻坡市议会嫌太大,该会执法员限2周内拆除,否则将採取开罚行动。这就是华社自从2008年开始全力支持行动党,并且把行动党送入布城后得到的最大“大礼物”。

行动党执政的柔佛州,市议会执法员日前突通知麻坡市区丝丝街上城(三马路交界)的华裔商家,直指有关商店招牌的中文字体尺寸不符合规格,违反市议会2011年广告招牌执照微型法令第29条文。根据该法令,未遵从者可被提控并罚款2000令吉或监禁2年,或两者兼施;持续违规则每天额外罚款200令吉。麻坡市议会执法人员下令拭除柱子上的中文字眼,并拆除大于国文字体的招牌,令商家大感无奈。

现在受影响的商家包括永和堂药行、合益五金店与郭国顺齿科,业者皆对市议会突如其来的措施感震惊,并形容当局此举不可理喻。商家们反映,市议会执法人员昨日递上有关通告,今日上午也口头通知业者,必须在两周内将柱子过大的中文商号拭除,包括中文字体比国文字大的招牌也需一起拆除。软弱无能的行动党柔州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委员会主席陈泓宾,做了政府,大权在握,却不敢废除这项歧视中文的地方政府条例,换政府,非但没有改革进步,反而更加极端,更加歧视中文,这就是行动党在大选时吹擂的“我们不一样”?

马哈迪还没有当首相的时候,他以“马来民族主义,马来人至上”的强硬姿态从政。他甚至批评过国父东姑对华人开明一面,认为国父已经背叛了马来人。

行动党一众政棍基本上做了人民尤其华人的叛徒,老马罪状罄竹难书、贪污滥权、祸国殃民、种族分化、污蔑华人超过20年,是马来西亚沉沦祸首、华人受尽欺压歧视元凶第一人。荒唐的是,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认错道歉过,也没有打算改变他一直以来的“马来人主权至上“斗争观念,却摇身一变,再度变成在动党的斗争领头人,这是行动党政客最卑劣最无耻的叛变。

现在连火箭也同样妥协于“马来人主权至上“原则治国。从此这个反华人、充满种族歧视的「马哈迪主义」在朝操控大马政局。如果说当年的马华民政出卖了华人权益,今天就轮到行动党和公正党上场,因为是他们亲手延续了「马哈迪主义」在大马的继续肆虐。

敦马要以宏願學校同化华裔 行动党竟然沉默及妥协

(真相网 / 林敬祥)尽管受到教育团体及华社的强烈反对,但首相马哈迪非常坚持宏愿学校的概念。不管是1.0的他在1995年,还是2.0的他在2018年,都一意孤行要推行宏愿学校概念。华社的反对声浪最大,关键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教育部的政策缺乏信心,这是综合过去几十年教育部处理华教课题的经验总结。

哈迪再提宏願學校政策,並認為只有讓學生在同屋簷下學習,才能達到種族團結目標。他說,宏願學校能夠讓各源流學校學生,在同一個環境下活動,有助培養種族間的團結與和諧。然而,不同种族,食堂卖的是单一食物,学习语言教材却是某族群的母语,这对团结有什么帮助? 不承认统考,还要同化华裔,如此的种族主义,行动党领袖竟然可以沉默及妥协,这不是辱族求荣吗?

网民质疑,宏願还是洗脑?集会大伙陪念经? Puasa 关cantin?小学生饭盒改放牛餐肉?禁止叉烧?有谁愿意和禁忌多多的邻居往来?十多年前老马提出宏愿学校计划,当时反对的是火箭。十多年后老马再次提出宏愿学校计划,火箭不再反对,而反对的人即使不是马华,也一律却被冠上 “马华狗” 的称呼。这些自称是爱护华教的人士,不妨扪心自问,到底自己在捍卫着什么?是希盟政府的政权,还是华教的权益?若当年支持宏愿学校计划的,都是卖华,那今时支持宏愿学校计划,也一样是卖华。

华教发展至今,让我们能用中文完整的表达自己的观点,然这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靠多代人的坚持和不让步。华小一旦变质了,华教也会逐渐的消失在这国土上,所以这一代的坚持就靠我们每一位受过华文教育的同胞。

华社坚决拒绝宏愿学校计划,是因为对这项计划的最终目标存有疑虑,包括它的行政与教学、考试、周会、课外活动的媒介语及不同源流校共用食堂等;这完全无关华社不让他们的孩子和马来人有所接触。不同源流学校的学生在同一个地段受教育未必能够达致团结的目标,因为不同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会引发适得其反的效果。

敦马倡行设立的宏愿学校的最终目的是改变各源流小学的媒介语,使华小失去华校的特征。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22年里,非但没有协助大马的华教发展,反而处处为难华教。

统一语言不是国民团结的有效途径。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实施单一语言教育政策,但国民之间依然分裂。以巫统和回教党为例,2党支持者绝大部份都接受同一种语言的教育系统,但两者的政治理念却南辕北辙。

宏愿学校计划始终马哈迪放不下的“心头结”,他在雅加达出席大马驻印尼大使馆举办的“与马来西亚子民对话会”上指出,由于国内有不同源流的学校,这导致各族的团结面对阻碍。按照马哈迪的思维,不同源流的学校,就是阻碍各族团结的祸首,行动党领袖过去一直批判马哈迪的谬论,根本就是破坏民族团结和谐的罪魁祸首。但该党部长今天为了做官,就乖乖躲在纱笼底下如族丧权。

马哈迪安华只注重巫裔课题 狗改不了吃屎遗忘“全民”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指出,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确实有与他会面,不过安华不曾提起补选,只是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他说“我们不曾讨论任何补选或党选问题,我们着重于巫裔课题。”马哈迪是出席与15个东协地区企业首脑举行的圆桌会议后,向媒体这么说。

马哈迪与安华会面谈些什么,是马哈迪自己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还是安华希望政府关注马来群体福利,令人质疑,因为双方会面时没有媒体在场,上述自白也是马哈迪片面之词,因此网民质疑马哈迪嫁祸给安华。“试想,现在权力还在他身上,主导说话应该还是他,而他对媒体这样说而已,没有媒体在场,报导不是直接来自媒体,无法证实,也有可能老马“屈”安华 。

国庆日一面大唱“BANGSA MALAYSIA”,私底下却只关心拐杖族,为何只“注重巫裔课题”而不是人民课题呢?强调 BANGSA MALAYSlA,却一意孤行要推行宏远学校计划,实行单元语言政策,企图同化其他族群,注重单一种族的课题,处处以单一种族的利益为优先,马来西亚永远不可能成为科技强国,搞什么电动国产车,都是在为朋党制造财富而已。马哈迪甚至宣布要保留“官方机密法令”来保护贪官(林吉祥于2017年10月17日强调官方机密法令是“保护贪官”的法令),如何实现政改革?

教总说,宏愿学校的概念是“不分种族和学校的学生在同一屋簷下或同一个地方一起上课”,其目标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这其实就是为落实《拉萨报告书》的最终目标而铺路。以前反对宏远学校计划的行动党,如今已经成为帮凶,希盟政府获得华裔选民的大力支持后,给予华社最大的回馈,竟然就是“逐步实现以马来文作为各源流学校的统一教学媒介语”。

网民最终觉悟感叹:“换了政府,怎么看来看去只是换汤不换药?只有看到讨论土著的福利,而不是马来西亚人民的福利?”,“政府是换了人,政策没有改变,算不算变天?我还在思考,越想越不对劲 !”,狗改不了吃屎还是忘不了灭华教坏主意“。“新瓶装旧酒,敦马没新意,把他第一次任相时不成功的政策再搬出来,好像在抄隔夜饭。希盟另三盟主庭应出来表态,你们是否支持推行宏愿学校?”,“林冠英没发表看法,常滔滔不绝批评BN,现对课题变了哑巴当耳聋,十足投机分子。”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大选投票日前夕曾指出,儘管民主行动党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为前首相敦马哈迪「冲凉擦肥皂漂白」,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无法隐藏马哈迪的土著至上主义!「这在浪费肥皂和洗粉,丢进洗衣机也没有用,出来的还是原来的马哈迪。」他指,马哈迪至今还念念不忘无限期延长新经济政策,因为这是他争取马来人支持的最佳手段,也是他建立朋党集团的最好途径,他预告要召开土著权益大会,是在故技重施。他说,这还是见效的,因为行动党已经成功把马哈迪化装成救世主,就像上届大选替伊斯兰党推销福利国,换来伊刑法,华人也不会怪他们。

拒绝废除官方机密法令 希盟竞选承诺一再跳票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应该保留,并承诺希望联盟政府不会滥用这法律。他说,官方机密法令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前朝政府没有遵守法治,而是根据法律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法律(本身)就是不完美,容易让人滥用,但你要找到那些不会违法且遵守法治的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根据希望联盟竞选宣言,一旦希盟执政后,将会重新检讨2010年告密者法令、官方机密法令等,确保人民可以自由获得资讯。行动党及公正党,从扬言“废除”官方机密法令到“重新检讨”官方机密法令,现在竟然变成官方机密法令“原封不动”,简直就是民主大到退,换政府,原来就是,一切恶法原封不动,行动党领袖不再抗拒“恶法”,该党领袖现在与马哈迪一样,需要官方机密法令来保护自己,而不是维护公众的利益。

马哈迪接受网络媒体“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希盟政府可以废除官方机密法令,唯政府将会受到限制,而部长无法在内阁畅所欲言,因所有在内阁讨论的内容都会让民众知道。他认为,一些事需要保密,就像在内阁所讨论的事宜,很多人都会受到重创。

行动党领袖以前口口声声主张透明化,现在做了政府就封闭化,执政了就“不一样”。希盟领袖在野时鼓吹政府资讯透明化,避免黑箱作业,如今做了政府就害怕“内阁讨论的内容都会让民众知道”,是否内阁的讨论,有太多不可告人的丑事?这些“内容怕让民众知道”的事,如果不是对人民不利,为何不可透明化?

马哈迪自从推行私营化计划后,尽管被行动党抨击,指马哈迪通过官方机密法令黑箱作业,保护马哈迪的朋党,官商徇私,利益勾结,但马哈迪现在仍然维护这项被行动党指为“恶法”的钳制信息流通,封闭政府资讯,打压吹哨者的违反民主法令。

国阵执政的时候,将一马发展公司审计报告在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列为机密文件;公正党前总秘书拉菲兹也曾经因私藏和公开这报告内容,而抵触官方机密法令,被判罪成和监禁18个月。林吉祥本身也在1979年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提控及定罪。

林吉祥曾经建强调:“我一直以来都主张废除官方机密法令,而以自由资讯法令取而代之,只把国防、保安及私人资讯列为官方机密及受到保护,但我反对任何双重标准做法,既法律被选择性的用来对付反对党,如公正党青年团长依桑因为揭发政府高层的贪污行为,而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控及被判坐监。”

现在的林吉祥及行动党,已经没有人敢坚持废除官方机密法令。可见,马哈迪仍然是22年前的揽权独裁马哈迪,但林吉祥及行动党已经变质,成为帮凶及恶法的拥护者。

行动党领袖不再倡议“全民公平” 躲在敦马纱笼下当走狗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政府在联邦项目的招标会依然会维持土著公司优先政策。财政部长林冠英说,所有的土著公司、土著制造商和入口商、商人和承包商将优先投标,以确保土著承包商的参与。“政府机构必须依据采购组别和投标价值,给予2.5%至10%的标价优惠幅度予土著公司。”

随之,行动党安顺区国会议员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反对土著经济大会的华人和马来人一样,都是种族化,说华人跟马来人一样有种族主义,更说华人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应回家照镜子。

舉個簡單例子,一個工程,土著承包商開出11億令吉,非土著承包商開出10億,前者比后者的價格多了10%,其他條件如一樣,按照“土著優先”的原則,政府會把工程批給土著承包商。土著承包商接著把工程交給開出10億令吉的非土著承包商,工程順利完成,土著承包商穩穩賺了1億,非土著承包商也開心有工可以開。

按照上面例子,確實是讓土著和非土著承包商都可以皆大歡喜,但本來10億令吉的工程,花了11億令吉,人民可是無端端丟了1億令吉。林冠英的宣布當然不是新政策,只是遵循前朝政府的做法。这就是行动党在大选时所喊的“我们不一样”口号最大的讽刺。

現任財長林冠英,是否还记得他在2007年8月,亲口就說過只有廢除新經濟政策,對所有馬來西亞承包商開放所有採購,才能讓人民相信前首相敦阿都拉真的對全民公平?能言善道,讽刺前朝的口才一流現任國會副議長倪可敏,是否还记得他自己曾经亲口在2016年,呼籲前首相納吉停止區分國民,廢除土著和非土著?

2007年5月,针对公共建筑物频频出现状况,林冠英说,主因是政府继续推行类似新经济政策这种将96%政府合约授予土著,以及优先考虑土著公司的种种歧视性政策所导致。之处,政府工程本应不分种族地分配,并开放给最好及最具资格承包商,否则将会导致制度失败及公共传递系统崩溃。

林冠英当时是在行动党蕉赖支部举办41周年党庆晚宴上说“尽管首相阿都拉有意要提升维修保养文化,但只要新经济政策一天不废除,而继续让平庸或更差劣的不合格承包商获得合约,那他的意愿肯定将会落空。基于公正与卓越原则,所有承包商应不分种族地有机会获得政府合约,不仅是确保问题不重演,而且也维持最高水准。”

火箭施压國陣“廢除土著非土著區分”口號數十年,一朝当权就变脸,好不容易成了政府,但行动党已经彻底变质,不敢再敢提起當年高喊過的那個口號,变成“區分土著非土著”政策的捍卫者。行动党“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在执政后马上对土著优先政策改变立场,甚至要华人乖乖当二等公民。

行动党过去一直灌输华人被国阵政府欺压,华人沦为二等公民,煽动华裔情绪仇恨土著优先政策,制借此赢取华裔选民的支持,可是在希盟执政后,行动党多位领袖当官不足百日,却拥戴土著优先政策,反过来要华人回家照镜子。

敦马低调承认纳吉签署马中各项计划 都是为国家经济带来好处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哈迪和希盟领袖在大选前,为了赢得大选,奉行种族主义,以“典当国权国产”煽动人民敌视中资大量入境,批评宝腾、振林山森林城市及马六甲皇京港工程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卖国”行为。如今,马哈迪自己当首相后,为了讨好中国,向中国领导人献殷勤,竟然态度却大转变,低调地承认“由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签署,大马与中国的各项计划都是好的,为国家经济带来好处。”结果被巫统最高理事拿督达祖丁抨击,马哈迪态度大转变,成为真正的“卖国”者。

马哈迪访华,有意与中国重新谈判总额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项目,但无功而返,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出,马哈迪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其中,除掉东铁及天然气管道计划是因为中国政府坚持,原则是那是公正的价钱。马哈迪与习近平会面,很多人会发现到没有新闻发布会,无论是马哈迪、习近平或是两人联合的,事实上,习近平在会面后也没有发表声明。“马习会”以后,只有马中外交部长的联合声明,但没有详细说明这次的会谈内容,只有外交词汇,证明马哈迪访马非但被冷待,也是浪费公币。

自马来西亚变天和马哈迪重新任相后,因暂停国阵政府与中方签署的价值达220亿美元的3大合作项目,包括东海岸铁路计划后,引发各界对希盟政府外交政策走向的揣测及中马关系未来走向的忧虑。马哈迪此趟官访中国主要是就相关庞大的中资计划重新谈判。如果马哈迪认为那是“卖国”的计划,为何本身又想要与中国重新谈判总额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项目?

取消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不会带来好处,反而会影响东海岸三州的经济停滞不前。有其他地区相比,东海岸的经济发展是属于缓慢的。取消东海岸衔接铁道计划不会带来好处,反而会影响东海岸三州的经济停滞不前。有其他地区相比,东海岸的经济发展是属于缓慢的。然而,马哈迪却为了个人的议程及荣耀而忽略全民的国家的利益,一意孤行做自己的“国产车”梦。

30多年来,政府已给普腾提供各种辅助金、援助金及税务减免,总值达155亿令吉;早在卖出 49%股权给中国吉利控股前,政府于2016年还借出15亿令吉的低息贷款给普腾,这显示,无论人民购不 购买国产车,只要国产车有难,全民都要一同买单。由此可见,普腾并没有带来全民的荣耀感,相反的,恰恰反映了当年一个错误的决定,全民一起背负一场长达30年的噩梦。

林吉祥是否记得他曾经在国会围剿普腾依赖汽车文化?2004年9月13日,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发表题为《普腾及依赖汽车文化将持续下去?》的讲词,谴责国产车是一项失败的政策。

林吉祥的讲词写道:“自所造汽车出厂以来,普腾一直都依赖税务保护来避免竞争。“大马人民从此被迫付出极昂贵的车价(对普腾徵收的国产税及对外国车徵收的入口税),以支援我们的初期汽车业。这个“初期”阶段已经20年了,普腾现在是一个仍不能自立的大婴孩。也许它永远无法自立。然而,上述政策失败了。”

《远东经济评论》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没有人口众多及国内生产毛额至少5千亿美元的国家能够维持一个独立、大量生产的汽车造公司”。林吉祥说,马哈迪推动普腾背後的民族主义思想证明是不幸的,它被泰国所走的替代政策路线所打败。泰国没有本身的国产车,不必采取措施限制外国汽车公司在国内运作。

马哈迪沉湎于过去的光坏及骗来的掌声,行动党却被马哈迪骗到盲目把马哈迪当神来拜,只求捍卫马哈迪的尊严,完全没有考虑国家经济利益,希盟也只会搞民粹促废除汽车国产税,林吉祥则彻底遗忘他仍未找到答案的“国产车失败政策”种种疑问,不过,现在林吉祥已经选择遗忘整个失败的国产车计划。

保护国产车导致国人只能买贵车  人民将再为马哈迪的失败买单

(真相网 / 林敬祥)马哈迪上台后,宣佈检讨多项前朝政策,包括叫停「新马高铁」,重启中资项目谈判,令外界忧虑会否影响中马关係以及「一带一路」计划。针对马哈迪宣布取消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反问马哈迪,难道第三国产车计划更加重要吗?

就当行动党执政后不敢过问马哈迪一意孤行的政策之际,已经提名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的拉菲兹突然发表反对国产车3.0计划,却让人眼前一亮,没有当官的还会讲真话,做了官的怕丢官,宁可违背原则,也要为马哈迪背书,火箭乌巴变成政府后,马上不一样,变成官官相护的马哈迪的朋党,面目可憎的政客。

马来西亚林氏总商会总会长拿督斯里林家仪指出,无论是私人界还是政府欲创造新国产车品牌,政府都不该再用国内税来保护国产车,应该开放国际市场竞争。他强调“首相敦马哈迪早前表示考虑创造新国产车,但我认为这不是明智之举,因为国产车在大马是行不通的,这不应该被纳在政府的议程中。”然而,做官后盲目的行动党领袖林建民等却为“不是明智之举”背书,大力支持国产车3.0计划。

希盟认为营建东铁只需三百三十亿令吉,并质疑额外两百二十亿令吉的去向与用途,要求与中国重新谈判东铁项目。魏家祥指出,政府必须透明,公开协议包括取消条款,并认为若是取消上述计划的赔偿费太高,继续落实这些计划会否对国家更好?

马哈迪在竞选期间就已经多次表示不满外国,尤其是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以及在发展半岛铁路方面与马国所签的合约。5月27日,据《路透社》报导,马哈迪有意与中国重新谈判总额550亿令吉(约人民币883亿元)的东海岸铁路项目。但如今马哈迪访华后,却未达到其目标, “要求与中国重新谈判东铁项目” 不得要领,无功而返。

魏家祥指出,根据自己对首相访华新闻报道的观察,他认为此行是不顺利的。“他(马哈迪)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其中,除掉东铁及天然气管道计划是因为中国政府坚持,原则是那是公正的价钱。”评东铁价值不仅看乘客流量,魏家祥重申,不能单从乘客流量来计算东铁这个公共交通基建计划对国家及政府带来的价值,东铁也能制造工作及经济机会、工业发展、地价升值,这也会同时带来税收。

公众普遍上认为,我国不应该为了保护国产车,禁止其他汽车厂进入我国(设立车厂),如果当时没有这些国家汽车政策,我国可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出口国。行动党在野时也曾经呼吁政府把国内税逐年减低,好让民众能以与国际市场价格相近的价位购买汽车。然而,行动党现在却选择性健忘,成为马哈迪的国产车保护计划的捍卫者,不再以民为本。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先强调 “历史告诉我们,由马哈迪一手创立的宝腾(前称普腾)连年蒙受亏损,为了扶持宝腾,人民被逼买贵车,政府也为抢救宝腾而花费了150亿令吉,如果重蹈前辙令国家再面临亏损的话,只会让国家经济更困难,人民都要再次为马哈迪的失败买单。” 他也质疑,究竟这项计划是首相马哈迪的个人决定,还是内阁集体的决定呢?

在社交网站上,大部分的网民也是持反对票,认为我国真的没有必要再推出一个新的国产车品牌了。网民强调,宝腾就是彻底失败的最好例子,每年都在烧人民的钱。为了保护国产车品牌,而征收高昂的汽车进口税,导致国人只能买贵车。

指人民有政治素养才举行地方选举 希盟违背竞选承诺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公正党宣传主任兼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在面子书贴文,指日前在国会辩论时发表看法,指新政府在落实第三票或地方议会选举之前,人民需要有更多的政治素养,遭到网民群起讨伐。其中,网民“Arul Prakkash”反问道,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的选民,是否有足够的政治素养?网民所言甚是,法米法兹被问到哑口无言,原来希盟政府认为希盟上台执政的原因,是“人民缺乏政治素养”。按照法米法兹的逻辑,缺乏政治素养的人民,选出希盟这个缺乏政治素养的政府,又怎能期待她推行具有政治素养的政治决策?
 
我国在独立初期曾经举行过地方选举,但在联盟(国阵前身)各党失去支持后,地方选举被取消。希盟在大选前承诺恢复地方议会选举,509大选后,希盟执政中央,许多非政府组织纷纷呼吁政府早日落实承诺。
 
不久前,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指出,政府打算在3年内举行地方政府选举,但部长后来又说,地方政府选举只能在“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之后才推行。正如预料,希盟政府已经惯性以“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为借口,拖延或拒绝实践其竞选承诺。
 
政府部长祖莱达当时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3年后阶段式重新举行地方政府选举,还人民民主第三票。她说 “如果我有这个权力,我会选择在金马仑县作为第一个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地区。身为金马仑丹那拉打区的新上任州议员,我对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的地方政府,感同身受。”作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如果还没有“这个权力”,是否只有马哈迪拥有绝对的权力?
 
部长既然认定现在的地方政府“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为何还要找借口忽悠选民,说人民有政治素养才可以举行地方选举 ,国家财政和经济稳定才可以举行地方选举?
 
希盟八打灵再也区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指出,她将在新一届国会提呈有关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私人动议。玛丽亚陈是否清楚希盟现在是政府,不是反对党? 政府若有诚意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法案,只需由首相或相关部长提出动议即可,为何由政府的后座议员玛丽亚陈来表演,做戏给谁看?玛丽亚陈的私人动议,是否在告诉我们,希盟内阁已经否决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曾经指马华不敢建议民选市长证明该党支持伪民主,事实上若政府尊重民意就应该即刻恢復自1965年终止了52年的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还政于民!为何今天已经入主布城的希盟,却不见尊重民意,同时“即刻”恢復自1965年终止了52年的地方政府选举,让人民票选市长还政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