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兵责骂林吉祥维护星​洲 丘光耀假意道歉报界怀​疑

hew sorry
(张新采评述)
星洲日报安顺高级记者张再成在沟通平台批评行动党“普通党员”丘光耀在行动党安顺讲座会上无礼对待新闻从业员后,丘光耀在面子书上回应说,他要向他的安顺同乡张再成记者表示歉意,并指他无意羞辱任何在前线跑新闻的媒体人。

他在贴文结尾说:张大哥,再次说一声对不起,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如果你以为这位粗口满天飞的烂人衷心道歉,那就大错特错,其实他只是他一贯的离间计。他在这篇所谓的道歉贴文中已经写的很清楚,他接下来会继续针对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和高层,而不是针对任何一名星洲日报记者。

行动党号召全民乌巴,却对一位无法无天的普通党员束手无策,他一旦有了权力,岂不是更乱?也许很多行动党支持者都不知道,今天,丘烂人连行动党顾问林吉祥都不放在眼里。因为每天都在看星洲日报的林吉祥说,他从来都没打算过要杯葛星洲日报。结果,丘烂人属下的红卫兵,打电话到林吉祥的大选行动室,责骂林吉祥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如果连林吉祥都敢骂,难怪行动党领袖听到丘烂人的名字都吓破胆,担心自己会成为其网络兵团围剿的目标。

面对丘烂人的一再挑衅,虽然他骂的是郑丁贤和高层,但星洲日报上下一条心,前线记者感同身受,因为这也等于是把所有星洲日报员工都骂了。张再成和东马砂拉越星洲日报中区副采访主任黄莉清,已经在沟通平台表达了他们对丘烂人粗口文化的强烈不满。就如张再成在文中所说的,丘光耀虽然在台上表示和安顺记者没有任何私人恩怨,但却以无礼的语气要星洲日报记者举手,见没反应,即刻以不敢举的话来讽刺。

我当时的感觉是,他在踩踏执行采访工作的记者的尊严。

丘烂人向张再成道歉时,还敢大言不惭地表示,他根本没有针对张再成。由此可见,这位可以把粗话朗朗上口的博士,根本就不是诚心道歉,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错,只是他的演绎方式让人感觉受冒犯而已。

星洲日报记者在丘光耀公开辱骂郑丁贤和呼吁罢看星洲日报后离席抗议,邀请他主讲的行动党负责人过后都会向记者说对不起,并表示无法控制他的演讲。这才是许多行动党领袖今天最悲哀的地方。

虽然他们绝大部分都无法认同丘烂人在讲座会上低俗的演讲,但却以出席者喜欢这样的演绎方式为藉口,还是要邀请他出席讲座会。若情况失控,他们就会提出丘光耀是普通党员的理由,以为这样就可以和行动党划清界线。

在这方面,倒是佩服倪可敏,他公开表明无法认同粗口文化和号召罢看星洲日报的行动,并要求行动党采取行动对付。倪可敏和其堂兄倪可汉的派系也有勇气不邀丘烂人为他们站台,因为他们对自己有信心。

 

揭围剿《星洲媒体》真相 财团借『普通党员』复仇

newpaper vs long
(龙奕评述)
所谓「反星洲日报」的势力并非无迹可寻,其实只要把这箩框一翻过来,马上就倒出它的根本「内容」和「面孔」来!

星洲日报社长张晓卿是东马常青集团老闆,常青的企业竞手是已故刘会干及刘瑞源领导的启德行集团,大老闆刘会干(逝世后由次子刘利康接棒)决定进军媒体(包括全盘接掌东马诗华日报、婆罗洲邮报及开创西马东方日报)行业后,两大集团的企业交锋被带到新的台阶,也浮出檯面,烈火熊熊,就此纠缠了十出年。

对星洲日报这么一家信誉良好的文化企业机构展开持续性的诋毁和抹黑,本质上可以说是一种恶质竞争的行为,在市场上屡战屡败的情况之下,对手更借助网络来另闢战线,疯狂又密集地进行商业诋毁,目标是「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这不但远远超越正当竞争的规范,也凸显抱着陈年宿怨来复仇的一方极尽不择手段的龉龊下流本色。

这就是为什么自从启德行接管东马诗华日报和邮报,及在西马创设东方日报以来,星洲日报面对逾十年来的攻击和挑衅。当然,启德行旗下媒体也拥有它们的文化朋党,苏铭强、郑云城、庄迪澎、唐南发等等都是。(由他们不断批斗星洲媒体及攻击郑丁贤等人,是一点点都不奇怪)

 

「报神」是一个东方日报网络面子书的群组代号,跟离开星洲日报、明报及南洋的前资深报业管理人古玉樑有密切关係,另有他的报界爱徒密友若干。它从天天唱衰星洲转变到也投入民联网络兵团舆论阵地,企图借助政治情绪来达到栽赃靠害星洲媒体的恶毒目的。

东方日报、东方日报文化朋党、诗华日报、「报神」和行动党「普通党员」(自夸超人博士)的丘光耀是你吹我捧──一个团伙的, 同条路线的!

要摸清这场商战的路线图,看明白所谓企业战争的轮廓,说白了,就是这么一回事──诉诸商业骚扰和诋毁的变态商战手段来攻打星洲日报!

从报章上公然挑衅到渗入网络设立专司攻击的炮台,然后又结合文化朋党,再结合网络政治兵团及行动党「普通党员」的势力…..。一切攻击和破坏内容儘管可以讲得天花乱坠,展开攻击和破坏的面孔可以把表情夸张造作得多么大义凛然….。全部都在这样一个箩框内,都离不开两个东马财团的企业竞争,蹦跳在那棋局上。

转载自:龙弈面子书

scnkm

行动党纵容丘光耀暴粗口 人模狗样为贱格文化开路

qiu guang yao dog bark-long
(梁敬义评述)以普通党员掩饰而实为行动党效劳的丘光耀,再次吁请选民罢看《星洲日报》30天,不留余地直接以“狗样的”字眼,污蔑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

丘光耀在古晋演讲暴粗中,两度强调他是以个人的立场作出批评,但是,行动党既然提供平台纵容这种政治败类语言暴力,根本就是认同这种低俗文化是是党的文化和斗争理念的一环。丘光耀撒野多年,党中央领袖虽然多次表明并没有发动杯葛星洲日报,但却只眼开只眼闭,宛如放狗乱吠咬人,主人责无旁贷。

星洲日报遭到丘光耀恶呛并不是从普通党员开始,当他担任大选文宣组长开始便与影子打架,把星洲日报的影响力列为假想敌,不断臭骂,以期该报屈服於他的攻势,所有新闻必须讨好行动党。

由於星洲日报坚守本身的中立,由丘光耀染指的至少65个面子书专页的其中一个,即《腥臭日报》长期攻击《星洲》,内容以颠倒是非极尽抹黑为能事。丘光耀个人面书也常有恶毒语言,除了打击星洲和郑丁贤,那些与丘光耀意见相左的评论人被他标签为走狗。

时政评论人林放,指走狗的典故和含意是由主人豢养的猎狗,而丘光耀在行动党吃党粮维生,才是不折不扣的走狗。不过,当前的政治态势是,走狗总是先声夺人替别人套帽子转移视线,以淡化本身的走狗身份。

丘光耀自从把华文报记者指为援交之后,平面媒体掀起舆论除了逼使他道歉,但他还是死性不改,招呼人少得罪人多。由於他上台演讲的内容低俗,报章都碍於道德风雅未予报导,间接封杀他的新闻。行动党的党报火箭报也对他的言论心存戒忌,不久前据说倪可敏介入“切掉”丘光耀的新闻图文,两人在面书开战,至今关系势如水火。

丘光耀吁请选民罢读星洲日报30天,主要是深恐该报在国阵与民联之间的平衡报导中,行动党党党内的家丑外扬影响了声誉,此外,他试图以罢读,让读者无法掌握正确的资讯,转而受到网媒的摆布和误导。

丘光耀说:“我在这裡公开讲,这个报纸‘扶’纳吉,最‘狗’的是郑丁贤,大家千万别看他(文章),这些‘狗’是为纳吉服务,误导人民的醒觉。”。当他说这话的时候,也折射出他为行动党站台才是人模狗样。

丘光耀期望报章的立场与行动党一致,郑丁贤的评论不可越过雷池,但这些由他管理的面书专页长期的攻讦,始终无法扭转星洲日报择善固执、是非分明的办报方针。一列行驶中的火车,断不会给狗吠的恶声而停下来,但弱智的狗却以为前进的火车给它吠到无影无踪,摇着尾巴奖励本身有多厉害。

成龙微博不屑网民说是非 关中义演不理杂音照样跑

jc not affected
(姚新言评述)
3月21日晚上,人在上海的成龙发了微博。

以下是他的微博帖文:“我刚到上海,一边忙着与我艺术馆的同事开会之余,仍关注到大家为了我跟人家争辩,想告诉你们,永远不要攻击别人,别人怎么说我没关系,他们为了他们的职业、生活方式、某些立场而攻击我,我走到今天,这些已经不能影响我,所以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身为龙迷龙吧们,希望大家自我期许,带头做到正面思考、宽容、宏观,也希望龙迷龙吧们以正面的力量影响其他网民,大家悠游在和平喜乐彼此包容的网络世界。但我一定会常去关注大家的留言。谢谢你们一直以来支持我!”

由于成龙没有特别指名是什么事情,所以不清楚他所指的有人攻击他,是否是在网络世界里敦促他不要来马来西亚参加“龙情厚意献关中”义演万人宴,但不论成龙所指的是谁,大马网民的丑行,再次“名扬‘海外。

成龙受邀来马参加关中义演的消息传开后,民联的狂热分子就到成龙的官方粉丝专页留言诬蔑大马政府,企图劝阻成龙来马。这些激进分子的手法就像当初他们企图阻止韩国巨星Psy到槟城参加新春大团拜活动一模一样。这些自以为是,但实际是井底之蛙的网民,真的把脸从国内丢到国外。

对网民的无理指责,成龙展现了泱泱大度,并希望支持他的影迷能够以正面的力量影响无理取闹的网民。而成龙在微博的粉丝,绝大部分都挺他,同时敬佩他的 为人,不少人还以他为榜样。走笔到此,本身也为部分大马网民污辱成龙来马参加义演的行为感到羞耻。想不到他们不仅黑白不分,连关系到华裔子女教育的关中筹款活动,他们都要阻止,似乎是不想看到关中建起来。

幸好成龙不和这些无知幼稚的大马网民一般见识,周六下午特地从上海乘坐专机抵达吉隆坡后,再飞往关丹。他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为大马华教事业出一分力,这点心意就值得大家给予他一个鼓励的掌声。

成龙不但以行动来支持关中义演,还将亲自主持拍卖Richard  Mille腕表,希望能为关中筹到更多的款项。相对远方的成龙以行动支持关中,国内却有一小撮人进行种种破坏行动,务必要阻止关中建起来。这种强烈的对比,看在成龙眼里,不知会有何想法?

值得一提的是,“龙情厚意献关中”义演万人宴也获得华社的热烈支持和响应,尽管之前有人故意针对关中批文内容大作文章,企图阻止华社不要支持关中的筹款活动,但以方天兴为首的关中董事部,没有被“杂音”影响,反而更是积极展开筹备工作,要达到1千万令吉的筹款目标,应该不成问题。

若达到筹款目标,加上之前的600万令吉,意味着整个耗资高达3千万令吉的关中建校基金,就已经筹到一半的经费。关中董事部没有把精力浪费在口舌之争,而是以实际的行动,反击批评者的指责,这才是爱护和支持华教的所为。

公正党终招认安华同性恋 是否双性恋不敢答NO!NO!

anwar gay
(张良评述)
安华被指“同性恋”的课题再度蔓延网络社交媒体,续日前一名马来部落客在网络发布一组13张的照片,指照片中主角貌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后,伊斯兰党党报《哈拉卡》甚至当头条新闻来报道,因此引起伊斯兰党基层的更广泛议论。前天,账户名为“pkr_bangi”的雪兰莪州万宜公正党支持者在其推特上发表“即使安华是同性恋者,我们还是大力支持他当首相”。该推特被网民截图后在面子书疯狂转贴,令人惊叹公正党不再为安华是同性恋的指责辩护,默默接受及认同安华的“同性恋”身份。
bangi Gay1安华在1998年9月21日被前首相马哈迪革职及逮捕,指出安华是一位同性恋者,并且「鸡姦」前私人司机阿兹占等人。过后15年来,安华被“同性恋”课题缠身,绯闻不断。年前也有部落格发布一组相信是被偷拍的照片,照片中貌似安华的男子与一名相信是中国女郎的妓女在酒店客房搞得火热, 发布者并暗示那人就是反对党领袖安华。当时民联三党公开支持安华,指有关爆料的嫖妓录影是国阵陷害安华的阴谋。

安华月前接受马来西亚BFM 89.9商业广播采访是时,主持人连番询问安华是否“双性恋”者,安华回答时竟显得犹豫而回避简单的答案“NO”,反之却不断顾左右而言他,不敢当机立断否认是“双性恋”者。该段视频已被众多网民转贴上YouTube,纷纷讨论安华当时回答是否“双性恋”的问题时的肢体语言。

电台主持的问题是“在我们当中有一些较开放的选民,能够接受首相是一名同性恋与双性恋,但这不能为较保守的穆斯林接受,请问你是同性恋或双性恋吗?”

经年面对性取向问题困扰的安华,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时,为何不把握机会大声说“No!No!No!”?安华在以下视频中0.55秒时段在主持人再度追问下说所的No,并非否认是“双性恋”。安华曾于3月1日曾发表声明澄清,并以该片段辩护他“否认”是“双性恋者”,但读者可以从视频中自行判断,或揣摩安华的肢体语言。但令人难以信服的就是,尽管主持人再次要求回答“是”或“不是”的简单明确立场时,安华为何逃避?

民联网络暴民难容忍异议 恐吓奸杀极尽谩骂以逞强

dap cyber trooper
(姚新言评述)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讲真话或有异议的声音也不可以,只要你批评民联,或是不认同民联的理念,即便你同样不支持国阵,你就要面对亲民联的网络红卫兵和暴民的围剿。

例子一:一名20岁出头年轻女子最近拍摄了一个短片推销国阵牌洗衣液,亲民联的网民除了把她标签为洗衣姐之外,还在网络上欺凌她,甚至还向她发出死亡与强暴恐吓,吓到这名非政府组织大马青年权益运动的成员,向多媒体与通讯委员会投报。

例子二:绿色盛会委员陈贻江公开促请黄德辞去绿色盛会主席后,接获许多指责与责骂他的短信。他在面子书的帖文也被网民围攻。这些留言不但有粗话辱骂,而且不少是人身攻击。

例子三:星洲日报吉打州采访主任陈绍安在面子书上只爆星洲日报一场大选的指示,即这一次不管面对任何挫难,星洲日报的生存之道只有一个,即;极可能做到中立,尽量中立,极可能顾及国阵、民联双方资讯结果这个帖文马上引来所有跟这个内容不相关,根本扯不上边的恶言恶语和人身攻击。

在言论自由原则下,你可以不同意他人的立场和观点,但必须尊重他人的选择。任何人对他人没有和他持有同样的观点和立场,就诉诸语言暴力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指责及威胁,是卑鄙的行为。

例子一的女生,是说用了国阵牌洗衣液能把衣服从黑洗回白,并嘲讽民联牌洗衣液会洗坏衣服。这个短片内容只是针对之前民联牌洗衣液短片作出回应,但在野党的网络兵团却吃不消,马上针对这名女生的言论,在网上发表粗俗及具威胁性的留言,包括扬言要强奸及杀害这名女生。

为什么民联牌洗衣液短片中的马来妇女唱衰国阵就被赞好,而国阵牌洗衣液短片的女生就要被辱骂,甚至生命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是谁让这些网民当主控官和法官?

例子二的陈贻江,只不过是提出本身的看法,而且出发点也是为了绿色盛会这个非政府组织好,他的立场始终如一,表明不论是国阵还是民联执政,莱纳斯稀土厂一定要关闭,为什么从头到尾愚弄民众的黄德,还有甘愿被黄德当作棋子的绿色盛会其他成员就应该支持,陈贻江的忠言反而变逆耳了?

例子三的陈绍安,只是强调星洲日报在处理大选新闻时,会保持中立,兼顾国阵和民联的信息,那班枪手就受不了,连那个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报神也藉机混水摸鱼,再狠狠踩几脚。套用陈绍安的留言:就只因为受不了一个小小的真相,就胡乱来栽赃污衊一个根本看不起眼的小人小小人物,看清楚了吧?

现在民联尚未入主布城,一些政客就已经不能容忍异议,只要看到传统和网络媒体出现批评民联的声音,他们就鼓动本身的网络兵团进行围剿,还纵容网络红卫兵使用粗俗语言辱骂,甚至进行人肉搜索,态度的嚣张和狂妄,让原本支持民联的一些人也傻了眼,怎么民联支持者的素质是如此的不堪。

真难想像,若民联成功执政中央,传统和网络媒体岂非只能像《火箭报》、《公正之声》和《哈拉卡》一样,变成一言堂?

背景资料雷同掀抄袭争议 星洲严厉反击〈当今〉

sinchew malaysiakini
(张新采评述)
《当今大马》316日指责《星洲日报》高级记者余秘叶抄袭其有关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将领军南下柔佛的报道,恶人先告状。

余秘叶在20124月就已经率先独家报道林吉祥领军攻柔的新闻,《当今大马》那位自认了不起的记者,患上失忆症倒过来污蔑《星洲日报》抄袭,抹黑和诬赖她。

《当今大马》一直都在抄袭和跟进《星洲日报》的报道,而且〈当今〉的记者经常有疑问时会向《星洲日报》记者求证,不但没有感恩,现在转过身还说《星洲日报》记者抄袭,这就是为了向主子交代而不惜昧着良心,在自己同行背后插一刀的《当今大马》记者的所为。

余秘叶率先报道林吉祥领军南下的新闻时,《东方日报》专栏作者杨善勇还在文章中嘲讽余秘叶是抄旧料,但现在证实有关报道是准确了之后,余秘叶继续跟进相关新闻时,反而又被自翔为独立自主的网络媒体攻击。

余秘叶长期追纵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的新闻,她和行动党与公正党高层领袖也相当熟络,甚至行动党一位高层还把她定位为亲行动党的记者,可以说,她的新闻来源相当接近高层,所以才有11个月前林吉祥领军南下的独家新闻。

针对《当今大马》指《星洲日报》涉嫌抄袭其有关林吉祥或攻振林新闻事件,《星洲日报》作出了以下回应:

林吉祥领军到柔佛上阵是高度受关注的课题,《星洲日报》记者余秘叶早在去年就开始追踪事件的进展;《星洲日报》在去年416日还封面刊出林吉祥来届大选领军攻柔佛?冯宝君张念群料追随南下的独家报导。

当时,《东方日报》一名专栏作者还揶揄记者写出这么一篇那么吸引人的报导,带有浓厚嘲笑味道。事实说明,林吉祥领军南下,非空穴来风。

这是11个月前的事,记者余秘叶通过民联阵营的消息人士,掌握到林吉祥准备南下攻打柔佛州,以扩展民联的政治版图。这是行动党部署协助民联入主布城的重要棋子。

在下笔出征振林山机率最高?林吉祥料伐柔佛攻城新闻时,余秘叶致电予3名行动党领袖询问最新进展,完全根据消息来源提供的资料写下这篇新闻。

如果《星洲日报》报道中的新闻段落与《当今大马》有相似之处,那是背景资料雷同。

对余秘叶的遭遇,不久前也因为本身的真情告白而被亲民联的网络红卫兵围剿的星洲日报吉打州采访主任陈绍安感同身受。他在星洲日报面子书专页中留言说: 街那种乱,乱到记者身上去。那种痛,痛在记者心坎里,非记者,怎能体会记者每一线索、每一资料、每一笔、每一字的去挖掘的辛酸。11个月前追了头条回来,被敌对的平面媒体揶揄作大,11个月后证实消息准确,背景资料雷同,又遭敲对性质的网络媒体攻击

我了解那种痛,因为我也是记者,而且是星洲日报的记者,我深切感受全力为读者服务所付出的辛酸。我会坚持,不会退缩,我会挺身维护媒体人的尊严,矢志坚守媒体人勇于迎应挑战,坚决抵御恶意扇动破坏和无情攻击的行动。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自称崇尚言论自由的《当今大马》,因为担心得罪民联主子,只报道所有不利国阵的新闻,是他们本身的抉择,但他们为了本身生存而不惜抹黑和标签《星洲日报》,这种颠倒是非的卑劣行径,应该受到严厉谴责。

《当今大马》是一家获得美国金援的网络媒体,和对他们常常强调的中立,形成强烈对比。

成龙为独中献唱拍卖名表 被民联激进份子攻讦诬蔑

jackey chan
(吴立勤评述)
关丹中华独中将于3月23日在彭亨关丹举办义演万人宴,邀请热心公益的国际巨星成龙前来义演,以筹募建校基金。成龙还没来,民联的狂热激进份子就在社交网络发动排斥与攻歼,到成龙的官方粉丝专页留言诬蔑大马政府,企图劝阻成龙来马为关丹中华独中筹款。

关丹独中的筹办过程艰辛,董总为了给这所独中正名,而故意忽略政治现实,极尽其能诋毁关丹中华独中、把它标签上变种独中、私立国中等等罪名。但是董总却对其他所有独中同样也没获得白纸黑字“可以办统考”的批文,只眼开只眼闭,却非置关丹中华独中于死地不可。

董总排斥关丹中华独中、阻扰关丹华社筹款办独中,邹寿汉领导的董总斗争目标已经不再为华教奋斗,而是旨在斗倒国阵,邹寿汉现在忙着为民联站台批斗关丹中华独中,似乎想要成为行动党候选人。

在董总的煽风点火下,民联激进分子进而把关丹中华独中当作敌人来批斗,尽管关丹中华独中已经聘请了校长及筹备建校,民联及董总一毛不拔,却还要破坏中华独中的筹款活动,非把华教政治化不可。

自从成龙来马为关丹中华独中筹款的消息发布后,民联的极端分子便开始通过面子书号召轰炸成龙的面子书专页,向成龙施压,在成龙的官方专页贴文指“《关丹中华X中》是政府教育部企图消灭华文教育最后堡垒—独中的工具”,颠三倒四的言论贴上成龙的粉丝专页后,没有人理睬,没有人回应,自讨没趣。

这些在民联面子书粉丝专页及民联媒体《当今大马》小圈子内你赞我威、我赞你劲的狂热分子,不知天高地厚,成龙粉丝专页每发布一个帖子最少都有超过10万来自全球的粉丝按Like,民联倒米虫企图借人家的平台打击政敌,却被人家当透明。

关中建校计划预计耗资3000万令吉,目前已筹获逾550万令吉,但是距离目标仍有一大距离。这项“龙情厚意献关中”义演的筹款目标是1000万令吉。关中董事长丹斯里方天兴透露,成龙除了献唱一曲,也会协助拍卖由大马Richard Mille(理查德·米勒)代理商赞助价值高达7位数的手表。

民联狂热分子是否也要号召杯葛瑞士高级腕錶品牌Richard Mille呢?为什么成龙来帮关丹中华独中站台,还兼主持Richard Mille腕表拍卖呢?

其实,电影中的成龙大哥身手过人,在现实中他还是一名慈善家,而且Richard Mille与成龙有着相当长久的深厚情谊,先前曾经为他专程打造了全球唯一一枚的RM003、后来也推出过特别的RM020成龙版怀錶;除此之外,Richard Mille曾赞助成龙所创立的龙之心基金会进行錶款慈善拍卖。自2004年起,龙之心基金会已于中国i内地陆续建设20所学校。

成龙这回来马为关丹中华独中筹款亲自主持拍卖的Richard Mille腕表,会不会是以下这只价值百万令吉,全球限量36只的「RM057成龙盘龙陀飞轮腕錶」:milleMille2jacky

网民踢爆郑云城伪正义! 生意不成绝情无耻骂星洲

zheng kill sinchew
(林文彪评述)
伪诗人郑云城被踢爆伪正义,当年为了做大生意创业,到处钻门路攀关系,结果因为会写文章,又会捧大脚而有机会攀上《星洲日报》管理层,引进方正排版系统做了《星洲日报》好几单交易后,郑云城还到处宣扬说签下《星洲日报》一单交易,公司不做也可以撑五年,外人也可以想象其交易数额之大,让郑云城捞到坐马赛地。

那个时期,郑云城简直把《星洲日报》当衣食父母,当神来拜。后来《星洲日报》为了加强竞争力与效率,跟随港台媒体的选择,改用其他更经济实惠的开放排版及印前系统,而非封闭垄断式的系统。这对产品来说,适者生存,本来就是商业自然定律。郑云城的方正公司及产品只有一个大客户,就是《星洲日报》,失去这个客户,公司就吃老米,坐吃山空。

果然三五年后,郑云城的老米吃完了,郑云城不但没有自我检讨,反而迁怒于《星洲日报》。此后即开始诬蔑及抹黑该报,近期更自己降格,从自认的“文化人”,沦为与推广劣质政治的丘光耀同类、同等水准的网络红卫兵。

其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在民联媒体《当今大马》发表所谓的新诗,把一句话分段砍断成为碎尸“尸体”的诗体。终日躲在网络公厕吐口水换取民联愚忠粉丝重复的按“赞”来疗养吃老米时期的胃痛。同时学起丘光耀的口气,谩骂曾经被他当神拜的前大顾客为“援交报”及“腥臭日报”等等。赚《星洲日报》的钱时就拼命给该报戴高帽赞好,自己吃老米时,他赖以起家的前财神就变妓女,这是什么逻辑?郑云城还有原则吗?

这名伪诗人甚至在其面子书发表说:“我赞成民联胜利第一个收拾星洲日报,过后才Utusan。”(见下以下面子书截图)。行动党、公正党、甚至社会主义党也没有任何领袖说过入主布城后第一个收拾星洲日报。原来郑云城唯一可以“赞成”的人就是他崇拜到“五体仆街”的丘光耀。俩人就这样,你赞我英勇,我赞你好料,沉醉在俩人世界当好汉,做民族英雄。郑云城现在吹捧民联,是否想要利用民联得势后的霸权,一举关闭星洲日报,彻底消灭他的不光彩“发迹”事迹?

teh网民揭露,诡异的是,尽管郑云城狠批星洲日报和丹斯里张晓卿,但生意总得要做,郑云城曾伸出触须丹斯里张晓卿之女婿接触,希望能有合作之机会。

郑云城狠批星洲日报为援交报,自己却瞒着其粉丝,暗地里自己脱裤献议要跟援交报玩援交,天下竟有如此无耻的“诗人”,真是大马诗坛的大丑闻,文坛的不幸。

以下是网民Joey Chang日前在其面子书撰文《郑云城这个人!》踢爆郑云城臭底及糗事的文章,全文转载如下,让读者了解郑云城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

郑云城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而且气量小,凡得罪过他的人,他总会想方设法报复。

为报复华小校长(不知如何得罪了他),他和吉隆坡精武华小董事长王国丰在2006年成立所谓的全国华小家长会总会,简称家总,以揭发校长涉贪为己任。郑云城在家总出任署理主席,也因为这个组织,郑云城终可以一偿坐上华团组织高层的心愿。

且不说郑云城在校长涉贪的课题上如何搞风搞雨,但就在这课题上,他上了电视台节目“就事论事”,也带队到在董总、教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原本要召开联席会议的地点外,展开抗议一些校长涉及贪污纠察行动,也让他上了报章显著版位,风头一时无俩,这也一解他因为中文报抛弃北大方正之排版软件而转用其他排版系统的闷气。

可是6年过去了,郑云城抢尽了家总主席王国丰的风头,俨如他即是家总,家总即是他,除了数场胡闹式的纠察外,郑云城便无太多作为,华小电脑班仍是照开,华小作业簿还是照卖,不同的是郑云城的儿女都小学毕业了,他也无须成天去找华小校长霉气,这可解释为何郑云城近来少以家总领导人身份示人的原因。

郑云城身为马来西亚方正董事经理,方正排版系统在马来西亚已渐渐失去固有的市场,特别是在星洲日报决定弃用方正维思排版系统后,马来西亚方正便失去具指标性的客户,连带的其他出版社在推行电脑排版系统计划时也放弃考虑方正排版系统,转而采用其他排版系统。

星洲日报在2004年全面弃用北大方正维思排版系统,决定不采用方正飞腾排版系统转而采用以架构开放及具编程功能的Adobe InDesign,配合启旋的InChinese和作业流程系统,北大方正排版系统在马来西亚的市场逐渐萎缩。

在当今主要中文媒体中,除了南洋商报仍在使用北大方正飞腾排版系统外,其余的中文报都采用Adobe InDesign作为排版系统,即使南洋商报仍使用方正飞腾排版系统,但已是旧版,目前不但无意更新,同时也考虑更换其他排版系统。

无可否认,星洲日报弃用北大方正排版系统是正确决定,Adobe InDesign目前已是排版作业之标准,而北大方正不仅在马来西亚没有人用,在中国的用户也日渐稀少,北大方正也没把主力放在新的排版系统的开发上,许多使用北大方正排版系统的出版商或报馆在面对北大方正排版系统问题时都苦哈哈的,唯独新加坡联合报业集团仍采用北大方正系统,但新加坡联合报业集团拥有本身的强大资讯科技团队,和中国北大方正有直接联系及能独力克服北大方正排版的奇难杂症。

马来西亚北大方正的前身是密码电脑公司,是郑云城和数位理大同窗一起设立的公司,并出任总经理。密码电脑公司曾代理不少中文软件,也代理北大方正的软件。密码电脑公司创立初期,由于郑云城本科并非资讯科技系,而是应用科学系,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必须依靠同窗们的资讯科技专业知识来推动公司业务,资讯科技或电脑对他而言,不过是靠懂一点来吓唬不懂的人。

公司还未赚钱时,大伙儿的关系还不错,但公司赚钱后,大伙儿的关系僈破裂,股东分为两派,相互轧斗。由于郑云城会写,常在报章发表作品,常以作家身份自居,当时和各家媒体关系还不错,中国方正控股总裁张旋龙便看中他这一点,拨给他200多万的资金,在密码电脑公司的基础上,创建马来西亚方正公司,专司销售中国方正产品。

从密码电脑公司到马来西亚方正,昔日和郑云城合作的旧同窗、前同事和友人,最后都没有几个留在马来西亚方正,他们都被郑城利用完后就借故踢开。这些人提起郑云城,无不对郑云城的卑鄙手段咬牙切齿,同时也批他是个人前人后的双面小人。

由于中国北大方正对电子出版业务也兴致缺缺,没有什么新产品。加上Adobe InDesign扩充性和兼容性强,近年来都为主要报馆和出版社用以作为主要电子出版系统,而马来西亚方正近年来也没有主力推销排版系统,反而全力在推销郑云城自以为非常好及沾沾自喜的指纹辨识产品。

北大方正排版系统市场在马来西亚失去固有的市场后,马来西亚方正原有的北大方正排版系统技术支援团队也成了包袱,郑云城开始借故裁掉跟他打拼多年的员工,马来西亚方正技术经理杨初勇就是被他借故指接错指纹辨识器订单,无情的被裁除了。

星洲日报在2004年全面弃用北大方正维思排版系统,对郑云城而言,是一个重大打击。失去星洲日报这指标性报馆的电子出版系统方案,使他在面对中国方正总公司时非常难堪,在中国方正三家海外子公司主要负责人中,他最抬不起头,这也为何他对星洲日报恨之入骨的原因,也说明他气量之狭窄。时至今日,他对星洲日报的种种成功,电子出版系统之提升和出版品质改善,都想方设法诋毁,对于当年拍板决定弃用北大方正电子出版系统方案的星洲日报高层,更是火力大开的批评,只要在网上/面子书上有任何批评星洲日报,郑云城都不忘多踹两脚,甚至恶言诋毁。

由于古玉梁是将北大方正电子出版系统引进星洲日报,郑云城对古玉梁非常有好感,即使古玉梁在主政东方日报时,东方日报采用InDesign配合启旋系统,郑云城对东方日报从未口出恶言,这主要是东方日报从未曾使用北大方正电子出版统,也未曾得罪过他,加上东方日报一开始便将星洲日报视为头兄敌人,加上古玉梁的因素,东方日报/古玉梁的敌人便是他的朋友,所以郑云城非但没有从未批评过东方日报,而且袒护有加。当然他也想有朝一日东方日报能用北大方正的电子出版方案!

想归想,指纹辨识系统目前已是马来西亚方正主要业务,诡异的是,尽管郑云城狠批星洲日报和丹斯里张晓卿,但生意总得要做,马来西亚方正曾伸出触须,丹斯里张晓卿之女婿接触,希望能有合作之机会,不过结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老千公主假借泰军当马警 夸大杀人战果内幕被踢爆

sulu princess penipu
(张良评述)
那个所谓“苏禄苏丹”的苏禄军发言人贾马鲁尔·基拉梅三世,已经被踢爆为假苏丹(见8/3/10《太阳报》第四版)。而假苏丹的女儿苏禄公主的嘉西基兰(Jacel Kiram)则被菲律宾媒体踢爆“狸猫换太子”,利用一张造假的相片,把取自其他网站的殉难泰国军人当作大马军人,欺骗媒体兼欺骗其手下苏禄军。

嘉西基兰于3月3日召开记者会向媒体出示一张照片,指照片中的四名军人尸体是被苏禄军击毙的大马军人(见下图):

Jacel-1根据菲律宾网络媒体GMA News Online于3月4日的报道,以上照片也刊登在Philippine Star头版,经读者提醒后, GMA News查证并揭发该照片中四具血肉模糊的军人尸体,并非被击毙的大马军人,而是取材自以下网站所刊载的一系列殉难泰国军人的相片,网址如下:

http://www.documentingreality.com/forum/f10/dead-thai-soldiers-87702/

大马马来部落格已经广泛转载以上菲律宾网络媒体踢爆“苏禄公主”造假图像欺骗媒体及苏禄军的糗事。幸好《马新社》谨慎行事,并没有为我国媒体提供上述造假新闻,否则,《马新社》必成众矢之的,再度成为被讨伐的目标。

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些假苏丹,假公主已经被菲律宾网络媒体唾弃之时,我国自诩专业的《当今大马》竟然把《假公主》当宝,仍然不用大脑就把冒牌公主的说话当作有诚信的言论来发表,尤其是那些有助民联打击国阵政府的言论,例如3月8日该媒体刊登的《苏禄公主抨大马暴力驱逐》一文。
Thai-1 Thai-8 Thai-7 Thai-6 Thai-5 Thai-4 Thai-3 Thai-2

《当今大马》同情苏禄军的心态显现无疑,正当大马全民无不认同与支持首相拒绝停火,毫无妥协的立场之际,《当今大马》却抬举一个假公主的言论来唱反调。该报企图说明纳吉使用“暴力”?还是支持冒牌苏丹的停火呼吁?《当今大马》当然有自己的立场与隐议程,不方便说,却沦落到要用“假公主”来当代言人,太可悲,太窝囊,太无耻了。