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可敏打党蛇维护星洲报 火箭领袖怕口毒隔离操人

supperm shit
(林文彪评述)
《星洲日报》今天报道行动党副总财政倪可敏在其个人推特上指出:”请注意!行动党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政党,因此任何杯葛华文报包括《星洲日报》,从来都不是行动党的立场。若有个别党员发表类似言论绝对与党无关,请勿陷行动党于不义,谢谢。”

到底是谁在这临近大选的关键时刻,这么不仁不义,要“陷行动党于不义”呢?经常浏览社交网络及面子书的华裔选民一定清楚,尽管倪可敏没有指名道姓,但他所指“陷行动党于不义”的人正是前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丘光耀。

行动党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受询时也强调,个别党员呼吁杯葛《星洲日报》,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及意见,杯葛不是党的立场。

倪可敏向《星洲日报》透露,他昨天到马六甲演讲,听说有党员呼吁人民杯葛《星洲日报》,认为党领导层必须立刻澄清,因此通过推特发表声援星洲日报的谈话。他指出,行动党从来没有杯葛《星洲日报》,也不认同任何党员杯葛《星洲日报》和其他华文报的做法。

前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的任务不是要帮行动党打选战,为行动党拉票的吗?为什么变成“陷行动党于不义”呢?丘光耀到底在行动党的讲座及群众集会上如何“陷行动党于不义”,让我们来看看丘光耀讲些什么话,让行动党高层领袖感到担忧。

丘光耀在其面子书写道:“星洲日报已经全面豁出去了,就是要当巫统的狗腿,纳吉的爪牙,马华的鹰犬。我每晚都要在演讲会上揭穿它的真面目,让这份中文五毒散不能毒害华社!星洲,国家彻底民主化后,你将会同国阵那样,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不但在在《星洲日报》开设专栏,他也于2011年7月给予《星洲日报》高度评价,他在一项访谈中说,除了指本地中文报有国际水平外,更不会允许任何人瞧不起中文媒体。在《星洲日报》写专栏的行动党领袖还有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以及在世华媒体集团旗下的《号外》周刊写专栏的行动党彭亨州宣传主任凌国文。

丘光耀既然鞭挞《星洲日报》为“巫统的狗腿,纳吉的爪牙,马华的鹰犬”,那在他眼中,仍与《星洲日报》及世华媒体集团合作的林冠英、刘镇东及凌国文岂非巫统的狗屎、纳吉的牙垢、马华的走狗?

倪可敏说:”行动党拥有20万名党员,不同党员有不同的声音,我们无法控制他们的想法,但党领导层只有一个;党领导层的立场很简单,我们完全没有杯葛过《星洲日报》,并且尊重该报的新闻专业;捍卫新闻自由,也是行动党的理念。”

行动党高层领袖已经感受到丘光耀“陷行动党于不义”的阴谋对行动党的危害,尤其是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行动党因此强调该党“从来没有杯葛《星洲日报》,也不认同任何党员杯葛《星洲日报》和其他华文报的做法。”

也是行动党霹雳州秘书的倪可敏,同时呼吁党员必须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拥有历史学博士学位的丘光耀竟然不懂得“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而被党领导训诫,真是年度大笑话。

一众领袖虽然没有点名批判丘操人,不过,今年蛇年打蛇打七寸,操人耀过去耀武扬威的作态,如今党内开始与他划清界线,以免给他的臭口薰到中毒。

看来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应该给丘光耀开一堂课,教导丘光耀及该党文宣人员如何“理性问政,尊重新闻自由”,获得审核及格后,才允许发文告及登台演讲,以免“帮党”变成“害党”,陷行动党于不义。

斗星洲保光华行动党内讧 反抄袭评论大腕集体失声


(吴立勤评述)
行动党全国大选文宣组组长丘光耀日前被《真相网》作者林文彪撰文《行动党假假让丘光耀辞职.召集文宣组开会备战露馅》揭穿假辞职后,《火箭网络兵团内乱鬼打鬼 行动党自揭疮疤狗咬狗骨》报道了行动党网络兵团内讧,自相残杀的信息。本文再为您揭露火箭枪手大分裂的其中一个导火线——丘光耀的私人议程“保光华斗星洲”无法得逞。

这项主因被巧妙地以“骑劫”及“无间道”的论争引开视线,若有留意那些被所谓的《传政联线》列为批斗对象面子书群组,当可发现其内容无异,似乎仍一贯地批判及抹黑国阵,尤其是行动党的竞选对象马华公会。但不同的是,今年正月一名部落客“康华”揭发他发表在部落格的文章被《光华日报》专栏作者林大刀抄袭后,数个行动党枪手群组积极报道及转载“康华”的声明,这些群组的版主误以为丘光耀会一贯地狠批中文报抄袭歪风。

然而,这些自以为是的草莽英雄,却不了解丘光耀曾因“援交论”受到党领袖冷落的委屈后,才把《星洲日报》当发泄私欲与平衡心理的泄气筒的背景因素。

丘光耀及那些所谓”维护媒体独立“的专业媒体人皆认为,全马唯一没有被政党控制的华文报就是《光华日报》。而对这份报纸推崇有加。当”康华“揭发”《光华日报》1月24日刊登的文章《馬哈迪對沙巴人民做了什麽(下篇)》中,80%文字抄自他写的博文《非法移民皇委会听证会:当时的内长是敦马!》时,不但没有半个自诩媒体专业,的热爱新闻自由维护媒体独立英雄站出来主持公道。行动党枪手群组为“康华”讲公道话,还被丘光耀动员《传政联线》打压围剿。

可见,满口正义批斗《星洲日报》的丘光耀,并非正真志在维护媒体专业,他张着正义大旗打击《星洲日报》,却姑息他的“自己人”《光华日报》抄袭他人文章行为。被这种双面人欺骗,随着他摇旗呐喊的行动党愚忠粉丝仍然睡不醒,被他牵着鼻子走,到处与人结怨,行动党的火箭招牌也因此被他搞到满身屎尿,这不但是行动党的悲哀,更是行动党建党以来最大的悲哀。

尽管“康华”说他已经两次去函向《光华日报》交涉,但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那些曾经非常专业地逮住《星洲日报》主笔罗正文抄袭他人文章而严加讨伐的名人如唐南发、庄迪澎、杨善勇、黄金城、苏铭强、叶子麟等等顿时集体聋哑,不再专业、不复正义。

对《光华日报》名笔抄袭事件不闻不问。

丘光耀更不必说了,这厮难于容忍部分火箭群组“敌友不分”,没有集中火力在他的指示下鞭挞“星洲媒体集团”,却擅自讨伐丘光耀视而不见的《光华日报》专栏作者指涉及文抄公的事件。

那些不愿遵守丘光耀“保光华斗星洲”立场,广泛报道及评论《光华日报》作者林大刀抄袭部落格文章的面子书群组如“政治改一改.趣图看一看”,因此被清算。进而引发所谓的“骑劫”风波、打上『马华无间道』等等标籤!

丘光耀网络红卫兵锅里反 群鬼据地大厮杀糗事连连


(吴立勤评述)
行动党网络兵团人多意见多,主意多,领袖多,最后连主管这些网络枪手的行动党实权文宣主任丘光耀也失控,被锅里反的,群雄割据,山头主义林立的网络霸主鞭挞,非常尴尬。

日前一个自称《传政联线》(United Political Network)的组织在面子书发布一份《致全网络亲民联网友通知书》的通告。谴责其中一名被指“自称是民联支持者”的网手“翔之旋律”骑劫行动党东马女党员Morvollo Shiny Tan小姐和麦顺其一年前设立的《1 Yellow Malaysia》专页。

牵涉这场行动党网络兵团混战的主角主要有三人,即来自沙巴的翔之旋律,Samc Chen及Sam Chong(外号散虫、小虫,行动党Taman Molek支部党员钟景祥)三人(见下图)。然而这三人皆自认爱护民联,为了民联的利益大前提而为。

在另一个火箭面书群组《我们是老板》专页则指出:许多网络上攻击亲民联网友的文章和图片,就是这两条人渣翔之旋律和Samc Chen配合网络臭名远播的《政治改一改 趣图看一看》版主Sam Chong一起搞的。

这个群组指“翔之旋律”使计欺骗其中一位管理员加他进去当管理员,然后出其不意的进行骑劫,将原有的数位管理员统统降职或踢走!再然后加入Sam Chen为新的管理员!

《1 Yellow Malaysia》其中一名原任管理员“杰克船长”(麦顺其)揭露说:『我就是之前的管理员,我很清楚骑劫过程是怎样进行。我们8个管理员之中有一个出卖我们,委任了翔盗贼进来当管理员后,全部前管理员被降格,他当上最高的管理员。』

属于行动党网络兵团之一的《廉政资讯网》指一些潜伏在亲民联群组Group和专页Page的马华无间道已经蠢蠢欲动,伺机骑劫亲民联的群组和专页。《我们全力支持民行》 的创办人也是原任《1 Yellow Malaysia》其中一名管理员,这些“资深”的火箭网兵,好意思说自己的群组被他人骑劫,不丢脸吗?怎么向金主交代?

根据维基百科记载:『我们全力支持民行 We Fully Support PKR<DAP>』面子书专页内部管理员不多,有中央委任,有东马党员,创办人则来自南马彭亨州,行动党党员。

也有网民指出这不叫骑劫,而是当事人取得管理层信任后,掌握了执行管理后的叛变行为。换句话说,是行动党网络兵团鬼打鬼内乱,自己人内斗的事,而“翔之旋律”更不是所谓的外人。

行动党使用“骑劫”用词,尝试把群组管理权失守的糗事归罪敌对党,引开内部乱党叛变的视线,未能得逞,随之而来的是引爆一连串网民揭发,不可收拾的丑闻大揭秘。

勇于内耗内斗的行动党支持者,果然在这起“叛变”事件大展拳脚,相互批斗到忘记原本的斗争目标,让马华网络兵团袖手旁观笑翻天,然而,行动党这些愚昧的“文宣组党工”在不知耻的丘光耀领导下更加不知耻,扩大批斗战场至当事人的家庭纠纷,人肉搜寻给被批斗的“战友”起底。

最令丘光耀丢脸的就是Sam Chong(外号散虫、小虫)。在面书公开批判丘光耀(见下图)。

但丘光耀也不甘示弱,为了教训散虫,即刻发起两个专页来《棒打民联倒米虫!》及《网上走狗人渣》来回敬散虫(见下图)。

更有一个称为《网络蛋散聚集处》的专页,自称“专治网络蛋散和政治专页流氓”。丘光耀这个行动党网络大流氓动员小流氓整治专页流氓,这些行动党栽培起来对付政敌的地痞流氓,现在掉头跟丘光耀对着干,好戏在后头。

星洲吉打主任陈绍安发火 斥民联乱人党选择性攻击


(梁敬义整理)
星洲日报吉打办事处主任陈绍安,,因为处理马华与行动党的团拜新闻,遭到行动党网络暴民不分青红皂的“選擇性攻擊”,佛都有火在面子书贴文解释来龙去脉,获得明白原委的网民支持声援。

行动党的网暴,由丘光耀最初发动,主要是左右星洲日报处理新闻必须倾向行动党,否则就用污言秽语痛斥,甚至动辄要杯葛这已是行动党培植的劣质文化并不断在发酵。过去,星洲日报对行动党人的举措,皆以不与之一般见识不作解释,免得火箭的网络泼妇死缠烂打,没完美了。

此次,陈绍安以面子书为个人战场,应对网暴的攻击,佛都有火地形容有关围剿是:把民聯、把DAP搞到好像一個亂人集團、一個亂人黨,民聯形象受挫、DAP形象受挫,就拜這班人所賜…………

谨此把陈绍安原文转载,由读者看看当今网络暴民的嘴脸。

拜托,理智一點。他們在吵馬華、DAP新聞版面大小,卻一字不提DAP登在全國版給一百萬讀者看,做麼馬華只登在大北馬?
新聞作業常識,凡在報館做過的,都懂。但是,外人可能真的不明白,這就稍為解釋:

先要弄清楚新聞的時間性,馬華那場團拜是初一晚上,DAP那場團拜是初二晚上,兩場節目整整間隔24小時有餘,馬華的新聞有一整天的去寫,DAP的新聞只有半小时趕稿配照片。但是,星洲可以做到兩黨團拜同時見報…

1-採訪覺得很有價值,應該要讓讀者第一時間接收的最新情報或訊息,即使漏夜趕寫也應該。但是,截稿時間早已過去了,新年期間人手真的很有限,沒辦法,就在原已編好的版位上,抽出一則次要新聞,以讓路給漏夜上傳的新聞以求快、求實。

2-DAP的吉打大團拜,漏夜改版,是覺得DAP這場活動很成功,很重要,即使活動在晚間11時才結束,為了搶時間就先上一則可以概括整場活動氣氛的圖文,以確保讀者隔天翻開報紙就先讀到;哦,DAP昨晚有場活動在吉打,蠻成功的。

3-改版隔日,會再補上一則完整的新聞和圖片,詳述活動內容,以讓讀者更進一步了解當天晚上講了甚麼話,又有甚麼特別的地方了。這是我們一慣的作法,不是今天才這樣。

4-現在,講到馬華7千人大版,DAP一萬人小版;這指的是大北馬的版面。這一則新聞,星洲改版其實是改在全國版,但是也不能漏了北馬區讀者,所以硬在大 北馬也擠出一個版位,有一則新聞因為DAP而被犧牲掉了,被擠掉了,被抽起了,這是正面處理還是刻意忽略DAP的新聞?

5-又,那些根本不了解實況,根本不懂新聞作業方式,不講星洲新聞內容好,偏拿馬華、DAP在大北馬(星洲日報北馬版)版面大小來講(如果是講星洲新聞處理得很好,奇怪版面分配怎那麼小?這樣客氣點的批評或講法,我還可理解,也可讓我們有一個好好講解一下的空間)。

奇怪的是,那些亂喊亂罵的,基本上都是由中馬一帶惡搞一伙人抄作而起,他們明知自己手上報紙看到的版本只有DAP的,沒有馬華的,卻竟然隻字不提,不去 講;奇怪,DAP那則新聞登在星洲全國版,做麼沒有看到馬華那一則也登在全國版的?不錯哦,星洲很照顧DAP新聞,沒有讓馬華的那則也同時上全國版!全國 版,一百萬讀者看耶!

這叫甚麼?這叫“選擇性攻擊”,就像法律上慣用的字眼;選擇性遺忘!在法律上,選擇性遺忘的供詞,是不被接受,不可用以判定真偽的。

5-現在,另一個問題又來了,做麼DAP的新聞上全國給一百萬讀者看,馬華的卻只登在北馬區的大北馬?偏幫DAP,不把馬華看在眼裡?又得罪馬華了!這又 關及新聞輕重,區域分稿的問題;新聞準則很多時候要看場面、人物、內容和重量;馬華那場是州馬華辦的,DAP那場是黨中央辦的;馬華那場出席者只有州領 袖,DAP那場出席者都是中央領袖,所以馬華的下地方版,DAP的上全國版。

這叫甚麼:這叫;合情、合理、公正、持平!如果馬華那場是中央辦的,出席都是中央領袖,肯定也上全國版,平排!

那些選擇性攻擊的,亦非一般讀者,明知這一點,就從不講這一點,這叫甚麼?這叫惡意歪曲和中傷,以達到無情攻擊的目的,他們在用搧動群眾情緒的方式,去滿足他們逞個人英雄的心理。

做為一個新聞從業員,本就不喜歡去搭理這些亂打亂罵,完全無理性的批評。只是,這一次的事件,離譜到讓我感覺改革的立基點真的歪了,無法忍受,才挺身講話;

這班人,不是在幫民聯,不是在幫DAP打戰,而是拼了老命去丟民聯的臉、去丟DAP的臉!把民聯、把DAP搞到好像一個亂人集團、一個亂人黨,民聯形象受挫、DAP形象受挫,就拜這班人所賜,因為他們的瘋狂之舉真的;嚇壞人了!

当今大马NO影音片段耍臭 行动党吞PanaNO止痛麻醉


(吴立勤评述)
槟州行动党流年不利,原本打算趁农历新年的来临,举办各类型大小团拜,热热闹闹向选民拜票,为大选前做最后冲刺,确保在大选中守住槟州民联政府三份二多数议席优势。但却败被国阵请来江南大叔PSY打乱阵脚,兵荒马乱。

一连十多天媒体聚焦在这个轰动全国的槟州国阵8万人新春团拜,行动党主办的团拜被人遗忘,既无创意,亦无惊喜,处于被动地位,甚至忘却推销林冠英政府的丰功伟绩,不幸地被江南大叔的课题牵引着鼻子走,行动党团拜变成回应PSY效应的批判首相政治演讲会。

在民联媒体《当今大马》行侠仗义解救行动党窘境的计谋下,它从网络捡到一小段被做手脚加工的视频,该段视频把纳吉在团拜台上询问民众“是否准备迎接国阵”时,少数民众回应“No!”的声浪调大到顶点。

这段被视为医治林冠英头痛失魂症的“PanaNO!”,被《当今大马》当作“可靠信息”来报道,加倍剂量炒热,让林氏父子服食到进入半昏迷麻醉痛楚状态,一连三天频频在言谈及文告中喊NO!,慰藉精神疗伤,达到意识上忘忧忘我短暂快感。

林冠英、林吉祥、槟州行动党领导层,乃至全国主席卡巴星,无不沉浸于“首相纳吉被槟州选民公开喊No!”的安全感之中,得以安眠。

较后第二电视的华语新闻播放的视频,由于没有出现“加大No!声浪”的加料效果,反遭不负责任的网民指控篡改新闻,对该官方电视大加鞭挞,网民进而疯狂起哄围攻第二电视。

然而,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隔天第二电视即播放原版视频驳斥网民的谬误,有识之士比较检验后,无不自叹倒霉又再被民联做手脚的“新闻”耍弄欺骗。

较后主办单位槟州民政党也不否认现场确实有人少数人在喊“No! ”。而《中国报》也引述面子书流传教导民众如何录到以“No”为主的声音效果的教材。教我们在人群前,把拍摄手机靠近嘴巴,然后大声喊要说出的话,就会有预想的声音效果。该图文还说明,可以找许多人,同样喊一把声音,使声音更大更立体,远处的声音将被覆盖。

此外,更有其他网民上载高清原版视频,读者对照群众口型与喊声后,认为可信度颇高。

有趣的是,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被媒体询问及有关群众喊Yes及No音量大小的真实性时,他也不确定真假,反而推说是从《当今大马》看到的信息。

令人不解的是,《当今大马》本身即有摄影团队,如此重要场面,它怎么会错过亲自拍摄录制呢?它为何需要抓取所谓“网民”录制的视频来当作“真材实料”的信息?

在第二电视提出驳斥后,如果《当今大马》认为它采用的“PanaNO!”片段确实无误,何不推出本身摄影队拍摄的《当今大马》官方版来维护本身的公信力与专业性?

<当今大马>刻意封杀民调 我国媒体政府信任度提高


(郑怡恩评述)《
星洲日报》今天报道爱德曼信任调查(Edelman Trust Barometer)所公布的2013年度报告显示,人民对我国政府与媒体的信任度有所提升,大马的评级去年分别为49%与47%,但国民今年对政府的信任度双位数成长至60%。这也使到大马的世界排名由2012年的全球第10名,跃升至第7名。这是令人民雀跃的成就,也是我国人民、媒体及政府的努力与配合之下取得的明显进展。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自诩报道方针独立、准确与全面的民联媒体《当今大马》却刻意隐瞒其读者及订户,全面封杀任何对中央政府做出正面评价的调查报告,即使如“爱德曼信任调查”这些世界公认与专业的调查报告,也被它扫入地毡之下,深恐其读者得知“政府信任度提高”的信息后,会对民联的信心存疑,进而失去其美国金主的赞助。

大马阅听人若独沽一味相信民联媒体能独立又全面为读者提供客观的信息,那就上了贼船,被牵着鼻子走而不自觉了。作为选民及媒体受众,知情权应受到尊重与保护,在商业利益与新闻专业之间取得平衡点,否则,办一家以赢取政党粉丝掌声为荣的媒体,与办一份党报有什么差别?

人民应取得全面与客观的信息,才能在选举中做出正确的选择,因此,民众若要明智选政府,先要具备选择优质媒体,筛选与判断资讯的独立思考能力。

爱德曼信任调查(Edelman Trust Barometer)综合得分为一个国家内对所有四类被测机构(商界、政府、媒体及非政府组织)信任度的平均值。爱德曼也是全球最大的公关公司之一。

《中国报》也为读者报道上述调查报告的结果,但重点放在经济因素,该报引述爱德曼信任调查点出,国民对政府的信任度,普遍建立在经济情况是否良好。爱德曼大马董事经理雷蒙西瓦指出,国民对政府信任度的提升,除了经济稳定,最明显的例子,在于政府有让人们看到行动,比如积极推动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政府转型计划、捷运计划等等。

爱德曼信任调查的结果与默迪卡民调中心截至去年12月杪在半岛展开的民调结果不谋而合,默迪卡民调中心的报告显示,大马选民最关注的课题依然是国家经济。而且有61%选民乐观认为2013年比2012年更好。选民也期望2013年能改善个人事业和生活素质、关怀家庭,部分受访者则希望国家取得更极积的改变,包括良好施政、减少罪案及强化与稳定经济。

政府四年来致力与国家经济建设以及改善人民生活品质,设定的目标虽然无法一蹴而就,但在人民的支持与配合下已经取得明显成效,爱德曼信任调查报告反映了政府为国家及人民服务的成绩单。但是民联不愿接受这个事实,而且还企图封锁这个消息,愚昧化其支持者。幸好中文阅听人仍有更多更好的选择,才不至于被“一言堂化”媒体误导,以致误判形势。

王丽丽林冠骏参加槟城​跑 冠英与国阵媒体援交之​过


(张良评述)
与大宝森节同日举行的“槟城跑”活动日前圆满举行,获得热烈支持,林冠英胞弟心脏专科医生林冠骏及林冠英的助理王丽丽也超越政治,回归体育精神,不避嫌的参加这场赛事,粉碎了州政府的“破坏大宝森节”言论。

他俩的跑步英姿被网民上载到面子书及社交网络后,被所有媒体广泛转载,“槟城跑”成为报道焦点,正如《南洋商报》所打出的标题为『首长胞弟助理及60印裔参与“槟城跑”没破坏大宝森节』,《光华日报》标题『与大宝森撞期顺利举行印裔成“槟城跑”大赢家』。

这让原本期望槟州人民群起杯葛“槟城跑”的林冠英大失所望,林冠英眼中大马唯一为“非国阵媒体”的《光华日报》竟指印裔成“槟城跑”大赢家,而非林冠英期待中的“大输家”,更是让林冠英伤心欲绝。

林冠英胞弟林冠骏参加“槟城跑”的照片在各媒体一炮而红,不晓得是否会在林家受到“家法伺候”,但林冠英身边助理王丽丽尽管沉迷跑步运动,却没有顾及老板的感受,被国阵利用来印证行动党自己人也热烈公开支持“槟城跑”,林冠英怎么受得了?

首长助理王丽丽最终被逼发文告捍卫首长的面子。死爱面子的林冠英无法下命令要林冠骏向媒体澄清参加“槟城跑”的理由,唯有向比较弱势的女性王丽丽开刀。

预料王丽丽是在林冠英的指示下,发表一篇力图挽救林冠英公信力的文告。文告抨击国阵媒体扭曲其参与“槟城跑”,成为否认槟城跑破坏大宝森节的说法。

王丽丽说:『我昨天参与由国阵赞助的2013年槟城跑,被国阵媒体扭曲为‘这证明民联政府指槟城跑破坏大宝森节的言论不攻自破’,我对此感到惊讶。槟州民联政府领袖不曾杯葛槟城跑,也不曾说过槟城跑破坏大宝森节,这根本是无中生有的谎言。』

事实是否正如王丽丽所说的“槟州民联不曾说过槟城跑破坏大宝森节”呢?

2013年1月23日,槟社青团基于「槟城跑」主办单位主席是民政党党员,加上认为「自由港之树」是民政党作品,而国阵由民政党领袖领导。该团槟州副秘书沙迪在州团长黄伟益陪同下,到民政党提呈备忘录,要求民政党尊重印度人,以更改「槟城跑」举办日期。在提交备忘录前,社青团在民政党总部外召开记者会指出,民政党作为多元种族政党,在上一届大选并没有委派印度人上阵,如今还要来“蓄意破坏槟州的大宝森节庆典”。

作为首长助理的王丽丽,如果不是没有看报纸,不晓得黄伟益州议员在前几天公开发表的谈话,已经完整刊登在所有媒体,就是被逼撒谎。黄伟益应该即时纠正王丽丽,堂堂首长政治秘书、州议员、及以槟州社青团团长身份主导的新闻发布会所强调的的“民政党蓄意破坏槟州的大宝森节庆典”言论,岂可被区区一个小助理推翻?

王丽丽是前《光明日报》记者,去年七月间爆发林冠英的小虹绯闻后,曾因《光明日报》一篇〈亮劍〉短评引起林冠英与该报执行总编辑的争论,事因林冠英在其谴责《光明日报》的声明中把王丽丽牵涉在内,指因为她的告密,他才知道陈爱珠“冲着他(冠英)来,对他落井下石、幸灾乐祸”。但王丽丽加以否认林冠英的说法,澄清她根本没有向林冠英报告,说《光明日报》执行总编辑陈爱珠对他的遭遇“落井下石、幸灾乐祸"。

王丽丽这回把林冠英摆上台,害苦林冠英备受嘲讽,但由于老板是众所周知神圣不可侵犯的伟大领袖,王丽丽最终还是自讨苦吃,被逼扛起谴责“国阵媒体”的义务,骂尽所有刊登了他参加竞跑照片及评语的报刊。可惜王丽丽的文告及其老板的文告,仍然继续发送给“国阵媒体”,记者招待会也继续邀请“国阵媒体”采访。床头吵架床尾和,口头英勇谴责“国阵媒体”,转头就去支持“国阵媒体”,与丘光耀所抨击与不屑的“援交”指责不谋而合。

张念群做戏给华社看英​勇 躲在伊党纱笼底下哇哇​叫


(林文彪评述)
日前吉打再引爆伊党侵害华族权益的事件,吉打民联政府发出“强制回教化”的农历新年公开娱乐演出指南,禁止成年女性表演,禁止乐队,歌曲要有“神”的教诲等条例,引起华社公愤,同时也遭受敌对党猛烈炮轰。

行动党吉打州议员李源益好像在人间蒸发,作为吉打州行动党主席,却未见挺身而出交代事件原委。而行动党最勇敢抵御回教法的卡巴星、最神勇的林冠英、与聂阿兹交情最深厚的陆兆福,统统变成缩头乌龟,没有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向华社及选民解释吉打州行动党在以上事件所扮演的角色。

行动党真是流年不利,该党秘书长林冠英月前发表圣诞节献词时,呼吁中央政府允许马来文版《圣经》使用“阿拉”字眼,惹得满身蚁。结果林冠英搬出老爸林吉祥、安华及哈迪阿旺做一场戏,发表什么民联不禁止非穆斯林使用“阿拉”字眼的联合声明。

隔没几天,这项声明就被伊党长老会否决掉,伊党长老协商理事会坚持非伊斯兰教经文禁用“阿拉”。民联联合声明没有“法定地位”,林冠英最终乖乖“收皮”,不敢坚持其言论。

接二连山与伊党有关的纠纷,行动党文宣部沉默无语。负责宣传的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最终弄出一个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来发文告,学起国阵的口气讨伐吉打州民联政府,但张念群只是发文告给中文报,不敢发马来文告,更不敢通过正式内部管道“致函州务大臣”表达不满。

张念群在外面呱呱叫,叫给华社听,不敢给伊斯兰党听到,这样作秀,也太虚伪了,华社就这么好骗?只有行动党愚忠粉丝才相信这一套吧!

张念群在2010年8月22日拜访Al-Huda回教祈祷室,并受邀发表简短演说,事后被指破坏回教形象,引起轩然大波。结果张念群披上头巾,穿上马来装亲自向聂阿兹会面请益。聂阿兹深受感动,鼓励张念群继续拜访回教堂及祈祷室,以加强回教徒与非回教徒之间的了解。

张念群与聂阿兹有交情,如今对伊党的政策有意见,应该再披上头巾,穿上马来装,直闯吉打州大臣阿兹占官邸,向大臣“请益”。面对面沟通,好过隔空用中文向阿兹占喊话。

民联媒体《当今大马》早前甚至企图“遗漏”这起新闻,暗助民联消音,但排山倒海而来的议论,逼得《当今大马》不得不勉强刊登一点新闻,却也不敢把张念群的文告发布在英文版及马来文版,这不是做戏是什么?

张念群到底要向华社表演什么?表演行动党中央不认同吉打民联的做法?那吉打行动党为何不敢表态?

样样要第一的林冠英当然比张念群更有分量及资格代表行动党开声,为何林冠英如今无话可说?指示女性领袖去做自己不敢做的事,就是林冠英所谓的的行动党重视女权吗?

林冠英应关国阵媒体专栏 全党与国阵媒体断绝关系


(林文彪评述)
随着民主行动党中委改选成绩计算有误,该党10名基层领袖促请党最高层重选举行中委改选。雪州巴生池龙花园领袖尤嘉西卡马尼说,重新举行改选才能恢复该党的廉正及公众对该党的信任。“如果不重选,公众以为行动党选举出现欺骗及操纵成绩,让一名马来领袖成为票选中委,这将影响党的形象及信誉。”

以上新闻,2013年1月10日刊登《光华日报》、《星洲日报》、《马新社》及《星报》等等。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看了当然不爽,因为在他的领导之下,行动党的对或错,只有他讲了算,其他人不得有异议。任何异议都是国阵搞鬼,都是受到国阵的指使,都是国阵要破坏行动党的攻击行为。

因此,为了转移他控制不了党内异议的情况下,林冠英这回把报道以上新闻的媒体,一律归纳为“国阵媒体”,借此突出有关发表异见的党员被“国阵媒体”利用,所发表的意见因此没有公信力。

针对以上党员促请该党重选的新闻,林冠英说:“行动党党员如有任何意见,如果在国阵媒体上表达,与国阵立场一唱一和,这将不符合同志情。所以他促请党同志通过党内管道表达意见,而不是在国阵媒体上攻击党。”

回应党员的异议时,林冠英原本可以谆谆善诱,劝告有关党员通过内部管道投诉,避免公开喊话,但林冠英并没具备这种领导人应有的风范与智慧。他不但借题发挥,企图把党内异议当作敌对党的攻击,还一棍把报道上述新闻的所有媒体,包括《光华日报》及《星洲日报》标签为“国阵媒体”。

林冠英甚至指其党员“偏偏公开与政敌起舞指摘领导层,在国阵的媒体上重复国阵所发表的论述。”他昨天在一项记者会上,不断强调“国阵媒体”,把行动党包装为“国阵媒体”的受害者,博取同情,踩踏中文报,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小人作风,令人不齿。

民联有自己的媒体,行动党有《火箭报》,公正党有《公正报》,伊斯兰党有《哈拉卡》,这些纯正的“民联媒体”并没有新闻自由的空间,让行动党党员的异议得以发表,其他媒体提供平台,却被林冠英指为“国阵媒体”。

林冠英如果坚决认为党员有意见必须先写信给他,然后才可以公开在媒体发表,他应该先去教训卡巴星这个从来不必写信给秘书长,随时随地召开记者会抨击其他党领袖的全国主席。否则,厚此薄彼,如何能服众?

如果林冠英如此鄙视“国阵媒体”,他应该即刻下令全党上下停止发文告给刊登上述党员异议的“国阵媒体”,包括《光华日报》、《星洲日报》、《马新社》、《星报》及所有国营电视与电台。同时禁止上述媒体采访行动党的新闻及出席记者会。

为了避免冰清玉洁的林冠英及行动党被“国阵媒体”污染,林冠英及刘镇东应即刻停止在他所谓的“国阵媒体”《星洲日报》写专栏,以免被丘光耀嘲讽跟“国阵媒体”援交,成为历史罪人。

林冠英也应该即刻下令黄泉安及曹观友终止在他所谓的“国阵媒体”《光华日报》写专栏,避免敌友不分,私下勾结“国阵”,损害行动党的名誉。

 

巫印裔选民回流支持纳吉 民联靠华裔入布城梦难圆


(
张新采评述)默迪卡民调中心最新的民调显示,首相纳吉的支持率,从前一个月的65%微挫2%至63%。其中,华裔选民对首相的满意度,扭转前两次民调上涨的趋势,从46%

滑落12%至34%。不过,巫裔和印裔选民对纳吉的满意度,则是自去年5月以来首次上扬。当中,巫裔对首相的支持率从之前的75%增至77%,而印裔选民的满意度则从65%升至76%。

根据这个民调,绝大多数的巫裔和印裔选民都支持纳吉,此外,长者和女性,以及家庭月入少过1500令吉的选民,较支持纳吉。

不过,相对于纳吉高的民望,西马选民对政府与国阵的感观依然不好。只有45%和47%的选民对政府和国阵感到满意。

换言之,如果现在大选,国阵只能凭藉纳吉的个人魅力来争取选民的支持,国阵要继续保住政权,还需要加一把劲。

尽管如此,民调结果也不尽然对国阵不利,至少可以看到,纳吉实行的一系列转型和改革计划,获得广大民众的认同,只要在执行的过程中没有出现纰漏,确保各族都能从中受惠,让支持纳吉的选民也能同样支持国阵,国阵要保住布城不成问题。

国阵在308大选失去三分二多数席位优势,除了因为流失许多华裔选民之外,50%巫裔和80%印裔选民投向民联,也是主因。但是,如今形势已经截然不同。目前只有华裔选民还是倾向民联,巫裔和印裔选民逐渐回流,这可以从最新民调的结果反映而出,虽然民调没有特别提及巫裔和印裔选民支持国阵的比例,但有多达70%以上的巫裔和印裔选民支持纳吉,对国阵是有利的因素。

国阵的分析认为,只要获得60%以上马来人的支持,以及50%印裔选票,即便华裔的支持率只有20%,国阵可以在许多混合选区胜出。若国阵取得比308更好的成绩,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至于民联虽然有信心可以改朝换代,并声称可以赢得127国会议席入主布城,但这是建立在原有议席的基础上。可是,现在巫裔和印裔选民已经回流,即便华裔选民一面倒支持民联,也只会重现砂州选举“白毛没倒,华人吃草”的历史。

民联在308赢得82席,分别是人民公正党31席、民主行动党28席和伊斯兰党23席。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在来届大选的表现,也许都会比308来得好,但公正党能否保持上届大选的成绩,还是一个疑问。更关键的是,民联无法在东马的砂沙两州取得大突破,反风只在华人选区刮起,民联执政中央的美梦最终将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