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绍安信任安南推崇巫统 州议会无权答复关中提问

grolilla2
(林文彪评述)
关丹独立中学非独中,而是私立中学?尽管关丹华社、关丹中华独中董事部、彭亨州华教组织皆确认关丹中华是一所独中,将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并且参加统考及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但仍受行动党极尽其力的破坏,居心叵测。

关丹中华独中依循我国著名顶尖独中——吉隆坡中华独立中学的办学模式,复制一套成功、并受华社认同的教育系统,让华教在关丹落地开花。如今进入筹款建校阶段,今晚(3月23日)晚上7时,假关丹达鲁玛慕体育馆,举办义演“龙情厚意献关中”万人宴,邀请国际武打巨星成龙到来,筹募一千万建校基金,首相纳吉也将出席盛会。

民主行动党为了打击国阵,打击首相的议程,也祸延关丹中华独中,破坏关丹中华独中的筹款运动,民主行动党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赶在万人宴前夕施展其“杀手锏”,祭出一份出自去年彭亨州议会书面询问的记录,钟绍安说他当时向州议会提问关中地位,获大臣书面回应,关中是私立中学,而非独中。

行动党钟绍安此举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破坏关丹中华独中的筹款运动,让关丹中华无法筹到建校款项、使建校计划胎死腹中,破坏该校的形象,让该校招收不到学生而倒闭,这些就是彭亨州行动党的真面目。

根据钟绍安向媒体展示的州议会书面问答:

第38题问:Adakah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Chung Hwa)Kuantan menggunakan bahasa Cina sebagai bahasa pengantar untuk semua subjek?

州议会的书面答复是:Sekolah Menengah Chung Hwa Kuantan adalah Sekolah Menengah Swasta yang menjalankan Kurikulum Bersepadu Sekolah Menengah(KBSM)-menggunakan bahasa kebangsaan sebagai bahasa penghantar.Untuk makluman sekolah ini bukan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Chung Hwa). Ia adalah sebuah sekolah menengah swasta.

1)钟绍安向州议会提问教育事务,作为州议员竟然不晓得教育事务非州政府权限,例如国防、外交等事务,皆非州政府权限,钟绍安真的无知还是无能?

2)接到钟绍安的书面提问后,当州议会秘书处准备书面答复时,她必须将书面问题交由相关部门去作答,按标准作业程序,这道问题应当被驳回,理由是教育事务非州政府权限。然而州议会秘书处竟然“越权”作答,到底是州政府的什么单位“擅自”作答,州政府的“答复”能超越教育部的权限吗?

3)其实,关丹中华独中的正式名称是“Sekolah Menengah Chong Hwa Kuantan”,钟绍安连名称也搞不清楚,在书面提问中写成“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Chung Hwa)Kuantan”,州议员在州议会中的提问竟然如此草率,令人怀疑其问政的能力。

4)州议会答复州议员的书面提问时,一样把关丹中华独中的校名写错,其“答复”再次显示没有公信力。认真说,钟绍安提问的所谓“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Chung Hwa)Kuantan”并不存在,而州议会书面答复所写明的“sekolah ini bukan sekolah persendirian Cina (Chung Hwa)”更是不知所云,是否意指此校非彼校?

5)钟绍安提问该中学是否以中文为“所有”科目的教学语。可见钟绍安没有搞清状况,他或以为“独中”的所有科目教学语皆为华语,包括马来文及英文科等语文科目也用中文传授。

6)钟绍安选择相信州议会,信任州务大臣安南耶谷领导的州议会,也不愿相信关丹华社领袖、不愿信任关丹华教组织、不愿信任关丹中华独中董事部。他宁可拥抱安南耶谷,借助巫统保守势力的单元教育议程来打压关丹中华独中,与安南耶谷并肩作战,抗拒一所新独中在彭亨州立足,这原本是巫统内部少数极端分子的议程,现在竟然成为彭亨州行动党的政策,令人震惊。

7)行动党如果能入主布城,赋予关丹中华独中“名正言顺”的批文,华社当然无任欢迎,但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以及万一民联无法入主布城的情况下,关丹中华独中能建起来,并以中文为主要教学媒介与及采用隆中华的双轨制参加统考及大马教育文凭,让“华文教育”在彭亨落地开花,这有违反行动党“爱护华教”的立场吗?

8)如果行动党以政党利益为考量,为了打击政敌而牺牲“华教”利益,借打压“关丹中华独中”来达到它打击国阵,消灭马华的议程,关丹中华独中已经变成行动党的“工具”。

华社应认清行动党的真面目与动机,该党一方面空喊“维护华教”口号,实际上却是“反华教”及“反独中。此即“人面兽心”政客的伪善面目。

行动党超级倒米虫惹大祸 侮辱殉职警员巫统死走狗

mampus polis umno

(张良评述)两名VAT69突击队员与苏禄军鎗战时不幸殉职后,一名来自马六甲的行动党支持者在面子书发表侮辱殉职突击队员,这名具名Jonathan Lin的华裔,以国语在其面子书留言嘲讽及侮辱殉职的两名突击队员为“巫统死走狗”,结果其留言被网民截图转贴,引起众多马来同胞网民与部落格的轰炸,祸延行动党领导层,势必影响该党在马来社会中的形象与选票。lin-11

根据网络流传的截图,Jonathan Lin在面子书留言写道:“Padan muka, menteri dalam negeri hisham nak pi hisap dulu si pengganas sulu itu, tak berani mengambil tindakan sewajarnya, akibatnya, dua POLIS ANJING UMNO MAMPUS… kedaulatan Malaysia tergadai sewenang-wenangnya oleh bn umno… baguslah, masih nak sokong lagi kerajaan dayus macam ni…”Lin-7

两名警员为国捐躯,警队上下无人不伤心,相信全国人民也怀着悲恸心情。警察部队面子书完整上载了殉职突击队员被运载回家乡安葬的讯息和及时图片,超过10万网民浏览并分享。然而,唯恐天下不乱,完全没有人性的行动党支持者,不但羞辱保卫国家的突击队,也因为企图为行动党加分,帮行动党打击国阵,却成为行动党马来票的超级倒米虫。lin-3

一些原本对行动党感觉良好的马来选民完全对该党改观,“巫统死走狗”言论延烧下去,数目庞大的军警及家属选票将被行动党的愚昧支持者赶走,对于想要攻下更多混合区的行动党来说,无疑自寻死路。

一些情绪被“死巫统走狗”论挑起的马来网民甚至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使用种族主义的言论回敬泄愤。理智一点的网民则反问为何行动党人既然把警员当“巫统死走狗”,有问题时却仍向警方求救?lin-1

雪州行动党议长拿督邓章钦今早更在其推特发表言论嘲讽到“我们耗费数十亿令吉购买的战斗机、坦克车、潜水艇哪里去了?民联的议长认为军队应该将苏禄军占据的村庄夷平吗?村里还有我国公民吗?行动党如果掌权,军队在它手中就好像玩战斗电子游戏那样刺激好玩,人命全部是虚拟的,邓章钦享受打仗的枪火与爆破声,行动党的林吉祥打槟州丹绒三役时,林吉祥被塑造成半人铁警,槟城街头高悬林吉祥半人铁警的大海报,林吉祥还在发什么推特写文告,何不即刻变身Robocop上阵沙巴前线捍卫国家主权?

以下截图分别显示Jonathan Lin的惹祸言论截图,部落格转贴流传的评论等等:
Jonathan Lin Jonathan Lin-1 lin-4 Lin-5 lin-8

吉伊党内斗升温变数莫测 政权岌岌可危巫统暗自爽


(
张新采评述) 在国会随时解散之际,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又被逼宫吉打州伊斯兰党长老会连同吉伊党11个区部属下的多名支部领袖,不满阿兹然忽视宗教斗争和宗教司需求,促请党中央插手,要阿兹然下台!

虽然涉及最新事件的吉伊党基层党员和长老会否认此举涉及党内纷争,也声称不是因大选候选人问题而引发,纯粹只是不满阿兹然管理州政府的表现弱,但情况也绝不是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说的只是只是大选新闻,而是牵涉到阿兹然和两名行政议员的恩怨。

这已经不是阿兹然第一次被逼宫,而由于获得哈迪阿旺护航,加上大选跫音渐近,相信阿兹然可以再次安然过关。

最新的逼宫事件,其实就是去年2月阿兹然被逼下台的延续篇。当时,巴罗拉兹和依斯迈沙列,因不满阿兹然的领导,在行政议员宣誓就职前夕,拒绝重新受委,藉此迫使阿兹然退位,但两人的逼宫行动,在党中央插手后,最终以失败收场。

当时,伊党中央除了保留阿兹然的大臣职,以及两位造反行政议员继续受委之外,也委任一个督导委员会来监督吉州行政。

但是,一年过去了,所谓的督导委员会并没有真正运作,阿兹然和巴罗拉兹的阵营依然是水火不容,对来届大选伊党吉州候选人问题,也没有达成共识。据了解,最新的逼宫事件,导火线是巴罗拉兹听到风声,指本身会在来届大选弃州攻国,因此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宗教司和吉伊党长老会的势力,加上州内一些不满阿兹然领导与作风的基层领袖,藉此向党中央施压,表明他们要阿兹然下台的立场。

伊党中央可以说是两难,若继续由阿兹然领军,就要面对党内基层不支持的后果。但若不选阿兹然,改由巴罗拉兹带头,也会引起阿兹然派系的反弹。即使保留现状,两派也同样不爽。

折衷的方案是巴罗拉兹弃州打国,这样就不会威胁阿兹然的地位。可是,巴罗拉兹对吉州大臣职一直虎视眈眈,那会甘愿委屈只当一名名后座国会议员?至于健康一直有问题阿兹然若自动让贤,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但他既然在任期内都已经有惊无险地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逼宫行动,又岂会在大选时做逃兵呢?

慕尤丁一骂林冠英就脚软 对中华文化常识一无所知


(张良评述)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如果报名参加中学程度的中华文化常识测验,预料无法及格。林冠英昨天否认他呼吁民众穿黄绿红颜色衣服观赏韩国歌手PSY演出,是要破坏槟州国阵的新春团拜。他的理由是:黄绿红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也代表“更清洁、更绿意的槟城"

《汉语桥》世界中学生中文比赛试题的文化常识单元选择题,有一道题问道:中国文化中表示喜庆的颜色是什么色?A:白色、B:黄色、C:红色、D:绿色。试卷标准答案是C:红色。

比较一下常见的颜色,便可知红色是最适合喜庆的颜色。黄色尽管有暖暖的氛围,很明亮,但由于涉及皇权的专用色,不宜作喜庆的主色;绿色无疑象征希望和蓬勃的生命,是今天誉满全球的环保色,然而冷静有余,热烈不足,与喜庆氛围又怎能和谐?

此外,习俗带有的守恒性和排他性,还会弱化或淹没异类思想,比如,华人春节皆贴红春联,如果有的人家贴的是绿色或黄色春联,便会被视作异类。

唯有红色是对视觉冲击最强烈的颜色,是最有生气的颜色,其释放的激情与能量,犹如生命在燃烧,具有凌驾任何色彩之上的强烈力量。红色最热烈、最活泼、最鲜亮、最艳丽、最精神,能教人双眼一亮,印象深刻,是无可取代的最适合喜庆的颜色,例如下图首相纳吉今年为华社贺岁所穿的大红色唐装,以及槟州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美所穿的红彤彤鲜艳大红色贺岁唐装:

新年衣服以鲜艳为主,因为鲜艳颜色可增强喜庆气氛。再看看林冠英过去连续几年所穿的朱红色深沉贺岁唐装,是扮酷还是对中华文化没有基本认识?巫裔及印裔也懂向华社拜年时也懂得应该穿着具喜庆气氛的服饰,林冠英即使不愿请教纳吉,也该向拉玛沙美学习了解华人喜庆文化习俗。

当韩国大叔PSY新年前来槟城为国阵团拜跳骑马舞的消息传开后,林冠英的第一反应,就是捣乱。他号召民众年初二身穿红色、黄色或绿色的衣服赴会观赏PSY的精彩演出。他还强调绿色代表环保、反公害的颜色;黄色是“干淨",而红色则是民主行动党的代表颜色。

话讲出口还不到两天,就被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责斥,指林冠英号召在大年初二,穿红黄绿色衣到槟国阵的团拜会上闹场,是不尊重人民之举。

林冠英被副首相这么一骂,马上变成好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听话,改变语气,为他早前的“红黄绿”捣局大计去政治化,变成“黄绿红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

林冠英面对民政党与马华公会时凶巴巴,一副得势不饶人的样子,一旦被巫统训斥竟然脚软屈服,连红色是火箭颜色也不敢坚持,黄色是净选盟代表颜色也不敢坚持,绿色是绿色盛会代表颜色也不敢坚持,统统变成“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行动党竟有如此窝囊的领导,难怪伊斯兰党向来鄙视该党。

林冠英既然已经改口,说红黄绿是农曆新年受欢迎的颜色,既然如此,林冠英为什么不改穿绿色唐装给华社拜年,以示支持环保运动,与关闭莱纳斯稀土厂的决心呢?

稀土课题受损马华离关丹 巫统顶着上有望扭转劣势


(郑杰评述)
澳洲莱纳斯矿业公司在马来西亚关丹建稀土厂一事,不仅是国内来届大选的大课题,也成为了国际社会的笑话,毕竟稀土厂是一项工业发展的重要投资之一,而对国家的经济和人民的就业机会,提供了相当庞大的收益。然而,工业发展必定存在着环保议题,无论是稀土厂或其他制造业的工厂,都免不了与环保成为对敌,“有工业发展,必定有损环保”,这是不变的道理。

环保分子和民联议员所想达到的目的,不外是希望借助人民的情绪,为莱纳斯稀土厂套上“公害”的严重标签,进而让稀土厂课题成为来届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推翻国阵政府。

关丹是设立稀土厂的地区,这一个国会选区是由马华挂帅胜出。不过在2008年大选时,马华的胡亚桥以1826张多数票败在公正党的傅芝雅。来届大选,若再加莱纳斯稀土厂课题发酵的话,多数人都认为国阵要在关丹取得胜利的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早前放话,若国阵在来届大选,赢得关丹国会议席的话,证明关丹人民接受莱纳斯稀土厂的设立。这番话从口无遮拦的安南口中说出来,看似疯子说话,无需理会。然而,从这番谈话中,却看到“国阵似乎有信心赢回关丹”的端倪,而却不无道理。

这可能性的发生,只会建立在巫统与马华交换选区的大前提上。2010年8月,巫统彭亨州联委会主席兼彭亨州务大臣安南已表明巫统要“收回”原本属巫统的关丹区国会议席。那时候,马华当然不肯,也不接受这说法。然而,今非昔比,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发酵,马华根本无法在关丹待下去,尤其是数场反稀土厂的大集会,显示华社对此课题的激烈反应。

由此可见,马华与巫统交换选区,可是一场做得过的买卖,也将增加国阵的胜算。关丹国会议席拥有62%左右的马来选民,而华裔选民占了33%。倘若巫统直接对垒公正党的马来候选人,这无疑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对垒。此外,2008年大选谣传关丹马华区会不满胡亚桥,而发生抽后退事件,也不会在巫统派出候选人后,再度发生。

马华交出关丹国会选区之后,将获得巫统让出哪个选区呢?据江湖传闻,巫统可能让出柔佛州某一个国会选区给马华,毕竟柔佛州马华中央领袖众多,僧多粥少嘛!

潘俭伟当小太监畏怯巫统 欺善怕恶揭弊端志在报复


(张良评述)
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在其推特宣布,该党将致函邀请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前往视察国阵成员党以贱价购获的24片雪州土地。

雪州行动党黄瑞林11月20日揭露雪州前朝国阵政府曾将州内24片商业地,以每平方尺1令吉的价格,贱卖给国阵成员党(巫统)。潘俭伟只会隔空促请首相兼巫统雪州联委会主席纳吉应该把巫统的土地收益,交回给人民或雪州政府。

潘俭伟自己却不敢去报案,推给社青团去决定采取什么行动。

潘俭伟明明知道有关土地是卖给巫统,却把矛头指向蔡智勇,原因何在?蔡智勇不断揭发雪州民联政府达南土地交易丑闻后,潘俭伟越俎代庖,自以为是地当起雪州政府发言人,做州务大臣的马前卒,扮演州政府街头打手的角色,帮州政府转移视线,对投诉者打压与谩骂,其言论除了不足为信,更因自取其辱而积怨,伺机报复打击蔡智勇。

行动党指前朝政府贱价脱售24片雪州土地于巫统,对该党来说,本应是一个争取巫裔选票的好课题。但行动党是华人党,也不在乎马来票,尤其是潘俭伟的选区,巫裔选票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

与其花费精神针对巫统,不若打击马华更实际。此即行动党要邀请蔡智勇前往视察国阵成员党以贱价购获的24片雪州土地的真正目的。

黄瑞林揭发的巫统弊端,行动党雪州领导层及行政议员没有一人感兴趣,不闻不问,皇帝不急,潘俭伟这小太监却干着急,众人以为他要与巫统霸权顶撞,正为他的英勇行径捏一把冷汗之际,潘俭伟这厮竟然掉头向马华找砸,令人欲哭无泪。

公正党拉菲兹揭发巫统的养牛案时,拉菲兹并没有邀请马华部长前往视察养牛场,而是与巫统周旋到底;当年公正党党报揭发雪州前大臣的豪华“基宫”后,同样也没有邀请马华领袖去视察“基宫”。

可见,行动党的政敌绝非巫统,而是马华。尽管行动党喊破喉咙说要终结巫统霸权,但行动党却没有任何实权领袖敢在马来人过半的选区竞选。因为在这些选区上阵,竞选对手正是巫统,而行动党长期以华人英雄自居,种族色彩浓厚,伪多元包装始终无法获得巫裔同胞接受。

行动党如果没有勇气对抗巫统,应交给公正党去办,免得一事无成,找错抗争对象。巫统在雪州拥有19个州议席,而马华只得2席,民联真正的对手是巫统,但是行动党害怕巫统,只敢躲在华人区当华人英雄。

巫统因应时局改变求突​破 破坏文化仍是纳吉心中​痛


(張新采评述)納吉提醒巫统党员必须自律,团结在一个队伍下,才能确保巫統继续保住政权。308大选,除了民意转向的因素之外,巫统党员窝里反,是导致巫统在吉打和雪兰莪失去州政权的主因。

當时,很多巫統领袖因为不滿未获上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号召支持者倒戈相向,让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坐收渔人之利。有许多选区,巫統候选人是败在自己人手上。

历史显示,巫统领袖被除名后,他和其支持者都会意兴阑珊,马上关闭竞选行动室,停止一切助选活动,有些甚至还转向支持对手,务要两败俱伤。

納吉當然不想历史重演,特别是他这次要的是具有胜算的候选人。这意味着有很多资深且会给党帶来负累的领袖将会被割爱,由新面孔取代上阵。

當然,他必须确保被除名者不会暗中搞破坏,否则一切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前首相马哈廸一度是巫统破坏文化的领导者。2008年,由於他对敦阿都拉不满,常有恶言相向导致巫统分裂和国阵在大选中受到挫折。

因为有切身之痛,马哈廸这次可以说是尽心尽意为纳吉助选。他与各州巫统代表见面时传达一个重要讯息:不要破坏党。重要的是确保巫統获胜,否则将会重蹈308大选惨败的覆辙。

根据巫統蕉赖区部主席赛阿里指出,马哈迪甚至告诉他们,即便是他的兒子在下屆大选未获上阵,他也会为巫统助选。

毋庸置疑,巫統在经历308大选海啸后,已吸取了教训,並且作出了许多改变,但政治破坏文化这个毒瘤不除,内部不能齐心协力,又怎能让选民尤其是马来人相信巫统是一个与时代並进且真心要改革的政党呢?

来屆大选攸关巫統的存亡,严重的话还会失去中央政权。决定巫统命运的,其实就是巫统本身的党员。若他们愿意把党的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帮忙所有巫统候选人,加上巫裔选民回流,巫统的表现,料会比2008年大选来得更好。

一婚千金 以民为笨

马六甲州首长莫哈末阿里给长子搞了一个婚宴13万人出席“流水席”,还创下马来西亚纪录大全。民联国会议员质疑费用来源,尽管莫哈末阿里以“大部份费用由赞助商承担”,仍难免引起非议。

天下或有免费午餐,但如此盛大的午餐盛会,如此“慷慨”的赞助商,为何选择赞助首长儿子的婚宴,而不去赞助那些公益团体的慈善宴会、义演等等?为何州内选民办婚宴,还要被市议会清洁工索取额外垃圾清理费?

民联议员分析,如果饮食以一个人10令吉计算,单单是婚宴的餐饮费用已高达130万令吉,这笔费用远超过一名资深首长的薪金。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以整个婚礼来计算,一个人的费用估计有100令吉,因此婚宴的费用高达1300万令吉。

但甲首长辩称只花60万元,他说当天约有13万人出席婚宴,经过精打细算,当天准备的食物分量是6万份,即每份10令吉,足够让3个人享用,换言之仅耗费60万令吉。

不管是60万还是1300万。被指为首长儿子婚宴买单的州发展机构,如果把公款花费在这场婚宴上,已经滥权,并且乖离她应该照顾甲州人民及发展马六甲州的创设宗旨。

除了州发展机构、涉及“义务”为首长儿子筹办婚礼即买单的政府单位还包括马六甲市议会、汉都亚再也市议会、野新市议会、亚罗牙也市议会、公共工程局及文化与艺术局。更离谱的是军队竟被调动来做打扫工作。

莫哈末阿里当一州的首长就搞出一个13万人婚宴。比净选盟万人大集会还威水,如果莫哈末阿里当首相,再给儿女办婚宴,岂不要搞成130万人婚宴,打破婚宴人数世界纪录?

莫哈末阿里非但没有遵循首相的“以民为本”原则,反而向整个马六甲州选民示范巫统如何以“儿子”为本,向全国人民炫耀其宝贝儿子“一婚千金”,以民为笨。

甲州各地方议会,收取人民的纳税钱,却不务正业,挥霍公款,滥用人力资源。地方政府唯有实行地方选举,才能有效防止滥权行为,人民才能有效监督政府,制止贪污。

选民应从这起滥权事件吸取教训,没有任何和政府会主动还政于民,人民必须主动通过和平手段“夺取民权”,
维护自己的权益,停止跪求政府施舍,来届大选,人民手中“一票千金”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