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不保证下任首相是安华 暗喻心目中另有人选接任

(真相网 / 张达昌)首相敦马哈迪再谈退位之事,惟不能保证下任首相人选是拿督斯里安华。“我肯定会离去,也肯定会有人接替我,如果人民届时要安华,他们有权这么做。”他指在过去,他点名敦阿都拉为接班人,结果并不如预期。马哈迪这是在传达什么信息?是否要安华认清政治现实,不要以为自己铁定成为下任大马首相,甚至以“未来首相”,以第8任首相自居?
 
去年7月间,马哈迪为了当首相,为了获得反对党的支持,他竟然厚着脸皮假惺惺声明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召开记者会坚持他早前声明安华不适合当首相的立场。同时指出,如果支持安华当首相是人民的选择,有何不可?不过,马哈迪也狡猾地留下后路,辩称明年他的立场可能会改变。说来说去,只有他自己当首相或是由儿子接位,他才不会反对。
 
马哈迪虚伪的真面目显露无疑,他不但坚持安华是鸡奸犯,也从来不承认安华是无辜的。但为了推翻纳吉的领导,马哈迪还是面不改色假惺惺支持安华当希盟政府的首相。现在的马哈迪大权在握,当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暴露出老狐狸的尾巴,暗示他不保证让安华顺利接任首相职位。
 
2008年8月,马哈迪表示,假如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成为首相,他将移居外国。他当时在登嘉楼州马来人行动阵线主办的论坛上回答出席者的提问时说,安华曾经“在背后插他一刀”,因此他不希望这样的人领导国家。他说:“假如他(安华)成为首相,我要离开这个国家,把一切交给他。”无论如何,马哈迪深信安华当不成首相,他形容安华想在9月16日夺取中央政权是异想天开。他也批评安华为争取支持,不惜牺牲马来人特权,甚至跟具有浓厚种族主义色彩的印度教徒权益委员会合作。
 
根据《澳洲人报》两年前的报道,马哈迪认为,68岁的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太老”,不适合出任首相。在该访问中,马哈迪解释,革除安华副首相职位,是基于后者“道德行为”。“因为,人们投诉他的道德行为。对我而言,他作为即将继承我成为巫统主席的人,那种行为是不能被接受的。”
 
公正党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表示,本身担任首相后,可以为届时已退休的敦马哈迪设立一个特殊职位,以让马哈迪在卸下首相职务后,继续为国家作出贡献。看来言之过早,安华的首相路,障碍重重,毕竟,安华成为希盟的首相人选,并非所有希盟成员党的终极共识,尤其是土团党这个仍让以老大自居的霸权种族主义政党,岂能容许首相职位落在公正党手中,进而导致土团党在政府中的地位下滑,丧失主导权?

老马仍坚持安华罪有应得   暗批鸡奸犯不宜当首相 

(真相网 / 林敬祥)首相敦马哈迪说,政府不会修改现有的鸡奸法令,因为有关举动即不被我国接受,也违反伊斯兰教义。他在美国时间周五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回应希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指大马鸡奸法令不合时宜的指控时说,身为伊斯兰国家,大马无法接受这个行为。
马哈迪既然无法接受鸡奸“这个行为”,又如何会支持有鸡奸罪名的安华接任首相职位呢?尽管公正党及行动党深信马哈迪会在两年内退位,让安华接棒成为大马首相,但是,马哈迪日前在伦敦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发表演说后,接受观众提问是否在2至3年内让位予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出任第8任首相,他说,他与安华并没有任何问题。马哈迪为何拒绝证实会让位给安华?却顾左右而言他,说“与安华并没有任何问题”?
鸡奸案主角赛夫在波德申补选插一脚,令“鸡奸案”再度成为焦点,而目标无非瞄准安华,令这名未来首相的首相的形象再度蒙上阴影,赛夫背后有谁在撑腰已经不言而喻。
前森州大臣丹斯里依沙 也加入补选战围,被视为马哈迪的代理人,毕竟依沙乃是马哈迪时代的老臣子,被当作旗子来分散选票,拉低安华的得票率,以打击安华的威望也不足为奇,因为马哈迪始终认为涉及鸡奸案,并被法庭判罪的安华,不适宜当首相。
针对安华因鸡奸案坐牢,马哈迪强调“所有证据都已被出示了,而且法庭已判刑了,不是我主导的,却还是有人会指控我,但我不会干扰司法程序。”马哈迪在此补选时期,再度强调安华鸡奸有罪,是有证有据的,并非如安华家属、公正党及行动党所说的“政治迫害”。
看透马哈迪嘴脸的网民指出“老馬终於开始在枱面上出招,剑指安华喉嚨了!而且還特地在安华要去補选的非常时期發难,欲置安华於死地之心昭然若揭。”甚至有网民认为“安华之鸡奸罪成立、入獄,世人都知道是你幕后一手包办的。”
2005年,马哈迪强调,他无法接受一个鸡奸者在其内阁,并讽刺说,他不能让同性恋的安华当首相:“想像一个同性恋者当首相,没有人会安全”。
如今,首相敦马哈迪强调,他还是原来的他,也依据同样方式领导国家,如此一来,他哪有可能把政权交给一个鸡奸罪犯?

指童婚个案是两情相悦结合 旺阿兹莎你回家去煮饭吧!

(真相网 / 林敬祥)吉兰丹早前再出现童婚案件,一名养育13名孩子的父母因经济困难而将15岁的幼女嫁给一名44岁男子为第二任妻子。《马来邮报》的新闻“副首相:第二起童婚个案是两情相悦的结合”,内容令全民无比震惊也难以置信。报道引述副首相旺阿兹莎的谈话:”在我的官员亲往调查后,发现他们是彼此相爱,下嫁的女生同意了这桩婚事。”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强调童婚不仅违反了国际公约,同时损害女孩的生活权益并构成女孩的成长障碍。“我也必须提醒副首相莫忘本身作为一名决策者,就有义务确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订,都能有效保障各个所需的群体,这也包括儿童在内。”

旺阿兹莎冷处理国内的童婚事件,是令人遗憾的。她先是摆明中央无法插手州法律及伊斯兰教法庭,再来是福利部官员回报童婚是「你情我愿」,显然都在推卸责任,不愿正视及立法解决童婚问题。扬言改革的希盟,尤其是希盟的妇女部长,理应重视童婚现象,并且以行动向全民及全世界明确表达反对童婚的立场。

国民普遍上强烈反对任何形式和理由的童婚,这毕竟违反了国际公约。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第16(2)条文下,童婚是不被许可的;同时,童婚也抵触《儿童权利公约》中,赋予孩童的生活、健康与受教育的权利。

醒副首相莫忘本身作为一名决策者,就有义务确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订,都能有效保障各个所需的群体,这也包括儿童在内。她不该在童婚的课题上疏于职守,单凭未成年者所谓的“同意”做定案,否则,她将必须承担因此对她和社会所带来的后果。火箭的支持则质问“杨巧双及章瑛怎么讲!她们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要维护女人和小孩的权利吗?”

普门杂志总编辑沈明信在其面子书向旺阿兹莎呛声“你关心丈夫的冤狱,你关心丈夫的相位,你是一名好妻子、好母亲,也却勿忘了你是马来西亚第一位女性副首相,同时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你应该是马来西亚所有幼童之母。你为了宗教的洁净,一只手戴手套,一只手拿扇子。东方社会对于慈母形象,中华世界有观世音菩萨,马来世界有大地之母Ibu Pertiwi;观世音菩萨千手千眼,为了救度众生;你有两只手,手上的手套及扇子,怎么看都只为了自己。男人应该娶一个像你这样的老婆,做儿女的最好有一位像你一般的母亲,但马来西亚人不需要一位像你这般的政治工作者。你回家去吧。”

作为人民代议士不为人民做主,作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却不保护儿童的福利及权利,作为副首相,却没有展现副首相以民为本的素质,手套及扇子,比较适合厨房使用,人民不需要这样一个只为自己家人权位斗争的政客,旺阿兹莎,你应该辞职,回家煮饭去吧!

张念群成迫害华教帮凶 水煮青蛙也不能过度反应

(真相网 / 林敬祥)华社对华小不谙华文主考官的课题作出强烈反应,正是基于关心和捍卫华教的大原则,但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却讽刺华社过度反应。如果华社不警觉警惕,让种族主义极端分子为所欲为,不就好像水煮青蛙,让华教坐以待毙吗?国阵执政时期,华社对一切不利华小发展及危害华教的施政皆勇于呛声反对,行动党领袖则应声附和,为何张念群没有说是华社“过度反应”?难道华社支持行动党执政后,就必须乖乖接受希盟以“水煮青蛙”的阴谋迫害华教?

连网民也会质疑道“尽管当局安排每间华小都有一名华裔副考官,但如果他生病或有紧急事务不能来,岂不是考官青一色都不懂华语?学生面对问题时如何询问?”。

教总和董总说,考试局声明若有考生提出要求,懂得母语的监考官可以使用母语向学生解释考试细则,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规定。然而,已经变质的行动党领袖,却不再认为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规定”,一朝当官就忘本,为了乌纱帽,自甘堕落为汉奸走狗,躲在马哈迪的纱笼低下苟且偷生。

张念群狡辩称,该考场主要负责给考生指令者是副考官,而副考官是来自华小的老师,但却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主考官。派不谙华文的主考官已让华小开了变质的缺口,希望身为受过华小与独中华文教育的副部长,马上纠正对发展华小不利的任何举动,而不是还继续为有关发出令华裔不能苟同的做法背书。

究竟委派不谙华文的老师担任主考官的基础是什么和用意何在?,总所周知,华小老师数目绝对足够,也够资格担任主考官,为何希盟政府偏爱“不谙华文的主考官”?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曾指出,拿督斯里安华是华校及华教的“克星”,不但调派不谙华文教师到华校,还指示所有学校保留地,只可给国小,不可保留给华小。安华当时不但没帮忙,还变本加厉派了不谙华文教师和校长到华小。他说,安华发出的学校保留地通令,最后出现多片国小保留地,包括雪州双溪龙镇华小原本也是国小保留地,最终在马华努力才变成华小保留地。

安华如今要回巢,希盟就迫不及待启动“温水煮青蛙”阴谋,企图消灭华教。以往在野时最落力为华教课题伸张正义的张念群,现在竟然沦落到迫害华教的帮凶,频频为希盟种族主义教育政策护航,甚至加柴添火,企图以“热水煮青蛙”,让华教尽早随同火箭变质。

安华扬言希盟不排除跟巫统合作 原来支持希盟等于支持巫统

(真相网 / 林敬祥)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坦言,希望联盟与巫统现阶段不会合作,但未说明未来是否有合作空间。安华日前是在新加坡出席新加坡峰会后,接受记者询及时,这样回应。当记者询及希盟未来是否可能与巫统合作时,安华并不排除未来的任何可能。
 
选民在第14届大选中,投票否决了巫统的政权,支持希盟的改革理念,但上位后的希盟却不排除未来与巫统合作的任何可能,形同出卖选民,原来支持希盟等于支持巫统。网民直指安华的希盟不排除跟巫统合作论,将会吓退很多波德申原本准备支持他的选民!
 
巫统国会议员最近签署一项法定声明,赋权党主席与国阵以外的政党联盟和政党,包括希盟及伊斯兰党协商,以求重返政府。伊党长老会主席马弗兹说,只要能团结国内穆斯林,那么该党能与任何政党合作。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以伊斯兰已经受到希盟政府的威胁为由,因此必须与巫统合作。伊党在509大选中,赢得18个国会议席和90个州议席,尽管该党在西马却近乎被其他政党歼灭,但却巩固住乡民的支持力度,巫统若成功拉拢伊斯兰党合作,并肩对抗希盟,预料对希盟政权带来威胁。
 
马哈迪不久前强调“貧富差距過大並非好事,久而久之就會有騷亂。一個族群內若貧富差距過大,就會發生類似俄羅斯的‘十月革命’,他們為此殺了最高領袖(沙皇),但我們這里能夠制止這種事,將焦點放在巫裔身上,讓他們感到安全,以及能夠與其他族群達致成功,這是原來的巫統鬥爭宗旨。”
 
20年前,说马哈迪会退出巫统与行动党合作,打死也不会有人相信,要人相信行动党会讲马哈迪的好话,更是天方夜谭,但现在都成事实;政治充满变数,唯有利益能令政敌拉近距离,所以马哈迪及安华与巫统合作不无可能,关键只在于巩固既得利益及选票的考量,而非原则。
 
马哈迪说过他不可能再与纳吉的政党合作,但是从来不否定跟扎希,希山慕丁,及其他巫统领袖的政党合作。马哈迪曾经发表《致全体马来西亚巫统党员》的公开信,马哈迪说他曾领导巫统多年,如今他对抗的并不是巫统,而是反对巫统变成现在的模样。
 
巫統的鬥爭宗旨,就是马哈迪的斗争宗旨,为了阻止伊巫合作,马哈迪领导的希盟,预料将争取跟巫统合作的机会,而公正党的安华也不反对跟巫统合作,可见马哈迪及安华穿的是希盟的衣,流的却是巫统的血,始终没有放弃巫统的种族主义斗争模式及目标。

希盟执政70天没降低油价 安华应交待何时降低油价50仙

 
(真相网 / 林敬祥)505大选前夕,行动党史里肯邦安区州议席候选人欧阳捍华在沙登的一场讲座会上这样说:“一旦民联执政中央,新政府马上降低油价。我们会叫国家石油公司CEO过来,叫他马上把每公升的油价降低20仙,要他马上降底油价,容不得他不降价……听罢,全场沸腾,掌声响彻云宵。”
 
希盟承诺降低油价,但执政70天至今仍未见降低油价,承诺一再成为谎言。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却狡辩,说希盟上台执政后,虽然并没降低油价,但单单是维持RON95油价不变,迄今已经津贴人民打油13亿8400万令吉。但拉菲兹却不敢提及,政府也同时批准国家能源将商用电力收费每千瓦时(kWh)上调1.35仙,因此商家从7月1日至12月,这段期间需缴付更高的电费。
 
国家能源已经宣布获得政府批准继续推行成本转嫁机制(ICPT),首当其冲的将是商家、企业、工业和制造商等非住宅用户,这笔额外成本将会透过成本转嫁机制转嫁给用户。因此,所谓的“津贴人民打油”,转眼即被商用电费的调涨而导致的物价调涨而抵消。把人民从“津贴人民打油”省到的钱,从另一边的口袋掏走。
 
2008年12月3日,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首相阿都拉应该将油价降低48仙,使之降为每公升1令吉52仙,不仅仅是降10仙到1令吉90仙,并且每天检讨油价,让人民从国际原油价格下跌的局势中获益。
 
如今贵为大马财政部长的林冠英,是否选择性遗忘了自己的主张?为何掌权后的希盟政府及财政部长不把油价降为每公升1令吉52仙,同时每天检讨油价,让人民在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时获益?
 
其实,希盟将推“百日新政” 承诺“恢复针对性燃油津贴措施以便稳定油价”,并不等于降低油价,同时也不保证不会调涨油价。希盟为了夺下政权开了很多空头支票,大多数都是难以兑现,如降低油价、废除收费站、废除国家高等教育基金,降低汽车售价、废除国民团结局等等,根本是民粹中的民粹手法。
 
2008年7月16日,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今日表示,一旦人民联盟上台执政,隔天将会。他当时与新闻部长阿末沙比里仄对垒的降油价辩论中,一开场就信心满满地表示,只要能够节省50亿令吉,即可马上降低油价50仙。而这50亿令吉则可从削减国能储备电力(节省20亿令吉)、检讨独立发电厂合约(节省10亿令吉)、国油特别分红(10亿令吉)以及杜绝柴油的疏漏所取得。
 
日前,科技、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指出,政府決定終止4家前朝政府所批准的獨立發電廠的合約,而另外四家的合约也在检讨之中。如此一来,政府不就能够如安华所强调的,节省50亿令吉,并且即可马上降低油价50仙吗?
 
安华是否应该站出来向人们交待,希盟政府何时要降低油价50仙?

违反承诺拒绝公开财产 仿效前朝巫统只向首相申报

(真相网 / 林敬祥)反貪會副首席專員(防範)拿督山順巴哈林指出,首相敦馬哈迪指示所有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須向首相申報財產的舉動,被視為政府領袖施政透明的導向。他說,此舉對確保政治人物遠離腐敗和濫權也很重要。

行动党领袖过去几十年嘲笑国阵政府部长高官仅仅“向首相申報財產”拒绝向人民及国会问责,拒绝透明化公开个人及家属财产,是导致国阵贪污滥权的主因,因此林吉祥等人曾经无数次在国会内外强调部长、首长级高官公开财产以示清廉问政的重要性,并强援引外国肃贪的例子,强调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杜绝贪污滥权发生。

如今,希盟执政,让林吉祥有机会大展拳脚,下令全体内阁部长、首席部长级周五大臣即刻向人民公布财产之际,马哈迪竟然开倒车,走回巫统的旧路,实行他在位22年期间的假假透明化,指示所有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須向他申報財產。如此一来,任何正副部長和部門秘書長等行政高官一旦有痛脚被马哈迪抓住,就必须乖乖听马哈迪的话,彻底被马哈迪控制。这就是他掌政22年期间建立起来的官官相护,互相包庇,最终导致巫统腐败的原因。

马哈迪做出上述决定后,全体行动党际公正党领袖默默地“欢迎”及接受,正预示希盟政府领袖的腐败滥权已经拉开序幕。希盟反贪污的承诺已经成为国际笑柄。山順巴哈林强调,日後制定的機制也會考量到政治人物申報財產後的人身及家庭安全。然而,林冠英曾经暗中反驳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年前担任首相署部长期间,声称部长公布家人财产将不安全的谈话,强调民联议员公布了个人资产后,人身安全都没有受到威胁。为何如今林冠英不再驳斥反貪會副首席專員拿督山順巴哈林的谈话?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这是在六月八日的今日的内阁反贪污特别委员会(JKKMAR)会议上决定的。这个特别委员会没有行动党际公正党部长?这是希盟内阁一致的决定? 敦马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首相不能隐瞒这些信息。报告稍后将交给反贪污相关的机构。”为何不是“公开”这些报告,摊开在阳光之下,让人民检验?

马哈迪强调“因此,首相将无法掩饰政府官员或公务员的任何贪腐行为。”反贪污相关的机构的领导人职位是马哈迪拍板决定的,马哈迪既然可以绕过国会将反贪会主席革职,向“首相”负责,而不是如希盟所承诺的向“国会”负责的反贪会,能不听令于首相吗?再说,为何希盟政府赋权马哈迪一人决定是否将“报告稍后将交给反贪污相关的机构”? 或是黑箱作业,包庇贪污官员,就像他当首相那22年一样,把有问题的报告丢进垃圾筒?

倪可敏曾指1956年官方机密法令助长贪污,甚至巳沦为贪官护身符,因此政府应将之废除并以透明公正的“阳光法案”取代!如今在朝的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早已遗忘行动党大力推荐的“阳光法令”,与土团党及马哈迪集体腐败。

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 等于向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宣战

(真相网 / 林敬祥)希望联盟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表示,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全面特赦,但他仍然要寻求通过法律洗脱。《砂拉越报告》指出,安华已指示其在英国的律师,针对他於2014年第二次被控的肛交罪,所採集的脱氧核糖核酸(DNA)样本,进行重新测试。安华表示,他不放弃洗脱罪名的决定,將考验大马法律制度和新政府对法治的承诺。「我希望(我的案件)能够在法庭上审理,並且纯粹依据法律原则进行判决,这將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和公正。」

根据报导,安华是在伦敦一场会议上指出,將继续通过法律来洗清肛交罪名,並称其案件將会证明希盟政府不会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如果安华成功通过司法程序讨回清白,那也就证明马哈迪确实曾经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安华。马哈迪一旦被证实控制司法和法律程序迫害政敌,他还能否认滥用司法程序,以肛交罪名把安华关进监牢吗?

拒绝认错的马哈迪当然害怕安华的肛交案件通过司法程序在法庭审理翻案,因为若司法公正得以实现,如今的马哈迪若真的再也无法操控法官,那么,信心满满认为可以翻案的安华,除了有机会通过法庭讨回冤狱的清白,另一重大的意义则是向国际社会指证马哈迪确实以“暴政”对付安华,迫使马哈迪认错,这是安华及其妻女最大的心愿。

2008年,市面上出现一个“证明”马哈迪陷害拿督斯里安华的短片,片中的其中一段谈话是马哈迪声称,每个人都看见他捉安华,把安华放进(监牢),安华并没有任何错,因此,这是一件残忍的事件,不过,那时他有这权力。

公正党当时视这段谈话为马哈迪溜口承认陷害安华的有力证据。时任公正党宣传主任蔡添强受询时向《星洲日报》说,马哈迪否认也没有用,因为那些话的确是出自他口中,除非是有人成功模仿他的声音,不然这些声音是很难剪辑的。

马哈迪在1998年9月2日以鸡奸及渎职罪名,革除安华的所有职务,更令安华入狱。沾有他精液的床褥被搬上法庭的一幕、安华在狱中挨了一拳的黑眼圈,让人至今依然印象鲜明。一直以来坚称安华有犯下鸡奸案的前首相马哈迪怀疑,安华再次重施故技,欲透过声称这是摧毁其政治前途的阴谋,来洗脱其助理赛夫指控遭他鸡奸的罪名。马哈迪也坚称法官当年相信安华有鸡奸罪行,唯却以法律技术理由释放安华。

2016年,马哈迪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曾经透露,安華過去堅稱,他于1999年因首宗雞姦案和瀆職案入獄,是一場政治陰謀一事,馬哈迪受訪時再度否認此說。马哈迪也否认知道安华于2008年再度面对鸡姦案,是否同样拥有政治动机。马哈迪的上述回应,其实等于承认安华第一起案件含有政治动机。当马哈迪说出“不知道2008年的鸡姦案是否同样(与1998年的鸡奸案)拥有政治动机”,时,也就同时招认1998年的第一起鸡奸案含有政治动机。

虽然行动党领袖口口声声支持安华当首相,但却不敢表态,支持安华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还安华一个清白。如今即使安华公开表态要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也没有任何行动党领袖敢表态相挺。

马哈迪始终认为安华涉及鸡奸案并且有罪,道德有污点,既然如此,他如何会让安华继承其首相职位?

安华看来惟有通过法律洗脱肛交罪名,才能名正言顺清清白白成为大马首相,但安华如今孤军作战,火箭盟友已经众叛亲离,被马哈迪收编,不再在乎安华是否有机会当首相,更不在乎安华是否“清白”。

安华领导权威现危机

当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议决与伊斯兰党划清界限后,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却在狱中传出文告,表示只要还有伊党领袖愿意,那么公正党和伊党的合作谈判仍可持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