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 希盟推搪承认统考理由荒唐

(真相网 / 林敬祥)大选前,行动党言之凿凿向华社承诺希盟一旦入主布城将会毫不犹豫承认统考,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考生必须获得教育文凭的国语优等,这项条件获得普遍认同,华社因此大力支持希盟。如今希盟执政已经两个月,非但未见宣布承认统考,却以荒唐的理由推搪承认统考。

日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表明,希盟政府放眼在今年结束前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承诺。教育部长马智礼竟然大唱反调,以担心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为理由,说承认统考的事要研究了再说。这不是在推搪责任,打太极企图违反“承认统考”的竞选承诺吗?

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教育部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之前,必须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他还说,承认统考文凭是希盟的其中一项大选承诺,不过,希盟政府在做任何决定之前,必须考量各个单位的意见及看法。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指出,不仅马智礼抬出确保国语地位与国民团结的理由,而巫青团和伊党竟附和教长的说法,显然朝野已把选前的共识从‘承认统考’变成‘不承认统考’,这是公然违背承诺的不道德行径。他也提醒希盟政府,不要企图为了政治利益,而牺牲华裔在华文教育上要求公平对待的期望。

马智礼所考量两个课题,即国语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以及国民团结与和谐受到保障,正是前朝巫统教育部长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的理由,作为希盟政府的所谓“开明”部长,马智礼的脑袋却满载巫统的思维,以种族及马来人至上为出发点。

行动党以往懂得力证承认统考绝对不会影响国语地位及国民团结,如今马智礼仍然以巫统的态度来应对统考,行动党过去一直批判国阵华基政党软弱无能,火箭今天居然没有任何领袖敢站出来纠正马智礼的谬论,可见火箭一旦做官就变成真正的软弱无能,当官后就典当华教,不再捍卫独中及华教。

在野时最落力发表文告捍卫华教的张念群,如今贵为教育部副部长,一样不敢纠正马智礼的巫统思维及推搪马上承认统考的荒谬理由。张念群为巫统思维的教育部长暖颊说,许多不同意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单位主要是担心国语的地位及国民团结受到影响,所以教育部做决定之前,必须考量这两个事项。为何行动党及希盟承诺承认统考时,没有“考量这两个事项”?现在寄人篱下,才来考量。

希盟现在大权在握,理应马上宣布承认统考了,却食古不化,重复考量这巫统的马哈迪及慕尤丁已经考量了几十年的老问题。如果希盟是开明及进步政府,如果行动党在希盟政府中当家又当权,如果张念群这个副教育部长有实权,何必多此一举考量这两个前朝巫统领袖担心的事项”?考量后又会出现什么变数?承认统考又要附加什么条件?

希盟开倒车以马来人为优先 以扶贫为借口歧视其他族群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说,政府将会继续推行扶弱政策来帮助国家的大多数马来民族,避免他们和“更富有”的族群如华人产生冲突。其实,民主行动党及公正党在野时一直批判马哈迪及国阵滥用新经济政策利惠巫统的朋党,美其名为“扶弱”,却监守自盗,利益输送,中饱私囊,搞裙带关系制造少数的马来亿万富翁,以致扶贫政策扶了几十年仍然失败,希盟政府竟然仍然要借扶助族群的借口来养肥朋党。

族群冲突导因往往是马哈迪本身种下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政策,马来民族的教育竞争力已经大幅度提升,如今已非弱势族群。前朝纳吉政府已经把一些带歧视性的种族固打制废除,例如大学录取新生改用绩效制取代固打制。纳吉也开放了另6个在策略性改革倡议(SRI)下的6个次领域,即法律服务、医药专科服务、牙科服务、国际学校、私立大学和通讯(网络设施供应商和网络服务业者)。马哈迪却要续推行拐杖政策以马来人为优先,行动党及公正党敢反对吗?

弱势的“人民”,各族都会有,尤其是印裔及原住民,为何唯独以扶助马来人为优先?马哈迪日前在接受新加坡亚洲新闻台专访时说,大马还需要扶弱措施,来缩小贫穷悬殊和避免贫富间的冲突。他说,政府已经减少马来人和华人的贫富差距,但是有一些地方还需要给马来人一些推动力。

为何自诩“我们不一样”的希盟政府,仍然跟巫统一样?推动力为何局限于马来人?印度人、华人、原住民为何不能与马来人一样,获得政府公平及部分肤色的“扶助”及“推动力”?

今年大选希盟入主布城后,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大声表示,当局有必要采取实际行动废除在我国行之有年、对巫裔的扶助政策,并建议以不区分种族的全新扶贫政策取代。

安华接受美联社访问时表示,贫穷的马来民众,其实将会从透明及绩效(merit-based)为基础的政策中,获益更多。他认为,原为解决马来人不满华人掌控经济而发生流血冲突的新经济政策,已变质成为让精英人士变得更富裕的制度。“如我过去所说的,新经济政策应被废除,但是有关(废除)行动必须是有效率的。我相信,那些贫穷、无法从政策受惠的马来人,将在透明、有效率的取代政策中获得更多益处,因为新经济政策早已被骑劫,成为裙带朋党致富的工具。”

然而,马哈迪如今却与安华唱反调,扬言继续推行其旧巫统的歧视非土著,区分种族的扶贫政策,安华又奈何?

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在希盟中没有实权,副首相旺阿兹莎也只是个花瓶,林吉祥则躲在马哈迪纱笼之下,土团党变成另一个巫统,马哈迪主义逐渐回归,希盟承诺的“政治改革”已经泡汤,变成恢复马哈迪时代的旧巫统,落实慕尤丁坚持的“以马来人为优先”政策。

希盟政府打压人权律师 政治迫害终于拉开序幕

(真相网 / 林敬祥)换了政府,一样发生极度荒唐的滥权事件。一个已经24岁的成年少女向人权律师寻求援助,也请求人权律师收留她。竟然被警方硬拗成“绑架嫌疑犯”。更荒谬的是希盟政府那些所谓维护人权,口口声声喊政治改革的领袖,竟然100%变成哑巴,林吉祥装聋作哑,安华不闻不问,那些对希盟政府寄予厚望的选民,不禁哀叹“唉,天下乌鸦一样黑!”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前朝政府,我们的反对党英雄肯定会出来大骂一番,可是现在换了政府,我们的英雄部长和内政部长好像还没有为这一件事情而发言,不会全部变成了狗熊吧! ”。

日前,雪州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186條文(阻止公務員執行公務)逮捕人權律師西蒂卡欣,次日向推事申請延扣對方,但却被驳回。以拿督安美嘉為首的十二位律師出現在現場幫卡欣辯護!人民之聲執行主任斯文杜拉依沙米促警方成立警察投訴及行為不檢委員會(IPCMC),遏制警方濫權問題。捍衛自由律師團執行董事艾力鮑爾森譴責警方在此事件上,已濫權。

希盟政府就此事的沉默,形同默许警方继续滥权,希盟领袖在大选前打出“我们不一样”的口号,已经成为网民嘲笑的对象。希盟政府与国阵,其实越看越是一样,根本没有改变,也没有改革的意愿。

那些年安华、林吉祥等等在国会促请国阵政府成立警察投訴及行為不檢委員會(IPCMC),遏制警方濫權問題。但希盟并没有在其竞选宣言白日新政列入这项改革议程,如今掌管警方的内政部长慕尤丁根本就是换衣不换脑,延续其巫统的作风,默许警察继续滥权,毫无改革的意愿,令希盟的支持者大失所望。网民调侃道:我的妈啊!换了政府,换了内政部长,思维竟然还是一样没换。晕!“至今没看到慕尤丁有何作为,完全没火的煤油灯。”

更荒谬事件,是希盟的愚忠粉丝纷纷以极其荒谬的言论捍卫希盟政府,不分是非黑白的程度,比愚民更愚蠢。尽管当事人已经24岁,不是孩童。而且她已经说过她不是被绑架,她是被家暴然后自己自愿跟律师回去的。竟然有人认为“證明司法漸漸獨立”,“因为黑警太多了”,“把别人的女儿带回家,警察破门救人却被阻拦,警察救人错在哪里?”

在愚民眼中,国阵政府的滥权腐败,在换成希盟做起来就变成正义民主。即使找不到理由为希盟辩护,也顶多责怪黑警,不敢施压领导问责,不敢过问总警长,不敢质问内政部长,更不敢向马哈迪施压。

反对党当年的诉求: “成立警察投訴及行為不檢委員會(IPCMC)” 已经成了梦幻泡影。警察行為不檢,也是希盟政府的常态,连时评人迦玛鲁丁也看不顺眼,指“警察撒谎的年代回来了”,“政治迫害终于拉开序幕,马来西亚进入漫长黑夜。”

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

史上最肮脏的大选?

过去一周,希盟巨头纷纷扬言来届大选將是史上最骯脏的大选,其中土著团结党会长马哈迪说,因为国阵怕输会不惜使用种种手段让希盟败选。

read more

林冠英自赞火箭妥协让席 把华裔选民当人情送土团

(真相网/陈家豪)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承认,该党接受来届大选在半岛竞选35个国席,比上届少一个议席,这是为了证明该党愿在希盟中妥协。反观成立时间最短的土团党,将竞选最多国席,即52席,因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直斥希盟被土团党骑劫,国家将走向更种族主义与极端的方向。 read more

希盟是一个困在过去的联盟 迈向老人政治固步自封

(真相网/陈伟国)针对希盟在本月1日至2日举行干训营期间,有人建议由马哈迪担任首相,旺阿兹莎出任副首相的传闻,民主和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总执行长旺赛夫认为,希盟推荐敦马哈迪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分别担任正副首相,显示希盟无法突破过去。旺赛夫说,推选马哈迪当首相是不合理的,因为马哈迪任相只有勾起人们对往事的记忆。“这也会令希盟看起来像是一个困在过去的联盟,凸显安华的不安全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